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参与点睛

【书名: 大鉴定师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参与点睛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只不过,这老人说了一半,却没有再讲下去,让现场的众人不禁忍不住的起哄道:“老爷子,你被人推出去,那后来呢,后来呢。”

    这讲了一半,简直吊人胃口啊,对众人的话语,陈逸十分的赞同,他们上学之时,也是喜欢在一些女孩聚集的地方,推一些害羞的男孩出去。

    只不过,在上高中时,他有一位朋友,也是心仪一名女子,但是怕这女子眼光太高,不敢与其交流,却是趁着不注意之时,推了班上一名男孩出去,来以此吸引女子的注意力,只不过让人叹惜的是,被推出去的那名男孩,最后却是获得了女子的好感,与其双双考入大学,让他那位朋友后悔的撞墙数次,成为了一生最为悔恨的事情。

    “后来吗,嘿嘿,那女孩现在是我的妻子,每天在闲暇之余,研墨作画,相互交流,能有一个知己做为自己的妻子,人生何求啊。”听到众人的话语,老人得意的笑了笑,然后说道。

    众人面上不禁露出了羡慕之色,确实如同老人所说,能够有一个懂自己的妻子,人生才有趣,如果娶的妻子只是能够生儿育女,时不时的还撒泼吵架,那实在是让人痛苦。

    “好了,往事不堪回首,对我那位朋友,我是感激不已,哈哈,小伙子,你不是准备点睛吗,先买毛笔吧,人生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就算有。也是像我一样,被别人推了一把,想要获得成功,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老人笑了笑,没有再提那段往事,而是朝着陈逸说道。

    之前包括现在所出来参加这个活动的人,基本上都是以中年人具多,就算最小也有三十多岁。而这个小伙子,不过二十出头,就有这种勇气,看来不是对自己非常有自信,就是抱着来玩一玩,增加阅历的打算。

    不过从这小伙子刚才的话语中,倒是让他感受到了这小伙子的与众不同,不知道其画功如何。

    “老爷子,以三十元的价格。便能在这一幅画上点上最重要的两笔,非常值得。”陈逸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然后缓缓走到了桌前。随意挑了一支毛笔,然后从钱包中拿出三十元,递给了黄鹤轩。

    华夏书画文化源远流长,也是在书画家的创造下,出现了许多不同样式,不同用处的毛笔。有专门画线条所用,有专门上色所用,用处不同,其模样不同。

    老人有些惊讶,这小伙子难道看出了这些画作的不凡吗。

    陈逸拿着毛笔。慢慢的来到其中一个画板前,并没有去关心旁观二人的动作。只是朝着自己面前这幅画眉望着。

    这张画作十分简单,画功却是非常熟练,比他更是强了许多倍,他从跟随石丹学画,到现在,也不过才二三个月而已,虽然有着初级绘画术的帮助,但跟这个在山中修炼了几十年的黄鹤轩,根本无法相比。

    初级绘画术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让他一步登天,只能一点点的进行感悟,陈逸对于鉴定系统这种设定,十分的认同,如果仅仅只是用了技能,便能画出一幅画,那样的画,对于他来说,恐怕会非常的陌生,远远不及从自己手中真实所画出的有成就感。

    更何况,用技能画出来的,也根本无法表达出他自己的情感,表现出的,也仅仅只是系统技能所事先所画好的东西而已。

    画眉这种鸟,陈逸已经是极为熟悉,这几个月来,他与小宝几乎形影不离,每天早晚都会带着,就算去到高存志那里学习,也会将其放在一旁,等到学习休息时,会去喂食逗弄。

    养了几个月的画眉鸟,他了解画眉鸟的习性,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动作,都明白其中的意义。

    画眉鸟常常会单独在野外活动,时而也会结君,只不过画眉鸟既机灵又胆怯,且好隐匿,常常在密林中飞窜而行,或立于茂密的树梢枝衩间鸣叫。

    这也是许多画作上,只有单独一只画眉鸟,而喜鹊一般会成双入对的原因,这是因为各种鸟类的习性不同,在作画之时,都会有着各种不同的意义,比如沈羽君的父亲沈弘文所做的那幅喜鹊图,只有一只喜鹊在望着远方,这无疑是表达着守望期待的意义,如果换做是一只画眉鸟,那便没有这种意义了。

    陈逸并没有急着下笔,以他的画功,根本无法与老人相比,而眼睛做为这幅画恢复生气的重要所在,要在明白熟悉了整幅画作之后,感悟到一些东西之后,才能下笔。

    如果仅仅只是让他做一幅画眉图,那自然很简单,但是在别人画作上点睛,却必须要结合整幅画作,点上两点,自然不费吹灰之力,但是想要让鸟充满灵性,让画作从死气恢复到生机,却是对一个画家画功的最大考验,前面那个豆鸡眼就是一个最大的案例。

    老人所点的两笔,让画眉鸟变成了一只有灵性的鸟,而那豆鸡眼,却是把一只画眉鸟,硬生生的变成了弱智加脑残。

    其他二人已然完成了点睛,只不过没有任何意外,失败了,不过却是比之前的豆鸡眼强了不少,随即,又上来了两个人,而陈逸,依然屹立在那个画板面前,看着画作,根本没有动笔。

    现场的众人自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形,顿时议论纷纷,有不屑,有期待,更多的是起哄。

    “没想到点两笔也这么难,这难道是考试恐惧症复发了吗,一到考试时,看着试卷,大脑便一片空白了,就算空白,这点两笔应该很简单啊。”

    “是啊,这么久都不下笔。”

    “可能别人是在感悟呢,你们懂什么。”说这句话的人,明显深得黑人之高级技巧,看起来没有半点嘲讽,但是话语中的打击,却是比那些明枪更加严重,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姜伟看着这些人,冷冷一笑,却是没有与他们争论什么,就像陈逸刚才所说,见不得别人比他们强,正是这些人的通病,虽然陈逸现在未能表现出什么实力来,但是却是做出了他们都没有勇气,不敢去做的事情。

    黄鹤轩和老人看着陈逸的状态,倒是发现了什么,回过头来,老人面色淡然的朝着人群说道:“在别人作画之时,你们这般的聒噪,不觉得有些不合适吗。”

    听到了老人的话语,一些人不禁安静了下来,毕竟老人刚才的气势,让他们感到了不凡。

    陈逸对于旁人的冷嘲热讽,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将心神都沉浸入了眼前的画作上,此时他已然了解了整幅画作,结合着画眉鸟的神态与模样,然后根据画眉鸟的习性,在内心产生了想法,在下笔之时,他自然使用了初级绘画术鸟类专精。

    不知道这初级绘画术能不能在这点睛之笔上发挥作用,在技能使用过后,看着眼前的画作,他似乎感悟到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在他的想法基础上感悟到的。

    初级绘画术,能够带给他感悟,但却是在他的脑海知识基础上所给予的,否则,没有任何的绘画基础,就算有了初级绘画术,根本连线条都画不好,绘画术能够给予感悟,能够让画作拥有一定的灵性,但却无法帮助一个不会绘画的人,画出一幅美丽的画作。

    在使用初级绘画术之前,陈逸都会自己先思考一番,否则,假以时日,他也只是一个靠着绘画术来画画的人而已。

    在这绘画术的感悟之中,他之前的想法得到了一些完善,其中的一些道理,陈逸似有所悟,绘画术所给予这简单两笔上的感悟,比整幅画作,更加的多,就如同画整座城市,与画一座楼房是完全不同的道理。

    在画整幅画时,感悟到的自然是整幅画的一些道理,而现在这幅画已经画出来,只剩下两笔,那么感悟自然是根据整幅画作,重点来感悟这两笔眼睛的画法。

    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忽然,他猛的睁开了眼睛,目光看在面前的画眉鸟。

    手中的画笔蘸了一点墨水,然后飞快的在画眉鸟的两只眼睛上各点了一笔,然后收笔而立,目光看着自己所画出来的眼睛,陈逸的面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虽然无法达到老人的水平,但却是跟老人所画出来的鸟感觉大有不同,两只眼睛在动物的身体之中只是占据了非常小的位置,可是无疑最是能表现其神态的器官。

    用初级鉴定术鉴定了一下,他所画的点睛之笔,其分值竟达到了六十七分,比他平时所画出来的要高出十分不止,看来这两笔的感悟,与感悟整幅画作并不相同。

    看着陈逸面上的笑容,老人和黄鹤轩都有些期待,不知道这小伙子思索良久,所画出来的鸟,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这位小友,可否把你的画作拿来让我们一观。”等了一会,老人笑了笑,对陈逸说道。

    陈逸点了点头,将画从画板上取了下来,走到了桌子前,将画递给了老人。

    老人和旁边的黄鹤轩面带好奇的在画上看了一眼,顿时露出惊讶之色,认真的望了望陈逸,似乎不敢相信这会是他画的一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