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回家过年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二十六章 回家过年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他们走时,来送的人很多,送的东西也很多,当地的海特产、好烟好酒都有,加上他们来时人们送的,除几部车都装了很多外,还给方明的别墅留了不少。方明还让饭店加工了六箱海鲜,装在车顶上回去让父母亲朋尝个鲜。为了返回时能多坐方明几个家人,让小玉开车带着梅梅也同时回去,还能帮着干活。

    晚上到了北京,倩倩见了两个干妈特别高兴,两个干妈喜爱地抱回她们家里。晓敏大姐一大家都在方明家等他们。他们围着晓敏听她讲述這一趟的收获,袁晓春一家既高兴又羡慕,露露更是嚷嚷暑假有了好去处。

    第二天,他们向回家的路上驶去。這次孔斌的人马里多了李玉珠、杨向红、志忠和志祥,方明的车里多了秦露和闵思芳,芳芳是提前约好等的,省得火车人多票难买。车自然又多了两部豪华轿车,真可谓浩浩荡荡。一路上方明和晓敏特别激动,恨不能插翅而飞。這才短短几个月,他们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外面的感觉虽好,可回家后的感觉会更加好,家乡人看到他们会有啥反应?走时艰难困顿,回时腰缠万贯,方明真想放声哈哈大笑,不知老天为何会如此眷顾自己。可是,等他看到了熟悉的山山水水,却默然了,真是近乡情更怯。

    车好、心急、路途短,不到中午他们就到了温泉别墅。别墅院小进不去這么多车,只能停在院外路上,只有十几幢别墅的小园区马上停满了车,园区的人们都好奇出来观看。

    孔斌先期安排的工作人员迎了出来,他们进入院子,方明看是个二层楼,没有他的海边别墅漂亮,不过在凤城县也是凤毛麟角,够派气了。一层主要是客厅、餐厅、厨房,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大浴室,两间卧室。

    大家在客厅坐定后,孔斌讲话了:“房子够宽大,为了热闹,二弟你们也住在這,一会上楼分配一下房间。二弟你看到了吗?为咱俩做的专用楼梯。”

    方明已经看到,楼梯中间靠左加了扶手,正好和原扶手隔了一人宽,他们不用人扶就能上到二楼。方明急切一试,就道:“我感觉累是不累,现在就上去吧。”

    方明抢先迈上楼梯,挺好上,比在康复医院时好上多了。早有人给他们搬上了轮椅。向阳一溜五间房,一个三间套间孔斌他们住,一个两间套间方明夫妇住。背面有三个单间,小玲和露露住一间,志忠、志祥住一间,剩—间以后备用。楼下两间还有南房三间都住的是孔斌的工作和勤杂人员。小玉和梅梅方明安排她们到城里家中住。原先冷冷清清的别墅一下热闹起来。

    中午吃饭时,孔斌给大家介绍:“你们可能都没有注意,院里的地板砖、墙砖,还有玻璃窗有啥特别的?”大家眼看着孔斌,谁都没做声。

    露露说了:“没啥特别的呀,玻璃暗点,墙砖亮点。哦,房顶有两个大风轮。”

    众人笑了,孔斌笑道:“还是女孩子心细,這就是特别之处。玻璃暗是因为這是我们最新出产的太阳能热电玻璃,地板砖和墙砖也是太阳能热电砖,所以表面光亮,等到夜晚你们就能看到它的另—种神奇了。我们整栋房子的电全部来自這里,露露看到的风轮子是小型高效能风力发电机,用来补充电量的,如果光是家庭居住不用补充就满够用了。”

    大家都觉得挺神奇,露露听孔斌两次提到她,高兴地向志忠挤挤眼,志忠更是回报一个大鬼脸。方明听了,知道這就是大哥的新项目,原来说过让他们来温泉别墅开开眼,可现在再神奇的东西他也没心思多想,他的思绪早飞到下午回家的感觉上了。

    吃罢饭,方明忙着要走,孔斌说:“你先回去见见,我干脆等年初一给二老拜年时再见,這里的事也得顺当几天。”

    方明要了大嫂的车,让司机送芳芳回家,顺便给雅静捎回几身晓敏为她买的衣服,还带了一箱熟海鲜和—些海特产,当然少不了闵贵的几箱好酒。他们同时出发各走各的,方明的两部车快行到方明出事的地点时,方明激动起来:“就那个高坡,就从那儿跌下的。”

    晓敏从车窗看去,说道:“妈呀,那么高,真是万幸。方明,你真的是贵人受难,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车进村后,后面很多大人小孩稀罕地围追着。车到父母家门,方明特意安排没坐轮椅,让立运扶着柱拐进去,未跨进门,就听到撕裂心肺的叫声:“明儿!明儿!”方明白发苍苍的父母急着迎出门来。

    方明哽噎地叫道“妈-,爹。”

    方明妈过去抱住方明,泪流满面,粗糙的手摸着儿子的脸道:“想死妈了,好了吗?”

    “妈看,這不是能站起来了,妈走开,我给走几步试试。”方明拄着拐杖走了起来,老人看着过去好端端的儿子,现在笨拙地拄拐走着,怎么也笑不起来,仍心酸地流着泪,不过见到了儿子心里还是高兴。

    晓敏看到這情景抱着倩倩也哭起来,倩倩开始看着奇怪,见妈妈哭了,她也哭道:“妈妈不哭,妈妈不哭。”

    听到孙女的哭声,方明妈转向倩倩:“倩倩,长大了,不认的奶奶了?”伸手要抱倩倩,倩倩认生躲开了。方明爹看着儿子走的还不稳,赶忙扶着方明,让方明他们先进屋。

    刚进屋坐到热炕上,方明大姐、大姐夫和外甥春江闻讯进来了,—下子不大的小火炕坐满了人,就连窗外和院子也都是人,农村就這习惯,他们也都熟知,一点不再意。

    张立运、小玉、梅梅见两部车前后都围满了人,特别是年轻人和小孩,有的竟爬倒连车底也要看,他们护在两个车旁。更多的年轻人注意着俊俏的梅梅,男的目不转睛地看着,女的在后面用手指点着窃笑,把梅梅弄的怪不好意思。

    屋里的炕上,方明和晓敏简略地把几个月的事说了个大概,就這已让方明家人听的直咂嘴。倩倩早已去生,欢笑地在满炕的人堆中穿玩。看时间差不多了,方明让母亲收拾东西,—会就下城,大年在城里过。

    方明妈正下去收拾东西,一个大噪门从院子里传来:“听说方明大兄弟回来了,我来看看。”方明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一个他挺不想见的人,村支书侯生财。

    侯生财跨进里屋,满脸堆笑地问道:“方明兄弟,听说你回来我马上就来了。怎么样,好了吧?听说你发大财了,你看还带了两部车,真给村里长光啊。”

    方明稍微客气了几句就道:“侯书记,咱们以后再唠,我还没回过家,先来接爹妈下城。”

    侯生财毫不介意道:“应该应该,孝子孝子。发了财先顾爹妈,好好!再回来哥和你好好坐坐,咱兄弟时长没唠了,村里有啥就交给老哥,干啥还不是—句话。”

    方明顾不上和他多说,他急切想回去看儿子呢。见母亲已收拾好,就赶紧下地,并吩咐小玉把给大姐的东西拿下车。

    从院里到村外這段路行的好慢,不停地和乡亲们打招呼。

    到了家门,永康早就—会一个电话知道他们的行程了,已和姥姥、姥爷,表姐春妮、表姐夫王冬胜等在楼下门口。见他们到来,永康和父母招呼—声就忙着抱妹妹,在妹妹的脸上猛亲,倩倩一点没忘记哥哥,高兴地和哥哥说這说那,永康有—多半没听懂。

    方明和碰到的惯熟人打打招呼就被扶上家中。他是躺着出门,现在“站”着进来,看着现在已是最次的—个家,可也激动万分,好象這才是他的真家,其它都象假的一般,看见啥都倍感亲切。晓敏的父母早在—次次的电话里就知道了—切,不用多讲。方明坐在床上,把站在地上长高不少的儿子抱在怀中,让张立运他们把剩下的四箱熟海鲜和其它东西都搬进来。两个车的东西在客厅堆了一大堆,晓敏她们开始整理。

    方明对岳父母说:“带了些新鲜海鲜,今晚都在這吃,北京新家也留了一箱。爸妈都收拾好了吗?找好看家的人了吗?”

    晓敏妈道:“你别操心了,我们啥都安排好了,啥时走都行。”

    方明笑道:“那最好了,明天让立运送吧。我给几个朋友打个电话,给他们带点东西,也过来叙叙。”

    先是齐宇和沈丹俐来了,他们—进门,齐宇就高兴地到床上抱了一下方明肩膀,晓敏和丹俐更是高兴地抱到—块。互相仔细看了看,都说相互的气色不错,实际上也不错。齐宇和丹俐真诚礼貌地又问候了四位老人,丹俐还抱了抱倩倩。

    他们坐下后,方明逗丹俐:“看来齐宇待你太好了,你变得更漂亮了。”

    丹俐脸稍红—下道:“我哪有嫂子变化大,嫂子现在嫩的像十七八的大姑娘。行了,闲话少说,快说说你们的奇闻,在电话中听的不过瘾。”

    晓敏一听這话,马上眉飞色舞起来,—件件开始道来,听的丹俐和齐宇不住地叫好,连春妮都听的兴奋地脸红。刚说的差不多,有人摁门铃,方明道:“不知是刘建功和宋长庚哪—个?等—会说话别露了馅,他们啥都不知道。”

    结果是两个人在门口碰到同时进来了,他们进屋看了方明恢复情况,都挺满意。特别是宋长庚,更是说:“比我们预计恢复快的多,原来估计再有一年能达到這个程度就不错了,康复与不康复果然不一样。哎,一直没联系,你真的中大奖了?”

    方明笑笑道:“嗯,挺有运气,中了一百万,不然能去康复?去了四个多月花出三十多万,不是中奖砸锅卖铁也去不起。来,咱们到外面,我搞回点稀罕的,出去喝几杯。”

    让四个老人先唠家常,稍后再吃。他们几个加春妮女婿围坐一桌。新鲜的海鲜和精湛的厨艺让他们赞不绝口,当然,男人们对那好酒更是青睐有加。他们一边品着美味一边听方明讲述经过剪接的奇遇,有时还听的忘了手中的美味。所有人吃的很尽兴,临走还给他们分了一箱海鲜,打包不少海特产,自然都喜上眉梢。丹俐还得到晓敏的额外赠送,当然是女人们的最爱,一套昂贵的化妆品。

    轮到四位老人吃的时候,晓敏爸妈感觉很好,可方明爹妈又不知怎吃,又感觉味道怪怪的,有点吃不惯。方明和晓敏坐在两旁,一边讲解—边帮忙,后来二老才吃出点味道。

    齐宇和丹俐回到家,把方明送的海鲜之类都给父母送过,丹俐迫不及待回屋要看化妆品。她找出晚霜,闻了闻,又在手背上抹了点,对齐宇说道:“晓敏看来是受了高人指点,這油多好,你闻闻。”把手递到齐宇鼻前。

    齐宇嗅了一下道:“嗯,挺好闻。等一会你搽到脸上我好好闻,那才能闻出好孬。”

    丹俐笑道:“想闻得有个条件,今天你铺床,而且得给我暖好被窝,每天都是我把被窝暖的热乎乎你钻进来。”

    齐宇打了个敬礼,说道:“遵命!夫人。”

    齐宇躺在被窝里,看着丹俐正往刚洗净的素面上抹霜,玉手在白晰俊美的脸上来回搓揉,他越看心中越暖和,一会要在這粉脸上好好亲亲。

    丹俐上床开始脱衣服,齐宇目不转睛地看着,已四五个月了,天天看仍看不够。丹俐一边脱—边说道:“好冷,好冷。”快速钻进被窝,藏在齐宇怀里时说道:“好暖和,真好,就该每天你暖被窝。”

    齐宇搂着她,在她脸上嗅着:“好香,好有味,不过再香再有味也没你這嘴香嘴有味。来,亲亲嘴。”

    丹俐温柔地送上香唇,任齐宇品尝。齐宇长出一口气说道:“你的手变小了吧?方明说的果然没错,海鲜确实不一般。”

    等丹俐明白过来后,娇羞地说:“你坏,方明比你更坏。我说你和方明凑在一块偷说啥呢,说完还看着我笑,估计就没好话,果真没好话。”

    齐宇故意一本正经道:“你跟我研究挺长时间了,还分好话坏话。夫妻之事是人之大礼,圣贤都不敢贬低,你竟敢说不是好话。快说对不起,我错了!”

    丹俐看着齐宇,笑嘻嘻道:“对不起,我错了。你想怎样惩罚我。”

    齐宇又佯怒道:“当然是对你施加人之大‘刑’了,摆好姿势,等待大刑伺候!”

    丹俐也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道:“反正我是错了,可你不能徇私呃。”

    齐宇翻身对丹俐开始施刑,嘴里还道:“绝不徇私!你求饶也不行。”

    下面的床坂“嘎吱、嘎吱”反抗着上面的暴行,可怜的丹俐不一会被折磨的头发散乱,拼命耸动妄图摆脱,再也控制不住低声喊叫起来。好一会,她的俏脸已扭形,上气不接下气地求道:“饶了…我吧,海鲜…厉害…”

    方明這边安排小玉把岳父母送回家,又把自己父母安排睡在他们的卧室,小玉和梅梅正好睡在永康的屋子,留她俩照顾父母。他们还回温泉别墅,让永康去拜见伯父伯母。

    他们进了院内,要不是孔斌的手下人接他们进来,还以为走错门了。白天只觉的光亮的地坂砖,夜晚竟然发出彩色微光,不断地变幻图案,既漂亮又能照亮脚底,太神奇了,难怪大哥让晚上看。永康和倩倩也被這美丽图景迷住了,高兴地叫喊着,倩倩竟爬到地上用手摸起来。等晓敏把她抱起,也惊动了屋里人。李玉珠、杨向红和小玲都迎了出来,晓敏赶紧让永康上前叫伯母和阿姨。她们边夸赞永康边把他们让进屋。上楼又见过孔斌,孔斌自然也夸赞了几句。

    他们在孔斌的客厅坐定,李、杨二人拿出早已准备的礼物递给永康,一个是精美的套装钢笔,一个是掌上电脑,晓敏這会也不再客气了,只是让永康谢过伯母和阿姨。然后她说道:“露露怎么這么老实,听不见乱叫了。”

    李玉珠道:“三个家伙上网聊天呢,哪顾的上乱叫。小玲,你领永康去找他们玩吧。”

    杨向红看着方明笑道:“方明,给你记一大功,這温泉的水太好了,温度正好不说,洗完身上特别绵光,太舒服了。”

    方明也笑道:“我们男人皮肤粗,洗过几回也不觉的。晓敏,快去洗洗,洗完我摸摸绵不绵?”大家大笑起来,晓敏也笑着掐了他一把。

    杨向红好不容易控制住笑声,就道:“方明,你现在口越来越花,晓敏管不了,大哥你的管管,在大嫂和大姐面前也不老实。”

    孔斌绷起脸严肃道:“人家夫妻间的事不能管。”没想到這把大家逗的更是大笑。

    在其他人大笑过后,孔斌也笑道:“行了,让方明说说家里的情况。”

    大家听完方明讲述,又说笑了一阵,都感到倦了。

    睡前,倩倩让二干妈抱走了,永康大了,不愿跟父母挤着睡,只好让他到备用客房睡。這也正好让方明和晓敏舒舒服服洗个鸳鸯澡了。晓敏和方明并排仰头躺在宽大的浴缸中,任水流冲激着身体。晓敏道:“没想到咱们穷县还有這么好的水,不好好利用太浪费了。”

    方明道:“听大哥的意思是想好好开发—下,还有个意思是以后让我管起来,你说大哥真得让我管,我该管不该管?”

    晓敏仍舒服地迷缝着眼:“不管大哥让你做甚,你答应就是了。咱们离北京不远,你去我回都方便,大嫂说学校给我配了新车,你忙我就常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