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筹谋建学(上)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三十九章 筹谋建学(上)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方明到了饭店,三个女老板欣喜极了,她们的大财神又回来了嘛,忙把方明迎进雅间,刘建功已等在那儿。

    方明让立运和梅梅回温泉别墅吃饭去了,等他们一出,刘建功马上调笑起来:“人啊!就是势利,我进来她们没一个出来招呼,我一说你一会来,她们三个都到门口迎接了,這世道变得,哎!不能提了——”

    這话马上遭到冀红红反击:“刘所长,说话先摸摸良心哦,我在里边都听到思雨问你。”

    刘建功看着她那圆乎乎、胖乎乎的粉脸上已瞪起圆眼,露出又气又急的神态,心中暗暗得意,可嘴里仍嬉笑道:“那问一声和到门口迎接能相提并论?”

    “啊呀!我的刘大所长,你是常客,哪次你来我们慢待你了?轮到别人委曲还能轮到你刘大所长?”冀红红更急地说。

    “常客就不用接了?不常客就接,以后我也不当常客了。”刘建功还是嬉皮笑脸地说。

    刘建功這一胡搅蛮缠,背上遭到冀红红猛给一拳,呲着牙还挨了骂:“你這种人不能讲理,就得拳头伺候,你再乱说?!”冀红红骂完小皮锤仍举着,怒目而视,等他下一步举动。

    方明接过了话茬:“打的好!打的对!在女人面前乱说,什么接常客接生客,這话让人听了还了得?继续打!”

    三人见刘建功突然大笑起来,莫名其妙之后稍一思谋才明白,便一致对方明“呸!”去,高挑的耿艳梅居高临下骂道:“好你个方大局长,当了官也不懂的漱漱口,还這么乱说八道,亏我们姐妹热接热待你了。”

    耿艳梅还没等骂完,冀红红早跑到方明身边揪住了一只耳朵,威吓道:“说呀?!说呀?!我们接啥生客熟客了?继续说!那你算生客还是熟客?我们接过你?!”

    方明知道她的刁蛮劲,忙捉住她的手,先松松劲,然后苦着脸说:“我這是帮你们骂刘所长,咋你们好孬人不分?放开,快扯下了!”

    冀红红见他的憨苦样不由得笑了,手虽松开了,但口上仍不饶他:“那有你這种帮法,這不是专损我们姐妹吗?你再敢這样,小心我们姐仨缠住你,反正我们寡妇门前事非多,要多就多到你這特大款的身上。”

    耿艳梅也帮腔:“对!正好我们這央求人、说好话的乱营生做腻烦了,干脆傍你這大款算了,行不行啊?”

    方明他们和這三个女的开玩笑开惯了,放到过去,他还不知接下這个话茬说多少,现在多少有点顾忌了,忙装着揉耳朵,岔开话道:“好疼!红红手不大,手劲不小,过来给揉揉。”

    冀红红还果真给他揉了,边揉边说:“好好安慰安慰我们方局长,万一人家心一软把咱们收留了,省得开个破饭店,外面欠一大堆乱帐要不动。”

    方明还是顾左右而言他:“刘所,红红的手又软又绵,你背上挨锤了,不让她揉揉?”

    刘建功笑道:“人家是瞄上你這大款了,我出钱人家也不给揉。”

    “掏钱!一百,我给你揉,我的手也不硬。”耿艳梅笑着把修长白晰的手伸到刘建功面前说。

    刘建功上去轻摸一把,缩回手道:“手是好手,可咱用不起啊!等那一天我象方局长那运气来了,天天让你揉。”

    冀红红骂道:“就你那吝啬鬼,再发大财也舍不得,那像人家方局长,该出手时就出手。”

    “方局,你到了吗?红红让你该出手时就出手,千万别错过机会,该出手时就出手吧!”刘建功趁机调侃道。

    冀红红毫不生气,反戏方明:“方局长会向我们出手?那是人家纯粹在嘴上逗咱们玩,你看人家背后的小姑娘多水灵,还能稀罕咱们?”

    朱思雨虽然不和他们开玩笑,可她爱听。她们俩和有限的几个人在人少的场合常开玩笑,荤素都有,不算太过火,那些有点荤的玩笑挺隐晦含蓄,听听想想也挺有意思。不过他们往往没得开了,那矛头该指向她了,专看她脸红出丑的样子,不能再听了,赶快出去吧。正在犹豫不决时,门外传来齐宇问服务员房间号的声音,她忙地迎出去。

    齐宇和沈丹俐坐下后,三个女老板也客气几句退出去了。

    丹俐坐在了方明侧面,热切地问了晓敏和倩倩的情况,又问了方明的恢复的状况,问完這些又笑着问他:“方哥,這饭店是不是有你的股份,每次请我们都在這?”

    方明讪讪一笑,说道:“一是這卫生干净,最主要是我人懒,去惯那就不想换了。”说完他盯着她的小腹看了看,又对丹俐说:“半年多了,你们还没过够二人世界?”

    丹俐脸上暗了一下,又马上展开笑颜道:“虽说我们是二人世界,我们还有志强嘛,再要个小孩多累多苦,這样多好。”

    方明笑了,说道:“完了,肯定是中齐宇那套怪理论的毒了,而且中毒不浅。”

    丹俐“咯咯”笑道:“谁说是怪理论,我认为是好理论,绝对正确!”

    “你看看,说对了吧,已经没救了。”方明说完這句话,看服务员已上好酒菜,忙道:“咱们先喝酒,等一会有事跟丹俐商量,给你找点好事干干,省得闷在家里。”

    没喝两杯,丹俐就等不急了,催方明快说,方明边和他们喝酒边把孔斌投资建学校和让他找帮手的事说了,最后他说:“我开始想到的是齐宇,考虑你们准备要个小宝宝,怕丹俐没时间,既然你们不准备再生了,丹俐在家没事干,是最好的人选。如果定下,过几天你们去海滨考察一下。”

    齐宇和丹俐上次听方明介绍那个学校就挺感兴趣,现在让他们参与哪能不高兴?当方明说到待遇从优时,丹俐使劲摇头说道:“待遇我们一分不要,人家孔大哥他们五百万都拿出了,我们光尽点力算啥?我们都有工资,生活也挺好,就做个爱心志愿者吧。至于去海滨更不用你拿钱了,我们回省城开着车权当是趟自驾车旅游,你管吃管住就行了。”她现在很兴奋,在说话时脑中已印出和齐宇這趟甜蜜之旅。

    方明高兴地说:“好!那我也不多说了,过两天我带你们见见我大哥大嫂,我说起你们,他们很想见一见。另外还有项工作齐宇你得协助我,而且你得想点好建议,咱们干的出色一点。”接着他又把建温泉旅游区的事说了一遍。

    齐宇对這件事也非常感兴趣,這关系到本县的经济发展,有些事问得很详细。

    這顿酒饭基本围绕這两个话题了,唯独刘建功对這些事兴趣不大,一是没他的事,二是难得有好烟好酒,他的注意力都在這上面。特别在临走时方明还打手机告诉他的司机,进来时取条烟给了他,他更心满意足了。

    回家的路上,早到的春天夜晚不算冷,丹俐今天兴奋地独自喝了一瓶红酒,身上热乎乎的,双手环抱齐宇的腰,头靠在他的背上,舒服地坐在自行车的后架上,晃动着双腿,默默地慢慢悠悠行在昏暗的路灯下,觉得惬意极了。

    到家后,齐宇兴奋地说“丹俐,孔大哥這个学校建成后,对咱县的贡献太巨大了。粗略算一下,从—年级到普高和职高,每个年级最少三个班吧,三个班按二百人算,十二个年级就是二千四百人,你说一下子解决這么多贫困生是多大的贡献,我们一辈子白干都值得!”

    “是啊!我今天还不是为這事高兴地喝多了酒,好晕,我先躺躺”丹俐说完和衣倒在了床上。

    可齐宇还兴奋着呢,他把路上的念头说给丹俐听:“我在路上由方明中大奖的事联系到办学上,觉得很可行,可惜我们人微言轻想也是白想。”

    丹俐慵懒地大躺在床上,迷缝着眼说:“你说说看,咱们言轻,也许方明的大哥有办法。”

    齐宇坐在床上,看着满脸酡红更显娇艳的丹俐说:“按方明的介绍,孔大哥的学校办的太好了,非常符合国情,值的推广和普及。有几大优点,首先是解决贫困学生上不起学的问题,在较短的时间内培养和提高贫困学生的生存技能,为社会各类行业提供较高素质的劳动力;其次还是一项非常好、非常实用的扶贫工程。你想一下,贫困家庭的子女穿衣、吃饭、上学都由学校解决了,他们从学校一出去或是考入大学,通过贷款等途径念完书;或是从這学校一毕业就能就业,這等于贫困家庭只要把孩子养大到七、八岁后,就不用再为孩子支出了,能减轻多大负担,這不是最好的扶贫工程吗?仅這两个优点就于国于家有莫大的好处了,其它优点还用细说?对了,还有一个优点值得一提,這种学校教师肯定不会**,谁肯给他为了补课、为了坐位、为了照顾等等送红包?他有脸向那些贫困家长开口要吗?”

    丹俐早已睁大了眼晴,接过话:“那就剩下一心一意教书了。”

    齐宇继续宏论:“可惜的是社会上象孔大哥這样的人太少了,如果全国每个贫困县有這样的一个学校,你说还愁我们国家不强盛吗?!我从方明手机中奖得到启发,假如国家倡导,由几大电信营运商联手搞个手机短信扶贫教育彩票,从中少提一部分,按孔大哥這种办学模式办学,就会让许多贫困学生受益。”

    丹俐坐起身来,明亮的灯光照的她美目闪闪发光,她疑问道:“手机短信能收多少钱?除了中奖人得的那部分,所剩无几了吧?”

    齐宇捉住她的手,轻拍她的手心道:“小傻瓜,你也不算算现在全国有多少手机用户,已经有三亿喽。如果每张彩票按二元算,我们就按平均每人每月买一张,全国总收六亿元,其中百分之九十用于奖金和运营商费用,剩百分之十用于建学校,每月這部分钱就是六千万,如果一个贫困县按一千万投入,每月就能建六个,一年七十二个,全国600个国定贫困县,有七八年时间就能每个县建一个。如果国家把百分二十的中奖税再拿出来,不到三年600个贫困县都有這样的学校了,你说那效益、那规摸多宏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