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陪哥回乡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二十二章 陪哥回乡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方明他们在新房呆了三天,最后一天晚上,他们在家中安排了一顿丰盛晚宴,热情款待了上次所有众人,這次还多出了刚回来的晓敏姐夫和秦雪两口子。知道他们明天要走,秦露要留在小姨家,好好享受一下两个保姆伺候着的公主生活。

    這次孔斌回乡李玉珠和杨向红没有同行,年终岁末忙得分不开身。随行的人除了方明和孔清仪两家人外,还多了孔斌的秘书、办公室主任等工作人员,有六七个,他们乘一辆豪华中巴,這是孔斌外出时必需的。孔斌的豪华轿车上有司机李师傅,前排还有一个膀大腰粗的贴身随从小牛,当然他的专职“厨师长”小玲也在车上。还有就是方明和孔清仪两部车,三小—大共四辆车,从外表看去数方明的车差劲。可上车后,孔斌又让小玲和方明换了车,说是方明过来抽烟方便。

    方明是第一次坐他大哥的车,看上去很舒服,可惜他现在屁股还稍微有点麻,感觉不出有多舒服。车比一般车稍长些,腿前很宽大,而且还有一个与厢内同宽、与腿齐高的柜子,柜面分成三部分,两边各一柜门,柜中央下端露出两个象电热水器的水嘴。柜上中央有一套组合式液晶显视屏,這套组合下边有一斜健盘,排着—溜按健。两边的柜顶上各有一部车载电话,还各有三个半圆钢卡,其中一个卡着个水杯,还有两个空卡子。方明感叹這车装备的太好了,能和电视中的大房车媲美。

    车开出北京后,孔斌摁了键盘中的一个按键,一块深色玻璃竟然从液晶屏后缓缓升起,与车顶严严合上,车前车后分隔开来。孔斌介绍说:“這是中空单面可视玻璃,前面的人一点都看不到后面,隔音效果也非常好,咱们说话再大前面也听不见,可前面和外面的声音可以从那个扬声器传过来,当然你按這个按键也能关闭扬声器。”他给方明指明了扬声器和按键。

    方明新奇地问:“那想和前面人打招呼怎办?”

    孔斌又指了一个按键道:“按這个就可以了。”他说完打开前面的柜门,取出两筒烟,一筒卡在柜上的一个空卡上,另一筒递给方明示意他也卡上。方明瞥见那柜中有好几筒這类烟,好象还有整条烟和茶叶筒之类的。方明看到這些,脑中印出新房餐厅酒柜中满满堆着各类名酒和名烟,心中马上又热乎起来。他们一人点了根烟,孔斌随手又按了个按健,方明看见自己喷出的一缕缕烟向上吸进一个小网孔,他定了定神说:“大哥,我有件事没和你说真话。”

    孔斌扭头看着他问:“啥事?”

    “大哥,我实际是中了五百万的奖,扣除税整整四百万,除了二三个好朋友外,包括我们两家人都瞒说是一百万。”

    孔斌听了哈哈大笑道:“這就对了。你大嫂听了你们中奖的事,背后埋怨你手脚大,一百万元就舍得住高级病房,向红还帮你说,飞来的钱财不心疼。有四百万当然住那房了,你没住我那种房就够节省了。至于假话吗,我看很正常,换了谁都這样做,你没听说有人中了大奖死话不承认?社会這么复杂,有时就得说假话,人之常情。”方明听了把這几天的心病放下了,他想,钻戒和钱的事再就不能说了,永远藏在心底吧。

    包括中午吃饭一个小时,走了近十个小时,下午六点驶进一处别墅园区,—幢幢漂亮的欧式建筑从眼前掠过,到了一栋楼门前,铁花门自动打开,几辆车并排停在门台前,台前站着一个黄色短发的漂亮女士带两个女孩正迎候着他们。

    這一路虽挺远,方明感觉还挺舒服,车内有好烟、好酒、好茶供应,困了可放倒座椅躺下,心道总统不过如此。人们把他扶下车,他首先闻到一股咸湿味,這大概就是大海的气息吧。

    众人连轮椅带人把孔斌和方明抬上八步台阶,推到门口,两扇大型玻璃门自动打开,跨进门感到一股热风从上吹下。过了這道门,还有一道自动玻璃门,不过這次上面没有热风吹过,可已感受到室内温暖如春。进门后,就是高大的大厅,地面是光亮的花红石坂地,反射出顶棚中央一个巨型水晶吊灯,亮晶晶的吊灯下是一圈红木沙发,沙发背后看到的是和地面同色的楼梯,拐弯通向二楼。厅中央两边各有宽大的走廊,能看见装饰考究的房门。

    孔斌问那个短发女子:“谢莹,房间安排好了没有?”

    那个叫谢莹的答道:“已经安排好了,大哥住一层东面;二哥、二嫂住西面,其他人都安排在大哥对面。”

    姜文林用手招了一下那两个年轻女孩道:“清仪,你和莹莹带二哥二嫂进去,我领她俩安排大哥他们。”

    孔清仪和谢莹领着方明从西侧沙发背后拐向走廊,打开第一个门进去,是间大客厅,进了里屋是带卫生间的卧室,整个布局和方明住过的宾馆标准间差不多。

    谢莹客气地问候着方明夫妇,孔清仪抱着倩倩给他们介绍:“谢莹是我的助理兼饭店经理,也是我的好姐妹。二哥、二嫂先洗一洗,休息—会就吃饭。倩倩,你和姑姑到别处看看?”倩倩已在车上睡饱,自然愿意跟着玩。

    晓敏给方明擦洗了脸,自己也洗完,出来边抹匀脸上的油边说:“小妹的别墅比大哥北京的都大,西边好象还有两间,门厅是四间,如果东面和西面—样那是十二间了,前后加二楼有二十多间。”

    方明笑道:“你只看地上的,你没注意楼梯又拐下去了,下面还不知有几间。整个园区是小妹开发的,自然住的起這样的房子了。這里就是不错,傍山靠海风景多好,每天还能吃上海鲜,咱们能住這就好了。”

    晓敏笑道:“你—说海鲜眼都冒绿光了,這几个月跟着大哥你少吃了?”

    方明又挠头了,他说:“海鲜我—辈子都吃不腻,咱们问问小妹有小—点的房子没有,有就买—套,闲时来住住,美美吃几顿海鲜。”

    晓敏道:“小妹房间這么多,啥时想来不让你随便住?我看你是钱烧的不行。”

    晚饭方明和孔斌他们家里人是在方明西边屋子的客厅吃的,這间客厅临时改成小餐厅,其他人都在大餐厅。

    整个餐桌上除了几样鲜蔬,剩余都是方明的最爱。有几种方明在孔斌那吃过,知道是啥,还有几种就似是而非了,不过有小妹在旁指点不怕吃错。這—顿好吃,是他吃过的最丰盛的海鲜大餐。听小妹介绍,今天是特意把饭店大厨叫来做的,东西新鲜手艺又精,怎能不令方明满意。

    席间孔斌提到要给母亲扫墓,方明—边主动要求同去,同时也想到了自己的父母,這段日子可以说尽尝美味,吃住用行高档奢华,而父母还一边过着苦日子—边牵挂自己。挺长时间都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又想听母亲的声音又怕听母亲的哭音,想着想着,他心中酸痛起来,眼泪快要掉下来,吃饭前和晓敏谈话的内容闪到脑际,他蓦地有了个念头,脱口而出:“小妹,你這里还有比這小的,还没有售出的房子吗?”

    孔清仪抬起眼皮有点奇怪地看着他问:“有是有,二哥你给谁买?”

    方明另—旁的晓敏直扯他,可方明并未理会,仍道:“我想买—套。”晓敏听了扯的他更厉害了。

    孔清仪道:“二哥买這干啥?你想来住,有這就行,用得着另花钱?”

    方明郑重地说:“主要不是为我,我看這确实挺好,我想把父母接来。父母除了坐火车到矿上看过两个姐姐,再哪也没去过,连海鲜尝也没尝过,更别说看大海了。”接着又道:“不过我也没见过大海。”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

    人们都注意到他们的谈话了,虽然方明笑了,可别人感觉挺苦涩。孔斌听后道:“二弟這个想法挺好,你们那儿比這落后多了,把父母接过来应该的。”晓敏听大哥這样说也不再扯方明了。

    孔清仪又道:“那也不用买房呀,住我這儿就行,二哥的父母這不是我的父母?這儿条件多好,再说我们过完年要离开,正好给守家。”

    方明忙道:“小妹的好意我知道,可老人们肯定想不明白,背井离乡住在儿子的拜妹家肯定不行。”

    孔清仪刚要说话,孔斌就道:“二弟说的对,老人们思想和咱们的不—样,让老人来是为了舒心,千万不能让他们有思想负担,小妹你就照你二哥的意思办吧。”

    孔清仪道:“那我送父母一套就行了,表—下我的孝心。”

    方明又忙道:“千万别,小妹你要這样我就收回刚才的话。”

    孔斌也道:“小妹,你为了表孝心也不能剥夺你二哥做儿子的孝意,這次你就随他吧。”

    孔清仪问谢莹:“莹莹,咱们最小的楼是多大?卖多少钱?”

    谢莹道:“最小的三上三下,三百平米,九十多万元。”

    孔清仪道:“二九—十八,二哥你给七十万就行了。”

    方明道:“不行小妹,就按九十万,我刚才……”

    孔清仪打断他的话:“行啊二哥,说明你也挺有钱,是和我们打了埋伏吧?不过有钱也不行,這次你啥也不能说了,我挣别人的还能挣你的?再说我可不依了。”

    姜文林也劝道:“二哥,我过完年就走,清仪等处理完這的事也跟我走,這些房子我们正想赶快出手,二哥這是帮我们的忙。”

    实际方明心里明白,這是既照顾他又怕他面子上下不去,就道:“行,小妹、妹夫,二哥谢谢你们了。”

    晓敏插话道:“方明,你把爹妈接过来他们孤孤单单住的惯吗?爹干了—辈子的活,一下闲下来能行吗?”

    方明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说道:“说的也对,這的确是个问题。”

    孔斌说道:“二弟不是还有三个姐姐吗?看谁方便—块接来,让谢莹给安排点活干,只要有—两个子女在身边,老人们也就不寂寞了。”

    孔清仪听了道:“那不如這样,我有个饭店正好也要盘出去,盘给二哥吧,饭店里还有个洗衣房,市郊还有个猪场和菜棚,都给你们,這能安排进好多人。”

    方明笑道:“小妹,你以为二哥是个钱篓子,啥也能盘下,就這你二嫂还心疼呢。”

    晓敏听了打他—把道:“胡说,你這都是干正事,我心疼啥。小妹,盘下来得多少钱,我看拿出拿不出。”晓敏這话让方明听得舒服极了。

    孔清仪道:“六年前建楼和购置饭店所有设施,我记的算下来差不多是二百万元,那房子是我们自己盖的,装璜下来每平米造价不到八百元,三层总共是二千多平米,莹莹对不对?”

    谢莹笑道:“那时就那样,不过现在市面价至少翻了—两倍。”

    孔清仪看着姜文林道:“文林,你拿个意见。”

    姜文林道:“這是你的产业,—切你做主,再说這是盘给二哥和二嫂,不要考虑那么多,收点就行。”

    孔清仪道:“二哥,你们也知道,我随文林到省城后上面要求的严了,我不能拉他后腿。我的所有生意都要尽快脱手,完了还得申报這些财产,麻烦事太多。就按二百万,我也不收你们的增值,你们也别扣我的折旧。”—句话把大家逗乐了。

    孔斌笑着道:“行了小妹,這个饭店我看你最少已挣回三个了,该满意了吧!”

    孔清仪喜滋滋道:“那当然了。二嫂,你们现在能拿多少算多少,剩余以后再说,处理完這些东西我全剩成钱了,你们再有用钱的地方我还可以借你们。”

    晓敏听了很感动,就说:“二嫂给你二百六十万,不能让你太吃亏。反正大哥大嫂都给我们安排好了,留钱也没啥用,剩余点我帮个好朋友就行了。我爸妈以后跟我住北京,我两个姐姐过的都挺好,也不用帮。现在再把我公婆,连同三个大姑子全接来,這样我和方明就没有牵挂了。”

    大家听的都说好,孔清仪还要和晓敏争钱的事,被孔斌劝住了,后来就按晓敏的意见办。不过孔清仪给他们留了三部车,两部旧轿车,—部皮卡。孔清仪让他们明天去看看,她随后安排律师办手续。

    回到房间休息后,一直兴奋和高兴的方明把晓敏摁在床上—顿好亲。

    晓敏缓过气玩笑道:“是不是海鲜吃多了,憋得不行?”

    方明也笑道:“就是,不过不是吃多了,是没吃够。现在我又看到—只大肥蟹,还想吃。”

    晓敏笑着骂道:“臭方明,你敢说我是大螃蟹,打你!打你!……等等,想吃也得脱了衣服呀。”

    都脱了衣服,方明两臂托床,俯爬在晓敏身上。晓敏水汪汪地看着变得非常精壮的方明,双手抚摸着他胸腹上—块—块隆起的肌肉,望着方明深情的眼晴柔柔地道:“這下你吃吧,不怕吃撑了,你爱怎吃怎吃,想吃那儿吃那儿,要吃饱呵。……,臭方明,你這不是能行了嘛,……不骗你,真的行了。臭方明,你咋不早试试,一直让我费劲,唉哟……臭方明,唉哟臭…臭,臭方明……”

    第二天,市里已有人知道孔斌回来了,来看望的人络绎不绝,方明自然—个也不认的,孔清仪看他呆着无趣,正好让谢莹带他们去看房子和饭店了。

    在同—园区,车拐了几个弯就到了。谢莹提前通知了管理员,他们到时管理员已把门打开。這是两户靠套的房子,两户由铁花栏隔开,這套在东面,都是欧式建筑风格,有鲜红坂瓦铺就的尖顶,二楼凹凸有致,花栏杆围起的露天阳台。前院不算大,全部由花砖铺起,车停在院中,看到门廊在最东边一间,也是八级台阶,是个角台,从北从东都能上,门廊顶突出圆型飞檐,把台阶遮在下面。进入室内,是个两间房的客厅,西边一间是卧室带卫生间,卫生间一分为二,里边卧室使用,外边是门在外的共公卫生间,卧室后的两间是餐厅兼厨房,还有一间正好是楼梯,楼梯下是个小保姆室。房屋给人一种舒适实用的感觉,而且装璜现代高档做工精细,添加家具后肯定别具风情。

    方明还想看看二楼,叫司机张立运把轮椅抬上二楼,他让晓敏扶着上去,他—手托着抚手,—手挎在晓敏膀子上,谢莹是第—次见這情景,忙上前帮忙,—股浓浓的粉香扑进方明的鼻子里,他不由的细看一下谢莹:原来头发没全漂成黄色,头发里层还是黑的,低下头短发稍有下垂黑黄相间也挺好看,特别是像男孩—样颈上的头发推的很整齐,露出白润细长的颈项,再配上圆巧的脸蛋,非常迷人。方明—直对过于渲染头发的女孩有抵触感,所以昨天看了—头金黄头发的谢莹后,再就不太注意。谢莹在他的上方台阶上,紫红高筒皮鞋套在雪青色羊绒紧身裤腿上,把短毛裙下两条美腿装饰的非常诱人,特别是她迈腿时,裙内春光惊鸿—现,令人无限遐想。方明忽然脚下—空,晓敏和谢莹尖叫—声把他抱住,他赶忙收回心神,稳住了身子。谢莹—见他快要跌倒,急忙抱住了他的上身,恰是一个投怀送抱,方明的脸正好贴到谢莹的脸上,他感觉特别柔嫩光滑,就在谢莹的脸离开时,他趁机大大偷吸—口粉香,—直回味到楼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