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调查结果,心机深沉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五十五章 调查结果,心机深沉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袁岳的事,很快便被学校压下来了,毕竟这种事实在是难看,见不得光,所以学生们也只是私下讨论一下,谁也不摆在明面上。

    而此时,袁岳正在医院抢救,情况很危机,看到袁岳那浑身的伤,还有下体的撕裂,都是冷汗直流。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浑身的伤,也太吓人了吧!

    “医生,医生,我女儿情况怎么样了?到底伤势如何?有没有生命危险?”

    袁岳的父亲急忙的拉住医生,整个人十分威严,他可是京城的人大代表,自己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不火大!

    此时有不少相关人员也来到了医院,这位可是京城的大人物,虽然人大代表没有实权,可是位置在那里摆着,谁也不敢小看。

    此时市局的警局局长已经到了,原本他没想来的,不过得知这女孩的父亲是人大代表,想了想还是亲自来了。

    袁岳的母亲卫珍是市委组织部的部长,现在出了这事,当然也有不少市里的领导重视。

    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然后摘下口罩,看了看袁岳的父母,开口问道,“你们是伤者的亲属?”

    卫珍连忙点点头,“对,我们们是袁岳的父母,我女儿到底怎么样了?”

    医生有些为难,然后开口道,“伤者情况不太乐观,你们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

    袁父听了,顿时激动不已,双手抓住医生的衣领,然后瞪着眼睛,“什么叫情况不乐观?做什么心理准备!”

    他女儿好好的,怎么就要做心理准备了?

    医院的医护人员连忙上前来拦着,将两个人分开,卫珍拉住了自己的丈夫,然后看向医生。

    “医生,我女儿到底怎么了?你倒是把话说明白了!”

    医生缓了缓,心中虽然有些生气,可是作为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还是让他压住了火气。

    “患者身上多处咬伤,经我们们鉴定应该是被大型的狗咬伤的,重要的是患者的下体明显有被侵犯的痕迹,整个yin道划伤严重,子宫也受到了重创,从患者体内取出的精液已经送去化验,结果暂时还没出来,而我们们还检查出患者曾经服用过催情的药,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从以上种种情况来看,患者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身体却遭到了重创,子宫受损,以后恐怕不能生育了。”

    两个人听到医生的话,全愣在了那里,他们听说女儿全身赤裸的被送到了医院,根本就没想过情况会是这样,此刻都傻眼了。

    医生看了一眼两人,然后又继续道,“现在患者还没有醒,醒了之后还可能精神受到刺激,所以我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情况并不乐观,虽然精液的检测还没出来,可是从下体受伤的情况来看,并不像人所为。”

    轰!

    袁父袁母像是被雷劈过了一般,难以置信的看着医生,他们的女儿被人侵犯了,还被下药了,以后不能生育了!

    而最让他们崩溃的是,侵犯女儿的,竟然不是人!

    不是人!

    那是什么?刚才医生说过,袁岳身上的很多抓伤和咬伤,应该是狗咬的,那么也就是说,侵犯了他们女儿的…

    他们女儿竟然被狗侵犯了!

    卫珍想到此处当场晕了过去,袁父袁伟国也是浑身颤抖,整个人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

    这一刻,好像天翻地覆了一般,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医生见二人如此,卫珍已经晕过去,只好看向袁伟国,“你们作为家长一定要坚持住,否则你们的女儿就算是醒过来之后也会受到精神上的重创,你们还是要对她多多照看的。”

    袁伟国只是下意识的点头,整个人处于混沌状态。

    “医生,伤者除了这些伤痕,还有其他明显的伤痕吗?还有那催情药能检验出是什么吗?”

    说话的人是宁市的新任警局局长,叫沈英,上次柳依依的父亲柳局长因为唐玲的事情,被省厅免职了,之后便从上面调来了一个新任局长。

    袁伟国听到沈英问医生这些话,顿时好像找到了坚持下去的力量,对!他要找出凶手!

    “沈局长,我女儿从小到大都很优秀,而且很乖巧,这次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沈局长一定要查出是谁干的,否则我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沈英也知道袁伟国的身份,京城的人大代表,他女儿出了事,确实有点棘手,自然要彻查。

    医生看了看局长,然后开口道,“除了狗造成的伤害,我没有看到有人为的,具体的情况,我建议让法医那边接手,他们查的更仔细一些。”

    局长听了,点点头,这里确实只是普通的医院,想找证据,还真的要法医帮忙,立刻让人联系了法医,找了法医过来。

    局长下令,当然动作迅速,不一会儿法医团队就到了,然后进去给袁岳做检查。

    可怜的袁岳还不知道,她的身子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人看过,多少人碰过,当然,比起被狗侵犯,这点只能算是小意思了!

    局长吩咐了下面的警员工作,对昨天袁岳的事进行立案调查,当然唐玲那群人也接受了警方的调查,不过所有人都一样,说袁岳本来是一起去玩的,结果半路说遇到了熟人要走,所以就先离开了。

    而警方去帝豪那里调查,帝豪的人也相当的配合,连袁岳是什么时间离开的帝豪都提供了,很显然,袁岳这事儿不是在帝豪发生的。

    而唐玲那群人说过,袁岳是遇到了熟人才走的,那么这个熟人到底是谁呢?

    警方一筹莫展,根本就不知道,那熟人根本就是袁岳不想看到唐玲受人瞩目,所以随便找个理由离开的。

    这个时候路上还没有安装监控之类的仪器,所以只能找目击证人,可惜帝豪这边是富人专区,一般除了有钱人士,其他人是不会来的,所以目击者也没有。

    于是警方又将目光放在了袁岳全裸躺下的大街上,想找是不是有人看到,袁岳被人扔在那里,还是她自己走到那里。

    不过依然没有人看到,清早天才蒙蒙亮的时候,本来人就少,青帮扔人,当然不会轻易的留下痕迹,所以警方还是没有找到证据。

    最后,无奈之下,只好查袁岳体内那催情药的来源。

    而在警方调查的时候,法医那边已经有了鉴定的结果,袁岳确实曾经受到粗暴的侵犯,不过已经证实,那些精液里面没有人类的dna,也证实了,那些精液是动物所有,与袁岳身上那些伤口中的口水的dna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侵犯袁岳的是狗,不是人!

    袁父听着结果,整个人都处于愤怒的状态,越听心越寒。

    法医那边还建议,给袁岳注射一些避孕的药物,因为虽然她体内有多条狗的精液,但是很有可能某个精子会和袁岳的卵子结合,到时候就糟糕了。

    袁父听了,差点没吐血,连忙让医护人员给袁岳打针,而警方想知道袁岳体内的药物成分,法医那边也给出了结果,检验的结果可以认定,只是一般的催情药,很多地方都有卖的,警方一时间找不到任何的消息。

    后来再次去询问唐玲那些人的时候,胡玉情说了些别的,这倒是让警方有些头绪了。

    胡玉情说的不是别的,而是在猜测袁岳的熟人是谁,胡玉情说过,上次在夜店一起玩的时候,就发现袁岳自己先离开了,这次一起玩又先走了,不知道两次是不是有关联。

    她说话不清不楚,但是却暗含着,每次袁岳和他们一起出去,事实上都不是和他们玩,而是借机找别人玩,至于别人是谁,那就不知道了。

    而胡玉情口中的夜店自然成了警方新的关注点,这个新任的沈局长还是有些门路的,打探出来原来之前袁岳去那家夜店的时候,就从一些小混混的手中高价买了催情药,一时间警方那里也迷惑了!

    袁岳自己买催情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过是个高中的学生,买这催情药做什么?

    自己用还是给别人用?

    无论是哪种,好像都在说明些什么,这个袁岳好像并不是她父母说的那般乖巧可爱,否则一般的高中学生,谁会来这种地方,向人买催情药?

    当警方将这消息告诉袁岳的父母的时候,袁岳的父母震惊不已,说什么也不相信,可是警方查出来的就是这个,不由得他们不相信!

    袁岳还没有醒过来,所以很多事从她口中也得不出消息,警方那里找到的消息就这么多,越调查警方那里好像有了一个另外的猜测。

    因为没有查出任何袁岳被人绑架或者是侵犯的消息,而袁岳又自己曾经买过催情药,警方里有人猜测,很有可能袁岳体内的催情药就是她自己喝下去的,可能是想和某个熟人发生关系,却没想到被一群狗围攻了,然后变成了这样。

    可是怎么解释她会出现在大街上呢?一时间这事好像成了一团谜。

    在警方这里毫无进展的时候,袁岳醒了。

    警方连忙赶来这里,想问袁岳口供,不过可惜的是,袁岳醒来之后,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只抓着父亲不肯放手,那模样甚是可怜,看的袁父心酸不已。

    而袁岳卫珍看着自己的女儿,眼中带着泪光,可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却眼中划过一道精光。

    袁岳发生了这种事,当然不能再上学了,就算是再上学,也不会选择在宁市。

    警方那里没有任何头绪,当事人好像失忆了一样,整个人都很脆弱,袁父见女儿如此,只好苦水往肚子里咽。

    医生之前就嘱咐过了,袁岳可能受到了刺激,所以让他们一定要注意,病人醒了之后,千万别受到刺激惊吓,否则很可能刺激成精神失常。

    如今袁岳虽然整个人容易受惊,然后又忘了所有的一切,这算是情况不错了,袁父和袁母考虑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不问女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女儿失忆了,未尝不是件好事,若是非要问她,让她想起那么可怕的事,恐怕就真的毁了这孩子了!

    袁母和袁父商量了一下,袁母提议全家到京城生活,袁父犹豫了很久,每次看到女儿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就觉得心中愧疚不已,后来干脆一咬牙,决定将这母女带去京城。

    袁父因为这次来宁市还有事,晚上便由袁母来照顾孩子,夜里,夜深人静时,袁岳的病房里灯还开着,袁岳靠在床上,袁母卫珍坐在椅子上,卫珍正在用刀子削苹果,房间里只能听到削苹果的声音。

    “妈,这次爸决定带着我们们了吗?”

    说话的竟然是那个醒来之后,忘记一切的袁岳,此刻她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

    卫珍将手中削好的的苹果切了一小块下来,递给了袁岳,袁岳看了看,然后接了过来,塞进了嘴里。

    “恩,你爸决定带着我们们母女回去了,终于,我们们也可以见得光了。”

    袁岳没有说什么,只是听着卫珍说话,“只要我们们离开这里去京城,那里就是我们们新的开始,改头换面,换名字换身份,不会有人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发生过什么事,到时候你只是袁家尊贵无比的公主,高高在上。”

    半晌,袁岳才再次开口,“我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妈,你也一定要抓住爸,我会一直粘着爸,他不会忍心丢下我的。”

    卫珍点头,“放心,既然我能让他离婚,就一定能让他带着我们们回去。”

    “嗯。”

    袁岳应了一声,然后躺下,闭上眼睛。

    她的一切都毁了,那些恐怖不堪的回忆,全部让她封闭在脑中的一个角落里,只当那些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她什么都不知道!

    而在她醒来,看到父亲的那一刻,脑中似乎转过了很多念头,最后,她选择了失忆!

    她被几只狗侵犯了,这种事简直就是极度的耻辱,发生了这种事,她还怎么得到父亲的认可?

    而她只能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了,她选择了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疯癫不嘶吼,却能勾起父亲内心对她的怜惜,她不是不想和警察说明情况,只是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心中恨,却不知道该恨谁,那种感觉快把她折磨疯了,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疯了!

    她还没有成为人上人,怎么可以就这么被人毁掉了!绝对不可以,她各方面很优秀,为的就是能够有一天被那个家承认,这件事如果处li不好,她以后就没有那个机会了!

    所以,选择失忆,她失忆了,相信父亲也会怕刺激到她,全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还能勾起父亲的同情心,也许为了心中的愧疚,就真的成事了!

    果然,父亲同意了,她的心思没有白费,她累了,要休息了。

    卫珍看着闭着眼睛的女儿,怔怔的出神,女儿果然够坚强,这这种情况下还能想出这等计谋,她多年的教导果然没有白费,她和那个女人争了这么多年,就因为那女人有儿子,就压过她一头。

    终于将那女人斗死了,可是袁伟国还考虑很多方面的因素,始终不肯将她和女儿带回京城,这么多年,她把女儿教育的如此优秀,就等着用女儿赢回袁伟国,却没想到女儿竟然发生了这种事,就在女儿清醒的那一刻,她还在担心,女儿的这步棋可能就这么毁了。

    不过,女儿的表现真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自己的女儿,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真假呢?当女儿所有事都不记得的时候,她就知道该如何配合女儿了!

    她在袁伟国面前暗自垂泪,哭的十分凄惨,给他讲了很多女儿以他为荣,羡慕别人有父亲,却乖巧的从来不去问父亲的消息的事。

    还渗透了一些,就让女儿失忆,他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带着女儿重新生活的意见,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袁伟国终于决定了,带着她们回去,给袁岳一个新的生活!

    只要离开这里了,袁岳就能过上公主般的生活了!

    然而卫珍把一切想的很顺利,却看不到袁岳藏在被子里,那紧紧握着的拳头,这种事真的那么容易就放下?

    答案当然是否定了!

    如此恶心耻辱的事情,怎么可能就这么忘了,她只不过是强撑着罢了,然而卫珍也不清楚,这种令人崩溃的事情压抑在袁岳的心理,之后将会对袁岳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而袁岳,似乎在这一次之后,变得更加深沉,更加阴毒了!

    袁岳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卫珍,然后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眼中的怨毒之色尽显,那双眼睛好像毒蛇一般,仿佛只要看人一眼,那人就会中毒一般!

    半晌,袁岳又缓缓闭上了双眼,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病房里非常安静,一个女人坐在椅子上,一个女孩侧身躺在病床上。

    身上传来阵阵的痛楚,袁岳没有说一句,却暗自将这种痛苦记在心中…

    ------题外话------

    一更送到,那个,v读者记得进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