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见到黄鹤轩的师傅

【书名: 大鉴定师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见到黄鹤轩的师傅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飞机降落之后,二位飞行员在原地看守,而陈逸等人在黄鹤轩的带领下,向着其师傅隐居的地方而去。

    一路之上,道路并不是太崎岖,没过多久,他们便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座木屋。

    随着这座木屋的出现,周围的环境,也不再像路上那般的充满杂草,而是鸟语花香,在木屋周围,种植着许多的鲜花,此时正值春季,这些鲜花开得十分灿烂。

    远远的,陈逸等人就闻到了一股芳香,伴随着鸟叫声,使得人的心灵也不由自主的平静下来,“黄大哥,你们这地方不错啊,鸟语花香,一片美丽盛景啊。”

    “这是我师傅许多年不断种下的,每一株都是他的心血,在我学花鸟画的时候,这些花朵,给了我最大的帮助。”看着木屋周围这一片片花朵,黄鹤轩面上露出了笑容。

    几人慢慢的靠近木屋,花香也是越来越浓,他们清楚的看到了这木屋周围,那一片片的花朵,红黄蓝绿,可以说是争奇斗艳。

    岭州地区亚热带沿海,全年气温平均在二十多度,是华夏平均温差最小的城市之一,水热同期,雨量充沛,利于植物生长,因此,岭州也被称之为花城。

    此时正有一个十余岁的少年,正拿着水壶给这些花浇水,听到动静之后,连忙扭过头来,当看到黄鹤轩时,他的面上露出了惊喜之色,“师傅,你回来了。”

    黄鹤轩连忙将手放在嘴上,作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招手将这个少年叫了过来,“小枫。你师祖怎么样了。”

    这少年摇了摇头,“师傅,师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知道你下山了之后,怒火三丈的说等你回来。要把你遂出师门呢。”

    黄鹤轩苦笑了一下,“如果遂出师门,能让师傅没有遗憾,那我也心甘情愿了。”随后,他让这少年一一见过了陈逸等人,同时也是介绍了这少年的身份。

    这少年名叫徐枫,是他在二年多前,从孤儿院里接回来的。性格活泼,十分的聪慧。

    “小枫,你在和谁说话,是不是你师傅那个不肖的弟子回来了。”这时,从房间中传来了一声询问,随后,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位面色发白,拄着拐杖,看起来有气无力的老人。

    这位老人看到外面这么多人。不禁愣了一下,目光充满恼怒的看了黄鹤轩一眼,然后移到了陈逸的身上。此时,看到陈逸,他的面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激动激动之色。

    “黄大哥,这位想必就是令师林老爷子了,陈逸在此见过林老。”未等这位老人先说话,陈逸便走上前去,拱手行礼说道。

    看到陈逸主动向他行礼,老人连忙走了过来,摆了摆手。“陈大师,使不得。使不得,应该是我向你行礼才是。老夫林远航,见过陈大师。”

    他现在最希望见过的就是陈逸,没想到自己的徒弟,下山之后,真的将陈逸请了过来,华夏数百年来,唯一的一位书法大师。

    “林老,您这才是使不得呢,快起来,我与黄大哥是朋友关系,您可是我的长辈。”看到林老向自己拱手一拜,陈逸连忙走上前托住了林老的身子。

    “华夏有句古话,达者为师,陈大师在书画上的成就,以及为华夏传统文化做出的贡献,值得我这一拜,我必须要拜。”林老目光坚定的说道。

    陈逸不得已,只得放下了手,而林老继续向陈逸拱手拜了一下。

    “你,你说你叫林远航。”这时,袁老似乎想到了什么,充满惊异的说道。

    林老面带疑惑的望了望他,然后点了点头,“我的名字正是林远航,不知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我记得我师傅曾经说过,他有一个师弟就叫林远航,只可惜在师祖出世之后,这位师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袁老面带回忆的说道,从面容来看,这个林远航,比他大了有二十岁左右,恐怕就是自己师傅所说的人了。

    听到袁老的话语,林老面上露出了一抹异色,“哦,这么说来,你是岭南画派的人了,不知你师傅是谁。”

    “我正是岭南画派的人,我师傅名叫……”随后,袁老将自己师傅的名讳说了出来,“林老,如果我猜得没错,您应该就是我那位消失的师叔吧。”

    “是与不是,已然不重要了,陈大师,这位,应该就是您的妻子沈姑娘吧。”林老却是没有正面回答袁老的问题,而是指着沈羽君问道。

    陈逸点了点头,“林老,这位正是我的妻子,沈羽君。”

    “羽君见过林老。”此时,沈羽君也是向着林老盈盈一拜。

    “沈姑娘,无需多礼,快快请起。”林老连忙将沈羽君扶了起来,然后有些虚弱的咳嗽了一声,“陈大师,我这个徒弟,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便下山私自将你请了过来,实在是失礼了,我应该主动拜访你才是。”

    陈逸笑着摆了摆手,“林老,您可不要责怪黄大哥,这可是我要求他带我过来的,能够见到您这一位隐居起来,专门研习书画,为华夏文化默默作出努力的人,十分荣幸。”

    “唉,陈大师言重了,不过是图个清净而已。”林老摇头一笑。

    “师傅,外面风大,我们还是进屋去吧。”此时,看着自己师傅不断咳嗽的景象,黄鹤轩连忙说道。

    林老也是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陈大师,失礼了,请进屋一叙。”

    随后,陈逸一众人进入了屋子之中,几人面上的表情各有不同,袁老面上则是带着异色,他没想到这位黄鹤轩的师傅,曾经在岭南画派学习过的人,竟然是他的师叔。

    虽然这林老没有正面问题,但是从刚才的情形来看,估计是*不离十了。

    陈逸则是看着脑海中的鉴定信息。心中在思索着什么,鉴定信息中正是这老人的身体状况,疾病什么的只是其次。最为重要的是这位老人的身体各个器官,已经老化的很严重了。这些病,也正是器官老化所引起的。

    根据鉴定信息中的那些数据,以林老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撑不过一个月了,已然是处于油尽灯枯的状态。

    他的修复术,可以很轻易的修复这个世界上最难治愈的癌症,却是无法修复,已经老化的器官。或者说是生命更直观一些。

    哪怕他现在将因老化而引起的疾病治好了,这些疾病依然会再次出现,病不是最为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身体,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力量了。

    不过,除了修复术之外,他还有延寿丹,延寿丹的作用就是延长寿命,对于林老现在的状况非常的适合。

    木屋之中被收拾的非常干净,与现代冰冷的高楼大厦相比。这木屋看起来更加的温馨,林老招呼着陈逸几人坐在了椅子上,看起来这些桌椅板凳。都是在这山野之中,自己制作而成的。

    黄鹤轩准备给几人泡茶时,陈逸却是接过了茶壶,开始泡起茶来。

    林老面上露出了一抹期待,“早就听闻陈大师的泡茶技术十分高超,今日总算能够亲口品尝到了。”

    “林老过赞了,来日方长,您喝到的机会,还多着呢。”陈逸笑着说道。

    “唉。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如果不是这个身体,我早就下山去拜访你了。没想到鹤轩趁着我不注意,偷偷下山了。”林老摇头一笑,他自然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陈逸笑了笑,“您老就别再责怪黄大哥了,他也是为了您好。”

    “唉,本来以为隐居山中,为华夏书画留下一个传承,可是陈大师你的一举一动,让我知道了这是错误的,这只不过是我为图清净,找的一个借口罢了。”

    “想要让华夏书画继续传承,发扬光大,唯有在山下才能够真正的实现,否则,我在山上呆的时间再多,也无法真正的使华夏书画发扬光大。”

    林老叹息了一声说道,陈逸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世界人知道了华夏书法真正的神奇,让本来没落的书法,渐渐的复苏,这才是真正的为华夏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已经和鹤轩说好,只要我一走,就让他们去山下,让我们这一门的书画,进入社会,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发扬光大,隐居在山中,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林老,这可不是自欺欺人,隐居在山中,不与外界接触,这能够让心灵更加纯净,使得书画传承,也是如此,这可以说是为华夏书画保留一颗种子,茶泡好了,先喝茶吧。”陈逸摇头笑着说道。

    林老端起了茶杯,闻了闻香气,面上顿时露出了异色,这茶所用的是他的茶叶,可是泡出来的,却是更加的香。

    随后,他闻香,观色,分做三口将茶汤一饮而尽,面上顿时露出了享受之色,这茶的味道,要远远超过他自己所泡的,还给人的感觉,更加的美妙,这一个年轻人,真的是不凡。

    喝完茶后,陈逸将那一幅王羲之的真迹拿了出来,铺在旁边的一张书桌上,而林老面上带着激动,望着这一幅书法,内心充满着一种朝圣的心情。

    书圣王羲之,这是任何书画家都为之尊敬的人,其真迹,更是所有书画家想要看到,想要得到的物品,可是自从唐宋之后,再无人能见到王羲之的真迹。

    今天,在自己的家中,他亲自看到了这一幅真迹,可以说完成了他人生两个遗憾,见到陈逸,还有见到这一幅王羲之真迹。

    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中,陈逸等人与林老不断交流着,同时又找了机会,将一枚延寿丹放入茶汤之中,让林老喝下。

    随后又借着自己懂一些医术,向着林老体内输入了一些灵气。

    交流之中,林老也是渐渐道出了当年在岭南画派的一些事情,大多都是利益纷争引起的事情,而他不愿意在这种环境下继续呆着,所以便不辞而别,离开了岭南画派,来到了山上隐居起来。

    而袁老的师傅,是他的二师兄,也是几位师兄弟当中,最不错的一个人。

    将这些事情说出来之后,林老与袁老也是相认,并且告知不要将他的师傅,告诉岭南画派的其他人,就让这些往事,继续埋藏下去吧。

    中午的时候,陈逸也是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菜,所用的材料都是林老师徒几人自己种的,可以说是全天然无污染。

    品尝到了陈逸所做出来的美味饭菜,林老几人更是感叹,这一个年轻人,似乎真的是无所不能。

    而那两位飞行员,也是换班过来吃了饭,到了下午,距离傍晚没多长时间时,他们其中一人过来提醒了一下,因为到了夜晚,或多或少,会对他们回去的行程,造成一些不便。

    陈逸几人一一向林老告别,而林老,则是充满着不舍,与陈逸几人的交流,十分的投机,犹如遇到了知己一样。

    看着林老的不舍,陈逸则是一笑,说他们一定会有机会再见面的,同时,他也是留下了一些顶级龙园胜雪茶叶,嘱咐林老时不时的喝上一些,对身体会有帮助的。

    随后,陈逸和沈羽君,以及袁老,搭乘直升机,飞回了岭州,又在袁老家中住了一夜。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并没有马上赶回天京,而是在岭州呆了几天,去了灵玉轩珠宝集团,还有制作车间看了看,现在的灵玉轩珠宝,在姜伟的运营之下,也是成为了华夏知名品牌。

    除此之外,他们还和袁老一块去了岭南书画院,一块观看了一些书法稿件,天京,岭州,这几个文化气氛浓郁的地方,所收到的稿件,也是非常多的,不过,这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在岭州呆了几天之后,陈逸和沈羽君,再次搭乘飞机,回到了天京,继续着之前的一些事情。

    传国玉玺的寻找,还要继续进行,哪怕其中遇到再多的困难,都不能放弃,这是华夏最具代表性的至宝。(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