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抓去拍片片,皇冠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四十八章 抓去拍片片,皇冠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唐玲从腿上拔出了幻灵,幻灵的银白色的刀身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明亮,似乎感觉到了唐玲此时的心情,幻灵也是十分兴奋,时刻准备着进入战斗!

    唐玲顺着声音找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不过却没有轻举妄动,因为这里不止有那三个盗墓贼,还有师兄的队伍!

    唐玲想要进去,就要躲过师兄的那些“眼睛”,这倒是有些棘手!

    有了!

    唐玲掏出那些摆阵的石头,在手上颠了颠,今晚就靠你们了!

    唐玲选了几个位置,将阵摆上,然后从空间拿出了乾坤壶,摆在了阵中的位置,顿时肉眼看不见的地方,阵里的一切好像被保护了起来。

    唐玲看了看这阵的强弱,发现这初级的简单阵法,有了乾坤壶作为阵中,果然提升了一个档!

    不容她耽搁太久,这阵支持一会儿还行,若是等到师兄来了,一定会看出这里被人摆了阵,所以她要速战速决!

    唐玲径直的从隐藏的地方走了出去,而在外面藤泽的那些“眼睛”们,却根本看不到唐玲,在他们眼中,那里一切正常!

    唐玲手中握着幻灵,轻轻的潜进了店铺,虽然不是新的店铺,可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开业,里面的味道并不是很好。

    唐玲顺着三人的声音,一步一步向里面走,因为她没有和三人交过手,所以她还是不能冒险,一次解决三个,恐怕有点难,更何况这三个人向来狡猾,若是耍什么花招,唐玲恐怕会应付不来。

    听他们三人的意思,一会儿会分工合作,唐玲就等那个时候,一个一个的下手解决。

    果然没有一会儿的时间,那个老三说去盘点一下仓库的古玩,然后便一个人去了仓库那边。

    唐玲勾唇一笑,然后轻声的跟了上去,说是仓库,其实就是另一个隔间,唐玲原本可以在隔间的外面动手,可是想了想,安耐住了性子,她又有了新的想法。

    唐玲仔细的观察了老三进隔间的方法,然后在老三进去之后,隔了一分钟,学着老三的手法,在墙壁上敲了敲,然后隔间的门突然打开,里面依旧是黑乎乎的一片,不过这对于唐玲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唐玲抬脚走进了隔间,然后隔间的墙壁突然落了下来,顿时就像置身在黑暗之中,唐玲仔细的听着,然后冲着那老三的位置寻去,在通道里走的时候,唐玲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周围的环境很简单,都是墙壁,其他什么也没有。

    走了不远之后,唐玲便看到了那亮灯的地方,看来她到地方了,缓缓的接近那亮灯的地方,看到了老三此时正在查看着古玩,唐玲一眼扫去,眼睛不由得一亮,竟然有这么多的真品!

    勾唇一笑,看来今天收获颇丰啊!

    因为在隔间里,唐玲也不怕外面的两个人听到什么,单手把玩着幻灵,整个人靠在内室的门框上。

    “老板不诚实,竟然有这么多的好东西,竟然不拿出来给我瞧瞧!”

    老三听到声音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来,看向唐玲这边,而当他看到唐玲的时候,瞳孔睁大,满眼的难以置信,似乎是在辨认他面前的这个女孩是人还是鬼!

    唐玲只是靠在那里,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看起来很诡异,老三看了看地下的影子,才心中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三小心翼翼的看着唐玲,带着浓浓的防备,他来这里没有带通讯设备,而这里刚刚启用,机关还没有设置好,看来只能空手拿下这个丫头了!

    看出了这人的意图,唐玲没有害怕,没有紧张,只是轻轻的一笑,然后勾唇道,“老板若是肯回答我几个问题,或许我可以饶你一命!”

    老三虽然在三兄弟里是最挫的一个,可是面对一个小女孩,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没等唐玲出招,老三先开始了进攻,这种事情最终要的就是速战速决,唐玲看着老三冲过来的身子,微微一笑,唐玲现在有点怀疑了,这样一个身手笨拙的人,怎么会是盗墓贼和大盗呢?

    高手过招,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很显然,这个老三的身手真的是很差。

    唐玲干脆没有用幻灵,这样的对手用幻灵,简直就是糟蹋了幻灵!

    唐玲将幻灵放了回去,然后空手和那个老三过起招来,那个老三果然很挫,没打几下,就被唐玲打倒了,整个人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他竟然被未成年的女娃子给打了,直接是丢人!

    “我告诉你,识相的你快点放开我,否则我将这隔间里的机关打开,到时候你想逃都没有地方逃!”

    老三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强项不是这些,他的强项是鉴定古玩,每次体力活都是老大老二去办的,他只要告诉他们去偷哪个回来就行,偷到手之后,他负责看真假。

    “吓唬小朋友是不对滴!”

    说着,唐玲在老三身边蹲着身子,抬手照着老三的脑袋上就是一巴掌。

    “坦白从宽,你们偷来和盗墓来的那些古玩都放在那里?我想应该不仅仅只有这些吧?”

    老三闭口不言,当然不止这些,不过他怎么会那么傻的告诉唐玲?

    “就这么多!”

    唐玲歪着脑袋想了想,让后抬起手看了看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要赶在师兄来之前搞定,她也就不和这人浪费时间了。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么就抱歉了!”

    听到唐玲的话,老三脑子有些短路?抱歉?什么意思,难道…难道是要干掉他?

    还没等他的求饶声说出口,唐玲一手抓着那人的头发,用力的向下一砸,顿时将老三砸晕了。

    唐玲看了看,似乎很满yi,然后又瞧了瞧这隔间里的古玩,不错,不错,唐玲直接将这些古玩全都放在的空间里,顿时隔间里空荡荡一片,一副被人扫荡过的模样。

    然后唐玲一只手拖着老三,将他拖出了隔间,然后将人绑在了书阁的位置,站起身准备回去解决另外两个人,那两个人才是难对付的存在!

    唐玲正在心中盘算着应该如何解决那两个兄弟,却发现有一丝不对劲儿,怎么听不到那两个人的说话声了?

    唐玲停下脚步,仔细的聆听,这两个人还有呼吸声,只是很微弱,这是在做什么?

    唐玲悄悄的走到了两人所在的位置,然后向里面看去,顿时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难以置信的一幕。

    里面的两个人竟然都被人打晕了,还被绑在了一起,很难走动,唐玲微微拧眉,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有其他人在!

    唐玲连忙撤出了古玩店,然后再一次的隐藏在角落里,然后收回了阵法和乾坤壶,瞬间阵法一撤,一切又回到了之前一样。

    听着那由远及近的声音,唐玲知道,这是师兄藤泽来了,想到那个打晕了那两兄弟的人,真的很有实力!

    看着师兄那里准备就绪,唐玲没有这多做停留,连忙从这里赶到了停车的位置,然后上车开向了医院,顺便还去了药店买好了药草。

    唐玲回到医院里,师兄的门口仍然有人把守着,唐玲笑了笑,人都不在里面,还把守有什么意思?

    守门的人当然认识唐玲,唐玲进出很容易,进了病房,然后回手将门锁上,躺在了病床上,转身进了空间。

    空间里,琳琅满目的都是各种古玩,有一些古玩的雾气非常浓郁,一看就知道是珍品,唐玲不由得咋舌,这些人果然藏品丰厚啊!

    当然,这些古玩唐玲并不认为是这些人所有的私藏,先不说他们偷来的,就是他们盗墓所得,就远远不止这些!

    唐玲笑嘻嘻的看着这些古玩,顿时心中有些懊悔,这么容易就得来了,当初她还花钱在那古玩店买什么啊!

    那些古玩正经花了她不少钱呢!哎,想想就觉得肉疼!

    看过了那些搜刮来的古玩,唐玲便出了空间,整个人躺在床上,那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人将这两人打晕的人?

    原本唐玲想直接将这几个人解决掉,可是想到师兄的人马在这些人的手上死伤了那么多人,把这三个人交给师兄也好,她相信师兄一定会“好好”对待那三个人,全当是给她报仇了!

    唐玲一个人躺在床上闭起眼睛睡了起来,结果却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就是师父参加完古玩鉴定展和拍卖会之后,肯定会来医院的,而此时师兄藤泽根本就不在医院!

    当唐玲看到怒气冲冲的师父时,才想起了这茬,冲着师父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你师兄人呢?”

    声音有些压抑,唐玲可以确定,这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征兆!

    这个时候,她到底应该说师兄在厕所还是去做检查好?

    叶弘毅盯着唐玲,“少拿那些上厕所的借口敷衍我,厕所我已经找过了!”

    唐玲听到师父这么说的时候,就特别想接一句,这个厕所堵了,师兄去别的房间借厕所。

    不过,估计她要是真的说出这话,师父一定会劈了她吧?

    于是,在师父那阴沉的目光中,唐玲为师兄默哀了一分钟,然后开口道,“师兄把我支出去买饭,回来之后人就不见了!”

    “什么叫你回来之后就不见了?你不知道去找吗?这么烂的借口,也就你能相信!他那身体状况,怎么能下床走动,简直是不要命了!”

    唐玲顿时小嘴一撅,可怜巴巴的看着师父,略带抽泣的道,“师父让我照顾师兄,我总不能让师兄饿肚子啊,更何况师兄身份特殊,人家有机密不让我知道,我若是不出去,难不成还等着人家把我扔出去吗?还有,人家还没成年,在日苯人生地不熟,师父你让我去哪里找人,搞不好那个徒弟没找到,您这个徒弟就被岛国人拉去拍片片了,师父果然偏向,重男轻女!”

    叶弘毅的脸被唐玲说的一阵红,一阵白,这丫头说的对,她还没成年呢,更何况还是一个女孩子,他说的确实有点过分了!

    此时看着唐玲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叶弘毅脸上讪讪的,而此时正好处li完所有事的藤泽回来了,刚才在门口当然听到了唐玲的话,进来之后看着师妹因为自己被师父骂,顿时觉得很窘迫。

    叶弘毅正觉得下不来台,看到进来的藤泽,顿时火大,“丫的,你小子怎么不等趴下了再回来,自己的身体自己不清楚吗?竟然还把你师妹给骗出去,她这么一个小孩子,若是走丢了怎么办!”

    唐玲虽然脸上可怜兮兮,可心中却是看着热闹,刚刚她就知道藤泽在门外了,所以才说了那么一番话,若是平日里,她和师父吵架,什么时候输过?

    不要怪她,女人嘛,时不时的还是要“柔弱”一点,若是不让师兄心中对她内疚,她怎么从师兄那里学东西啊!

    师父靠不住,如今有了师兄,若是不将他吃的死死的,她的奇门遁甲之术恐怕真的要胎死腹中了!

    师兄,你师妹已经为你默哀过了,这次就当是你倒霉好了。

    藤泽十分尴尬,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看着唐玲的眼神也带着内疚之色。

    唐玲见了,心中乐了,很好,离目的地又近了一步!

    “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简直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藤泽还没见过如此恼怒的师父,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以前师父也和他闹过,可是他知道那是师父故意的,所以也就陪着师父玩,可是这次他却觉得,师父是真的生气了!

    唐玲见这对儿师徒都有些不受控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幽幽的开口,“师兄,你的药还没换呢。”

    果然,师父听到唐玲的话,脸上的怒气少了不少,脸上有些焦急,拉着藤泽的胳膊,连忙让他先坐下来,然后一只手搭上了藤泽的手腕。

    藤泽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唐玲,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个师妹是在帮他呢,顿时心中一暖,除了师父,还没有人这么关心他,师父新收的师妹,果然很好!

    若是让他知道唐玲心中真正所想,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唐玲很自觉的将草药捣好,然后递给了师父,看伤口的时候,师父还特意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看到没有加重伤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将草药换上。

    “师父,为什么不将伤口缝合呢?”

    唐玲的话一出口,明显的感觉到了藤泽的身子震了一下,唐玲一愣,心中不解。

    师父没有回答,只是吩咐藤泽让他好好休息,然后说自己饿了,让唐玲陪他去吃点饭,唐玲点头跟了上去,还不忘回过头,问问藤泽吃什么,藤泽听了先是一愣,然后还真的认真的想了想,说他想吃饺子,这回到是轮到唐玲愣了,在日苯买饺子,好像有点不容易。

    唐玲点头说一会儿带给他,然后便和师父离开了病房,而藤泽在唐玲和师父离开之后,将几个军官叫了进来。

    唐玲和师父找了一家华夏餐馆,叫了几个菜,然后吃了起来,说实话唐玲的晚饭也还没吃,她也饿了。

    唐玲吃了一口肉段,然后放下了筷子,看向一直没怎么动筷的师父。

    “我吃的差不多了,师父你可以开始说了。”

    唐玲自然看得出,师父带她出来说是吃饭,其实是有话要说。

    叶弘毅喝了一口茶,然后轻轻的放下了杯子,眼中像是在回忆往事一般。

    “你师兄是个可怜的孩子,他是在他六岁那年被我收为徒弟的,其实有很多比他资质好的孩子,可是我却独独挑中了他。”

    唐玲没有说话,单手拄着下巴,听着师父讲述那些以前的故事。

    “你看过阿泽脸上的那伤疤,你认为那是怎么刻成的?”

    叶弘毅看向唐玲,唐玲开口道,“像是用刀刻上去的。”

    叶弘毅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那些所谓的刀痕,其实都是针痕,也就是说,其实他脸上的那伤疤,是让人一针一针扎出来的。”

    唐玲心中一震,原本她觉得用刀刻出来就很残忍了,可万万没想到,那伤疤竟然是用针扎出来的!

    众所周知,针扎出来的都是那种小孔,不会是师兄脸上那种像刀痕一样的伤疤,而师父说那伤疤是扎出来的,唐玲有些不淡定了!

    能扎出这种效果,也就意味着,要在同一处伤口扎上不知道多少针,直到将那的皮肤全部扎烂才能有这种效果!

    刀刻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可是针扎那是要扎多久才能扎出那么一个小小的刀痕!

    也就是说,那半张脸要花了多长的时间,忍受了多少的痛苦才能最终完工!

    唐玲的心时时不能平静,一个不到6岁的孩子竟然忍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狠心,竟然这么对待一个孩子!

    怪不得师兄那么大的伤口,就是坚持不用针缝合,原来如此,他是心里有阴影,所以才选择用最古老的方法救治!也怪不得师父对藤泽的身体那么的紧张!

    “那个在他脸上刻画的人,就是他的母亲,不过,那个女人却不是他的生母,自从阿泽收到了那么大的创伤之后,对女性则有着天生的排斥,不过因为你是我收的徒弟,他对你倒是没那么排斥。”

    唐玲恍然大悟,怪不得她给藤泽上药的时候,明显感觉得到,他整个人是僵直的,之前还以为他是不好意思,却没想到,竟然是如此!

    果然是个让人心疼的家伙!

    “师父,您放心,我想我会和师兄相处的很愉快,至于你担心他因为排斥女性而不能结婚生子,大不了我以后给他介绍一个温柔贤惠的美女,师父就不用担心了!”

    叶弘毅点点头,然后愣了愣,抬起头看向唐玲,“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唐玲嘿嘿一笑,“师父不用说,全写在脸上了!我还以为师父是不婚主义者呢,搞了半天原来不是啊!”

    叶弘毅听了脸色一黑,这个丫头,时刻想着怎么和他作对,看着她现在的模样,怎么也和刚才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联系不到一起!

    这丫头刚刚真是受委屈了吗?

    此刻,他严重怀疑!

    唐玲才不怕师父怀疑,反正师兄相信就行了,这年头师父靠不住,只好转战师兄,在她看来,这个师兄还是比较靠得住的!

    回去的时候,师兄已经睡着了,看来是太累了,唐玲看了看手中的饺子,只好将饺子放进了冰箱里,明早师兄想吃再热一下便好。

    高级病房就是好,弄的像公寓似的,家用电器一应俱全!

    第二天一早,安腾先生来了,不过这回却带上了那个小安,小安看见唐玲,像看见了亲人似的,这几天唐玲和叶弘毅都没有回去,让他一个人住在满是日苯人的地方,他始终没有安全感,于是当他知道安腾先生要来这里,说什么都跟着一起来了。

    “你怎么来了?”

    这家伙不好好的在温泉别墅里呆着,跑到医院这里做什么?

    小安哭丧着脸,然后有些幽怨的开口,“我还以为你走了,把我一个人扔那了呢,害得我担心了好几天!”

    唐玲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像救了一个麻烦回来,若是她走哪里他粘哪里,那真是要人命了!

    师兄早上吃的很饱,听到唐玲真的给他带了饺子回来,早上说什么都要吃,原本医生是不建议他吃的,可是拗不过他,最后连师父也妥协了,结果师兄非常有战斗力的将饺子都吃了。

    今天是古玩鉴定会和拍卖会的最后一天,唐玲也想去看一下那些没有公布出来的古玩都有什么,然后便和师父一起去了会展中心,当然不会将小安扔在师兄这里,毕竟小安是什么人,唐玲并不清楚,她自然不会将这么一个人放在师兄的身边。

    所以考虑了再三,唐玲还是决定将小安带在身边,一起去会展中心。

    小安听说要去会展中心,立刻从不知道哪里弄来了帽子了口罩,全程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深怕有人会将他认出来。

    再次来到会展中心,那记者围堵的壮观景象依然还在,像这种公众的媒体宣传,当然不会将这些人拒之门外。

    唐玲和叶弘毅依然同安腾先生从员工通道进了会展中心,小安是第一次来,虽然上次他参加过了那个私人的古玩拍卖会,可是规模毕竟没有会展中心那么大,看到如此盛大的场面,他眼睛都直了。

    当然这次唐玲没有跟着安腾先生一起坐,而是让安腾先生给她安排了其他的位置,身边带着全副武装的小安,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小安。

    若是坐在安腾先生旁边,不仅仅是她,就连小安也会引起人的注意,小安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被人关注太多,毕竟还有人在四处找小安,所以唐玲才让安腾先生给她另外安排了一个位置。

    唐玲和小安的位置比较靠边上,所以不会太引起人们的注意,很快,今晚的鉴定会开始了。

    主持人还是上次的主持人,鉴定专家里面,却少了那个日苯的古玩鉴定大师,不知道是自己没脸见人,还是被安腾先生给处li了。

    今晚展出的展品仍然是十五件,也是分为三批,每批五件。

    第一批的展品很快就被搬上了台,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台上的展品,而主持则是一件一件的介绍着每一件展品的名字,历史由来。

    小安看到上面展出的一顶鎏金的皇冠时,神色有些激动!

    “那…那不是…”

    小安的声音有些大,前排的人听到之后,回过头来,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小安,而唐玲也侧头看了看小安,小安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连忙隔着口罩捂住了嘴,深怕他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过在唐玲看来,就单凭他这一身的打扮,就绝对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你认识那皇冠?”

    一看小安失态的模样,唐玲就知道这个皇冠一定是小安熟悉的,不然他也不会如此激动,之前她和师父买回来的古玩也有很珍贵的,都没见到小安会如此激动,一个皇冠,竟然让他失态!

    唐玲有些好奇,那皇冠有什么来历!

    小安神色复杂的盯着台上的皇冠,唐玲问他话,他好像也没有听到,只是专注的盯着皇冠,好像要将它看的更仔细一些。

    台上的几名大师已经开始一件一件的鉴定,而当叶弘毅拿起那个皇冠的时候,小安双手握紧,眼睛死死的盯着叶弘毅手中的皇冠,似乎还有些愤慨!

    叶弘毅用手颠了颠皇冠的重量,然后拿起一旁的专用放大镜,放在皇冠上仔细的看着每一处细小的部分。

    在小安激动的要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唐玲一把拉住了小安,小安愣了愣,然后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又坐了下来。

    ------题外话------

    二更来了,12点前,哈哈,多码了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