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神秘人,洗手间突袭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五十五章 神秘人,洗手间突袭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老大,用人体藏毒运毒的人找到了,是慕长老的手下,那名手下叫许大龙,虽然毒品这块一直都是慕长老掌管,可是慕长老年纪大,所以基本所有和毒有关的事,都交给了许大龙!”

    雷子将调查的资料汇报给唐玲,唐玲从京城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调查s市人体运毒的事,毒品交易唐玲算不上喜欢,可是也并不反对,要知道若是她贸然取消毒品交易,那整个s市甚至整个青省都会出现混乱,一个毒品的生意,牵扯了太多人的利益。

    不过像这种利用人体藏毒运毒,她是绝对不赞同的!

    “这个许大龙在青帮多年,资历很深厚,这么多年毒品生意交给他做,他做的一直很好,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利用人体运毒!”

    刘学勇低叹了一声,他怎么也想不到许大龙这么想不开,竟然利用人体,偷偷的运毒,而如今唐玲刚调查此事,许大龙就自杀了。

    “只是利用人体运毒罢了,用得着小题大做吗?非要把人逼死还甘心?哼,唐老大上任不久,就卸人权,断人财路,现在竟然还逼死了一位为青帮做了多年贡献的人!”

    孟涛之前被唐玲架空了实权,只给他一个挂名的长老,他早就对唐玲不满,如今因为唐玲查运毒的事,造成了一名青帮的精英自杀,他当然要借此反击。

    “唐老大的手段真是高明,一点一点架空我们们青帮,上次是我,这次怎么着?轮到慕长老了不成?要知道那许大龙可是慕老的得力助手,唐老大莫不是也想架空了慕长老的实权?哼,那我们们青帮是不是以后要改名叫帝豪啊?”

    孟涛这一番话说的很有挑拨的意味,慕云听了果然眼神变了变,却没有说话,一时间会议室里气氛凝重。

    刘学勇看向孟涛,一脸不赞同的道,“孟涛,如今青帮的老大就是唐玲,什么叫青帮改名叫帝豪!你要认清楚一点,那就是谁是你老大,谁说了算!还有,你用不着在这里挑拨离间,在座的各位谁也不是傻子,会听你嗦摆,男子汉大丈夫,你想重新掌权,那就拿出你的本事去争取,而不是在这里拉帮结派!”

    刘学勇一席话说的很重,要知道,这种话谁都不会摆在台面上说,虽然心里都明白,可都不会说的这么直白,这么明白!

    而刘学勇今天的这个举动,却让唐玲感觉到,他是认同唐玲做青帮老大的,这种转变倒是让唐玲很意外,毕竟刘学勇在青帮做了多年老大,唐玲突然将青帮抢了过来,不论是谁,心中都会有根刺,而唐玲从刘学勇身上却看不到!

    慕云这才缓缓开口道,“大龙虽然是我的手下,可是他怎么管毒品这块,我从来没有插过手,如今老大刚查他,他就自杀,只能说明他心虚,而为何会心虚,想必要查也未必查不到!我慕老一向光明磊落,对青帮也是忠心耿耿,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一两句挑拨的话就生出异心!”

    孟涛脸色十分难看,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多年的老战友,竟然不选择他,而选择那个还未成年的小丫头!他心有不甘啊!

    唐玲看了看孟涛,淡淡道,“看来就算让孟长老只做挂名长老,你也是操劳过度,既然孟长老难以胜任长老一职,那么不如在帮里挑选一些有能耐的年轻人,也好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什么?”

    孟涛猛拍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冲的站起身,眼中冒着要杀人般的怒火,阴毒的看着一脸悠闲的唐玲。

    “唐老大未免有些仗势欺人,我在青帮这么多年,自问对帮里做了不少贡献,你先是架空了我的权,现在还想把我的长老之位也夺了!唐玲,别以为你如今是青帮的老大,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唐玲一双水眸闪过一丝戾气,浑身瞬间散发出凌然的霸气,“贡献?你在青帮多少年,你就贪了青帮多少年,上次念你是青帮元老,才放你一条生路,可你却不知感激不知长进,竟然想勾结外人夺我青帮!你说,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唐玲此话一出,所有长老一愣,勾结外人?众人看向孟涛,难道真有此事?

    孟涛眼中划过一丝心虚,有些闪躲的没看唐玲,几个心思流转后,挺直了身板,颇为硬气的对上唐玲,“哼!唐老大你别随便给我扣屎盆子,我可承受不起!想要夺了我的位置,你也不用如此陷我于无义!”

    “无义?哼!你竟然也知道这是无义之事!雷子,把人给我带上来!”

    唐玲冷哼一声,雷子大步走向会议室大门,从门外拉进两名男子,两名男子被捆住,身上没有受伤,可是此时都是战战兢兢的,见雷子把他们拉进会议室,顿时双腿打颤!

    孟涛看到来人,心中慌乱不已,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孟涛小眼微眯,心中快速的盘算着,心中虽然慌乱不已,可是面上却没有露出半分,他在青帮多年,当然不是白混的!

    “唐老大这是何意?难不成想随便找两个人冤枉我不成?”

    唐玲只是轻轻勾唇,看着孟涛的眼神令孟涛背后发凉,却还是硬挺着腰板,这种情况他绝对不能乱,不然一个不慎,那可是丢命的事!

    “孟长老还真是敏感,这两个人不过是青帮的叛徒而已,前几天因为钱的事,竟然在背后捅了自己的兄弟一刀,这两个人是杜长老的手下,不知道杜长老准备如何处置这两人?”

    唐玲口风一转,转到了杜强那里,孟涛却没有松半口气,不知怎么,他总觉得唐玲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可是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杜强看到这两人,杜强的手下几百人,哪里认得过来,不过瞧着那两人倒是有些眼熟,他生平最恨的就是背后捅刀子的人,而面前的两个人,无疑是他最为厌恶的人。

    “老大,我杜强虽然书读得少,不识字,可是却也知道这种对兄弟暗下毒手,不怀好意之辈一定留不得!既然他们是我的手下,我杜强便亲自解决了他们!绝对不允许这等罔顾兄弟性命的人存在!”

    说罢,杜强起身来到这两人面前,手腕一转,咔咔两声,硬是用手拗断了两人的脖子,于是刚刚活生生的两个人咽了气,倒在了地上!

    孟涛见了这一幕,不知怎么,后颈处直冒凉风,额头上流下了豆大的汗滴。

    “杜长老果然深明大义,雷子去给这两人的家属送上安家费!”唐玲淡淡的吩咐道。

    杜强看了唐玲一眼,“老大,这等青帮的叛徒,不值得老大如此!”

    唐玲却淡淡道,“既然入了我们们青帮,活着我们们青帮要护着他们,死了我们们要护着他们的家人!尽管他们背叛了青帮,我们们青帮也不能不义,我们们青帮不允许有不义的人出现,又怎么会做不义的事呢!你说是吧?孟长老!”

    孟涛嘴角硬是扯了扯,也没能扯出笑容,于是只能微微的点了头。

    众人看着如此的孟涛,心中都很疑惑,这孟涛今天实在太不对劲儿了,所以老大说的那些,让他们不得不信啊!

    “很好,既然孟长老也是如此认为,那么就请给我们们解释一下这两个人是怎么一回事!”

    唐玲示意了雷子,几个青帮小弟连忙上来,将刚刚被杜强拧断脖子的二人拖了出去,然后看到雷子从外面又拖了两个人进来!

    这两个人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孟涛,当孟涛看清来人时,心中顿时一片凄凉,那两人看见孟涛,立刻激动的冲着孟涛叫喊道,“孟长老,孟长老你可得救救我们们啊!”

    刘学勇拧着眉头,“孟长老,你给我们们解释一下,龙虎帮的当家为何要向你求救!”

    龙虎帮虽然不是什么大帮派,可是这个帮派在s市还算是比较有实力的帮派,更是与青帮有着深仇大恨,青帮上一任当家的儿子,也就是古依依的父亲就是龙虎帮的人设计陷害的,一直以来两个帮派都是水火不容!

    孟涛直冒冷汗,看着唐玲的眼神带着恐惧,她怎么什么都知道,而且竟然还抓了龙虎帮的老大!众所周知,那龙虎帮虽然帮派没有青帮强悍,可是却有一个十分强悍的老大,绝对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此刻竟然向他求救?

    这太不正常了!

    “孟长老,刚才老大说你勾结外人,难不成你勾结的就是龙虎帮?”

    杜强目光不善的盯着孟涛,他最痛恨的就是龙虎帮,当年他有不少兄弟都是死在龙虎帮手里,多年来杜强可是将龙虎帮视为头号敌人!

    乌军师摇着扇子,懒懒的瞧着孟涛,“孟长老,你是长老,想必应该清楚,勾结外帮,特别是龙虎帮,在青帮的罪名有多大!”

    孟涛见原来青帮的兄弟都无法忍受,心中早就成了无底洞,嘴上却还在争辩,“胡说什么!我没有和龙虎帮勾结,你们没有证据,可不能诬陷我!”

    “孟涛!你当初找我合作的时候可是很多帮里的兄弟看见的,今日你竟然见死不救!”

    乌军师冷哼了一声,“如今龙虎帮的老大不向其他人求救,只单单向你求救,你作何说法!”

    “哼!也可能是某些人居心不良,故意找来他陷害我,想定我的罪,那就拿出证据来!”

    孟涛始终不肯松嘴,一直在狡辩!

    唐玲勾唇笑了笑,“既然孟长老不肯承认,又嚷着要证据,那好,我便给你证据!”

    雷子拿出一个手掌大小,长长方方的东西,然后按下了一个按钮,孟长老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齐老大,若是你肯跟我合作,我保证我当上青帮老大的时候,青帮与龙虎帮的恩怨一笔勾销,而且青帮手下一半的毒品生意我会让给你们龙虎帮,齐老大看如何?”

    “刘学勇?哼!他既然让出了青帮老大的位置,想要回去那简直是白日做梦,老子辛苦打回来的青帮,怎么可能让那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去做老大!”

    “慕云那老家伙早就到了退休的年纪,正好趁着这次的机会,让他养老吧!杜强那家伙不过是个蠢蛋,像个蛮牛一样,到时候还不是我说什么,他做什么!”

    “乌军师麻烦了些,他若是归顺我,那就还让他在青帮呆着,若是不归顺我,哼哼,那他也没必要存在了!”

    孟涛的声音从那小小的机器中传出来,青帮几个长老听得面色铁青,杜强更是想上去狠狠揍他孟涛!竟然说他是蛮牛,说他蠢好控制!

    孟涛听到那声音时,彻底瘫坐在椅子上,浑身无力,眼睛彻底的失去了光彩,众人瞧见他的模样,便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孟涛果然勾结了外人,还想清理几个青帮的长老,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简直罪不可恕!

    结果不用唐玲下令,刘学勇便给了手下眼色,几名手下将孟涛押了下去,孟涛的命运就这么决定了!

    虽然大家对那个会发声音的东西很好奇,可是谁也不会在这种场合问那些不找边际的东西!

    几名长老派了手下,将孟涛的几个心腹抓了起来,更是将孟涛手下的人手重新划分,编到了其他几名长老的手下。

    一场会议以孟涛被俘结束,因为许大龙自杀,所以很多线索便断了,慕老为了表示清白,要求暂时交出手上的实权,唐玲却没有同意,用她的话来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她敢用慕老,就不会怀疑他,慕云听了心中一动,点点头没说什么。

    “老大,那两个龙虎帮的人怎么处li?”

    刘学勇虽然痛恨龙虎帮的人,恨不得杀光他们,可是还是忍住,询问了唐玲的意见。

    “这两个人我用完了,怎么处li就交给你们,我不过问!”唐玲淡淡的开口道,她当然知道青帮与龙虎帮的恩怨,自然不会拦着刘学勇他们做事。

    刘学勇重重的点点头,带着兄弟拖着两人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唐玲单手把玩着手中的录音笔,眼中充满了玩味!

    昨晚龙虎帮的当家和副手被五花大绑的送到了帝豪,附带着还有这个录音笔,录音笔在这个时候国内还没有,看来是从国外带过来的。

    而那两个龙虎帮的人,明明身上没有伤,可是却争先恐后的向唐玲说着孟涛的计划,深怕自己说的少,虽然唐玲对这二人突然的出现感觉很是诧异,也颇有怀疑,可是她既然想除掉孟涛,这却是一个极佳的机会,于是唐玲决定冒一次险!

    孟涛是唐玲收服青帮之后,唯一一个不服唐玲,并且经常给唐玲使绊子的人,这种人,唐玲不可能留着他,之前考虑到刚收服青帮就拿高层下手,会惑乱君心,而此时青帮已经稳定,她自然不会再留着孟涛!

    只是,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她?唐玲眼神微暗,这个暗中帮她的人,又有什么目的?

    “老大,既然那人帮我们们除掉了孟涛,不管他是什么人,他并没有威胁到我们们,对我们们应该不算是威胁!”

    雷子当然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也是怀疑,可是这个神秘人确实帮了老大!

    唐玲摇摇头,“雷子,你忘了还有人体运毒的事!”

    雷子皱皱眉,看向唐玲道,“老大是怀疑,这个神秘人和运毒与许大龙的死有关?”

    如果真有关,那他的用意就值得怀疑了!

    唐玲看着手中的录音笔,淡淡道,“暂时还不能确定,可是这一切都太巧合了,我不得不防!”

    雷子顿时觉得一身冷汗,若是那人想陷害老大,老大今天在这里就危险了!若这是个陷阱,孟涛反咬老大一口,恐怕老大很难在青帮立住脚了!

    唐玲请的七天假很快结束了,唐玲终于又回到了学校,她竞赛第一的余热仍在,夏老师对唐玲的态度也殷勤了许多,直到下一次的期中测试,唐玲仍然成绩平平,夏老师才没有了之前的那些殷勤热情!

    日子一天天过的很平静,这天唐玲却收到了一个人的邀请,唐玲眼睛一亮,放学后穿着一身的校服,雷子开车将唐玲送到了一座别墅处,雷子跟着唐玲一起进了别墅。

    今天邀请唐玲来这里的不是别人,而是大病初愈,刚刚从手术台上捡回一条命的省委书记欧永国!

    欧永国动完手术之后,身体恢复的很好,今天刚刚出院,他听医院的院长说,若不是唐玲的草药关键时刻止住了血,他的命很可能就没了,所以欧永国今天是特地请唐玲来这里,为的就是谢谢唐玲的救命之恩。

    唐玲刚一进门,就看到欧永国在人搀扶之下迎了上来,看着唐玲很是亲切,而欧永国的儿女也是十分感激唐玲。

    “这位一定是雷先生,这位是…”

    欧永国只知道雷子的名字,却不知道唐玲的名字,因为医院人员也没人知道唐玲的名字。

    唐玲见状笑了笑,礼貌的开口道,“您好,我叫唐玲,您可以叫我小唐!”

    欧永国笑着点点头,“原来是小唐丫头,刚放学过来的吧?快来来,饭菜都准备好了,赶紧进屋吃饭吧!”

    唐玲穿着一身校服,一看就知道刚放学就直接过来了,肯定是没吃饭,欧永国的妻子是个很漂亮的妇人,大概五十多岁,看着很慈祥。

    唐玲和雷子跟着欧永国来到了餐厅,唐玲大致看了一下,虽然欧永国住在别墅里,但他本身却是个比较廉洁的人,虽然在其位有些事总会身不由己,可相比其他的官员来说,欧永国绝对算得上廉洁的人!

    不要以为这别墅是欧永国的,这别墅是他太太的,原本他们一家是住在省会宁市的,可是欧永国要来s市做手术,于是暂时住在了s市欧永国太太的别墅里。

    因为要招待唐玲和雷子,所以这一顿饭准备的很丰盛,而且还有几道菜是欧永国的老婆亲自下厨做的,味道很不错!

    饭桌上气氛很融洽,看得出欧永国一家人都很和善,虽然欧永国是省委书记,可是这一家人却没有一丝高傲,这种风气倒是很令唐玲佩服。

    “小唐在哪个学校念书?”欧夫人笑着闲聊道。

    “我在s市的一中念书,今天初三,马上要中考了!”唐玲乖巧的答道。

    “小唐丫头,虽然觉得冒昧,我还是想问一句,你的那个草药到底是什么?”

    欧永国开口问道,院长和他说过,这草药止血很有奇效,院长也拿去研究,却没研究出结果,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

    唐玲笑了笑,“不管它是什么,能治病救人不就行了,又何必纠结它是什么呢。”

    其实唐玲现在也说不准,附优籽的确有止血的功效,不过她自从看了从师父那里拿来的书之后,她便隐隐觉得,唐玲的附优籽之所以有奇效,完全是小灰的功劳,那本神器的书上可是写了,小灰对草药可是有催生助长的功效,这个她当然不会随便和人说。

    欧永国失望的点点头,他也明白,唐玲的草药有神效,当然不会随便和人说。

    “哎!老头子我就是觉得,这等药材不能拿来制成药去治病救人,当真可惜了!”

    听着欧永国的话,唐玲脑中灵光一闪,对啊,虽然她不能告诉别人小灰的秘密,可她可以将草药放进小灰之中,然后再拿出来制成药物,治病救人就不成问题了!

    说不定还能解决不少疑难杂症,一个不成形的计划在唐玲脑中形成。

    一顿饭吃的很愉快,欧家人其实想给唐玲一些钱财做报答的,可是唐玲却推脱了,看唐玲的态度坚决,欧家人也没有坚持,不过却和唐玲说,若是唐玲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他们,唐玲笑着应承了。

    而他们或许不知道,唐玲之所以会将那附优籽拿出来,等的就是这天,等的就是欧家的这句承诺。

    第二天,一中学校的校门口又出现了一个帅哥,再次引起了学生们的热情,而当他们看到这帅哥又是找唐玲的时候,众人都觉得这世道变了,为什么那么极品的男人找的都是唐玲!

    不过这次她们可不敢再传什么绯闻谣言,上次的教训她们可还是都记得,而一零六中学的学生更不敢多废话,谁不知道一姐古依依成天围着唐玲转,听到有说唐玲坏话的,绝对上去一顿暴揍,渐渐的,唐玲都快成了她们的禁忌了!

    而唐玲看到校门口,穿着粉红色衬衫,艳红色西裤的莫君尘时,立刻觉得自己受到了严重的视觉冲击!

    原本唐玲不想请假的,可是为了不引起学校师生的轰动,唐玲又向校长请了半天的假,当夏老师看到唐玲的假条时,就差气得摔课本了,这个唐玲,一天到晚总是请假,刚请了一周的假期,结果回来上学没两天,又要请假!

    夏老师对唐玲十分的不满,尽管唐玲考了数学竞赛的第一名,夏老师还是喜欢不起来唐玲!

    唐玲走出校园,看到一脸妖孽笑容的莫君尘,淡淡的道,“若是你找我没有正事,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莫君尘唇边的笑意微僵,然后唇边又绽开一朵颠倒众生的笑容,“扒皮之前,记得要先扒了我的衣服!”

    一边说一边单手拉了一下衣领,露出了他那精致的锁骨,和性感无比的喉结。

    唐玲眼角直抽,她知道莫君尘不靠谱,却没想到他还风骚的要死!唐玲这一刻在考虑,要不要真的找十几二十个女人,大包和莫君尘一起送回云省。

    而唐玲没想到的是,这次竟然不是莫君尘单独约她,竟然还有赵源!

    看来有些传闻真的是不可靠,传言赵源和莫君尘一向不和,总是斗得你死我活,而此刻,唐玲面前那两个和谐相处,合作无间的人,不就是传闻中的那两个?

    “你们今天找我出来,不会只是来秀你们二人有多么和谐,多么友爱吧?”

    唐玲大口的喝下一口果汁,味道不错,酸酸甜甜的,于是又喝了一大口才放下杯子。

    赵源狠瞪了唐玲一眼,莫君尘似嗔一般,用他那双桃花眼看了一眼唐玲,唐玲顿时觉得空气中的温度升了一些。

    “我来这里当然是要你负责的!”

    噗!

    唐玲刚喝的一口果汁全喷了出去,莫君尘反应灵敏躲开了,而赵源坐在里面,正好被唐玲喷了个正着!

    一张俊脸上,挂着红色的水珠,头发上也被喷到,果汁从刘海滑落,直直的掉进了衣领之中,沿着脖颈,缓缓的滑进被衬衫包裹的性感无比的胸膛。

    其实真的不能怪唐玲,谁叫莫君尘那家伙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而唐玲却想起了十一,你看看,差距这就显出来了!

    人家十一张口就是“我会负责”,而莫君尘张口则是“要你负责”!

    唐玲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喷的,看着赵源越来越阴郁的脸,唐玲只好开口道,“不能怪我,他说出那种话,我只是喷了一口果汁,没有去揍他,已经很仁至义尽了!”

    赵源单手抹了一把脸,然后去了洗手间,只是临走时,看着莫君尘的眼神带着丝丝的警告,莫君尘全当没看见。

    见赵源离开了,唐玲才靠在椅背上,懒懒的看着莫君尘道,“说吧,到底找我什么事?那些让我负责的话就省省吧,不然我会送你一打的美女给你负责!”

    莫君尘的桃花眼笑得眯成了一条,像唐玲一样,有些懒散的靠在椅背上,然后缓缓开口道,“我想让你陪我演一场戏!”

    唐玲微微挑眉,“我不喜欢拐弯抹角,尘少最好有话直说!”

    莫君尘也不生气,依然面带笑意,整个人看起来像个红狐一般,高贵而又充满了狡猾。

    “托你的福,我的未婚妻被你搞成了‘同性恋’,婚事也告吹了,如今我孤家寡人一个,需要一个聪明伶俐的未婚妻做我坚实的后盾,而我想来想去,人选并不多,也只能委屈一下我自己,暂时拿你来充数了!”

    唐玲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君尘,“抱歉,可我不想委屈我自己!”

    莫君尘唇边挂着笑意,一双桃花眼兴味的看着唐玲,过了许久,轻笑一声,“还是源少了解你,果然和他说的一样,美男计在你这里确实不好用呢!”

    唐玲只是耸耸肩,色诱这招对她确实不太管用,她顶多是喜欢欣赏美男而已,可绝对不是花痴!

    “说吧,你来的真正目的!”

    莫君尘低声笑起来,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眸加上他俊美妖魅的外表,顿时引来了餐厅中无数女人热切的目光。

    唐玲有些搞不懂,像他们这样的富家公子,不是都喜欢坐包厢的吗?可是回想起来,好像和赵源吃饭的几次都是在大厅。

    “我想跟你合作!”

    莫君尘忽然收了笑意,一本正色的看着唐玲,看得出他的认真。

    合作?

    唐玲眼中划过一丝狡黠,赵家和莫家两个死对头,却同时找上她,希望能和她合作,她是不是该感到庆幸呢?

    “哦?尘少真是抬举我了,我当真是不清楚,我们们之间有什么可合作的。”

    唐玲又喝了一大口果汁,真是好喝啊!一杯果汁,很快便见了底,很快有餐厅的服务生,热心的又送上了一杯,颜色和上一杯不同,唐玲喝了一小口,吐了吐舌头,微微皱眉,这杯好像比上一杯酸了些,不过还是很好喝。

    莫君尘看着如此小孩心性的唐玲,真不知道与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合作,到底是对还是错!

    “我们们之间的合作,不会影响到你和源少之间的合作,可能对你来说,跟我合作,更多了一分保险!”

    唐玲收回了盯在果汁上的视线,抬头看向莫君尘,“愿闻其详!”

    莫君尘冰蓝色的眸子带出一抹光亮,“我只希望你在重创了慕容家的同时,对莫家下手!”

    唐玲听了一愣,对莫家下手?

    狐疑的看了一眼莫君尘,而面前这双冰蓝色的眸子,暗藏着一丝恨意,唐玲轻轻勾唇,看来这个莫君尘对莫家很是怨恨!不过这股浓烈的恨意是从何而来呢?

    “莫家?”

    唐玲轻笑了一声,“尘少可真是抬举我了,我不过一个未成年少女,哪有那样的能耐重创你们家大业大的莫家!尘少可真是会开玩笑。”

    见唐玲不松口,莫君尘眼中闪过一丝焦急,云省的几个家族之间斗了这么多年,一直没能斗出结果,而自从上次唐玲只是去了个洗手间,就将他多年来抗拒的婚姻,轻而易举的解决了,事后他更是查探了唐玲的底细。

    当他得知,她曾多次出入市局,却依然毫发无损,不仅林局长与她相识,就连向来严谨的族长,都对唐玲另眼相看,忽然他觉得,唐玲可能是一个契机!

    一个可以打乱云省混乱的家族关系的一个契机!

    外界传言莫君尘和赵源不和,那只不过是他们很小的时候就放出去的烟雾弹,其实谁也不清楚,他和赵源之间那深厚的友谊是建立在血和耻辱上的!

    这么多年,他们二人一直私下合作,为的就是能早日扳倒莫家,为了这一天,他们准备了很久,当赵源将他与唐玲的合作计划告诉莫君尘时,他便有种感觉,可能这次真的可以!

    所以,在他知道这个合作之后,急忙处li了手边的事,赶到了s市,却恰好与唐玲错过,如今终于等到唐玲回来。

    “事成之后,莫家将是你在云省最坚实的后盾!你应该知道,虽然赵源在云省有自己的势力,可是他毕竟不是扎根在云省,相反,我们们莫家虽然势力比不上赵源,可是胜在根基够稳,你若想在云省立足,有我们们莫家作为后盾,你才可能站得稳,立得住!”

    见唐玲不说话,莫君尘继续道,“有我的支持,你在云省行动起来会方便很多,而且…”

    莫君尘话锋一转,直直的看向唐玲,“若是你真的能做到,将来莫家的产业,每年按百分之十给你折现!如何?”

    唐玲眼前一亮,这莫君尘果然下了血本,竟然和她承诺了莫家产业的百分之十!云省四大家族的生意不是外人能想象的,就算是百分之一都足以令人眼红心跳,嫉妒发狂!

    “我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帮你夺了莫家,你什么都不用做就有百分之九十,听起来我好像很吃亏啊!”

    莫君尘眼角抽了抽,怪不得赵源提醒他,不要高兴的太早,果然这丫头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不过不怕,越难搞定,就代表着成功的几率就越高!

    莫君尘妖魅的一笑,胸前的衬衫纽扣不知什么时候又松了两颗,有些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一双冰蓝色的桃花眼,透着丝丝的诱惑,看着唐玲轻轻的开口道,“若是你肯做本少背后的女人,剩下那百分之九十,早晚都是你的!”

    唐玲笑了笑,“我说过,美男计对我无效!不过,你的合作计划,我会好好考虑!”

    莫君尘满yi的眯起了眼睛,随之桌间的气氛一转,“这源少该不会去洗澡了吧?”

    唐玲望向洗手间那里,赵源确实去的够久了!

    莫君尘与唐玲猛的对视,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

    唐玲脑中划过一丝危险的信号,而莫君尘和唐玲动作几乎一致,起身跑向洗手间,果然男洗手间的门被反锁,里面隐约传出打斗的声音,莫君尘急忙一脚踹向洗手间大门,连踹了三脚,将洗手间大门踹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的洗手间,地下倒下了三人,还有两个正在和赵源过招。

    赵源此刻十分狼狈,衬衫褪下,如今上身全裸,小麦色的裸背上一块青紫痕迹是刚刚打斗留下的,发丝有些凌乱,湿湿的还在滴水,看他的模样,应该是刚脱下衣服,在洗手池洗了头发,就和人打了起来。

    那两个人看见有人冲进来,打斗的手停顿了一下,可见到是一个妖魅的男人和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两人对视了一下,一个人对付赵源,另一个冲向了莫君尘。

    而唐玲则成了看热闹的,赵源和莫君尘的身手都不错,对付这两个人绰绰有余,她根本不用帮忙,走到其中一名倒在地上的男子身边,唐玲翻了翻男人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证件,从他们身上还翻出了匕首,不过还好没有枪,否则就算赵源再能打,今晚也要挂这里!

    而当唐玲翻开另一个人时,无意间看到了那手臂上的刺青,瞳孔微缩,怎么回事?

    怎么是青帮的人?

    谁下的命令?

    很快赵源和莫君尘解决了另外两个,都只是将人打晕,并没有伤亡,可赵源脸色却阴沉的可怕。

    “我说源少,你这是得罪谁了?竟然在厕所围堵你,还真是会选地方!”

    莫君尘懒散的靠在一旁墙壁上,冰蓝色的眼睛带着一丝调笑,看了看赵源此时的模样,吹了一声口哨,“啧啧,源少的身材可真是健美,我身为男人都觉得眼晕不已,不知道唐玲那个没见过大场面的小丫头会不会也晕了呢?”

    闻言唐玲从倒在地上的人身旁站起来,抬头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下赵源,那色迷迷的模样,看得赵源顿时觉得肌肉一紧,拿过了一旁的衬衫,也不管衬衫上此刻还有果汁的痕迹,两下套了上去,看得莫君尘哈哈大笑。

    看着莫君尘不怀好意的眼神在唐玲和赵源身上来回瞄,唐玲面无表情的道,“原来尘少喜欢看男人!果然和钱家千金是绝配!”

    莫君尘的笑容凝在唇边,然后又听到赵源那低沉的声音传来,“一对儿同性恋正好凑一起!”

    莫君尘顿时眼角直抽,他只说了一句话,怎么就被他们二人编排成同性恋了!

    “源少,这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袭击你?”莫君尘转了话题,玩笑归玩笑,可这事关安全的问题,当然要先搞清楚!

    ------题外话------

    尘尘出场了~哈哈,开心不开心不?小圆子露肉了,有么有~

    有想拍照的没?排队排队,只许拍照,不许卡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