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雅静情深(修)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四章 雅静情深(修)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就在方明回来第二天,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是位女客人,她是他们高中的同班同学,也是晓敏的同桌,他们最好的朋友,她叫翁雅静。

    见到雅静,晓敏高兴地把她接进家中,拉着她的手笑嗔道:“买這么多东西干吗?一直提过来的吧?你看满脸是汗。”接着又向卧室里的方明高声喊:“方明,你最想见的人来了,猜猜是谁?”

    雅静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又胡说!”表情严肃起来问:“方明真的出事了?我昨天上街碰到咱们一个同学,听他说的,说是挺严重的,你们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最后埋怨着晓敏。

    晓敏欣喜的脸上又布满忧色,叹道:“嗯,你进去见了方明说吧。”

    雅静进门见到晓敏的时侯,看来事情真的不好,晓敏变的消瘦不说,满脸是疲态,往日很光泽细润的脸现在略显灰暗,心想方明的模样肯定更糟。

    方明听了晓敏的话,脑子把一些可能的人过了一遍,最后锁定是翁雅静,翁雅静家在市里,又与其他同学来往很少,前些天肯定不知道他的事,不然早该来了。

    果然是雅静,看到一点都不像临近四十岁,依然俊美秀气的雅静,方明高兴地问候:“雅静,你来了。”

    雅静一进卧室,见方明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头发乱蓬蓬的,脸倒是白多了,可人却瘦多了,过去胖乎乎的憨态减色不少,這情景使她的鼻子不由地发酸,边答应着他的问候,边紧走到床头,坐下凝视着他,温柔地问:“受大罪了吧?到底咋出的事?恢复的好不好?”

    雅静静静地听着方明和晓敏叙述经过,听到惊吓处白晰的小手捂着胸口,表露出惶急的神色;听到方明病疼难熬处,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掉落下来;听到方明讲那些在医院出的洋相和好笑的事又破涕而笑;在方明讲解双腿的感觉和恢复情况时,掀起被子,毫不避讳用手摸摸捏捏,问這问那。

    雅静的到来让方明和晓敏格外高兴,特别是她表示要留下来帮晓敏照料方明时,他们喜悦之情更难言表。這两天他们正愁方明两个姐姐来了挺长时间,她们家里事都挺多,该让人家回去了,村里大姐家开始忙开了农话,也走不开,老人们的年岁已高,来了倒添负担,雅静這一来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

    方明两个姐姐走后,平常家里只剩他们三人。孩子们还是姥姥照顾着,多数时候是星期天回来,到了晚上又走了。来看望的人也稀少了,刘建功单位事多,有时用电话问候一声,倒是齐宇隔三差五还来,帮着干些体力活或跑跑腿的活。

    白天三人基本上呆在方明的屋子,晓敏和雅静给方明搓揉双腿,活动关节,俩人一边一条。又听人说是用热水、用酒擦恢复的快,反正也不会坏事,就试着做,整天过得很紧张。晚上雅静住在永康的屋子,半夜起两次和晓敏给方明活动腿。好一点的是方明翻身不用别人扳着翻了,他一面用手扳着床边自己能翻,另一面晓敏给只手借下力也能翻,夜里不需晓敏常常为此起床,省了不少事。

    活动的过程中,方明的私处肯定会外露,她们在搓揉大腿时,手难免触碰到的。刚开始的几天,雅静和方明都挺难为情的,晓敏常常拿此打趣他俩,搞得雅静脸红,过了几天也就习已为常,啥也不避讳了。

    方明感到要小便时,他自己不方便,需有人用瓶子接尿,稍迟一会儿控制不住会尿床的,于是感到尿意时就马上喊:“尿呀,尿呀。”晓敏不在跟前时,雅静就快速取过瓶子掀起被子,一只手捉住,另一只手用瓶子接。這个动作第一次时还不好意思用手捉,结果没接好,尿了雅静一手和一床,惹的后来赶进的晓敏“嘎嘎”大笑不止,成为以后晓敏打趣他俩的笑料。

    方明大便的时候更是要把被子差不多全掀起,下身完全裸露在外。這种病人都存在便秘,大便要等好长时间,医生曾嘱咐可以揉按肛门和小腹可促进大便,晓敏和雅静也不分工,谁的位置方便做啥就做啥,时间长了方明也没有羞耻感,雅静也不再羞涩,和晓敏像拉扯小孩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方明。后来为了方便,干脆在一边床边加了几把椅子,上面铺好东西,晚上雅静也搬过来了。

    方明还几乎是死板板地躺在床上,身子和腿时时刻刻极不好受,如果没有她俩情真意切的服伺,并不时和他玩逗,他真的不敢想象在能坐以前咋熬。怪不得在這病护理书上讲,危险品要远离病人,防止病人因难受和绝望想不开。如果他没有病痛,她们也不用劳累,三人乐融触呆在一起,哪该多好啊!

    一天,两女在给方明搓腿时,方明看了看雅静,又看了看晓敏,顺口说道:“我這也是因祸得福,有两位大美女给揉腿,不是這场祸去哪享這福?”

    话音刚落,晓敏马上怒道:“呸!這是啥福?你不嫌受罪我们还嫌累呢。你个死方明,你出了祸连累我们跟着受罪,福,福个屁!”晓敏亦嗔也怒的神态把方明和雅静逗的大笑。

    “哎,你别说,让咱们班男同学知道,肯定羡慕着抢着跟我换呢。”

    说起同学,他们就话多了,以前在班里谁這了那了,现在谁谁又如何如何了,是打发时间的绝好话题。

    一个月又过去了,尽管方明仍非常难受着,觉的日子难熬,可离百天不远了,到百天就能坐起,坐起来肯定比现在舒服。但這一个月比起在医院的一个月好太多了,三个人每天欢声笑语,晓敏也从极度疲劳中缓了过来,脸上重新有了光泽。方明的腿恢复的也挺快,双腿的感觉已到了膝关节,特别是右腿,小腿内侧也有些感觉,右腿已能向里屈伸,有了很直观的进展,他们满怀希望地期望着彻底恢复的那一天。

    晓敏有时出去一趟,家里就剩方明和雅静时,气氛就有些沉闷,俩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多数时间是沉默,既使是雅静给方明揉腿的时候也一样,最多时的话语也是评论电视上的事。

    有时到了夜晚,方明被肌肉痉挛痛醒了,一边强忍着這无奈的痛,一边在昏暗灯光下观察着二女。晓敏靠着方明睡在中间,雅静靠晓敏睡在临时搭的铺上。二女累了一天,睡眠又不足,只要头一挨枕头便会呼呼入睡。晓敏还轻轻打着呼噜,睡的很香,但很不老实,被子有一半被她踢到一边,只穿着内裤和背心,有时稍嫌松弛的肚皮还露在外面。雅静睡觉也穿着衬衣衬裤,她的睡相很好,被子严严盖在身上,轻轻地呼吸着。方明专致地看着她俩,回想起他们三人的过去,逐渐化解了腿的疼痛。

    方明一直以来对雅静存着愧疚之情,想起在一块念书的时候,那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雅静和晓敏同桌,方明在她们后边,晓敏是城里人,人长得漂亮又比农村女孩穿的好,会打扮,是班里公认的第一美女,在整个学校里也算拔尖漂亮的。雅静虽是农村姑娘,装扮的也挺土气,可也不亚于晓敏惹人注目。雅静家在县城东北部的山村里,离城有三十里地,方明后来去过那个村,是在大山环抱之中山青水秀的地方。可能是水土好的缘故,是出美女的地方,村里姑娘的脸特别白净,像雅静就是這样,白净的素脸让城里每天搽抹雪花膏的女生都羡慕,加上她精巧的五官,套用当时男生的话“让人眼馋”。如果用花来比喻晓敏和雅静,晓敏则是正在绽放的花朵,娇艳夺目;而雅静则是含苞待放的花朵,娇嫩欲滴。连外班的男生都看着“眼馋”,有的甚至在各种场合想靠近他们班,为的是饱饱眼福。本班的男生更别说了,暗恋的不知有多少,胆大的不是采取眉目传情就是暗送纸条。

    晓敏热情大方、开郎活泼,雅静文静寡语、娇羞怡人,俩人都是方明心仪和爱慕的对象,可晓敏是城里人,那时的城乡差别很大,尤其是对于方明這些农村人来说,简直是天堂和地狱之别,方明觉的晓敏高不可攀,注意力基本在雅静身上。

    方明人长的并不出众,学习成绩也最多属上中等,可你看他的脸却透出一种惹人发笑的憨态,话语也风趣幽默,是班里的开心果,同学中不论是男是女人缘很好。有时他讲了什么惹人发笑的话,把前面的晓敏和雅静逗的不由得回头看他,方明就抓着时机紧盯雅静,欣赏着她的美好,直至看到她羞涩、慌乱的眼神躲开,他的心像装了蜜般甜美。

    晓敏的态度就不一样了,笑过之后就会返头喝骂:“方明!你还让人学习不?上自习老实点!”结果惹得周围同学也大笑起来。因为這事常发生,方明身旁一些立志金榜的同学,就和远处的同学换坐位,而正好有些人想靠近方明,不如说更想靠近晓敏和雅静。

    方明正好在晓敏背后,晓敏油黑的长发有时会有几缕披散在他的桌子上,他总有拿起闻闻的冲动。后来和晓敏在一起时还常说,她听后笑着就把头发捂在他的嘴上:“想闻?给你狠劲闻!”

    从他的位置正好看到雅静的侧面,雅静的侧面显得更加精致,从前额到鼻梁、嘴唇、下巴都线条清晰,加上皮肤特别白嫩,如同玉雕一样,让他着迷,以至于后来每次见到精美的玉雕仕女图像,都会想到雅静。雅静有个习惯动作,就是在听讲或没事的时候,常用手中的笔在脸颊上轻轻地刮着,而方明既喜爱那只精巧的纤纤玉手,又特别羡慕那支笔,恨不得自己变成那支笔,抚摸着雅静柔嫩的脸庞。

    雅静也能感觉到方明常常注意她,有时实在不由得向后一扭头,两个人的目光短暂相触又慌乱分开,心都“轰咚、轰咚”狂跳,感觉异样而美妙,使二人不由自主常演下去。相处了二年,俩人似乎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可雅静个性内向柔弱,女子的矜持绝不可能让她主动表白。而方明却在设计无数个向雅静示爱的情节,却一个又一个被否定推翻,继续重新设计,眼见没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方明决定加快步伐,但事情有了新的变化。

    相处這么长时间了,晓敏对方明的好感与日俱增,到了后来,竟生相思之情。有次方明回村病了,有两天没来,晓敏像丢了魂一样,做啥也没心思,满脑子是方明憨憨的笑容和逗人的话语。作为雅静的同桌,方明和雅静的神情自然落在她的眼中,开始城乡差别的驱使她希望他们能成为一对,有时在话语中还故意帮着他们,甚至还准备想办法撮合他们。当她发现自己对方明的依恋不能自拔时,少女的果敢让她把城乡之差、成人之美之心通通抛到九霄云外,对方明频频发起进功。常找机会和借口主动接触方明,进一步发展到在晚自习时邀方明出去,俩人留连在校园的树影中,晓敏用**的眼神,动情的话语刺激着方明青春火热之心。

    方明那边是暗恋的心还没有采取行动,而這边是让他热血沸腾的激情,很自然地倒向晓敏這边。看到方明和晓敏的热烈状态,雅静自然默默地将内心隐藏起来。

    毕业后這三人自然名落孙山后,那时实行的是高考预考淘汰制,结果连高考的边都没沾上。后方明和晓敏互相鼓励,约定补习一年,信誓旦旦来年双双高中,补习时同坐一桌,开始还能相互促进,而后来,爱情的魔爪使他们双双落榜,好一点的是方明這次沾了一下高考的边。方明运气好,就在那一年,县里在社会上公开招考一批干部,考场上方明在一些朋党的帮助下发挥超常,成功录取,同年晓敏也安排到一个商场搞财会工作,這为他俩的恋情扫除了障碍,三年后二人结婚。

    而雅静就没有這样幸运了,毕业回村之后家里就开始给她访察对象。這地方的农村就這样,女子不念书,到了十**就开始找对象,早早嫁出去。有个亲戚给她介绍了一个市里上班的工人,比雅静大**岁,是接父亲的班。原来他家是想给他找一个市里上班的,可他没文化,人又木讷寡言,市里哪个女子愿嫁他?拖了几年岁数大了,就退而求其次找个农村姑娘,漂亮一点,這就说上了雅静。

    雅静见了开始不同意,架不住家里人轮番劝说,也就勉强同意了。当时庄户女子嫁个正式工人很不容易,首先自己得长的端正,对方还是身体或长相上有缺陷的,再就是干着危险或脏乱的工作,像方明的两个姐姐就是嫁给了煤矿工人。那个年代如果能跳出农门、剥掉农皮,解脱繁重的体力劳动和贫困的生活状况,是每个农村青年的梦想,长的好看一点的女子机会还多一些,除了考学外还可嫁给一个工人,而男青年就没有這样的机运了,默认面朝黄土背朝天是他们一辈子的命运。

    第二年,雅静就嫁给了那个叫闵贵的男人,同学们谁也没告诉。在男方村里的婆家住了几年后,男人单位给分了两间房就搬到了市里。

    方明和雅静在补习的时候就听说了,俩人十分惋惜也感到愧疚,一直到十年后,方明和晓敏去市里的同学家,才知道雅静的住址和一些情况,俩人就专门去了雅静家。

    见了雅静,方明和晓敏感慨颇深,过去那个情纯美丽的农村少女已不见了,一个少妇模样取而代之。岁月的痕迹把曾经在方明眼里是多么精巧绝伦的脸宠,已磨得失去精细变得有些模糊。但细细端详,可能是在城市生活了几年,沾染了一种城市女性的味道,显得风韵犹存,具有了另一种说不清的成熟女性魅力。

    互相见面很稀罕,很热情,中午留他们吃了饭。见到了雅静的男人闵贵,确实不怎么样,模样很老,看上去要比雅静大十多岁二十岁的样子,认父亲还差不多,几乎没话。雅静有一个女儿已挺大了,叫闵思芳,小名芳芳,念小学,很可爱,对方明他们很礼貌,虽没有雅静漂亮也很不错,言谈举止完全是城市小女孩的模样,听雅静说学习成绩也很好。他的很快就能看出来,雅静一门心思都在女儿身上,对闵贵基本上不顾不看。

    方明和晓明对雅静的生活喜忧参半,比起雅静,那个男人太不称心了,幸亏还有个好女儿,生活过得也还可以,家里也特别整洁。

    从此他们互相来往开了,晓敏去市里只要有时间肯定去雅静家,雅静在女儿放假时会带着来他们家住几天。去年雅静的女儿考上了北京一所全国重点大学,方明和晓敏专程去祝贺,并送去五百元贺礼。

    又过了一个多月,进入了仲夏时节,不过北方的夏天在屋里不算热,在盛夏时只要把楼房两边的窗户打开,凉嗖嗖的风两边通着,挺舒服。

    方明受伤已满百天,骨折的腰椎已完全愈合。右腿恢复的挺快,躺着能屈立起来可以左右摇摆,也有些劲了,晓敏和雅静每天都要跪在床上让方明蹬自己的腿,晓敏被蹬累蹬疼就换雅静的。

    方明原想到了百天就能坐起来,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第一次往起一坐,感觉好像坐在了气球上,下面空空的,身子也不稳,只好在背后垫被子枕头,斜靠在床上,方明自嘲道:“不能坐能靠也不错,首先视眼宽了,看两大美人不用费劲了。”

    “啥两大美人,你纯粹是想看雅静一个大美人吧。”晓敏一句也不饶。

    雅静接着道:“我有啥看的,成老太婆了。”

    方明打趣:“晓敏,看你一个人看惯了,确实没啥看头了。可你俩在一块,互相搭配,各有千秋,两个都好看,两个都想看。”有晓敏在方明就敢开玩笑。

    晓敏从正揉的腿上狠掐一把说:“你听,吐露真情了吧,我不过是个挡箭牌。”

    雅静低头笑笑,仍专心地揉搓着方明的腿。

    方明原来一直躺着,下身露出来自己看不到,况且没感觉,别人碰上了也不知道,也就忘了羞耻。可现在靠坐起来,真切地看到了那个毛毛的家伙软软地爬在床上,挺丑陋的,羞耻感一下子上来了,就用衬衣角拦了一下。

    晓敏一把扯开,那家伙一下子又完全露了出来,她还用手提了提:“拦啥拦,露了一百天了也不害燥,這懂得燥啦?”

    方明被晓敏说的脸羞红,不由得去注意雅静。雅静的目光被晓敏的动作吸引到那个地方,听了晓敏的话也觉的很好笑,抬起头正好见方明注视着自己,脸“刷”地一下变成了红布。

    “你看雅静干啥,雅静已经摸了多少次,还有啥好羞的?”

    雅静被晓敏说的脸更红了,探手打了一下晓敏:“讨厌,老没正经的。”

    方明看着脸红后的雅静越发显的娇艳动人,心里面觉的甜丝丝、美滋滋的,又怕晓敏把這个话题说个没完,岔开话题道:“齐宇有一阵子没来吧?最近在忙啥?”

    “就是,够十来天了,是不是出门了?”雅静说。

    方明是因为伤痛而受煎熬,而谁想到此时的齐宇正受着情感和心灵上的磨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