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北京康复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十二章 北京康复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沈丹俐拣自己熟悉的路在市里转呀转,大街,小街,车多区,车少区,确信没有可疑车辆才驶回丹俐家。一直进了丹俐家才松了一口气。

    方明和袁晓敏在屋子里不时地看看那些存折、银行卡,晓敏更是激动的抱住方明,在他的脸上、嘴上亲个不停。

    中午饭前,方明、晓敏和齐宇丹俐说了几件事:一是想多住几天,然后直接去北京康复,并说了原由;二是齐宇回去以后给方明父母家装一部电话;三是送齐宇十万元,作为他和丹俐的结婚贺礼。

    前两件事他们爽快地答应了,可后一件事齐宇死活不肯,甚至宁可和方明翻脸。最后方明和晓敏只好让步,只给齐宇带了一千元的装电话钱。這让方明和晓敏更加钦佩齐宇的为人,旁边的丹俐看到這场面很感动,也欣喜齐宇的确值己所爱。

    几天很快过去了,晓敏按和方明商定好的方式让她大姐给联系好康复医院,丹俐也给他们提前买好去北京的火车包厢,她和齐宇送走方明他们,她也要和齐宇一块回家了。

    方明和晓敏顺利抵达北京,晓敏姐姐和姐夫早已等候在车站上,因为方明嫌麻烦就没去大姐家直达康复医院。

    方明他们要的是高级套间病房,里间是卧室带卫生间,外间是理疗室兼客厅。每月全部费用5万元,虽然很贵,但他们现在哪还在乎這个,该享受的时候了。

    方明的康复任务很多:绑腿练站,戴护身圈游泳,像儿童学步车一样的轮车练走;在室内做针灸,电疗,推拿按摩等等。每天时间排的满满的,這可把方明累坏了,一头水一头汗,看得晓敏非常心疼,可为了早日康复也只能如此。因为這些都有专人指导和陪护,晓敏看了两天就不再守在一旁,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专心在晚上照顾方明。

    过了几天,晓敏大姐袁晓春见晓敏白天没啥事,就拉她出去转转。在星期日的时候还有晓敏的两个外甥女陪着,袁晓春就两个女儿,大女儿秦雪,已出嫁,小女儿秦露念大三,两个女儿都特别漂亮,特别是秦露正是最美丽的季节,更是光彩夺目。秦露围着妈妈和小姨,一会儿叫个“妈妈”,一会儿叫个“小姨”,小鸟依人般娇缠着俩人,特别率真可爱,过往行人频频注目,露出羡慕的神情。

    晓敏按原定给大姐拿了三万元,可大姐硬是拒绝了,说他们底子薄留着自己用吧。后晓敏硬是给秦雪买了个大背投,给秦露买了个笔记本电脑,两女自然雀跃,对小姨更是亲热的不得了。晓敏大姐一家也常去看方明,送些好吃的。

    齐宇回去给方明父母装了电话,二老能够常常和儿子通话,知道儿子现在很好非常高兴。

    在方明的房间对面也住了一个康复病人,年龄不到50岁,长的很魁伟,很有威严的样子。因常在一块康复,开始是互相点点头,过了几天也是打个招呼,本来方明的性格爱接近他人,别人也容易接近他,可方明对這个人的印象是很难接近,特别是来看這人的人挺多,多数都大包小包地提着,而且身边总有三四个男女陪护着,一看就很有来头。方明也就退避三舍,没有主动去接近。

    這天下午,方明刚刚被绑着腿站完休息时,烟瘾上来了,想抽几口。可康复大厅不许抽烟,前几次烟瘾时只能忍着,等回屋时再抽。今天上午他在大厅闲转时,发现大厅的北角有一个小闲房,里面放着一些破旧器材,正好是个过烟瘾的好地方。他转着轮椅进去了,可没想到里面已有个瘾君子,正在吞云架雾。一看正是他对屋那人。

    那人见他进来笑笑道:“外面不让抽,只好进這儿抽了。你干吗?”

    方明不好意思地道:“我也是想抽几口,刚发现這个地方。”

    那人道:“志同道合,来,抽我一支。”说完打开一个金光闪闪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支递给方明。

    方明接过烟,见烟嘴很长,比烟还长,没好意思看牌子就含在嘴上,准备掏火。這时那人合回了烟盒,在烟盒上的一个地方一按,烟盒就冒起了火苗,并探过手给他点烟。方明客气了一句点着了烟,深吸了一口,感觉很松软,心中道:好烟。

    那人道:“兄弟贵姓?”

    方明道:“免贵姓方,叫方明。您贵姓?”

    那人道:“免贵免贵,我姓孔,叫孔斌。方老弟是怎么弄伤的?多长时间了?”

    “我是今年开春时在家里的土崖上不小心跌下了,是3月29日,今天是9月23日,快半年了。”

    孔斌吃惊道:“今年3月29号?上午下午?”

    方明有点奇怪道:“上午。”

    “简直太巧了,太巧了。我也是今年3月29日上午从山上跌坏的,有這么巧的事。”孔斌感到不可思议。

    方明也感到不可思议,那有這么巧的事,不过世上无奇不有,碰巧的事许多,今天让他赶上一件。就道:“是不是,真的太巧了,想不到。您是怎么跌的?”

    “我是那天天气好,想出去转转。他们说不如上山转转,结果在山上踩翻石头滚下坡,掉在一个小沟里。幸亏掉的地方只有五六米深,再差几米就掉到大沟了,不然绝对完了。”孔斌说着的样子仍心有余悸。

    孔斌又说:“方老弟,看来我俩挺有缘分,也许是上辈子就有缘。方老弟,你喝酒不?”

    方明道:“偶尔也喝点,不常喝。”

    孔斌道:“那好,等晚上我们喝几杯。這种缘分可遇不可求,不喝几杯能行?”

    方明非常高兴地答应后,他们一起出去继续接受康复了。

    方明康复完见了晓敏,将下午的事全都告诉了。晓敏也觉得太巧了,并问:“你没问這孔斌是干啥的,看派头挺大,每天都好几个人陪他。有个女人穿着打扮很阔气,是她老婆吧?”

    方明道:“我没问,等一会你就都知道了。”

    知道人家要请他们,不好意思先过去,在屋候着。

    快到了晚餐时候,有个穿着素雅的姑娘敲方明他们的房门,进屋见了方明和晓敏道:“方先生、方夫人,我们孔董请您二位过去用餐,请赏光。”随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方明和晓敏随着那女士到了对面屋子。

    一进门就见到他们常见的一个很有风度,也就是晓敏说很阔气的女士迎出来,道:“欢迎二位,请到里边,我们孔斌正等着二位呢。”

    方明他们已经断定這是孔斌的夫人。

    进了门才知道人家的屋子比他们的大多了,好几个门。

    孔斌夫人将他们引进一个屋子,是个厨房兼饭厅。他们這才恍然,人家是自己做饭吃,难怪从未在餐厅见过他们夫妇。

    孔斌已坐在餐桌旁,见他们进来道:“快,快请坐。”

    方明夫妇客气了一下,坐了下来。

    等孔斌的妻子也坐下后,孔斌介绍:“這是我的家属李玉珠。”

    方明也把晓敏介绍给二人。

    這时,刚才过去邀他们的姑娘可始上菜。五道菜一个汤,有两道是鱼,方明他们见也没见过,甭说叫名了;一个溜虾仁他们认的,不过人家的虾仁是他们吃过的爷爷;还有两个素炒,汤是一盆海鲜汤。看上去色香味俱全,挺诱人。

    孔斌指着菜道:“我是海边长大的,吃的离不开鱼,不知你们吃惯吃不惯。”

    方明忙道:“能吃惯,能吃惯。”心道,我们也爱吃海鲜,平常吃不到也吃不起罢了。

    孔斌又道:“方老弟,我们喝白酒吧?”见方明同意后又对晓敏说:“小袁也喝白酒吧。”

    晓敏忙道:“实在对不起,白酒我一点都喝不了。”

    李玉珠道:“那正好,我也从来不喝白酒,咱俩喝葡萄酒。”

    那个姑娘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两瓶酒,白酒竟是茅台,方明简直受宠若惊,他平生只喝过一次,还是有一年晓敏二姐夫孝敬老岳父他沾了一光,现在只记得香味浓烈。葡萄酒上是外国字,他不认识,心想肯定不是国产酒。

    方明他们看那个姑娘用葡萄酒专用起子开酒盖,她起开后把茅台酒递给孔斌,笑着道:“這个还得您往开打。”

    孔斌接过酒瓶,用劲拧开酒盖,葇台酒独特的酱香马上飘散开来。

    孔斌将酒瓶放在桌子上道:“刚才忘了介绍,她是我们的‘厨师长’张瑞玲,你们以后叫小玲就行。”

    那小玲姑娘正两手捧着葡萄酒,听介绍她,微笑着大方地向方明他们致意。小玲姑娘先给两位女士桌前的高脚杯倒上葡萄酒,又给两位男士的酒盅斟满酒。

    孔斌先端起来说:“为我们和方老弟夫妇难遇的缘分干一杯。”见大家都端起了杯,互相碰了一下,自己首先干了。

    方明也一口干了。啊,酒又香又烈一下子涌上了头,是高度的,這可比低度的贵多了。這人出手如此大方,肯定不简单,方明心中嘀咕。

    李玉珠喝了一口放下杯道:“真的是缘分,两人同一天同是上午从山上跌下,都是跌坏第一腰椎。现在又同在一个康复医院,还是门对门住的。也许你们前世就有缘,不然那有這么巧?”

    小玲姑娘早已给斟满酒,孔斌又端起酒杯道:“那就为我们前世有缘再干一杯。”

    说起了缘分,他们话开始多起来,酒也越喝越上劲。几杯酒下肚,方明已不再拘束。

    李玉珠笑嘻嘻地说:“老孔,猜猜你们前世是啥缘分?”

    孔斌笑道:“可能是兄弟吧。”

    方明道:“那不一定,兄弟太多,不会這么巧,说不定也许是夫妻。”

    方明這一新奇念头和他憨憨的笑容把大家逗的大乐,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李玉珠笑完道:“肯定是,我们老孔是夫,小方就是妻了。不过看小方现在的长相前世也漂亮不了,肯定不是一对好夫妻,冤家路窄今世才能碰到。”

    话音未落大家就哄堂大笑。

    方明道:“差不多,俗话讲:好汉没好妻,秃汉娶花妻。”又是一片哄堂。

    李玉珠抹着笑出的眼泪道:“你俩前世是夫妻,我和小袁在哪儿呢?”

    “你们也和我们在一起,玉珠是我的书童,小袁是方兄弟的丫环,后来你们也是夫妻。”孔斌一本正经地说。

    這一下把大家逗的更是大笑,晓敏已笑的爬在了桌子上,小玲笑的蹲在地上不起了,玉珠笑的捂着肚用手摆着不让再说了。

    這一气说笑把大家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一顿饭吃的热热闹闹,孔斌和方明把一瓶酒都喝完了。孔斌还要喝,被李玉珠以病为由劝住了,再说方明喝得也差不多了。

    方明和晓敏临走时,孔斌还让李玉珠给他们拿两瓶茅台,两瓶葡萄酒,他俩推辞不要。结果他俩刚过了自己屋子,孔斌又遣小玲给送过来,还多送一条中华烟。方明可说是出乎意外地大获丰收。

    从此,方明夫妇常被孔斌夫妇邀请过去。不仅方明和孔斌成了酒友、烟友,李玉珠和袁晓敏也成了闺中之友。称呼也亲热起来,方明他们称对方孔哥、李姐,孔斌他们也直呼他们方明、晓敏。方明夫妇还进一步认识了孔斌夫妇身边的一些人。但现在方明夫妇只知道孔斌是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因为常有人来向他汇报工作,恭敬地称着董事长,每碰到這种情况他们主动躲了出去。具体是什么公司搞什么的不清楚,人家不说就不好问。

    方明来康复医院快一个月了,恢复的挺快。现在在学步车中已不用在裆中吊带子了,直接扶着车子能走几十米了,中间走不动时可以坐在小凳子上歇一歇。

    方明和晓敏现在最大的事就是想女儿,尽管经常能在电话中听女儿哇哇乱叫,可叫的他们更加想念,方明是男人,想归想,可晓敏有时想得哭起来。他们给岳父母打了电话,让他们在国庆节把儿子、女儿带到北京,后又怕二老照顾不了两个孩子,就给翁雅静打了电话,让雅静陪着来,雅静也能和女儿芳芳趁着国庆放假聚一聚。

    说起雅静了,方明又多了个想念,她能来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