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任国辉的贪欲

【书名: 大鉴定师 第七百六十五章 任国辉的贪欲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或许在其他瓷器上,用釉彩绘制了各种美丽的山水风景,但是在柴窑瓷器上,这一个瓷器,就是风景,比任何山水图画都更加美丽,更加真实的风景,雨过天晴云破处,这是自然界最让人心旷神怡的风景。

    不到一天的时间,华夏失传千年的瓷器,再度重现于世的消息,便传遍了全世界大部分的国家,很多国家的收藏家都是委托华夏的朋友,打探可能得到柴窑的消息。

    而在景德镇一栋豪华别墅中,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坐在地下室的一个房间之中,望着超大液晶电视上的新闻,面上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容。

    “任大哥,这电视上的机关盒,跟我们所得到的一模一样,那陈逸的柴窑制作秘法,就是从机关盒中得到的,我们怎么办。”在房间之中,还坐着几个人,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凶狠之气。

    此人正是上次举办黑市的那名中年人,任国辉,此时他的目光望着电视新闻中的机关盒,嘿嘿一笑,“之前从景德镇流传出去的柴窑消息,我就猜测跟那个机关盒一定有关系,没想到,陈逸竟然真的破解了机关盒,并从中获得了后周皇帝御书的柴窑制作秘法。”

    他本来为了和陈逸打好关系,还准备等他那位手下回来,将机关盒具体的位置告诉陈逸呢,没想到陈逸竟然意外破解了机关盒。从里面得到了一件珍贵至极的文物。

    这件文物的本身非常珍贵,其所记载的内容,更是如此。通过这秘法,可以制作出柴窑。

    任国辉现在并没有后悔将机关盒拿出来卖给了陈逸,因为他们破解了一两年,都没有任何收获,如果不是陈逸,他们还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呢。

    “任大哥,陈逸身后的背景可是很大。不说他师傅郑老,其他的一些古玩文物界的老爷子。都是与他关系甚好,我们要下手,有些难啊,硬抢的话。更是会全军覆没。”其中一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皱着眉头说道。

    陈逸现在的背景,确实非常的大,更何况,还有着家喻户晓的名气,他们之前想要与陈逸打好关系,就是这个原因。

    硬抢,以文老在景德镇的威望,再加上这些东西的珍贵,定然会安排大量的安保力量。难不成靠着他们这些钻地鼠,打洞将东西偷过来吗。

    “那柴窑如此珍贵,我们就这样放弃吗。那机关盒还是我发现的呢。”另外一个人,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他就是从中原省一个村子里,收到机关盒的人,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机关盒中会有这么珍贵的东西。

    “各位兄弟。想必你们也是厌烦了这种东躲西藏的盗墓生活,而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摆在我们面前。这不是像我们盗的那些不值钱的东西,而是华夏瓷器之冠柴窑,哪怕以文老头的能力,一个月也制作不了几件柴窑,华夏古玩市场的庞大,这些柴窑,根本是不起眼的。”

    说到这里,任国辉面上流露出了一些激动,“只要我们得到了其中的制作秘法,通过我们的手段,制作出柴窑来,拿到黑市上进行拍卖,你们认为一件能拍到多少钱。”

    “这是现代生产出来的,应该是几百万吧……”一个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几百万,不得不说你是猪脑子,虽然这是现代生产出来的,但是柴窑本身的意义,绝不是现代二字,便能抹掉的,我很确定的说,哪怕一件最普通的柴窑瓷器,拿到黑市上,都绝对能获得一两千万以上的价格。”任国辉挥了挥手说道,目光中充满着浓浓的*。

    看到手下人有些不解的眼神,他摇头一笑,“你们想一想就知道了,物以稀为贵,文老头制作出来的那些柴窑,一部分一定是会为朋友留着,另外一部分自然是存放起来,只有一小部分,才会外销,这一小部分只会被很少的人获得,而更大一部分人,是得不到柴窑瓷器的,也只能通过这个渠道,如果我们能制作出柴窑,在黑市上拍卖,那绝对是远远超过文老头他们的价格,一两千万也只是最低价而已。”

    “我们如果有了这种赚钱的方式,还去干盗墓吗,制作出一批瓷器,然后我们就后半辈子,吃喝都不用愁了,比现在出生入死的盗墓,一个人一年还赚不了一百万,强得太多了。”

    听到任国辉的这些话语,房间中的几个人面上都露出了浓浓的*,眼睛中亮起了如狼一般的光芒,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去陈逸那里,把那幅柴窑制作秘法给抢过来。

    “任大哥,我们今天晚上就召集兄弟们,去把东西抢回来。”一名脾气暴躁的手下忍不住的喊道,他已经可以想象到未来的生活,会有多么的幸福。

    “说你是猪脑子,你还真是,如果能用抢的话,我们还说什么,以现在的形势而言,我们先跟陈逸来软的,如果软的不行,我们也只能来硬的了,这机关盒不能就这样被陈逸白白的得到。”随着话语,任国辉的面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凶光。

    这种生活,他也是过得有些厌烦了,如果真的能够不去冒险,便能获得高回报,那无疑是一件极好的事情,问题就要看陈逸配不配合了。

    “接下来,我会和陈逸联系,相信他也是一个聪明人,我们在景德镇经营数十年,陈逸如果想要对付我们,还是太嫩了点,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们最近先呆在我们存放东西的地方,不要出来,看情况,我们再进行接下来的计划,明白了吗,这段时间不要惹事生非,这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到最后,任国辉面上露出了凶狠之色,朝着房间中的几个人望了望。

    “是,任大哥,我们知道了。”几人都是连连点头,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位任大哥是多么的心狠手辣。

    任国辉点了点头,目光再次看向新闻,回想着刚才那柴窑的美丽,面色变得有些可怕。

    而景德镇,文老的窑厂中,众位老爷子一同进入了窑厂的收藏室中,看到了那十余件柴窑瓷器,这其中器型有大有小,小件的看起来精巧玲珑,而大件的如罐等等,其上的釉色,更给了他们不同的感受。

    碗或者盘子,碍于体积的大小和器型的缘故,他们无法看到更多的地方,可是这大件瓷器,上面那美丽的釉色,却是完全的展现在他们的面前,比起小件瓷器,内心的心旷神怡,更加强烈。

    当然,小件也有小件的妙处,大件有大件的感受,可以说无论是小件还是大件,只要是柴窑瓷器,都能让人感受到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风景。

    在收藏室的一个桌子旁,众人一一落坐,而文老和郑老将一件件柴窑瓷器,拿到桌子上,让众人予以欣赏。

    此时此刻,所有老爷子的眼神中,只有柴窑瓷器,至于收藏室中,其他精品瓷器,则是直接无视。

    每一件柴窑瓷器,都有不同之处,那种感受,也是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当这些柴窑真正的让他们拿在手中时,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激动,甚至手都有些发抖。

    “咳,老刘,你的手能不能稳点,要知道你面前放的是柴窑,不要一会看着看着把瓷器抖掉了。”看到这一幕,文老不禁向其中一位老人提醒道,此时一件柴窑,正放在这老人面前,等待着他的观看。

    “文老头,你懂什么,我这是激动的颤抖,放心吧,就算你想让我摔掉,我也不可能掉。”这刘老瞪了文老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

    文老也不说话,只是嘿嘿笑了笑,然后看了这老头一眼,让刘老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咳嗽了一声,“老文,刚才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你烧制出来的柴窑这么完美,我怎么可能摔了呢,我开始看瓷器了。”

    旁边一些老爷子,听到刘老这样的话语,皆是无奈苦笑了一下,没办法,谁让这柴窑瓷器这么完美,文老头的火爆脾气,他们可是知道的,惹恼了他,别说陈逸,就算是郑老,也不能说服文老。

    众人依次将柜子上所摆放的十余件瓷器看了一遍,内心想要拥有柴窑的冲动,更加强烈。

    每一件柴窑,都是一种风景,那釉色的变幻也是各不相同,就好像华夏的众多山峦一样,各不相同,感受也不同。

    看完瓷器后,这些柴窑,自然被文老等人再度放回了原位,许多老爷子都是不舍的将手中的瓷器交了出去,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真的想用耍无赖的方式,得到一件柴窑,可是现在在文老地盘上,就算耍了,他们也是走不了。

    吕老看了看柜子中这十余件瓷器,首先开口说道:“老文,老郑,我们来到这可不是光为了看瓷器的,这柴窑的美丽,可以说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你们能否将其中一些,让给我们。”(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