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销魂艳福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二十五章 销魂艳福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第二天,快中午时,二楞子和刘四把方明接到一个娱乐城。他们把方明先扶进饭厅雅间,這里装璜的不象龙腾海鲜楼典雅大方,而是极尽华丽,墙上灯饰画框内不露点的**美女性感迷人,令人迷思遐想。几个人把方明扶到主位,旁边一面空出一个位置,方明想這正好是十个人,还有两位是谁呢?

    這几个人中刘四像个头,他问胖旦:“小白和小黄还不进来?”

    胖旦道:“马上就来。”

    他刚说完,两个穿着露体性感的高个美女进来了,她们向众人露出迷人的笑容,打了声招呼后,勾人的眼光就落到方明身上。其中一女道:“這就是二哥吧?”

    方明有点茫然地看着二女,刘四说道:“对,你俩坐到二哥身边,今天一定要陪二哥吃好喝好。二哥,這是我们這最好的小姐,特意来陪二哥的。”两女大方地坐到方明两旁,并伸出柒了粉红长指甲的纤手和方明握手,并介绍了自己,這下搞的方明手足无措,轻握一下赶紧收回手来。

    二楞子对身后站的两个服务员恶声恶气道:“梅梅哪去了,为啥不在這儿?”

    两女脸色马上慌张起来,一女道:“那边有几桌客人,她在那边。”

    二楞子又发火道:“知道我在這屋,还敢瞎跑,快去换过来,等啥?”那女急急地走了。

    刘四发话了:“楞子,今天二哥在,你乱发啥脾气?!”二楞一听,忙着露出笑脸直向方明赔不是,方明也忙着说不要介意。

    随着上菜的服务员的身后,跟进一个俊俏的小姑娘,她还带有稚气的嫩脸露着不安的神色,怯怯地过去和另一个服务员给众人斟酒。二楞子见她进来,马上现出喜色,和声悦色地对小姑娘道:“梅梅,知道二楞哥在,你不过来非得请啊?再這样不给我面子,我可真生气了。”

    他刚说完又被大家埋怨起来:“二楞子,有完没完,你也不看谁在。酒菜已齐,咱们还不赶快向二哥敬酒。”

    二楞子被说的脸红脖子粗,忙和众人一起向方明敬酒。那叫小白、小黄的妖艳女子也非常亲热地“二哥”、“二哥”称着,并也用白酒敬着方明。还为方明挟鱼扒虾,方明不好意思,那两女竟媚笑着送到他的嘴边,方明啥时有过這种香艳的吃法,结果变得比刚才的二楞子还脸红脖子粗。

    二楞子有愧那会的失礼,对方明分外殷勤,并拍着胸脯道:“二哥,你有啥和兄弟说,兄弟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有仇人没有?有仇人兄弟给你找人解决,想要腿剁腿,想要耳朵割耳朵,保证利索,神不知鬼不觉。”听了這话,方明一下子冷麻冷麻,冷汗直冒,怀疑是不是进了匪窝。

    刘四看到方明脸色变了,忙呵斥道:“别胡说了!二哥能有仇人?二哥,甭理這种粗人。大家再敬二哥一杯,祝二哥来年大吉大发。”大家举起杯一边敬酒一边嘻嘻哈哈地打着圆场,二女更是嗲声嗲气地呼着“二哥”,手也缠上了方明的臂膀上,还用从窄小的衣服蹦出一大半雪白丰乳蹭着他,方明被一边一团圆肉蹭的心猿意马,他努力保持镇定,小心出了洋相。

    方明好不容易抬出孔斌才散了酒席,不致于喝的醉麻糊涂,还能保持一分清醒。可他们还不让方明走,要拉他唱歌,方明推托五音不全,但不由分说地被左拐右转推进一间房子里。在彩灯闪烁昏昏暗暗的房间里,一圈沙发对着—台大电视和组合音箱。他们要扶方明坐沙发,方明拒绝后,有人递给方明一个话筒,白黄二女站在他的身后,其中小白手抚他的肩膀,拿着话筒扯开嗓门唱起来。方明暗想肯定要忍受,没想到歌声出口居然有腔有坂,不亚于专业水平,一曲歌罢,方明真心诚意地跟着鼓了掌。

    小黄俯身贴在方明脸边,亲胒地问:“二哥,您会唱哪首?我陪您唱。”

    方明把脸稍稍挪开,忙把话筒递给她道:“你唱你唱,我真的不会唱。小白唱的就很好,你肯定也错不了,我听着也是种享受。”小黄唱的果然与小白不差上下,赢得众人掌声。

    刘四对方明说:“二哥,让小白和小黄陪着好好享受—下,我们兄弟先出去,晚上咱们继续喝酒。”未等方明说话,他就招呼這些人出去了。

    他们一走,两女一边唱一边把手伸进方明领内,抚摸起他的胸脯来。這举动吓了方明一跳,他把两女的手抽出来,可两女却握住他的手,边唱边向他媚笑着,还不时飞几个媚眼。

    唱了几曲,两女关了音响,小白对方明说:“二哥累了吧,进里面洗个澡,我姐妹给您按摩按摩,松动松动。”

    方明紧张起来,急忙说:“不用了,你们看我這身体不方便,不能洗的。”他的确紧张,一方面是没经见过這种场面,另一方面是裤内暗藏机关,羞于见人。但两女并未听他的,一个开了里屋门,一个推着他进去了。

    這又是个套间,外面是卧室,放了一张华丽的大床,里面从推拉门的大玻璃看出是浴室。方明被推进后,两女就抚他上床,方明想推开二女,可到处露肉,紧绷绷惹火的身躯他不知该推那儿。在他犹豫之时,两女已架在他的腋下,把他扶到床上。

    小白上去就解他的衣扣,方明忙道:“使不得,你放手!”

    小白边解边笑道:“二哥,您這是干啥?怕我们吃了您?”

    小黄跪在床上,用两团丰乳挤磨方明的后背,双手帮着小白脱解起来,并娇声道:“二哥,没有几个人能享受我们姐妹同时陪的,這么好的事您紧张干吗?”说完两人已把方明上衣脱光,又伸手解他的裤带。方明羞急地揪住裤子,小黄见状把他扳倒在床上,抓住他的双手捂向自己的酥胸,红唇印向他的双脸。

    方明第—回经此阵仗,一下子七魂丢了六魂,不知该如何是好,裤子已被解开,看来是在劫难逃。忙对二女说:“起来让我自己脱。”方明伸进裤子里先把尿袋短裤解开,随着连同外面的裤子一齐褪下,豁出去了,反正看见的人已挺多,人家还不怕,自己怕啥!当他全脱光时,想看看两女的反应。—看傻了眼,人家比他还脱得积极利索,早光溜留地等着他了。

    两具妙曼的躯体,中间搀着一个精壮的身躯深—步浅一步地迈进了浴室。方明两臂舒服地搂着小白和小黄滑嫩的颈肩,胸肋依靠在两个饱满的**上,晃晃悠悠跨进大浴池。

    小白和小黄—左—右温柔地搓洗着方明的上身,她们说:“二哥的身子多壮,二十岁的小伙子也比不上。”方明已经有点适应,胆子大了许多,细看起二女:她俩的身材一级棒,该大的大、该凸的凸、该细的细、该圆的圆。再看她们的脸,热气和汗水把浓妆洗掉,露出庐山真面目,居然金玉其内,气质很是高雅,可为啥浓妆艳抹糟蹋自己。方明内心感叹:自己的齐人之福真不浅哦。

    小白笑着把方明的手放到她的胸上道:“二哥,干吗這么客气,嫌我的**不好看吗?”

    方明尴尬地摸着,没敢看小白勾人的眼睛,语无伦次道:“好看好看,不嫌不嫌。”

    小黄看到方明的熊样,趁火打劫,捉住方明另一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摸,并戏道:“二哥,还有這边呢。你摸摸這,多有弹性;再摸摸這,多嫩多绵;再摸摸這,和嫂子的不—样吧?”方明好象个傀儡,两手被二女捉着上下乱摸,既刺激又感觉窝囊,真想大刀阔斧狠干—场,可又告诫自己不可胡来。行了,這样也挺香艳,也挺舒服,千万不能再出格。

    水里的双凤戏龙艳戏演罢,三人回到床上。两女分工给方明按摩,小白在上边,小黄在下边。這种按摩果然比康复医院的理疗按摩舒服千百倍,晓敏和雅静也比不上,人家這是专拣他的敏感地带,手法绵软纯熟。两女的手乳功刚结束,口舌功又上去了,方明差点叫出声来。呵,世上竟有這等奇妙美事,方明过去听人讲过,可自己从来无缘享受,有钱有势的感觉真好。两女的所有美妙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伸手上下揩油,逗弄的两女“咯咯”颤笑。方明的心理防线彻底瓦解,任由她们吧……

    方明渐渐醒悟过来,男人那能這样窝囊,他坐起身先把小白摁翻,笨拙地爬上去,小白引他人巷后,他奋起神勇,对小白毫不留情,小白开始假声假意的哼吱声很快就被這神勇折服了,真心实意地对付起来。很久了,小黄在旁不由得叹服方明這个半残人,也心动了,她不管小白的感受,竟强拉方明上身,小白尽管意犹未尽,可這也是她多年难得一遇了。方明在小黄的身上,比起刚才毫不逊色,小白看着這一壮举,兴奋地竟释放出余劲。小黄早已泛起的春潮,也被涛天巨浪淹没。

    酣战过后,两女慵懒地伏在方明身上,娇嗲地夸赞方明神勇无比。方明暗笑:她们岂知自己下身感觉迟钝,那家伙受刺激后全凭自身发挥,而自己对于這场战斗如同每天的必修课-俯卧撑一样,不过下面的软床垫换成两具诱人的肉垫罢了,要不是腿还不方便,她俩今天妄想下床。

    稍时休息,三人进澡池又泡了泡,然后方明搂着小白、小黄美美地小睡一会,看快到晚餐时候,两女起身化妆,方明也把自己收拾妥当。小白和小黄這次是淡妆,方明大加夸赞,两女回赠方明一串串媚眼。

    晚饭时小白和小黄对方明更亲热,腻在他身上,除了举杯喝酒,根本不让他动手,吃一口喂一口,方明如同皇帝般的享受,让在座的其他人眼热。众人恭维方明:二哥真有本事,一个下午就把小白和小黄搞的服服帖帖,我们兄弟啥时得过這待遇。

    方明已没有中午的拘谨,和大家嘻哈起来。刘四他们看二哥高兴,自己也高兴,整个房间快被众人抬起来了。酒过半酣,方明觉得尿袋已满,该到卫生间放尿的时候了,便向众人表示要去趟卫生间。小白和小黄刚说出要送他,忽然那个叫梅梅的女孩过去捉住了轮椅手柄,说是她送吧。对,服务员送挺合适。

    方明从卫生间出来,那个女孩突然怯怯道:“叔叔,请你帮帮我。”

    方明奇怪地看着那漂亮女孩,大大的眼晴里,亮晶晶的黑眼珠浮在湛蓝的眼底上,流露出—种希冀,又流露出一种绝望。他不解地问:“要我帮你什么?”

    女孩盯着方明道:“叔叔,你也看到二楞子经常纠缠我,我看您像好人,他们也挺尊重您,您是外省人,您就带我是吧?”

    方明笑道:“我本来就是好人,不是像好人。你怕纠缠,怎么不躲到别处去?”

    女孩快哭的样子说:“我是本地人,躲不掉的,到哪儿他都能找到。听她们说,以前也有个女的被二楞子看上了,可他玩腻了就不要她了,最后那女的跑到外地变成了陪酒小姐。叔叔,求您带我走吧。”

    让她這样—说,方明看着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仍充满稚气的梅梅挺可怜,可他又挺为难,帮吧,肯定要得罪二楞子。不帮吧,良心上过不去,就道:“我家离這很远,再说你跟我能干啥?”

    梅梅急忙道:“您只要带我走,再远我也不嫌,什么活都可以,您能保护我就行。”

    方明再也无法拒绝,就道:“我—会试试,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梅梅哀求道:“您一定要帮我,求您了。”

    方明道:“好吧,你进去要听我的。”方明—路思忖该如何开口。

    他们进去后,小白悄悄问他:“二哥怎走這么长时间?是不是看上梅梅和她**去了?”

    方明苦笑了一下,却道:“梅梅的确长的水灵,谁能看不上?看不上梅梅的还叫男人吗?”

    小黄也听到了,手指点了一下方明额头嗔道:“你们男人就這德性,越嫩越好,没想到二哥和二楞哥一样。”

    旁边刘四见他们私语,就道:“你们说啥好事,让我们也听听。”

    小白笑着道:“是二哥看上梅梅了,我们正盘问他。”

    大家听了轰然大笑,唯有二楞子神情有些不自然。

    刘四道:“难得二哥有這种雅兴,只要梅梅愿意,二楞子肯定不会有意见的。”二楞子不情愿地称是。

    這下方明喜出望外,真想抱住小白亲—口,没有到挺难开口的事,竟然在玩笑中解决了。忙对二楞子说:“二楞弟,实在对不起了,二哥向你赔礼了。”

    刘四道:“赔啥礼,梅梅又不是二楞的女人,不过是他一厢情愿。梅梅,你愿不愿意跟着二哥?”

    梅梅太激动了,没想到這样容易。听到问她,慌忙脸红着点点头。

    二楞子见事已至此,反而举杯站起来爽快地道:“二哥啊,你让兄弟佩服的五体投地。兄弟追了梅梅几个月,最多摸摸手指,二哥你领着进了趟厕所就搞定了。来,二哥,兄弟真心诚意敬你—杯。”他俩喝酒时,众人都奉承方明有本事。

    胖旦竟然提议:“二哥,今天晚上在這干脆来个洞房花烛夜,咱们兄弟好好热闹热闹。”话音一落,众人同声附和。

    方明忙笑着说:“你们想害二哥是吧?二哥总算能动弹了,是不是想让你二嫂把二哥打成终身残废?”众人一片哄笑,白黄二女更是笑爬在方明身上。

    笑过之后,刘四道:“二哥以后专程带梅梅回来,這个洞房花烛夜一定补上。胖旦,你找人给梅梅结一下工钱,多结几个,算是陪嫁吧。梅梅,你也收拾收拾,一会准备跟二哥走。”

    他们出去后,白黄二女向方明撒着娇道:“二哥有了鲜嫩的可不要忘了我们姐妹,再说你刚品尝过,我们姐妹也很鲜嫩,二哥,是不是呀?”在众人笑声中方明忙点头称是。

    过了有一会,胖旦领了梅梅进来,梅梅已换了装束,提了个大包,—副标准的俏村姑模样,让人耳目一新。

    好不容易说服众人散了宴席,方明摆脱白黄二女的亲热娇缠,和梅梅坐刘四的车返回别墅。

    路上,方明心中开始忐忑起来,自己怎么這样没有自控力,干出了這事,回去拿啥脸去见晓敏。后来又安慰自己,现在哪个当官的在外边官冕堂皇,背地里不是非嫖即赌,自己這点小错算啥?再说当时也由不得自己。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梅梅爬在他耳朵边悄声道:“叔叔,他们给了我一万元,怎办?”

    方明听了挺吃惊,也附在梅梅耳边说:“不要紧,你就拿着吧。”

    刘四在后视镜中看到這情景就道:“对了梅梅,趁這机会赶紧和二哥亲热亲热,一会见到二嫂就没机会了。”梅梅听后羞涩地低下头。

    晓敏见方明领回一个俏丽小丫头,问是怎么回事,方明把能说的都告诉了晓敏。晓敏对保姆刘爱玉道:“小玉,让梅梅和你住吧,有啥你给安排吧。”又对梅梅说:“梅梅,你放宽心,這里很安全。”

    再有十天就要过大年了,方明和晓敏也要回家了,外面再好,可也挡不住对家乡的朝思暮想,那里有他们熟悉的一切,而更有日夜牵挂他们的父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