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郎世宁骏马

【书名: 大鉴定师 第六百二十八章 郎世宁骏马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接下来,陈逸三人便各自分开,在这里面的房间中不断欣赏着,这里面有自己创作出来的瓷板画,也有一些像外面一些,仿名家的作品。

    所仿制的水平,也是与外面大不相同,对于这樊家井这一个仿古瓷重地,陈逸是充满了感慨。

    有时候一家瓷器店铺,可以仿制各朝代不同的瓷器,仿得还有几分相似,实在是一件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就像是这一个瓷板画店铺一样,光是他看到的名家,都不下于十人了。

    因为专业,所以卓越,这恐怕也是樊家井成为仿古重地的原因,就是因为有着数不胜数的仿古瓷制作者,才使得这里的仿古瓷声名远扬。

    瓷板画自发展之后,一直绵延不绝,随着时间,发展的越来越兴盛,原因有着很多,瓷板画具有瓷板的平整光洁,便于陶艺家以瓷当纸,随意挥毫,充分的发挥绘画能力。

    同样由于瓷板画的载体是瓷板,比起纸绢画来,拥有着性能稳定,不怕潮湿,不怕霉变的优点,只要不被撞击,就不会损坏,而且瓷板画的色彩,无论是釉下釉上,还是釉里,都是永远鲜艳,不会因日晒水浸而变色。

    除此之外,正由于瓷器是华夏人的专属之物,符合华夏人的审美观点,也是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

    陈逸在周围不断的转着,这里的瓷板画基本上都是店铺是自己制作的,而不会从外面收购,那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所以,想要在这里淘宝捡漏,还真的要靠运气。

    他来到这瓷板画店铺,并不是想要购买瓷板画,而是想要自己画一件,尝试一下,涨点见识而已。

    正观看着这房间里或挂在墙壁上,或立于地上的瓷板画时,陈逸忽然发现了旁边有一个贴着墙壁放置的箱子,而箱子里整齐摆放着一排白瓷板,看起来让人非常奇怪。

    不过箱子盖上倒是贴了个牌子,家传六代白瓷板,乾隆年间之物。

    看到这牌子,陈逸摇头笑了笑,这应该就是丁润所提及的这胡建达祖上的事情,传说皇宫中也让他们制作了一批白瓷板贡品,这难道就是当时留下来的。

    陈逸稍稍看了几眼,却是有些惊讶,这白瓷板竟是已经入窑烧好的东西,只不过从瓷胎这上,也可以看出这白瓷板的质量非常的好,胎质细腻,造型完美,瓷板非常平整,看起来应该是老物件无疑。

    接着,陈逸轻轻的拿起一块瓷板,仔细观察了一眼,却是发现上面的白瓷胎比起旁边的瓷板画要厚重一些,或许这是宫廷专门要求的也不无可能。

    除了上面没有绘制画面之外,这一个白瓷板,可以说是质量非常的好,比旁边其他的瓷板,要优秀一些。

    只不过这瓷板已经入窑烧过了,想要使用的话,除了制作釉上彩色之外,釉下和釉里是无法制作了。

    在入窑烧制前,在瓷胎上施以釉彩,然后入窑烧制,这称之为釉下彩,而在已经烧好的瓷器釉面上描绘纹样,再入炉烧制,这是釉上彩。

    严格来说,釉下彩的优点更多,烧成后的图案被一层透明的釉膜覆盖,可以保持晶莹透亮,而长久不褪色,至于釉上彩,彩料应用广泛,釉色鲜艳,品种丰富,其最具代表性的便是粉彩,只不过因为彩料施于釉上,没有保护层,因而易磨损,易受酸碱等腐蚀。

    陈逸使用了鉴定术,想要看看这一个白瓷板是不是乾隆时期的,可是接下来所出现的信息,让他面色一震,心中充满了震惊。

    “物品鉴定成功,信息如下,清乾隆黄地洋彩八骏图瓷板画,制作者:郎世宁,制作年代:距今约二百七十年。”

    “制作者信息:郎世宁,意大利人,原名朱塞佩,生于米兰,清康熙五十四年作为天主教修道士来到华夏,随即入宫进入如意馆,成为宫廷画家,曾参加圆明园设计工作,历任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在华夏从事绘画五十余年,其擅长画人物肖像,鸟兽,山水及历史事件,尤精画马。”

    “艺术特点:瓷板画为明代中期所出现的一种平面陶瓷工艺品,其瓷板画品种多样,使用瓷器上的各种彩绘工艺,图案涉及面广,形状多样,可以说是一种极佳的观赏用品。”

    “八骏图中的八匹马相传为周穆王御驾坐骑,谓王驭信龙之骏,此瓷板画由郎世宁所制作完成,他充分利用欧洲明暗画法的特色,加以华夏传统绘画技法,使马匹的立体感非常强烈,又注重于动物皮毛质感的表现,可以说尽显骏马之态。”

    “物品价值:郎世宁所画之瓷板画,所绘马匹栩栩如生,尤其在瓷板上彩绘,实属罕见,上有乾隆御题文章,并定出每匹骏马之美名,其有着极大的艺术和历史价值。”

    “此瓷板画一套八件,此一件乾隆定名为霹雳骧,单此一件而言,价值很高。”

    看到这信息,陈逸内心的震惊简直犹如惊涛骇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随意放在箱子里的白瓷板,其白釉下方,竟隐藏着郎世宁所画的八骏图瓷板画。

    怪不得他刚才仔细观察瓷胎时,发现比其他的瓷板画要厚上一些,两层釉胎加一块,自然而然非常厚重。

    一件的价值为很高,陈逸内心充满了感叹,五百万到一千万之间,这仅仅只是一件的价值,就算是康熙十二花神杯,一件价值也不过如此而已。

    他看着这白白的瓷板,脑海中浮现出了鉴定信息中的霹雳骧的图像,上面有着乾隆御题文章,而且更有着郎世宁恭画的落款。

    对于郎世宁此人,但凡是古玩界的收藏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郎世宁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在华夏取得了极大名望的外国人。

    其画作收藏价值非常的大,瓷板画,在几年前也曾出现在拍卖市场上,那是郎世宁在乾隆年间所绘制的雍正十二月圆明园行走图,共十二块,以一亿四千四百万人民币成交,换算起来,一块价值也差不多为一千二百万。

    而这八骏图瓷板画,恐怕达不到一千万,也差不了多少,而且那圆明园的瓷板画是以成套出售,如果八骏图成套的话,或许可以达到这种价格。

    “陈小友,怎么了,对这白瓷板感兴趣啊,是不是想要自己动手画一画,那就别选择这个箱子里的了,这可是烧制好的瓷板,而且从上面的牌子你也能够知道,这是胡老板的传家宝,专门用来卖给土豪的。”这时,看到陈逸一直在观察着白瓷板,一旁的丁润不禁笑着走过来说道。

    陈逸不禁一愣,“丁叔,这不是是胡老板的传家宝吗,那为什么还要拿出来卖呢。”

    “哈哈,有句话说的好,世界上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久的利益,胡老板将这传家宝拿出来,自然是为了利益,这白瓷板曾经做过鉴定,确实是乾隆年间烧制的,只不过上面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图案,所以价值根本不高,称之为传家宝,也只是胡老板为了证明他祖上曾经为宫里做过事而已。”

    听到陈逸的话语,丁润大笑了一声,然后指着这白瓷板,继续说道:“现在他拿出来,是想要让一些不在乎钱的人,买下来,然后绘上图案,当成老物件而已,从而让这些没什么收藏价值的白瓷板,换取更大的利益,你如果想画的话,一会让胡老板给你另外找没有烧过的白瓷胎画。”

    “我只是觉得这白瓷板有些奇怪,瓷胎好像很厚。”陈逸此时面带奇怪的看着白瓷板说道。

    丁润不由一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说不定是当时宫廷里特意要求的,也有可能是胡老板祖上瓷胎上的太厚了,宫里没有要也不一定,这一箱子八块白瓷板,还不知道他卖出了几块呢,我们去欣赏瓷板画吧,一会等胡老板来了,让他带我们去画瓷板画。”

    陈逸想了想,展颜一笑,“丁叔,你去吧,我再研究一会,看看这传家宝有什么出奇之处。”

    “那好,我先去挑选屏风。”听到陈逸的话语,丁润摇头一笑,果然是少年心性,古玩知识或许十分充足,但可能还是经验有些不足,淘宝捡漏可不是那么随便就能淘到的,更何况,这几件空白的瓷板,又有什么可看的。

    看到丁润走后,陈逸面上没有任何的喜色出现,保持着平静,然后对箱子进行了全面鉴定。

    之前他对于这胡老板家中是不是为宫里做过事,有些怀疑,但是现在,这郎世宁的骏马图瓷板画忽然出现,他却是没有了丝毫的怀疑,只是不知道这胡老板的祖上,怎么从宫里拿出来的。

    随后,一个个鉴定信息在脑海之中浮现,陈逸观看了一遍,数了一下,却是发现只有七件瓷板画,他心中一紧,这瓷板画八件为一套,现在差了一个,自然无法称之为一套。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丁润的话语,难道是这胡建达卖了出去,来到这里的人,鱼龙混杂,其中总有一些不在乎钱的存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