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吓尿

【书名: 欢喜债 第60章 吓尿 作者:笑佳人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宋家二爷走夜路时不慎摔倒,额头撞中锐石,当场毙命。

    设灵堂,做法事,停柩七日后下葬。

    至此,喧闹了多日的宋家,重新冷清下来。

    或许,用死寂形容更合适吧。以前,府里好歹有丫鬟们因二爷鸡飞狗跳,有大爷斥责二爷惹是生非,如今,罪魁祸首去了,大爷早出晚归做生意,回家后直接躲进书房,新寡的二奶奶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以泪洗面。

    当然,除了立夏,没人见过二奶奶,但其他小厮婆子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二奶奶一定很难过。这才刚成亲半月有余,丈夫一下子就走了,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住啊。

    唐欢的确很“难过”,因为宋陌不再见她了。她要装老实不能主动去找他,宋陌则因为间接害死宋凌痛苦愧疚,连守灵期间不得不碰面时,他也不看她一眼。

    这下该怎么办呢?

    唐欢倚门而立,望着远天发呆。

    大伯弟妹的身份对宋陌影响太大,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肯做到最后一步。身体诱惑不成,下药解毒的套路也不成,捆住他强来又算不得心甘情愿,难道她要败在这场梦里?

    唐欢不甘心。

    可她就是想不到办法。

    “二奶奶,您都在这里站了半天了,回屋歇会儿吧,马上快要用饭了。”红日西垂,照在二奶奶姣好的脸庞上,偏偏越娇艳,想到她现在寡妇的身份,便越让人心生怜惜。立夏不忍看二奶奶这样愁眉不展,走过来小声劝道。

    唐欢点点头,刚转身,忽闻远处有妇人高声喊孩子回家吃饭。

    孩子……

    唐欢低头,摸摸肚子,唇角漾开自信的笑。

    晚上,宋陌依旧是在铺子里用过晚饭才回来。若是以往,他定是直接回卧室的,可今天进门,恰好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灵堂那边走去了。只有她一人,手里提着灯笼,侧脸哀婉。似乎是察觉到他的注视,她脚步变慢,朝这边望来。宋陌本能地闪身藏到树后,不想让她看见。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等她进了灵堂关了门,宋陌放轻脚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却是什么都干不进去。

    二弟去世,她一直面无表情,没有半点伤心。宋陌知道,她一定是猜出那晚跟她睡觉的人也是他了,所以他对二弟甚至他都只能有恨,又怎会为二弟的死伤心?是他们骗她在先的,宋陌没有理由怪她无泪,他只怪自己没能教好弟弟,如果他把弟弟教成一个懂事的人,二弟就不会……

    后悔无用,宋陌抬头望向窗外。她去灵堂做什么?这么晚了,回去了吗?

    过去看看吧,如果她不在,他去陪二弟说说话。二弟活着,他只记得他的坏,恨铁不成钢地打他骂他。现在二弟去了,他犯的那些错便跟着去了,留给他这个大哥的,只有那么多年的相依为命,只有他的好。

    灵堂里还亮着灯。

    她在里面。

    宋陌停在门前,犹豫要不要进去,直到里面传来她压抑的哭声。

    宋陌心口一紧,回神时,手已经推开了门。

    唐欢回头,两人目光相碰,她没有躲闪,痴痴地望着他。

    宋陌逃避般移开视线,站在门口低声劝她:“夜深了,回去吧。”

    唐欢苦涩一笑,转回去,依然跪着,对着前面的牌位发呆。

    宋陌只好走进去,想了想,带上了门。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下人出来,但万一呢?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太容易惹人遐想。

    他停在她身后,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跟她一样注视着二弟的牌位。

    时间在静默里一点点流逝,唐欢低下头,“大哥,那晚的人,也是你,是不是?”

    宋陌默认。

    唐欢也没等他回答,自言自语地继续道:“在假山前跟丫鬟胡闹的是二爷,二爷怕我生气,就假扮成你。大哥怕我伤心怕我跟二爷不合,不得已冒充二爷照顾我,是不是?”

    宋陌痛苦地握拳,“是,弟妹,是我们对不起你。二弟已经去了,你有什么怨,全都怪到我头上吧。无论你让我做什么,就算是死,我也愿意。”

    唐欢擦擦眼睛,摇头道:“大哥你别担心,我一点都不怨你,我也不怨二爷。若不是他胡闹,大哥不会那么温柔地待我,我也没有机会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你。大哥,你可能不相信,你冒充二爷陪我的那两个晚上,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日子。所以,哪怕明知道你是骗我的,我也心甘情愿,做过你的女人,我这一世便没有白活。”

    这辈子,这辈子,她才多大,怎么就知道以后没有更开心的时候,莫非……

    宋陌心中不忍,“……海棠,你别这样,你这样我更难受。二弟对不起你,我也对不起你,你想骂就骂出来吧。”碰了她要了她是事实,此时再喊她弟妹,怕会伤她更深。

    “我怎么舍得骂你?”

    唐欢含泪转身,膝行着挪到他身前,抱着他的腿哭了起来,“大哥,我真的不怨你,我只怨自己命苦,怨老天爷为什么不让那天看见我的人是你,为什么娶我的不是你!大哥,现在二爷死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的心我的人都是你的了,离了宋家,我就是行尸走肉,不离宋家,我不怕守寡,但让我守着二爷的牌位守着弟妹的名分跟你相处,将来眼睁睁地看你娶妻生子,我会难受死的。大哥,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办,是不是死了才能解脱啊……”

    她哭的伤心欲绝,宋陌心也跟着滴血。她哪里知道,那天他同样坐在骡车上,却眼睁睁替二弟娶了她。

    宋陌慢慢跪下去,她扑到他怀里哭,他不忍拒绝也不想拒绝,慢慢抱住了她,“海棠,你,你想走吗?如果你想走,我放你走,还会想尽办法护你周全,替你寻个好男子,许你一世富贵。”他不舍得她走,可他无法给她什么,与其让她像朵娇艳的花慢慢在宋家枯萎,他宁可放她走,只要她下半辈子过得开心。

    “宋陌,你好狠心,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唐欢恨恨咬他肩头,咬到嘴里弥漫了血味儿。他一声不吭地忍着,将她抱得更紧,想解释给她听,她却慢慢松开他肉,又抽泣着说了起来:“大哥,我嫁过来,你对我好,一点一点把我的心偷了去,然后你又把我的身子摸遍了亲遍了,还,还破了我的身。现在我里外都是你的,你怎么能狠心让我嫁给旁人?什么一世富贵,我不稀罕,如果你觉得我活着让你良心不安,我马上去死,再也不碍你的眼!”

    “别胡说!”

    宋陌捂住她嘴,看她用那双含泪的眸子哀怨又委屈地望着他,看晶莹的泪珠不断地滚落下来。他心疼,情不自禁替她擦泪,“是我错了,不该那样说。海棠,你放心,既然你不想走,那我向你保证,我宋陌没有福分娶你,也不会再娶旁人,你的那些担心统统没有必要。”

    唐欢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眼里有惊喜也有忧虑:“你不娶,宋家的香火怎么办?”

    宋陌苦笑:“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谈什么香火,将来遇到投缘的孤儿,领养一个吧。”

    “那,那咱们呢?大哥,咱们以后,真的就只是大伯和弟妹了?”唐欢贴到他胸口,声音哀婉。

    宋陌身体一僵,他明白她的意思,但他真的做不到,“海棠,我喜欢你已经犯了大错,以后,我依然喜欢你,但我真的无法再承诺你别的。那样,实在对不起二弟,海棠,你懂吗?”

    “我懂。”

    唐欢慢慢离开他怀抱,抬头面对他,脸色有些为难,很快又坚定下来,边流泪边哀求道:“大哥,我懂,我会好好替二爷守寡,不让你难做。只是,大哥,一个人的日子太寂寞,大哥,我,我求你,求你给我一个孩子,行吗?”

    孩子?

    宋陌脸色一白,震惊地看着她。

    唐欢握住他手,神色凄婉:“大哥,你别生气,你先听我解释,我不是为了男女之欢才求你的。你忍心宋家无后,我却不忍心。我,我只求大哥今晚要我一回,若上天怜我让我一举得子,孩子就说是二爷的,这样二爷有后宋家有后,我下半辈子也有人陪,不用孤老。如果没能受孕,说明我没有那个命,我也不会再纠缠大哥,不会再拿这种事为难你。大哥,海棠求你了,就今晚一次,给我个念想,行吗?”

    宋陌往回缩手,痛苦地别开眼:“不行,海棠,我办不到,我不能……”

    唐欢捂着嘴哭,“就当是为了宋家,为了我,你都不肯吗?”

    宋陌闭上眼睛,刚要说话,突然听她站了起来,转身就朝墙壁撞了过去。宋陌大惊,想也不想便扑上去,险险抱住她腿,两人一起摔在地上。

    “海棠,你这是做什么,你想让我后悔死吗!”他起身,想扶她起来。

    唐欢哭着踢他:“你走,你还管我做什么!你不肯给我孩子,与其一辈子只能远远看着你一辈子孤老,我宁可现在就死!你放开我!”

    “海棠!”

    宋陌狠狠抱住她,埋在她散开的发里哑声哀求:“海棠,换一样,除了这个,我什么都答应你!”二弟因他们而死,他怎么能再要她!

    唐欢乖乖由他抱着,声音呆板:“我最想跟你结为夫妻长相厮守,可我知道那样太让你为难。我还想为你为宋家为我自己生个孩子,可你不给我。大哥,放开我,让我去吧,这样活着,真的太苦。”

    “海棠……”仿佛怕她真的消失一样,宋陌抱得她越发紧,“海棠,别说死,别说死行吗?”他已经没了唯一的亲人,不能再失去她了。她死了,他在这世上仅存的牵挂就没了,她想让他也跟着她死吗?他不怕死,却舍不得她死。

    “大哥别怕,”唐欢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他肩膀,语气轻松甚至带了笑意:“我走后,大哥别伤心,好好照顾自己,等你把我忘了,就再娶一个吧。娶个好姑娘,到时候名正言顺地跟她生孩子,我这种身份,不配替你生。”

    “别说了!”男人再也无法忍受她用这种话刀子往他心口上扎,大声吼道。

    唐欢背转过身,真的不说了。

    宋陌怔怔地看着她单薄的背影,良久之后,起身,去熄了她带来的那盏灯笼。

    飘散着焚香味儿的灵堂,瞬间黑了。

    “海棠,别哭了,我给你。”

    宋陌朝跪坐在那里的人影走过去,说了一句话便沉默了,解下衫子铺在地上。她呆呆地坐着,他按住她肩膀将她放躺上去,没有解她上衣,只褪了她裤子。唐欢静静地等着,听他起身解开腰带,听他的裤子坠落在地,听他抬脚跨出来,跪到她身前,覆了上来。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他撑在她上面,黑暗中响起他自己撸动的声音,然后,他扶着自己抵住了她。

    她那里干巴巴的,怎么可能进得去?

    等他试了几次,唐欢一动不动地小声哀求:“疼,这样好疼……”

    宋陌动作一顿,没有说话,不再徒劳,而是不带任何感情地伸手覆上那里,来回抚弄。

    “嗯……”唐欢情不自禁夹紧他手,刚出声,感受他慢了一分,忙扭头咬唇,不让自己叫出来,只在他碰到最娇弱之处时闷哼出声,身体跟着颤抖。

    手下渐渐湿润起来,宋陌低低问她:“可以了吗?”尽管强迫自己不要动多余的感情,亲耳听着黑暗中她轻柔的哼喘,亲手感受着她的收缩迎拒躲闪,他呼吸还是无法控制地重了。

    “可,可以了……”唐欢颤着音道,心想一会儿进来了,若他还能镇定下去,她便真心服了他。

    得到肯定,宋陌反而犹豫了一下,然后才重新撑到她身上,慢慢挤进去。

    唐欢张着嘴发不出声音,只能连连吸气,气息拂到他扭开的侧脸上,喘息飘入他耳中,渐渐乱了他的心。等他终于全部都进来了,唐欢再也忍不住抱住他,哭着求他:“等会儿,容我缓缓,好疼。”其实前面准备地很充足,说话时已经不是特别疼了,她就是想磨他。他在外面,她拿他没办法,现在吗,该由她做主了。

    宋陌心疼她,耐心地等着,过了会儿,她还是没有允许他继续的意思,宋陌却开始受不住了,那样的紧,那样的热,那样的密不可分,她就像山洞另一头的光,诱惑着他往里走往里走,不断深入。

    他想问,问不出口,汗滴了下去,落在她颈上。

    “大哥,很难受吗?”唐欢抚摸他脸,柔声问。

    “你,还疼吗?”宋陌艰难开口。

    “疼,可我愿意疼。大哥,现在这样,我是不是就能怀上你的孩子了?”唐欢故意傻傻地问。

    宋陌被她的傻话弄得心更软了,勉强平静地告诉她:“还要等等。”

    “啊,还要等什么?出嫁前,我继母跟我说了,只要男人的那里插,插.进来,就能怀上了。大哥,我,我不疼了,你再等等,兴许在里面多留一会儿,就更容易怀上……啊,大哥,你,你这是做什么?”男人突然动了起来,唐欢忍笑,抱住他一边随着他的动作晃荡一边惊讶地道。

    “海棠,别,别说话了,交给我,我会让你生的。”

    她越说,他就越渴望,可宋陌不想让自己的欲.望掺杂进来。他只想给她一个孩子,若是恣意享受这种欢好,他心中有愧。

    “我,我不说,可我好热,大哥,我把衣裳脱了成吗?你,我知道你不想看,啊……那你离我远一些,小心碰到你嗯……”唐欢嘴里问着,手上已经开始解衫子了,男人没有回应,只加快了动作。唐欢知道他心里喜欢着呢,脱抹胸时故意抬高身子,让自己饱满的胸脯贴上他脸。出乎她意料的,最顶端的地方正好碰到了他唇。

    她惊呼一声往下躺,他动作比她还快,在她离开之前生生叼住了她,害得她只好双手撑地,挺胸喂他。

    他都被欲.望俘虏了,唐欢更不用客气,尽情地叫了出来。

    灵堂空旷,她的喘叫高高低低回荡,男人忽的抬起她腿跪立起来,一下比一下入地更深。

    唐欢得意极了,她终于让这个男人再次为她疯狂。

    这还是他弟弟的灵堂呢,再愧疚,还不是照样进来了?师父说的没错,男人一沾到女人,那就变成了禽兽,甭管白日里多正经多威严,在女人身上,所有男人都是一样的,想的只是女人那里,想让女人夹得他更紧更爽。

    “大哥,你太,太大了,慢点……”她抓着他的衫子,故意说男人最喜欢听的话激他,这是一种夸赞,男人听了会更卖力。当然,唐欢也想听他夸她,听他在耳边说她有多厉害快要绞死他了,唉,可惜这男人注定不会说这种情话的。

    罢了,只要他弄得舒服就行了。

    唐欢不再多想,哼哼啊啊地越叫越欢。

    叫着叫着,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这男人的勇猛里骤然带了一股狠劲儿,一下下地简直就是要刺.穿她。这不是夸张,他是真的太深,又是连续不停地撞,唐欢太舒服,舒服到开始不舒服了。

    “大哥,别这样,轻点……”

    说话不管用,她不得不挣扎,夹着他脑袋的双脚改成抵在他肩膀上,想把他推开。

    她却怎么都想不到,宋陌不是不听她话不是不体贴她,而是他真的听不见她的声音。

    不知何时起,脑海里再次浮现柔和又绚丽的光,宋陌想要看清它,看清彩光遮掩的模糊东西,可是他一努力,头就疼得像裂开一样。他想停止探索,却停不下来了,那疼像是从头顶灌入的冷水,不停地往下蔓延,几乎熄灭体内的火。然欲.火不同意,它烧得越来越旺,逼他更深更有力地要她。

    要着要着,彩光似乎清晰了些,头疼也稍微得到缓解,宋陌大喜,偏她不知为何突然挣扎起来。他怎么能让她走?攥住她腿将她翻个身,从她身后重新挺进去。她好像哭了,扭腰摆臀要往前爬。宋陌不肯让她走,紧紧攥住她腰使劲儿往后扯,逼她乖乖迎接他,逼她更深地打开,逼她用她的热燃旺他体内的火。

    “大哥,宋陌,混,混蛋啊……”

    她好像在喊他,可是都不对,彩光后同样有个声音在喊他,带着更强烈的诱惑。宋陌想听那个声音,所以他更狠更猛地撞她,撞碎她的声音,不许她打扰他解开这个折磨了他许久的困惑。

    理智早已消失,男人像久困的野兽,这个女人就是从天而降的猎物,他压着她,在她的哭声求饶里越发勇猛,瘦腰似被狂风席卷的枝干,前后急速晃动快要看不清影儿,而女人就是被他划动的水,水声越来越响,仿佛快要溢出来似的。

    男人毫不停歇,体内热火越来越炽灼耀眼,终于,当脑海里疼痛带来的冷完全被火吞噬时,那团彩光消失了,现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一幅幅一幕幕,是谁的一生。

    他看见一个瘦小的少年跪在他面前,磕头敬茶喊师父。

    他看见少年躺在船板上,他压在他身上,四唇相碰。

    他看见少年一身女装坐在窗前,他为她作画。

    他看见少女站在夜空下的街道上,他在阁楼上望着她。

    他看见少女躲在柳树下,委屈地无声问他谁更好看。

    他看见少女痴痴地望着一盏五彩绚烂的灯,他在旁边痴痴地看她。

    他看见,柔和灯光照亮的锦床上,少女仰头抱着他,他在她体内在她身上在她耳边唤着什么。

    他在唤她的名字吗?

    她叫什么?

    听不清,还差一点。

    宋陌攥紧身前早已瘫软下去的女人腰肢,发了狠连续深入猛撞。

    唐欢已经哭得发不出声音了,原来太强烈太漫长的愉.悦,竟也是种折磨。她只盼着这男人快点结束,快结束吧,她有点忍不住了,好想……

    突然,随着男人深深一挺,她听见他低吼着喊“小五”!

    白光骤然袭来,唐欢惊骇打颤,身下有水儿,一泻而出。

    宋陌,这种时候,不带这么吓人的……

    作者有话要说:欢欢:师父……这是什么情况!

    师父:这么快就记起来了,这小子太强大了,为啥没被我遇到!

    宋陌:……

    其实这场梦两人之间没有什么感情变化,主要是前后四场梦的过渡,如有不尽如人意的,大家多多包涵吧,佳人真的努力啦。

    下一场梦,腹黑少爷和贴身丫鬟的故事,咳咳,到底是丫鬟勾引少爷,还是少爷勾引丫鬟,大家慢慢看吧,哈哈,目测会很欢乐~

    谢谢人淡如菊和守護雪域天堂的地雷,么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欢喜债相邻的书:[星际]人工智能末世之人生赢家掠夺重生之误入军门千金宠夫重生嘉平公主传奇大香师农家小院下限(甜宠)人鬼同途重生之农家女[特种兵]重生之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