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欢乐十一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十九章 欢乐十一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晓敏的生物钟早上六点准时喊她醒来。她看到方明仰面睡的很香,感觉他的手还在自己小腹下放着,暗中笑骂他的臭习惯改不了。忽然感觉自己的手也在毛绒绒上放着,更加笑骂自己,还嫌人家臭习惯,自己的坏毛病也一直改不了。她稍微抬起头看那边的雅静,她侧身面向方明匀匀地呼吸着,一只手臂还放在方明的膀肩上,神态恬静安祥。這样看着,晓敏奇怪自己竟没一点嫉妒之心,反而觉的很心舒很自然,好象她俩还是同桌,中间不过挤进个方明。看着看着,她诡异地笑了,手从被子里轻轻地探过方明的身子,延着方明的手臂往下探,看他的手放在哪儿了?她一直探,果然没有摸到他的手,而触到得是雅静绵绵的小腹和光滑的大腿。心中骂道:好你个臭方明,料得半点不差,两边都不误。

    雅静猛地惊醒,睁眼一看,晓敏正笑迷迷地看着她,她脸倏地红了,就要起身。晓敏“嘘”一声,示意不要惊动方明,可方明已被她们的动作惊醒。

    晓敏见方明醒了,笑着说:“臭方明,你睡得倒香,這么好的艳福你就不该睡。”雅静听了又缩在被子里。

    方明收回双手搂住了两女,开心地笑道:“好舒服呀,有史以来最舒服的一觉。你们舒服不舒服?”

    晓敏笑道:“舒服个屁!快让你挤下床了。雅静肯定睡舒服了,你看起都不想起了。”

    “行了,晓敏别说了,快给我找一下衣服。”雅静的头埋在方明臂窝道。

    晓敏摸了一下雅静被里的光背说道:“不管,跟人睡都睡了,害啥羞。自己去找。”

    方明两手大块朵颐,说道:“行了,咱们都甭起了,這样多舒服。”

    晓敏挽住雅静的手,放在了方明腹下,并说:“行,不起就不起,继续睡。”说完闭上了眼睛,手却紧握着那只想要挣脱的手,直至那手不再挣了才松点劲。

    方明清楚地感觉到两只挽着的手在他的腿腹上来回抚动,气恼那家伙這么好的事还没啥感觉,假如在半年以前,哼!……

    雅静在這边羞涩地体会着自己的手被动地抚摸着方明,她猜测着晓敏的意图。从那次起,对她和方明的事,最放心不下的是晓敏,顾虑让晓敏知道他们已有那层关系,晓敏会不会大发雷霆,再也不理自己了。可看晓敏的作法又一直好象是怂恿自己,特别這个举动,说明她是愿意自己和她共同拥有方明了,现在她彻底放下心了,以后定要和他们好好相处,她好珍惜這迟来的幸福,她太感激晓敏了。于是她抬起头,羞涩而愉快地看着晓敏道:“晓敏,快起给方明搓搓腿,昨天晚上也没搓。”

    晓敏从雅静的眼神读到雅静已明白自己的心意,她感到很欣慰,两人的手在被中用劲握了握然后会心地笑了。听到雅静一说搓腿,想到這是正事,松开手坐起身,雅静也坐起身找衣服。她们一起身,白生生的背臀正好现在方明眼前,這下可把他忙坏了,眼晴、手在两女“讨厌”声中忙个不停。

    今天是国庆节,康复医院到处彩旗飘飘。吃过早饭,李玉珠就配车让晓敏把倩倩接来了,秦露也跟来准备给晓敏她们這几天当导游。她们把倩倩留给李玉珠和杨向红后,就去接芳芳了。

    中午,方明自然又被孔斌请去了。方明进去见只有孔斌、杨向红和倩倩,就问:“李姐哪去了?”

    孔斌道:“她替我剪彩去了。今天上午挨理疗师批了,再不让喝酒了。可过节多少也的喝点,我看就喝啤酒吧。”

    杨向红抱着倩倩道:“倩倩真乖,一上午都没哭闹过。這个干女儿可认好了,一天的功夫就跟我们特别亲。”说完在倩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结果倩倩用手擦了擦被亲过的地方,又去桌上抓吃的了。這一举动把几个大人都逗乐了。杨向红笑过后骂了一句“小灰东西”,又在她的脸上亲了两口道:“看你还嫌不嫌。”孔、方两人又是大笑,倩倩也跟着“咯咯”笑个不停。

    小玲拿上三大桶易拉罐啤酒。杨向红道:“有两桶就够了,别让他们多喝。给我倒杯红酒就行,拿钢化杯,别的杯让倩倩弄不好就摔了。”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闲聊,杨向红问方明:“你们哪地方有好玩的没有?”

    方明道:“穷山沟有啥好玩的,不过新开发出一处温泉,水质挺好,离北京又不算远,闲时去泡泡还可以。”

    杨向红听了说道:“真的,那挺好。大哥,听说你们的病泡温泉挺好,你们以后去泡泡。”

    方明接过话道:“我也听说泡泡挺好,可总得好利索才能去,不然连澡盆都进不去。”

    孔斌问:“条件怎样?”

    “我没去过,据说挺好的。还建了私人别墅,不知有没有人买?”

    杨向红笑着问:“你這条件怎能没去过?”

    方明笑着反问杨向红:“杨姐认为我的条件好?”

    杨向红道:“能住高级病房条件还不好?莫非你是公费?”

    方明道:“杨姐,和你说实话,如果不是撞了次好运我连普通病房都住不起。”听了這话,孔杨二人都露出诧异的神色看着方明。

    方明兴奋地把他中奖的事说出来,不过照样把500百万变成100百万。孔、杨二人听了惊奇不已,直夸方明好运气。

    孔斌对方明说:“咱们的缘分也是你的好运带来的,不然也碰不上面。说不定我项目顺利还是托你的福。”

    杨向红也帮腔:“就是,常在一块的人运气也互相传染呢。方明,這么多钱准备怎花,是不是想搞点事业。”

    方明答道:“搞不成啥事业,等回去买几间铺面,给父母盖几间新房,留点给两个孩子上学用,再谢谢亲朋好友也就所剩无几了。”

    杨向红又问:“买铺面钱就恐怕嫌少了吧?”

    “我们那地方落后,一间50平米最好地段的铺面也就20多万元,买两间就行了,每个月能收个三四千元房租。”

    “才這么点,收的太少了。”

    孔斌接过话道:“你不能拿北京比,按方明说的50平米的商铺随便一处也得一百万,他花四五十万就买到一百平米,能收多少房租?不过,合算下来就是不如北京收得多。”

    方明笑道:“北京的我们连一间也买不起,再说也没人照顾。”

    孔斌又问:“你刚才说得温泉别墅估计多少钱?”

    方明道:“不太清楚,我看也就三五十万。孔哥是不是想要,我给问问?”

    孔斌道:“不用你问了,我派人去实地看看。如果好的话,就买一套,等咱俩康复结束后去泡泡。”

    方明高兴地道:“那太好了,孔哥能去我也可以尽尽地主之谊。”

    杨向红也高兴地说:“我们也去,看看我干女儿的家。”

    晚上晓敏她们回来的挺迟,手里大包小包提着。

    方明问:“是不是逛商场了?吃饭了没有?”

    雅静道:“吃过了。晓敏尽乱花钱,以后不出去了,反正芳芳已经见过了。”

    晓敏接着道:“那有乱花钱了,方明交待的任务连一半也没完成。”

    方明笑着问:“都乱花啥了?拿出来我看看。”

    晓敏往出掏东西,雅静靠着方明的床边说道:“晓敏硬给我和芳芳花五千多买了手机,还给芳芳存了二千元话费。芳芳一个学生,我是家庭妇女要那有啥用,這不是乱花钱。还给我们买了鞋和衣服,都可贵呢,怎拦都拦不住。”

    方明看着雅静有趣的表情,笑了笑说:“這些才有几个钱,咱们现在不是有钱了吗?”

    雅静反驳道:“哪有咱们,是你们。再说有钱也不能乱花。”

    晓敏一边给方明展示买的东西,一边插话道:“雅静,你现在了还這么见外,过去我们是同窗同学,现在是同床好友。对不对,方明?”说完向两人耍了个鬼脸。

    雅静听了红了脸急道:“你讨厌!一说就没个正经的。”同时要起身扑向晓敏,可被方明紧紧拉住了手。

    方明握紧她的小手道:“晓敏说的对嘛,我们现在名副其实一家人。”雅静矛头又指向方明,另一只手捶着方明的肩膀,恼道:“你更讨厌!讨厌!讨厌!”

    晓敏哈哈笑着道:“狠劲打,狠劲打,這你就打对人了。”

    方明求晓的样子道:“行了,行了,快看看买的啥。”這时三人的注意力才集中到买的东西上。方明先打开手机盒,不由道:“好漂亮,买好了。手机卡没买吧?对,回去买合适。应该配个好手机套,包里是不能装,咱们市听说尽抢女包,也不能象男人们挎在裤带上,更不能象小女孩挎在脖子上,往哪儿装呢?”

    雅静说道:“我说是没用吗,连装的地方也没有。”

    晓敏道:“活人能被尿憋死,现在天冷了,口袋多了,想装哪装哪,夏天再说夏天的。方明,你看這件衣服好不好?”

    方明连连道:“好看好看。”他拿起一套内衣道:“這更好看,雅静试一试,穿起来肯定好看。”

    雅静骂道:“讨厌!谁给你看,放开我的手。”挣脱方明的手站起躲在一边。

    晓敏笑着道:“雅静死活不肯试衣服,见人们都看她才试的。后来再去别的商店说啥也不进去了。”

    方明道:“你知道她的身材,以后看对给她买上就行。”

    雅静摆了摆手:“别买噢,买了我也不穿。”

    方明佯怒道:“不行!说你的了,过来!搓腿,睡觉!”

    晓敏正收拾床上的东西,听了笑弯了腰,起身喘着粗气道:“你爱穿不穿,反正方明是爱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话音未落,几个粉拳就落在她的背上。

    给方明搓完腿,雅静就要抱着被子到外屋,被方明拉住,借口和晓敏一个被子盖不住了。可她没有脱衣服就钻进了被子,方明想,我先攻晓敏再解决你。手伸进晓敏的被子对她说:“脱!乳罩和裤衩也不能留。”

    晓敏笑了道:“凶啥凶,脱就脱,這个世界谁怕谁。雅静,脱,看他能干啥。”边说边探手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方明又转向雅静:“翁雅静,你自觉一点,不然魔爪上去了。”说着手伸进雅静的被窝。

    雅静慌忙道:“拿出手,我脱呀。”

    方明看到雅静也脱了个精光,這才把自己上身的衣服都脱光,把两女的被子掀起钻了进去。心满意足地道:“這样多好,多舒服。”

    接下来的几天,晓敏和雅静每天都出去,可雅静让晓敏保证不再去商场买东西,只去景点转转。晓敏保证后,她這才欣然跟着出去。方明這些天晚上都泡在蜜罐里,齐人之福令他忘乎所以,白天艰苦的康复不再枯燥乏味。可好景不长,雅静呆了不到十天,就坚持要回去,说是呆长了怕有闲话,這几天借口看女儿,现在芳芳假已结束,再没借口了。方明和晓敏看她态度坚决,就答应了,不过提了个要求:以后芳芳的学杂费由他们负责。两人软泡硬磨,雅静死活不答应,最后按借款算才同意了。

    其实這确实给雅静解了燃眉之急,芳芳入学时快把家里的积蓄拿光了,仅靠闵贵一人的收入那能够芳芳的学费和家里的生活费。芳芳虽然很检朴,课余还兼了份家教,那只能解决她个人的生活费。雅静为此事正发愁,还有两年多,时间长了借也借不出。晓敏她们主动帮助自己,心里很高兴,可自尊心又有点受不了,她不想把自己和方明的事与钱扯到一起,搞得她左右为难。

    雅静临走這天晚上,躺在方明怀中还说:“现在我一点事都没了,回去就找份工作,能挣四五百块,加上闵贵的工资能供起芳芳了。”

    晓敏在那旁道:“和你说了半天了,你还唠叨啥。找工作也对,省得在家闷的慌,不过找也得找轻闲干净点,别为了這事啥活都干,你不心疼自己我们还心疼呢,对不对方明?”

    方明正两边一手摸着一个圆润,听了此话道:“说的对,千万不能苦了自己。不如這样,等我好了,咱们在市里买个门面,晓敏正好也没事干,你俩合伙看干点啥,不用交房租,每月还挣不个三千两千的。哎,有个好生意,让杨姐帮着开个美容厅,肯定能挣大钱。”

    晓敏那边听了,摇着方明的胳膊高兴地道:“好方明,真聪明,這个想法好。我去了杨姐那几次,听说客人满得都要预约,好方明,我咋没想到。”说完还在方明的脸上亲了几口。

    那边被逗笑的雅静也道:“咱们市里的美容厅听说也很挣钱,你们开了我给你们打工。”

    看二女高兴劲,方明心喜道:“啥打工的,开了以后晓敏是大老板,你就是二老板。”

    晓敏笑问:“那你算啥?”

    “你们是老板,我自然是老板公嘛。”方明洋洋得意道。

    二女听了“哈哈”笑起来,而方明却舒服了,他感受着两边的柔润在自己的胸边颤动着。晓敏笑罢道:“美的你,听说过老板娘也没听过老板公,你会给自己起名的。”

    雅静问:“晓敏去了永康和倩倩怎办?”

    晓敏欠起身,用手指在雅静的额上轻戳一下道:“死脑筋,那我们肯定是在市里买房,永康转到市里去念书,那条件比县里多好。咱们就把臭方明丢在县里,要也不要他。”

    方明装作气恼的样子,道:“好呀,没等当上老板就不要老板公了,看我怎治你。”说完就把晓敏的头搂过,在她的嘴上亲啃起来。

    晓敏费好大劲才脱出虎口,喘着气道:“行了,明天心上人就走了,好好和她亲热吧。”然后把方明的手臂搬走,侧转身背靠他俩道:“你们爱干啥干啥,就当我不存在。”

    方明也侧过身,和雅静面对面后回答:“行,有你這话太好了。”

    面对着方明,雅静羞涩地寻找着话题:“早知這样,那天不如听晓敏的,去杨姐那看看怎美容。”

    方明爱怜地抚摸着雅静精巧的素面,轻轻道:“后悔了吧,你不美容就好看,美容美容肯定更好看。”

    话音刚落,晓敏那边就道:“好肉麻呀。”方明听了一把抓住她的丰臀道:“说话不算数,怎又冒了出来!”

    晓敏捌开方明的手道:“好了,再不说了,现在你们爱多肉麻就多肉麻。”

    方明也有点不好意思,找了个新话题:“给老闵拿的酒回去就让他喝吧,别舍不得。”

    雅静道:“那么好的酒能让他自己喝,喝惯好的赖的就不想喝了,再要好的能给他买起?方明,有一两瓶行了,你拿六瓶太多了,再说我也提不动。”

    方明道:“买的箱包就是怕你提不动,拉出车站记住打个车,捌挤公车了,挤不上打碎酒那个多那个少。你放宽心,那都是孔哥给的,我在這喝酒都是孔哥叫去喝,给的酒根本不用动,這还是给了晓敏姐夫好几瓶。”

    雅静深情地看着方明,温柔地说:“孔哥一家人真好,那你以后也要少喝点,医生不是说喝多了对神经恢复不好,别不听晓敏的话,嗯?”

    看着雅静深情的眼晴,方明全身充满了暖意,轻轻道:“知道了,你放心吧。”

    两人不在言语了,相互深情地凝视着,心中都盼望着让這一刻永恒该多好。

    晓敏“呼呼”的睡声打破了這美好的寂静,雅静吐出香舌递给了方明,方明缓缓地用嘴接过這香舌,心醉神迷地品尝着、品尝着……

    雅静被他吸得快要窒息了,她轻轻地卷回香舌,稍微往上挪挪身子,手捧怀中**,递到方明嘴上,充满浓浓爱意看着他来回不停地亲吻自己的**,不由闭上双眼,从心底享受這无边无际的快意……

    [篇外语:下面的内容与章节无关,有意见的君子请一笑而过。

    晓敏:福老大,我现在对你意见可大了,你老是安排方明和雅静亲热,可這么长时间没让我们夫妻好好亲热一次。

    阿福:你老夫老妻吃啥醋,耐心等着,一定给你安排个好时间、好场所,包你满意。

    方明:你们快过大年了,快让我们也过吧。

    阿福:数你罗嗦,你以为我好过,年末了还头昏脑胀准备让你再发一次财,再罗嗦小心……

    雅静:阿福,让我再多呆几天行不行?

    阿福:這下露出真心话了,但是,(…)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