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赌命,臣服!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二十一章 赌命,臣服!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章节名:第二十一章 赌命,臣服!

    唐玲看了一眼白宇,果然和调查的结果一样,白宇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是他服气的人,他认准了的人,就绝对的忠心。请使用访问本站。

    之前他在烈焰帮,虽然是这七十二名精锐之一,可也并没有服气过谁,只是单纯的加入了帮会,然会被选为精英而已。

    今天他和唐玲比试了一番之后,虽然结果让他有点接受不了,可他还算是个汉子,认赌服输,而最主要的是,他的确从心底敬佩起了唐玲。

    如果唐玲会打架,或者会经商,或者有其他方面的能力,恐怕都很难打动让,让他臣服,可在心算上,唐玲赢了他,在他最擅长的一项上赢了他,他从心底敬佩。

    唐玲之所以会愿意接受白宇的提议,就是看准了白宇的这个性格,只要她在第一时间将白宇搞定,后面便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臣服。

    而实际上的情况,基本和唐玲估计的没有太大的差别,白宇果然在震惊之后,便彻底臣服了她,认她为老大。

    他这人,公私分的很清楚,之前他是屠娇娇的人,可现在他是唐玲的人,自然要向着唐玲。

    “老大,其实你大可以不必和她再比下去,之前不是说好了,只要你能赢一场,就算赢,反正我这人一向信守承诺,说一不二,输了就是输了,绝对不找任何借口,我想这里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可大部分应该像我一样,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屠娇娇被白宇气的已经不行了,她虽然知道白宇,也知道白宇很擅长心算,可对白宇这人了解不多,这些精英这么多人,她又怎么可能一一了解。

    所以,光是在这一点伤,就已经是输给唐玲了,因为唐玲十分了解这些人,包括他们的优点和缺点。

    所以说,用人并不是一门简单的学问,知人善任才是用人的最高境界,虽然唐玲前世的时候,在用人这方面并不是很擅长,可重生之后,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磨,唐玲已经十分懂得用人之术。

    “白宇,刚刚唐小姐已经答应了要继续比试,你现在让唐小姐反悔,岂不是成了没有诚信?”

    屠娇娇用白宇的话来堵白宇,现在已经成了这样,她也就算是脸皮厚,不在乎那么多了。

    白宇看了看屠娇娇,半晌,别过了脸,不再看屠娇娇一眼,心中甚至暗自叹息了一下,虽然之前和屠娇娇没什么接触,可现在屠娇娇和唐玲比较起来,就显得小家子气了许多,唐玲的形象瞬间又高大了不少。

    唐玲轻笑了一声,对着白宇开口道,“放心,我一向一言九鼎,自己说过的话,自然不会反悔,而且就算是图美人不要求,我也需要做些什么,让众人认可我才是。”

    白宇点了点头,他就是因为看到了唐玲的实力,才真心愿意臣服的,唐玲这么做,想必也是为了让众人真心的臣服。

    而唐玲的这番话说完,果然赢得了不少人赞同的目光,别管唐玲赢还是输,起码她的这份诚心,让他们看到了。

    “唐小姐果然有魄力,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开始吧。”

    屠娇娇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一番话,她不能让唐玲说的太多,不然的话,很容易撼动人心,虽然她是这只精锐的领导者,可是也仅仅是领导者而已,这些人真正服她的并没有几个。

    这次屠娇娇找了一个自己信任的人,也是知情人之一,果然这种比试,还是要找自己的心腹来,之前以为那白宇能争气,结果不但输了比试,现在还掉过头来帮唐玲对付她。

    接下来的两场比试,她都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找稳妥的人才行。

    屠娇娇给了身后一名身材不高,有点瘦弱的男子一个眼神,那男子便上前一步,走到了唐玲面前,看了一眼唐玲,然后开口道,“我叫商虎,除了力气大点,我也没有别的能耐,就由我来和你比比力气如何?”

    商虎别看身材矮小,可却是圈内出了名的大力士,以前很多人都以为他弱小,所以没看得上他,后来被商虎教训了一顿之后,自此以后,便没有人敢小看商虎。

    “商虎,人称霸王虎,力大无穷,可徒手砸碎铁门,1998年10月12日向十二个人挑战,将其中七个打成重伤,两名当场因为内脏出血死亡,还有还有三名直接逃跑了,也是那一战让你一战成名,没想到图美人如此照顾我,只是不知道,图美人想怎么比?”

    唐玲只是扫了一眼商虎,就将商虎认了出来,还十分精准的说出了时间地点还有伤亡情况,商虎听到唐玲的话,都是微微一怔。

    说实话,就连他自己,都记不太清楚具体时间,只记得他是在十月份的时候,挑战了那十二个人,几人伤亡之类的,更是没有注意,可唐玲竟然记得比他还要清楚。

    商虎看着唐玲,可整个人就感觉很不舒服,他对唐玲一点不了解,而他的事,唐玲竟然如此了解,那种感觉,很奇怪。

    商虎摸了摸脑袋,有点烦躁的看了看唐玲,“哪那么多废话,看你是个小姑娘,我也不难为你,我们就比力气,最原始的方法,掰腕子!”

    虽然商虎知道屠娇娇的计划,可也的确不愿意欺负唐玲,毕竟对方只是个小女孩而已,要是他真的和这女孩对打,的确有点不近人情。

    反正随便掰腕子就能赢了她,就不用那么暴力了。

    白宇鄙夷的看了一眼商虎,原本他就不是很喜欢那种,凡是都用武力解决,不会用脑四肢发达的人,显然,商虎就是那样的人。

    “商虎,你还真是‘公平’!”

    白宇带着讽刺语气的开口说道,商虎也听得出白宇是在讽刺他,可想了想屠娇娇的计划,只好将怒火压了下去,现在比试才是最重要的,他还能分得清轻重缓急。

    唐玲看了一眼白宇,安抚了一下白宇的情绪,白宇虽然还是为唐玲纷纷不平,可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有种感觉,这个新任的老大,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就看看她要如何惩治了这个商虎。

    要比试腕力,立刻便有人抬上了桌子,摆在了唐玲和商虎的面前,又准备了两把椅子,分别放在两边。

    唐玲直接坐下,商虎见唐玲坐下,也跟着一起,和唐玲对着坐下,唐玲伸出纤纤细手,那白嫩的手指,显得手格外细长,商虎伸出手的时候,看着自己那双粗糙又黝黑的手,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了。

    看看唐玲的手,再看看他自己的手,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商虎看了唐玲一眼,见唐玲好像并没有什么异色,也没有嫌弃他的意思,这才放心的和唐玲的手握在了一起,那柔滑的触感,让他觉得好像稍微使一点儿力气,唐玲那纤纤细手就会断了一样。

    “都准备好了,那便开始!”

    屠娇娇一声令下,比试开始。

    商虎似乎有意让着唐玲一些,所以在屠娇娇叫开始的一瞬间,他并没有出力气,在他认为,就算唐玲使劲浑身解数,也无法撼动他一分一毫。

    唐玲眼波流转的看了一眼商虎,微微勾唇,“既然你不愿意使力,那我就不客气了。”

    唐玲握紧了商虎的手,然后瞬间使力,商虎也在瞬间凝聚了力量,不过不是在进攻,而是防守,虽然他有意让一让唐玲,不让唐玲输的太难看,可也没打算故意让唐玲赢。

    唐玲心中轻笑一声,轻敌绝对是兵家大忌,自古就有大意失荆州的故事,这个商虎以为,就只有他是深藏不露吗?

    唐玲一个使力,将力量凝聚在右手上,几乎在提起力气的一瞬间,瞬间将商虎的手压下,砰地一声,是手背落到桌子上的声音,同时,也是这一声,让不少人都惊呆了。

    这…今天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先是唐玲用心算赢了白凡,接着唐玲比力气,竟然赢了霸王虎商虎,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这些似乎都是幻想。

    “商虎,你在想什么?”

    屠娇娇训斥了一声,她简直气的要死,这个商虎到底在想什么,明明可以直接将唐玲打倒,结果他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里使力,让唐玲有了反击的机会,最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被唐玲赢了。

    商虎可是号称大力士的霸王虎,他那力气绝对不容小觑,就算是十个大汉一起,也未必能赢得过他,如此轻易的被唐玲赢了,怎么看都是假的。

    屠娇娇眼神阴郁的看了看商虎,心中暗自思量,莫不是商虎什么时候暗中接洽了唐玲,和唐玲达成了什么共识,所以才故意在比试的时候让着唐玲?

    “赢…赢了?”

    “不会吧,商虎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小女孩?”

    “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那女孩这么厉害?”

    “三场比试已经输了两场,我们这是要输的节奏啊。”

    众人在唐玲连续赢了两场之后,终于不淡定了,纷纷开始小声的讨论,不过有些人还认为,这样的唐玲,的确好像有点实力,看模样似乎也不错。

    商虎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又看了看唐玲,最后看了看屠娇娇,面上十分复杂,他真不是要故意输的,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输的。

    “这…我还没准备好,不算,我们三局两胜!”

    商虎着急起来,只好如此说道,可众人听了,顿时感觉脸上没光,就算是屠娇娇,虽然非常赞同商虎的做法,可也是脸色讪讪的,满脸的不好意思。

    商虎这人考虑的不多,所以心里这么想,嘴上也就如此说,根本没有考虑过,他说的这话,会有什么后果。

    众人听到了商虎的话,顿时离商虎稍远了一些,有一种他们不认识商虎的感觉。

    商虎自己还不感觉他有什么不对的,十分坚持的双眼盯着唐玲,等唐玲的答复。

    唐玲看了看商虎,然后笑了笑,“好,三局两胜,不过若是你再输了,我可不会让着你,继续五局三胜。”

    商虎顿时好像明白了些什么,看了看众人的举动,才明白自己刚才的话有多幼稚,可话都说出去了,而且他也确实不服气,刚才他的确是小看了唐玲,整个人没有在状态,重新比一次,他一定重视这次的比试。

    不过他也没有想到,唐玲会如此大方,竟然就这么同意了,好吧,在他眼里,唐玲也算得上是一条好汉了。

    重新坐好,两人准备好,在屠娇娇再一次开口,说开始的时候,商虎不再吊儿郎当,而是将唐玲重视了起来。

    虽然刚刚是他大意了,所以输给了唐玲,可唐玲的力气也绝对不小。

    第一时间发力,商虎此刻的神情都不同了,显然是用上了力气,可他竟然意外的发现,唐玲竟然面上一点变化都没有,最主要的是,他的力度不小,可唐玲没有半丝吃力的感觉,他手上的力气,可是大的惊人,两人好像势均力敌。

    商虎憋足了一口气,死死的向下压着唐玲的手,可他都憋了好大一股子劲儿,依然没能成功的赢了唐玲,脑袋上已经出现了轻微的细汗,两人僵持了很久,一众人看得惊心动魄。

    若是之前他们认为商虎是故意让着唐玲,现在却不再这么认为了,一个人有没有使力,他们还是分得清楚的。

    很显然,两个人都是使劲儿了的,商虎并没有糊弄众人,他的确没有让着唐玲。

    屠娇娇此刻已经彻底震惊了,看着唐玲的眼睛,闪烁着复杂的光芒,眉头轻轻的皱着,好像在思量着什么。

    砰!

    依然是手背撞向桌子的声音,这次,依然是商虎输了!

    商虎…输了!

    是真的输了!

    这一刻,众人的心,沉了。

    他们都看出来了,唐玲之所以会赢,并不是商虎故意让着他,而是商虎的确没有唐玲的力气大。

    “我输了。”

    商虎低沉着声音,带着一丝的沮丧,他之前以为自己是因为没有准备好才输的,可事实证明了,就算他准备好了,还是一样输。

    唐玲的力气绝对惊人,他都已经用尽了全力,可还是不能赢唐玲,最最主要的是,他都已经流出汗了,可唐玲却十分轻松,好像赢他根本不需要出多少力气似的。

    唐玲收回了手,袖子遮住的时候,小白的灵力从内而外的在给唐玲恢复手上因为商虎使力而造成的红肿。

    力气大可不代表皮糙肉厚,商虎的手没怎么样,可唐玲的手却是红肿了,不过有小白在,一切都不成问题。

    “三局两胜,似乎已经分出了胜负,你应该不会要求五局三胜吧?”

    唐玲淡笑开口,一点都没有用力过度之后的模样,比起商虎的狼狈,唐玲可算是轻松多了。

    商虎摇了摇头,“输了就是输了,我…服了。”

    虽然商虎不愿意承认,可结果如何,众人早就已经看到的,就算他想赖,恐怕也赖不成。

    商虎说完这句,便退了下去,不再说话,原本他是屠娇娇的一把利剑,可现在,他这把利剑失去了作用,基本就是属于废剑了。

    唐玲也没有为难商虎,而是看向屠娇娇,“第三项比试什么,不如一起说了。”

    唐玲淡然的开口,好像比试什么的,对她来说十分简单,没有任何难度,她只不过是为了走一个过场而已,结果都是注定的。

    若是之前屠娇娇不相信唐玲能赢,现在唐玲连赢了两局,她算是有点反应过来了,唐玲好像就在等着她提条件,然后彻底的让她没有任何的理由拒绝这七十二人从今以后是唐玲的手下的事实。

    屠娇娇做了许久的心理斗争,最终,她还是决定要和唐玲拼一拼,这一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管如何,她都要赢了唐玲,就算是赢不了,也要清理了唐玲,不能让唐玲成为她一统双龙会的绊脚石。

    屠娇娇眼中划过一丝阴狠,冷冷的看着唐玲,开口道,“第三局,我们赌命!”

    赌命?

    唐玲的眸子沉了沉,看向屠娇娇,屠娇娇顿时感觉自己好像浑身冒着凉意,寒颤不已。

    这唐玲的眼神,实在是太有震慑力,太让人难以直视了。

    唐玲沉声开口,“赌命?没看出来,图美人竟然还是如此有胆魄之人,既然如此,我倒是也想瞧瞧,图美人的胆色到底有多大。”

    原本唐玲还想着留下屠娇娇一命,让屠娇娇给她卖命,可唐玲没有想到的是,屠娇娇竟然要和她赌命。

    什么是赌命?

    其实很容易理解,两个人的赌注是对方的性命,输了就留下命。

    看来这个屠娇娇是决心想要了唐玲的命了。

    唐玲可不认为,以屠娇娇的能力,就能轻易的要了她的命,她的命可从来都是由自己来支配的。

    屠娇娇此刻心里也是很矛盾的,可之前唐玲连续赢了两场,她除了感觉到羞辱之外,更是感觉到了唐玲对她的一丝威胁,她觉得,只要有唐玲在,她屠娇娇似乎就要被她压在脚下。

    有了这个认知,她的心境便产生了变化,她可不想被人压着,既然如此,不如就先除掉唐玲再做其他打算。

    “怎么?难不成你不敢?要知道,我们在黑道打拼的人,怎么可能一直平安无事,总要面对很多的危险,若是你真的敢,就说明你的确有魄力,适合成为我们这些人的老大。”

    屠娇娇也算是豁出去了,她的脑子里,现在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除掉唐玲。

    唐玲阴冷的看了一眼屠娇娇,然后勾唇开口,“好,不过我有一点要求,那个和我赌命的人,必须是你,怎么样?图美人既然是这群人的小头领,也就是说,你也是时刻面临着许多危险,若是我能胜过你,也就是说明,我比你要更强大。”

    唐玲直直的看着屠娇娇,每一句话都看着屠娇娇的眼睛,让屠娇娇无法忽略她的强势,屠娇娇不自觉的咽了咽唾沫,这样的唐玲,整个人的气势都要比她高出了很多,她甚至怀疑,若是真的和唐玲比试了,她会不会输?

    若是输了,输掉的可就不仅仅是这七十二名精英,而是输掉了她的命,她丝毫不怀疑,若是她输了,唐玲有可能真的会干掉她。

    因为,她也是准备好了要干掉唐玲的准备。

    原本她是想让另一名手下出来,干掉唐玲,可唐玲却开了口,若是比赌命,就必须是她们两个之间比拼。

    这又打乱了她的计划,这几天,她才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

    遇到唐玲的之后,各种各样的变化都遇到了,最后一局,她不得不谨慎小心的进行。

    “好,那我说一下比试的内容,其实比试的内容很简单,我们比枪法,既然是叫赌命,那就玩的大一点,我们两个每人头上顶着一个苹果,然后用枪朝着对方头顶的苹果开枪,谁能打中对方的苹果,就算谁赢,如何?”

    屠娇娇将她想出的计划说了出来,唐玲听到屠娇娇的话,心中就明白了,为何这叫赌命。

    看来不论结果如何,这个屠娇娇都想除掉她,因为屠娇娇并没有打算射击唐玲头顶处的苹果,而是直接将唐玲干掉,那就不存在输赢的问题。

    而她也完全可以解释,她不小心杀了唐玲,绝对是误杀,并不是故意的。

    这种把戏,唐玲虽然没有玩过,可也在后世的电视剧里面看到过,实在是太过熟悉了,这种桥段,就算没玩过,闭着眼睛都可以随意玩了。

    屠娇娇有点紧张的看着唐玲,心中期盼着唐玲赶紧答应这个比试,她有种感觉,若是在这场干掉了唐玲,后面的事应该比较好解决。

    就算十一好像很宠着唐玲,可对于男人来说,唐玲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就算这个女人死了,他应该会为了大局着想,不会拿她怎么样,就算是有些惩罚,却也不至于死。

    屠娇娇将唐玲想成是那种十一身边随便的女人,虽然十一将他们这七十二人送给了她,也应该是一时兴起罢了,毕竟,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女人永远没有事业重要。

    也就是屠娇娇自认为对男人十分了解,所以才会造成,她这个错误的认知,可她此刻已经被唐玲刺激的差不多了,想事情自然没有平日里那么清晰,会有一些偏激。

    唐玲淡淡的看了一眼屠娇娇,“希望这不是你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

    众人见唐玲答应了,顿时沸腾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场比试,竟然会变成这样,这两个女人,竟然要赌命!

    这年头的女人,怎么都是如此疯狂,原以为一个屠娇娇,就已经够心狠手辣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唐玲,虽然这个唐玲好像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可她竟然答应了赌命,说明唐玲也是个彪悍的女子。

    这一场比试,忽然间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有两个女人,为了争夺他们这七十二人,决定要赌命,这实在是令他们震撼,同时,心中还有一丝小小的窃喜,两人是为了争他们才赌命的,说明他们的价值很高啊。

    “我屠娇娇从小到大,就只会做明智的决定,愚蠢这词儿在我这里,就根本没有存在过。”

    屠娇娇十分信任自己,从接触黑道开始,她做的决定都是最为明智的,包括假意投奔双龙会,借机将双龙会一口吞下的这个决定。

    虽然这个决定,暂时还没有成功,可屠娇娇却感觉自己看到了光明。

    唐玲收起唇边的笑意,然后看着屠娇娇道,“要怎么比。”

    屠娇娇十分利落的拿出了两把手枪,唐玲将这枪拿在手中感觉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倒是把好枪。”

    唐玲还真是真心称赞的,原因很简答,这枪可是她军火基地那边提供的新款,看来她的这款新武器,似乎还很受人欢迎。

    只是看着唐玲将枪拿在手中的姿势,屠娇娇便心凉了一分,这个唐玲,应该对武器有一定的了解。

    若是果真如此,她还要不要和唐玲比试?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唐玲了解手枪,那又能怎么样,她只要在唐玲开枪之前,将唐玲一枪打死就行了。

    打定主意,屠娇娇反倒是整个人轻松了很多,她的枪法可是很好的,打苹果之类的,绝对没问题,更何况是打人脑袋了。

    两人站开一些距离,众人都向后退,给两人腾出了地方比试,可一个个都十分专注的看着,毕竟这种赌命的事,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他们有幸能看到,自然要看的仔细一些。

    屠娇娇看着唐玲,眼中划过一丝冷意,她就要在今天,送这个多管闲事,打乱了她的计划的唐玲下地狱吧。

    唐玲站在那里,头上放着一个苹果,右手拿着手枪,还没有上膛。

    屠娇娇也是如此,看着唐玲的双眸,带着一丝狠厉,她一定要一击即中,这样才有很好的借口,说是一时的失误,造成了这次的伤亡。

    白宇有些担忧的看着唐玲,毕竟这个老大是他自己认下来的,也是他敬佩的人,他还真的担心,唐玲会出事,可又不敢此刻出声阻拦,若是因为他的出声阻拦,使唐玲分了心,那就麻烦了。

    因为比赛的规则是由屠娇娇提出的,于是裁判便由白宇来担当,白宇深吸了几口气,担忧的看了一眼唐玲,才稳了稳心神,喊了一声,“开始!”

    两人听到命令之后,几乎是同一时间,将手中的手枪上膛,抬手,瞄准,开枪!

    啪啪!

    两声枪响,十分响亮,几乎是同一时间开的枪,快的让其他人很难看清楚状况。

    碰!

    虽然两人是如何开的枪,大家没有看清楚,可是两枚子弹在空中相撞,擦出了一大片的火花,他们可都是亲眼所见。

    两个子弹竟然撞到了一起,太诡异了,实在是太诡异了。

    而众人来不及想其他的事,便看到由唐玲的手枪中发出的子弹,穿过了屠娇娇的子弹,快速的朝着屠娇娇飞了过去。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若不是这些众人都远离观看,也未必能看的如此清晰,旁观者看的清楚,这可不代表开枪的人看的清楚。

    屠娇娇就跟本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知道,两声枪响之后,竟然又发生了碰撞的声音,然后便听到众人的抽气声,她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离上帝非常近,甚至上帝还向她伸出了手,来召唤她。

    碰!

    水渍溅到了屠娇娇的脸上,那种带着果肉的果汁,有一股粘稠的感觉,而这种粘稠,正从她的脑袋上方,顺着头发,一点一点的滑了下来。

    就好像是被人泼了什么,那种感觉很难受。

    屠娇娇的脑袋有点反应不过来,现在她还好像可以感觉到,那子弹贴着她的脑皮,将苹果打成碎末的感觉。

    好像脑皮处被火烧了一样,屠娇娇显然有些惊魂未定,整个人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脑袋上都是乱七八糟的被唐玲打烂了的苹果,显得十分狼狈。

    屠娇娇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处,然后有点惊魂未定的望着唐玲,唐玲朝着她轻轻勾唇,眼中却带着一丝要她命的神色。

    屠娇娇顿时身形一怔,差点有些站不稳,眼睛惊慌的别向了别处,为什么刚刚那一次对视,她感觉唐玲好像看穿了她的目的一样,太恐怖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唐玲放下手枪,然后随手扔到了一旁,一步一步的朝着屠娇娇走了过来,屠娇娇每见唐玲走一步,她就不自觉的稍微向后退一步,结果一直被唐玲逼的退无可退,只能正面对向唐玲。

    “你…你想做什么?”

    屠娇娇说话都有点断断续续,她是心里紧张,如今她输掉了比试,而她们赌的是命,既然输给了唐玲,她就要付出自己的命,心中不甘啊。

    唐玲笑笑,然后开口道,“自然是想要你的命。”

    一句话,虽然是笑着说出口的,可那语气中的冷意,是谁都不能忽略的。

    众人听到唐玲的话,也都是身形一震,看向了屠娇娇,屠娇娇输了这次的比试,岂不是马上就要死了?

    屠娇娇脑袋嗡的一声,她竟然就这么死了?

    搜刮了许久,屠娇娇也没有找到合理的借口,难不成,真的要死?

    屠娇娇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做出了巨大的决定,深深的看了唐玲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带着一丝平静的开口道,“愿赌服输,来吧。”

    事已至此,她已经输的一塌涂地,也没有了什么顾忌,死就死吧,谁能不死?只不过她比较早而已。

    唐玲上下打量了屠娇娇之后,才看向众人,没有去处理屠娇娇那里,反倒是开口问道,“你们可愿臣服。”

    一句话中,带着阵阵的威压,那种王者之气,让人在唐玲面前感觉到了心颤,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白宇先行开口,“愿赌服输,就要臣服,更何况这个主人,并不是个简单人物,我白宇跟着她,不屈!”

    是啊,有这么一个优秀的老大带领,他们的确是没有什么好冤屈的,说实话,比起屠娇娇来,唐玲的确更有个人魅力,屠娇娇除了出手狠辣一点之外,就是她那傲人的身材,和魅惑的性感。

    而唐玲不同,她站在那里,就让人感觉到沉静大气,有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或许这样的一个老大,会更为出色一些。

    他们在对比之后,便一致认为唐玲是个很好领导。

    而唐玲要的,自然就是这种感觉,真正的个人魅力,不需要太过花哨的东西,往往有时候,只是最简单的东西,却最能打动人心。

    “我也同意。”

    另一个人站出来了,也同意唐玲成为他们的新老大,起码这个老大说一不二的性子,倒是很符合他的胃口,他就不喜欢那种墨迹来墨迹去的人,索性,唐玲倒是很爽朗,相信在唐玲手下做事,应该也没有那么多的麻烦。

    “算我一个。”

    又一个站出来了,有了这个效应,一个一个的大部分人都站了出来,屠娇娇心里犹如炸开了一样,看着那些曾经的手下们,逐渐的臣服于唐玲,她就心如刀绞一般,那可都是她的人,现在却真的成为了唐玲的人。

    就连商虎他们,最后考虑了半天,也都愿意跟随了唐玲,这倒是唐玲意料之外的,还以为那些知道屠娇娇计划的人,还需要她浪费一些精力和口舌,结果他们竟然愿意臣服了。

    看着那些知道她计划的人也臣服了,屠娇娇的心,算是彻底了从里到外,凉了个干净。

    大势已去,这四个字出现在屠娇娇的脑海之中,她失败了,而且失败的很彻底,最主要的是,她还败在了一个小女孩的手里。

    唐玲再次看向屠娇娇,眼中虽然带着冷意,若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虽然眼中寒冷,却没有杀意。

    屠娇娇此刻哪里有心思注意唐玲想什么,自然没有看到唐玲的神色,一门心思以为,她今天必死无疑。

    唐玲走到了屠娇娇面前,眯着一双眼睛,看起来让人感觉,唐玲似乎很难让人猜透。

    “从现在起,记住一点,你的命是我的,我随时可以取走。”

    唐玲低声的在屠娇娇身边开口,屠娇娇整个人微微一怔,惊讶的看向唐玲,什么意思?唐玲的意思是,唐玲今天不会杀了她?

    屠娇娇几次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好像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唐玲没有给屠娇娇任何开口的机会,重新坐到了那唯一的位置,而此刻,唐玲再次坐在这里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众人的不同。

    此刻众人全都看着唐玲,眼中带着敬意,总算是认可了唐玲的地位,唐玲心中暗自点头,很好,虽然这七十二人还有缺陷,可比起其他人,这七十二人还是非常有优势的,因为几乎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

    唐玲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便十分准确的叫出了几个人的名字,快速的给他们分配了任务,众人听到唐玲的吩咐,也都是全神贯注,听的十分认真。

    估计众人之中,心情浮动最大的,应该就是屠娇娇了,可唐玲就那么把她晾在那里,也不用她,同样的也不说明要如何处理她,她感觉自己好像是个闲人,是个局外人。

    到最后,唐玲也没有给屠娇娇分配什么任务,让屠娇娇心中有一丝不确定,唐玲真的不会杀了她吗?

    她好像有点不太确定了…

    唐玲还真就是没有理会那屠娇娇,分配好了每个人要做的事之后,就离开了这里,屠娇娇整个人站在那里,很是尴尬。

    虽然唐玲曾经有一秒钟,想要杀了屠娇娇,可冷静下来之后,便知道,这屠娇娇还是留着更有用。

    屠娇娇能组建这么一队精锐的存在,说明了她的确是有自己的能耐,今天输给了自己,并不代表她的能力就被全盘否定。

    而屠娇娇心高气傲,不是那种容易臣服的人,而唐玲要的,自然是彻底的臣服,所以,暂时将屠娇娇晾在那里,总有机会,让屠娇娇彻底的臣服,到那个时候,她才会重用屠娇娇。

    唐玲离开这里之后,便去了学校,来到学校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古灵和余小曼,不知道两人在说着什么,反正余小曼在那里比划来比划去的,有点小激动。

    “我也不想这么做,可唐玲总是不在学校,我们可是要进行对戏的,她总不在,怎么给她安排?为了唐玲,我可是想了很久,才想出了现在的这个办法,其实你仔细想一下,这个角色很适合唐玲,你看,她自己都说过,随便给她安排一个角色,最好是台词少的。我可是专门给她想了一个,不用说一句台词的角色!”

    原来,余小曼和古灵是在讨论唐玲参演的话剧中,唐玲的角色问题,一个角色而已,竟然也会引起争议!

    虽然是月初,还是求票票啥滴~哈哈哈哈,打劫啦,没有票劫个色也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