第四十一章 浪漫之旅(下)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四十一章 浪漫之旅(下)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车飞快地行驶着,车后厢融满了暖暖的春意。

    丹俐在齐宇耳边轻声道:“我好想,快到海滨吧,今天晚上我要亲你,你以后可不许取笑我哦?”看齐宇喜欢地点点头,她已红晕满面的俏脸绽放出美艳的花朵,勾人心魄的眼神瞥了一下齐宇,抓住他的魔爪轻声道:“那你从现在老实一点,别让我难受,还接着讲爱情吧,让我转移转移注意力,啊?”

    齐宇早就欲火焚身,丹俐诱人的表情让他难以自禁,但听了她后一句话,想到了处境不允,他也急需转移一下注意力,便抬头看看前面聚精会神开车的李师傅,又看看两边快速飞向身后的景物,一会才控制住那燥动。

    他问已平静不少的丹俐问:“我刚才说到那一种了?”

    “刚说了崇高的爱,健忘鬼。”丹俐说罢嘻嘻一笑,刮了他一下鼻子。

    齐宇脑中回顾了他前面讲的,接着又讲:“先不说平凡的爱,说一说后面两种,反正除了第一种和后面两种,剩下的都归为平凡的爱了。庸俗的爱是指为了自身能够谋取自己向往的利益,比如爱对方有钱,爱对方有权,爱对方家世背景好等等,初衷虽具有功利性,但相处过程中也产生了情感的,也称为爱情;再说低贱的爱,多指在***场中,最初一方或双方仅仅为了发泄和满足肉欲,日久生情不能自拔,最后不顾世俗反对勇敢地结合在一起,我认为也是爱情。這也是你刚说的因情生爱的一种。从古到今這类很多,有的也很出名很轰烈。

    “不管是哪种目的的爱,只要有爱有情都称之为爱情,這是从字面上讲。如果从古今演绎的爱情观讲,都偏向第一种,但這种爱情可遇不可求,因为最难的一个条件是:双方都必须具备非常高的素养,情操十分高尚,可称圣人的人,没有這一条件的男女,就无法抵挡世上种种诱惑,无法处理好家庭琐事,也无法使爱情永葆青春。你说這多难,一个还难找,别说两个了,不具备這一条件的人,不能妄称拥有了崇高的爱情。比如**和杨开慧之间可称崇高的爱情,双方都有高尚的情操和远大的抱负,都甘愿为对方为共同的理想而牺牲,像這种例子过去挺多。可后来换了个**,他们之间当初肯定有爱有情,但能称上崇高的爱情吗?”

    丹俐听完眨巴眨巴眼,沮丧地说:“這么难哪!咱俩没一个能称圣人的,哪咱们也攀不上高尚的爱情了?”

    齐宇笑笑道:“圣人有啥好当的?当平凡人多好。世上多数人是凡人啊,如果按上面的标准,我们普通人就不能拥有爱情了。我看应该为爱情重新正名,那种崇高的爱情干脆叫圣情算了,把爱情這个词还给像咱们這种人,男女之间只要不违背社会准则和公德的,通过正当途径和手段,有爱有情了才叫爱情。甭管這段情有多久,那怕只有一天,也应该叫爱情,這就是平凡的爱情。”

    听到這,丹俐说道:“那婚外情和一夜情自然不算了。”

    齐宇略加思索,慎重答道:“很难讲,因为发生婚外情和一夜情的有多种因素促成的。先看基于什么目的和缘由,如果双方过去连平凡、甚至庸俗的爱情都没有,处于爱情荒漠之中,后机像巧合遇到了互相爱慕的人,并产生深厚感情的,這—类也应该算。如果只是为了某种目的,比如为了有钱和有权,为了发泄**,這些当然不能算了。我忘了讲了,爱情最主要的表现是双方心灵能碰撞出火花,从心底深处和对方产生了感情。”

    “那相濡以沫几十年的老夫妻都是爱情了?”丹俐又开始挑他的剌了。

    “有的是,有的不是。如果当初就互相相爱,或后来逐渐互相爱上,情意日渐深厚的,那当然算了;如果当初有一方不爱,或后来有一方始终是为了家庭着想,努力维护着夫妻情谊,实际這己变成一种和父母兄妹一样的亲情了,這不能算爱情。”

    丹俐更进一步了:“那一个人身边已有一个所爱的爱人,对方也爱他或她,可那人还与其他一个或几个互相有情,哪又算啥呢?”

    齐宇笑了:“你的问题越来越难了,我快招架不住了。现在這种情形被人们鄙视,多数人不会承认的,不过以后会算的,因为這种情况现在产生的负面社会问题太多,等发展到自由婚制那个时代,這种情况太普常了。每个男人或女人,都有他们的闪光点,都有吸引对方的地方,而人类有着多种多样的欣赏观,同时爱许多人或被许多人爱,那是很正常的。”

    丹俐大声抗议起来:“不正常!不正常!不正常!不管到什么时代,我只爱你一人,你也只能爱我一人!坚决不能滥爱!”

    齐宇哈哈笑道:“放心,我保证只爱你一人。可别的人会不会都像我们這样,我可不敢保证。”

    丹俐娇嗔:“我只要你保证就行,管他别人干啥?”她说完忽然象想到了啥,又问齐宇:“你说过方明和那个叫翁雅静的事,不是他们正在一起搞公司嘛,你说他俩是不是有那事,不然能扔下家住到他们家和晓敏一起伺候他?”

    齐宇嘻笑着说:“可能有吧,我找机会问问?讲给你听?”

    “问问,如果有肯定挺有意思。”

    “你不是不喜欢嘛,怎么想听了?”

    “我不喜欢咱们出现那种事,可不等于不想听别人的。”

    “這种事恐怕我也问不出来,关系到翁雅静的名声,方明不会轻易告诉的。”

    “不是说方明暂时不能那个吗?你不是常说爱情必须以性为基础,没有性的爱情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吗?反正我是同意你這说法,如果你像方明那样,我也会像晓敏姐对方明那样,还一心一意对待你,不过总有点不完美。”说罢這句,丹俐脸红了一下,好象还有啥话羞于启齿,下了决心细语道:“我是不是有一丝丝淫荡,为啥老想和你那个,只要你能行,我啥时都愿意。”

    面对丹俐這一问题,齐宇不敢调笑她,正二八经回答道:“好嘛!這正说明你非常健康,非常正常嘛。我们老祖先在进化之时消失了定期发情期,使荷尔蒙一年四季都旺盛,才能让男性、女性一年四季经常享受到性快乐。這样既增加成功受孕的机会,又使男女之间经常能够交流沟通,并产生深深的依恋,使人类成为感情最丰富的高等哺乳动物,也许這正是人类超越其他动物的关键之处,這也是爱情产生的必备条件。

    “可是在奴隶制,特别是封建制的极端男权主义,想尽一切办法压制女性的性天性。他们发明了最荒唐和最残忍的做法,西方是对女性的割礼,他们认为女性的快乐源泉就是阴蒂,只要从小把她割了,女人就不会产生**望了;东方以我们国家的女性裹脚最典型,把你的脚从小裹的变小变型,缩小你的活动范围,只能围着锅台转,不给你红杏出墙的机会。但女人的天性岂是一两种残忍手段所能压制,该发生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但他们还有另一种可怕手段,那就是往你脑子里灌输一种恶毒思想,西方靠教义,东方靠礼教,让人们,特别是让妇女认为万恶淫为首,不能有淫念。這手段毒啊,至今还影响着我们的思想,不敢光明正大地去追求性快乐,讲爱情只敢讲爱和情,不敢讲性。那没有性的爱情和父母兄妹的亲情有什么区别?只能是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伴侣而已。”

    齐宇這—大段话丹俐一直静静地听着、思考着,觉得确实如此。男人们可以到处炫耀自己的艳遇和性快乐,女人们稍有不慎,就被骂为不正经、烂货,多不公啊?她听完又问齐宇:“那我们女人该怎办?”

    齐宇笑了,指着上面的水杯说:“先让我喝口水吧?”

    咕噜噜一大口水进肚后,他开始说:“又好办又不好办,时间会解决一切的。你比如我自己,我的想法够开放了吧?可轮到我头上我也会想不开,這就是旧观念的可怕之处,想的、说的和做的非常不统一。你比如十几年前,少女们开始越穿越少,发展到现在不仅袒胸露腹,连屁股都要露出一半,”丹俐咯咯笑起来,等她笑完齐宇接着道:“当时反对的人有多少,男人们是嘴上反对心里爱看,反而稍上点年纪的妇女是嘴上心里都反对,说那是发骚、是为了勾引男人,久而久之人们习惯了,也不骂了。可另一种观念形成了,连那些少女们也认为這样可以吸引男人的注意,取悦男性,于是变本加厉起来,越露越多。实际你不露也照样吸引男人,伊斯兰的妇女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哪不照样吸引男人?她们不明白她们露体的举动其实是天性的萌发,人类穿衣的历史仅仅有几千年,而不穿衣的历史却是上百万年,那是心灵深处回归天性的驱使。社会越发展思想就会越解放,人的天性也会释放的越多。现在越是发达的国家這种趋向越明显,很多发达国家不是已有天体浴场吗?所以说妇女只有大力更新观念、解放思想以后,才能摆脱被动的状况。”

    说到這齐宇顿了顿,笑着又说:“就观念的事我说一件好笑的事咱们逗逗乐,男人们不是认为和女人发生了性关系,就是占有了這个女人吗?而长久以来女人们也认为是被占有了。呵呵,這纯粹是本末倒置嘛!丹俐你想一下,到底是男人占有了女人,还是女人占有了男人?”

    丹俐最爱和齐宇谈论了,他天马行空的思维让她觉得非常有趣,带动自己的思维也变得非常活跃,过去有些想不明白、糊里糊涂的事情和他谈谈,一下豁然开朗了。她歪着头考虑着齐宇的问题,到底谁占有谁?不太好想,她突然想到那过程和细节,明白了,你男人的东西变成女人身体的一部分,怎敢说占有了女人?想明白后哈哈大笑起来,好久才止住,两手抱着他的头颅说道:“也不知你這脑子是怎想的?我看书的时候老见‘他占有了她’,或‘让他占有了’這个论调,可从来没明细想啥地方不妥,认为原本应当這样。”

    齐宇用头抵住丹俐额头说道:“這回知道习惯思维的厉害了吧?你想想,最初不过是男人把女人买回家才叫占有,因为這个女人从人格到生命不折不扣地属于了他,后来演化为只要是发生了关系就叫占有。别认为它可笑,那些陈腐观念就是潜移默化在你脑中,让你从来不加思索地把不对的事情当成对的,把美的认为丑的,把应该的变成不应该,该抵触的不去抵触。还有更可怕的,明知是错的也不敢去反对,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奴化思想,几十年的反封建,可现在官场中的奴化思想仍很严重,下级对上级态度只有一种模式——奴相!明知是错的也不敢反对,也不愿去反对,嘿嘿,就像我对你一样。”

    丹俐听得好好的,听他突然把话转变,开起了玩笑,便反用劲顶他,嘻笑着问:“你奴相了吗?你奴相了吗?咋我没看见,你给我奴相一个我看看。”

    齐宇便装出可怜相,把丹俐抱在怀中摇晃着,说:“我這还不是奴相吗?”

    丹俐欢快他“咯咯”笑起来。

    几百里的路就這样过去了,他们到了海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