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贺文知的回忆

【书名: 大鉴定师 第四百八十五章 贺文知的回忆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在到达道观之后,华阳道长吩咐众人解散去斋堂吃早饭,并告诉陈逸二人,吃完早饭后,他们便可以在观内自由活动。

    吃过早饭,陈逸和贺文知向着各自的房间而去,看着身旁情绪并不怎么好的贺文知,他不禁说道:“贺大哥,一会我去找你,然后我们就开始为完成这幅画作而努力,这可是你承诺过的啊。”

    贺文知轻叹了口气,“我不会食言的,就像你说的,有时候解开心结,并不等于放弃了yi qie ,而是要让zi与心爱之人的kuai le往事记在脑海之中,小逸,一会你就过来吧,我会整理一下书信和画作,然后交给你。”

    陈逸点了点头,能够聆听贺文知与其妻子之间的一些往事,也是他的荣幸。

    随后,二人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陈逸坐在房间之中,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今天他所看到的龙门太极拳。

    太极拳他在各大城市公园中,也曾经见到过,不过几乎所有都只是一些老爷子所练的养生拳法而已,与一些武术门派的太极拳不同,更是与这道家的太极拳也有着极大的差距。

    这龙门太极拳以养生为主,就如同其最高修练宗旨所说的一样,上善若水,不争,惜性养命,在面对敌人时,不会因为一点的进攻时机,而拼命进攻,所以这便是龙门太极拳击技法,不敢进寸而退尺,同时,也是有着以静制动的意义。

    回忆到深处之时,陈逸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在房间中演练着所学到的几个基本动作。

    学习龙门太极拳。必须要先熟悉其拳路。然后再以吐纳之法。加以练习,聚集气息,才是龙门太极拳这一内家拳的意义所在。

    “小逸,我已经整理好了,你过来吧。”在这不断的练习中,陈逸已然忘却了时间,直到门外传来了贺文知的声音。

    陈逸一下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不由摇了摇头,zi练习太极拳一时入迷,竟过了半个小时之多,到最后,连贺文知都等不及了。

    他连忙应了一声,然后收拾了一下仪容,便走出房间,而贺文知正站在其房间门口朝着这边看着。

    一同进入到房间之中,贺文知先请陈逸坐下,然后他进到卧室之中。然后从房间里面慢慢拉出了一个木箱。

    打开箱子后,陈逸向着其中一看。此时箱子里收拾的十分整齐,一个地方放着叠在一起的书信,大部分都是普通的信纸,但也有宣纸存在。

    而箱子另外一大部分空间中,放的则是装裱好的一些卷轴画作,有着许多种规格,大小不依,看起来整整一箱子,粗略一看,最少也有百余幅之多。

    “小逸,这就是我与婉儿所往来的书信,以及我们为彼此所画的画作,这些仅仅只是肖像画而已,如果算上我们为彼此所作的其他题材画作,这一个箱子,也装不满,我与婉儿在我二十岁相遇,至后来三十五岁她……她意外离去,整整十多年,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我所作的大部分画作,其中都有着她的影子存在。”

    贺文知指着这个箱子,面上带着痛苦向着陈逸说道,这一句并不算长的说话,却是说了很久,几次凝噎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陈逸看了看箱子,在拿出来时,箱子的正面布着一层灰尘,恐怕这一箱子画作,贺文知已然很久未曾观看清理过了。

    “回忆是痛苦的,同样也是美好的,这每一封信,每一幅画作,都有着故事存在,贺大哥,我想让你做的是gen这些你们之间的东西,而讲述你与你的妻子之间的往事。”陈逸看着这一箱子的东西,不禁缓缓的说道。

    有时候人的ji,是被封存的,但是当看到一些过去的东西,这些ji会变得无比的清晰,他正是要借助这些东西,让贺文知讲述那一段清晰的往事。

    “小逸,我以为我们之前所说的是你将这些东西拿回去观看,而我会向你讲述我们之间的一些故事,而不是gen这些东西来进行一段段的讲述。”听到陈逸的话,贺文知看了看箱子里的东西,面色痛苦的摇了摇头说道。

    讲述他们之间的往事,或许不会让人那么的痛苦,可是现在,要他看着这一件件的东西,讲述着这些东西中所蕴含的故事,这简直会让他更加的思念zi的妻子。

    ji或许是虚无的,可是这些物品,会让ji变得更加真实,犹如发生在昨天一样。

    “贺大哥,如果这样做的话,那么我看到的这一个个物品,就会变成没有任何感情,任何故事存在的死物,而如果光听你所讲述的那些ji,我同样无法完全了解你们之间的感情。”

    “所以,这一件件物品中,蕴含着你们一段段的感情,想要将画作变得更加完美,首先我必须要完完全全的体会到你们之间那种感情,否则,我画出来的会是另一个人,而不是你的妻子。”

    陈逸面色凝重的说道,必须要将埋藏在贺文知内心最深处的那一段段感情挖掘出来,这样他才能更加的体会到这二人之间的感情,而贺文知也会因为回忆内心深处的痛苦,从而逐渐变得放松。

    或许现在最为主要的不是画这幅画了,而是怎样通过画这幅画的过程,让贺文知完全的解开心结,放下这段痛苦的往事。

    “唉,算了,既然我已答应过你,说出这些又如何,我经历了人生最痛苦的阶段,这些不过是再让我痛苦一些罢了,不知道最后我会不会后悔选择你来帮助我完成画作。”看着陈逸坚决的神色,贺文知终于摇了摇头,无法再坚持zi的想法。

    陈逸笑了笑,“贺大哥,只要你能解开心结,别说后悔选择我,哪怕你恨我也没有一点关系。”

    “小逸,谢谢你。”贺文知心中颤动一下,朝着陈逸感谢道,在这些年中,他见过许许多多的人,唯一让他感动的仅有两人,一个便是这三清观的玄机道长,另一个,便是面前的陈逸。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获得zi的花神杯,恐怕陈逸绝不会这般的麻烦,一开始他就决定了,只要陈逸为完成画作付出了努力,哪怕最后画出的画作,他并不满意,也会将花神杯送给陈逸。

    可是现在陈逸所要进行的是更加完美的完成画作,同时,让他放下那段痛苦的往事。

    “贺大哥,如果说谢的话,我还要谢谢你呢,没有你,我也不可能来到隐藏山中的三清观,好了,我们就从你们相遇的第一封信,第一幅画,开始吧。”陈逸笑了笑,不想让二人在这种感谢上浪费宝贵的时间。

    严格来说,他或许和贺文知是同样的人,都是可以为了zi的挚爱,而不顾yi qie ,如果有人敢伤害到沈羽君,他真的无法保证zi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或许会比贺文知更加的疯狂。

    贺文知点了点头,然后在箱子里将所有的信拿了出来,稍一翻看,找出了他们之间的彼此之间的第一封信,他拿着这两封信,迟疑了一下,然后捏了捏拳头,下了决心,将其打了开来,看着两封信上的内容,他有些痛苦低下头,最后长叹了一声,将信递给了陈逸。

    “我与婉儿初次见面的时间,距离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年了,那个时候,华夏刚刚进入改革开放的初期阶段,甚至连手机都没有,我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我们的相见是一种缘份,不像其他人那般的惊天动地,相反,倒是有一些平淡,婉儿并不是蜀都人,而是天海人,那个时候的我,被人称之为书画天才,仅仅二十余岁,所画出的画作,便让许多人为之惊讶,可谓是意气风发。”

    “同样,这样一种身份,也使得我有着许多人的爱慕,有一些甚至比婉儿更加美丽,可是,我却是无一动心,那个时候,我随师傅去天海拜访他的一位好友,一日,我去天海附近一些风景秀丽之处写生时,去到一处山顶上时,打开画板正准备观看风景写生,这时却在上方传来了一个有些冰冷的声音,说这个地方她已经先来了,让我不要打扰她,更不要以这种手段来接近她。”

    说到这里,贺文知突然一下笑了起来,“你能够想象的到,作为书画天才的我,听到这话语时的感受,一下懵了,朝着树上看了一看,这才知道树上坐着一位女孩,面色冰冷,气质清尘脱俗,坐在树上,仿佛像一个仙子一样,我当时并未太过在意她的容颜,只是一笑,指着山顶远处的山峦风景说,风景只为有能力完美展现它们的人而存在,谁画的好,这一处地方就归谁所有。”

    “当时她看着我这种自信光芒,冷冷的答应了下来,于是我们便开始作画,从上午一直做到下午时分,这才将一幅并不是太复杂的画作了出来。”

    说着,贺文知从箱子中又拿出了两个卷轴,放到了桌子上,“这就是我们二人所画的画作,当时我们各自看了对方的画,哪怕我们想要找出对方的每一个缺点,可是到最后却是都觉得与zi的不相上下。”(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