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燕燕醋意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十五章 燕燕醋意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任燕燕兴奋地要走过去,她看见齐宇领着儿子,她想上去打个招呼。她猛地站住了,她看清儿子的手还牵了个女子,是背面,看不清脸面,她就是人们所说的那个女的吗?好奇心驱使她无论如何想看看那女的是个啥样?她利用商场的人流遮掩着自己的身躯绕过去,看到了:首先是一张明媚灿烂的笑脸,再看是修长苗条的身材配着时兴的衣装,鹤立鸡群分外耀眼,看着看着,任燕燕心中泛起一股酸意。

    突然一声“妈妈”惊住了她,只顾大人了,没想到让儿子发现了,她尴尬地站在那儿,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齐宇和丹俐听到志强在叫,也看到了任燕燕。齐宇低声对丹俐说:“是志强妈。”

    丹俐从容地说:“过去打个招呼吧。”

    到了跟前,丹俐大方地伸出手,说:“您好,您是志强的妈妈吧?我叫沈丹俐,是齐宇的同学。”

    任燕燕慌乱地握了一下沈丹俐的手说:“啊,你好。”

    齐宇看到任燕燕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嘴里道:“你也转呢?我们带志强买件衣服。”又对丹俐道:“咱们走吧。”

    沈丹俐对志强说:“志强,和你妈妈说再见。”

    任燕燕见他们转身走了,儿子还回头看着自己。她向儿子点点头,眼泪“刷”地下来了,再也无心转了,匆匆离开商场。

    返回的路上,她骑着崭新的125女式摩托,有点心不在焉,几次差点碰人,定了定神回到了史振宁借住朋友的家中,她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事:

    這个叫沈丹俐的确实不错,又漂亮又大方。齐宇的初恋,可齐宇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呀。她又酸酸地想,说明齐宇一直没有真心爱自己,不然为什么一点都没透露过,而且现在人们说姓沈的还到过齐宇家,這也没听他们家人说过呀。她拿自己和人家比较,感到方方面面都差着人家,比不过。安慰自己,哼,她拣我丢弃的还当宝贝。這样想着,结果酸意更浓,又宽解自己,齐宇过好了我应该高兴,过不好自己心里负担该多重。

    可自己离开了齐宇过好了吗?史振宁正在法院和老婆闹离婚,快办下了,办下他们就结婚。史振宁在县里响当当,和县里领导关系铁硬,走到哪都有人巴结,自己也会夫贵妻荣的。现在她物质上也得到了很大满足,他在市里以她的名义花二十多万买了一套楼房,正在装修,全下来得三十多万;上万元的钻戒;豪华摩托;每件上千甚至几千元的衣服……。**上也尝到了过去从未体验的激情,可那些难以启齿的模样也太羞人了……。那精神上得到什么了?她想不出。人嘛,啥事都有得必有失,何必患得患失,搞的自己不开心。想着想着,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那年,任燕燕在舞场上遇到了史振宁,他们原来因为工作关系就惯熟,他主动邀请她跳舞,完了还请她们一块的几个吃了饭,对她十分殷勤。开始她并不再意,以为是惯熟的缘故,可后来经常在舞场中见,每次都邀她跳舞,过后还要请客。

    随着关系进一步深入,互相说话也随便起来,他开始用话语挑逗起来,那次是在饭桌上,任燕燕靠史振利坐着,酒菜刚端上,史振利道:“我先和燕燕干一杯。”

    “为啥要和我先干,不行。”任燕燕道。

    “咱俩挨的近嘛。”

    任燕燕指着他另一边的女的说:“王娟跟你还挨的近,你先和她干。”

    史振利笑着:“数你漂亮呀,挨着大美女不先和大美女干,还算男人?”

    其他人笑了,并帮着说:“人家史经理看上的是你,我们想和人家喝,人家还看不上呢?快喝吧。”

    哪个女人不爱听好话,没办法燕燕和他碰杯喝了。有了第一杯就有第二杯、第三杯,总有理由。

    酒过半酣,话更多了。史振宁摸了一下任燕燕放在桌子上的手说:“這几次和燕燕跳舞,感觉燕燕手太绵嫩了。”

    旁边王娟道:“你老婆的不绵嫩?”

    “我老婆,我老婆的手比那盘中的鸡爪子还不如,别说我摸她了,让她摸我一把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几个女的一下子大笑起来,任燕燕也是笑的前仰后合,坐起身说:“快甭说了,再说我们那盘鸡爪子没人吃了。你也是胡说,手再粗也不会那么粗。”

    史振宁道:“没人吃我拿回给我老婆吃,反正是鸡爪子手了,顶多身上也变成鸡爪子样。”

    几女又大笑起来,其中一女笑罢道:“快别瞎说了,再说恶心的啥也吃不进了。你说人家燕燕手嫩提你老婆干啥!”

    燕燕旁边的女的帮着转移话题:“就是,你才见了燕燕手嫩,燕燕的身子更嫩。”燕燕听了羞红着脸打了那女的一把。

    史振宁眼馋地看着任燕燕道:“那是人家燕燕男人的福气了,咱能摸摸手就心满意足了。我老婆要是有燕燕這么白嫩,我每天给菩萨磕三头,给她当牛当马都行。”

    燕燕当這是玩笑话,有人赞美还挺开心。

    后来這样的话语多起来,特别是那次跳舞时,史振宁搂着她的腰,在她的耳边说:“燕燕,你怎生的,你看這腰多细多软。”说完还上下抚摸了一下。

    虽然任燕燕对史振宁的话和动作未感到不快,仍说道:“史经理,注意点,不然不和你跳了。”

    “千万别,我认错。哎,你去市里不去,去的话坐我的车,反正车也常去市里。”

    说到去市里,燕燕高兴了,说“去,啥时候方便?”

    “啥时候都行,你说就行了。”

    “明天行不行,正好是礼拜。”

    “行,几点?去哪接你?”

    第二天,他们去了市里,任燕燕还叫上了王娟。

    她们主要任务是逛商店。任燕燕和王娟一人买了双鞋,又转了一阵两人都看对了一件小羊皮夹克,可一问价钱二千多,“妈呀”两人吐吐舌。

    史振宁见状道:“看对就买吧。钱不够我先垫上。”

    “太贵了,买不起。”王娟道。

    “二千多,贵啥?买吧,不让你们一下还,啥时有啥时还。”

    两人确实喜爱那件夹克,样式又好,皮子软的摸上去手感很舒服,经不住史振宁的一再劝说,硬着头皮买了下来。

    中午,史振宁还请她们在一个豪华酒店吃饭。她们看到吃饭的人都穿着光鲜,特别是一些女的,穿着时髦讲究,满身珠光宝气,觉得人家活的才像个人样,心里的不平衡由然而生。好在她们這顿饭很丰盛,许多没吃过的也尝到了。临走看到还剩满桌的菜扔下了,想打包又不好意思,感叹有钱人的奢侈。

    任燕燕回家凑了一千元想先还点,一次跳舞时她掏给史振宁。

    史振宁抓住她的手,硬塞在她手中说:“急啥,這点钱对我来说不过毛二八分,你先留着自己花吧。”

    任燕燕又让了几次见他不收就先装起来,思谋着等攒够一次还他。這天他们跳舞时,史振宁搂的她很紧,还故意挤磨她的胸部,她不好意思说他。可一会竟然感到一丝快感,心中骂自己下贱,对不起齐宇。

    以后的几次,史振宁装着有音乐声的干挠,说话附在了燕燕耳边,话语挑逗更频繁更深入,有时还趁机挨她脸一下。手也不老实,抚摸她的腰不说还向下探到她的臀边。她的**开始背判她,已越来越感到是一种刺激,一种享受。当然,史振宁更进一步的言语和动作她装着生气躲闪和排斥着。

    可还有任燕燕不知道的事是:

    有一天史振宁去跳舞时发现任燕燕不在,就找上了王娟。两人跳了一圈,他问:“今天燕燕哪去了?”

    “燕燕今天单位有事。史经理尽想着燕燕了,一次不见就没魂儿了?”王娟仰起头醋意地说。

    “谁说的,你,我也天天想着。”说完趁机在她臀上摸了一把。

    “讨厌,想摸燕燕摸不上拿我解馋是不是?”王娟的一只手在史振宁的肩上掐了一把。

    看到娇小的王娟也不失娇媚的样子,史振宁有点心痒。答道:“娟娟,你俩各有特色,你是小巧玲珑,味道肯定特别。”

    “少口是心非!哎,史经理,钱迟还你几天行不?”王娟觉的气氛良好正好提出来。

    “行,不还也行。”史振宁刚说完,舞厅突然一下子黑暗和寂静。

    有人说话了:“停电了还是保险断了,快去看看。”

    史振宁一只手仍搂着王娟的腰,另一只手松开王娟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王娟觉得不应该這样,刚想捌开這两只手,但猛一下,在小腹上的那只手插进她的裤子里,王娟慌急地一边想拔出那只手,一边急道:“别!别!快拿出,史经理。”

    她越拔那只手插得越里,她夹紧腿阻止着,可那手有力地从腿缝中插进去。她想蹲下逃脱,可被那手的手指勾住了,结果越往下勾的越紧,她又试图左右摆动,仍是徒劳。越挣折那勾子搅动的越厉害,搅的她脸热心跳。

    她央求着:“史经理,放开我吧。”

    史振宁搂紧王娟,贴到王娟的脸上悄声说:“你夹的太紧了,我放不开。”

    王娟的脸想躲躲不掉,哀声道:“求求你,放开我,小心有人看到。”

    “黑灯瞎火谁能看到,再说别人可能现在也勾着,你听静悄悄的。”

    “弄的我难受,放开!”

    “怎难受,是不是痒的难受,我给你抠抠,……,痒不痒了,再抠抠?”

    王娟破抠的娇喘起来,道:“史经理,别弄了,你太不象话了。啊哟,好难受。”

    “是不是有毛病了,我领你去一个地方检查检查。”

    “史经理你不正经,耍流氓。”

    “谁耍流氓了,明明是你有毛病,你看,流出脓水了。”

    王娟被他说的很羞惭,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个子低,感觉自己快被吊起来,已经站不稳了,不得不依附在史振宁身上。

    她说:“史经理,你人咋這么坏。啥地方也敢往进伸,我防也没防住。”

    “谁让你们女人现在没裤带,我手自己掉下的,能怨我?”

    “放屁,手自己能掉下。啊,抠疼了……”

    這时舞厅哗一下亮了,那手“刷”地抽出来。王娟满脸通红,警觉地四下看了一下:很多男女还在一起,灯亮后很慌张。

    音乐声响起,史振宁若无其事又搂着王娟转起来,并说:“我和你说的没错吧,我见有人灯亮还不知道,正顾着亲嘴。”

    王娟回味着刚才黑暗中的感觉,同时回答着:“真的,我也看到了,人们都這么不正经。”又压低声音道:“不过数你不正经。我现在才知道史经理是个大流氓。”

    “你现在才知道,不嫌点迟?等一会我们找个地方好好流氓一下。”

    “呸,占一回便宜还想占,门都没有。”

    “没门咱们就跳窗子,真的,我有件事正想求你。”

    “啥事?”

    “在這不好说,去了再告诉你。”

    “不是想耍流氓找借口吧?”

    “不骗你,骗你我是你儿子。”

    王娟笑了道:“谁要你這流氓儿子。不能骗我噢,骗我给你告公安去。”

    史振宁“嘿嘿”笑道:“还告公安,你不知道公安是我家开的。”

    王娟道:“知道你能量大,本事大,行了吧。”

    史振宁开着车,后面坐着王娟。

    王娟心中忐忑不安,问自己:为什么轻易跟他走?当时的感觉就是摸也被他摸了,再进一步和现在有啥两样?他的手一进去挺害怕,可一会感觉很奇妙,很好玩,难怪那么多人暗中偷情。再说人家史经理人挺好,经常请吃饭,还借钱买衣服,人应该有良心。一会会是啥滋味……

    她越想越觉的脸发烧,這时看史振宁已把车停在一个院门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