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贺文知的画作

【书名: 大鉴定师 第四百四十八章 贺文知的画作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你这个机灵的小子,好吧,先到屋里来吧。”老艺人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让陈逸进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的东西倒是非常简单,不过也是样样齐全,而且屋子里不家一个童车,里面躺着一个小男孩,陈逸不禁问道:“老爷子,您家是蜀都的吗。”

    “不是,我们家是蜀都附近一个小乡村的,不过我从三十多岁便在蜀都捏糖人了,供我闺女上大学,现在她已经成家立业了,我和你大娘大部分时间都帮他们照顾孩子,隔一两天出一次摊子,赚多赚少都可以,就是我这手,捏了一辈子的糖人了,一闲下来就发慌。”

    老艺人笑着说道,最后又是叹了口气,“只是,我这一辈子的手艺,估计到我这里就没了。”

    陈逸深有同感,华夏文化中,有着许多种手艺,但是有很多都随着时间而渐渐消逝,现在的人都讲究ti mian 的工作,学糖人手艺到街上摆摊,自然使得年轻人望而却步,“老爷子,只要有怀念童年的人,我们这糖人就不会失传的。”

    “小伙子,我也相信你说的,来,老婆子,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帮了我大忙的小伙子,要不是他,我那些糖稀还卖不完呢。”老艺人点了点头,然后将那老太太叫了过来,向陈逸做了介绍。

    “老头子,这小伙子会捏糖人,你不是在骗我吧。”老太太看着陈逸这么年轻,不禁有些怀疑的说道。

    老艺人顿时大笑了一声,“哈哈。刚开始我也不相信。来。小伙子,给你大娘捏一个糖人kan kan。”

    陈逸笑了笑,接过老艺人递来的糖稀碗,想了想,然后心中一动,拿了点糖稀,开始吹了起来,他的中级烹饪术。所代表的糖稀技巧,足可以比得上这老爷子,或许还犹过之而无不及。

    在他的熟练技巧下,脑海中所想象的东西,在他的一吹一捏之下,一点点的变为了现实,“小伙子,你这捏的是一只鹦鹉吧,而且还有嘴有爪子,只不过尾巴怎么这么长啊。这样难捏的你也能捏得出来,真是不敢相信。老婆子,我没说错吧。”看到陈逸所捏的东西,老艺人有些惊异的说道。

    陈逸所捏的正是一只按照紫蓝金刚鹦鹉的原形而捏成的,如果这里有墨色的话,他会让这只糖人鹦鹉,变得更加真实。

    “真不敢相信,老头子,这小伙子捏得可比你好多了。”一旁的老太太一脸震惊的说道,没想到这一个年轻小伙子也能捏出这么好的糖人。

    “老爷子,你们过奖了,zhun que 的说,我捏出来的是一只金刚鹦鹉,它与其他种类鹦鹉不同的便是其尾部很长,这种生活在美洲,我们华夏可是没有。”陈逸笑着说道,在中级烹饪术的感悟之下,捏出这一个鹦鹉,并不算困难。

    老艺人摇了摇头,“小伙子,你懂得可真多,好了,我们先从放置杂物的房间开始找吧,希望能够找到那幅画,我昨天回来问了问你大娘,她也不知道这幅画去哪里了。”

    “老爷子,mei shi ,一幅画而已,我只不过确认一下这个人是不是在蜀都而已,通过画也找不到人。”陈逸摆了摆手,装做一副不在意的mo yang 说道。

    说着,老艺人便带着陈逸,来到了院子里的一个杂物间,里面七七八八的摆满了东西,各种箱子,各种器物,甚至还夹杂着一股潮湿的味道,陈逸不禁摇头一笑,这画如果在这个杂物间的话,那估计已然被腐蚀的不成样子了。

    “小伙子,注意安全,我们一件件的往旁边放。”这时,老艺人挽起袖子,开始将杂物件的一些东西,放到旁边的地上。

    陈逸一片往下放着东西,一边使用了初级搜宝术,只要五十米范围内,有古玩存在,它就会寻找到其中价值最高的一件,在使用过后,一道金光从他体内激射而出,然后慢慢落到地上,变成了一只金黄色的搜宝鼠。

    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过陈逸了,这只搜宝鼠在他的鞋上蹦了几下,然后鼻子嗅了嗅,顿时朝着杂物间的一处位置跑去。

    好在这杂物间并不算大,陈逸的目光可能看到整个房间,所以,并没有跟随这搜宝鼠一块而去,只是用目光注视着它,搜宝鼠在一个破旧的红紫色箱子旁边停了下来,回过头看了看陈逸,然后用金色的小爪子,在箱子上拍了拍,过了一会,便消失不见。

    陈逸面上不禁露出了笑容,难道说这幅画是在箱子之中,可是仔细看了看箱子,他面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惊讶,或许这搜宝鼠所找到的东西不是在箱子里,而是这个箱子,想着,他不禁在箱子上使用了一次鉴定术。

    最后鉴定出来结果,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这竟是一件用小叶紫檀木制成的箱子,而且距今一百多年,已然可以算是清末民初的器物,而且gen鉴定信息中介绍,这就是一个制作糖人的箱子。

    檀香木也属于红木的一种,而檀香木中价值最高,在植物界公认的紫檀只有小叶紫檀一种,其他的紫檀木都被归纳在花梨木中,它是红木市场上最为热销,且价格高昂的珍贵木材。

    虽然这个箱子有些破旧,但是鉴定系统还是给出了价值稍高的评价,那么这个箱子的价格,最少也要达到五十万以上。

    “老爷子,这个箱子是干什么用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啊。”陈逸不禁问道。

    看了看陈逸所指的箱子,老艺人想了想,笑着说道:“那个啊,也是捏糖人用的,还是我的师傅交给我的,说这是我们这一派捏糖艺人的祖师爷传下来的,让我好好保管。只不过有些破旧。我也没用。一直就放在家里,前几年搬家时,还摔在地上,掉了一个角呢,我们现在就kan kan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

    陈逸不禁有些感叹,价值几十万的宝贝,却是被如此对待,虽然现在收藏的火热。使得许多人都对收藏有了些许了解,但是红木箱子有些在外观上看起来就跟其他的箱子差不多。

    接着他让老艺人在旁边歇着,他zi动手将箱子上面的东西全部拿了下来,而这箱子的上面还蒙了一层的灰,将灰吹掉,陈逸看了看这个箱子,其缺口处细腻的纹理,远远不是其他一些普通木材所能相比的,只要这老艺人稍懂一些木材知识,恐怕就不会使这宝贝埋没这么久。

    说着。陈逸便打开了箱子,只有些许的潮湿味道。倒是没有了糖稀味,想必有些年头没有用过了,在箱子中,除了一些捏糖人的木棍之外,他还发现了在其中一个小柜子里,有一张叠在一起的纸。

    看到这纸的mo yang ,陈逸面上不禁露出了惊喜之色,因为这张纸是货真价实的宣纸,除了书画家,恐怕其他人根本不会使用宣纸,那么这张宣纸,很可能就是老艺人所得到的画。

    “咦,这有一张纸。”陈逸故作惊讶的说道,然后轻轻的用手将这宣纸拿了出来,这纸张上倒是没有一些虫咬的痕迹,想到了小叶紫檀的特性,他不禁一笑,将宣纸打了开来。

    只见画上几座巍峨雄伟的山峦拱卫着一座寺院,将寺院紧紧的包围其中,看起来颇有一种独特的味道。

    而陈逸向着画作右上方的题识看去,峨眉伏虎寺四山雄伟壮丽,环绕殿阁,颇有董巨画意,文知。

    看到这里,陈逸内心猛然涌现出一股惊喜,文知,这无疑就是说此画是贺文知所作了,可是仔细一品其画上题识,他的心中便是一紧,峨眉山是在三川省的乐山,与蜀都有着一百公里的路程,难道说除了蜀都,这贺文知还常常去其他地方不成,那寻找起来,可是比一个蜀都要艰难许多啊。

    仔细在画上看了看,陈逸又在右下方一处角落,发现了一个钤印,上面所刻写的正是时间,看了看上面的时间,他这才松了口气,这幅画是贺文知于十年前所画,虽然gen这个时间,并无法确定贺文知是否还在蜀都,但最起码能够说明,他在去年那段时间中,并没有去往其他地方。

    “啊,这就是那幅画,我记起来了,去年我将画拿到家里之后,一次收拾东西时,我那老婆子嫌这画太麻烦,本来是卷起来的,直接就叠在一块,放在了这个箱子里,这一年过去,几乎都把它给忘了,小伙子,还是你厉害,一眼就看到这个箱子,要不然,我们估计要找一上午。”

    看到这幅画,老艺人忽然记了起来,恍然大悟的拍了拍nao dai ,然后向陈逸称赞道。

    陈逸苦笑了一下,很想说您老还能记得是这幅画啊,都叠得不成样子了,或许是贺文知嫌麻烦,没有装裱,只是卷了起来,否则,恐怕就是两个轴连着画一除,然后叠在一块。

    “老爷子,我只不过是看这箱子很老旧,有些感兴趣而已,谁曾想,这幅画就在里面。”这幅画同样是出乎了陈逸的意料,本来想着搜宝鼠所找到的只是这个紫檀箱子而已,没想到却是一鼠双雕,找到了两个宝贝。

    “小伙子,那这画画的人,是不是你要找的啊。”这时,老艺人不禁问道,他现在最想的就是能帮上陈逸的忙。

    陈逸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老爷子,我要找的人就是他,贺文知,走,我们拿到院子里说吧。”说完,陈逸一手拿着画,一手将木盒提了起来。

    “小伙子,你拿这木箱干什么。”这老艺人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

    “老爷子,你们祖师爷流传下来的这东西,可是件宝贝啊。”陈逸笑着说道,这老人尽心尽力的帮他的忙,这仅仅一个五十万的漏,他还不至于在老艺人不知情的qing kuang下,贪心的拿走。

    老艺人顿时一笑,“宝贝,就这破箱子,能有什么宝贝的地方。”

    陈逸微微一笑,将箱子和画一块拿到了院子里,然后坐在板凳上,仔细的看着这幅画,这画上的山石虽然雄伟,但更有一幅细腻在其中,而且勾线纤细而飘逸,与袁老所讲的巴蜀画派极为相像。

    而华夏近代著名的一些画家,都是出自于三川,如被海派北派甚至岭南画派都列为派中人物的张大千,还有创立了长安画派的石鲁,以及其他一些著名画家,其早年都是在家乡三川作画。

    这贺文知出身于三川,其画作当中有关巴蜀画派气息,这是必然的事情,陈逸用鉴定术鉴定了一下,最后这幅画被系统评价为价值一般,也就是处于十万以上,五十万以下的范围之中。

    不过以这幅画的破损程度,还有贺文知的名气而言,这幅画恐怕也只能达到十万以上,而无法超过二十万了,因为他的名气根本不大,如果以袁老和钱老那种身为画派著名传人的身份,这幅画超过五十万,并不困难。

    哪怕如此,也是让人惊讶,为了学习捏糖人,直接将一幅价值十万以上的画作交给他人,这贺文知当真是特立独行,我行我素。

    在鉴定信息中,陈逸也是知道了贺文知的一些简单的信息,只不过并不是那般的具体,只是提及他的绘画风格,以及个人性格而已,其性格就像是袁老所说的,怪异,独来独往。

    “老爷子,这幅画能否出售给我,我或许还有些用处。”陈逸在这幅画上看了一会,然后对老艺人说道,这幅画虽然不能帮助到立刻找到贺文知,但是在之后,说不定会有些用处,放在这老艺人家中,恐怕只会埋没了这幅画。

    老艺人摆了摆手,一副毫不在意的mo yang ,“小伙子,什么出售不出售的,能帮上你的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这幅画你拿走吧,我一毛钱都不会要的。”

    “老爷子,你可是低估了这画作的价值啊。”陈逸笑着说道。

    “再大的价值,也比不上你帮我的忙,好了,别说废话了,让你拿着就拿着,不拿我还放回去。”这老艺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在他眼中,这幅放了一年,差点就扔了的破画,能有什么价值。(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