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接连不断的电话

【书名: 大鉴定师 第七百二十六章 接连不断的电话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所有得知柴窑消息的人,都不禁充满了一些震惊,在心中怀疑着这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是假的,那么文老和郑老怎么不出面澄清,要知道这些事情一旦传播下去,就算是假的也会被别人当成真的,那么会对他们二位老爷子的声誉产生极大的影响。

    如果是真的话,那绝对会是震撼整个华夏的大事情,柴窑已经消失了千年,如果真的得到了制作秘法,制作出了真正的柴窑,那绝对比任何的瓷器,都更加的让人激动,哪怕是汝窑,哪怕是钧窑,现代所生产出来的,根本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真品瓷器,只不过是一些仿制品罢了。

    而且这两个窑的瓷器,也是有着宋代真品存在,而柴窑,却是消失了千年,现在真正制作出了与后周一模一样的柴窑,那会使得所有喜爱瓷器的人,为之发疯。

    一时间,去往景德镇的飞机票,可以说是一票难求,所有得到消息的人,都想要去到景德镇亲自打听打听,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而陈逸则是在马场看着响个不听的手机,有些无奈,他所认识的人,可以说是逐个打来电话询问。

    不说那些相熟的老爷子,就连只见过一两面,交换过电话的人,也是打来电话询问。

    等挂断了电话,看到电话铃声再次响起,陈逸无力的看了看号码。正是天京的吕老爷子。

    这位吕老,可以说是他相识已久的老人,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凯里斗鸟大赛上。而他所意外买到的鸟笼以及画眉鸟,正是这位吕老所拥有的。

    第二次见面,就是在天京,他前去参加玉雕比赛,于公园偶遇,并且相互之间的交情也是越来越深。

    估计这吕老是给他师傅打过电话后,就直接给自己打来了。看来在师傅那里,应该没有得到什么收获。陈逸摇了摇头,其他人的电话他可以不接,这吕老的,就不得不接了。他很快按下了接通键。

    “陈小子,你就别想隐瞒了,你师傅郑老头什么都告诉我了,快把发现那制作秘法的过程跟我说一说。”电话一接通,吕老便直接开口说道。

    听到吕老的话语,陈逸忍俊不禁,果然古玩圈里个个都是能演的好手,“吕老爷子,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您老所说的是那个制作秘法,玉雕吗。”

    “你小子,别给我装蒜。就知道你小子发现了宝贝,不告诉我们,那件王羲之真迹也是一样,快说,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是不说。回来有你好受的。”吕老顿时有些恼怒的说道。

    陈逸咳嗽了一声,却是根本没有因为吕老恼怒而有任何的变化。“咳,吕老,我确实不知道您老说的是哪一件宝贝,要不,我回去查查自己的宝库,再告诉您,另外,我师傅不是什么都告诉您了吗。”

    “你小子,跟你师傅一样,一肚子坏水,娘的,给我个痛快说,柴窑到底有没有制作出来。”听到陈逸这推脱的话语,吕老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对于古玩收藏家来说,消失了千年的瓷器之冠,柴窑,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所有收藏家,都在收藏的过程中,探寻着华夏灿烂的文化,而柴窑瓷器,已然消失千年,现在传出被制作了出来,所有人,都不可避免的想要得到这个消息的准确性,然后,再真正的见到这传说中的柴窑瓷器。

    特别是想吕老这种认识消息源头的人,更加想要知道这消息的真假。

    “柴窑,这东西不是消失千年了吗,怎么,现在出现了吗。”陈逸故意装做迷茫的说道。

    吕老彻底无语了,这小子比他师傅还滑头,“算了,你小子就抱着秘密睡大觉吧,我直接去景德镇砸门。”

    “咳,吕老,我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秘密。”陈逸心中嘿嘿一笑,想要激自己,可是没门。

    “陈小子,别让我看到你。”吕老抛下一句狠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逸苦笑了一下,估计自己从香港回到内地后,要遭到许多人的声讨了,不过,相信柴窑瓷器,会让他们直接泄气的。

    电话刚挂断,又响了起来,陈逸一看,得,自己今天别想安稳的画画了,还是回酒店去吧。

    一个个电话不断打来,他可以说接了几个小时的电话,简直是让他重复了一遍自己认识的都有哪些人。

    从浩阳到凯里,从凯里到岭州,从岭州到天京,从天京再到景德镇,而且在傍晚的时候,香港的一些人,也是打来了电话,让陈逸感叹一笑。

    这些人代表着他的经历,更是代表着他朋友的数量和关系网的广阔。

    香港的顾老,莫老,以及在捐赠时候认识的一些董事,还有在马场中绘画认识的一些有名的会员,都是一一打来电话,而萧盛华,更是干脆,直接来到了他居住的酒店中,询问这件事情的真假。

    “小逸,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吧。”萧盛华来到酒店后,毫不犹豫的问道,只不过话语中,有着很大的不确定。

    柴窑瓷器,消失了千年,现在得到了其制作秘法,又重新制作了出来,这简直听起来如同天方夜谭。

    “什么是真的,华叔,麻烦你说清楚点。”陈逸继续装出一副茫然的模样。

    看到陈逸这模样,萧盛华无奈一笑,“算了,从你这反应上看,十有**是真的,我也不问了。”

    “华叔,我什么反应啊,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陈逸面上的神情没有任何的改变,既然演戏,就要演全套。

    “算我什么都没说,我们还是说说那报社的事情吧,今天早上,那报社刊登了一封道歉信你知道吧。”萧盛华直接摆了摆手,认输道。

    “那封道歉信,没有丝毫的诚意,看来这报社也只是抱着糊弄的态度而已,不过整个香港社会的舆论和香港民众的压力,会让他们屈服的,另外,损害了我的名誉,不是简简单单的道歉就完了,华叔,放出消息,就说我要起诉报社。”陈逸恢复了正常,面色变得淡然。

    对于朋友,滴水之恩,他可以涌泉相报,但是对于敌人,他不会有丝毫的客气,更何况,还是如此一个为了利益,损害自己名誉为的报社。

    萧盛华点了点头,“这没问题,只不过柴窑是真的吗。”

    “咳,华叔,什么柴窑啊,柴窑这可是消失了千年的宝贝,如果是柴烧窑,我到底是有一堆。”陈逸则是一笑,这种小伎俩,可是骗不过自己。

    “就知道你小子精明,算了,估计这也是你的计划,我先走了,明天晚上我带你去参加拍卖会,看看你的两幅书法,究竟能够达到什么价格。”萧盛华摇头一笑,与陈逸告别后,离开了房间。

    而随后不久,郭老便打来了电话,“哈哈,我知道你小子昨天所说的奇怪话语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如此,书法我自然会要,但是柴窑瓷器也必须给我留一个,多少价格随便开。”

    听到郭老的话,陈逸一愣,昨天一时说顺嘴了,“郭老,什么柴窑瓷器给你留一个啊,我昨天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吗。”

    “嘿嘿,陈小子,你那一套对我没用,我可是把话放这了,再见。”谁料,郭老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很是干脆的抛了一句话,然后挂断了电话。

    陈逸放下电话,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这些老爷子,一个比一个难缠,同样,通过这一个个电话,也能够看出柴窑的魅力,柴窑的名气,恐怕现今华夏古玩文物圈,没有一个人不想拥有一件柴窑,哪怕这件柴窑是现代制作出来的。

    而随后,他宣布将要起诉这家报社的消息,在香港流传开来,许多人对他非常的支持,表示一定要让这家报社赔偿和道歉。

    很快,香港的一些富豪,也是在各个媒体或者网络上,公开的支持陈逸维护自己的名誉,对某些无良的报纸,更是进行了谴责。

    看到这些富豪中,有他见过面的,有他没见过面的,陈逸心中万分的感慨,这就是柴窑强大的影响力,或许普通人在猜测这消息是真是假,但是这些在商海中混迹数十年的富豪,却是知道,这消息有着极大的可能是真的。

    向着媒体表达一下观点,对这个人人喊打的报纸进行谴责,对他们而言,没有丝毫的影响,反而会提升一些名气,并且,还能与陈逸结下一个善缘。

    他们其中有一些或许不觉得自己能够在一开始,就得到柴窑瓷器,但是他们已然能够知道,柴窑瓷器一旦真正的公布,那么陈逸的名气,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而那家报社,看到如此一个局面,顿时慌了,如果陈逸真的起诉他们,那绝对是有着十成的胜率,以他们对陈逸的污蔑,一定会败诉,更会在他们的身上,露下一个污点,而且,就算他们败了,与陈逸之间的仇怨,也不会就此消除。(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