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点睛

【书名: 大鉴定师 第二百四十九章 点睛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两幅画摆在众人的面前,让所有人可以毫无任何障碍的发现两幅画的不同。

    一些画功稍浅的弟子或许无法看出更深层次的东西,但是诸如方文博等人,却是可以通过画作,发现陈逸和谢致远的画功如何。

    至于袁老和钱老,更是不用多说,在他们眼中,陈逸的这幅工笔画,不仅仅在观赏性方面,远远强于谢致远的没骨画,甚至于在笔力,画功方面,都要比谢致远强很多。

    谢致远所画的没骨画,画法十分的熟练,但是却远远不及陈逸的要强,而且在画作之中,两者都运用了撞水这一技叶,来绘画叶片。

    只不过,依然是陈逸要强很多,陈逸所画的叶片,层次感非常强烈,仿若一片片真实的叶片,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草一木都不尽相同,而且河流旁边的些枝叶之上,还留有一些水迹,看起来如同露水一般,更加表现出了这画面的真实。

    谢致远的则是稍差,其撞水技法远不如陈逸熟练,所画的枝叶,通过撞水,也是形成了一些层次,但是并不强烈,甚至于根本没有出现立体感,也没有让枝叶变得湿润,富有生命,整个画面太偏重于写意,却是没有将画面与色彩融合在一起。

    而且,论及两幅画的表现形式,自然不用多说,陈逸不仅仅只是稍胜一筹,可以说直接将谢致远的那幅画完全比了下去。

    通过孔雀在水中照影,来表现出其内心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让众人顿时陷入了思索当中,有时候,外表如此美丽的孔雀,其内心也是暗藏着丑陋的东西,水中所照出的是孔雀的内心,那一只与白色截然不同的黑色乌鸦。

    相比起来,谢致远的表现形式。就太过于普通了,孔雀站在枝头,看向乌鸦,充满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却又让人有些不解,孔雀为何要嘲笑乌鸦,难道仅仅只是乌鸦本身的色彩和模样太过于丑陋吗。

    整个画作上除了嘲笑。根本没有将为何嘲笑而表现出来,哪怕是描写乌鸦食用死亡的一些动物尸体,也足可以将这种乌鸦的肮脏表现出来,可是谢致远并没有,直接简单而又粗暴的画了一只孔雀和乌鸦,论及画作的意义表现力。陈逸可以说非常的强大,发人深思,又让人充满惊叹。

    谢致远的这幅画作,已经画作,可是陈逸的那幅画作,却是连最重要的两只鸟的眼睛还未画上,眼睛可以说是生物的精神灵魂所在。

    只是在众人的眼中。那怕是陈逸未画眼睛,可是通过画作,他们也是足以观看出了画作中所表达出的强烈意义。

    钱老的面上露出了笑容,陈小友果然不负他的期望,画得如此之好,这袁老头估计要大出血了,那幅人间春"se tu",他可是惦记好久了。可以说是袁老头没骨画的巅峰之作,现在,要成为自己所有了。

    看到钱老面上浓浓的笑意,袁老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这老头昨天和陈逸见面时,一定发现了陈逸绘画的能力,否则。不可能如此自此,之后他扭过头去,朝着方文博问道:“文博,你如何看这两幅画作。”

    陈逸的这幅画作。比他的三弟子谢致远强了很多,也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让他充满了感叹,正因为如此,他要看看门下弟子有没有从这幅画中學到什么东西。

    方文博看着面前的两幅画,思索了一会,然后说道:“师傅,从技术角度而言,陈先生的工笔画功底十分的牢固而熟练,将草木最真实的一面,表现了出来,绘工精丽,让人惊叹,不过从染法上分析,还有一些欠缺,但是对于整幅画而言,不算什么。”

    “而谢师弟的没骨**底同样熟练,无论是花卉还是花鸟,都是一挥而就,中间没有停顿。”说到这,方文博摇了摇头,有些叹惜,“但是,谢师弟撞水技法运用的非常不好,其撞水过后的叶片,层次是有了,但根本没有给人带来任何的立体感,由此,在技术上,陈先生比谢师弟要强很多。”

    听到自己师兄的话语,谢致远面色一变,此时他心中充满了怒意,他學画多年,自然知道陈逸这幅画比他的要强,但绝没有方文博所说的那么强,而且,陈逸的这幅画连画眼睛都没有,就这样,也能比他强吗,这让他心中无法接受。

    “从表现意义上来说,两幅画的区别就很明显了,陈先生的画作,以水中倒影为手法,来表现出孔雀的内心,其内心与表面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孔雀的表现洁白无暇,在阳光照射下,显得非常圣洁,可是在水里照出的影子,却是一只丑陋的乌鸦,这其中有着讽刺的意味,往往外面光鲜,看似高高在上的人,其实,他们的内心,十分的丑陋,而且陈先生这幅画还未点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相信点过眼睛后,其表现力,会更加强烈。”方文博看着陈逸的画作,将自己所发现的意义,丝毫不漏的讲了出来。

    接着,方文博又将目光转向谢致远的画作,“谢师弟这幅画的表现方式,十分的普通,而又让人充满疑惑,不知道这只孔雀究竟为何会嘲笑下面的这只乌鸦,难道仅仅因为颜色的不同,物种的不同,论及表现意义,陈先生的画作完全超过了谢师弟的,师傅,我分析完了。”

    这时,谢致远的目光,不禁有了些许闪躲,他一心只想画孔雀和乌鸦,用来嘲笑陈逸,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根本没有陈逸的嘲讽意味强烈,他的画中,乌鸦代表着陈逸,可是在陈逸的画作中,孔雀和乌鸦都是代表着他。

    “文博,分析的很不错,相信你们也听到你们师兄的分析了,这正是两幅画的差别,陈小友并非是专业的画家,可是画得却是比你们要强,这是为什么,你们应该好好考虑其中的原因。”袁老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看着旁边的众位弟子,特别是谢致远。

    刚才谢致远站出来说要比画时,他还不有些不明白,现在看着两幅画中所表现出来的东西,他岂能不明白,自己的这位弟子,是嫉妒陈逸了,想用画来嘲笑,可惜,技不如人,画功比不上别人,表现出来的意义,更是与陈逸差之千里。

    看着师傅朝自己望来的目光,谢致远心中一颤,无比的后悔,这一次,恐怕师傅已经发现了他内心的一些想法,原因也只是他画的太过于简单粗暴,将内心的想法,一丝不挂的表现在了画作之上。

    “方小友分析的不错,陈小友,笔墨已干,是时候点睛了,让我们看看,点睛过后,画作会不会变得有些不同。”这时,钱老笑着说道,内心充满着期待,这谢致远的伎俩能够瞒得了袁老,却是根本瞒不过他这个旁观者,只是碍于关系,不好点出罢了。

    众人皆回过神来,内心无比感叹,陈逸以一幅还没有点眼睛的画作,便超过了自己同门谢致远的画作,之前有些人心中所存在的自信,完全被陈逸这一幅画作,打击的支离破碎。

    而且如钱老所说,他们内心都是十分的期待,这幅画点过眼睛之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

    陈逸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袁老,钱老,我想用自己所带的笔点睛,不知可否,这只毛笔自我學画,就一直在我手中,点睛关系到一幅画作的精神,用自己最熟悉的毛笔,会更加的合适一些。”

    如果是普通的画倒也罢了,现在这幅画可以说是他超越极限的作品,自然要用点睛之笔,来让这幅画作变得更加完美。

    “呵呵,陈小友,这是你自己的画作,你想用何画笔都是无妨。”袁老不禁笑着说道,很多画家和书法家,在作画时,自然要用自己熟悉的东西,甚至于有些人连宣纸都有讲究,这实在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种习惯罢了。

    袁老不会拒绝,陈逸早有预料,刚才只不过是作个提醒而已,这时,他从口袋中拿出了那只赤红色的点睛之笔,整个毛笔看起来十分的古朴而简洁,正是这种简洁,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陈小友,你这只毛笔十分简单啊,难道也是你自己淘来的。”钱老看到陈逸拿出的毛笔十分古朴,平淡无奇,不由问道。

    “钱老,是的,这只毛笔是我在浩阳古玩城中淘来的,用小叶紫檀制成,但外表并没有太多的装饰,手感十分的不错,而且又是细笔,所以我常常用它来点睛,或者画一些细致的东西。”陈逸看着这支毛笔,点头说道。

    这只毛笔看起来跟小叶紫檀一模一样,但是却有着神奇的点睛效果,陈逸曾经在之后用初级鉴定术和中级鉴定符都鉴定了一遍,鉴定出的也仅仅只是毛笔的效果,而没有任何毛笔的材料信息,不过以他的眼力都不能发现这只毛笔与小叶紫檀的不同,所以,他便决定,如果别人询问,这就是小叶紫檀制成的。

    “果然如此,陈小友,你随便拿出一件东西,都是宝贝啊,好了,开始点睛吧。”钱老不由一笑,对着陈逸说道。

    陈逸拿着毛笔,来到画作前,看了几眼画作,微微闭上了眼,再次发动初级绘画术,用绘画术加点睛之笔,才能够使他点出来的眼睛,更加的完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