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省城领奖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十一章 省城领奖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收到短信的第三天一大早,因为方明的不便,他们三人租个车要去省城了,沈丹俐在省城等候他们。

    难舍难分的是和倩倩告别,倩倩大了点,见爸爸妈妈要坐车也非要坐车,后让坐上耍了一会儿,可却抱不出来。方明许诺给买好多好玩的好吃的,可她现在需要的不是這个,最后还是哭着被姥姥硬抱走了。

    在這前一天,方明、晓敏已把他们要去省城检查的事告诉给了该告诉的人,全都隐瞒了实情。包括翁雅静也是這样告诉的,并让她暂缓来這里的行程,以后再联系。方明和袁晓敏决定以后一定要给晓敏一个惊喜。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行程,他们到了省城。现在有手机就是方便,在沈丹俐的指引下很快就找到了沈丹俐。

    见到了沈丹俐,沈丹俐与方明和袁晓敏落落大方地进行了短暂寒暄,而齐宇见到沈丹俐后,眼中已全是沈丹俐,再也没有旁人了,马上跳到了沈丹俐的车上。沈丹俐的车在前面引领着他们。

    方明和袁晓敏对沈丹俐的印象非常好,评价很高。方明把她和晓敏、雅静暗暗作了对比:从漂亮程度看属一个层次,可人家更年轻,穿着打扮不在一个层次和档次,城市女性的风度十足,更显的气质优雅。晓敏更是对沈丹俐赞叹不已,直夸齐宇好福气。

    這时在沈丹俐车上的齐宇,正向沈丹俐大诉相思之苦,大表爱恋之情。沈丹俐注视前方的同时,满脸幸福的笑容抽空回应着齐宇。

    沈丹俐提前听齐宇介绍了方明的情况,她就不让他们另住宾馆了,把他们安排在自己离婚后分得的房中,反正房子够宽敞,方明的轮椅也好出进,也便于照料。

    车子开进一个漂亮优美的住宅小区,在一个十多层高的楼宇前停下。

    齐宇他们一齐把方明从车上抬放到轮椅,晓敏掏钱要付车费,沈丹俐见状从坤包中硬要掏钱抢付,晓敏用臂拦着将早已准备好的钱付给了汽车师傅,在一片客气和推让声中送走出租车,返进楼宇。从电梯直上八楼,沈丹俐打开一个门领他们进入。

    一进门,满眼的装潢和家私陈设让他好像走进电视中,是华丽、是典雅他们说不清,就是感觉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客厅很大,房门也挺多,一个穿戴整洁的女孩迎上来客气道:“您们来了,非常欢迎。”

    他们应承的同时,沈丹俐介绍说:“這是保姆小青,跟我三年了,人很好。你们需要啥和她说就可以。”

    齐宇道:“先把方哥安排到屋子里躺下,坐這么长时间的车快受不了了。”

    沈丹俐道:“安排好了,小青领着进去吧。”

    进了一个屋子,方明像是进了宾馆的标准间。小青介绍说:“這屋是客房,你们随便一点。噢,這是卫生间。”

    晓敏推着轮椅道:“就是好,比咱们去市里住的宾馆还好。”

    把方明安排躺在床上,晓敏心疼地对方明说:“我给你揉揉,看這一路罪受得。”

    方明确实难受了一路,坐也不好坐躺不能躺。现在总算躺下了,首先腰背舒服了点,腿仍然麻疼的厉害。

    齐宇说:“那你们先休息,一会儿吃饭再叫你们。”

    齐宇和小青走后,晓敏一边给方明揉搓腿一边说:“人比人比死人,你看人家活得才像人样,咱们跟人家一比算啥?活也没法儿活。”

    方明道:“条件好不一定就幸福,不然丹俐还离啥婚。人知足常乐,我好了以后咱们也弄套這房。”

    因为心中有底,晓敏会心地对方明一笑说:“咱们取钱就去康复,等你快好以后咱们也能过這日子了。哎,和沈丹俐说不说?”

    方明道:“说,不能瞒,一会儿见了就说。”

    齐宇问了小青丹俐在哪屋就照直去了。他从一进這个家看到這富丽堂皇的一切,心里不知怎的,就感到怪怪的,现在去会他朝思暮想的爱人竟然感到不自然了。

    他推门进去,沈丹俐已换了一身柔软舒适的便装,满脸欣喜地把他让进屋,回手锁上了门。齐宇刚想说话,丹俐就一下子扑到他怀里,用香唇堵住他的嘴。齐宇很快被融化在這甜蜜之中,刚才的不适全部变为更加积极的回吻。

    齐宇一边品尝着在他嘴里不停搅动的香舌,双手一边四处感受着手下质地柔软的衣料,不对,是衣料里更加的柔软和光滑。

    這一吻好久好久才分开,两人手拉手坐在宽大的床上,浓烈的爱意在两双眼中传来递过。

    丹俐抚摸着舒软的床罩,深情地对齐宇说:“我已经全换成新的了,這以后就是我们的爱巢,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齐宇同样含情脉脉地说:“只要我们能在一起,不管在哪里,哪里都是我们的爱巢,你说是吗?”

    “放心,我会跟着你,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们永远也不分开。”沈丹俐明白齐宇的心意,作为一个要强的男人他不会轻易接受這一切,這也让她更加赞赏他的品德。

    “谢谢你对我的理解。”齐宇见沈丹俐能够理解他,甘愿和他這不名一文的普通人长相厮守,对眼前的丹俐更是恨不得爱进骨子里。两人情不自禁地相拥在床上,直到小青敲门才惊散這对如胶似漆的爱人。

    宽大整洁的饭厅,中间的饭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酒菜。方明他们看了知道是沈丹俐做了精心的准备。

    大家坐好后,沈丹俐满脸笑容地举起酒杯说:“我们就不用客气了,既然你们是齐宇的方哥、方嫂,从今以后也就是我的方哥、方嫂。今天欢迎你们来我家,也是齐宇的家作客,也为方哥身体早日康复干一杯。”丹俐说到齐宇时还不由的含情瞟了齐宇一眼,而齐宇则喜滋滋地目不转睛地盯着沈丹俐。

    看到這对璧人相亲相爱的情景,方明和晓敏由衷地感到高兴。

    方明道:“太谢谢了。那我们也不说客气话了,我们为有情人终成眷属干杯。”

    大家高兴地干了杯中酒。

    晓敏笑着对沈丹俐说:“齐宇真是好福气。刚一听他离婚我麻烦的好几天没睡好,真是替人家瞎愁,谁能料到這有好福气等着他。”又面向齐宇道:“齐宇,赶快想办法来省城,這么好的人,這么好的条件你享大福了。”

    沈丹俐道:“多谢嫂子夸奖。我听齐宇的,齐宇想在县城呆着,我也跟着回县城,现在县城条件也很好。這儿我们啥时想来也挺方便的。”

    听了沈丹俐這一番痴情表述,方明他们大受感动。特别是齐宇,沈丹俐的痴情和善解人意让他很轻松地放下心中的重担,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方明知道齐宇去了心病,高兴地道:“太好了,那今天就是你俩的订婚喜宴了,我和晓敏就是你们的见证人。来,再干一杯。”

    宴席上的气氛热烈起来。

    有关齐宇和沈丹俐的话题差不多了,方明就道:“丹俐,我们這次来实际不是来检查身体的,而是来领奖的。”接着他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沈丹俐一听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说:“這可是大喜事,你们的运气太好了。我听说有人中500万大奖,想不到就发生在你们身上,我也跟着沾上好运气了。啥时去兑奖,下午就去?”

    大家商量了一下,认为下午去不合适,明天去吧。

    喜上加喜的事,把气氛更加烘托起来。虽然是白玉汾酒,方明也喝得有点晕乎了;晓敏和丹俐喝的脸红扑扑的,分外娇艳动人;而齐宇一点事也没有,巨大的幸福,彻底放开的心情让他再喝這么多也没事。

    饭后晓敏要帮着收拾,小青拦挡着不让,并说:“這点活算啥,我一个人还不够干呢?姨快去休息吧。”

    丹俐也插话:“行了嫂子,你的任务就是照顾好方哥,其它的啥也不用管。”

    方明和晓敏去休息了,剩下齐宇迫不及待地用肘轻碰丹俐,示意她进房。丹俐明白齐宇的意思,脸羞红着。可又想逗逗齐宇,专门找些事,把齐宇急的站坐不宁。丹俐看逗的差不多了,才折到卧室,给了齐宇一个媚眼,齐宇心领神会疾步跟了进去。

    一进屋子,齐宇张臂欲抱丹俐。丹俐两臂撑住娇嗔道:“先冲个澡,一身臭汗。”并把齐宇领进宽大的浴室,告诉他使用方法退了出去。

    齐宇快速地用温水淋了一阵,围了一块浴巾出来了。

    這时的沈丹俐已换了一身洁白丝质睡衣躺在床上看着电视,齐宇见穿了睡衣的丹俐娇柔尊贵,若隐若现的肌肤令他血脉喷胀,他毫无犹豫过去就爬伏到丹俐身上,两手从丹俐的领口把她的睡衣扒下一半来。他這时不需要什么情调,需要的是已经完全彻底属于他——沈丹俐一丝不挂、真真实实的**。他半跪起来,把沈丹俐特意为他展示的洁白丝质睡衣和一件黑色丝质内裤也从丹俐身上扯下,扔在一旁,同时抖掉自己身上的浴巾。

    床上就剩下一对完全**的男女,齐宇是跪爬着的姿势,不过已跪爬在仰面平躺的丹俐身上,两人的中间仍隔着一段空间,肌肤并未完全接触。齐宇就在上面望着他身下的所爱,从头顶看到脚底,每一处都令他着迷。他从额上开始亲吻起来,每一寸都不会放过。

    沈丹俐感到齐宇从浴室出来,就像一头狮子朝她猛扑过来,很快就把她扒扯成一只柔弱的小白羊。他骑跨在自己身上,两眼象冒火一样从上到下扫视着她,还有那张牙舞爪的东西一颤一颤地敲点着自己的小腹。从来没有见过齐宇這个样子,有一丝的害怕又有一丝的刺激。很快,齐宇火热的唇印在了自己的额上、眼上、脸上…直到唇上,她想用唇舌裹住他的唇,可没有成功。那火热的唇又向下了,到了颈上,哦,好痒。没等她叫出声,那唇已移走,一会已到了**上,好麻痒啊。丹俐感到全身也火热起来,那唇继续在游走…,好讨厌连肚脐都不放过…,啊呀,羞死人了,那可是私处啊,那地方也能吻吗?…大腿…小腿…脚趾他也亲,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太舒服也太感动了,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

    齐宇不停地亲吻着嘴下的肌肤,有光洁,有嫩滑,有柔软,有凸起,有凹陷…;有香甜,有咸涩,有干爽,有湿润…,每一片肌肤都让他回味无穷,欲罢不能。但嘴的自我享受和陶醉已被其他伙伴不断提起抗议,齐宇重新爬在了沈丹俐火热的**上,這次已不再虚悬,而是全面彻底的接触和联系,恨不得融化其中。

    齐宇身下的沈丹俐這次遭遇了更大的可怕,她一浪接一浪地被翻卷着,一切都不能自己控制,压抑地喊着、叫着,眼看就要昏厥过去……

    一下午充足的睡眠使方明和晓敏感觉很精神,看到精致的晚餐很有胃口。抬头又看到齐宇和丹俐仍然春情荡漾的神态,這对过来人相视婉尔一笑,方明戏谑道:“你们两人下午睡的挺痛快吧?看起来精神非常饱满。”

    沈丹俐一看方明的神态就知道话中有话,反戏道:“方哥,是不是眼热了啊?”一句话逗得大家大笑起来,话题也变得越来越有趣,关系进一步加深,快到无所不谈的地步了。

    晚上,齐宇和沈丹俐仍继续他们恋恋不舍的工作,而方明和晓敏则在安排明天拿到钱后如何处理。晓敏拿了支笔和本子,爬在床上记着算着,两条腿还弯起一晃一晃的。

    商量的结果是:可能税后剩400万元,拿出200万元搞商铺投资,赚点房租;再存50万元以备急需;给两个孩子存50万元供书;去北京康复各项费用50万元;剩余50万元就还人情了。

    原打算给齐宇结婚贺礼5万元,可现在看沈丹俐的排场5万元有点寒酸,夫妻俩一致决定再加5万元。這样给雅静也得准备10万元了,雅静对他们恩重如山,不能比齐宇少,如果雅静执意不要,就想办法送到她女儿身上。两家父母各5万元,考虑一下子给多了也舍不得花,以后慢慢再孝敬吧。而這各5万还是這样安排的:给晓敏父母的5万元还包括欠款2万元,实际给3万元,老俩口有收入,还有其他子女每年也不少孝敬,管够花了;给方明父母的5万元,拿出2万元在村里翻盖三间新房,让二老临老也住住新房。剩余20万元给二人合起来的五个姐姐们每家3万元,还有5万元就等还朋友的情了。

    两人好不容易定下来,晓敏伸了一下懒腰后,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抬头问方明:“咱们给人家钱时人家问哪来的,怎回答?”

    方明道:“這是个问题,说中大奖吧,你中了500万才给我们這么一点;说是朋友送得吧,世上哪有這好事。哎,只能说中小奖了,100万挺合适,就说我们来省城看病,你出去和丹俐闲转,丹俐买彩票你也瞎混买了几张,结果运气好中了个二等奖,一百多万元。拿了钱我们等几天再通知他们,不能当天来当天中大奖。”

    两人又把各种细节想好,结果他两个人比人家正颠鸾倒凤的两个还累。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他们坐着沈丹俐的车到了通信公司。通信公司验明身份后,拿着中奖彩票领他们到福彩中心兑取了大奖。

    等领到大奖后方明和晓敏這才感觉是真的了,是大运临头了,他们也是有钱人了,高兴劲就不能用言语描述了。旁边的齐宇和丹俐也像自己中奖了和他们一样高兴。

    果然是税后400万元,根据沈丹俐的提议,按照方明和袁晓敏的意见把巨奖在银行进行了处理,该大额存的大额存,该小额存的小额存,该办卡的办卡,该提现的提现。

    回的时候丹俐开玩笑地说:“我现在责任重大,碰到劫匪可坏了。”

    丹俐说完把方明和袁晓敏吓得够呛。

    齐宇道:“這个问题就得注意,现在干啥的人都有。我们也学学电视里的,在市里多绕几个弯,大家注意有没有可疑车辆。”

    车中的几双眼晴不停地从车窗内转向车窗外,一有车辆超过来就把他们紧张的。

    能不能平安回到丹俐家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