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玉石雕刻(二)

【书名: 大鉴定师 第四百零五章 玉石雕刻(二)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陈逸并没有顾得上与这些评委打招呼,他只是紧紧的望着zi手中的这块玉石,kan kan还有什么缺陷所在。

    “陈逸小友,你这玉石上画了一幅松下对弈图,可谓是将玉石的特征完美的利用,以及富有极大的韵味,只是,以此幅画的复杂程度,在如此大小的玉石上,有着极大的难度啊。”姚会长感叹过后,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陈逸所画的这一幅松下对弈图,十分的完美而又生动形象,看起来有松树,有山石,有人物,但是在一块玉佩大小的玉石上雕刻,其难度非常之大。

    松下人物图,也是玉石中惯用的题材,但是,能够将其雕刻精致者,最少也有拥有十年以上的雕刻经验,在他们看来,陈逸的绘画能力,在这幅松下对弈图上,得到了体现,其能力非同一般,远远出乎了他们的想象。

    只是,据他们了解,陈逸学习玉雕,还不到半年的时间,他们觉得能够雕刻完成一年观音佛像,已然是不错了,可是,陈逸选择了这件特征明显的玉佩,并且在上面画了一幅较为复杂的图画,这他们已经不是当初的担心了,而是觉得陈逸根本无法将玉石上所画的东西,雕刻出来。

    听到姚会长的话语,郑立林和旁边一些玉雕学徒有些惊呆了,松下对弈图,这小子还真敢想啊,此时,郑立林面上再次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自以为绘画能力非凡就天下无敌了吗。

    你有能力画出来。但是你也要撒泡尿照照镜子。kan kan你有没有能力雕刻出来。在一个平面上绘画,和在玉石上雕刻出来,那简直不是同一个级别的事情。

    就像是你能够拍出来那些科幻大片,但你有能力造出来科幻大片中的那些科技产品吗。

    “姚会长,当初我选择这块玉石时,就已经有所考虑了,人总是要一步步的突破极限,如果仅仅只是原地踏步。那我现在也不会有资格来参赛这次玉雕比赛。”陈逸抬起头,朝着众人说了一句话,便又低下头来思索。

    设计是一件玉石能否变成美丽玉器的重要程序,陈逸并不力求zi每一件雕刻的玉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但是,每一件玉器,他都要尽zi的能力去雕琢。

    听到陈逸的话语,众位评委以及旁边的玉雕大师都是面色一震,然后欣慰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如果雕刻玉器。只是雕刻zi最熟练的,甚至可以轻而易举做到的,那根本得不到太大的进步。

    现在玉佩之类的器物,一般多为观音佛像,以及关公之类的著名人物,像陈逸所画的这般松下人物题材的玉佩,已然非常少了,一个自然是现代玉雕师的利益熏心,另一个便是雕刻难度和时间了,雕刻一件这样的玉佩,可以制作几件不错的观音佛像了。

    他们并没有在陈逸这边久呆,虽然为陈逸的这种精神感到欣慰,但陈逸是否真的能够雕刻出来,这还是两说,但是最起码他们知道了这个岭州玉雕的唯一传人,有着一颗不甘于平凡的心。

    这些评委们转了一圈后,便回到了主席台,在路上周秀龙的玉雕机前时,他们看了看周秀龙玉石上所画的东西,正是玉佩观音佛像题材中,难度不是很大的一种,他们不由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他们对于陈逸的那种拼搏精神非常欣赏,但是却叹息他没有自知之明,一个学习不到半年玉雕的人,真的能够雕刻出那松下对弈图吗,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怀疑。

    与陈逸比较起来,这个周秀龙,与陈逸的性格可以说完全相反,从三块玉石的选择中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不敢于去拼搏的人,这两种性格有优点也有缺点,唯一的决定,便是在于,陈逸的玉雕水平,究竟如何。

    “陈逸,我们比一下,kan kan谁雕的快。”在评委们走后,郑立林稍稍起身,看了看陈逸手中玉石上的图画,面上顿时露出了得意之色,这小子久久不曾开始雕刻,恐怕是不知道从哪里下刀吧。

    陈逸冲着他淡淡一笑,而后,在玉石上确定了zi的设计方案之后,开始在玉雕机上雕琢起来。

    他之前在思考zi是否有能力完成构思,姚会长他们所认为的这个松下对弈图,所认为的大有不同,如果仅仅只是在玉佩上面将所画的图凸雕出来,对于他现在的能力来说,不成问题。

    这也是姚会长他们所认为的玉牌设计方案,以他学习玉雕不到半年的时间,这些人自然要怀疑,只是陈逸并不满足于仅仅雕刻出这样的一件玉佩,而是gen上面的一些特征,决定雕刻一件难度更大的松下对弈图。

    这就是他之前一直思索的事情,究竟以zi的能力是否能完成,在脑海中发动了玉雕术,他不断的推演着,终于确定了下来。

    初级玉雕术,能够给予他玉雕上的一些感悟,他看着玉牌上的图画,内心不断想象着雕刻的过程,而玉雕术,同时也在不断的给予他感悟。

    虽然这个感悟过程,没有在雕玉期间,那般的细致和完整,但是让他知道了zi可以雕刻,其中虽然有些难度,但是他全力以赴就可以克服。

    把完成任务的希望放在了最后一件玉雕上,但是在这一块玉饰上,同样要拼一拼,将这玉佩的特征,完美的利用,这才是一个玉雕师要做的。

    在设计过后,第一道程序就是粗雕,粗雕在整个玉雕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是整个玉雕是否成功的基础所在,一旦雕琢错误,就覆水难收。

    陈逸一点点的先将玉雕上面所画的da gai图样,在机器上雕刻出来。他所雕刻的这个题材。最为考验一个玉雕师的控制能力。一旦手松手紧,都会破坏整个题材的设计。

    在玉雕术的感悟下,陈逸对于玉佩的控制能力,大大的提升,而且随着雕刻的不断进入,玉雕所带来的一些感悟,已然与他之前所推想的雕刻手法不同,可以说比他之前的想象更加的简单而安全。

    初级玉雕术专精。这可以说代表着十多年玉雕经验的技能,当然,这也只是一个说法而已,简单的说明玉雕术的水平,任何时候都不缺天才,像陆子冈一样,根本不能以雕刻时间来说明他的玉雕水平。

    现在一些老一辈的玉雕大师,在玉雕上研究制作了几十年,可是恐怕远远达不到陆子冈一代玉神的水平。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比赛前挑选玉石的过程。已然占据了上午大部分的时间,到中午结束时。留给他们所雕刻的时间,仅仅只有两个小时。

    而陈逸手上玉石的粗雕,却还未完成,他这块玉牌上,有山石,有松树,有人物,可以说比普通一个观音佛像要更加的复杂。

    郑立林停到了上午结束的话语,看着陈逸仍然在机器上雕刻着,他面上不禁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正准备嘲讽陈逸两句时,几句评委从评委席上走了下来,直奔陈逸这边而来。

    “陈逸小友,雕刻的如何。”几位评委笑着问道,他们的内心既怀疑陈逸无法雕刻完成,又期待着能够给他们惊喜,之前他们并没有再去陈逸那里,就是想给他一个安静的环境而已,此时过了两个小时,他们想要kan kan陈逸雕刻的如何。

    陈逸将玉石从机器上拿了下来,并关掉了机器,用清水洗掉一些玉石粉末,看到刚才雕刻完成的一个细节,他不由点头一笑,“姚会长,粗雕工作差不多完成了一半。”

    “什么,才仅仅两个小时,就完成了一半,让我们kan kan。”姚会长的面上露出了惊讶之色,然后让陈逸将玉石放在了桌子上。

    只见这一块玉石上,已然有了松树和一部分的山石,甚至人物图像也有了一些雏形,这样图形虽然粗糙,但是粗雕本来就是将轮廓雕刻出来而已,看着这上面与图画几乎一般无二的雏形,几位评委的内心充满了惊讶,粗雕是整个玉雕过程最为重要的,而陈逸能够完成这一个过程,足可见其能力如何。

    “陈逸小友,很不错,但是粗雕只是第一步,切不可大意,我们deng dai 着你玉器完成的时候,好了,将玉石放在桌上的盒子中,去chi fan吧,这里会有人员专门看管,未比赛前,任何人都不准进来的。”

    陈逸点了点头,将玉石放了起来,然后跟随常永军等人一同到了居住的酒店用餐。

    郑立林面上露出了惊异之色,这小子怎么可能雕刻出图形来的,才学习玉雕不到半年,他怎么有这么深厚的基本功,粗雕完成了又如何,细雕这小子肯定无法做到精雕细琢,郑立林不得不在内心这样an weiji 。

    吕老等人也是一同来到了酒店,在吃过饭,等其他人走后,吕老和王老二人悄悄的来到了陈逸的房间,那日品茶大会上铁观音的味道,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陈逸自然让他们如愿以偿的品到了他们想要的铁观音,品着茶,吕老想起了那件玉牌,“陈小友,那件玉牌你雕刻出来,应该没有问题吧,让那些人kan kan你的真正水平,如果有些困难,正好王老在这里,qing jiao 一下他,我相信这老头不会藏私的。”

    “吕老哥,你这不是埋汰我吗,陈小友让我们尝到了那么不凡的茶汤,你所说的,自然不成任何问题,陈小友,这件松下对弈玉牌,能够雕刻完成的人,最少也要七八年甚至十多年的玉雕经验,你能够在两个小时,完成一半的粗雕工作,可见你的玉雕水平非同一般,难道真的是半年所学到的吗。”王老此时品着茶,说出了zi内心的惊讶。

    “王老,我学习玉雕确实不到半年,在此期间,不断在练习着,刚开始只是兴趣,最后变成了一种事业。”陈逸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与古老学习玉雕的种种事情,那段时间,很辛苦,但是却又非常的充实。

    “以不到半年,却能达到这种水平,非常罕见,通过前两场的比赛,也是证明了你的基本功,陈小友,不知你在这块玉牌上,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出来,比赛规定只是不能帮助参赛者雕刻,但是解答一些问题,这并没有问题。”王老心中充满着惊叹,半年,能够有这种水平,陈逸已然可以说是天才了。

    “王老,我确实有一些问题,需要qing jiao 您老。”陈逸想了想,然后说道,虽然有着玉雕术的感悟,但是对于一些细节,他确实需要qing jiao 一下,毕竟有个玉雕大师在这里,不qing jiao 那就是一种浪费。

    听到陈逸所讲出的一些问题,王老面上从平静,慢慢转化为了目瞪口呆,“陈,陈小友,你该不会是想将这块玉牌上的一些内容,从凸雕,变成镂雕吧。”

    而旁边的吕老,听到陈逸的话语,面色同样微微一变。

    “恩,王老,确实是这样,你们之前所认为的松下对弈,与我所要做的,差别就在这里。”陈逸点了点头,神秘的笑着说道。

    王老面上带着震惊,有些语无伦次,“这,这太难以让人相信了,凸雕和镂雕的难度,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啊,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你所要雕刻的东西,竟比我们所想的难度更大。”

    “陈小友,做为一位长辈和朋友,我想提醒你的是,这镂雕难度比凸雕要难上几倍不止,现在你还未完成粗雕,还来得及反悔,将其做成凸雕玉牌,否则,一旦到了细雕之时,你错误了一点,都会让整块玉石报废。”

    他的内心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他们认为陈逸连凸雕的松下对弈玉牌,完成起来都有很大的难度,甚至认为不可能完成,万万没想到,陈逸想要雕刻的竟然是比凸雕更难的镂雕。

    身为古玩圈的人,吕老对于玉器的技法,也是十分的熟知,同样点了点头,“陈小友,镂雕难度确实非常的大,建议你考虑一下,如果你真的有自信,我支持你。”

    他与陈逸相遇两次,接触了时间也不算太短,他知道陈逸并不是一个好高骛远之人,如果真的有自信,那么定有依仗在身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