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宴会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六十一章 宴会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老板娘和阿桑格愣愣的看着怀念,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怀念在他们这里也住了好几天,对于她的性格,他们也算是了解。[无上神通 ]

    怀念绝对是那种善良温婉的女孩,没想到她也有如此彪悍的一面。

    唐玲和十一那边还没结束,和十一交手越多,唐玲越是兴奋,她看得出十一并没有出全力,更像是陪她过招一般,三人斗得热火朝天,那大汉也看出来,两个人就是拿他来玩,看到几个族人都被打得趴下,一直找机会逃跑。

    只不过他想逃跑,那是不可能的,唐玲和十一都注意着那人,时不时的会补上一脚,或者一拳,那人被打的直憋屈,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打上一拳,有时候心里的等待是煎熬的。

    最后阿桑格实在看不过去了,抢过了怀念手中的铁锹,对着那人一拍,这人终于解脱了。

    直直的倒了下去,而唐玲和十一原本还交手的动作停了下来,同时侧过头看向阿桑格,阿桑格一愣,然后看向开口道,“还是先做正事吧,我们打了这些人,恐怕是要遭殃了!”

    唐玲有些惋惜的看向十一,“改天再比!”

    之前就见过十一出手,那时候只觉得他很厉害,而今天真正和他交手之后才发现,十一简直是深藏不露,对那人出手快狠准,而对她从来都是招架,没有进攻。

    要知道唐玲的虽然身手有限,可都是刁钻古怪的招数,十一竟然没有受到一丝的影响,每次都很巧妙的化解了唐玲的招数。

    唐玲自从学武后,也找过一些人过招,虽然有输有赢,可她从中学到了很多,找到了破绽之后再战,那些人没人是她的对手,于是打着打着,没人再陪她打了。

    今日和十一过过招,唐玲的兴趣又提了起来,看着十一,眼露精光,看来她日后喂招的人找到了!

    “不错,很勇猛!”

    唐玲看了一眼阿桑格,勾唇笑着开口道,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

    阿桑格有些不好意思的将铁锹放到了一旁,看着地上打滚的众人,阿桑格心中担忧。

    唐玲看向老板娘,开口询问道,“老板娘,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唐玲知道这些人是来抢药的,不过之前就听阿桑格说过,这些人总来闹事,可这次似乎有些来势汹汹。

    “你们打了我们,族长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

    那个阿奇蒙被唐玲一拳打塌了鼻子,如今正捂着鼻子疼痛不已,听到唐玲问缘由,立刻带着浓重的鼻音开口恐吓道。

    “不会的,我们这里是受族长保护的,是你们先来闹事,族长一定会秉公处理!”

    老板娘对族长是绝对的信任,要知道,在这里,他们更相信族长,而不是当地的政府,老板娘就是如此。

    “你知道什么,我们这次是代替族长来向你要那些东西的,哼,你不但不给,还先动手将我们打伤,你们死定了,死定了!”

    老板娘震惊的看着阿奇蒙,族长派他们来的?

    “不会的,族长才不会像你们一样!”

    阿桑格红着眼睛,瞪着阿奇蒙,一直以来都是受族长保护的,在他们心中,族长就是他们的天地,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哼!你们懂什么!别忘了,族长的儿子之前因为意外,断了双腿,你说你们有那东西,怎么可能不令他动心呢!”

    阿奇蒙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看得出,唐玲那一拳打得很重,那鼻子恐怕是要不得了。

    唐玲盯着阿奇蒙,却在他的眼神中找到了一丝慌乱,将所知道的信息串联了一下,唐玲勾起一抹笑意,看来她是明白,为何今天阿奇蒙敢如此了!

    “你们赶紧走!不要污蔑族长,你们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板娘手拿着药杵,比划了一下,阿奇蒙虽然愤恨,可在留下来并没有什么好处,和一群爬起来的兄弟,抬着两个被打晕的兄弟,颤颤巍巍的离开了老板娘的寨子。

    他们刚离开,老板娘便浑身瘫软的坐在了椅子上,脑中全是刚刚阿奇蒙的话,如果他真的是族长派来的,他们就危险了!

    老板娘坐在椅子上不说话,怀念看着很担心,阿妮娜也很担心母亲。

    “老板娘,我能否和您单独谈谈?”

    有些事情迟早要解决,不如就趁这次解决了最好,老板娘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屋里的几人知道她们要谈话,都很识相的退了出去,十一则是又回到了车子旁边。

    屋内,老板娘坐在椅子上,唐玲也坐到一旁,看向老板娘,直接开口道,“用你的药换你女儿的命,你可愿意?”

    老板娘突然听到唐玲如此说,心中一愣,有些迷惑的看向唐玲,看着唐玲那认真严肃的表情,老板娘面带忧愁的开口道,“如果这些药,能换回我女儿的命,我宁可不要这些药!可…阿妮娜她…”

    老板娘的眼圈又红了,她很清楚,这病是治不好的。

    “好!我倒是愿意试一试!不过,如果您女儿的病好了,我要你答应我两件事!”

    老板娘震惊的看着唐玲,她…她说她能治好阿妮娜的病?

    “如果我治好了你女儿的命,那些药和您的儿子阿桑格都要归我!当然,我说的归我,只是让阿桑格跟着我!”

    老板娘呆愣愣的看着唐玲,半晌,一脸激动的开口道,“你…你是说真的?真的能治好我女儿的病?”

    唐玲定定的看着老板娘,“我只能说尽力!”

    “好!我答应你!”

    在老板娘看来,这些药都不如自己的女儿重要,虽然这些药是祖上传下来的,到了她这一代没能保护好,她有愧祖上,可她守着这些药,代价是失去女儿,她并不愿意。

    所以当唐玲提出这个要求时,老板娘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唐玲找来了阿桑格,手伸向包里,然后从空间中取出那几株格桑花,递给了阿桑格,阿桑格满脸的激动,他光是看到这浓郁的药性,就知道这格桑花一定有了年头的药。

    老板娘当然认得这格桑花,她十分惊讶,为什么唐玲会有这格桑花?

    “阿桑格,那些药里,是否有对神经起作用的药?”

    阿桑格想了想,点头道,“有,那味药是专门刺激神经的,有疏导的作用,不过用起来却会疼痛难忍,你问这个药做什么?”

    唐玲勾唇,看向阿桑格,“今晚带着药,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宴会!”

    参加宴会?

    阿桑格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他还从来没有参加过宴会,只是听说过,心中有些小紧张。

    老板娘原本想留唐玲在这里吃饭,可唐玲还有其他的事,便推脱了,怀念在这里住的很开心,那些找她的人一直没找到这里,她想先住在这里,之后想办法出国。

    阿桑格先是去了那个山洞,将唐玲要用的药取了出来,唐玲没有放进小灰里,这个阿桑格对药理了解甚多,若是晚上将这药拿出来,他发现药力增强了,肯定是要怀疑的,所以唐玲让阿桑格自己保管。

    带着阿桑格出去的时候,发现十一像上次一样,站在车子旁边等着她,唐玲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很快的驱逐了那抹不明不白的情绪,带着阿桑格上了车,十一上车后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唐玲的安全带,唐玲注意到十一的视线,下意识的连忙将安全带系好。

    十一这才启动车子,开回了市区。

    因为要参加晚宴,所以不能穿的很随便,唐玲倒是有宴会的服装,可阿桑格并没有,为了不失礼,唐玲只好让十一将车开到了商业区,挑了一家店铺,带着阿桑格进去。

    十一则是一直跟着唐玲,阿桑格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进这种地方,要知道,他一直在寨子里长大,平日里都很少进城里,更何况是这种地方了。

    阿桑格进来之后,整个人都有点别别扭扭,阿桑格是少数民族,所以穿的衣服大多是少数民族的服装,他年纪和唐玲差不多,却比唐玲高出了一头。

    营业员眼波流转,看了看三人,最后选择了十一,要知道虽然十一整个人很冷,可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的霸气,却能时刻引起人的注意。

    很多女人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因为可以引起她们的征服欲。

    这家店的营业员都有固定的服装,短裙开领衬衫,而这名营业员的衣服明显是小了一号,衬衫的领口位置,打开了两颗扣子,圆润的胸有种要爆出的感觉,是男人见了,恐怕都要多看两眼。

    营业员娇滴滴的站在十一面前,位置十分好,只要十一稍稍低点头,那“波澜壮阔”就会尽收眼底。

    “这位先生,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公式化的问话,说的娇声娇气。

    阿桑格看着那营业员眼睛有些发直,唐玲还以为他被那女人的“波澜壮阔”所吸引,却哪知听到这小子来了一句,“伤风败俗!”

    唐玲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笑得阿桑格有些不好意思,唐玲看着阿桑格,没想到这娃子还传统得很。

    十一没有搭话,也没有低头,仿佛那营业员不存在一般,十一的视线一直是落在唐玲身上。

    女营业员见十一如此并不尴尬,她很聪明,看得出哪些男人是真对他没兴趣,哪些男人是假正经。

    在她看来,十一是真的对她不感兴趣,女营业员颇有兴趣的看了看十一,这个男人似乎真不错!

    她见的男人太多了,几乎没遇到十分正经的,哪一个不是陪着自己的女伴来,眼睛却不断的往她的胸口和大腿处瞄。

    营业员笑了笑,然后离开十一身边,转身来到唐玲这里,她当然看得出唐玲才是正主,上下打量了一下,年纪还挺小的。

    收了媚态,看向唐玲,轻快的开口道,“请问这位小姐需要点什么呢?”

    “宴会的服装,给他的!”

    唐玲指了一下阿桑格,女营业员看向阿桑格,眼睛一亮,虽然阿桑格年纪比较小,但是人却长得蛮帅气的。

    阿桑格见那女营业员上下的看着自己,顿时觉得自己像被人扒了衣服一样,觉得浑身不自在。

    女营业员打量了许久,笑着开口道,“有!跟我来,我绝对会帮他选一件最合适的!”

    阿桑格有些郁闷的看着唐玲,怎么就选了这家店,那营业员看起来怪怪的,总觉得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有些认命的跟着那营业员,看着她一步一扭的模样,阿桑格实在有些看不过去。

    “你能不能不要扭了!也不怕把腰扭折了!”

    女营业员非但没生气,反倒笑得一脸荡漾,眯着眼睛看向阿桑格,“小弟弟你很没知识,这种程度的扭,是不会折的,除非…”

    女营业员上下打量了一下阿桑格,阿桑格顿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除…除非什么!”

    女营业员娇笑了一声,朝着他飞了个媚眼,“除非…你来试试就知道了!”

    阿桑格听得一愣,他年纪要比唐玲大一些,照理说这么大的男孩子也都应该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可阿桑格一直在寨子里呆着,身边除了母亲就是妹妹,哪里懂得这些,所以面上呈现出了一丝茫然。

    女营业员见了,笑颜如花,眯着眼睛看着阿桑格,对这个大男孩倒是多了一丝兴趣,这个年纪,竟然还没开窍!

    她今天遇到的男人,可真的都是极品啊!

    “想知道那是什么,记得来这里找姐姐,姐姐会让你明白的!”

    虽然阿桑格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不过直觉告诉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女营业员很专业,不一会儿就挑出了一套服装,搭配好之后交给了阿桑格,然后将他推进了换衣间。

    唐玲在店里随意的逛了逛,看着店里的服装,眼睛一亮,不得不说,这店里的服装设计的都很有风格。

    目光落到一条香槟色的长裙,唐玲多看了几眼,这长裙的线条设计的十分优美,斜肩的款式,肩部飘下一串流苏,既显得飘逸又修身,胸前的位置一颗复古胸针,带着些古老而神秘的气息。

    “很漂亮!”

    沙哑的声音在唐玲身后响起,唐玲回过头仰望,十一站在她的左后侧,刚毅的脸上带着一丝柔和,顿时铁骨柔情这四个字出现在唐玲脑中。

    用来形容十一合适吗?唐玲总感觉有些怪异。

    “要试试吗?这件可是本店独一无二的礼服!”

    女营业员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唐玲觉得这营业员很有意思,和平日里见到的那些并不相同。

    “能介绍一下这件衣服吗?”

    女营业员笑着开口道,“这件衣服设计的灵感来自古埃及,香槟色代表着无尚的尊贵地位,肩部及地长流苏显得整件服装飘逸灵动,胸口处的胸针选择复古式,就是为了突出衣服的整个设计,其实这件服装还有一个臂环,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材质,所以一直没有做出来。”

    唐玲似笑非笑的看着女营业员,“你不是营业员,你是这间店铺的服装设计师!”

    “啊?竟然被你看出来了!我在这里这么久,还没人看出我是这些衣服的设计师!你好,我叫胡玉颜!”

    胡玉颜眼波流转,眯着一对儿狐狸眼含笑的看向唐玲,“没看出来,你年纪不大,眼睛倒是很毒,既然你喜欢,这件礼服就送你了,就当是姐姐送你的见面礼!”

    “这份见面礼太贵重,我可受不得!”

    唐玲摇头笑笑,她当然看得出,这衣服价值匪浅,素不相识便收人如此贵重的礼物,实在不妥。

    胡玉颜听了脸色一变,插着腰完全变了一个人,“老娘说送就送,不要和我磨磨叽叽!”

    唐玲顿时一愣,呵!这人变脸还真是够快的!

    胡玉颜风风火火的将那衣服拿下来,然后跑到结款处仔细将衣服包好,然后直接塞到唐玲手中,速度奇快。

    唐玲看着手中的衣服,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没买衣服先送一套,她还真没遇到过。

    “好了,既然你收了我的礼物,以后见到我可得记得叫我一声姐!”

    胡玉颜捋了捋头发,向唐玲抛了个媚眼,看得唐玲莫名其妙,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怪不得以前总听人说,一些天才设计师,思维总是和别人不同,看来这个胡玉颜也是如此!

    好好的设计师不做,跑到店里装营业员,见到男人就拼命放电,现在好了,唐玲觉得她好像对自己的兴趣比那两个男人都多,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阿桑格终于换好了衣服,从试衣间里出来,唐玲眼前一亮,胡玉颜果然是设计师,给阿桑格挑选的衣服很适合他,整个人看起来倒像是某个世家的公子哥。

    阿桑格穿着这衣服有些不适应,看向唐玲,脸色有点臭臭的,搞不懂为什么他要穿成这样,真的好奇怪,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反正怎么看就是不习惯。

    唐玲打量了一下,然后看向胡玉颜,“就这套了!”

    胡玉颜看着唐玲满意的眼神,顿时仰着脖子,有些得意,要知道她可是专业的设计师,服装搭配这点小事,对她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唐玲似笑非笑的看着有些小得意的胡玉颜道,“这套难不成也是赠送的?”

    胡玉颜立刻拉下了脸,插着腰眼睛瞪得圆圆的道,“还真以为老娘这里是开慈善的!掏钱!少一分都不行!”

    唐玲轻笑出声,果然是个怪人!

    临走的时候,胡玉颜看向阿桑格,飞了个媚眼,轻声道,“小弟弟,若是你想知道,记得来这里找姐姐啊~”

    唐玲无奈的摇摇头,这人还真是多变,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进的是青楼呢,此时的胡玉颜活脱脱的一副老鸨的模样。

    阿桑格板着脸,冲着胡玉颜冷哼了一声,率先出了店门。

    “哟!脾气还挺倔!不过老娘喜欢!”

    看着娇笑不已的胡玉颜,唐玲倒是升起一丝好感,虽然这个胡玉颜性格多变,时常抽风,可倒是个真性情,脾气倒是合她的胃口!

    “狐狸妞,我们后会有期!”

    唐玲眯眯眼睛,她觉得也许她们会很快再见面。

    小少爷没有和唐玲一起走,因为他代表的是缅甸卢比克家族的人,和唐玲在一起确实不太方便,于是只好和自己的族人一起去。

    唐玲这边则是十一,刘展鹏,还有今天带过来的阿桑格,宴会依然是在族长家里举办,唐玲和刘展鹏一起到的时候,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毕竟见过唐玲的人不多,可近来珍宝斋在云省可是名声鹊起,几乎没有谁不认识刘展鹏,都暗自猜测着,这刘展鹏到底如何厉害,竟然刚一来云省,直接就抢了慕容家的产业,他们还没有感觉一丝争夺的气息,就已经尘埃落定了。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想不引起人注意都不行,今天在族长的生日宴上,终于看到了珍宝斋的刘展鹏。

    众人其实都处于观望中,要知道虽然珍宝斋现在夺了慕容家的权,可是他一个外地人,想和云省的多年老家族争夺,虽然将这承运权抢走了,可未必就能坐得稳。

    一些想上前巴结的人,都没有动,谁也不愿意做枪头鸟,若是现在去巴结珍宝斋的刘展鹏,被慕容家记恨了,若是以后慕容家重新掌权,他们就惨了。

    所以唐玲这一行人比较特殊,没什么人上前来攀谈,莫君尘倒是眼尖的看到了唐玲,好长时间没看到唐玲,他倒是很想来攀谈,可想到如今的时局,和之后的计划,他也只好安耐住想上前的心思。

    别人不敢上前,可不代表慕容家的人不敢上前,慕容家来的人是慕容博还有他的远亲,那个在缅甸唐玲见过的慕容远。

    两个人冲着刘展鹏这里走了过来,他们首先注意的当然就是刘展鹏,唐玲倒是成了陪衬品。

    “这不是珍宝斋的刘老板,刘老板还真是难请,我们慕容家相邀了多次,刘老板始终无动于衷,若不是适逢族长生日,恐怕刘老板还是不愿出面呢!”

    说话的人是慕容博,阴郁的眼神,带着讽刺的语气,显然对刘展鹏多次推脱了他的邀请耿耿于怀,要知道,从来都是别人有求于他们慕容家,这个刘展鹏来了云省不仅夺了他们的承运权,还竟然如此高傲自大,简直不将他们慕容家放在眼里。

    刘展鹏先是看了一眼唐玲,然后冲着慕容博开口道,“慕容少爷真是多虑了,珍宝斋刚进入云省,确实忙得不可开交,所以才没能赴约,还请慕容少爷别见怪才是!”

    慕容博怎么可能相信刘展鹏的话,冷哼了一声,刘展鹏也不介意,笑着道,“况且,你这帖子上说是想约珍宝斋的老板,我们老板前段时间不在云省,自然没办法赴约。”

    慕容博和慕容远都是一惊,惊讶的看着刘展鹏,满眼的不可思议,他刚才说什么?

    珍宝斋的老板不在云省?

    二人皆是狐疑的看着刘展鹏,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是珍宝斋的老板?

    这怎么可能,所有人都知道,这刘展鹏是珍宝斋的老板,怎么可能不是呢!

    慕容博冷笑了一声,“刘老板可真是会说笑,据我所知,刘老板今日可都是在云省的,可没见你去哪里!”

    在慕容博看来,刘展鹏这话不过是借口罢了,与其相信珍宝斋老板另有其人,他倒是更相信刘展鹏是找借口,说自己不在云省。

    慕容远和慕容博不同,慕容博向来自傲自负,可慕容远则是心思缜密,此时他已经发现了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唐玲。

    一个念头在心中划过,震撼不已!

    他当然记得唐玲,就是因为唐玲,才让他在那次争夺玉石矿山中失败,不但没抢到承运权,还被慕容家狠狠的惩罚了,要知道他作为一个旁支在慕容家能受重用,完全是靠的他的能力,如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却半路杀出一个小姑娘,坏了他的事,他恨得牙痒痒。

    听了刚才刘展鹏的话,又想到唐玲去缅甸,帮助卢比克家族夺得了矿山的开采权和主位,之后缅甸那边变宣布珍宝斋获得了玉石承运权,这一切都太巧合了!

    慕容远越想越心惊,死死的盯着唐玲,然后开口道,“你到底是谁?”

    慕容博看了看慕容远,皱了皱眉头,若不是今天族长生日宴,才不会带着这个废物来这里,慕容家没能获得承运权,全是这个废物搞的!现在他竟然白痴一般的盯着一个黄毛丫头激动不已,真是不应该带他来这里!

    “慕容远,你失态了!”

    如今这么多人盯着这里,无非就是想看两家的反应,而慕容远这幅鬼样子,简直丢人!

    唐玲看了看慕容家的这两个兄弟,然后目光盯在慕容远身上,微微一笑,伸出了白皙的手,“珍宝斋,唐玲!”

    ------题外话------

    吐血二更送到,妹纸们拿盆接着点~哈哈

    话说,看正版的妹纸都能进v群的,q群号:117806072,等你们来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