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再见贺文知

【书名: 大鉴定师 第四百七十二章 再见贺文知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多谢道长的夸赞,能够在三清观内留下字迹,这是我莫大的荣幸。”陈逸抱拳谢过玄机道长。

    青城山历来多文人墨客,有着许多著名的文人都曾留下过墨迹,他在其中,shi zai不算什么。

    “陈居士,现在并不代表着以后,以你字迹之中那一种气度,未来或许我们三清观还要以你这幅书法为荣。”玄机道长望了望陈逸,微笑着说道。

    “就借道长吉言了,我现在要去找寻贺文知,为这一次的青城之行画上句号。”陈逸再次谢过,便准备去寻找贺文知。

    玄机道长点了点头,“好,我这便让门下弟子带你过去,并预祝陈居士得偿所愿。”接着,他便带着陈逸走出了文房,来到了外面。

    “青玄,带着陈居士去贺居士的住处,陈居士,老道还有他事,就不与你一同前去了。”走出了门外,玄机道长叫了一位年轻的道士为陈逸带路。

    “玄机道长客气了。”陈逸笑着点了点头,让玄机道长这一个道观观主亲自接待了这么长时间,也算是一种荣幸了。

    而这时,走出了门外,跟随陈逸的那只小鸟,却是在飞到了其中一处去往半山腰房屋的方向,朝着陈逸不断的鸣叫着。

    “咦,这只鸟所鸣叫的方向,正是贺居士所居住清修之地,陈居士,这只鸟看起来与你有大缘啊。”看到这只鸟所飞的方向,玄机道长面上再次chu xian了惊异。

    飞禽鸟兽虽然聪明,但是如此通灵之物却是极为少见。竟可以带着一个人来到道观。并且知道其所寻之人的住处。

    “或许因为我平日之中爱护动物的缘故吧。玄机道长,稍后再会,我先跟随青玄道长去寻贺先生。”陈逸轻轻一笑,朝着玄机道长说道。

    虽然这只鸟知道贺文知的下落,但是zi一个外人,玄机道长怎么可能让zi一个人在道观中乱跑,所以陈逸也没有提及这件事情。

    玄机道长朝着陈逸回应过后,轻轻一甩拂尘。便离开了这处地方,其须发皆白,可是从其走路来看,极为轻盈,根本不费半点力气一般。

    这让陈逸有些好奇,但却是无奈,因为在玄机道长的鉴定信息中,除了姓名,其他任何东西,都是一片问号。

    “陈居士。请随我来。”这名为青玄的道士,朝着陈逸作了一辑。然后说道。

    陈逸点了点头,在其后跟随着青玄,慢慢朝着半山腰的那处房屋而去,之后对这名道士有些好奇之下,便使用了中级鉴定术。

    “生物鉴定中,鉴定成功,信息如下,生物名称:李山,法名:李高山,道号:青玄,生物所属纲目:哺乳类。”

    “生物数据值:力量:102,速度:143,韧性:138,健康:99。”

    “生物特点:心境平和,心思缜密,做事条理清晰。”

    “生物缺陷:幼年父母因病双亡,对世俗有着极大的愤恨。”

    “生物拥有技能:初级太极养生功(熟练等级)。”

    “生物当前心理活动:这个人真的是与道有缘吗,竟然有飞禽领路。”

    看着面前青玄的资料,陈逸的心中又是一阵阵的惊异,力量暂且不说,单单是速度和韧性,就比贺文知要高出将近三十点。

    简直是他的两倍之多,也就是说,他全力走一步,而这面前跟他年纪相仿的道士,恐怕可以走出几步之多。

    这两倍的速度,并不是将两个他叠加在一起而已,而是随着数据的上涨,其数据所代表的能力,也是有着极大的提升,就像是一个力量达到一百四的人,其一拳的力度,不仅仅只是两倍于七十的数据。

    否则,贺文知与他只相差几十点,换起来也不过只是半步而已,他不可能在追赶贺文知时,会有如此大的差距。

    其特点倒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缺陷倒是让陈逸一阵叹息,或许在这道士幼年父母双亡后,就来到了青城山道观之中。

    之后的技能更是验证了他的说法,太极养生功达到了熟练等级,贺文知或许刚刚学习不久,但是如果一个技能要达到熟练等级,对于普通人而言,没有十多年的苦修,根本无法成功。

    只是可惜的是,这道士身上没有他之前看到玄机道长轻盈身姿所想到的轻功,或许这种东西真的只处在传说之中。

    心理活动也足以证明了他所说的事情,多么的让人惊奇,不过这与道有缘倒是真的,本来他的目的只是贺文知而已,却是不料在半路杀出了一个三清观。

    不说三清观中的古籍,单单是近现代一些人在青城山所作的画作,如果放在俗世之中,就足以让三清观一下拥有的巨大财富,如果加上这些古籍,恐怕会将这巨大的财富,变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只不过每一个门派的古籍,对于门派的意义非常重大,君不见少林寺虽然开放了这么多年,可是还未曾听说少林寺将藏经阁开放,并且将里面的一些经书出售的事情发生。

    缓缓跟随青玄来到了处于半山腰的一栋房屋,这栋房屋一半在山体之中,一半在山外,恐怕已然可以拥有冬暖夏凉的功效了。

    与青城前山的一些建筑比起来,这三清观非常的让人惊叹,真的是堪称世外仙境一般的存在。

    这一处房门是关着的,青玄缓步走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贺居士,我是青玄。”

    “门没锁,要进就进来吧。”这时,里面传出了贺文知熟悉的声音,比之昨天要正常许多,但是其中依然有着一股距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青玄缓缓的打开房门,然后招呼着陈逸走了进来。“贺居士。今日观中有客人来访。而且是来寻找你的,师祖让我带他此找你。”

    “有人找我……是你,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听到青玄的话语,正在书桌上拿着毛笔的贺文知一下抬起头来,看到陈逸之后,面上猛的露出了惊异之色。

    “贺先生,昨日你不辞而别,让我一阵好找啊。却是终于再次见到了你。”陈逸望着贺文知面上的惊异,面上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这贺文知恐怕怎么也想不到,zi竟会找到他,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中。

    “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跟踪我,青玄,玄机道长呢,此事是我的不对,请马上将他赶出去。”贺文知死死的望着陈逸,含着怒气说道。然后对着青玄说道。

    “贺先生,你昨日一路将我甩开。我是不是跟踪你,你恐怕比我还清楚,玄机道长已经同意我来找你,那这就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何不坐下来慢慢说呢。”陈逸微微笑着说道,赶出去,如果玄机道长想要赶他出去,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贺文知不禁看向青玄,“是的,贺居士,玄机师祖与陈居士交流过后,便让我带着他到此找你。”青玄点了点头,朝着贺文知说道。

    听到这青玄的话语,陈逸不禁一笑,以玄机道长的年龄来看,确实应该是这青玄的师祖了。

    “好,就kan kan你来找我有何事,进来。”贺文知死死望了陈逸一会,然后怒声说道,接着zi便走进门内。

    “青玄道长,多谢了。”陈逸笑着向青玄表示了感谢。

    “陈居士,客气了,以后叫我青玄即可,你与贺居士进去吧,我在门外守候,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唤我。”青玄双手相抱,向着陈逸回礼说道。

    陈逸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走进了房屋,将房门轻轻关上,只见贺文知正在房屋中站着,看到他过来,冷冷的说道:“你到底是何人,找我究竟有何企图。”

    “贺先生,我所为何事稍后再谈,先请你看一封信。”陈逸笑了笑,将背包中袁老和钱老写给这贺文知的信递了过去。

    贺文知一脸冰冷的接过信封,打了开来,大致一看,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叫陈逸,竟然能劳动袁先生和钱先生给我写信,想必你与他们的关系匪浅吧,在信中,竟将你的画功夸赞到了天上,哈哈,荒谬至极,想不到以袁先生和钱先生这等身份,也会为人造假。”

    听到贺文知的话语,陈逸本来充满笑容的面上,变成了淡然,“我是叫陈逸不假,但是你未曾了解过事实,就认为袁老和钱老所说是假,才是真正的荒谬,本来认为你贺文知是一位隐居山中,与他人不同的画家,未曾想到会是这样的不分是非,颠倒黑白之人,更是妄为道观修行之人,羞辱我不算什么,但是你不该牵连对我有极大帮助的袁老和钱老两位老人,看来你不过是个市井之徒而已,告辞。”

    说完话后,陈逸便再也没有看贺文知一眼,朝着门口走去,这贺文知不过也就是这般水平了,不问是非,仅凭一封信,便质疑钱老与袁老的名誉,这如何让他能够忍受,哪怕这四月牡丹杯不要了,他也不会继续站在这里,与贺文知说话。

    看着陈逸毫不犹豫的朝着门口而去,贺文知忽然说道,“慢着……。”

    可是陈逸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对于这贺文知,他失望至极,又怎么会只是做做样子。

    走到门口,陈逸直接打开门,然后对着青玄说道:“青玄道长,我先告辞了,玄机道长要是问起,就说我有要事,无法与他亲自道别了。”

    看到这一幕,门内的贺文知面色一变,怎么能呆得住,直接冲出了门口,想要阻止陈逸。

    说着,陈逸便向着山下而去,这时,跟随陈逸的那只鸟,似乎明白了什么,跑到贺文知身前叽叽喳喳叫了一番,然后在其脸上琢了一下,之后跟随陈逸而去。

    “哎,停步,我让你停步,你这人跟着我来到了这里,我问你几句话又怎么样了。”贺文知猛的追上陈逸,可是陈逸却根本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让贺文知气极的说道。

    当真是与昨天的情形一模一样,只不过双方互换了一下,昨天是陈逸追赶贺文知,而现在是贺文知追赶陈逸。

    “呵呵,问几句话,不分青红皂白,随意羞辱他人,毁坏他人的名誉,这恐怕也只有你贺文知能够做得出来了,你认为你还适合呆在这个道观之中吗。”陈逸淡淡一笑,看了贺文知一眼,然后继续走着。

    身后的青玄一脸的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一向对人极为冰冷的贺居士,竟然会追着陈居士跑了出来,而且一路劝说。

    “我,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道歉,不该这般鲁莽的质疑信中的内容,我向你,向袁先生和钱先生道歉,这总行了吧。”

    贺文知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姿态,急得有些团团转,他虽然不在乎其他人对zi的看法,但是玄机道长能够收留他,使得他非常的感激,要是因为这小小的事情,而让玄机道长质疑zi的品行,并将他赶出道观,那是他最不能忍受的,而且会是他一生的污点,一生除妻子之外最大的痛苦。

    看着这贺文知连声道歉,陈逸心中的fen不免消退了一些,他对于这贺文知非常了解,能够使其说出道歉的话语,简直是非常之难,只是,他又如何能轻易的放过这贺文知,“呵呵,你zi做出的事情,还有怨气,道歉也是如此的不诚心,既然你不想道歉,又何必这样,直接算了,我出我的道观,你回你的书房。”

    贺文知心中虽有着很大的怨气,可是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按照陈逸所说的去做,否则不说玄机道长,这些道士都会对他产生负面的反应,“我诚心道歉,一时错误,污辱了你和袁老钱老的名誉,为此,我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歉意,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我绝不会再让这件事发生第二次。”

    这时玄机道长忽然从下方的殿堂走了出来,面带疑惑的看着陈逸与贺文知二人,“陈居士,你和贺居士怎么从房中出来了,不是要谈事情吗。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吵闹声,不知发生了何事。”

    贺文知那之前犹如行尸走肉般的面孔,此时却极力向着陈逸使着眼色,做着各种动作。(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