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喜迁新居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二十四章 喜迁新居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第二天,也就是他们来后的第三天上午,孔斌要给母亲扫墓,方明自然要跟了去。他们到了墓地,在半山坡上,两座全部用黑色花岗岩磨板建的坟墓,被葱葱绿绿的矮松环绕着。方明照着孔斌的样子给母亲焚香烧纸,在轮车上行了礼,同样又在孔斌兄弟坟前焚香烧了纸。整个过程孔斌没说话,其他人也没说,只是孔清仪在坟前哭了一阵,晓敏不由得也跟着呜咽了—阵。方明挺感激大哥的,没有在坟前叫娘,如果大哥叫了娘,又介绍了方明,方明肯定得跟着叫,面对一座坟墓象演戏般去叫娘,他实在叫不出口。方明更加觉得大哥是外粗内细,处处替他人着想的好大哥,真可谓一生得此一大哥,夫复何求?

    从墓地出来,看时间尚早,方明提议去看看希望学校,孔斌也正想去,就驱车驶向学校。

    张立运听说是去学校,马上兴奋起来,对方明他们说:“毕业二年了,我是第一次回学校,太想念了。”

    方明道:“那你家也是這的了?”

    小张答道:“嗯,在农村,我去年过年回的,有一年没回了。”

    方明道:“那你明天带车回家住几天,不然过年回不去了。”,他又对晓敏说:“晓敏,你给准备些东西,让立运给他爹妈带回去,我不方便,咱们就甭去看望了。”

    晓敏说好,可小张忙道:“千万别拿东西,车也不用带,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方明道:“咱们处了挺长时间了,你不能再客气了,听我安排就行。”

    小张高兴地道:“谢谢方叔和敏姨。”

    方明猜想他家里肯定挺困难,否则进不了這个学校,寻思着明天走时从自己的小金库中再取二千给他。

    他们为了不影响孩子们学习,专门等到刚上课时才进去,否则要是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的孔恩人来了,那还了得,非炸翻天不可,因为有过這样的经历。

    赵校长接到电话带几个人慌忙下来迎接,并提出让学生到礼堂集合的请求,孔斌摆手拒绝了,并说道:“我也是三年没有来了,方明也想看看,就过来了,千万不要惊动孩子们了。我和你们已经讲过,不要再提我个人,况且我快变成了名义董事长,已几年没给过一分钱,以后要多讲讲毕业出去仍不忘母校的那些孩子们,现在他们的功劳最大。”

    赵校长谦恭地道:“吃水不忘挖井人,任何人都不可代替您。”

    孔斌看方明露出疑问的神色便道:“這个学校开始是我投的资,可第—批从這个学校毕业挣了钱的学生,他们感恩学校无偿地培养了他们,就每月从工资收入中拿出一部分寄送给学校,认为不论支助多少,应该尽一份心意。這种举动得到再校生的回应,后来学生会倡议大家写了志愿书,凡从這个学校毕业的学生,有稳定的收入后,要按月或按年志愿捐助一部分给学校,时间不限,金额不限。现在每月的這种捐助,加上学校养殖、种殖等收入,除了能维持学校日常运作外,还积累下可观爱心基金。对不对,赵校长?”

    赵校长满脸喜悦,忙道:“对对,可這都是照您的设想做的,很多孩子还不是靠您才就的业,所以功劳还是您的。”

    孔斌笑道:“不能说他们靠我,应该说我靠他们。正因为他们素质好,为我做出了太大的贡献,我该感谢他们才对。”

    方明不明白啥叫爱心基金,请教他们。赵校长回答:“我们学校不设立奖学金之类的,爱心基金是对家庭特别困难、学生发生大病或遭遇意外等特殊困难进行补贴。我们学校的宗旨就是‘人人有用,个个是才’,不搞成绩好坏之分,只有兴趣志向之别,所有学生无论将来从事何等职业,都是国家和社会有用之才。一会你参观完了就深有体会。”

    這时孔斌招小玲和张立运过来,对他俩说:“你俩回了母校,还不赶快拜见校长。”

    两人早就迫不及待了,马上上前问校长好,赵校长欣慰地看着他俩道:“你们果然出色,都到了孔董身边,以后一定要好好干。”看他俩点头称是后,对方明说:“张瑞玲是那届家政厨艺班的冠军,张立运是前年初级驾驶班和武术班的双料冠军,都是好样的。”

    方明這时对俩人有了重新认识,特别是张立运,既是好司机,又是好保镖,和大哥提提,這人他要留在身边。

    他们参观了先进的多媒体教学室、电脑室、美术室等,而让方明更多驻“轮”的地方是厨艺班、家政厨艺班、建筑工程班、养殖技术班、农艺园林班等职业教育班。一边参观赵校长一边讲解:“我们学校最大的优势就是因为全是贫困生,家长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子女能学到更多知识,掌握一技之长就行。這样,我们就可以根据每个学生的爱好、特长、潜力等个人特性,最大限度地挖掘出来。我们在基础教育阶段就开始注意培养每个学生的志趣取向,在课外为他们提供多种专修场所,如果他们课本成绩好,本人也愿意考高中,我们支持他考高中考大学,我们每年有五个高中班毕业,三百多人,其中百分之六十都考取了各类本科院校。如果有的同学初中毕业没考住高中,就安排他们进职业班。在职业班,有时学生爱好和班容量发生冲突,我们先统一进行调剂,然后给他们提供选修课,尽可能人尽其才。张立运就是主班在驾驶修理班,武术是选修的。”

    方明听了问:“那小玲是以家政为主还是以厨艺为主?”

    赵校长笑了道:“刚才你不是看了吗?她学的家政厨艺是一个班,這种班全是女孩子们学的,而且這些孩子还兼学驾驶和武术,是为家庭输送较高级保姆用的,现在很热门,我们的学生没毕业就有人预定了,工资也挺高。”

    小玲笑着插话道:“二叔,你北京家里的小冯和小周就是家政厨艺班出来的,是李阿姨托赵校长从两个地方找回的。”

    方明听了忙道:“那赵校长还得给我找一个,厨艺好还能开车的,越快越好,我在這的新居正缺—个呢。”

    “好,没问题,你提出来的,我一个星期内保证办到。家政這个行业挺特殊,—是工作不稳定,时间根据用户需求有长有短;二是工作寿命短,女孩子大了要嫁人,多数嫁人后就不再干了,所以需求量特别大,好在我们有所有人的工作状况反馈,否则一下子真不好找。”

    参观完龙腾希望学校后,方明印象非常好,也感触颇深。现在全国的状况是:多数家长希望子女成龙变凤,千军万马去闯独木桥,毫不考虑个人能力、志趣和发展的差异性。造成一种是强迫孩子们专功应试课目,另一种是考试成绩差就放任自流,不考虑从其它方面去培养和造就。国家也是如此,对职业教育的重视和投入严重不足,岂不知我们社会最迫切需要的是有一定专业文化素质的普通人,他们才是创造社会财富的主力军,而不是那些所谓的精英阶层,你精英分子本事再大,所有发明和创造,必需有大批高素质的普通人帮你去实现。想到這,方明心中暗笑了,這不是齐宇常讲的言论吗?不管怎讲,大哥的雄谋和慧眼让人佩服,大哥真的是功德无量!這个学校的所见所闻一定要讲给齐宇听,他定会高兴的跳起来。

    這天上午,冬日的阳光分外明媚,天气也不算太冷,方明他们终于有机会到大海边了。

    這下可开了眼界,在电视中看过了无数场面的大海,可与身临其境中的感受太不同了,這才叫一望无际、這才是海天相接、這才是博大胸怀、這才是……想不出来的美丽、壮观。

    倩倩高兴地在海滩边追逐志新疯跑,感染的晓敏像变成小女孩般去戏耍潮波。

    冬季的沙滩不软也不硬,正好方明放胆地拄着拐杖锻炼,他迈着滑稽的步伐,一步、两步、三步……,海滩边留下—长溜乱七八糟的足迹杖印。方明累的满头大汗,可他高兴,看得人也高兴。下午,兴奋不已的方明拉孔斌也来锻炼,孔斌直夸好地方,他比方明走的更长。两人从此一天两趟,撒汗在美丽的海滩边。

    谢莹和赵校长都不负所托,在一个星期把事都办了。特别是谢莹,更是办的出色,方明和晓敏对新房中的一切都特别满意。孔清仪还硬给他们办了新房入住仪式,在自家饭店三层两个房间摆了三大桌,请了和她兄妹来往密切的政要、亲朋。這一活动又让方明夫妇大发一笔,收了二十多万礼金,那些政要出手很大方,每人五千元,一桌十多人就送礼六七万。更让方明夫妇意外的是,什么二楞子、胖旦、三疤脸、刘四那七个人,听闻政要们每人送五千,他们就每人送了一万,且嘲笑那些政要是什么玩意儿,只有咱们才最够哥们义气。他们并给方明下最后通碟:请他明天务必接受他们兄弟的邀请,不能再推托了,否则不够义气再不能相处了。方明只好答应,不过孔斌告诫這几个人:不能灌醉方明。那几个人高兴地保证了。

    方明和晓敏趁這机会看了已是自家饭店的二三层,二层全部是雅间,很有档次。三层一面装有铁隔栏,是办公区域,前后八间房,靠近铁隔栏向阳的两间是经理室,外屋是豪华办公室,里屋是卧室套卫生间,卧室的布置如同谢莹的人—样,好看诱人。对面有财务室、业务室,还有一间外面是盥洗室,里面是勤务室。孔清仪原来的董事长室占了三间房,已把钥匙交给了晓敏,她只拿走了私用物品。方明他们进去后发现够豪华够气派,办公室占了向阳两间,在宽大高级的办公桌椅后面,是一个巨大的书柜套酒柜,方明的眼睛肯定是注意那一瓶瓶中外名酒。书桌外是一套真皮沙发,沙发对面的空地上靠门摆了两盆翠绿的热带盆栽,昂然春意布满整个房间。里面的卧室和卫生间也布置的豪华温馨,一看就是女性住过的房间。

    方明看后提议让谢莹搬到這间房,春妮来了以后占谢莹那间,谢莹稍作推让也接受了。办公区对面是职工宿舍,都是上下铺,每个房间十几个人。一上楼梯的两间是不对外的豪华餐厅,今天中午他们就是在這里招待客人的。這里的方方面面让方明和晓敏都特满意。

    晚上,方明夫妇在自家别墅宴请了孔斌、孔清仪全家,还有谢莹和小玲。他们对新保姆刘爱玉的厨艺大加夸赞,听说驾驶技术也不错,方明一高兴,当场把说好六百元的工资加到八百元,并让她明天把谢莹留下的那辆车开来用。那叫刘爱玉的姑娘听了,本身平平的相貌也笑出了几分姿色。

    這晚,方明夫妇住到了自家二楼,二人抱着倩倩在阳台上赏着圆月,但他们不是赏头顶的圆月,而是赏远处漂动着的圆月,沉迷在這迷人的景色之中。

    睡觉前,晓敏整理着今天的收获:二十多沓钞票。一边整理一边道:“本来這次付给小妹三百三十万,我们在北京花去三十多万。剩下的三十多万,准备给雅静开美容院我怕不够呢,這一下子又多了二十多万。五十万,我看管够开美容院了。不过咱们原来的计划是买房,现在得变成租房了,两人变成雅静一人了。方明,我以后顾不上,只有你回去帮她了,這样是不是正称你心了?”说完抬起笑脸怪模怪样看着方明。

    方明躺在床上笑着说:“那当然,让你好好醋酸醋酸。”

    “你专门找打!”粉锤落到方明的胸上。

    方明忙道:“行了行了,把钱整理好收起来,你再盘算一下饭馆以后的收入怎支配。”

    晓敏道:“那还不好支配,以后這里的一切也都支到饭店,剩余多少都给我不就行了。”

    方明道:“那我呢?继续当一个穷光蛋?”

    晓敏笑道:“你给了立运两千,还余四千,能成穷光蛋?不行给你补两千。”方明知道晓敏和他兜***,反正当时自己也花不了钱,以后再说。

    晓敏仰起头,扳着手指道:“我再算算,就按每月收入十万算,這每月各项支出估一万,再补贴我五千。行了,别垂头丧气了,每个月再给你五千,這是两万,还余八万,一年就是一百万,全存起来,十来年我们就是千万大户了。呵,咋花也花不完了,满足了。”

    方明看着晓敏洋洋自得的模样,自己心里也暖洋洋了,又听到晓敏每月给自己五千元,顿时心花怒放。

    晓敏把钱收拾好对方明说:“明天去了记住少喝酒,咱们尽可能和他们少交往,這种人总不可靠。”

    方明道:“行。我去应酬应酬就行了,对這些人不能远也不能近,咱们家人以后都来這了,千万不能得罪這些人。”

    晓敏也笑道:“就是。听小妹说他们开歌厅舞厅,肯定有乱七八糟的小姐,你可别沾哦。”

    方明苦笑道:“我這半残人有那心也没那力。”

    晓敏瞪了他一眼:“谁说你没力,這两天你的力比牛还大,别见了小姐象苍蝇似盯住乱肉不放。”

    方明打趣道:“我有牛劲也是对你使,舍得给她们?”

    晓敏嗔道:“去去,又开始瞎说,赶紧休息吧!”

    谁知第二天,晓敏说的话不幸被言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