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他乡置业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二十三章 他乡置业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楼上是浅黄色复合木地板,进入眼帘的暂时还是空空的—间小客厅,怎么会小呢?从前面的大玻璃窗看去,原来是凹进半间,外面留出很大的阳台。他们先转到中间走廊,向阳两间开了—个门,进去看和北京二楼卧室的样子差不多,就是面积小—些,房间东墙角有门窗也通向外面阳台,西面同样有小半间房的大卫生间,卫生间档次和北京的同类,只是浴缸形状变为圆棱长方形。走廊底是个共用卫生间,剩下是两间空房。

    他们转出到了阳台,方明和晓敏眼前—亮。十几幢错落有致的漂亮别墅现在眼前,从两排别墅的空间看到了—片海滩,但更吸引眼球的是一望无际蓝蓝的大海,海的气息扑面而来,也更加浓烈。晓敏高兴的爬到栏杆上叫了起来,方明也过去托着栏杆站着,希望看得更远。

    晓敏满脸喜色道:“太美了,我第—次见大海,可惜是冬季,不然我现在就跑到海边。”

    谢莹笑着说:“到了夏季,海滩上全是人了,非常热闹。這里只有东面的房子能看到大海,就因为能看到大海,比西面的房子要多花十万,可惜二哥买的迟了,你们看那一排,站在那儿的阳台上看海就更壮观了。”

    晓敏道:“那房子肯定更贵了?”

    谢莹道:“多出百分之十五,就這也是一抢而光。我还对清仪说加的少了,加百分之二十也很好卖。”

    方明问:“如果别的人靠住海滩再盖怎么办?不是挡住了嘛?”

    谢莹笑答:“這是市里规划好的,不允许再盖了,而且咱们的楼是限高的,只能盖二层。”她用手指了一下西边又道:“你们看,海滩宾馆和商业楼都在西边,那些高楼就是。”

    下楼后方明和晓敏都不停夸赞,都觉得买好了,他们还针求谢莹的意见,规划着每间房的用途和摆设,谢莹的很多意见他们都满意。意见一致后,方明把购买室内全部摆设的任务托给了谢莹。

    谢莹满脸喜欢地说道:“那好,我最爱布置新家了,一个星期后你们再来看,包你们满意。走,领你们看车库和后花园。”

    他们从房东边很宽的路转到后面,看到很大一块平平整整的空地,被四周不到—米宽的花砖路围着,中间也有一条s型的鹅卵石路贯道通南北。方明高兴地说:“這下咱爹有活干了,想种花种花,不会种花种菜也行。”他又问:“谢莹,你说的车库在哪儿?”

    谢莹故作神秘道:“一下子没看到吧?来,你们上這个台上来。”

    方明他们上了房后中间,有一尺多高带斜坡的铁平台上,谢莹向管理员要过一个小塑盒,对准后墙某处一摁小盒,一声“吱!”地尖叫,方明他们随着铁板很快降了下去,原来是地下车库。房间的地下室除了有几根柱子外空郎郎的,停两部车都不影响出进,下降门在室外占用了两间房的地方,拐弯进出余地挺大。

    晓敏看了道:“小妹是不是少说了面积,這车库的面积莫非不算?”

    谢莹回答:“一是這儿的地基软,必须打很深的地桩;二是为了防海潮,房屋要比地面高许多,你们不是看见台级都很高。在建房时非得建成這样,只不过再多投点资就成了车库,這叫合理利用。所以把下面的造价都加在上面,不另算平方面积了。”

    晓敏点点头说:“是這么一回事,我还以为小妹又暗暗照顾我们。谢莹,墙边那个梯子通向哪儿去了?”

    谢莹道:“通向厨房。走吧,咱们再去饭店看看。”

    他们又驱车驶向市里,一路上谢莹向他们介绍市里的一些情况。這是个新型沿海城市,去年刚由县级市升为地级市,城市规摸不算大,但是按园林化建设的,城市的环境既漂亮,空气又非常好,所以這几年旅游业发展很快。

    方明他们只知道小妹的丈夫姜文林是這个市的市委副书记,马上要调到省建设厅任副厅长,任命书已下。可不知他原是县里最年轻的乡镇书记,五年前变成县级市后升为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升地级市后留任市委副书记,這下听到谢莹介绍他们才知道。他们想,大哥肯定是功不可没。

    方明坐在司机后座上,谢莹在副手座上回头向他们介绍沿途情景,這样正非常方便地让方明观察和欣赏她。方明越细端详越觉的谢莹长的好看,无论是谈吐举止,还是动作表情,—颦一笑都是那么吸引人,越看越喜人。他暗道:难怪人家年纪轻轻就当了几年经理,现在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四、五岁。他看着谢莹,忽然想到人家在小妹手下既当助理又当经理,自己接过饭店谢莹还给干吗?回去和小妹说说,一定要留下来。

    走了最多不过半个小时,他们的车进入了市区中心一个繁华的街道,停在一栋古色古香的三层楼前。二层楼上立了五个金色大字:龙腾海鲜楼,大字边镶着霓虹灯管。

    门前有一个一米宽的斜坡,方明很容易地被推上去了,快到中午吃饭时候了,在宽大的楼门里,两个齐高的高个女孩穿着红旗袍,露出漂亮的笑容迎候他们這第一拔“客人”。她们见了谢莹同声问道:“谢经理,您好!”谢莹点头还礼后和晓敏一同推方明进了店内。

    进了第二道门,看到右边是装饰精美的服务台,几个穿着同式红旗袍的漂亮姑娘向他们微笑着,她们身后的酒架上各种酒摆的琳琅满目;左边是摆了一溜大鱼缸,各种海里活物还暂时在水里自由游弋着。中间的空廊直通二楼楼梯,方明他们在空廊中央四下环顾了一下:空廊两边各有十几张大餐桌,上面摆好了精美的餐具,餐巾像展翅的孔雀插在水杯中。两边靠墙是几排高靠背的方桌椅,能坐五六个人。到了厅中央的楼梯口,方明拒绝了谢莹请他上楼的询问,只是抬头向上看了看,又转到楼梯后。后面深处的门上挂着两块洁白半截大门帘,上面分别印有“厨房重地”,“顾客止步”。中间两边各有三间雅间,门上印有文雅好听的室名,雅间左右靠边分别是男女卫生间。

    谢莹给方明和晓敏介绍:“—层整个大厅大小餐桌38桌,一般情况下都能满员,有时还超员。二层和一层的雅间大小共二十间,多数需预订,迟了就没有了。整个饭店的业务量平均每天二万多元,一个月的纯利是十万多元。”

    晓敏惊讶道:“這么多,我以为一年挣个十多万,那小妹不是亏大了?不行,回去还得和她说一说,我们不能占這么大的便宜。”

    谢莹“咯咯”笑道:“二嫂真会开玩笑,這么大的饭店又是這么好的位置,就是啥也不做租出去,一年房租也能收个七八十万。這几天也算旺季,每天业务都在三万多。咱们进厨房门口看看。”过了门帘,左面是个小走廊,右边才是厨房。进了厨房门口,方明看到厨房特别干净卫生,有十几个人穿着洁白的厨师服在忙着。

    谢莹继续介绍:“你们看,這厨房是在院里另盖的,总共也是十间房,厨房占了六间,走廊的库房占了三间,一层值班室占一间。二哥二嫂,不上二楼就进值班室休息一会吧。”

    进了最后一间房,屋里—个穿蓝色西装裙的姑娘从—个办公椅上站起来,向他们问好。谢莹介绍道:“這是饭店大堂经理苏惠。”她又反过来介绍道:“這是清仪姐的二哥二嫂,也是饭店以后的老板,你暂时不要和其他人讲。”

    苏娟点头称是,又重新问过“二哥二嫂好”。

    方明看這是—间办公兼值班的房间,两个办公桌,其中—个桌上有台电脑,还有两张单人床。前面玻璃窗旁有防盗门,从窗子向外望去,是个六七米长的院子,对面有一排平房和—个大门,越过平房能看到鳞次栉比的居民楼。谢莹指着那排平房道:“那儿就是洗衣房和车库,三间车库,五间洗衣房和—间门卫室。出了大门就是居民区,所以洗衣房的生意很火,每月纯收入—两万元。”

    方明和晓敏欣喜地忖量着,這简直是个聚宝盆嘛。方明喝了杯水后,提议到院子里看看。院里特别整洁,有人给打开车库门,里边停了两辆至少八成新的黑色轿车,谢莹道:“這两部车是清仪姐给她和我同时买得,还不到五年,买时是二十三万元。清仪姐的那辆她用了不到二年换新车了,就留在饭店忙来用。她刚又给我买了新车,原准备处理一辆。皮卡可能是有事出去了。我看还把清仪姐的车留在饭店,我原来那辆正好留在别墅用。”

    方明两口子连忙称是。

    這时,孔清仪给方明打过手机,让他们马上回来,大哥今天中午有几个重要客人还让他们作陪呢。谢莹让苏惠出去带小张开车绕进院里,饭店已有客人,省得方明嫌不方便。

    回去后,清仪带他们穿过堆满花蓝的大厅,直接进了大餐厅。餐厅已坐了二十几个人,正等他们。坐定后孔斌——给他们介绍,有—多半是本市的头面人物,包括市委书记和市长大人,还有三四个是孔斌过去的玩伴,可人多的方明连—个姓啥叫啥的都没记住。孔斌介绍方明他们时,众人都热情地过来和他握手致意,方明和晓敏受宠若惊,几时有這样的人物对他们如此热情,甚至是殷勤。一中午满桌子都是官冕堂皇的恭维话和祝福语,虽然百分之九十九是对孔斌讲的,可方明听着仍很耳热,强忍着吃了—顿中午饭。

    下午,晓敏高兴地向小妹叙述着见到的一切,完了说:“小妹,那个价钱太亏你了,要不然今年的利润全给你?”

    孔清仪抱着晓敏的膀子笑着说:“二嫂,不要过意不去了,也别再提了。這几年我对饭店那点业务已经看不起了,要不是我亲手创起来,早就嫌烦推出去了。二哥、二嫂接过来还是自家人的,牌子也不用换,时长也成老字号了。”

    方明道:“小妹,我想到一个问题,我和你二嫂都不可能来经营。我看谢莹确实能干,她不会跟你走吧?”

    孔清仪道:“饭店经营的确是个关键,没个能干的不行。谢莹倒是不跟我走,不过我原来准备走后推荐给大哥,是员好干将。那就让她留半年,帮你经营饭店的同时,正好给我处理善后工作。那二哥也得尽快从家中人物色一个人选,先跟着干,以后好接手。那个叫苏惠的姑娘也挺能干,谢莹走后她可以帮着。那女孩是个孤儿,是龙腾希望学校出来的,特别忠心。”

    方明疑惑地问:“咋又有一个龙腾希望学校?和大嫂的学校不一回事?”

    孔清仪笑笑道:“這是大哥在這儿捐助的公益学校,有十多年了,今天中午不是有个赵校长的吗?那就是龙腾希望学校的校长,学校专收困难生,你的司机小张,你北京家里的保姆,哦,还有小玲都是這个学校出来的,我家里這些人也都是,饭店的厨师、服务员绝大多数也是。”

    晓敏新奇地问:“這个学校专门培养厨师、司机、服务员和保姆?”

    孔清仪笑了道:“不是,学校分几个层次,最基础的是九年制义务教育,然后是高中和职中。他们都是职中毕业的,职中又分初、中级,没考上高中的进初级,没考上大学的进中级。过两天你们参观参观。”

    方明挺有兴趣地道:“一定去参观,听着是个好学校。”

    晚上除了孔斌那几个好友留下来外,还来了一拔人。這七个人很奇怪,首先名奇怪,有个叫二楞子,有个叫胖旦,还有叫三疤脸、刘四、……,再是对孔斌毕恭毕敬,连高声也没有。孔斌对他们也不冷不热,表情严肃。孔清仪悄声告诉他们:“這几个是死去二哥的把兄弟,大哥帮他们搞了些正式职业,基本上不胡来了。可狗改不了吃屎,现在市里的歌厅、舞厅、桑那房一些藏污纳垢的生意全是他们开的,不过还算规矩,过于出格的事也不干。反正乱七八糟的事你不干他干,有他们几个控着市里还算安定,治安还挺好,咱们市比起周边城市好得多了。大哥对他们的事一清二楚,可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扰害老百姓就行。文林知道他们要来,专门躲出去了。”

    数這顿饭吃的沉闷,孔斌吃的差不多了,就推说和那几个朋友还有事相商先出一步,让方明陪着他们,临走告诉他们不要硬劝方明喝酒。晓敏和清仪她们也随着走了,就剩方明和他们几个了。他们一出门,气氛一下变了,变得活跃起来。這几个人脸色变得轻松了,不管年龄谁大,对方明左一个“二哥”又一个“二哥”,叫得特别亲热。這个说要请二哥吃饭,那个说要请二哥唱歌、桑那,搞得方明应接不暇,虽有孔斌的禁令,可一人跟方明喝一杯也把他喝的晕乎乎。没办法,把手机号也留给了這伙人,说是要联系他聚一聚,增加兄弟情谊,不然他们也对不起死去的二哥,看到這种盛情,方明迷了麻糊就答应了。

    倩倩和志新在楼上楼下玩了一整天,累的早早睡了。方明和晓敏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正规划未来。

    晓敏道:“我看让春妮经营饭店就合适,春妮在咱家呆了好几年,性格、人都好,也有文化,跟谢莹学半年肯定能行。”

    方明也感觉春妮挺合适,说起春妮,他脑中马上浮现了春妮俊俏的脸庞。這个大外甥女,就因为漂亮,才不得已住在方明家。春妮高中毕业没考住大学,回村后穿着她舅母替下的衣服,漂亮的象城里姑娘,自然被村里的小伙子整天围着,特别是村支书的混小子,把别人赶跑,有事没事地去方明大姐家纠缠她,她妈怕时长出事,就送到方明家,一直到出嫁。春妮心灵手巧能帮晓敏干不少事,和晓敏处的很好,所以晓敏第—下就考虑到春妮。

    方明道:“就选春妮。其他人能干啥来了再安排,反正又是饭店,又是洗衣房和猪场,所有人都能安排下,比在咱们那儿强多了。”

    晓敏又道:“二姐夫和三姐夫是不是不愿来,矿上挣钱也挺多?”

    方明道:“肯定愿来,在矿上又脏又累还不安全,他们能不愿来?不过工作也不能丢,已经干了二十多年,快能办退休了,丢了工作可惜。哎,刘哥不是说给介绍市委书记吗?到时候提—提,办个工残或病退不就行了,两边都不误。”

    晓敏睁大眼睛道:“那么大的市委书记管你這个?”

    方明笑道:“管他呢,到时再说,咱们多少想不到的事情都变成了现实,那点小事还不是小菜一碟。来,先顾眼前的大餐吧,我好不容易雄风再起,趁机多温习温习,不然忘了怎办?”说完翻爬到她身上。

    晓敏笑着刮了方明几下脸,说道:“不害羞,厚脸皮,那事能忘了?”

    方明笑道:“不是忘了半年多吗?注意下边,行了吗?”

    “还不行,快了,……,哎,這下行了。雅静知道她走后這些事肯定高兴死了,尤其知道你能行了,肯定更高兴。以后…你俩…办事…我要看…着,不然…就…禁止…你们。”

    方明听到晓敏说雅静,他的思想飞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