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手术治疗(修)

【书名: 四十岁撞大运 第二章 手术治疗(修) 作者:阿福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车到了跟前,宋长庚打开车门跳了下来,他走到方明跟前蹲下身问:“怎回事,有啥感觉?”

    听了方明的一番介绍后又问:“怎么抬过来的?身子动没动?”

    方明解说完他长松了口气:“算你聪明!”对众人说,“抬到车上,慢一点。”

    方明好说歹说没让母亲跟了去,宋长庚不愧多年的医生,很会说宽心话,几句话就让他母亲少了疑虑,不坚持跟着了。這时正好方明的外甥春江听了消息也赶来了,就负责把摩托骑回城,方明父亲和姐夫随同车一块走。

    在车上,方明觉的该给晓敏打电话了,电话打到家里没人接,噢,方明想起晓敏中午去她妈家,他又给岳母家打了电话。

    晓敏這时正在厨房炒最后一个菜,电话铃响了几声,听没人接,估计爸爸是在院里没听到,两三下炒出盛盘,在围裙上擦擦手出去接起了电话:“谁呀?”

    “是我,你们吃饭了没有?”方明不知该怎说,先缓了一句。

    “没吃呢?刚做成,你吃啦?”

    听着晓敏像往常一样欢快的声音,方明心里越发难受,定了定神说:“晓敏,我在村出了点事,把腿跌坏了。”

    晓敏惊吓道:“啊!骑摩托跌的?厉害不厉害?”

    “不是骑摩托跌的,是从土堆上跌下了,我现在正去第一医院,你准备些钱马上来医院。”

    晓敏听了心咚咚乱跳起来,慌里慌张放下电话,返到厨房惶急地对母亲说:“妈,方明在村跌坏了腿,正去医院。快给我拿钱,有多少拿多少。”

    老人听了也是一惊:“怎跌的?跌坏哪了?”

    “我也不清楚,先快取钱。”晓敏边说边和母亲一块取钱,大概有二千多,也顾不上数,穿上衣服就走。

    院子里的父亲见晓敏穿戴好衣服推着车子往外走,问干啥去也没听清晓敏说啥,慌慌张张的样子,老人很诧异。回去问老伴,知道方明出了事,也顾不上吃饭,推着车子跟了去。

    他们父女俩脚前撵后脚进了第一医院,到门诊楼正准备要问人,从医院大门口传来救护车的响声。

    晓敏好紧张,感觉方明就在這车上。向救护车迎过去,宋长庚从车上先下来,她急忙问:“长庚,方明是不是在车上?”

    “在。”宋长庚答应着一脸焦急的晓敏,过去打开了后车门。

    晓敏和父亲扑到车门前,见方明父亲和姐夫蹲在车上,正要下来。方明头朝里躺着,身上、脸上土灰土灰的,快看不出模样了,雅静鼻子一酸,眼泪哗地流下来,哽咽着问:“怎跌的?跌坏哪啦?”

    旁边的宋长庚插话道:“可能腰跌坏了,具体还得检查完才知道。你们先别动,我去找人抬着检查。”

    晓敏爬上车,守侯在方明头前,一只手握着方明的手,一只手摸着他的额头,泪眼婆娑问:“感觉哪疼?疼得厉害不厉害?”

    “不疼,你别担心,我估计没啥事?”方明安慰着妻子。

    “从哪儿跌的?怎這么不小心。”

    在方明简单叙说过程时,宋长庚已领着几个医生推着急救床过来了。

    “大家抬放时千万小心,听我的指挥。”宋长庚指挥着人们把方明抬上急救床,推进透视室,拍完片子,后又转到ct室拍了ct片。

    等到片子出来后,宋长庚和几个骨科大夫都感到了严重,第一腰椎粉碎性骨折,压缩进三分之二,大家结合方明的症状,肯定是脊髓损伤,多半会造成双下肢终身瘫痪。研究后必须手术治疗,一种是直接到北京手术,一种是请北京专家来,征求完病人和病人家属再定。

    宋长庚面对方明和他的家人不知该如何开口,但這么大的事只能实话实说:“从片子上看,挺严重。”不管他们看懂看不懂,他指着片子讲:“第一腰椎受压后粉碎性骨折,现在剩三分之一的距离了,已经损伤到神经。”他看大家的脸色,知道他们还是不太明白,又解释道:“腰椎神经受损后就会造成双下肢瘫痪。”

    一说“瘫痪”大家都傻了眼,晓敏首先急吓哭了,哭着问道:“那该怎办?能治不能治?”

    “你们先别着急,现在还不知神经损伤的程度,只要脊髓不是完全损伤,就还能恢复。还有一种希望就是神经受到了压迫,神经会出现压迫休克,最迟不超过二十四小时,自动就能恢复。”后一句实际是对他们安慰,他已经否定這种可能。

    大家又有了一线希望,问:“那现在怎办?”

    “无论如何只能做手术了。过去做手术是用钢板固定,骨头长好再取出来。现在有了新办法,是在好骨头上植个支架,人们又叫钉子,把压缩进的骨头还拉回原来的位置,骨头长好也不用取出来,好了以后做啥事也不妨碍。”

    “在哪做手术?谁给做?手术危险不危险?”他们听了都吓的慌。

    “這不是得和你们商量?一是直接去北京,二是请北京专家来這做。我考虑还是应该来這做,去北京一路颠簸对病人怕有影响。至于危险,任何手术都有危险,不过现在這种手术已经很成熟了,不用太担心。”

    最后大家商量请专家,让宋长庚安排去。

    宋长庚走了一会又返回来,说:“专家已经联系好了,说最迟晚上六点就能过来,今天专家来了以后就做,這种手术越快越好,最好不要超过二十四小时。再就是钉子有国产和进口的,国产一万元,进口三万元,你们商量用哪一种。我问了,国产的和进口的差不多。你们定好以后,先抬方明到病房吧,我安排腾了一个单间病房。”

    宋长庚估计這次手术一直到出院,用国产的三万元也下不来,而方明和晓敏的存款不足三千元,他们去年刚买的二室一厅,简单地装磺下来也花了近八万元,卖了旧房加他们自己攒的只有五万元,方明父母省吃省喝攒的两万元,全部贡献给宝贝儿子了,剩余的是岳父母贴补的,按说他们正过上了好日子,买完新房也没有欠下外债。可今天出了這种事,怎不让他们头疼呢?

    头疼归头疼,怎也的想办法,病当紧,考虑到经济状况,最后确定还是用国产的。倒是晓敏的父亲主张用进口的,见方明坚决要用国产的,也就没坚持自己的意见。一听说用国产的还得三万多元,方明父亲和姐夫蔫了,让他们去哪找這么多钱?他父亲唉声叹气急的团团乱转。

    最后还是雅静父亲说话了:“不要为钱愁,方明你宽心治病,你们家里尽量凑,短多少我来补,不是专家的手术费和钉子是一万五嘛,我先回家取两万,你们回病房后轮流把饭吃了,事还多着呢。”

    方明真的很感动,觉得亏欠两家大人太多太多,自己父母受苦受累攒的钱,几乎都贴补他了。再说岳父母家,他们一家四口一年当中,有一多半是在岳父母家吃喝的,省下了多少钱?不然靠他俩人的收入,能维持住基本生活就不错了,其余的想都甭想。

    把方明安顿到病房,其他人也没心情吃饭,方明催了好几次没一个人去的。

    躺在病床上,方明想了想应该把這件事告诉给齐宇和刘建功,有些事应该让他们帮着做。這俩人比方明都小几岁,齐宇是他最好的朋友,刘建功是他们单位领导,关系相当好,也可以说是朋友。

    齐宇和刘建功接到消息很快就赶来了,他们非常吃惊和意外。

    這是两个好帮手,晓敏和公公现在已是六神无主了,方明姐夫和外甥对医院不熟悉,正好医院有关手续他俩给跑前跑后忙着。

    下午六点半多点,北京的专家自己开车带了个女助手来了。专家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很有气质,也正是年富力强的时侯。女助手年轻,不到三十岁,一看就是大城市的女性,人也漂亮。

    专家看完片子,又对方明的身体做了详细检查。

    因为要做手术,方明已被脱了个精光,身体不便翻动,毛衣和衬衣还是用剪刀剪烂脱下的。這样的场合,赤身露体在众人面前,特别是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京城女性,方明稍嫌难为情,可重伤在身,哪还顾的上羞耻?

    专家检查完说:“从片子上看骨折是挺严重的,必须手术。神经损伤程度只有打开才能知道,你们要有最坏的心理准备,损伤严重就形成截瘫,后半辈子只能依靠轮椅。”见大家露出失望的神色,又赶紧补充:“不过从很多病例看,他這种情况,神经完全损伤的很少,多数能恢复。”

    晓敏他们此前已从别的医生那儿了解到截瘫的后果:双下肢不能动,大小便失禁,性功能丧失。实在无法想象方明会变成那样的人,都在暗中祁求老天保祐。

    反而方明的内心中,一直没有想自己会变成那样,肯定很快就恢复的。這大概也是人类自我心理疗伤的本能吧,有些得了绝症的人,老是想着自己不会死的,保持了乐观的思想,靠此延长了生命,甚而躲过了劫难。

    后来先让刘建功和宋长庚领专家和参加手术的医生、护生先吃饭休息一下,晚上八点开始手术。

    七点多,他们吃饭回来,开始做手术前的准备工作,宋长庚和麻醉师赵医生问方明他们用全麻还是局麻?

    “局麻好还是全麻好?”方明问。

    “还是全麻好,全麻就是比局麻费用贵,不过你要用全麻我给你按最低价,药是我自己进回来的。”麻醉师赵医生回答。

    现在医院的医生自己进药卖药已不是秘密了,這个赵医生和宋长庚的关系很硬,通过宋长庚的关系,方明和赵医生原来就挺惯熟的,前不久因女儿倩倩患重感冒,请儿科几个医生吃饭还邀了宋长庚和他呢。

    大家這次一致决定用全麻,這件事上再不能图便宜了。

    轮到叫晓敏在手术单上家属签字时,专家照单细讲了手术可能带来的风险,晓敏听的直冒冷汗,心惊肉跳地不敢签字了。宋长庚做了些解释,她父亲在旁边打气安慰,她才哆嗦着签了字。八点整,方明被推进了手术室,大家都跟到了手术室门口。

    进了手术室,方明四处张望了一下,這是他第一次进手术室,比起电视中看到的手术室,這里显的很破旧和简陋,他心里嘀咕:這还是新建没几年,就成了這种破败状态了。

    其他辅助人员正忙着做准备工作,专家对他作最后的检查。一会,麻醉师赵医生和他一边聊着,一边推过麻醉架,赵医生从麻醉架上拿起一个与麻醉架连着的塑料透明口罩,捂在了他的嘴上,方明刚想這大概就是全麻吧,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车子推进了手术室,晓敏她们的心也跟着进去了,手术室外有长椅,开始谁也没有坐,站着焦急地守侯在门外。方明是麻醉的一无所知,其他人是进不去一无所知,只能祈盼手术成功,医生说的那些凶险不会发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有人坐下了,但不一会儿又站了起来。大家都很少说话,多数时间都在看着手术室的门,晓敏感到时间过的非常慢,她坐下又起来,一会到手术室门口听听,什么也听不到再返回来。

    晓敏看着公公靠墙蹲在地上,失神无助的眼睛紧紧盯着手术室的门,时不时长嘘短叹着。她心里更加难受,用肘碰了碰父亲,示意了一下,晓敏的父亲过去安慰着亲家公,把老汉揪起坐到了长椅上。

    过了有两个多小时了,晓敏在门外听到里边有“嗡嗡”好像是钻东西的声音,下意识地又推了推门,仍然推不动,贴近门缝看一看,里面还有一层门啥也看不到。她脑子很乱,有了不好的念头赶紧甩甩头,生怕变为现实,這才体会到什么叫坐卧不宁和心急如焚。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专家先出来了,大家都围了上去,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看到专家满脸笑容,大家期盼着好消息,不知谁在问:“医生,手术怎么样?”

    “手术很好,很成功。”专家看着大家期盼的脸笑着又说,“还是你们祖上积德,伤的不太严重,比我们预想的轻多了,脊髓很完整,以后完全可以恢复。”

    众人听了顿时高兴起来,都围上去问這问哪,专家热情地解释着,听了解释,大家這才把心跌回肚里去。

    “不过恢复起来又艰苦又慢,恐怕得二三年,没完全恢复前生活不能自理,一切都需要有人照顾,很苦很累,你们要有心理难备。”

    “只要能恢复,再苦再累也值。”原来医生们担心会终身残废,现在听说能恢复,晓敏喜极而泣说道。

    “方明啥时候能出?”

    “现在他们正在进行刀口缝合,很快就会出来。”

    方明正和赵医生他们一块喝酒,赵医生老是劝他酒,方明喝的昏昏沉沉,使劲睁起眼,却见众人推着他,這才恍然刚才是一个梦,意识到這是做完了手术,他笑着对旁边的赵医生说:“我梦见和你喝酒,让你一会儿就把我灌醉了。”

    大家见方明刚从鬼门关回来,也不问手术的怎样,却开起了玩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四十岁撞大运相邻的书:超级手机俏媒婆金屋藏帅流氓之风云再起白手起家天骄非正常人类事务所绝世好男人泡妞专家小黑传奇龙翔都市我的明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