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修的身世,合作筹码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二十九章 修的身世,合作筹码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修·布莱克·奥古斯丁。”

    在唐玲说出不知道修的名字之后,修开口说道。

    修·布莱克·奥古斯丁?

    唐玲看着修,微微一怔,虽然修的名字,她没有听说过,但是这个姓氏,她却是知道的,奥古斯丁是一个大家族,也是唐玲的合作伙伴,也就是m国最大的军火供应商。

    她眼前的这个男孩修,是奥古斯丁家族的人?

    可据她所知,她并不知道奥古斯丁家族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要和奥古斯丁家族合作做军火,她当然要调查清楚奥古斯丁家的事,不然又怎么可能放心同他们合作?

    可调查的结果,她都很清楚,她也绝对不会记错,奥古斯丁家族,并没有这个男孩的存在。

    那么,是他在撒谎,还是他只是碰巧也是这个姓氏,还是说,有一些她也没有查出来的事?

    “你和里约尔·奥古斯丁是什么关系?”

    涉及到军火生意,唐玲当然不能小觑,思索了一下,简单的在她的办公桌上好像整理了一下,极其迅速的设了个阵法,隔去了声音,这才放心说话。

    而在修的眼里,唐玲只不过是整理了一下办公桌而已,虽然她整理之后,办公桌依然很乱。

    而听到唐玲的质问,修陷入了沉默,没有开口,而唐玲也不是没有耐性的人,如此看来,这个修还真是奥古斯丁家族的人,只不过大家族里,总会有一些东西是私密的,或者说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现在,唐玲面前的这个叫修的男孩,就是那个不能被人知道的存在。

    修沉默了许久之后,才低沉着声音开口,“他是我父亲。”

    虽然唐玲已经大概猜到了,但是从修那里确认显得更有说服力一些。

    “哦?里约尔先生是你的父亲?我倒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里约尔先生还有一个这么小的儿子。”

    里约尔的确有儿子,而唐玲也曾经见过,难不成这个修是个私生子之类的?

    修抬起头看向唐玲,眼中带着一丝不明,可却十分坚定,“我的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

    唐玲怔了怔,心中思量着修的话,里约尔只有他一个儿子,那么所有人都知道的那个儿子,难不成是假的?

    忽然间,唐玲觉得,修接下来要说的话,很可能会让卷入一场莫名的危险之中,这事涉及到m国最大的军火供应商奥古斯丁家族,此事非同小可,绝对不是小事。

    要知道,如果修真的是里约尔先生唯一的儿子,那么他唯一的儿子又怎么会被人卖到了“人肉场”那种地方,而如果修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奥古斯丁家族出事了。

    可据唐玲所知,奥古斯丁家族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事,之前谈的军火生意合作也很愉快,并没有出现任何状况,和往常一样,而且里约尔先生也很完好,这么看来,这事情倒是有点让人迷惑了。

    “我有一点不明,你为什么会找上我?”

    对于这点,唐玲的确是疑惑的,如果不是唐玲听到了修的话,她可能还不相信,可修的话,她确实全听到了,而且是在修不知情的情况下,所以她听到的绝对不是修故意说给她听的。

    虽然唐玲还不知道奥古斯丁家族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她有预感,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联想十一突然去m国,还有之前那个神秘组织里的韩绝绝少爷也是突然去m国,唐玲从中嗅到了一些不平常。

    看着眼前的修,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十一和那个神秘组织,都是冲着奥古斯丁家族去的。

    修略微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显然唐玲的问题,有点为难他,他倒是很想直说,可是直说的话,会不会有点太伤人了?青帮的这个老大唐玲,会不会因为面子的问题,选择不和他合作?

    “我父亲和我说过,青帮是个很讲义气的帮会,而且与你们合作很愉快,特别是青帮的老大,绝对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所以我来了这里之后,想到第一个合作的人,就是青帮。”

    修的华夏语说的非常好,一点口音都听不出来,而唐玲听着修的话,却很想笑。

    这孩子脑子转的确实很快,不过很可惜的是,他真的不善于掩饰自己,尽管他说的很坚定,可他的表情和眼神却出卖了他。

    “既然觉得我们们青帮是一个值得合作的人,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说实话呢?对于你的赞美,我衷心的感谢,可你若想用这些赞美的话蒙骗我,恐怕你的算盘打错了。”

    不管是和什么人合作,唐玲需要的是坦诚,是诚信,这一点对合作非常重要。

    修看着唐玲的眼神有点闪躲,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好像有透视眼一样,什么都知道,看来想骗她是不可能了,可是,真的要和她说实话吗?

    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以相信吗?

    唐玲看出了修的担忧,轻笑了一声,开口道,“虽然我不能向你证明什么,但是你的确可以相信我,况且,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不是吗?”

    修听了唐玲的话,微微点头,然后神色复杂的看向唐玲,缓缓的开口道,“因为和你合作,危险性比较低,还有,在这里,我只知道两个帮派,双龙会我不会选择,所以只剩下了青帮。”

    唐玲这算是听明白了,人家压根就不是看上青帮了,而是没得选择了,别的帮派不知道,所以就拿青帮凑合用了。

    虽然这么说不好听,但是事实确实如此。

    好在唐玲对这种东西并不是很在意,她在意的是,修找上她,到底要和她谈什么生意?

    “我们们青帮的生意一直和里约尔先生谈,为什么会换成你?还有,你到底要和我谈什么生意。”

    既然两个人已经坐在了这里,干脆就直说,免得浪费时间,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若不是涉及到青帮的军火生意,唐玲是绝对不会挑在今天晚上和修谈的。

    可现在看来,似乎这件事并不简单。

    “不,你之前见的那个人,并不是我的父亲。”

    修听到唐玲的话,有点激动的开口,声音有点大,明显此刻情绪有点控制不住。

    不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不是里约尔先生吗?怎么又不是了?

    “那个人真的不是我的父亲,如果你是在这三个月见到的里约尔先生,那么那个人就一定不是我的父亲里约尔。”

    这么一说,唐玲算是听懂了,也就说,之前和青帮见面的是里约尔本人,也就是修的父亲,而青帮上一次约见的里约尔,是个冒牌货。

    恩,应该可以这么理解。

    “你的意思是,这三个月的里约尔先生是假的,那么真的里约尔先生在哪里?”

    唐玲听到修的话之后,大概脑中已经猜到大致发生了什么事,像那种家族,发生什么事都不算稀奇,所以就算现在的里约尔先生是个冒牌货,唐玲也仅仅是一愣,很快便接受了。

    “我的父亲,应该已经被他们灭口了。”

    修好像是在说故事一样,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没有哭,没有闹,只是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悲伤,看起来有点可怜。

    看着有点低落的修,唐玲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并不擅长安慰别人,所以只好转移话题。

    “你说的要同我合作,到底是什么?”

    其实唐玲心中也有数,虽然不知道这个修能用什么与她合作,但是条件唐玲倒是大概猜到了一些,如果里约尔先生真的已经死了,而现在的里约尔先生是个冒牌货,修找人合作,一定是想回去报仇,也就是说,她如果与修合作的话,很可能就要与这个m国最大的军火商为敌。

    正常来说,是个人都不会选择与修合作,而很不巧的是,唐玲并不是一个正常人,她倒是很想知道,修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与她合作,如果修能提供的东西不够珍贵的话,她当然也不会同他合作,可若是修提供的东西真的有价值,按就要另当别论了。

    所以,一切的合作,都来源于利益。

    “如果你愿意帮我报仇,那么,我可以让你成为最大的军火商。”

    修看着唐玲,眼中充满了诱惑和自信,唐玲心中猛地一跳,目光凌厉的看着修,试图从他的眼神中,发现谎言的蛛丝马迹,而结果是,并没有发现一丝谎言。

    当然,唐玲的眼睛并不是透视眼,可以看透人心,可修提出来的条件,充满了诱惑力,而且是绝对的诱惑力。

    不得不承认,唐玲动心了。

    虽然青帮现在也是做军火生意,但是这种军火生意,和军火供应商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成为了最大的军火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全世界所有的黑白道,都要去巴结她,没有势力敢轻易动她,她掌握着所有的军火来源,再说的具体一点,如果她看哪个帮派不满,断了他们的军火供应,那个帮派就算再大,也绝对会立刻完蛋。

    没有军火的帮派,那还如何能成为帮派?

    唐玲每次面对奥古斯丁家族的时候,同样也要放低姿态,就算她再傲气,也不敢轻易得罪奥古斯丁家族。

    而如今的奥古斯丁家族,显然是家庭内部出现了什么问题,可尽管真的里约尔先生死了,奥古斯丁家族依然屹立不倒。

    虽然唐玲对修提出来的合作很心动,却不代表着她冲动,相反,她很知道轻重,对付奥古斯丁家族,绝对不是一个明智之举,不过,唐玲倒是愿意听听这个修的计划。

    要知道,机遇和风险总是并存的,或许,这次对她来说,是一个机遇也说不定。

    “最大的军火供应商?”

    唐玲轻笑了一声,“最大的军火供应商,可不是你说了就算的,没错,你说的我很有兴趣,但是,没有把握的事,我是不会做的,你要给我足够的理由说服我才行。”

    虽然修的年纪不大,但是可以看得出做事还是很成熟的,而且很聪明,唐玲觉得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应该不是胡乱随口说说而已,他本是一个奥古斯丁家族不存在的人,奥古斯丁家族有这么多的秘密,说不定修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修想了想,然后看了一眼房门,唐玲知道他这是担心有人会偷听。

    “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你说的话,不会有第三个人听到。”

    修再次看向唐玲,心中倒是相信唐玲的话。

    稍微斟酌了一下,修才开口讲述了一下整件事。

    “虽然奥古斯丁家族很光鲜,可是这个家族到底有多么的危险,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我一出生,便生活在城堡的地下密室里,我在那里生活了整整五年,从来没有从地下室里走出去,直到有一天父亲来到我这里,和我讲了许多事,然后派人带着我离开。”

    唐玲静静的听着修讲他的故事,她倒是不着急让修给她理由,倒是想知道整件事的原委。

    虽然知道的秘密越多,死的就越快,但是如果这个秘密牵扯到巨大的利益,唐玲便直接忽略了这个风险。

    “父亲派来的人将我带出了密室,那天是晚上,我还记得刚从密室里出来,看到外面的世界,我当时震惊了,我从来都不知道,外面是这个样子的,虽然我也听很多人给我讲过,可我从来没有见过,就连空气,都是不一样的。”

    唐玲虽然有点同情这个小萌物,出生到5岁,一直生活在密室里,可听到他说空气都是不同的,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地下密室里空气不流通,当然和外面不同。

    “可我们们坐的车出了车祸,我从车里爬了出来,可负责保护我的人没有出来,死在了车里,然后我便被人带走,然后,咳咳,出现在双龙会的‘人肉场’里,后来看到了你。”

    说道被拐卖那里,明显他省略了一下,唐玲也知道他尴尬,头一次出密室,结果却被人拐卖了,还真是有点卡脸。

    “你一直生活在密室里,又是怎么知道外面那么多事?”

    唐玲将疑问问了出来,之前唐玲在“人肉场”那里,明显看的出来,这小子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的,而他若是一直在密室里,怎么会知道这些地方?

    这回倒是轮到修翻白眼,好像唐玲很没有文化一样,“我是呆在地下密室里,并不是什么孤岛或者深山老林,密室其实和外面也差不多,有很多人陪着我,而且我要学的东西非常多,知道的事也很多,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唐玲轻笑一声,好笑的看着修,“你若不是白痴,就不会出现在‘人肉场’里等着我花钱买回来了。”

    提到这个,修还是很尴尬,轻咳了一声,“我那是一时失误,之前就听说外面的人都不是好人,没想到果然如此,我遇到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好人的。”

    说完,还看了一眼唐玲,很明显,他说的不是好人,也包括唐玲在内。

    不过唐玲倒是不介意,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好人,她一直觉得,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句话完全应验在她身上,之前她可是绝对的好人,可快30了也没嫁出去,参加一个相亲大会,还被踩死了,再看看现在,所以说相比好人,她还是更愿意做一个祸害。

    “故事听完了,那么你可以给我说服我的理由了吧?”

    修扯了扯嘴角,不是说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吗?看到他这种可爱的娃子,有着这么凄惨的经历,不是应该同情心泛滥吗?为什么他在唐玲身上,找不到一点同情心的影子呢?

    反倒是一副商人有的表情,好像利益更能吸引她的注意力。

    顿时,修郁闷不已,早知道他就不说的这么煽情了,他说了半天,废了半天的口舌,竟然没起到一点作用,他就应该知道的,这个叫唐玲的女人,就是个铁石心肠的家伙。

    原本修说这些铺垫,就是想勾起唐玲的同情心,希望说的这些话,也可以成为唐玲愿意同他合作的一个筹码,结果,一点用没有,唐玲关注的,只有她能得到的利益。

    谁说的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这简直就是误导他!

    知道煽情已经达不到目的,修干脆也收起了之前可怜巴巴的表情,面无表情的看着唐玲。

    “在我告诉你之前,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旦你成功的成为了最大的军火供应商,你就要帮助我报仇,只有你答应我,我才会告诉你,怎么样?”

    不要以为他在密室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就什么都不懂,其实相反的,他懂的东西太多了,反倒比那些在外面的人懂的更多,因为那些外面的人,总会被一些纷杂的事,转移了目光,而他不同,没有太多的娱乐,他便只能专研一项又一项的东西,作为自己的娱乐。

    “我只能答应你,我成为最大的军火供应商之后,给你提供机会,你自己报仇。”

    报仇之类的,还是自己动手比较好。

    ------题外话------

    二更送到,小萌物可是精明的很~

    求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