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争夺,第三个贵宾室!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三十八章 争夺,第三个贵宾室!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还没等江崎佑树开口缓和,那边的拍卖会便开始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自然都转到了拍卖场上,安腾先生淡淡的扫了吉泽直美一眼,然后没有说话,几个人看向了拍卖台。

    吉泽直美仍然站在那里,还是刚刚的姿势,不过没有弯着腰,站得笔直,唐玲看得出,安腾先生这是在惩罚吉泽直美,她当然不会去做这个好人!

    况且只是站那么一小会儿罢了,确实算不上什么惩罚,然而这点惩罚在吉泽直美眼中却是很大的侮辱,她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委屈!

    其实她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并不是安腾先生不罚她,而是她从来没有如此失礼过,而她从来没有失礼,是因为所有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安腾先生的人,自然对她都是百般和蔼,没有人敢得罪她,从来都是把她捧在手心里!

    而唐玲的出现,就像是一个意外,原本吉泽直美对唐玲只是觉得那样一个小丫头,就能做藤泽的师妹,心里不平衡,随便说了一句,结果就被安腾先生责怪了,而这也是吉泽直美对唐玲心存怨恨的源头。

    安腾先生虽然不是吉泽直美的直系亲人,可是她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第二个父亲,这次竟然因为唐玲这么一个小丫头而责怪了她,她心里便觉得不舒服了,于是心中便加重了对唐玲的怨恨。

    而安腾先生因为这一件事,就看出了吉泽直美的本性还有个人能力,吉泽直美也帮安腾先生做过很多事,事情办得也都很成功,可是成功的原因并不是她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她的后台很硬朗,吉泽直美却不知道,因为这一件小事上,安腾先生便从心中否决了她,否决了她的个人能力。

    原因很简单,吉泽直美的情商和交际手腕不行,若是没有他在背后撑着,她也不会一路走来顺风顺水!

    可能有人会说,他如果教吉泽直美,那吉泽直美也不会如此,可安腾先生有自己的评判标准,就像他也是没有人教,是自己一路闯到了今天的地位,如果安腾集团只是一个小公司,那么他教导一下吉泽直美,也许吉泽直美会将公司经营的很好。

    可是安腾集团是个大公司,还是日苯的经济支柱,若吉泽只是被人教导出来的人,是绝对不能接下这么大的集团的,这么大的集团只能靠个人的判断力和能力,这些东西是教导不出来的!

    可能吉泽直美并不知道,因为她对唐玲的这件事,她与一个庞大的集团失之交臂!

    私人拍卖会的开场就要比普通拍卖会简单,主持人不会浪费大段时间去宣传自己的拍卖行,不会用一些藏品吸引众人,因为知道私人拍卖会的人,都知道这里拍卖的东西都不是凡品,根本就不需要搞那些噱头!

    私人拍卖会买到假的东西的几率其实要比公开的拍卖会要低一些,因为这里会雇用一些十分专业的古玩鉴定大师来鉴定藏品,但是不代表从这里买的古玩就都是真品,假的也会出现,不过私人拍卖会是不会负责的,本来买古玩的事就是有风险的,所以不会有人买到了假的就来找退货。

    大家都是文明人,也都是有身份的人,能不能买到真品就只能靠运气和眼光了,当然这里的展品是不会让你先去鉴定一下是真是假的,上来一件展品,介绍一下,然后就进行拍卖。

    一般拍卖会的第一件展品,都要珍贵一些,卖个高阶,图个彩头,其实就是常说的开门红。

    这次私人拍卖会的第一件展品是一把日苯武士刀,不过这把却不是普通的武士刀,唐玲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东西的价值极高,此时下面开始介绍了这把刀。

    “这把是上古时期的上古刀,名叫金错铭铁剑,制作于公元471年,是为了纪念雄略天皇的功绩而作,众所周知,上古刀现存于世的甚少,而有如此价值的上古刀,其价值可想而知,起价300万美元,开始叫价。”

    价钱果然很高,这个时候大概是一比八的汇率,换算成人民币大概是2500万左右,不过这种私人的拍卖会,价格高很正常,来这里都是有钱人,自然不会差那点钱。

    主持那边刚说完,这边就有人开始叫价了,叫的很火热,不过唐玲和叶弘毅对那日苯货没兴趣,两个人都很淡定,显然安腾先生也没看上那金错铭铁剑,可是江崎佑树却两眼放光。

    虽然这把金错铭铁剑上面生了很多的铁锈,可是这个可是上古时期的古物,非常少见,一般都只是听说过而已,他本身就很喜欢刀,所以自然想竞争一下。

    见同室的三人都没有要买的意思,他按住了叫价器,550万美元。

    虽然出价也算高,但是并不代表没有其他人竞争,原本价格叫道了800万,他就不想再叫下去,可是想到吉泽直美在这里看着呢,咬咬牙,直接叫了一千万,终于还是让江崎佑树买下了。

    唐玲只是笑笑,300万的东西叫到了一千万,真是不少了,相当于人民币8000多万,在唐玲看来这刀顶多也就是500万美元的价值,高出这个价,就不值了。

    很显然,这个江崎佑树虽然了解一些古玩,可是毕竟还是只懂一些皮毛罢了。

    开场的是一件日苯的古刀,第二件上来的就是一件华夏国的元青花瓷瓶,这年头元青花十分少,除了因为元朝在历史上的时间短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很多华夏国的古玩宝贝都被抢走了,还有一些拿不走的,都被毁坏了,所以元青花才显得很是稀有!

    唐玲看了看那元青花,心中便有了数,而叶弘毅也通过室内的屏幕,仔细的观察着元青花瓷瓶的细节,很快竞价开始了。

    唐玲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师父,结果当这元青花被人拍走了,师父也没有要竞价的意思,唐玲见了勾唇一笑,果然是她师父,眼睛真是毒的很啊!

    安腾先生看了看唐玲和叶弘毅,“叶大师,这件元青瓷是否有什么问题?”

    安腾先生自然看得出,今天叶大师能来这里,为的就是买古玩,可是见到了元青瓷,竟然没有下手买,那么肯定是这元青瓷有问题了!

    叶弘毅笑了笑,“这元青花的型倒是很像,不过虽然我看不到实物,可从这屏幕上看,这元青花形似而神不似,完全没有仿出元青花的神韵来,可惜了,竟然不是真品,若是真品,我还真是想买回去啊!”

    安腾先生点点头,向叶弘毅还请教了一些有关元青花的知识,叶弘毅也没有私藏,和安腾先生讲了一些,唐玲则是拄着下巴,拿起单子又看了看,她等的东西,也快上场了。

    这边叶弘毅给安腾先生讲的差不多,中间就有几件古玩被拍走了,不过这些被拍走的古玩,唐玲和叶弘毅都没有兴趣。

    当第七件古玩上来的时候,唐玲来了精神,盯着那件古玩,看了一眼,然后勾唇一笑,不错,这东西是真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是一枚古钱币,只不过这枚古钱币是秦始皇统一钱币之后,第一批出产的古钱币,十分有纪念价值!

    底价三十万美元,也就是二百五十万左右的人民币,这里喜欢古铜币的人并不多,若是在国内,还真是有不少人玩古钱币的,可是在国外,研究古铜币的人并不多,这东西还不能做摆设,没有观赏价值,所以竞拍的人不多。

    于是,就变相的便宜了唐玲,唐玲只花了三十八万美元,就拍了下来,当唐玲叫价的时候,贵宾室里的人,除了叶弘毅,其他人还真是有些惊讶,他们可没想过唐玲真的会叫价!

    就算是安腾先生,十分优待唐玲,也是看在了叶大师的面子上,而他也听唐玲自己说了,她才刚入门几个月的时间,就算是她在古玩方面很有天分,也不可能瞬间就学会那么多东西,毕竟古玩这行靠的是经验和学识的!

    所以当唐玲叫价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想到,以为她不过是跟着叶弘毅大师出来见识世面的,可当他们见到叶大师并没有什么不赞同的表情时,安腾先生不由得多看了唐玲几眼,看来这个小丫头虽然入门时间晚,但是能耐应该是不小,不然也不会让叶大师如此放心了。

    不一会儿,唐玲拍下来的古铜币也被送来了,当然之前江崎佑树的那个金错铭铁剑拍下来之后就被送了过来,贵宾室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拍下来的古玩可以马上就送到手里,不像楼下展厅的那些人,要等到拍卖会结束之后,去古玩领取处,要自己去排队办理手续。

    相比来说,贵宾室绝对是方便了很多,绝对是贵宾级的待遇!

    唐玲拿到了古铜币,当然要付钱了,在众人还以为叶弘毅会掏钱的时候,唐玲从衣服兜里直接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那黑色的卡身还有那卡的正面的vvip几个字映入他们的眼帘,众人都惊讶不已。

    银行卡这个东西,在哪个国家几乎都一样,都是混上流社会的人,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看来这个唐玲还是出自贵族家庭,否则是绝对不可能有这卡的!

    这样他们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叶大师晚年还会收一个这样的小徒弟,看来这其中也有一些说道啊!

    唐玲自然不会理会那些人想什么,在刷卡机上刷卡之后,便拿着她的古铜币把玩起来。

    叶弘毅见了,伸手抢了过来,用手颠了颠,然后仔细的瞧了瞧,刚才他没出声,是因为古铜币太小了,他根本就看不清楚,此时拿到手里,才开始鉴别起来。

    看了半晌之后,才点点头,将那古铜币还给了唐玲,“不错,不错,就知道你丫头眼睛毒。”

    唐玲嘿嘿一笑,那是当然,她想师父一定是看出来了门道,所以才这么说的。

    没错,这确实是秦朝的古铜币,不过,却不是那所谓的第一批古铜币,历史上第一批的古铜币确实是铜币,而在这古铜币之前,还有一批古铜币,只不过很少人知道而已。

    那批古铜币,其实是第一批的试验品,而唐玲手中的古铜币应该就是那批试验品,它们的材质虽然相同,但是有一点不同,就是份量不同,试验品的古铜币份量比较重,为了节省铜器的开采,所以秦朝发的第一批古铜币,其实都是缩了水的。

    唐玲曾看到过这个说法,不过是在重生前,那时候她都上大学了,因为老家那边古玩盛行,更是出了这么一件古铜币,顿时可是引起了不少学术古玩专家前去鉴定,后来经过众人的多番鉴定,得出了这个结果,唐玲那时候只不过是当故事听的,却没想到她竟然能遇到。

    唐玲刚开始看到这个秦始皇的第一批古铜币的时候,就在猜想会不会自己遇到一个没缩水之前的古铜币,而看到实物的时候,发现这古铜币的雾气比较浓郁,只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拍下来,当师父看了之后,说出满yi的话,她才确定,这就是那试验品!

    不因为别的,因为重生前那枚古铜币就是被叶大师鉴定出来的,因为叶大师也有一枚。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师父拿过古铜币,就先颠了颠份量,就是想看着古铜币到底是哪一批!

    “师父,s市那边的古玩一条街好像快造好了,您老身为华夏国第一古玩大师,要不要去看看呢?”

    唐玲之前一直没有提,就是因为那边的古玩街还没有建好,如今马上就要建好了,又有一个古玩大师的师父,自然要好好利用一番,她这次到这里淘来的这些古玩,到时候也是要拿到那边做活招牌的,

    不过刚刚见到这个古铜币,让她想起了一些重生前的事,她可是记得清楚,s市的古玩街,因为当时古玩第一大师去过,还鉴定了那枚古铜币之后,便更加出名了,不少人都认为,能让古玩大师都亲自前去的古玩街,一定非比寻常!

    之后s市的古玩街算是彻底的火翻了,不仅仅是在s市,或者是青省,那个时候,s市的古玩一条街在整个华夏国都很有名了!

    叶弘毅愣了愣,那里刚建好的古玩街和他有什么关系?华夏国的古玩街又不是没有,他实在想不出去那里的理由,难不成就因为这小丫头是s市的人?

    “若是那里有吸引我的东西,我自然会去。”

    叶弘毅没说去还是不去,给了唐玲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唐玲也没有在意,只是笑了笑。

    叶弘毅看着唐玲,感觉有些奇怪,这小丫头绝对不会莫名其妙的和他提这事,到底是为什么呢?

    唐玲神秘的一笑,看着叶弘毅的眼神有些狡黠,“或许真的有师父感兴趣的东西也说不定,不过若是师父去s市,可千万别忘了通知我,到时候一定好好招待师父。”

    叶弘毅听了点点头,就冲着他徒弟这句话,他也得找时间去一次,他倒是想看看唐玲要怎么招待他,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兴奋了,可是他就没想过,他去宁市的时候,貌似他的这个徒弟也没怎么招待他!

    之后出场的也有一些从华夏国流失出去的古董,大部分都被唐玲和叶弘毅拍走了,这两个人就像爆发户一样,好像没见过好东西似的,见到什么拍什么,看的江崎佑树和吉泽直美瞪大了眼睛!

    要知道,拍卖会,你拍下来的东西不是白给的,可是要钱的,像他们这么搞,看着藏品一件又一件的送进贵宾室,他们感觉就像这东西不要钱似的。

    当然,唐玲和叶弘毅也有一些华夏国的古玩没有拍,并不是他们没看中,而是因为那是假的,他们才不会犯傻去拍呢!

    不一会儿的时间,贵宾室里堆了不少古玩,而那个江崎佑树就拍下了第一件的那个金错铭铁剑,就没有再买过,虽然他是江崎家的继承人,可是此刻他还不是,而他虽然有钱,却不是用在这上面的。

    刚开始他还觉得自己花了800万美元拍下的金错铭铁剑,比唐玲第一件的那个古铜币昂贵了不知道多少倍,原本他还有得瑟的资本,可是后来看到唐玲一件又一件的买回来,还有几件比他的金错铭铁剑还要贵的时候,不淡定了。

    这女孩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同样是家族的后代,差距这么大!

    其实他哪里知道,他有钱花,可是要控制的花,是因为他是富二代,富三代,而唐玲有钱花,花的没有节制,是因为唐玲是真正的富一代,绝对的富婆!

    两者能比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安腾先生一直没有买,不知道他是没有看上的,还是不想和叶大师竞争,反正就是一直没有动静,唐玲看了看安腾先生,然后敛下眼睑,安腾先生应该是等那件东西吧!

    看来今天来这里的人,不少都是在等那件东西!

    拍卖的藏品特别多,虽然每件藏品占用的时间并不多,但也正经拍了很长时间,终于,等到了最后一件藏品!

    当最后一件藏品放上展台后,主持人隆重的介绍了一下,“最后这件展品是华夏国的一件传奇古玩,自古便被称为无价之宝,更是多朝皇帝御用的玉玺,和氏璧!”

    和氏璧,自从秦始皇用和氏璧来造玉玺之后,和氏璧便成为了传国之玺,但是随着朝代的更迭,相传这和氏璧在唐朝后失传,因为和氏璧已经失传,所以真正的和氏璧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只能是从一些文献里才能得知一些信息。

    宋朝后的皇帝称帝的时候,很想找到这个传国玉玺,因为在所有人眼中看来,有了和氏璧做成的传国玉玺,才算是名正言顺的登基,可惜唐朝之后,五代十国的变迁,宋朝开始之后的皇,都没能找到这块传国玉玺。

    不过这和氏璧做成的玉玺,却代表着捂无上极致的权力,能拥有它的人都是历朝历代的皇帝,所有人听了之后,都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

    华夏国的皇帝?代表什么,大家都清楚,所以这和氏璧制成的传国玉玺,怎么可能不引起轰动!

    就连唐玲和叶弘毅这样见过很多宝贝的人,都忍不住心中一惊,叶弘毅比唐玲还激动,他一生励志就要将华夏国流失的宝贝都找回来,此时看到了从唐后就遗失了的和氏璧传国玉玺,他怎么能不激动!

    激动归激动,可是理智还在,主持人说那是和氏璧,那就是真的和氏璧了?

    当然不是,他们还是要看清楚之后,再考虑要不要争夺的!

    主持人在众人的瞩目中,掀开了黑色的呢绒罩子,然后看到一个方方正正,十分大气古朴的盒子,唐玲盯着那盒子瞧,只是隐约才能看到那盒子里面确实好像有金色的雾气。

    主持人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盖子,然后一只手伸了进去,从里面拿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碧绿色的玉玺!

    整块玉身大气沉稳,隐隐透着气势直逼人心灵深处,玉的上面是雕刻的盘龙,让人见识到了,那个时候人们想象中龙的模样,果然和流传下来的龙的模样是相同的!

    唐玲看着这块传国玉玺,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

    若说这是假的,却又不像,可是若是说这块就是那传国玉玺,唐玲又觉得有些牵强,没错,这块玉玺的确有着金色的雾气,可是就是很奇怪!

    照理说,一件东西若是真品,流传了很多年,整个物件都会由里到外散发着金色的雾气,可是这个玉玺却显得有些外强中干,但整个玉玺确实给人一种龙气逼人的感觉,倒确实很像古代帝王用过之后,沾染了龙气的样子。

    但是,总体上来说,若是这真是传国玉玺,她倒是真的有些失望!

    唐玲在观察的时候,其他人当然也在观察,唐玲看了看师师父,师父正盯着那屏幕看得很仔细,眉头也是皱的紧紧的,看来应该也是拿不准,这玉玺是不是真的!

    “叶大师,这块和氏璧,大师如何看?”

    安腾先生终于心动了,他今天等了这么久,也算是等到了这最后的一件藏品,只不过虽然他也很懂古玩,但相比起叶大师,便逊色了许多,更何况这和氏璧是华夏国的东西,相比叶大师了解的要比他多得多!

    叶弘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安腾先生见了,眼中划过一丝失望,这…是假的?

    “抱歉,安腾先生,我也不敢确定这是真是假,这玉倒是上好的玉,雕工也精细,神韵似乎也很不错,只不过毕竟这和氏璧很早便失传了,谁也不知道到底和氏璧长成什么样,如今只是在屏幕里看着,并看不出什么东西来,若是能见一见实物,把握会更大一些。”

    看来师父也是不敢肯定,毕竟这东西不是一般的东西,就算是古玩大师也不一定能看出来。

    就在这边还在仔细的鉴定的时候,另一个一晚上都没有出手的贵宾室里的人出手了。

    这和氏璧没有底价,由竞拍的人直接出价,然后往上叫价!

    结果贵宾室里的人,直接叫到了一亿美元,那就是八亿多的人民币,这底价并不算低,要知道,这和氏璧并不能确定是真是假,直接叫出了一亿美金,绝对是牛人了!

    众人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然后有些人犹豫的开始加价了,每个人出价都比较小心谨慎,所以每次加价价格并不高,好像众人都在试探一般。

    安腾先生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加入了争夺之中,而安腾先生直接将价格加到了四亿美元!

    之前的那个人还不到三亿,安腾先生直接加了一亿,今晚的大高氵朝终于来临了!

    有一些之前竞价的人都纷纷放弃了争夺,渐渐的,成为了两间贵宾室的人的较量。

    价格越叫越高,底下那些人听着价格飙升,都像脑袋充了血似的,纷纷抬着头看向楼上那两间房间,虽然他们知道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就是想抬头看看!

    现场的气氛十分紧张,他们听着那价格,好像那只是个数字而已,不是什么美元,更不是钱!

    除了感叹这两人的较量之余,底下的这些人纷纷猜测起了两件贵宾室的人的身份,有很多日苯本土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安腾先生,当然他们确实没有猜错,确实有安腾先生!

    另一个人,则是猜谁的都有,一时间火热异常,而在他们还在惊叹这两人的实力的时候,让他们震惊的事,又发生了!

    第三间贵宾室里的人,开始进入争夺了!

    拍卖的价格瞬间飙到了八亿美元!

    哗!

    众人哗然!

    又来一个竞争者!

    天!这次压轴的藏品果然与众不同!

    ------题外话------

    二更送来了,今天更了一万七千字,怎么样?给力不?亲爱的们,还不雄起等什么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