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谈经论道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九章:谈经论道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他们决定订餐上来,两人亲亲热热、甜甜蜜蜜吃一顿午餐。

    吃罢午饭,拿着葡萄酒又回到了那张舒适柔软的大床上。

    两人并靠在床头上,齐宇穿着短裤背心,沈丹俐也只穿了那件无肩小背心和内裤,四条光溜溜的腿并伸在床上,其中挨着的一大一小两只脚经常在一起碰触、打闹。

    沈丹俐端起高脚酒杯,喝了一口,对齐宇严肃地说:“我决定了,马上和他离婚。完了以后托人也行,花钱也行把你调到省城来。”

    齐宇感动地爱抚着丹俐的香肩说道:“你离婚我赞成,勉强维持那样的婚姻没啥意思。可我不愿意来省城,我不会凭借這种方式来的。”

    沈丹俐盯着齐宇透露着坚定和倔犟的眼神,轻叹了一口气道:“那你在县城里自己能忍受失败婚姻的煎熬?”這也是沈丹俐的试探之语,她心里也正在盘算自己到齐宇身边的可行性。

    齐宇道:“我现在对离婚一事已想开了,况且我曾对婚姻问题做过一番研究,比别人看得开也想的开。”

    沈丹俐环抱着齐宇的腰,一条腿也撩放到齐宇的腿上,仰起可爱的下巴撒娇地问:“啥研究?说来听听。”

    “那话可长了,一时半会儿能讲清?”齐宇边说边摸着沈丹俐撩过来凉爽光洁的大腿。

    沈丹俐用身子蹭着齐宇说道:“反正也没事,今天我们哪也不去就在床上,你讲嘛。”

    這种姿态和语调石头人也不会拒绝。

    齐宇心中充满爱意,将手中的杯放在床头柜上,一只手将沈丹俐揽在怀中,另一只手放在她的酥胸上,开始讲道:

    “那得从婚姻的起源说起,距今三百万年到一千万年前,人类还不叫人类,应该称为猿,這你知道。猿和现在的哺乳动物习性差不多,因为没有思想,也不知道孩子怎么就会生出来,所谓的婚姻不过是为了传续后代的性本能,他们的性伴侣可以是任何异性。任何异性你理解吧?也就是兄妹之间,甚至母子之间也可以发生性关系。”

    沈丹俐的手压在了正伸进去抚摸她**的手上说:“哎呀,好恶心,跳过這段。”

    齐宇继续道:“现在人类学家也说不清在那个时候为什么猿会突然发生巨大进化,变成了能直立行走的猿人了。后面我就不讲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的看法了,只讲我的看法了,你就不要琢磨错与对了。”

    沈丹俐轻轻地在那只将她**裸露在外,正在揉捏两颗娇嫩**的手背上划着圈,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说:“行,你瞎讲我就瞎听,听起来有点意思。”

    齐宇又续道:“猿人和猿的生活习性差不多,就是猿人已没有发情期了,变得一年四季天天都会发情,每天都可能发生性行为。這就是为什么猿人不像猴子一样。在猴群中有一个雄性猴王,统治着猴群内每个母猴,不让其它雄猴柒指。因为猴子有发情期,猴王积攒下的精力在发情期内足够应付他众多妻妾。如果猿人有猿王,那他一年四季天天如此,铁打的也受不了。”讲這段时齐宇的腰已遭掐好几把了。

    齐宇又讲:“过去性的嫉妒和独占被宽容和忍让所代替,猿人的性行为成为和狩猎捕食一样重要的一项活动,因为他们的性关系和前面说的一样乱,所以叫群婚,這就是我们人类最早的婚姻制度。”

    沈丹俐听得很有兴致,精神和**都感到了适意:“好像以前也学过,现在都忘了,听你一讲又有点印象了,接着讲。”说完手也不安份起来。

    齐宇也开始忍受了,但还是继续讲下去:“猿人再发展就到了古人时代,大约距今六七十万年前到十至四、五万年前。他们的思想更发达,已经揭开了生育的秘密,知道男女发生性关系会生孩子,也就认识了以母亲为主线的血缘关系,有血缘关系的比没有血缘关系的更加亲密。

    发展到距今四至一万年前,‘古人’进化成‘新人’了,新人跟咱们现代人差不多了,思想更先进,语言更发达。对亲情关系认识的更清楚,在人群中已不要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了,组成了以一个母亲为主线的血缘家庭,而且家庭中有了很明确的辈分关系,多个這样的血缘家庭组成部落,部落之间又组成部落联盟,形成了母系社会。

    這时候是你们女性最美满的时期,在家庭中占绝对的领导地位,每个女性可以有许多的性伴侣,而每个性伴侣都是她们倾心和喜爱的,任何她们不喜欢的男子都不能强行和她们发生性关系。

    虽然他们的性伴侣仍然很多,因为已经知道了性是怎么一回事,为了防止辈分错乱,所以杜绝了不同辈分之间的性关系。或许是为了保持长辈的尊严和威信,才禁止长辈和小辈之间过于亲密的行为也说不定。性行为只能在同辈之中发生,也就是说所有男的都是他们同辈女性的丈夫,反过来说所有女的都是她们同辈男性的妻子,同辈之间男女互为夫妻,形成了人类又一种婚姻制度——对偶婚制。”

    大概是听的费劲,沈丹俐手上的动作停止了,问:“這段不太好懂,他们怎么知道生育秘密的?一个女孩经常换人怎能知道生下的孩子是谁的?”

    齐宇被沈丹俐吊在了半空中,心痒地说:“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有些我也胡涂着呢。继续讲?

    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部落之间的战争频繁起来,战争帮了男人的忙,男人利用在战争上的优势逐渐夺掉了女人的权,建立了父系社会。父系社会的建立也就是你们女性受苦受难的开始,因为后来有了城市,有了奴隶和奴隶主,阶级也产生了,上等人有了可以供子孙继承的遗产了。为防止自己的财产落入不是自己骨血的外人手中,就对自己妻妾的性活动严加控制起来,除了自己不能与任何其他人发生性关系,否则受到严厉惩处,他们自己当然不受限制,根据财产的多少来决定妻妾的多少。”

    沈丹俐的小手已探进了齐宇的短裤内,掐捏着说:“看看你们男人有多坏,多自私。”

    齐宇喝掉杯中的酒,手在沈丹俐的胸上报复起来,吻了吻她的柔唇道:“以后你是我的女王,我是你的奴隶。”

    沈丹俐高兴地道:“来拉勾,你以后一切听我的。”

    齐宇和沈丹俐拉着勾,头顶着头道:“行,一切听你的。”

    齐宇过去就经常对她说的口头语又回到耳旁,她兴奋地奖赏了齐宇一个缠绵香艳的亲吻。缓了口气道:“那你就听我的调回省城。”

    一说调回省城,齐宇的面孔马上露出难色。

    沈丹俐见状忙道:“好好,先不谈這个,你接着讲。”

    “整个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历史也是女性的血泪史,男人们在社会、家庭和婚姻生活中占绝对的主导地位,女性沦落为男性生育和泄欲的工具。這时候的婚姻制度是一夫多妻制的婚姻制度,但這实际上是对高阶层的人说的,平民百姓有的连一个也娶不起,就是法律允许也没有条件搞多妻制,有的甚至是一妻多夫制,西藏解放前还有這种现象呢。”

    沈丹俐好奇地问:“怎么会有一妻多夫,哪怎过呀?不可思议。”

    “因为家庭财产和耕地少,只有兄弟几个共娶一个妻子,才能既维持了能过下去的生活状态,又保证能够传宗接待。”

    沈丹俐听了“咯咯”笑了起来,好奇道:“那关系多乱,生了孩子怎么称呼父亲,知道不知道谁是他们的父亲。”

    齐宇也笑笑道:“知道谁是他们的父亲在那样的家庭也没必要,按长幼大爸、二爸、三爸叫就是了。”

    沈丹俐又问:“那他们的孩子大了怎么娶媳妇?”

    “生活状况如果没改善,只能像他们父亲们一样,合伙娶一个老婆了。”

    沈丹俐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胸前的双兔蹦蹦乱跳,将齐宇的目光完全吸引过来了,不由得低下头来,逐一亲吻。

    沈丹俐看着在自己两个**上来回吮吸的齐宇,心中爱意浓盛,轻抚着齐宇的头发,静静地享受着這一美妙感觉。她愈来愈感到全身酥麻,便抚起齐宇的头:“等一会儿嘛,你讲完再说。”

    齐宇意犹未尽地咂咂嘴,将脸贴到沈丹俐的脸上,闻着那清香道:“以后再讲吧,我现在就想……”

    “你不是说一切听我的,又忘了?讲完再想!”沈丹俐装作恼怒道。

    “好好,听你的。”齐宇说完不忘在丹俐的唇上狠劲亲一口,又开始讲道:“进入资本主义以后,逐渐实行起一夫一妻制。实际上一夫一妻产生很早,产生的原因也挺复杂,不过资本主义社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把它用法律固定下来。资本主义的一夫一妻制最初只是给女性规定的,男人们还可以通过合法的嫖娼作补充。‘女权运动’之后才有所改变,最大的变化是‘性解放’潮流之后,对女性的性禁锢才真得松动了。這也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

    “性解放不是不好吗?怎能说成是社会的一大进步?”沈丹俐问。

    “那是过去我们的一种偏见和误解,以为性解放就是男女可以随便乱搞。实际上是西方女性在争取和男子同等的性权利,她们提倡开放的婚姻,提倡以爱为基础的婚姻,在婚姻中女性可以对爱说不,不爱我就可以离婚。甚至要求享受婚姻外的爱,妇女要彻底解放自己。

    但這只是她们一厢情愿的想法,在金钱和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哪能行的通?下层妇女为了生计只能依靠丈夫,解决好穿衣吃饭才是最大的解仗;上层人士有庞大的财产,怕财产外流仍然对妻子控制很严;只有处在中层的白领人士因靠技术和才能吃饭,顾虑少,他们正是性解放运动的发起者和推动者。‘性解放’潮流造成离婚率直线上升,未婚同居、试婚也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沈丹俐又问:“还是不太明白性解放好在哪里?”

    齐宇捏着她可爱的下巴道:“好就好在婚姻,包括性都要为了一个字,那就是爱。是女性人性的重新觉醒,是人类社会进入新的婚姻制度的前奏曲。你能说不好吗?”

    沈丹俐急切地问:“哪新的婚姻制度是啥样的,你能说说吗?”

    “就我现在接触的资料来看,还没有给未来的婚姻制度命名。我给她命个名叫——自由婚制。为什么呢?未来的婚姻将摆脱社会、家庭、金钱等等外在因素的束缚,一切都是为了爱而在一起,没有任何东西能干挠他们。就像我们现在這样,是为了爱,爱有多久长我们就有多久长。”

    听看齐宇深情的话语,沈丹俐的脸被幸福烧红了,她起身紧紧地抱住齐宇,凑到他耳边说:“我们的爱地久天长,我们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

    齐宇已被深深感动,回抱着沈丹俐,亲吻象雨点一样落在沈丹俐光洁的脸上,两人很快就被淹没在激情中……。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亲密无间、如胶似漆,好像回到了十多年前的热恋之中。不,比热恋之中还热恋,内容比那时丰富精采多了。外出时,沈丹俐毫无顾忌,走到那都要勾拉着齐宇的手,灿烂的笑容总是挂在脸上,幸福极了。沈丹俐热心地非要给齐宇买衣服,齐宇挡不住,结果给齐宇买了几件外,还给齐宇的父母也买了,特别是给齐宇的儿子不仅买了衣服还买了一些精美的学习用具。几天下来,齐宇被沈丹俐的柔情蜜意感动了一次又一次,离婚的阴影被飞来的幸福刮的无影无踪。

    临别时,沈丹俐依依不舍一直送到火车上,告诉齐宇回去静听佳音,满脸泪水直到火车走远。

    齐宇一直在窗外望着丹俐,直至她的身影愈来愈小,看不见为止。齐宇坐下来思绪不宁,想着丹俐和丈夫的离婚会顺利吗?她真得能够舍弃大城市的繁华随自己到穷乡僻壤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