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书法之题(上)

【书名: 大鉴定师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书法之题(上)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我知道了,多谢李公公提醒。”陈逸笑着点了点头,这文渊阁之中都有哪些人,他现在可是一清二楚,同样,对于他们的心理活动,也是了如指掌。

    如果有选择的话,陈逸真的懒得跟这些人见面,直接去藏书楼看书了,只不过现在皇帝有令,他也是不得不从。

    他可以在一些事情上,与皇帝讨价还价,并且提出要求,但是在这种命令下,他如果违抗的话,那就不给皇上面子了。

    陈逸跟随着小李子,来到了一处阁楼之外,在门外,小李子恭敬的说道:“皇上,陈居士已经到了。”

    “哦,快快请陈居士进来。”门内传来了万历皇帝的声音。

    “陈居士,你快快进去吧,杂家就不跟着了。”小李子指了指门口,朝着陈逸说道。

    陈逸点头一笑,拱手谢过小李子之后,走到门前,掀开帘子,抬脚缓缓踏了进去。

    踏进来之后,顿时感觉光线有些暗淡,他瞬间适应了过来,抬起头,向着房间内望去。

    此时此刻,房间内坐了有七八人之多,看起来都是年过半百之人,就算有些实际年龄没有,但是他们的面貌却是有些苍老,。

    这些人在见到自己之后,或是依然坐在座位之上,或是站了起来,好奇的望着自己,而万历皇帝,坐在最上方的主位之上,此时也是正笑呵呵的看着他。

    对于明代内阁。陈逸也是有过一番研究,明代内阁的最高领导是首辅一人,其次是次辅。也是一人,其余皆称群辅,在文渊阁办公。

    这些首辅都是各大殿堂的大学士,明朝时,内阁大学士都是正五品,但排名却是不同,虽然内阁在文渊阁办公。但是地位最高的却是中极殿大学士,为首辅。次辅则是建极殿大学士,后面的文华殿,武英殿,文渊阁。东阁大学士,都是群辅。

    在打量这些人的时候,陈逸在其中看到了一位老熟人,内心顿时稍稍一紧,正是在去年以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内阁的王锡爵,也就是他在刚刚来到副本世界,看到的那名正在洗澡女子的父亲。

    这段时间,陈逸与吴公子等人也是在一块聊过天,自然而然知道了那名洗澡女子的姓名。是王锡爵的小女儿,名叫王清媛。

    根据史料记载,王锡爵共有一子三女。其子王衡在科举中获第二名榜眼,与王锡爵在科举中的成绩一模一样,称之为父子榜眼。

    只不过王衡并没有取得他父亲这样的成就,仅仅只做了翰林院编修,后辞官归陷隐,最后成为了明代南剧的名家。著有许多杂剧名篇。

    其三女,长女。名不详,嫁中书舍人,次女名王桂,本来许配给一名士人,谁知未嫁那士人先死,后居家守贞,自称得道飞仙,引得其他士人纷纷拜师。

    其三女,名字同样是不详,长女何时去世不知,次女王桂在五年前,也就是万历八年,公元1580年身死,年仅二十余岁,那么他进入副本世界,所遇到的待字闺中的女孩,也只有王锡爵的三女儿王清媛了。

    说起来王锡爵也只当了一年多的首辅而已,最后朝局太过混乱,因为一些事情,招致朝臣们的愤恨,多次上书申辩无效,随即连上八份奏章辞去了首辅一职,回乡养老。

    只不过在辞去首辅一职后,万历皇帝依然对王锡爵念念不忘,在万历三十五年,特加少保衔,遣官召他赴任,王锡爵三次婉辞不就,万历皇帝坚持任用。

    最后一些言官仍然没有忘记对王锡爵的旧恨,纷纷上章弹劾,将此前的旧账又都搬了出来,王锡爵本不准备就职,看到这些,更加决心杜门养老,万历皇帝虽然越加眷顾,可是他就是执意不出。

    打量完了房中的众人之后,陈逸向着坐在首位的万历皇帝拱了拱手,“见过皇上,打扰了你们的议政,请见谅。”

    房间内的众人看到陈逸的动作以及所说的话语之后,面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异色,如此随意的与皇上说话,实在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万历皇帝随意的摆了摆手,“哈哈,陈居士不必客气,朕也是没想到,你会第一时间来到这文渊阁,观看其中的藏书,说起来,古籍善本,确实算得上是珍贵的古物啊。”

    “陈居士,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朕依然会授以你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郎中一职,相信以你的才华,不久之后,便会拥有入内阁议事的权力。”随后,万历皇帝又再次开口说道。

    听到万历皇帝的话,周围的一些内阁大臣,面上再次露出了异色,陈逸现在年仅二十余岁,从皇上对其的重视来看,相信不出几年,或许就会被升职,入内阁,不到三十岁入内阁,这是什么概念。

    只不过,他们细细品味之后,面上皆是露出了笑容,有可能这是皇上的一次试探而已。

    陈逸面上露出了一抹淡笑,他不会去管这是不是万历皇帝的试探,因为他从来没想过参与朝政,“皇上,我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会再更改了,我的心都在书画之上,对于朝政,毫无兴趣,在此多谢皇上的恩赐。”

    听到陈逸的话语,万历皇帝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以陈逸这种面对他都从容不迫的性格来看,如果踏入朝政之中,他日绝对会成为大明的顶梁之柱,“既然如此,朕也就不强人所难了,来,为你介绍一下,坐在首位的是中极殿大学士兼内阁首辅申时行。”

    “见过申大人。”陈逸笑着说道。对于这几人的资料,他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申时行亦是笑着向陈逸颔首,一副老好人的样子。看到申时行如此模样,陈逸微微一笑,申时行在后世多数批评者的眼中,是一个首鼠两端,八面玲珑,左右逢源,既无主见。又无能力,更无作为的人。

    特别是申时行入主文渊阁的这九年时间里的作为。与张居正大刀阔斧的改革相比,实在过于平静,以至于有些波澜不惊,但是在陈逸看来。正是有着这一种类似于润滑剂的人物出现,才使得大明帝国的经济和民生得以短暂的休养。

    申时行的不作为,正是其高明之处,像张居正此等没有独裁地位,却有独裁权力的人物尚且无法改变这个帝国的弊端,他一个既无背景,又无身家的人何以能做到呢,在他看来,大明帝国已经经不起再次折腾了。

    接着。万历皇帝向着陈逸依次介绍了接下来的几人,建极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还有文渊阁以及东阁大学士。

    这种排名在一般情况下是固定的,但是也有例外,就像是申时行后面的王家屏,就是以东阁大学士成为首辅的。

    可以说万历皇帝接下来所介绍的这些殿堂大学士,有一些都会担任后面的首辅一职。如王家屏,还有陈逸的老熟人王锡爵。

    陈逸也是向这些人一一问好。这些大学士,有些面带笑容的点头颔首,有些则是面色淡然的点了点头。

    在向王锡爵问好时,陈逸的内心产生了一瞬间的紧张,毕竟他可是看了王锡爵女儿洗澡的画面啊,不过从王锡爵的眼神中,他并没有看出什么,想必那王清媛并没有记住他的面孔。

    否则的话,以王锡爵礼部尚书一职,很容易就能找到高明的画师,足可以画出他的画像。

    等到介绍完了这些内阁大臣之后,万历皇帝笑了笑,“陈居士,听闻你来到了文渊阁,这些大学士可都是期待着与你相见呢。”

    “能够见到各位大学士,是我的荣幸。”陈逸笑着向这些大学士拱了拱手。

    这些内阁大臣皆微微点了点头,对于陈逸这种态度十分的满意,心中也是产生了一些惊异,如此年轻,却是懂得谦虚,实在是难得。

    “近日我们常常听闻陈居士书法高深之言,今日终于得见真人,实在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申时行笑着向陈逸说道。

    一旁的武英殿大学士许国此时面上带着淡笑,“陈居士,就像申大人所说,常常听闻你书法高深的传闻,今日有幸得到皇上恩赐,让我等观看了你昨日所写的书法,水平确实高明。”

    说到后面,许国话锋一转,“只是能写书法,并不一定懂得书法,我刚才也是和几位大人商议了一下,我们各写出几个字,让你看出字中笔意来源,也就是学自哪位书法家,不知你可愿意。”

    听到许国的话语,陈逸面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现在内阁之中,有一大部分在后来都担任了首辅一职,这许国恰巧不在此例。

    说起许国,最有名的事情要数举世闻名的八脚牌坊许国石坊了,在万历十一年,许国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成为内阁成员,后又加封太子太保,授文渊阁大学士,万历十二年,因平定叛乱有功,又晋升为太子少保,封武英殿大学士。

    在功成名就,回到家乡之后,他催动整个府县,兴师动众,聚集工匠,建造了这座千古留名的大石坊。

    据说一般臣民只能建四脚石坊,否则就是犯上,而当时他的家乡达官显贵,乡绅巨贾众多,四脚牌楼林立,只是造一座这样的牌楼,根本无法体现他的官威。

    于是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先斩后奏的点子,在家乡建造这座牌楼时,前后共拖了七个多月才回朝复命,由于假期超额,许国跪在殿上久不出声。

    而当时万历皇帝十分迷惑,责备说道:“朕准卿四月之假回乡造坊,为何延为八月,建坊这么久,不说是四脚,就是八脚也早就造好了。”

    许国听后,高呼万岁,奏称谢皇国恩准,臣建的正是八脚牌楼,皇帝听了哭笑不得,不过开金口不得反悔,就这样,许国的八脚牌楼就合法化了。

    从这件事情,就知道许国此人如何了,或许正因为这种性格,他在之后,才没能当上内阁首辅一职。

    “哈哈,陈居士,你看如何,朕倒是对你很有信心啊。”万历皇帝大笑着说道,他非常想要看到,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击败这些老头子。

    “皇上既然有兴趣,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我完全答上来之后,有没有什么赏赐啊。”听到万历皇帝的话语,陈逸轻轻一笑的说道,亏本的生意,他可是不干啊。

    万历皇帝眼睛一亮,“哈哈,陈居士说的对啊,几位爱卿,你们让他答题,他要是全部答上来,你们是不是要给他点回报啊。”

    申时行几人互望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异,果然传闻中这年轻人敢跟皇上提要求的事情是真的。

    他们几人轻声商议了一下,然后由许国开口说道:“陈居士,如果你全部答下来我们几人出的题,那么就把这些字送于你,你看如何。”他们几位内阁大臣所写出来的字,虽然不至于价值千金,但也是十分难得之物。

    陈逸笑着摇了摇头,“不行,我辛辛苦苦答题,就得到这几个字,太亏了。”

    申时行等人瞪大了眼睛,他们内阁大臣的字迹,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让人争抢,更何况,还是他们全部人的字迹,这陈逸竟然这么干脆的拒绝,如果不是皇上在这,他们真的会把陈逸扔出去。

    “那陈居士想要什么。”许国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之前还觉得陈逸谦虚有礼,现在看来,十分的无礼取闹,得寸进尺。

    陈逸沉吟了一下,然后面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我想要几位大人各自拿出一幅书法给我。”

    集齐这几人的字迹,他实在没有什么兴趣,如果能集齐他们几人的书法,倒是另当别论了。

    “陈居士,你这有些得寸进尺了。”许国毫不犹豫的说道,目光带着一些深沉,陈逸何止是得寸进尺啊,简直不把他们这些内阁大臣放在眼中。

    他们这些大学士的提问,对于普通人而言,是何等的荣耀,陈逸这小子竟然还妄想通过回答,得到他们的书法,简直就是狂妄至极。(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