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绝少爷,二哥来了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二十七章 绝少爷,二哥来了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一道慵懒的男声从楼上传来,众人的视线都转了过去,微微抬起脖子,看向了二楼的位置。

    一个绝代妖娆的男子勾唇一笑,头发有些蓬松,带着些凌乱美,身上的衬衫上面的扣子解开了三颗,性感的前胸随着走路的颤动而若隐若现,每次都恰到好处,正好遮住了那颗容易引人犯罪的红果果。

    男人走路很慢,整个人看起来慵懒无比,却气势非凡,绝非一般人可以相比!

    同样类似的气势,她只从十一和赵源身上看到过,就算是莫君尘比起这个妖娆的男人,也是差了一些。

    莫君尘也很妖孽,但却不是彻底的妖孽,那些玩世不恭只是他的保护色,自从莫云退位之后,唐玲便没有再看到莫君尘身上出现那种慵懒的模样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只要看一眼,你就知道他是彻底的妖,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由内而外的散发着那种绝代妖娆的气质,只不过这种绝代妖娆,充斥着堕落之感,有种天使堕落凡尘,由神转为魔的感觉。

    唐玲水眸一眯,这男人虽然妖娆,虽然慵懒,可绝对不是一个花架子,唐玲那敏锐的感官,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这男人身上的那危险的气息。

    这个男人不好对付!

    龙爷见到来人,眼睛立刻一亮,急忙叫喊道,“绝少爷,快救救我!”

    相对于龙爷的急切,那个妖娆的绝少爷显得十分淡定,勾起带着淡淡颜色的红唇,走到了舞池旁边,然后慵懒的坐在一个沙发上,整个人靠在大型沙发上,顿时胸前露出了大片的肌肤,一呼一吸间好像要撑破衬衫,展现在众人眼前。

    “在我的地盘,龙爷竟然会受到如此大的屈辱,这可叫我如何是好呢?”

    绝少爷轻轻皱着眉,模样煞是好看,仿佛是在认真思考一般,有些拿不定主意。

    “绝少爷,我们们可是朋友啊,你要救救我!”

    随即想到了什么,又开口冲着唐玲道,“你赶快放了我,我告诉你,这里可是绝少爷的地盘,你们来这里撒野,绝对没有你们好果子吃,你现在放开我,我还可以帮你们求求情,让绝少爷放了你们!”

    现在绝少爷出来了,他底气当然足了很多,这群人始终是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如今见到这么大的阵势,肯定已经镇住了他们,现在只要说几句话让他们自乱阵脚,先放了他再说!

    “你们要知道,今天在这里闹事,晚上的生意可都被你们搞黄了,敢在这里闹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过你们若是现在放了我,或许还有一条生路,否则…哼哼!”

    龙爷没有继续往下说,有些事情是要让他们自己去想的!

    绝少爷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靠在沙发上,左腿搭在右腿上,眯着眼睛,颇有兴趣的看着舞池,好像是在看一场闹剧一般,不紧不慢,似乎感觉不到此刻舞池上的紧张气氛。

    唐玲手中的幻灵一直没有动过,她可不是什么小孩子,被吓唬一下就会害怕,这个龙爷跟她比起来,还真是嫩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口口声声说他是那个绝少爷的好胖友,可在唐玲看来,这个绝少爷可没有把他半点当做朋友,从出来到现在,看着龙爷那副狼狈的模样,还有些欣赏的味道。

    而唐玲也知道,她这个时候拿这个龙爷当谈判的价码,那是根本就不够的,或者可以说,这个龙爷,一点用处都没有!

    唐玲手一松,将幻灵收了回来,龙爷顿时整个人都放松了,还好,这些小孩子比较好骗,不然他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想到这个,龙牙就感觉脖子痛,头痛,抬手摸了摸脑袋,那一个个鼓起来的包,简直就是耻辱!这个仇他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哼!竟然敢用高跟鞋砸他,那就别怪他玩她的时候手下不留情!

    龙爷阴沉的看了一眼范方芳的方向,刚想得瑟的走下去,却没想到屁股上一痛,然后整个人像飞起来了一般,冲着舞池下面就冲了过去,整个人大头朝下的倒了下去。

    之后便听到,咕咚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没有听到有人叫喊,估计是直接砸晕过去了。

    唐玲收回脚,神色自若,这个龙爷还真以为她怕了他不成,唐玲会松开手,完全是因为这个龙爷完全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她挟持也是白费,还要她架着胳膊,吃力不讨好!

    真是好笑,得罪了她的朋友,这个龙爷还想全身而退吗?送他一脚已经是便宜他了,若不是唐玲不想被人当成戏看,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这个龙爷!

    唐玲没有看那个龙爷到底如何,而是淡淡的对上了那个慵懒的,几乎瘫软在沙发上的绝少爷。

    绝少爷那边根本就没有人上前去看看那个龙爷到底怎么样了,都是直直的站在那里,冷眼的看着这一切。

    半晌,这个绝少爷才缓慢的眨了眨眼睛,一旁的人马上送上了一盘晶莹剔透的葡萄,绝少爷那修长而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抬起,然后从盘中拿起一颗紫色的葡萄,送到了唇边,手指轻轻使力,一粒葡萄滑进了红唇。

    细细的咀嚼了一会儿,神情不错,应该是葡萄很甜,所以取悦了他,整个人好像更慵懒了。

    这时他才幽幽的看向了舞池这边,“今儿的葡萄不错,要不要尝尝?”

    若是别人,可能你爆一句“真他妈的矫情”!可是说话的人是这个绝少爷,你会觉得,他天生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操!吃什么葡萄!丫的,老娘真他妈的看不下去了!”

    范方芳低咒了一声,她最讨厌人磨磨蹭蹭了,这男人竟然吃个葡萄都要十分钟,若不是现在情势不对,敌众我寡,再加上她还有这么多同学在,她找就冲上去,给那个绝少爷一顿猛揍!

    此话一出,顿时夜店里所有的人都恶狠狠的盯着范方芳,若不是绝少爷还没下命令,他们早就冲上去把这个该死的惹事的女人解决了!

    “这位老板,我们们今天原本是在这里玩的,可是却遇到了点小意外,没想到会搞这么大,结果影响到老板您的生意,不如这样,您把损失计算一下,我们们来赔偿,老板看这样如何?”

    司徒浩正色的开口,他虽然才上高一,可是已经懂得了社会上的那些套路,而且也jiē触了生意这块,只不过他还年轻,懂的东西还不多,办事定然不能和成手比,可在这些学生里算是不错的了。

    司徒浩一番话说的很诚恳,只不过那个绝少爷听了没有半丝反应,司徒浩顿时觉得有些尴尬。

    那个绝少爷又慢悠悠的吃了一颗葡萄之后,看向众人,“这葡萄真不错,你们确定不要尝尝吗?真是可惜了。”

    司徒浩见他说话,微微上前了一步,刚想开口,却看到绝少爷手一摆,司徒浩要说出口的话便又吞了回去。

    “你啊,还不够资格和我说话。”

    不是他自抬身价,而是司徒浩确实还没有那个实力去和绝少爷谈。

    唐玲眼神微暗,冷冷的看着绝少爷,没资格?哼!

    唐玲可以接受别人说她,可是却不能接受别人说她认可的朋友,谁都不行!

    虽然司徒浩确实没有那个到达那个层面去和绝少爷说话,可是绝少爷毫无顾忌的这么说出来,就是对她朋友的不敬!

    更何况司徒浩这个家伙的性格她很喜欢,她不希望在司徒浩还没有成长起来,就被这个绝少爷给抹杀了!

    不是说司徒浩经不起打击,成长的过程中可以有压力,但是还没开始成长,绝对不能被打压!

    唐玲直接走下了舞池,然后走到了刘欣她们那里,拉着刘欣,直接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刘欣几个人都是一愣,可是都没有说话。

    舞池里的众人见唐玲如此,也都一个个的下了舞池,然后坐了过去,同样没人说话。

    一时间夜店里十分安静,哪里还有半点夜店的感觉,若是夜店都像现在这样,估计也不用开了,直接黄铺得了!

    半晌,绝少爷吃完了最后一颗葡萄,才懒懒散散的开口道,“都坐在这里,是等着我宽大处li吗?”

    唐玲淡淡的看了一眼绝少爷,然后冷哼了一声,“既然我们们没有资格,当然是要等一个有资格的人来跟你谈。”

    绝少爷听了这句话,看着唐玲的眼神多了几分兴趣,真是个记仇的小丫头!

    “也好,那我就等等看,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个资格。”

    唐玲只是微微勾唇,却没有回答,众人坐在那里,然后突然听到云洛大叫了一声,众人都奇怪的看着她,就连那个绝少爷也朝着她看过来。

    “知道要来夜店,我太兴奋了,竟然忘记看黄历了!”

    云洛双手抓了抓头发,一头乌黑的长发飘动了两下,整个人像一个娃娃一般。

    众人听到,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还以为她怎么了,搞了半天,就是因为出门没看黄历!

    绝少爷听了,勾了勾他的红唇,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此时唐玲凝神静气,耳朵微动,微微一笑,有资格说话的人来了!

    外面夜店的人突然喧哗起来,然后好像打了起来,不一会儿,从外面有人进来,跑到了绝少爷面前,有些着急的在绝少爷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绝少爷面上一变,然后吩咐了几句,那人便跑出去了,而绝少爷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唐玲这边。

    她刚刚说的“有资格”的人,难不成就是他?绝少爷红唇勾了勾,盯着唐玲的眼睛多了一丝兴味,竟然能请动这个人,他倒是低估了这些人!

    刚刚那人出去不久,外面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刘欣有些着急的盯着门口的位置,来的人会不会是她的父亲?

    刘欣此刻的心情很复杂,既希望是父亲,又希望不是,只好死死地盯着门口。

    果然没几秒钟,大队的人从外面进来了,为首的是两个人,一个是雷子,而另一个果然是刘欣的父亲刘学勇!

    绝少爷见到刘学勇,眼睛眯眯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这只是短短瞬间的事,下一秒钟,绝少爷便不像刚刚那么懒散的躺在那里,从沙发上慢慢站了起来,然后看向刘学勇那里。

    刘学勇和雷子都是板着个脸,身后跟着大帮的帮中兄弟,当然夜店的外面也留了不少人,就是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

    绝少爷看着刘学勇,在刘学勇还没走近的时候,便笑着道,“原来是刘长老到了,我这小店顿时蓬荜生辉啊!”

    说话依然带着懒懒的味道,可是明显与刚刚不同了,司徒兄弟和段玉是见过刘学勇的,之前刘欣生日的时候,他们可都是去了刘欣的家,所以当然见过刘学勇。

    但是在此刻,这种环境下见到刘学勇,他们还是非常惊讶的,其他没有见过刘学勇的人,也都是好奇的看向那里,刚刚唐玲说的拿个“有资格的人”,就是这个人吗?

    这些人都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所以对一些官员或者是富商都多少有一些了解,而此刻却没有人见过刘学勇,所以觉得有些惊讶,心中猜测着,可能他也是道上混的人,也只有道上混的人才有如此的气势吧!

    刘欣开了开口,想叫刘学勇,可不知怎么的,看着父亲那陌生的模样,她又有些不确定了,这…是她的父亲吗?

    刘学勇在夏至欣和刘欣面前,从来都是很温柔的,就算在家里生气,刘学勇也没有特别凌厉的时候,而此时的刘学勇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的气息,整个人板着脸,没有半丝温柔可言!

    虽然刘欣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有这样的一面,可是却也知道,此刻不是她该开口的时候。

    刘学勇先是看了看唐玲,然后才看向绝少爷,目光凌厉,整个人带着危险的气息。

    “看不出来,宁市正火的夜店老板,竟是如此人物,真是失敬了!”

    语气不带一丝感情,所以听不出这句话是褒是贬,雷子给了手下一个眼神,手下那些人,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对上了夜店的人,而另一部分站到了唐玲他们那里,是为了以防万一。

    绝少爷见了此情形脸色不变,依然是那副懒散的模样,轻轻一笑,“能请到你刘长老,真是不容易,没想到你们还有这等能耐,不错不错,果然是有资格说话的人。”

    绝少爷目光瞟向唐玲这里,要知道刘学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请得动的,一直想见青帮的原当家,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因为青帮的高层很少出面,所以今天能在这里看到刘学勇,他倒是很惊讶。

    唐玲眼睛微眯,盯着绝少爷,她可没有忽略绝少爷对刘学勇的称呼,他叫的是“刘长老”,而不是“二哥”或者“刘当家”,青帮高层变更的事,只有自己弟兄知道,而此刻绝少爷能知道,只能说明,是青帮里的人泄露出去的。

    不过看样子只不过是露出了一点点的消息,这个绝少爷还不知道唐玲才是如今青帮的当家,否则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态度了。

    “绝少爷的夜店可是开的红火,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这店不做夜店生意,反倒是做起扣押生意了!”

    绝少爷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唐玲那边的人,一双眼睛灵动的在这些学生中飘过,最后却是定格在唐玲身上。

    如果他猜的不错,应该就是那个刚刚挟持了龙爷的小丫头,将刘学勇引来的。

    因为要在宁市混下去,他的夜店红火,甚至压过了青帮旗下的夜店,所以对于青帮的人,他一直都没有正面对上过,能见到他这个夜店老板的人并不多,今天正面对上了刘学勇,还真是要多亏了这些学生!

    “刘二哥说笑了,有人来砸场子,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他们刚砸了场子,刘二哥就出现,难不成这事是刘二哥的意思?”

    绝少爷此时的称呼已经改变,刚见面的称呼,不过是向刘学勇展示了一下他知道的消息,给刘学勇一个下马威罢了,因为一向纪律严明的青帮,会将高层的事传出来,也够刘学勇忌讳的了。

    “不过我这夜店在这里开了这么久,如今才出事,想必应该和刘二更无关,那么也就是说,刘二哥来这里,是为了帮这些人解决砸场子的事了。”

    绝少爷一看就知道,刘学勇是为了这些人来的,这些人砸场子显然不是刘学勇的意思,不过他这么说,也是为了试探一下刘学勇,虽然青帮对他们这夜店一直没有动作,可是他却不得不多留意。

    刘学勇看了一眼唐玲那群人,见到唐玲和他的女儿都没有事,才转头看了看绝少爷。

    “一帮孩子,年轻气盛了一些,想必绝少爷不会多做为难吧。”

    当他看到了那舞池下躺着的人,还有唐玲那些男同学脸上的伤,就明白大概发生了什么事。

    ------题外话------

    求票神上身,上个月要票晚了,没有冲击前十,这个月从月初就来,会不会冲进去呢?哈哈,来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