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开枪了!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八十章 开枪了!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仙武神皇天影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埃德蒙先生,还请注意你的言辞,这里是宴会,不是你的朋友聚会!”

    别以为路易斯先生高高在上,所以便谁都不认识,恰恰相反的是,路易斯先生认识很多人,可以说,今天来参加宴会的这些人当中,路易斯先生只没有见过唐玲,其他人他都有所了解。

    而当路易斯先生听到唐玲的名字时,便很快的猜到了唐玲的身份,可以说,他能成为m国首富,绝对不是运气好而已。

    听到路易斯先生点名,埃德蒙顿时心中一震,整个人稍显紧张,脸上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我口误,口误,路易斯先生别介意,我一时嘴快,一时嘴快。”

    “埃德蒙先生,既然你说唐小姐说的不是真的,那么我倒是想听听你怎么说。”

    埃德蒙听到路易斯的话,顿时来了精神,“路易斯先生,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我和慕容烟小姐聊的正欢,这个女孩还有那个男人突然过来打断我们,然后莫名其妙的那男人就过来打我,他打我,可是很多人都看到的,这点他不能抵赖。”

    埃德蒙说的很模糊,一点重点都没说,只说自己被莫君尘揍了。

    说着,埃德蒙还将自己的脸让众人看,刚才莫君尘那一拳,揍的可是不轻,现在一看,果然半张脸都肿了,眼角那里也已经青紫了,看起来有点吓人,不过单从这伤上来看,就知道莫君尘下手有多狠。

    “埃德蒙先生还真是懂得避重就轻,难不成你拿着手枪吓唬人,还不让别人自卫了不成?你只是被揍了一拳而已,若是有警察在这里,恐怕你早就被打的站不起来,而且直接被警察带走了,据我所知,虽然m国是允许合法配枪的,但从来没有明文规定说,在公众场合下,也可以自由拔枪,可以随意伤人,还有,埃德蒙先生你真的是在和慕容烟谈事吗?我看到的,可是埃德蒙先生对慕容烟意图不轨,若不是我们来的及时,现在慕容烟可能就被你用枪逼着跟你走了吧?”

    唐玲说的言辞激烈,好像十分愤怒,慕容烟和莫君尘听了,都默默的在心中憋着笑,唐玲说话,绝对让人无处反驳,若是说这都是谎话吧,里面还大部分都是事实,可这事实又夹了不少添油加醋的成分。

    反正绝对是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埃德蒙的嘴自然没有唐玲的嘴灵巧,也只能干在那里直瞪眼。

    “原来是这样啊,这埃德蒙也真是的,就算喜欢调戏女人,也不至于跑到人家生日宴上来调戏。”

    “这种事大家你情我愿,人家不愿意,他还勉强什么,竟然还掏枪逼着人家,真是无奇不有。”

    “哎,这埃德蒙,不知道怎么想的,平时喜欢玩也就罢了,人家慕容烟怎么说也是个商场女强人,竟然用这种方法逼着人家就范,真是够无耻的。”

    “这算什么,这不就是他的风格吗,我记得之前他好像也在一个会所里,用枪逼着带走了一个女人,只是没想到,在路易斯先生的生日会上,他也敢这么做,真是找死。”

    因为埃德蒙的确有这个前科,所以他们更愿意相信唐玲的话,唐玲说的比较像是事实,而且埃德蒙手里的确拿着手枪,这个绝对不是人家诬陷他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愿意相信埃德蒙的话,都认为是埃德蒙想要强迫人家慕容烟,所以用了非常手段。

    路易斯先生冷冷的看着埃德蒙,“我看埃德蒙先生是喝醉了,在这种宴会失了礼节实在有辱斯文,来人,带埃德蒙先生去休息,酒醒了就让埃德蒙先生离开吧。”

    路易斯先生并没有直接将人撵出去,毕竟他是这次宴会的主人,可明眼人都知道,埃德蒙算是将路易斯先生给得罪了,在m国这个地盘,得罪了路易斯先生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都知道。

    路易斯先生的话刚一出口,立刻就有一身黑色西装的保安人员,上来将埃德蒙压住,硬是强迫性的将埃德蒙送走,埃德蒙自然不甘心,同时也害怕因为他的过失,造成路易斯先生对他的封杀。

    现在他算是彻底醒酒了,他能有今天,也算不容易,可若是因为这件事就断送了他以后的事业,那绝对是千万个划不来。

    “路易斯先生,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啊,路易斯先生!”

    埃德蒙就这么被保安押走了,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虽然路易斯先生说的委婉,但是的确是给埃德蒙下了逐客令,让他醒酒之后就离开。

    唐玲看了看着路易斯先生,眼中带着一抹兴味,这个路易斯先生倒是很有意思,好像是问了一下情况,可实际上,他压根就是偏袒唐玲这边,唐玲这点还是能看得明白的。

    这个路易斯先生对莫君尘真的是很不错,可以随时随地的偏袒,没想到莫君尘这小子还挺走运,遇到了这么一个贵人。

    “好了,埃德蒙先生醉酒闹了点事,现在已经解决了,宴会继续,大家随意。”

    路易斯先生说的轻描淡写,可这话这语气听在众人的耳中,便有了警惕,特别是那个埃德蒙先生的熟人,心中乱成一团,看来以后要远离这个埃德蒙了,不然的话,很可能就连累了自己。

    “不好意思,让你们受惊了。”

    路易斯先生看向唐玲和慕容烟,说了一句抱歉的话。

    唐玲笑着开口,“路易斯先生实在太客气了,刚才的事,谢谢。”

    路易斯先生深深的看了唐玲一眼,而唐玲则是目光平静的回视,随即路易斯先生哈哈一笑,这丫头难怪会年纪轻轻就有如今的成就,果然有一个七窍玲珑心,她竟然十分笃定,今天这事,他就是故意偏袒,看来莫君尘这小子的眼光不错,就是他怎么瞧着,莫君尘这小子都不会是唐玲的对手,他有种感觉,这小子恐怕是要失望了。

    唐玲看向慕容烟,慕容烟此刻已经心情平复了,没有了之前的惊慌,“你怎么样?”

    慕容烟摇摇头,“已经没事了。”

    唐玲低下头,看向慕容烟的脚踝,“都已经红肿了,还硬撑?”

    之前慕容烟的确是扭到了脚,才会让埃德蒙有机可乘,刚才她又被莫君尘指使去叫来路易斯先生,强忍着疼痛,又是小跑的跑了过来,现在脚踝那里已经肿的老高。

    见唐玲戳穿了她,慕容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路易斯先生,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抱歉,没想到会影响到您的生日宴,可慕容烟的脚受了伤,我想我们还是先行告辞了,改天登门亲自道谢。”

    慕容烟惊讶的抬起了头,这种场合,唐玲竟然因为她脚受伤就和路易斯先生没有礼貌的要求先离开,这若是得罪了路易斯先生,那就糟糕了,她的脚是小事,怎么能影响到路易斯先生对她们的看法!

    “我没事,真的没事,坐那边休息一会儿就行,真的。”

    慕容烟可不想因为自己,使唐玲的事业受阻,路易斯先生在m国可是随便一句话都可以影响很多人的,若是因为这事得罪了路易斯先生,恐怕她们以后在m国的路不好走。

    唐玲看了一眼慕容烟,“如果你的脚还想要,那就听我的,我可没打算下半辈子养一个半残。”

    别小看扭伤,若是处理不当,的确是会引起不小的连续反应。

    慕容烟顿时没了话说,可心里十分清楚,唐玲这是在为她好,可路易斯先生那边…

    “今天的事,是我的疏忽,倒是让两位小姐受惊了,这脚伤的确要及时治才行,我派人准备车子,送你们去医院。”

    慕容烟惊讶的看着路易斯先生,莫君尘见到慕容烟的表情,抬起手就拍了一下慕容烟的脑门,“傻了吧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走,我看你那脚是不准备要了。”

    慕容烟反瞪了一眼莫君尘,不过因为路易斯先生在场,所以才没有和莫君尘吵起来。

    唐玲却是微微一笑,“莫君尘,我倒是觉得你才傻了,不知道小烟伤的是脚吗,你还让她自己走,用点脑子行不行,赶紧把小烟抱出去,我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出来。”

    说罢,唐玲也不管慕容烟和莫君尘两人的表情,和路易斯先生道别之后,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慕容烟和莫君尘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反抗,慕容烟干脆自己走了两步,可却是一瘸一拐,脚疼的厉害,她可是踩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这么走起来,脚踝好像是针扎一样的疼。

    莫君尘一双冰蓝色的眸子一暗,认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大步的走向了慕容烟,不顾慕容烟的反对,直接将慕容烟整个人抱起来,慕容烟顿时在莫君尘的怀里挣扎着。

    “你再动几下,裙底风光可就无限曝光了,你以为我愿意抱你,要不是看在你是一个半残,我才没这么好心呢,闭上你的嘴,不然小心我让你春光乍泄!”

    这一句话,顿时让刚想张口骂人的慕容烟顿时闭上了嘴,可一双清澈的眸子,却是恶狠狠的瞪着莫君尘,好像一张口,她就能将莫君尘吃了一样。

    莫君尘这边,将慕容烟公主抱抱了出去,而说是去洗手间的唐玲,却出现在了埃德蒙的房间,那些保安自然没有看到,因为唐玲可是用了师兄教的隐身术,有乾坤壶在,自带的隐身功能,几乎让唐玲可以不用忍术来维持隐身的状态。

    唐玲是从窗户那边进的房间,看到埃德蒙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面上十分焦急,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唐玲冷冷的一笑,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是在路易斯先生的生日宴上,唐玲没有动他,可不代表,唐玲就如此轻易的放过他。

    一枪崩了他吗?

    nonono!

    那样岂不是便宜了他,这种让他如此痛快的事,唐玲可是不会做的。

    隐身中的唐玲围绕着埃德蒙转了好几圈,手上的动作不断,最后更是在埃德蒙那把手枪上,也做了一些手脚,所有事情办完,唐玲才收手,冷眼看着埃德蒙,顿时让埃德蒙感觉到浑身一个激灵,好像被冷风吹过了一样。

    埃德蒙朝着周围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唐玲再次从窗户离开了房间,然后好像刚从洗手间里出来一样,出了宴会厅。

    “你去哪了,还以为你掉厕所里了。”

    唐玲刚上车,莫君尘就调侃的说道,唐玲白了莫君尘一眼,然后幽幽的甩出两个字,“便秘。”

    噗!

    莫君尘喷了,慕容烟喷了,就连路易斯先生给配备的司机也没忍住喷了。

    看着强忍着笑意的司机,唐玲不由得不感叹,这路易斯先生还真是很细心,就连司机都给配备的华夏国人。

    “去最近的医院,我朋友伤了脚。”

    唐玲坐稳之后,和司机开口说道,司机点头,立刻启动车子,将他们送往最近的医院。

    刚一下车,莫君尘就准备再次抱慕容烟,可慕容烟却单脚蹦的躲了过去,上车之后,慕容烟就干脆将鞋脱了,现在光着脚,单脚蹦也不成问题。

    “莫君尘,老娘告诉你,现在已经离开了宴会,你要是再敢对我动手动脚,小心老娘不给你面子!”

    刚才在宴会厅里,被莫君尘欺负的够呛,慕容烟可是憋着火呢,没想到下了车,莫君尘又过来了。

    莫君尘双手环胸,一双蓝眼睛在月色下,显得十分诡异,“哼,你以为老子喜欢抱你?不知大自己死沉死沉的,老子胳膊差点没断了,要不是看在唐唐的面子上,老子管你变不变残疾!”

    慕容烟冷哼了一声,“若不是看在唐唐的面子上,老娘一脚踢飞你!”

    “哟,真是稀奇了,半残还能踢人?真是长见识了。”

    “你!哼,我是有素质的人,懒得和你这种人吵!”

    唐玲就站在那里,看着两人吵,还别说,两人吵架吵的还挺热乎。

    “还不进去等什么呢,非要脚断了才肯进去?”

    唐玲挑眉看向慕容烟,慕容烟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唐玲又看向莫君尘,“还愣着干什么,我们家小烟的脚要是真出事了,下半辈子就归你管。”

    就算没出事,下半辈子也归他管得了。

    莫君尘也是没好气的看了慕容烟一眼,然后走到了慕容烟面前,头一扭,手一张,意思很明显,让慕容烟自己看着办,反正他是不去主动再抱她了。

    慕容烟狠狠的瞪了莫君尘一眼,越过莫君尘,看到了唐玲在给她眼色,微微一怔,然后唇角微微上扬,眼睛里冒着精光,朝着唐玲点头。

    “转过去,抱着不舒服,老娘要背的。”

    莫君尘看了慕容烟一眼,懒得和她计较,又转过了身,身子稍微压低了一些。

    “再低点,我上不去。”

    莫君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蹲下了一些,然后慕容烟一手拿着一只鞋,直接趴在了莫君尘的后背上,这么猛的一上,差点没把莫君尘压趴下,可莫君尘还是硬生生的挺住了,若是在唐玲面前,被一个女人给压趴下了,他的面子还往哪里放。

    莫君尘还没等站稳,顿时发现,他的脸,左右两边,一边一只高跟鞋,就差贴他脸上了,顿时眼角抽搐了几下,“把你那臭鞋给我扔了,本少爷的脸怎么能和你的鞋放一起,赶紧的,把鞋给我扔了。”

    “开什么玩笑,这鞋可是全球限量版,这么一双就要几十万,你那破脸能和这鞋待在一起,已经是便宜你了,你还那么矫情,赶紧走,老娘脚若是断了,你就得负责!”

    看着莫君尘气急败坏,可又不得不往医院里走,唐玲在莫君尘看不见的地方,朝着慕容烟竖起了大拇指,慕容烟朝着唐玲眨了眨眼睛,两人奸笑着对视了一眼。

    若是说,女人当中谁最懂唐玲,那肯定是慕容烟,别看慕容烟和唐玲在一起的时间短,可相互的了解却是最为深厚的。

    谁叫之前慕容烟是一张白纸,而给这张白纸染色画画的人是唐玲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慕容烟就是被唐玲拐带了。

    这边忙着看脚上,而另一边,路易斯先生的保镖将埃德蒙放了出去,宴会结束了,他也没有必要留下来,埃德蒙是和众人是同一时间离开宴会厅。

    不少人都看到了埃德蒙,不过大家都装作没看到,纷纷躲着埃德蒙走,深怕埃德蒙这个衰人会影响到自己。

    看到众人的反应,埃德蒙也知道他们的想法,暗自生闷气,可又无可奈何,若是他的话,恐怕也会这么做,不过,他实在是气不过,怎么就因为两个华夏国的女人,他就莫名其妙的被路易斯先生驱逐了呢,这实在令他费解。

    同时,埃德蒙也十分恼火,他不甘心,不甘心就因为这件小事,就断送了他的将来,这不科学!

    越想越气,埃德蒙就好像是着了魔一样,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从他身边走过,好像眼神中都带着幸灾乐祸,这些人,都是混蛋。

    之前还有那么多人主动找他攀谈,现在竟然看到他之后,都是这副嫌弃的表情,真以为他落寞了吗,他还没有呢!

    “埃德蒙这次真是撞到了枪口上,估计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了路易斯先生呢。”

    “哦?你知道内幕?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因为他在路易斯先生的生日宴会上用枪逼迫女人吗?难不成还有内情?”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只是原因之一,我告诉你吧,埃德蒙这次得罪的人,可是那个蓝眼睛混血男人的人,那混血男人你知道是什么人吗?”

    “那人?我好像每次在路易斯先生的宴会里都能看到他,只不过他很低调,也没人知道他的身份。”

    “我也是无意间听到的,那个混血男人,很可能是路易斯先生的私生子之类的人物,之前我去洗手间的时候,曾经听到过,路易斯先生好像有意将他的一切产业都留给那混血男人呢。”

    “什么?你说什么?那混血是路易斯先生的私生子?可谁都知道,路易斯先生这一生都没有女人啊,哪里来的私生子?”

    “这你就傻了吧,人家路易斯先生的私生子,能让你随便知道吗?其实到底是不是,我也不确定,不过路易斯先生都有意将所有的一切都留给那个混血男人,你说,要不是私生子,怎么可能会给他。”

    “原来如此,那埃德蒙这次算是彻底完蛋了,正好趁着他完蛋,我们可要赶快动起来才是,不能让别人抢了先。”

    埃德蒙听到这些人的谈话,原本怒火中烧的心,此刻就好像是岩浆爆发了一般,瞬间迸发了出来。

    脑子好像都有点不清醒,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有人竟然打上他的产业的主意,简直不可饶恕!

    埃德蒙就好像疯了一样的朝着说话的人扑了过去,和那两人厮打成了一片,顿时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家仔细一看,竟然又是那个埃德蒙,纷纷停下了离开的脚步,看起了热闹。

    这埃德蒙在里面刚得罪了路易斯先生,出来之后,竟然又和另外两个人打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所有人都看着埃德蒙这边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枪响,众人都吓了一跳,眼中带着惊恐,大家都知道,埃德蒙带了枪支。

    埃德蒙开枪了!

    ------题外话------

    二更送到,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