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震惊众人,帐中黑影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六十二章 震惊众人,帐中黑影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不朽凡人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只见唐玲微微一笑,然后看着小少爷轻轻开口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爬山了?这么累的活,我可是从来不干的!”

    小少爷一愣,不爬山怎么开采?

    “你们三个,把手里爬山的工具放下,过来!”唐玲看了一眼三名勘采员,吩咐道。

    三名勘采员互相看了看,然后将手中的绳索和抓钩放到地上,然后走到了唐玲身前,面前就是玉石矿山。

    小少爷也满是好奇,围了过去,唐玲一手指着其中一处的山体,然后从刘展鹏手中拿出一只白色的粉笔,这是专门用作做记号的笔,然后在山壁上画了几下。

    “看到我画的记号了吗?将整个记号里的石壁挖下来,记住挖的时候一定要沿着我标记号的地方挖,不要偏离,你们今天一整天的任务只有这一个,所以你们不用着急,只要小心谨慎的按我说的做即可!明白了吗?”

    唐玲严肃的看了看三人,三名勘采员重重的点点头,他们一向听从上面的命令办事,所以服从性很强,唐玲下达了命令,他们三人也没有质疑,准备了一下挖掘的工具,开始进行挖掘工作。

    “就在这里开采?”小少爷看着开始动工的几人,看向唐玲,她不会是为了交差,随便找个地方挖几下吧?

    “这里不算矿山的范围?在这里勘采出来的玉石毛料不算在内?”

    唐玲伸了一个懒腰,懒懒的开口道,说实话她还真的是没怎么睡醒,这起的真是太早了,才4点好不好,用不用这么早就来这里!

    小少爷张了张嘴,确实,唐玲说的也没错,这里当然算是矿山的一部分,可是他们采矿从来没有如此过,都是上山去开采,什么时候直接在山底下挖了。

    “呵!卢比克·夏你找的外援真是…不会是你孙子在大街上随便挑的吧?太搞笑了,竟然直接在山底挖洞,哈哈,这是要挖出一个隧道不成?我看你们卢比克家族还是不要做玉石矿了,改行挖隧道吧!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赫丁家主看见唐玲竟然指挥那几个人在山底开始挖掘,顿时大笑不止,有点常识的都知道,玉石矿是不会在这种表皮山体的,因为表皮山体最为坚硬,而且山体的湿度和温度都不适合玉石生长,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像唐玲一样在山体外壁上挖掘,而是要登上山,去找山体的内部寻找挖掘点。

    像唐玲这种挖法,看一眼就知道是外行人了!

    “夏,我真是担心,你若是哪天有个不测,你们卢比克家族单靠那么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支撑,你们的家族还能延续下去吗?难道你没发现,你的族人对他都并不看好吗?”

    都拉家主阴森的笑着,眼中满是算计的目光,“如果你愿意让出这么多年霸占的主位给我们们都拉家族,我以都拉家主的身份向你起誓,在你归老之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卢比克家族的,起码不会让你们家族的人因为领导不善,而遭到灭绝的命运!”

    卢比克·夏那干涩的眸子顿时阴沉无比,看向都拉家主带着阵阵的危险,“都拉家主未免操心的太多,我们们卢比克家族每一个成员都无比强大,灭绝的道路并不适合我们们家族,都拉家主还是多担心你的族人吧!不要让你们的族人因为自己的族长心术不正,将他们带到万劫不复的绝路!”

    “哼!到底是谁万劫不复还不一定,我们们走着瞧!”都拉家主阴险的冷哼了一声,心底满是对卢比克家族的嘲笑。

    唐玲见过不少毛料,可都是人开采之后的,像这种直接开采的毛料,她还是头一次见,所以那三名勘采员开采的时候,唐玲在一旁看的很仔细。

    小少爷颇为无聊的坐到一旁,拄着下巴看唐玲指挥这那三人从哪里下手,哪里又要轻一些,哪里要向旁边让出一些,像这种开采的工作,自打他记事以来,看得都快吐了,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

    刘展鹏虽然没有唐玲那么对这开采的工作那么热情,可是自己的小老板在忙活,他哪里有休息的道理,于是也跟着忙来忙去。

    在唐玲和刘展鹏的配合下,三名勘采员终于打通了四周,一个圆形凸显了出来,唐玲从石壁缝里望进去,眼睛一亮,唇边勾起一抹神秘之色,心中多了一丝盘算。

    “好,既然这四周已经打通,现在我们们要做的就是,加深缝隙,然后将这整块的毛料挖出来!”唐玲继续吩咐道,三名勘探员虽然听从命令,可是他们做了这行这么久,当然知道什么样才是好毛料,在这石壁底下就开始挖,能挖到好的就怪了!

    可是不远处家主正看着,他们做事当然不能懈怠,所以也还算听话,唐玲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换下了工具,开始了挖掘的工作,唐玲一直没有懈怠,快要挖出来的时候,却开口让刘展鹏先去休息,然后她上前帮几名勘采员向外挖,可实际上,在几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单手伸进了一个细缝中,心念一转,体内的小灰疯狂的转动起来,使劲儿的向内部吞噬着,速度奇快,可也是足足吞噬了十几分钟才渐渐停下来,唐玲悄悄的收回手,深吸了一口气。

    还好挖掘是一间比较费时费力的事,所以一直没有人注意到她站在那里一个动作维持了十几分钟。

    安耐住心中的激动,唐玲开始帮着挖掘,眼看就快将这块料挖出来,卢比克·夏看见唐玲这边有动静,连忙走了过来,而另外三家的家主也闲来无事,都拉家主和赫丁家主都想看卢比克家族的笑话,于是也跟着走了过去,他们倒是想看看,那个小少爷找来的外援,折腾了一个早上到底弄出什么名堂来!

    三名勘采员齐齐使力,轰隆一声,石头落地,小少爷和刘展鹏都站起身来,上前看看唐玲挖下来的毛料,而那刚才挖开的地方,里面黑漆漆的,就是一个黑洞,深不见底。

    看着唐玲唇边的笑意,刘展鹏就知道,他的小老板挖出来的这块毛料一定不是凡品!而小少爷看着那巨大的毛料,皱着眉,表象这么差的毛料,真能出玉石吗?

    几名家主走过来时,便看到这毛料被挖掘了出来,卢比克·夏连忙走过来,先是拍了拍三名累坏了的勘采员,三名勘采员立刻觉得精神奕奕,一个个很是骄傲,能被家主拍肩膀,那是他们无尚的荣耀!

    卢比克·夏看着地上的毛料,有一个人那般大小,可从表皮上来看,确实不怎么样,很可能就仅仅是一块石头而已,不过唐玲能选中翡翠之灵,那么她一定是有过人之处。

    “这块就是你决定挖出来的毛料?”卢比克·夏看向唐玲问道。

    唐玲微微一笑,“没错!就是这块!”

    赫丁家主蹲下身子拍了拍唐玲挖出来的毛料,然后仔细的看了看,站起身来哈哈大笑。

    “挖出一块石头而已,我们们比的可是玉石,石头不算数的,小女娃子!不懂就回家玩娃娃去吧,竟然来这里胡闹!”

    唐玲淡淡的扫了一眼赫丁家主,笑得一脸玩味,“说不定一会儿要回家玩布娃娃的人是你也说不定!教你一句华夏语,骄兵必败!回去好好研究吧!”

    卢比克·夏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玲,这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淡定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他能看得出来,她这不是自负,而是绝对的自信!

    那么…

    她挖出来的这块毛料,难道真的有玉石?

    卢比克·夏冲着三名勘采员做了一个手势,三名人连忙换了另一套工具,拿到了挖出的毛料面前,十分迅速的开始进行解石。

    “记得手动打磨,千万别一刀切,不然你们这几个小时就白忙活了!”虽然知道这三名人员很专业,唐玲还是多嘱咐了一句。

    三名勘探员开始了手上的解石工作,唐玲心中不禁感慨,这卢比克家族的人员果然是精英,一人多用,会的手艺还真是不少!

    都拉和赫丁家主表情十分的不屑,以他们多年的经验,这肯定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头,就算你再小心翼翼,那也不会变成玉石!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三人的手法很快,不一会儿的时间便用手动打磨的方式开出了一个窗口,唐玲随便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丝毫不担心结果。

    “出绿了!”

    其中一名勘采员惊叫出来,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几名家主连忙走了出去,最为兴奋的莫过于卢比克&8226;夏了,竟然真的出绿了,太好了!

    等他们都围上前来,看到那窗口出流露出来的绿色时,众人震惊了!

    这…这怎么可能!

    竟然是极品玻璃种的帝王满绿!

    他们做了这行这么多年,开采更是无数,从来没有在争夺矿山归属权时,开采出来帝王绿!因为时间紧迫,山又那么大,能够开采出玉石,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

    而现在,他们一直瞧不起的那个丫头竟然挑出了帝王绿!这,太不可思议了!

    赫丁和都拉家主心中早就五味陈杂,心里像有无数只虫子在咬一般,恨得唐玲牙痒痒,帝王绿,竟然是帝王绿!

    怎么可以这样!

    她开出了帝王绿,那么这场争夺基本可以说结束了,还比什么!都拉家主眼神凶狠的看着唐玲,他部署好的一切,竟然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破坏了,他不甘心啊!

    他怎么能甘心!

    卢比克·夏看着那流露出来的绿色,脸上喜色难以掩饰,哈哈大笑起来,小少爷蹲在开出的窗口处,一只手摸上了那开出来的绿色,手感光滑稚嫩,小少爷兴奋的跳了起来,冲到唐玲身边,直接扑上了唐玲,原本唐玲可以躲开,可是看到那家伙兴奋的模样,便没有挪动脚步,结果被小少爷抱得死死的。

    三名勘采员也是大喜过望,他们原以为自己被一个孩子耍的一直在做无用功,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真的出绿了,还是最难出的帝王绿!

    相比卢比克家族,都拉家主和赫丁家主当然都心中嫉妒的要死,只有那个一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的貌钦家主面上只是震惊,而没有其他嫉妒或者怨毒的表情。

    赫丁家主脸色难看,面上铁青,盯着那开出来的窗口,怨毒的道,“哼!卢比克家族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只不过擦出那么小的一块而已,里面是什么样,根本无法确定,说不定就是个靠皮绿,里面都是石头而已!”

    小少爷听了,放开了唐玲,十分有霸气的走到了赫丁家主身前,扬着头颇有些傲气的道,“赫丁家主身为一名家主,绝对不能失的就是气度!而您现在气度尽失,和一般的妒妇又有何分别?若是让您的族人看到您此时的表现,恐怕都要大失所望!”

    赫丁家主面色一变,憋闷的没说出话来,这无疑戳中了赫丁的软肋,赫丁家族的人之前就因为他的气度不大度,而一度受到族人的质疑,更是差点将他拉下家主之位,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事情压了下去,没想到这个卢比克家的小少爷竟然知道这件事,现在还拿出来讽刺他!

    压下了心中的怒气,赫丁眯了眯眼睛,嘴角扯出一丝弧度,“哼!卢比克家的小少爷可真是出了名的毒舌,我不过是好心的提醒你们卢比克家族,不要看到一个窗口就得意忘形,我可是担心你们没办法承受大起大落的起伏而已!毕竟你爷爷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若是出了什么事,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小少爷听到赫丁咒他的爷爷,面色一寒,激动的就要上去打赫丁的家主,却被卢比克·夏拦住。

    “蒙尔,赫丁家主只不过是想死心而已,我们们成全他又有何难!”

    然后看向三名勘采员,吩咐道,“你们加快动作,将整块毛料解出来,不过注意,不要破坏了玉石,一定要小心谨慎!”

    “是,家主!”

    三名勘采员立刻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按照唐玲之前吩咐的一点一点手动打磨起来,打磨的越多,赫丁和都拉家主的脸色越难看,最后更是直接黑了脸,看都不去看那块毛料!

    卢比克·夏看到那越解越大的玉石,看向唐玲的眼神简直可以用狂热来形容,蒙尔真是为家族立了大功啊!竟然能够找到唐玲这样的帮手,唐玲这一块毛料就已经决定了这矿山的主人!

    都拉家主虽然没有看那玉石,可却暗自盯着唐玲,心中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一整块的毛料终于被解了出来,看着眼前的玉石,众人全都震惊了,半人大小的极品帝王满绿,这可比唐玲之前搞到的帝王绿大多了,而且更为通透。

    “看来这次的胜负已分,这矿山的主人是你们卢比克家族了!”貌钦家主缓缓开口道。

    赫丁家主和都拉家主虽然不愿松口,可是心中却十分清楚,这矿山的主人是卢比克家族了!

    一家欢喜几家愁,小少爷激动的抱上了帝王绿,哈哈大笑,看得卢比克·夏露出一抹安慰的笑意,转过头看向一直面色淡淡的唐玲,卢比克·夏走了过去。

    “云省的玉石承运商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珍宝斋了!”

    唐玲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看着若有所思的卢比克·夏开口道,“夏老先生不会还有附加条件吧?”

    卢比克·夏眼睛一亮,笑了笑道,“看来我没找错人,你果然是聪明过人!”

    唐玲笑笑,“夏老先生不如有话直说!”

    卢比克&8226;夏看了看不远处的赫丁和都拉家主,“唐小姐对都拉和赫丁家族如何看?”

    “虎视眈眈!”唐玲回答的十分简洁。

    卢比克·夏点点头,“没错,这两个家族盯着主位很多年了,如今我的年纪大了,而蒙尔的年纪还小,虽然他已经很优秀了,可是毕竟年纪小,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都略显生涩了一些,我倒不是怕权力被抢,而是担心若是我哪天真的出了什么事,这孩子无法支撑起一个家族啊!”

    唐玲点点头,确实如此!就像她当初也是因为年纪小,做很多事情都很受限制,所以才会收了刘展鹏和雷子他们,就算是现在,她的身份也只有少数人知道,就是因为年纪太小。

    蒙尔和她还不同,蒙尔要面对的是整个家族,他要承受的比唐玲多得多,更何况还有两个势力很强的家族对他虎视眈眈!

    “唐小姐,你这么小的年纪就能支撑起一个珍宝斋,可见你的能力非凡,而从我这几天对你的观察来看,你是我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

    唐玲挑挑眉,看向卢比克·夏,“哦?什么人选?”

    “长老的人选!”

    唐玲皱了皱眉,长老?竟然还有长老的职位?

    不过怎么看,唐玲都觉得,这个长老的位置不会好做!先不说她的年龄,单单凭她一个外人,想做卢比克家族的长老,那就要受到很多人的反对!

    看出唐玲的担忧,卢比克·夏解释道,“卢比克家族的长老有些不同,每一任都会有长老,而族人是不会知道这个长老是谁的,只有家主知道,长老会有一拨势力,平日里不会现身,而当卢比克家族遇到劫难的时候,长老才会现身,并且带着象征着长老的势力,为的就是能保住卢比克家族!”

    唐玲点点头,抬眼看着卢比克·夏,“可是你说了半天,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有利,接了你这个长老之位,我就要一生做你们家族的保镖,简直和卖身契没什么区别,要知道,我是一个商人,不是一个慈善家,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我是不会接的!”

    卢比克·夏眼眸深了深,半晌,放心的笑了出来,他果然没看错人,若是刚才唐玲一口答应,他肯定不会给唐玲这个长老之位,这个长老之位可不是那么好做的,若是没有足够的头脑,根本没有那个资格!

    “或许你看了长老手中的那股势力,你会心动也说不定!你先考虑,改天我带你去见识一下那无与伦比的势力!”

    唐玲只是勾唇笑笑,没有做声。

    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几个家族的人才纷纷返回,卢比克家族的人一个个神色担忧,满脸的苦相,而反观都拉家族,一个个神清气爽,傲然自得,看来都拉家族放进卢比克家族里那个内应做的手脚,起到了作用。

    在人群里,唐玲看到了慕容家的人,不过不是慕容家的慕容博,而是慕容家旁支的人。

    “家主,我们们都拉家族这次赢定了!那个找来的外援慕容家的人果然厉害,我们们连着挖出来了五块毛料,解开之后,里面都有玉石!我们们计算过了,其他几家都没有我们们挖到的价值高!这矿山是我们们都拉家族的了!”

    “噢!噢!噢!”

    都拉家族的人兴奋的尖叫着,山里的回音比较大,放大了他们的声音,顿时显得很热闹!

    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家主脸上那阴郁的脸色。

    卢比克家族的人显然有些无精打采,索吞极为明显,平日里他最喜欢说话,可此时他却沉默了,看着家主不知道他能说些什么。

    他对不起家主!对不起大家的信任!

    “哼!你们都拉家族的人可真是不懂得察言观色,没看见你们家主的脑袋都要冒烟了吗?竟然还这么刺激他,也不怕把他刺激晕过去!”

    小少爷双手环胸,最近他喜欢上了这个动作,因为唐玲总会做这个动作,而他又觉得这个动作很帅气,所以就搬来用了。

    “你说什么!哼,别以为你是卢比克家族的小少爷,我们们都拉家族就怕了你!如今这矿山是我们们都拉家族的了,今年的主位,你们卢比克家族可要准备交出来了!”

    一名都拉家族的成员十分嚣张的开口道,显然没有将卢比克·蒙尔放在眼里。

    “你们的矿山?哼,你们真是想得到矿山想的都疯了!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你还是先问问你们的家主吧!我想都拉家主会很乐意告诉你的!”

    小少爷面上带着笑意,眼中满是看热闹的神色,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确实应该让他们都拉家族的人尝一尝,否则他们还不知道要嚣张成什么样!

    “家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拉家族的一众人一个个都疑惑的看着都拉家主,明明是他们赢了,为什么那个小少爷会这么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都拉家主看到他们都盯着自己,心中将小少爷恨得想掐死他!

    都拉家主将身子让了让,然后露出了不远处的那个帝王绿,众人看见心中都是一惊,他们都是长年搞玉石的,当然分得清出品种!

    极品帝王绿?

    这…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样的翡翠在这里!

    “那不是帝王绿?”

    慕容家的一名旁支,名叫慕容远,是慕容博的远亲,一直在慕容家工作,地位虽然没有慕容博高,可是他能干,所以在慕容家的地位也不算低。

    “没错!那就是帝王绿!而且还是我们们卢比克家挖出来的!现在你们还觉得自己赢了吗?”

    小少爷面带笑意,眼带戏谑的看着都拉家族的人,哼!想夺位?做梦吧!

    什么?

    那帝王绿是卢比克家族挖出来的?

    都拉家族的人不淡定了!怎么可能,卢比克家族挖到的玉石里可没有这个帝王绿!这不可能!

    “不可能!我们们都看到了,卢比克家族根本没有挖到什么帝王绿!”

    “就是!我们们赫丁家族也能作证,卢比克家族没有挖到帝王绿,那个根本不是他们的!”

    “对,我们们也能作证!”

    一时间场面十分混乱,卢比克家族的人都震惊不已,那帝王绿是他们家族的?

    谁?是谁挖到的!这简直太震撼人心了!他们还以为这次的争夺失败了,却没想到来了一个大逆转,他们的家族竟然有人挖出了帝王绿!

    唐玲看着混乱的场面,轻轻的走了出来,“那帝王绿是我挖到的!”

    虽然现场混乱,可是唐玲的声音却清楚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现场静了下来,纷纷看向唐玲。

    这女孩是谁?

    “这是我们们四大家族的争夺,你是谁?凭什么跑到这里捣乱!”

    “对啊!一个小孩子竟然跑到这里捣乱,像什么样子!”

    “就是!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那帝王绿是她挖到的,真是撒谎都不打草稿!”

    面对众人的不屑唐玲丝毫不显焦急,反倒是悠闲的一笑,“谁说年纪小就不能来挖毛料?动动你们的脑子,若是我说的是假话,首先出来反驳的不是你们,而应该是你们的家主!”

    顿时又安静了,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家主,果然没看到家主出声质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玲见众人如此,轻笑了一声道,“他们之所以不出来质疑,就是因为这块帝王绿就是在他们面前挖出来,在他们面前解出来的,你们想让他们质疑什么?质疑自己的眼睛还是自己的判断?”

    轰!

    众人脑中好像被炸过一般,原来这是真的!

    慕容远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却开口道,“你是卢比克家请来的外援?”

    唐玲笑笑,“没错!不知慕容先生有何指教?”

    慕容远看向唐玲,然后缓缓道,“指教倒是称不上,只是我和疑惑,为何我们们这么多人都未曾在山上见过你?”

    “对!就是!我们们所有人都没在山上见过你!谁知道你是不是从哪里弄来的帝王绿,在这里弄虚作假!”

    慕容远的质疑刚说出口,就有人附和起来。

    唐玲摇头笑了起来,暗自打量了一眼慕容远,然后缓缓开口道,“你们没在山上看到我,那是因为我根本就没上过山!”

    “哈!你们看,她自己都说了,她没上山!那帝王绿肯定是她弄虚作假的!”

    唐玲有些皱眉惋惜的看着说话那人,“我只说过我没上山,可从来没说过这帝王绿是假的!”

    那小少爷终于忍不住了,走了出来,酷酷的开口道,“这帝王绿的毛料是从山底挖出来的,当然不用上山!笨!简直是笨死了!”

    嗡!

    什么?

    山底挖出来的?

    开什么玩笑!山底的石壁能出玉石的就很少,竟然还能出现帝王绿这种极品的翡翠!

    顿时众人看向唐玲的眼神,充满了惊恐,这女孩到底是什么人?太令人惊讶了!

    此时都拉家主的脸气得都绿了!真是丢人!太丢人了!

    “哼!卢比克·夏你也不要得意,不是每次都会这么走运的,我们们下次再比!回城!”

    都拉家主实在不愿意站在这里,被人当笑柄看待,怒吼了一声,转身就上了车,也不管其他的族人,直接开走了!

    都拉家族的人见家主都离开了,顿时一个个垂头丧气,完全没有了刚从山上下来时的得意嚣张,像落败的丧家犬,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

    慕容远一双充满算计的眼睛盯着唐玲打量,然后跟着都拉家族的人离开了这里。

    卢比克家族的人还处在震惊中,他们太激动了,怎么会这样!大逆转啊!

    原本还以为这次不但矿山要被都拉家族抢走,就连主位也要被他们抢走,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了这么一个女孩,竟然扭转了局面,太不可思议了!

    噢噢噢!

    顿时山下发出了一阵阵的尖叫声,从叫声中就能听得出众人喜悦的心情,他们的小少爷真的很厉害,竟然找来了这么厉害的外援,竟然在山底下就挖出来了极品的帝王绿,他们怎么能不荣幸!

    “小少爷万岁!小少爷万岁!”

    不知道谁喊出了这么一句,众人跟着喊了起来,小少爷站在唐玲身边,听到喊声,面上有些不自在,唐玲见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子平时挺酷的,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害羞起来了!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唐玲叫什么名字,最后大家竟然把她称作了“女英雄”,这倒是让唐玲有些满脑袋的黑线。

    一路欢呼回到了营地,唐玲跟着卢比克·夏去了议事营帐,大帐里此时一共七个人,唐玲和刘展鹏,家主和小少爷,还有就唐玲之前见过的那三人,索吞、丹瑞、比宋!

    “虽然这次的矿山最终还是我们们卢比克家族的,可是若没有蒙尔请回来的外援唐玲,这次不但要让出矿山,连主位都要丢了!你们告诉我,这次的计划制定的如此周密,派了那么多的人,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卢比克·夏面色严肃,整个人看起来威严无比。

    “家主!”

    索吞单膝跪地,低着头自责的道,“家主,这是我的责任!最终决定标注的标注点都是我决定的,您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

    比宋听了连忙开口道,“家主,这也不能全怪索吞,这些标注点是我们们三个人商议之后的结论,我们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我们们这次标注的地方,竟然有一多半都是空的,而剩下的那些,还被都拉家族抢去了不少,所以才会这样的!”

    卢比克·夏皱着眉,竟然是这样!这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虽然标注不可能全部出玉石,可是也从来没有过一多半的标注点都是空的的情况,还有,卢比克家族标注的地点,怎么正好都拉家族也正好标注了!

    “家主,这次的决定是我们们三个一起商议的,如果家主要罚,我们们三人甘愿受罚!”

    丹瑞言辞恳切,眼神坚定,然而唐玲确实勾唇一笑,若是这个丹瑞不开口,唐玲还不能确认,可是他这么一开口,唐玲便可以确定,那个都拉家族收买的人,就是他,丹瑞!

    这个丹瑞隐藏的可真是深啊!若不是唐玲恰好听到他们的谈话,根本就猜不出这个言辞恳切的人竟然是个叛徒!

    最终卢比克·夏也没有罚他们,却也没有因为取得了矿山的开采权而奖励他们,三人也累了一天,家主便让他们回去休息了,留下了唐玲和刘展鹏二人。

    “夏老先生,您留下我们们可是还有什么交代?”唐玲觉得他应该是有话要说。

    果然见卢比克·夏点点头,然后看向唐玲道,“今天这件事,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如果刘先生不介意,可否让我们们二人谈谈?”

    刘展鹏看向唐玲,唐玲冲他微微点点头,刘展鹏便出了大帐,留下了唐玲和家主二人。

    这时唐玲才开口道,“我还没有应承长老的位置,夏老先生就想让我掺进卢比克家族的事,似乎对我很不公平啊!”

    卢比克·夏眼睛眯了眯,然后开口道,“今天挖出的那帝王绿归你所有!”

    唐玲挑挑眉,“我出人出力,这帝王绿按道理也应该给我,不过我这人做生意也算是比较大方,好吧,就附赠你一个人名!”

    微微笑了笑,然后朱唇轻启,“丹瑞!”

    卢比克·夏那苍老的瞳孔猛地一缩,瞬间盯住了唐玲,眼底酝酿着风波,“你说叛徒是丹瑞?你有什么证据?”

    唐玲耸耸肩,“和你脑中想的人一样是吗?你只是问我的意见,我给了,至于证据,那不是我的范畴!不过可以给你一个友情提示,应该与权势有关!”

    从那天的谈话就能听出,看来都拉家主是许了他什么权力,所以他才会选择背叛,该说的话说完了,唐玲便没有多留,离开了帐子。

    因为卢比克家族取得了矿山的归属权,所以晚上会搞一个篝火晚会,当是庆祝,唐玲当然被邀请在内,坐在篝火堆旁边,看着他们那一张张开心的笑脸,唐玲的心情也是不错!

    中间有人过来给唐玲敬酒,虽然刘展鹏帮忙顶了不少酒,唐玲还是喝了一些,虽然前世唐玲的酒量还不错,可是这一世好像酒量差了许多,只是喝了几杯,便觉得有些醉了,也不知道是酒量不好,还是缅甸的酒比较有劲儿。

    众人见唐玲有些醉了,便放过了她,毕竟唐玲还是个孩子,于是一个个又去找小少爷喝酒,其实在他们眼中,哪里把他们当孩子看待了,灌酒的时候,可是一点没考虑到他们还是个孩子!

    刘展鹏喝了不少也喝醉了,被人送回了帐子,而唐玲虽然有些醉了,但是还能自己回去,便没有让人送。

    卢比克·夏给唐玲配置的帐子很大,里面的东西也是一应俱全,很是照顾唐玲,唐玲在这里住的也算比较舒服。

    唐玲的帐子左边是刘展鹏的,而右边的帐子是小少爷,刘展鹏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趴在自己帐子里的床上呼呼大睡,而小少爷还悲催的被人拉着灌酒,想必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放他回来了!

    唐玲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星星,这里的星星很多、很亮,亮的让她有些想家人了,云省的事还真是有些费时费事,她都好久没有回家了,不知道家里现在如何!

    唐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户外新鲜的空气,然后单手拉开帐帘,进了帐子,还没等唐玲去点灯,忽然感觉到有一丝的不对劲儿,睁开了眯着的眼睛,看向桌边的椅子处,果然发现一个黑色的人影坐在那里!

    心中划过一丝警惕,死死的盯着那个黑影,脑中冷静的思考着,这是什么人?难道是都拉家族派来的人?

    如果这人真是都拉家族派来的人,那么来到她这里,见到她进来却没有出手,难不成是来拉拢自己的?

    就算如此,唐玲也不能放松警惕,人在外,不得不多一丝防备,唐玲摸向绑在腿上的幻灵匕首,虽然幻灵的卖相不好看,可是唐玲试过,这匕首可是锋利得很,绝对是一把利器!

    将幻灵握在手中,唐玲心中有了一丝安定,定定的看向黑影处,眯起眼睛,冷声喝道,“什么人?”

    ------题外话------

    亲爱的们,年会海选结束了,爷有大家的支持进了海选,8月13日开始,进行复赛,届时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祝爷杀进年会的大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