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招标,计划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五十八章 招标,计划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仙武神皇天影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唐玲点点头,有些药长期服用,时间长了可能就会出现抗药性,显然阿妮娜是出现这种情况了。

    “白血病只靠止血和补血,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这样不是长久之计,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唐玲对白血病只是知道些皮毛,98年医疗技术还不行,白血病就算在后世,也是医学上的一大难题,治愈的并不多。

    “目前除了附优籽我敢给阿妮娜用,别的药我不敢试。”

    “阿妈,试试别的吧!”一旁听着的阿桑格突然抬起头,看向老板娘,眼中满是坚定。

    “附优籽已经控制不了阿妹的病了,我怕再不试,以后就来不及了!”

    老板娘又何尝不知道,眼中涌动着泪花,看着那么一个坚强又乐观的老板娘红了眼眶,唐玲心中也有一丝的沉重。

    “阿妈,试试格桑花吧!”

    老板娘听到后,震惊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而看到儿子眼中那丝痛苦后,眼中的泪水竟是忍不住,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格桑花?

    唐玲皱皱眉,又是一个她没听过的草药,可是看着他们二人的表情,恐怕这药并不一般。

    “老板娘,能把你的草药卖给我吗?”

    老板娘疑惑的看着唐玲,脸庞的泪水还没来得及擦,还没等老板娘说话,阿桑格激动的瞪了一眼唐玲,语气中带着愤怒,“哼!原来你是看中了我们们家的草药!我就知道你们没有一个好人!我们们不卖,你们想都不要想,我们们是绝对不会卖给你们的!”

    你们?

    唐玲眼中一亮,看来还有其他人也看中了这老板娘家的草药。

    “为什么不听听我的话呢?或许听了之后,你们会愿意和我合作!”

    阿桑格满脸怒气,就连老板娘脸色也不是很好,却也没有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

    “你不要想了,除非你能治好我阿妹,否则就不要打我们们家草药的主意!”

    阿桑格也成年了,虽然个子不高,可是却很有男子的魄力,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小男子汉。

    而唐玲接下来的话,却让这个小男子汉瞬间呆滞,然后激动不已。

    “我不一定能治好,可是却有办法延缓她的病情,让她没有那么痛苦!”

    不仅是阿桑格,连老板娘都愣愣的看着唐玲,半晌,老板娘两眼激动的看着唐玲,“小姑娘,你真的能治好我的阿妮娜?”

    唐玲淡淡的笑了笑,缓缓的点点头,“不一定能治好,您也知道白血病是绝症,我只能说尽量,不过我能保证,她不会像现在一样躺在床上,她也能和其他人一样行走。”

    唐玲决定冒险一试,就算是她手中被小灰“缘”催生的附优籽没有作用,她也可以用小白尝试,可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使用小白的。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救得了我的阿妮娜,那些药都给你!”

    那些药是老板娘的父辈传下来的,不少人想从她手中抢走,都没能如愿,原因很简单,这药就算是抢走了,你不知道怎么用,不知道怎么种植,拿到手里也是废品。

    唐玲点点头,走到了阿妮娜的床边,阿桑格还是有些警惕的看着唐玲,“你真的能保证?”

    唐玲双眸看着阿桑格的眼睛,重重的点点头,阿桑格深吸了一口气,“好!我相信你!”

    不知为何,他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女孩的眼睛,心中就很想相信她,他觉得,或许这个女孩真的能救她妹妹!

    唐玲看了一眼阿妮娜的情况,见她依然是昏睡着,看向老板娘道,“老板娘,以往她喝了附优籽之后会醒吗?”

    “会的,以前附优籽对她还是很有效果的,可是这几天药性就不行了,别说恢复体力了,就算是止血,也没有以前那么快了!”

    唐玲想了想,假装将手伸进背包中,然后心念一动,将空间里,唐玲放进铜鼎里培养的最后一株附优籽拿了出来,然后交给了一旁的阿桑格。

    “把这个拿去,就像往常一样的做法,熬成粉末之后兑在糖水里拿来。”

    阿桑格看着唐玲手中的附优籽,瞬间心便沉了下来,他以为这女孩真的能救自己的妹妹,可是拿出的药却是对妹妹失效了的附优籽,心中的一丝希望破灭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弄来的附优籽,可是附优籽对我阿妹的病已经没有了效果,你还是走吧!”

    唐玲挑挑眉,“我说能治就能治,若是你想让你妹妹醒过来,那就按我说的去做!”

    阿桑格看了一眼唐玲,最后还是妥协的拿过了草药,按唐玲说的去做,不一会儿,阿桑格就像每回一样,小心翼翼的端着碗,走了进来。

    “把药给你妹妹喂下去。”

    阿桑格看了看唐玲,然后将药碗放在床头,然后拿着勺子,一勺一勺的给阿妮娜喂了下去。

    半碗药喂了将近半个小时,在阿桑格刚要继续喂时,阿妮娜的眼皮动了动,隐隐有转醒的迹象。

    阿桑格见了有些激动,却又不敢太大声,只能压抑着声音,轻轻唤道,“阿妹,阿妹,你醒醒!”

    老板娘也很激动,一直守在床边,盯着自己的女儿,果然不一会儿就看到阿妮娜睁开了眼睛,面上也红润了许多。

    “阿妈,阿哥!”

    阿妮娜轻轻的叫了两声,两人见阿妮娜真的醒了过来,心中实在是开心不已。

    “我的阿妮娜,你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还难受吗?”老板娘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可见心中的焦急。

    阿妮娜扯开一朵甜甜的笑容,看得人心中很舒服,一抹笑容,清清淡淡,却深入人心。

    “阿妈,我感觉好多了,真的好多了,而且感觉也有力气了!”

    老板娘和阿桑格都很开心,他们能看得出阿妮娜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错,以前她犯病,就算止住了血,睡醒了,也要虚弱好几天,说话更是有气无力,而此刻他们明显看到了她面上的红润和神采,而且她说话也底气很足,和以前完全不同。

    “为什么会这样?”

    阿桑格眼带惊喜的看着唐玲,此刻眼中已经没了之前对唐玲的敌意,这女孩给他的药就是附优籽,药是他磨得,水是他冲的,药是他喂的,可是为什么结果却不同?

    “我说过,我或许可以救她,她现在醒了,你也算可以相信我了吧?”

    阿桑格使劲儿点点头,脸上终于有了少数民族人身上的质朴,“我求求你把我阿妹治好吧,若是你能治好阿妹,我阿桑格愿意做牛做马回报你!”

    “是啊,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只要你能治好她,那些草药我都给你,药的用法和种植方法我也都告诉你,只要你能救我的阿妮娜!”

    老板娘此刻满脸泪痕,一个母亲想救女儿的心,唐玲能够确切的感受到。

    唐玲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上面只有她的名字和电话,交给了老板娘,“老板娘,这上面是我的联系方式,我在云省还会呆一阵子,等我将事情办好,再来这里,我想最近阿妮娜应该不会再犯病了!”

    对于小灰的神效,她还是很自信的,小灰似乎能感觉到唐玲心中所想,雀跃的在空间里飞了一圈。

    唐玲离开寨子的时候,顺手又拔了几株附优籽,然后扔到了空间里,小灰自动将那草药吸到了铜鼎里。

    从寨子出来,唐玲直接去了陆松的玉石运转公司,陆松的公司又扩大了,之前那个邓老板已经被抓了,他手中的生意几乎被陆松全盘接手,如今的生意越来越好,也内老大的地位更是稳固不已!

    唐玲来的时候,大厅的前台却将唐玲拦住。

    “你找谁?这里不能随便进!”一名长相甜美的前台女接待拦住了唐玲。

    “我找陆松!”唐玲开口道。

    那前台从上到下瞄了瞄唐玲,然后开口道,“有预约吗?”

    “没有,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一个姓唐的人找他,他自然就会知道!”

    上次来这里,陆松还没有配备前台,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陆松也在这里设了一个前台,唐玲这倒是没想到。

    “我们们陆总正在开会,不会接电话的,你还是走吧!”

    前台打发了几句,然后坐下,对着一旁的镜子照照,刚才她看到脸上竟然起了一个痘痘,她可要看仔细了!

    唐玲看着那样的前台,抬脚直接走了进去,按了电梯,在那等着,前台见唐玲竟然不听劝,自己跑了进去,连忙站起身,踩着高跟鞋,小跑了过去,边跑还边喊一旁的保安。

    “赶紧拦住她!她没预约,要闯进去!”

    几名保安听了,赶紧上前,把唐玲围了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乱闯!都告诉你没预约不行,而且陆总在开会,你这么闯进去,损失你赔得起吗你!”

    前台终于踩着高跟鞋追了上来,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教训着唐玲。

    “你们几个把她拉出去,在门口见到她,直接不要让她进门!真是可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张口就要见我们们陆总!陆总那是随便见的吗!”

    几名保镖上来就要抓住唐玲,可此时电梯正好到了一楼。

    叮!

    电梯门自动打开,几名领导从里面出来,却被眼前这一幕吓了一跳,没想到刚一开电梯门,门口围着这么多人,这是在做什么?公司什么时候成了菜市场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不去工作都围在电梯口,谁给你们的胆子!”

    一道女声,声音凌厉的说道,几名保安和那名前台立刻转过身站好,看到身后的这些人,立刻心中一紧。

    前台赶紧叫道,“陆总!”

    边喊边暗自心惊,天哪,公司的大领导都到齐了,陆总身跟着的都是各部门的经理,刚才说话的正是陆总的秘书张秘书,张秘书是出了名的严厉,很多人都比较怕她。

    陆松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前台连忙道,“陆总,刚才有人来公司闹事,没有预约硬要闯进公司大楼,我们们正在拦着她,陆总放心,我们们这就将人扔出去,一定不让她捣乱!”

    说完状似无意的将前面的碎发挽到而后,她好不容易见到陆总,若是能让陆总看上眼,她就“钱”途无量了!

    “咦?唐总?”

    这名前台还在做着美梦,却听到了张秘书叫了一声“唐总”,然后便看到陆总一下拨开自己,又拨开了一名保安,快步的走到那个闹事的女孩身边,满脸的激动之色。

    “唐总,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到的,怎么没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机啊!”

    自从知道唐玲身份之后,陆松也跟着刘展鹏喊唐玲为“唐总”,唐玲不仅将他从看守所中救出来,更是将那邓老板送进了大牢,之后还为他出谋划策,让他一举收了等老板的资源客户,稳稳的做住了龙头的位置。

    陆松对唐玲简直就是感激的无以复加,上次唐玲有事,急忙走了,他还感到惋惜,没想到唐玲又来云省了,陆松自然高兴!

    那名前台一听,顿时感觉被像雷劈中了一般,震惊的看着唐玲和陆松,惊讶的张不开嘴,张秘书那么严肃刻板的人,竟然那么亲切的看着那女孩,而陆总更是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

    而且,她听到了什么?

    他们叫那女孩什么?唐总?太不可思议了,她是个老总?而且陆总还竟然要亲自去接这女孩,简直把她当神供一般!

    天哪!她到底把什么人给得罪了?心中慌乱不已,不会开除她吧?

    前台脑袋嗡嗡作响,几名保安也是愣在一旁,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人还扔不扔了?

    唐玲笑了笑看着陆松,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陆叔这么忙,哪里敢打扰您啊!这不,我刚到云省就赶紧过来拜会了!”

    陆松听了哈哈直笑,看得一群下属瞪大了眼睛,陆总向来都是不苟言笑之人,那女孩的几句话,竟然让陆总笑成这样,啧啧,真不是一般人啊!

    不少人都暗自猜测着唐玲的身份,张秘书和陆总都叫那女孩为“唐总”,就是不知道,她是哪个公司的老总?

    不管是什么公司的老总,他们都不敢小瞧唐玲,那女孩一看就知道还未成年,小小年纪就成总了,日后还了得?

    “陆叔,您这是忙着去哪?我不会打扰到您了吧?”唐玲笑着道。

    唐玲是明白人,自然看得出陆松这么多人一起,肯定是有事要做。

    陆松这才想起来他还有事,连忙道,“是这样,今年招标的玉石承运商开始了,我这不是正准备赶过去,虽然承运商和我们们无关,但是能和承运商打好关系,对我们们可有极大的好处!”

    唐玲眼睛一亮,“招标?这云省玉石的承运商不是一直都是慕容家吗?”

    陆松将其他人扔到一旁,跟唐玲来到了大厅的休息区,两个人坐下,陆松才缓缓的道来。

    原来是缅甸那边改革,对承运商有了高要求,所以今年才会搞这个招标,招标最终会决定由几家公司参选,不过选出来的公司,也仅仅是有资格而已,最后谁会成为云省的承运商,还是要看最终缅甸那里的决定!

    也就是说,之前都是由云省自己决定谁是承运商,只要去缅甸那里进玉石原料即可,而现在,谁能成为云省的承运商变成了由缅甸那里决定。

    唐玲听了眼睛一亮,唐玲正在考虑如何才能与慕容家抢生意,缅甸的这一改革,简直就是给了她一个很大的机会。

    陆松看得出唐玲的兴趣,“唐总,你要不要也去招标试试?这个报名还没结束,你们珍宝斋也可以去试一下!”

    “你这是准备去招标会?还没开始,去这么早做什么?”

    陆松笑了笑,“我这不是想让那群手下先感受一下那种紧张的氛围嘛!最近公司越做越大,很多部门都比较浮躁,所以要在这些部门经理身上加点压,否则还真怕出乱子!”

    唐玲点头,公司越做越大,人员越多,确实就会不好管理,陆松面临的这个问题,也正好给了唐玲提示,唐玲的现在的产业越来越多,这么零散的管理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唐玲一直在考虑将名下的公司进行整合,归属到一个母公司旗下。

    不过这事不急,等青省局势稳定之后再考虑也不迟,唐玲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着陆松一起去瞧瞧,刘展鹏今天会到云省,因为昨天珍宝斋有新店开业,所以刘展鹏晚一天过来,看看时间,应该差不多到了。

    唐玲拿起电话,将号码拨了过去,果然接通了,刘展鹏刚下飞机,唐玲告诉了他地址,让刘展鹏直接过去,刘展鹏立马招手拦了一辆车,报了地址直接去了招标现场。

    唐玲跟着陆松一起去,一群人走了之后,前台还愣在一旁,半天缓不过来,几名保安都埋怨的看了她一眼,都暗自希望上面不要因为这件事,将他们开除!

    前台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人都走了,希望他们转身就忘了今天的事!

    回到了前台位置,她还在暗自窃喜,一旁的电话响起,前台接起电话,笑容甜美,声音轻柔,“你好,前台!”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传来,前台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呆滞的挂上了电话,不为别的,财务的内线电话,告诉她去结三个月的工资,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唐玲和陆松等人来到了招标处,发现刘展鹏已经先他们一步到了这里,见到唐玲,连忙上前来。

    “唐总,陆老弟!”

    “哈哈!刘哥!”

    陆松和刘展鹏抱了一下,刘展鹏拍了拍陆松的肩膀,“你小子现在行了,走哪里都跟着一票人!”

    陆松被刘展鹏说的直不好意思,看的刘展鹏大笑不止,陆松身后的几名手下都默默的将唐玲和刘展鹏记在心里,能和大老板关系如此密切的人,他们自然要心里有数。

    “唐总,您叫我来这里,是不是我们们珍宝斋也准备参加这个竞标?”

    刘展鹏来了有一会儿,也看了一下,心中便知道了唐玲的想法,唐玲准备吞并云省玉石毛料的采纳权,这他是知道的,他这次来就是配合唐玲进行吞并计划的。

    唐玲点头,然后在刘展鹏耳边吩咐了几句,刘展鹏点点头,然后去办事了,珍宝斋明面上的老总还是刘展鹏,所以招标的事,刘展鹏出面比较合适。

    陆松来这里也有工作,和唐玲打了一声招呼,便带着几名手下去拉拢各家公司,如今陆松已经不单做玉石运转行业,扩大了业务,如今也做起了运输的工作。

    唐玲只是坐在一旁,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不远的门口处传来阵阵骚动。

    “快看,是慕容家的人!”

    “慕容家来的可真够晚的,果然很大牌啊!”

    “人家本来就很大牌,这么多年,云省玉石原料供应与采买全是慕容家一手操办,这回缅甸那边出台新政策,对他们冲击也很大啊!”

    “你懂什么,就算是缅甸那边有所变动,最后还不是慕容家承办,人家的后台可是硬的很!四大家族的莫家,那可就是他们的后盾啊!”

    “我也听说了,莫家取消了与钱家的婚约,好像又和慕容家的小女儿要订婚了!真是搞不懂,放着四大家族的钱家不要,怎么找上了慕容家?这不是丢了西瓜拣芝麻吗?”

    “呵呵!”

    “咦?你笑什么?难不成你知道内幕?快和我们们哥几个说说!”

    今天来这里的人,有一部分是冲着招标来的,就像唐玲,而有一部分是冲着招标的这些人来的,就像陆松,而现在说话的这些人,像陆松一样,是来拉关系的。

    “内幕我还真知道,我要是不说,你们啊,肯定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我告诉你们吧,听说啊,是因为钱家的小姐不检点,被人家莫家给退婚了!”

    “什么?不检点?难道那钱家小姐和别的男人还有一腿?”

    这消息可是十分震撼啊!要知道在云省,四大家族咳嗽一声,都会引起人关注,这么大的事,他们怎么可能不震撼!

    “男人?哈!要是男人还好办了,两家也不至于悔婚!”

    那名知情的人神秘的压低了嗓音道,“听说那个钱小姐压根就不喜欢男人,还听说啊,她和另一个女的在厕所里乱搞,正好被人看见了,好多人都亲眼见到了!”

    “什么!和女人乱搞?妈呀,可真看不出来,没想到这豪门里真是什么样的事都有!”

    “真龌龊,就算要搞也回家找个隐秘点的地方搞,怎么挑厕所搞!这是什么恶趣味啊!”

    “你懂什么,她们大小姐的一天天没有什么事做,当然想找点刺激了!”

    唐玲暗自摇头,看来真的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是强势如钱家,也堵不住悠悠众口!

    在那几个人的八卦中,慕容家的人浩浩荡荡的走到了这边的报名处,报名处的人一见到是慕容家,几名人员连忙站起身,连弯腰带鞠躬的将慕容家的人请到了vip室,从头到尾,慕容家的人都没说过一句话,模样极其高傲,可是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如今慕容家风头正盛,他们可要处处小心才是。

    唐玲大致看了一下,慕容家来的人是慕容家唯一的一个儿子,好像是叫慕容博,单从面相上来看,就能看出慕容博是个高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家伙。

    这样的慕容家,唐玲还真的不放在眼里,若是慕容家有一个稳重谨慎的人在,也许唐玲还会重视一下,可从现在看来,慕容家的第二代中,确实没有可以挑大梁的人物!

    不一会儿,刘展鹏已经将手续办好,唐玲和刘展鹏和陆松道了别,说是要回去,陆松怎么也不肯,非要晚上给唐玲和刘展鹏接风洗尘,唐玲推脱不过,只好应承了,约好了时间地点,唐玲先和刘展鹏回去,等时间到了再去吃饭。

    原本唐玲是想让刘展鹏也一起住公寓的,可是想到那间公寓只有两间房间,不可能让刘展鹏和十一住在一起,所以唐玲决定暂时让刘展鹏住酒店,

    唐玲告诉十一今晚有饭局,让他自行解决晚餐,便和刘展鹏一起去了约好的地点。

    陆松定的地方很有名,只有会员才能进去,环境很好,会员都有自己专属的包间,此刻唐玲和刘展鹏就坐在陆松的包间里,陆松带着他的秘书张秘书一起,四个人点了八道菜,菜色很精致,味道也不错。

    从席间的互动,唐玲看出了些苗头,这陆松竟然真的很张秘书在一起了,当唐玲将这话说出来时,张秘书一向严肃的脸,刷的一下便红了,多了一份女人的娇羞。

    刘展鹏后知后觉,听唐玲说出来,还觉得惊诧,经过陆松的确认才大笑的祝贺陆松,顺便还调侃了一通,把陆松也弄的不好意思,不过气氛却很不错。

    期间张秘书说去洗手间,离开了包间,刘展鹏才和陆松谈起了正事。

    “唐总、刘哥,你们真的想好了,准备在这里扎根?”

    说实话,之前陆松让唐玲的珍宝斋也报名竞标,只是觉得试一试也好,却没想到,唐玲真的存了这个心思,这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是准备,而是一定!”唐玲淡笑,眼神坚定的道。

    陆松听了,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分析道,“唐总,不是我泼你冷水,这块肥肉多少势力都盯着呢,其实大家都清楚,虽然搞了招标,可是最后能成为承办商的肯定还是慕容家,这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退一步说,就算慕容家不能承办,云省其他的势力都很强悍,唐总你在云省没有根基,想承办玉石买卖,恐怕是难以实现的!”

    “陆老弟,我们们唐总想办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承办的事你可以放心,虽然我们们珍宝斋在这里没有根基,但并不代表我们们不能成功!”

    刘展鹏对唐玲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他的这个小老板的手段,那可是绝的很,这么多年,他算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陆松想了想,点点头,他见识过唐玲的手段,当初他能那么快吞下邓老板的产业,也是唐玲给出的主意,既然刘展鹏那么信任唐玲,说不定唐玲有什么特别的手段,也许真的能将这生意抢到手!

    “好,既然唐总想吞下这块肥肉,若是有什么能用到我陆松的,直管吩咐,咱虽然不能提供脑力,可是体力还是有的!”

    陆松十分豪爽的笑道,满脸的憨厚模样,哪里还有白天那刻板严肃的模样!

    “陆叔,还真有一件事,我需要请您帮忙!”

    陆松看向唐玲,“哦?什么事?”

    唐玲小声的交代起来,陆松听了,眼睛瞪得溜圆,面上的表情复杂多变,听完唐玲所有的计划,陆松惊恐的看着唐玲,仿佛从未见过唐玲一样,半晌,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顿时觉得有唐玲这样一个对手,慕容家真是可怜!

    “如何,陆叔可愿帮我这个忙?”唐玲一双晶亮的眼睛看着陆松,像极了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陆松失笑道,“帮!怎么会不帮!若是当初没有唐玲,我哪里会有今天,恐怕被人拿去顶罪还不自知呢,放心唐总,我一定极力配合!”

    唐玲唇角微微上翘,耳朵微动,似乎听到了一丝异动,轻轻的皱了一下眉。

    “唐总怎么了?”

    陆松疑惑的问道,刘展鹏也是看着唐玲,不明白她为何皱眉,难不成还有其他的难事?

    唐玲看向陆松,“张秘书去了洗手间很久,怎么还没回来?恐怕是出了什么事!”

    陆松听了一愣,心中升起一丝担忧,连忙站起身,“我去瞧瞧!”

    唐玲和刘展鹏也站起身子,唐玲道,“我跟你去看看!”

    三人出了包间,向女洗手间那里走去,到了洗手间唐玲进去并没有发现有人,陆松怔了怔,那这人哪去了?

    唐玲集中精力,耳朵微动,然后顺着声音,一步一步的走过去,陆松和刘展鹏互相看了一眼,都跟着唐玲身后。

    不一会儿唐玲来到了一间包间门前,盯着包间的门,和身后是陆松道,“她在这里!”

    陆松一愣,不明白为何张秘书会在这里,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却也推开了包间的门,竟然真的看到了张秘书,而当陆松看到屋里的情形,顿时怒火中烧,抬脚就冲了上去,一把拉开拽着张秘书胳膊的男人的手,回手就是一拳,打到了男人的脸上,那男人顿时掉了一颗门牙。

    等包间里的人反应过来,冲着陆松就打了过来,陆松一个人,人家好几个人,顿时陆松就吃了亏,被揍了好几拳,踢了好几脚。

    唐玲扫了一眼屋里的人,看到那坐在一旁喝着酒,看热闹的人时,心中对这些人有了了解。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家的少爷慕容博。

    “唐玲,怎么办?”刘展鹏跟着唐玲这么久,大大小小的风浪也见过很多,虽然心中为兄弟着急,可还是冷静的等着唐玲的吩咐。

    唐玲在门外,透过窗户看向里面,半晌轻轻吐出一个字,“等!”

    刘展鹏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了解了唐玲的意思,他看着里面的情况,盯着和几人打架的陆松,心中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陆松虽然不擅长打架,可也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老板,虽然不够灵敏,可是他的力气却很大,打架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慕容博,心思一动,想起了唐玲刚才和他说过的话,顿时咬咬牙,憋着一股劲儿,冲着这几人使劲儿出拳,他的力气极大,顿时有两个人被打的爬不起来。

    一旁看戏的慕容博眼睛一眯,顿时来了兴趣,边喝着酒边很有兴趣的看着几人打架。

    陆松本来看见女朋友被人调戏,心中就有火,又想到唐玲说的话,顿时打起架来没有半丝顾虑,越打越猛,渐渐的几个人落到了下风,当陆松咬着牙,打倒最后一人时,传来了清脆的掌声。

    陆松顺着看去,果然是慕容博在鼓掌,看着陆松,邪邪的一笑,“你叫什么名字?很能打嘛!不过你可知道,你打的可是我慕容博的人,你的胆子倒是大的很啊!”

    语气中不难听出阵阵的威胁之意,陆松喘着粗气,脸上挂了些伤,就那么看着慕容博,一时间包间里的气氛凝重,冷气下降,似乎下一秒就会爆发混战一般。

    哈哈哈!

    慕容博突然大笑了起来,看着陆松,眼中充满了赞赏的道,“不错!你的身手很不错,有没有兴趣跟着本少爷?”

    陆松心中松了一口气,冷静的道,“抱歉,虽然慕容少爷气质非凡,可我陆松也不是闲人一枚,谢谢慕容少爷的好意!”

    慕容博听到陆松拒绝,挑挑眉,“哦?你知道我是谁,竟然还敢如此和我说话,看来你的胆子倒是不小!你是做什么的?”

    陆松一脸刚毅的道,“我陆松有自知之明,慕容少爷我高攀不起!”

    慕容博看向陆松,想了想,皱着眉道,“你就是那个做玉石运转的陆松?不错,果然不错!那女人是你的妞?”

    陆松听了,虽然心中不悦,却也点头称是,慕容博笑了笑,“今天这事是误会,我那几个手下不知道这女人是你陆总的人,若是陆总不嫌弃,改天我慕容博亲自给你摆一桌,就当是赔罪了!”

    “好,既然慕容少爷说这是场误会,那么我便不多说什么,慕容少爷的人情我领了,改日若是有用得上的地方,尽管开口!”

    陆松一番话说的十分仗义,颇有些汗子的风范!

    慕容博见了,笑着点头,又说了几句,陆松便找了借口,带着张秘书出了包间,回到包间,见唐玲和刘展鹏都在,陆松才松了一口气,可是看到一旁有些委屈的张秘书,心中却又无比的憋闷!

    “陆叔,让您和张秘书受委屈了!”唐玲一脸的凝重,她知道陆松没有冲动,完全是为了唐玲,可是这确实有些委屈了张秘书,唐玲也知道陆松心里的委屈。

    陆松听到唐玲的话,抬起头,摆摆手,“唐总你别这么说,我自己的实力有限,若不是想起你今天说的话,我也不会毫无忌惮的动手打人,说不定还会憋着气的息事宁人,如今能打了那群混蛋,也算是解了气!只是委屈了小雅!”

    陆松看向张秘书,张秘书连连摇头,看着陆松和那几个人打起来,她都急得要死,还好陆松没有什么大碍,否则她真是要伤心死了!只是她有些听不懂,陆松和唐玲之间的话。

    而这四人中,除了张秘书,其他三人都明白陆松的话,陆松之所以敢和他们拼命,就是因为唐玲和他说过,想要接近慕容博,获取他的兴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慕容博见识到陆松的能耐。

    而这个能耐不是指别的,单指打架!

    对!打架!

    慕容博这个人没有什么爱好,就是喜欢能打的人,还经常去看黑拳比赛,看到打拳好的人,就恨不得收归门下,而今天陆松露这一手,显然引起了慕容博的兴趣,那么接下来的事,便好办多了!

    因为出了这么一件事,这顿饭也没吃好,张秘书受到了惊吓,陆松着急送她回去,唐玲和刘展鹏自然理解,几人便离开了餐厅。

    陆松自然开车送张秘书回家,刘展鹏住的地方和唐玲不同,原本刘展鹏想先送唐玲回去,却被唐玲拒绝了,刘展鹏今天一早坐飞机,下飞机没有休息直接奔向招标处,晚上又来这里吃饭,一整天没有好好休息,唐玲便命令他回去休息,刘展鹏拗不过唐玲,只好打了一辆车回了酒店。

    唐玲瞧着夜色不错,便突发奇想的想走一走,于是便顺着路边,边走边深深胳膊,感受一下云省的空气。

    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停下脚步,警惕的豁然回头,果然看到有一辆车缓缓的跟着她!

    ------题外话------

    终于赶出来了,急死爷了!没有少字数,没有晚点,哈哈~

    有票的砸票鼓励一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