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沈羽君父亲画作的价值

【书名: 大鉴定师 第二百一十四章 沈羽君父亲画作的价值 作者:冰火阑珊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经过了这些天的学习,还有时常鉴定各在的书画,陈逸对于书画一类的古玩鉴赏能力,已然大大提高了不少,鉴定系统在鉴定一些画作时,会给出缺点和优点,这对于他的帮助,非常的大。

    换做刚刚得到鉴定系统之时,陈逸观看这幅画,根本不会看出任何东西,只会觉得这幅画十分的粗糙,如同儿童的涂鸦一般。

    可是现在,他十分的明白,写意画的意义,就在于通过画中的一些事物,来感受作者的思想,也就是作者所在画作上表现出来的意境。

    齐白石的一些写意画作,充满着诙谐有趣,这代表着在他的身体之中,有着一颗永远不老的童心,也正是因此,使得他的一些画作,价值千金。

    而在沈羽君父亲的这幅画上,陈逸感悟到的却是一种等待,这正是由于他对于鸟类十分了解,才能感悟到的。

    喜鹊在华夏是一种吉祥的象征,象征着喜气,一般来说,喜鹊都是成双入对的在活动,是一种群居性的动物,在觅食之时,分工更为明确,雄鸟负责在地上找食物,而雌鸟负责在站在高处守望,找到食物后,雌鸟取食而雄鸟守望,一旦发现危险,守望的鸟会发出叫声,同觅食的鸟一同飞走,而不会离弃。

    在画作上,常常见到的是两只喜鹊成双成对,而现在只有一只喜鹊站在山峰之上,望着远方,这无疑是等待与守望着什么。

    在感悟到了整幅画作的中心思想之后,陈逸便在画作上寻找着缺陷,等到他无法发现其他缺陷之后,这才使用了鉴定术。

    通过前期的观察,再加上后面的鉴定信息,这样对于他眼力的提升,是非常合适的,否则。不去观察整幅画,直接用鉴定符,那么久而久之,他会产生依赖,变得依赖鉴定系统,而失去了自我分析感悟的能力。

    “物品鉴定成功,信息如下,物品名称:喜鹊守望图,作者:沈弘文,制作年代:距今约五年三个月。”

    “艺术特点:绘画是记录社会文明进程。记录美好食物。抒发作者情感的重要载体。沈弘文所画作品,学习清末画家以篆书圆浑,凝重,苍雄的线条入画。笔力较为老辣,气势雄强,但此画稍显拘束,没有完全将大写意纵横恣肆的状态完全表现出来,同时又有着对形的羁绊,没有使画作步入意的厅堂……”

    “物品价值:沈弘文此画,笔力老辣熟练,将内心的情感完全抒发了出来,虽然稍显拘束。但情感发挥淋漓尽致,故而价值一般。”

    看着这鉴定信息,陈逸面上露出了惊讶,沈羽君的父亲看起来在绘画上能力非常强大啊。

    在不断的鉴定书画之中,他也知道了鉴定系统信息的不同。比如鉴定他自己和沈羽君的画,鉴定出来的最后信息,基本上都是画作分值。

    而如果鉴定如石丹这样的人所画出来的,有时候出现的会是分值,有时候出现的却会是价值。

    通过一些对比,陈逸明白了两种信息所出现时的规律,出现分值时,那么就代表着这幅画的缺陷过多,而他刚入画门,沈羽君也在学习当中,自然而然所画出来的画作,便是充满着缺陷,所以会以分值来评论,因为他们的画,有时候只是练习所用,根本不具备任何的价值。

    而如果一些画作缺陷很少,创作精良,那么便会以价值来评论,因为这些画作已然达到了拥有价值的地步。

    当然,这种规律有时候也是会变化的,如果鉴定一幅距今太过久远的画作,那么出现的都会是价值,而不是分值,比如一些清代的画作,价值非常的低,那么作者都已经逝去很久,出现分值,已然对鉴定者不会有任何的帮助,所以自然而然的以价值来论处。

    对于鉴定系统,陈逸也是从疑惑到不断的了解,在系统之中,有着很多的秘密等着他去发掘。

    价值一般,那么这代表着这幅画的价值是在十万以上,五十万以下,陈逸不由一笑,一般来说,书画家的作品价值都是在其去世后,才开始不断的提升。

    现代的画家,除了一些精品之作能够在拍卖会上有些市场之外,而其他的即兴之作,根本不会有人问津,价值也是非常的低。

    书画是作者抒发感情的载体,那么与瓷器不同,它的价值不光体现在画作本身,还需要作者的名气。

    一些画派的现代传人,其画作鲜有过百万者,而沈羽君的父亲,所画的这一幅画,能够被系统鉴定为价值一般,也算是非常不易了,鉴定系统的评价标准,所根据的是现在的市场走向。

    陈逸所发现的每一件古玩,在被别人报价时,往往都会与系统的评价相差不大,甚至有时候会高于他自己心中的估计。

    看着陈逸在画作周围不断走动,观看着,沈弘文面上带着淡然,自顾自的喝着茶,根本没有任何的催促之意,作为一名画家而言,首先要具备的便是心静养气的功夫。

    观看完了这幅画作,以及系统中的一些鉴定信息,陈逸有些感叹,果然写意画是抒发作者感情最佳的载体,以工笔画那种要求工整细致而言,会严重束缚作者的一些情感,无法放开手脚去作画。

    不过比起观赏性而言,自然是工笔画稍胜一筹,有些画家在青年时期会画工笔画,但是到了晚年,基本上以写意画具多,这就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想得多了,内心的感受也多了,可以说是情感暴发的时期。

    “伯父,我已经鉴定完了。”陈逸将目光从画作上移开,轻轻呼出一口气,看向沈弘文。

    “哦,这么快,那你说说这幅画的意义以及缺陷,让我看看你的鉴定能力,究竟如何的强大。”沈弘文轻轻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陈逸从鉴定到结束,不超过十分钟,以沈弘文内心感觉而言,觉得陈逸根本不会发现这幅画更深处的东西,同样,也不会找到这幅画的一些缺陷,只不过,他可不是那种可以用浅层次的东西来糊弄的人。

    如果陈逸的回答无法令他满意,那么将其训斥一顿,然后赶出去,这会是他下一步的计划,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跟着一个只会忽悠,而没有半点实力的人,跟随高存志学习古玩鉴定,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如果不去珍惜,反而因为玩物丧志而耽误了学习,那么陈逸在他眼中,也只能是不值一提了。

    陈逸点了点头,看了看沈羽君,察觉到他的目光,沈羽君嫣然一笑,然后轻轻捏起粉拳晃了晃,似乎对他充满信心。

    再看向沈羽君的母亲,她同样是朝着陈逸鼓励的笑了笑,而沈羽希,自不用说,接触到陈逸的目光时,直接朝着他做了个鬼脸,不过坐在堂中央的沈弘文冷哼了一声,让她立刻老实了下来。

    看来沈弘文十分有着一家之主的气魄,连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古灵精怪的沈羽希都害怕了,陈逸摇头一笑,然后看向沈弘文,“伯父,这幅画作虽然没有任何的落款,但从画上观察,三朵红花,一座山峰,一只喜鹊,却是有着孤独之意。”

    “其他的东西倒并不重要,这一只喜鹊格外吸引别人的目光,喜鹊是群居性动物,一般来说,无论在现实还是在画作上,都是成双成对的,这就是画虽幻想,但不脱离现实的意义所在,而这只喜鹊的目光朝着远方看着,目光中带着渴望,那么我想这应该在等待着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应该是你在外地所做,或者你的朋友和亲人远走它乡时的作品,沈伯父,不知我分析的是否正确。”陈逸讲完了这幅画的意义所在,然后朝着沈弘文说道。

    而他刚才所说的这些东西,在鉴定信息中是并没有出现的,可以说,他完全靠着自己的能力,来感悟出了这幅画的意义所在。

    沈羽君以及她的母亲,听到陈逸的话语,面上不由一喜,她们没有想到陈逸分析的如此透彻,作为沈弘文的家人,她们自然知道这幅画的意义所在,正是沈弘文去往外地写生,几月未归,对家人产生了思念,所以将喜鹊当做了自己,思念家人所画下来的。

    “哼,算你答对了,意义你说出来了,那么做为一个古玩鉴定师,所负责的应该不只是鉴定整幅画的意义,还有画作的缺陷,以及它们的价值所在,那么现在你把这幅画的缺陷鉴定出来了吗。”

    沈弘文心中有些讶异,但故作冷淡的说道,勉强让陈逸度过了这一个问题,但他最为在意的是陈逸能否发现这幅画的缺陷,这正是做为一个鉴定师,能够多么了解书画的判断标准。

    “伯父,您让我说实话还是说谎话。”陈逸并没有急着回答,反而朝着沈弘文说道,他可不能白白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借着这些问题,来解决他来此最重要的事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鉴定师相邻的书:穿越之童养媳[神雕]炮灰也成双我的恶魔情人忠犬|推倒攻略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超级花都王导演万岁II好莱坞大帝韩娱之幸福小雨伞炽耀[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陆小凤]白雪吹柒[傲慢与偏见]亲爱的莉迪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