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酒后香艳(下)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三十章 酒后香艳(下)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這天上午,方明安排立运和小玉带大家出去,先到到市里,改天再到饭店、猪场转转,熟悉一下這里。

    没两天,清仪已经给春妮女婿联系好单位,挺对口,市教育局,有了小孩以后念书挺方便。正月十四中午,他们在饭店三楼宴请了教育局领导,其中还有分管教育的市委副书记和副市长。因为等市委副书记,席开的挺迟,一点多副书记才姗姗而来,他进门抱拳道歉道:“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今天开常委联席会,商量明晚的焰火晚会,事挺多,耽误大家了。”众人赶忙客气起来。

    宴席的气氛非常好,大家知道孔清仪后天要走,都说是饯行酒,抢着敬清仪酒,方明一高兴除了自己没少喝还替小妹挡了不少杯。酒喝到下午三点多,大家都已有了醉意,方明更是满脸通红,坐在椅子上抽烟,努力保持着一丝清醒,连孔清仪喝的也有点稍过。副书记见状提出散席,众人這才叫过司机,司机们一手扶着人一手提着方明预先准备的礼品,教育局的领导们拉拉扯扯和方明他们告别,而且还要后会有期。

    他们一走,方明有点支撑不住了,爬到了桌子上,可巧立运今天和小玉拉方明家人看猪场了,方明是坐小妹的车过来的,清仪见到這个样子,差人叫来谢莹。谢莹知道春妮正在楼下忙着呢,春妮的屋子這时进不去,只好找了两个保安,把方明先扶到自己屋内躺下。她看清仪也喝的多了点,又匆忙送清仪回家。

    谢莹返回饭店,进了卧室,看到方明在床边已醉的呼啦呼啦睡了,她走时着急送清仪,啥也没给他盖,她站在方明身旁,俯身取被子,可鼻子钻进一股怪味,她用力嗅嗅,就在鼻前,啥味?像尿臊味,哪来的尿臊味?细看眼前,见方明的裤子湿了一大片。谢莹心中好笑,這么大人还尿裤子,怎么办?不管吧,他湿的怎睡?那怕给他脱了外面的裤子也好点。谢莹动手解他的裤子,可里面的保暖裤更湿,摸上去水淋淋的,干脆连羊绒裤也脱了。脱下露出短裤,谢莹楞住了,這是啥短裤?像塑料的,中间一个像象鼻子的管子由粗变细通向下面,她挺好奇,這可能是特制尿裤,這种病人莫非需要這个?她小心地又往下脱,发现下面的管子连着个透明尿袋,尿袋下伸出的细管用一个金属夹夹着,尿袋里的尿剩下不多了。她明白了,這种病人小便可能失禁,外出时穿上這样的短裤就不至于露丑了。方明自己醉了,无法照料自己弄成了這样。谢莹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尿是从短裤边流出的,下面肯定也是尿了一床,说不定尿裤里边还窝着尿。她只好连這特制尿裤也脱了,果然,這不知有几次的尿没放,尿裤又放出一滩尿,连方明身下的内衣外衣也湿了大半。谢莹心中更加好笑:方二哥算是泡在尿窝了,他泡不要紧,还把自己的床单、床垫弄的都是尿,晚上怎睡呀?干脆,好人做到底吧。谢莹连揪带址好不容易才把他的衣服全脱掉,累出了一身汗。她把脱下的衣服扔到地上,准备给方明挪挪身子,到干处盖个被子。可看到他小肚上还有尿水,就用他的内衣给他擦了擦。唉呀,他身上的臊味还這么重,把自己的被子也污柒了,不行。怎办?得用干净毛巾给他擦洗一下。谢莹边思谋边去浴室找了条湿毛巾,上下里外擦了几遍,心里念叨:自己啥时干过這营生,给个大男人擦身不说,还擦的是个尿身子,這算怎回事?這二哥的身子倒挺精壮,软绵绵的东西上下全是尿,还得用手往起提,真麻烦。谢莹擦完一遍,闻了闻方明的身子,觉得还有味,就又洗净毛巾擦了两遍。再闻闻,才感觉好点,把他翻了两滚到了床里,盖上被子,方明仍呼啦呼啦醉的啥也不知道。

    谢莹虽非黄花大姑娘,可這样给个男人擦身还是第一次,尤其擦到后两遍,心中多少有些异样的感觉,好在方明像个死人一样,谢莹没感到有多羞涩。她定了定神,下步怎办?床单等方明走了处理,可地上這一堆怎办?现在又不能拿到洗衣房,那样对己对方明都不好,反正湿了,帮他洗洗吧,外面阳光和暖气挺足,晾出去他醒来也干了。说干就干,她见外衣只下摆湿点,這是要干洗的衣服,直接拿出晾干凑合着先穿,她把其它都抱到了浴室。

    先用洗衣粉把衣服泡在面盆内,然后打开浴缸的水阀,仔细把短尿裤里外冲洗干净晾出去,返回开始搓洗起衣服来,洗着洗着,想到這本该是妻子给丈夫干得事,自己和他相识没多久,咋给他干起這些,這样想着,竟洗出她一丝柔情来。她虽然处过一个男友,可从来没给他洗过衣服,更别说是内衣裤了,這是第一次,没想到体会到一种妻子的感觉,心中泛起了温情,感觉很奇妙。

    她想着方明的模样,刚见面看着很一般,接触几次后他憨模憨样一点都不讨厌,进而还有种亲近感。特别是這次,她专门试验他值不值自己继续为他效力,私自给员工多发了近十万元的奖金,没想到他连一丝不满都没有,反而夸赞她做的好,看来這人值的相交。想着想着,便想到自己身上。她从小生活在一个暴力家庭中,父亲脾气暴燥,她是家中最小也是唯一的女孩,才幸免于“难”。母亲、两个哥哥就没她的好运了,挨父亲打成了家常便饭。无法理解的是两个哥哥按说是受害者,可娶了嫂子竟变得和父亲一样,也常打嫂子,二嫂不甘受辱跑了,二哥至今还光棍一条。谢莹对這样的家庭厌恶之极,对男人也反感起来,本来非常好的学习成绩,可她不愿呆在家中,十五岁初中一毕业,就考了一个五年制的中专,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先在别的地方干了两年,六年前考聘到這当经理。

    谢莹既漂亮又能干,追求的人可谓排成队,可她由于对男人有了偏见,把追求者都拒之了门外。三年前,有个常来吃饭的警察死命追她,清仪看着方方面面条件不错,看谢莹年龄不小了,就对她做了许多工作,她看在清仪的面子才答应相处。没想到那个男的对她很温柔很体贴,感觉越来越好,特别是迈过那步,尝到了男女之间**蚀骨的滋味后,谢莹和那人如胶似漆又处了半年多,正要筹备结婚,然而一次平常的郊游,断送了两人的恋情。那天,他用摩托带她去郊外兜风,在半路上,他尿急停车到庄稼地方便去了,谢莹正看他出来,没想到背后过了个农用三轮车,小伙子没小心,一个轮子开进了前天下雨蹍成的小水坑,正好溅了谢莹一身泥水。谢莹的朋友不让了,二话没说对小伙子就是一顿暴打,谢莹劝了好半天才劝住。换了他人有男朋友给出气做主,也许会很高兴,可谢莹从他的举动中看到了父兄的影子,回去后坚决和他吹了。从此她心中立誓不嫁,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和穿着打扮上,尤其是穿着打扮紧跟潮流,外表形成现在這样的时髦女郎。可是已尝到那滋味的她,在夜晚有时会很难眠,不自觉迷恋上了自娱。

    谢莹想到這,正好手头所有事情已做完,返进了卧室。

    想到晚上自己自娱的情景,从腿根处涌出一股热流,让她微微颤抖起来,她看着仍乱醉如泥的方明,想到那被中强壮的**,脑子里蓦地崩出个怪念头,而且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身子也由热变冷,抖的更厉害了。她撩起短裙,把手探进裤底,想靠自娱来缓解那个念头,但是不行,那古怪念头更强烈。她紧盯着方明迈上了床,撩起被子钻了进去,她一边用手玩弄着方明,一边紧张地注视他,见他毫无反应仍呼啦呼啦憨睡,她咬咬牙,然后伸手把自己的连裤毛袜和小裤衩褪到膝下,抓起方明的手放到了最关键的地方。她尽力叉开腿,双手俘虏着方明的手用起力来。很快,谢莹嘴里传出娇喘声,俊秀的脸庞更加红鲜照人,她再也不顾方明是睡是醒,在那刻来临之际,全身弓绷起来,剧烈抖颤着,嘴里长长地尖叫一声,身体一下子变得酥软跌在床上。她保持原样不停地喘着气,好一会才缓过来。

    肉欲走后,理智回来了,谢莹自感羞愧极了,反身爬在床上轻轻呜咽起来。稍稍平静后,她起身整理好衣裳,看着仍沉睡不醒憨憨的方明,心中骂道:就怨你!就怨你!狠狠咬你一口才解气!谢莹想到做到,她俯身张嘴咬在方明的脸上,正要用劲,心中一软停住了,反而不由得亲吻起来。结果不亲不要紧,一亲放不下,脸和嘴亲罢又转了下去,连那同样沉睡不醒的家伙也生吞活剥一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