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黑夜相见,古铜镜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五十二章 黑夜相见,古铜镜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仙武神皇死人经天影大主宰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这摊位上,全是各式的手把件,唐玲看到其中一个时,心中一动,来到摊位前,蹲下身子拿起了那手把件,几个站在在讨论的老者见到却是一愣,这女娃拿的不就是他们研究的那手把件吗?

    唐玲背对着他们,所以没有注意到,把玩着手中的这件,然后又从摊位上随手挑了一件仔细的观察,半晌,勾起一抹笑容,果然出自一家!

    没错,魏青买的那个手把件,和唐玲随手拿的那个应该是出自一个人手,唐玲又看了看这摊位,竟然一个真品都没有,再看那摊主,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手中拿着一本雕刻书,认真的看着,不像其他的摊主,极力的推销自己的东西。

    唐玲打量了那女孩一下,女孩眉清目秀,虽然人在京城,身上却没有城市那种浮华的气息,反而带着些乡土气息,人看着很纯净,看来这些仿品都是出自这女孩之手了!

    “这两个手把件怎么卖?”

    唐玲看着摊主,声音清脆的问道,那女孩从书中抬起头,看了看唐玲,见到唐玲年纪不大,倒是一愣,然后看了看唐玲手中的两件手把件,女孩怔了怔,重新打量了唐玲一番。

    见唐玲身着朴素,年纪又小,皱了皱眉,“这两件手把件样式比较沉重,并不适合年轻人,若是单纯的收藏,又没有什么收藏的价值,你倒不如去别的摊位看看其他的。”

    唐玲一愣,这话的意思,这女孩竟然不想卖给她?唐玲还真是有些意外,眼中多了一丝兴味,拿着手中的手把件不放手。

    然后笑着道,“我就看中了这两件,这要怎么卖?”

    摊主皱着眉看着唐玲,想了想又看到了旁边站着的几个老者,然后开口道,“抱歉,你手中的手把件是那几位先看上的,他们已经在商量了,所以不能先卖给你,若是他们不要,你才能出价的。”

    唐玲也不介意摊主诸多借口,反正勾起了她的兴趣,她就在这看看。

    果然听到摊主的话之后,那几个老人开口了,冲着唐玲道,“没错,你手里的手把件我们们之前就看上了,只是在这里商量价格,古玩交易有先来后到之说,小女娃,恐怕你来得晚了!”

    唐玲笑着放下手中的两件手把件,站起身来,也没有被人抢了心头所好的不满,这等气度却让几个老人很欣赏,要知道自己看上的东西被人抢了,心中肯定是不爽的,可这女孩却没有半丝骄横,心性倒是很不错。

    “摊主女娃,你这件手把件怎么个价钱?”

    其中一位身穿衬衫的老人开口问道,那摊主将手中的书合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书放到一旁,才站起身来,她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偏瘦,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可是精神头看起来却很足。

    “既然你们想买,那个手把件就十五万吧!”摊主极其自然的道,一点都不觉得十五万是个高价位。

    几个老人一愣,十五万?

    要知道这里摆摊的,基本都是仿品,所以价格都不高,就算高的话,顶多上万就算是高价了,而这摊主一个手把件竟然开价十五万,这倒是让这群人十分惊讶!

    不是他们拿不出十五万,而是在这种地方,谁也不会拿出十五万去买一个玩件,除非是能看准确定那玩件是真品,否则绝对不会出手。

    来这里都是想捡漏的,谁会脑子冲动的花大笔的钱,去买一件不能确定真假的玩件。

    摊主见几人的反应,也没有着急,只是又坐下身来,拿起放在一旁的书,翻到刚才那页,又认真的看了起来。

    几个老人皱着眉,互相看着,谁都没有出手的意思,十五万不是小数目,今天他们之中最懂古玩的人没来,不能随便下手啊!

    看着几个人的模样,便知道不准备出手,唐玲笑着看了看几人,从穿着上来看,他们定不是普通人,笑着问道,“几位爷爷,你们决定买了吗?”

    几个老人看了看唐玲,那个先前开口说话的老人道,“我们们还是再看看,这价格太高,风险太大啊!”

    几个老人都纷纷点点头,唐玲笑着点头,然后又蹲下身子,将刚才那两件手把件又拿了起来,然后看着摊主,“你收现金还是支票?”

    唐玲此话一出,不止是摊主愣了,那几个老人也是一愣,这女娃子知道了价格,竟然要买了?

    她才刚来而已,看了才不到五分钟就决定买,他们可都是在这研究了快一个小时了,几个人都怪异的看着唐玲,十五万他们随便就能拿出来,可是却不会随便拿出来买一件看不准的古玩。

    “小姑娘,这买古玩可是要看仔细了,可别打眼了!”

    一个老人好心的提醒道,唐玲能拿出十五万,他们并不算惊讶,在京城这个地方,有钱人多得是,说不定这小丫头就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差钱,就来图个热闹的。

    唐玲抬头笑笑,“谢谢这位爷爷,不过这东西我见了就喜欢,也不论是真是假,最主要是自己喜欢,有眼缘!”

    几个老人听了,心中一动,是啊,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淘古玩来了,所以对真假计较颇深,反倒显得没有这女娃心思通透了,古玩这东西,图的不就是看得上眼,心里喜欢吗?若是计较多了,那心思便不纯了,他们几个人有些汗颜,没想到他们一把年纪了,竟然还没有一个小孩子看得通透。

    那摊主书也没合上,看着唐玲,又打量了几下,虽然唐玲气质很好,可是穿着确实很一般,她从乡下来京城也有段时间了,从最开始不懂什么是牌子,到现在已经能从人的衣着上判断贫富,也算是很会看人了,没想到今天她却看走了眼。

    原本以为那几个老人衣着光鲜,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这十五万的价格虽高,却也不至于出不起,而再看唐玲,穿着普通,怎么也看不出能拿出那么多钱,而且唐玲手中还拿着一件仿品,这摊主还真不想坑了唐玲的钱,所以才不愿意卖给她。

    “你收现金还是支票?”

    唐玲又问了一句,摊主才反应过来,然后愣愣的道,“这个要银行转账!”

    十五万的现金肯定谁也不会随身携带,而支票那东西她又不会弄,总感觉薄薄的一张纸,没有什么安全感,所以她要求银行转账,这个就安全多了。

    于是,这摊主也不摆摊了,将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拿出了一个有些破旧的行李箱,将东西一股脑的放了进去,而却将那本雕刻的书平整的放在了行李箱的外层隔层里,然后有些费力的将箱子拉上,将拖杆拉起,跟着唐玲去了附近的银行。

    几个老人看着离开的二人,心中无限感慨!

    唐玲和摊主聊天中知道,这女孩叫房英,今年十九岁,家是农村的,可是很小父母便不在了,后来她一个人跑到了京城,打算在京城讨生活,于是便做起了摆摊的活计。

    唐玲笑着问她,箱子里那些手把件都是她刻的吗?房英尴尬了一下,然后再三保证,唐玲手中那两件手把件,其中有一件是真品,而另一件才是她刻的。

    和房英聊天中唐玲才知道,原来房英这一手的好雕工是她父亲教她的,不过那时候她年纪还小,还没学成,父母就相继离世了,于是她便拿着父亲留下的雕刻的书,还有一本父亲留下的心得笔记,自学了起来。

    而她的雕工还算不错,所以买她的手把件的人还真不少,她也赚了不少钱,可是还是不能完成她的心愿,所以才忍痛将这件真品拿出来卖。

    唐玲没有问房英的心愿是什么,不过大概也猜到了肯定和雕刻有关,到了银行,很快将钱转好,房英看着唐玲手中的那件真品,眼中的不舍尽显,不过很快便将情绪收好,冲着唐玲摆摆手,拖着她的旧皮箱,消失在街角。

    唐玲将那两件手把件转手放进了空间,又重新回到了地摊处,刚才房英的位置已经被另一个人占了,铺了满地的古钱币,倒是围了不少人,唐玲扫了一眼,里面确实有些真品,可是唐玲对那些东西看不上眼,转身便离开了这里,去别处转。

    唐玲逛完之后,在这里等了很久,也没见魏青来,唐玲也不知道魏老家的具体位置,出门时也忘了问魏老的电话,又等了一会儿,天有些黑了,摆地摊的都收的差不多,唐玲决定不再等,自己找了一间五星级酒店,住了进去。

    反正明天魏老是要来参加古玩展览的,明天再见也是一样,于是唐玲便安心住了进去,当然,为什么唐玲要找一个五星级酒店呢?

    原因很简单,这里附近除了小旅店,就只有这一家环境好,又安全的住处了!

    这里很安全,当然,在入住这里之前,唐玲确实是这么想的!

    这家五星级酒店,比宁市的玫瑰大酒店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同样也是高层,唐玲的房间是1506号,开门进去之后,先是进浴室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换上了件宽松的衣服,当然,衣服是刚才经过夜市的时候买的,是那种卡通图案的,样式很简单,却很可爱,唐玲穿上之后,显得更像个小孩子了!

    因为今天坐了一天飞机,下午又逛了那么久的地摊,她还真是有些累了,躺在床上眯起了眼睛,很快便睡着了。

    夜间,屋里很安静,只有开着的窗户外面的风声,刚进来的时候唐玲放放空气,结果便忘了关,一声轻微的声音落在窗户上,若是别人根本不会听到,可是唐玲不同,小白的洗髓,即便是她在深度睡眠的情况下,只要有细微的危险存在,唐玲便会知道。

    唐玲没有动,她感觉得到那越来越近的危险,尽量放稳呼吸,脑中快速的运转,有什么人会派人来杀她。

    从空间中拿出的利刃握在手中,准备随时出击,唐玲清楚的感觉到来人盯在她脸上的视线,可是却迟迟没有动手,而不知为何,紧张的气氛似乎一变,那股危险的强烈的杀气好像突然消失,唐玲心中很是不解。

    握紧手中的短刀,突然睁开双眼,明亮的水眸晃得人心中一动,可见到眼前那犹如黑豹一般的人,却是眼中一愣,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瞪得圆圆的,看起来有些可爱。

    而来人似乎也没想到唐玲会突然睁开眼睛,显然也是愣了愣,深邃的眼中,划过一丝不知所措,好像还有一丝尴尬。

    静静的夜里,周围的一切都是黑漆漆的,只有两个人晶亮的眼睛,在夜里显得格外的明亮,一个侧卧在床上,望着床前的人,一个站在床前,望着将身子全裹在被子中,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的唐玲,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

    空气中似乎在升温,唐玲全裹在被中的身子感觉有点热,窗外不时吹进来的夜风,让唐玲舒服了一些。

    见来人不动也不说话,唐玲开口道,“路过?”

    那人一愣,然后老实的摇摇头,看着他那有些萌呆的模样,唐玲不禁唇角勾起,笑了出来。

    而来人看着只露个脑袋,笑颜如花的唐玲,心中不知怎么,好像心脏漏跳了一拍,胸腔里满满的,那种感觉很奇怪,他从来没有过,心中反射性的划过危险的信号,可是他却不愿将这种感觉归为危险。

    房间又安静了下来,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在唐玲想做起身子时,男人却一动,一下窜到了窗边,利落的拉住一根绳索,唐玲不知怎么了,心中一跳,连忙坐起身,起身的声音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回过头看了一眼唐玲,看见她身上的可爱睡衣,眼睛有些尴尬的往别处瞟。

    唐玲可来不及笑他,而是急忙道,“你可以走门!”

    看着那人的模样,就知道他是想从窗户离开,虽然知道他从窗户那里进来,可是这里是十五层,就算他伸手再好,唐玲也不想让他再冒风险。

    男人听了一愣,看了看唐玲,见她一身睡衣,又别了过头,低沉的声音响起,“我会负责!”

    然后身手利落的抓住绳索,从窗户一跃而出,看的唐玲心惊胆战,而听到他那声坚定的“我会负责”,唐玲脑子又乱了!

    唐玲发誓,如果下次见到他,他还说这四个字,她一定要海扁他!

    唐玲起身下床,光着脚丫走到了窗户边,将头探出去时,窗外除了灯光,再无其他,没有一点有人经过的痕迹,若不是他那一句令唐玲抓破脑皮的话,唐玲甚至怀疑,刚刚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虽然到了春天,可晚上的风还是有点凉,唐玲将窗户关上,上了床用被子将自己裹好,然后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好,闭上眼睛,接着睡觉。

    一间房间里,没有开灯,屋里黑漆漆的,一个男人从窗户利落的翻进来,然后将绳索一收,一根非常细小类似钢丝的东西,收于手中。

    男人盯着自己的床出神了一会儿,然后没有换衣服,躺在床上,犹豫的学着唐玲,将自己用被子裹好,和衣而眠,可是半晌后,男人突然掀开被子,起身将被子铺好,然后再次躺下。

    只不过这次他是半靠着床头,单膝支着身子,一只手放在膝盖上,那双晶亮的眼睛合上,房间里安静至极,甚至听不到人的呼吸声,好像这屋中并没有人一样。

    他的整个人与这黑夜很好的相容在一起,异常和谐。

    如果仔细看,男人似乎和平时有些细微的不同,那抿着的嘴角,似乎带着一丝柔和。

    第二天一早,唐玲早早便来到了古玩展览大厅这里,而比她更早的是各个小摊贩,都是一大早便来了这里占位置,唐玲仔细找了一下,发现昨天那个女孩房英并没有出现。

    而此时唐玲却听到了一声,包含了疑惑、激动、急切、埋怨、委屈的叫声,“唐玲?”

    唐玲回头一看,竟然是魏青,再看他那一身模样,身上穿的还是昨天那套衣服,眼中满是红血丝,头发有些凌乱,由于早上没有刮胡子,下巴处也露出点点胡茬,看着整个人有点狼狈。

    魏青看见真的是唐玲,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大步的走了过来,见唐玲一身清爽,和他简直是两个国的,魏青心中有些说不出的复杂。

    “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一宿,在这又等了你一宿?”出口的话带着浓浓的担忧,可也不难听得出,里面又带着些责备和埋怨。

    唐玲只是笑笑道,“昨天我等到太阳下山,摆地摊的也都回家了,我又不记得魏老家的路,只好自己找地方过夜了!”

    看了看他那狼狈的模样,又加了一句,“让你担心了,实在抱歉!”

    毕竟因为唐玲,魏青忙活了一个晚上,礼貌上她是应该说声抱歉的。

    魏青听了,果然火气消了许多,口中嘟囔道,“还好你没出事,否则老爷子肯定扒了我的皮!”

    唐玲挑眉看着魏青,魏青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然后有些商量的道,“那个,昨晚的事我没敢告诉老爷子,他以为我带你去个朋友家玩,所以才没回去,你可得帮我圆个谎,否则我这一宿白等了!”

    看着魏青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唐玲摇头失笑,魏青竟然怕魏老怕成这样,真是令人称奇啊!

    “放心吧,看在你一宿没休息的份上,帮你这一次!”

    魏青听了,心中提着的心,这才放心。

    唐玲催着他赶紧去收拾一下自己,魏青也受不了自己那副鬼样子,千叮万嘱让唐玲别走开,他尽快回来,然后开车去了唐玲昨晚住的酒店。

    当魏青风风火火的回来时,看到唐玲还在穿梭在各个小摊中,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边他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唐玲那边和一名身着光线的女人起了争执,连忙赶了过去,要知道,魏老讲唐玲交给了他,他可不能让唐玲出了岔子。

    “哼!这东西是我先看上的,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家吧!这种地方不适合你一个小娃娃!”

    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也在一旁帮腔道,“就是,就是!我这东西已经要买给这位小姐了,你一个小孩子,别在我这里捣乱!”

    原来是唐玲和这个女人因为一件古玩起了口角,唐玲和那女人同时看上了一样古玩,又同时问了价钱,那个摊主见唐玲是个孩子,而另一个女人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所以他便想将这古玩卖给她,所以就编了什么这女人之前就看上了,唐玲来晚了之类的话。

    唐玲倒不是非要那东西不可,可是觉得这摊主的做法实在过分,所以才孩子气的争了一番,唐玲一直都不是那种小孩心性的人,可能是昨晚又被那个只会说“我会负责”的十一搅乱了心情,所以遇到这件事,才孩子气了一次,实际上,她是受了昨晚的影响。

    “我们们两个可是同时问价的,老板说话可是有欠妥当!”

    摊主听了,看着唐玲那一身普通的穿着,嗤笑了一声,“哼!我是这古玩的主人,我想卖给谁就卖给谁!”

    那女人听了得意的一笑,“小妹妹,你还是赶紧走吧,从来没人敢和我抢东西,你是抢不过我的!老板,赶紧开价吧!”

    摊主连忙伸出一只手,摆了个五的手势,那女人见了傲然的道,“五万?成,就五万,我也懒得讲价了!”

    摊主听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心中激动不已,他故意提高到五千,就算是还价,最后赚的也不会太少,没想到这女人一开口就是五万!

    天!今天他真是赚大发了!

    摊主满脸激动的将东西交给女人,那女人从手包中拿出五摞百元钞票,看得摊主激动不已,双手颤颤巍巍的接过钱,心中雀跃不已!

    那女人见了,更新高傲不已,扬着脖子,然后轻蔑的看了一眼唐玲,踩着她那几寸高的高跟鞋,一步步的向展厅走,她今天是来参展的,只是顺便买个小玩意罢了!

    魏青赶过来的时候,那女人已经走了,摊位上只有那怀中抱着五万块钱,一脸激动的摊主,和一旁眯着眼睛笑笑的唐玲。

    唐玲没有说什么,只是和魏青道,“我们们走吧,想必魏老也快到了!”

    展厅还没开门,不过门口已经摆好了接待桌,来的人要递上请柬,请柬在魏老手中,所以唐玲和魏青站在门口等魏老,而同样站在门口等着的,还有刚才那个女人。

    那女人见到魏青,眼睛突然一亮,要知道,魏青今年才三十岁,年轻有为,人长的还帅气,魏老虽然做珠宝行业,魏青做的却是建筑行业,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不过如今房地产还没火起来,他的身价便也没有那么高。

    不过作为一个30岁的人来说,算是事业有成的类型了,那女人显然认得魏青,笑得一脸妖娆,踩着高跟鞋,扭着水蛇腰,一步步走了过来,自动忽视了唐玲,直接看向魏青。

    “魏总也来这里参加展览?真是好巧啊~”女人有点发嗲的说道。

    魏青见了这女人一愣,觉得眼熟,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这女人是他公司一名大客户的情人,之前谈生意的时候见过几次,不过她叫什么名字,魏青根本就记不起来。

    女人看见魏青的模样,面上也不恼,伸出手来,娇笑道,“上几次见面都没能和魏总好好介绍,我叫周莹莹,你可以叫我莹莹!”

    魏青礼貌的笑了笑,伸出手与周莹莹握了一下,周莹莹食指在魏青的手掌心摩挲了一下,魏青眼神一暗,然后自然的将手收了回来,周莹莹暗含笑意的看着魏青,风姿动人,隐隐带着些魅惑之意。

    魏青眼角轻微的抽搐了一下,看着魏青吃瘪的模样,唐玲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她还真是佩服这女人,也不看看男人对她是不是有意思,直接上来又是放电又是勾引的,还真是把她当成空气了!

    唐玲的笑声终于引起了周莹莹的注意,周莹莹看向唐玲,娇笑的脸上僵了一下,然后眼神在魏青和唐玲中间流转,在心中盘算着两人的关系。

    只是愣了一下的时间,很快便缓过神来,看着魏青,好像两人关系很熟的模样问道,“这个小女孩该不会是魏总的亲戚吧?”

    魏青听了,摇摇头,十分礼貌的道,“唐玲是我的一个朋友!”

    周莹莹听了眼珠一转,“朋友”这个词可是解释很多,就是不知道魏青指的是什么朋友了!

    不过她可不是那种不识趣的女人,在她眼里,唐玲一个黄毛丫头,对她来说,完全没有竞争力。

    这个魏总,她早就看上了,前几次和她的金主一起看房子,见过魏青几次,魏青的风度俊容,家室产业,无一不是她欣赏的,相比现在的金主,她更喜欢魏青一些。

    几次都没有机会搭上魏青,没想到今天倒是有这个机会,她又怎么可能放过呢!她自认为对男人了解颇深,无论什么男人,只要她想,就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周莹莹刚想和魏青套近乎,展厅开门了,不少人排队递了请柬进了展厅,而魏老此时也来了,见到魏青和唐玲,先是将两人数落了一番,魏青一副认真受教的模样,眼神时不时的瞄向唐玲,深怕唐玲不帮他圆谎,不过还好,魏老的火气,被唐玲的几句话便打消了,魏青见了不禁暗自对唐玲竖起大拇指。

    周莹莹看见魏老时,眼睛一亮,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她可是最喜欢珠宝的,当然对珠宝行业的动向十分了解,这魏老魏博达,不就是荣福珠宝的董事长?

    这回周莹莹看向魏青的眼神更加热切了,如果刚刚还觉得魏青的条件还不错,那么现在在她看来,魏青简直就是她梦中的白马王子!

    周莹莹手中没有请柬,她在等他的金主,原本她想跟着魏青一起的,却被魏青拒绝了,不过周莹莹也没有因此而退缩,她看中的当然要自己动手争取。

    魏老带着魏青和唐玲一起进了展厅,魏老显然对魏青这次陪他一起来展览而心情不错,虽然每次他的那些孩子都会买点古玩哄他,可是一到这种展览,他们就总是推托有事,这次魏青没有借机推托,他倒是很欣慰。

    其实魏老并不知道,魏青也是被迫来的,因为唐玲和他有交易,他陪魏老参展,唐玲为他昨天的过失隐瞒,于是魏青便妥协了。

    参展的人很多,开门没多久,展厅里就站满了人,这次的展览一共三天,前两天是展览,最后一天对这些展品进行拍卖,也就是说,这两天可以看好自己喜欢的古玩,然后最后一天来竞拍就可以了。

    展出的古玩真是应有尽有,看得人眼花缭乱,对于唐玲来说,有了“鬼眼”方便了很多,她只要盯着那些雾气浓郁的古玩看便可,光是这么看,都要很长时间。

    突然间,一直安静在体内的小鼑小灰突然异动起来,在体内狂躁不安,带着阵阵的兴奋,唐玲的心砰砰直跳,她明白这种感觉,当年找到小白的时候,小灰就是如此的激动,看来她又找到了一件好东西!

    受到牵引一般的,唐玲向那个方向走去,魏老看着这样的唐玲,感觉有写奇怪,刚才之间古铜币还没有看完,这丫头怎么就走了?

    想了想和魏青也跟了上去,跟着唐玲走到了一个展台处,展台里摆放的是一个普通的镜子,款式很单一,就是那种古时女人用的青铜镜,一看便知道时代悠久,不难看出确实是件古物。

    这个展台看展的人并不多,有几个也只是女人,看这展品的男人并不多,唐玲静静的站在展台面前,单手扶上展台的玻璃上,感受着那明显的心中颤抖。

    唐玲晶亮的眼睛中透着异样的光芒,嘴角微翘,这镜子她一定要抢到手!

    “小唐丫头喜欢这铜镜?”

    魏老左右看了看铜镜,这古镜的厚重感极强,不过喜欢铜镜的人并不太多,一些女人可能比较喜欢,但是大男人对铜镜的钟爱程度远不及对瓷器字画的喜爱。

    唐玲点点头,眼中满是喜欢之色。

    “魏总?”

    一道男声传来,魏老以为是叫他,却发现来人叫的是他的儿子魏青。

    魏青迎了上去,与来人握了握手,“原来是林总,幸会幸会!”

    唐玲没有回头,对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唐玲还是不感兴趣的,更何况眼前的青铜镜如此有魅力!

    “咦?这位不是荣福珠宝的魏董?”林总眼神在魏青和魏老之间流转。

    魏青礼貌的笑了笑,开口道,“是家父!”

    林总眼睛一亮,笑呵呵的道,“原来魏总的父亲竟然是魏老!怪我眼拙了,竟然没看出来!魏总这是在陪父亲逛展览?原来二位也这么喜欢古玩啊!我也是喜欢古玩多年了,这次听说有古玩展,推了手上的事,特意来这观展的!”

    魏博达魏老喜欢古玩的事,很多业内人士都知道,林总说这些也不过是想和魏老套近乎而已,他没想到,和他一直有业务往来的魏总竟然是魏老的儿子!

    “咦?莹莹,你怎么不说话,平日里不是挺喜欢说话的吗?”林总想起身边的女伴,见周莹莹正看着唐玲看着的铜镜,然后哈哈的笑了笑。

    “莹莹,原来你喜欢这古铜镜啊,这镜子确实是不错,你若喜欢后天拍卖我将它拍下来给你!”

    周莹莹一听,喜笑颜开,她最喜欢镜子之类的东西,从小就有搜集镜子的习惯,不是因为她喜欢镜子,而是她觉得镜子可以随时照出她的美丽,她的妖娆!

    魏老至始至终都没有搭理林总,对周莹莹那种矫揉造作的女人更是看都没看一眼,真不知道魏青哪里认识的这些人!

    “小唐丫头,这镜子你可是看了半天,可看出了什么门道?”

    相比林总他们,他还是和小唐丫头聊天吧,和小唐丫头聊天能延年益寿,和那群趋炎附势的人聊天,简直就是自找苦吃!

    唐玲平复了一下心情,看向魏老,笑着道,“虽然这古镜只是普通的镜子,不过我倒是很喜欢!”

    “咦?你不是刚才想抢我古玩的那丫头?”

    周莹莹早就认出了唐玲,只不过见她一个人在看展品,没有理她,而此时见到魏老对唐玲的态度,她到是想借着唐玲的缘故,让魏老注意到她!

    “哦?莹莹你刚才和这个小妹妹看上同一件古玩?那还真是有缘啊!”

    林总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正愁不知怎么才能搭上魏老,周莹莹竟然和那个小丫头认识,看魏老的态度,对那丫头似乎比他自己儿子还好,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魏老有一丝惊讶,这小丫头能看上眼的东西不多,他倒是有点好奇是什么东西。

    林总见魏老的表情,心知有戏,看着周莹莹催促道,“莹莹,还不快将那古玩拿出来瞧瞧!”

    周莹莹连忙将刚才花了五万块买的手把件拿出来,魏老瞧了瞧,皱着眉想不通,这横看竖看也只不过是一个仿品,仿的水平比之前魏青买的那个差远了!

    狐疑的看着唐玲,这小丫头不能看不出来,那怎么还会和这个女人争呢?

    唐玲看出魏老的疑惑,然后开口解释道,“之前魏叔买的手把件仿制的很不错,所以原本想买一个仿品,用来对比一下,没想到这位女士相中了,她出价五万块,我当然不会和她争了!”

    魏老恍然点点头,他就说嘛,这丫头精明得很,怎么可能会和人争一个赝品!

    周莹莹听了一愣,什么?假的?

    她可是花了五万块呢,怎么可能是个假货?

    林总的脸上有些尴尬,自己的女伴花了五万块买个假货,还跑到魏老面前卖弄了一番,真是丢人啊!

    可周莹莹心中却不平,不服气的开口道,“她说假的就是假的?我瞧着这手把件可是真的很!”

    林总将手把件接了过来,前后翻看了几下,也没分出是真是假,眼珠转转,看向魏老道,“魏老见识广博,不知道能不能给瞧瞧这手把件是真是假?”

    魏老虽然清高,却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见人家虚心的请教,自然不能太过高傲,于是将手把件接了过来,只是简单的看了几眼,心中便已有了数。

    将手把件还给林总,缓缓道,“确实是件仿品!”

    周莹莹听了,虽然心里还是不甘心,可是人家魏老都说是假的了,她还能反驳不成?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想着法的和魏老拉关系呢!

    看着女伴郁郁寡欢,林总哈哈一笑,十分爽朗的道,“莹莹也别生气,买古玩打眼的事是常有的,既然你喜欢这个古镜,后天不管多少钱,我都给你拍下来便是!”

    听到林总这么说,周莹莹才有了笑意。

    唐玲听了并不在意,这古铜镜的最后得主一定是她,这点毋庸置疑,她可不相信那个什么林总能争得过她!

    “听说这次展览最后一天,我国的叶弘毅叶大师也会来,魏老可知这消息是真是假?”

    林总将听来的消息说与魏老听,魏老喜欢古玩,那对叶弘毅大师定然会感兴趣,果然魏老听了眼睛一亮。

    思索了一下,然后道,“这我倒是没听说过,不过若是这消息是真的,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叶弘毅大师?我知道了,是不是那个我国古玩第一大师叶大师?”

    叶弘毅的大名很响,就连周莹莹这个拜金女都晓得,可见叶大师的影响力有多高!

    唐玲听到后,心中也是一动,她也很想见见叶大师,转头看向展台中的古铜镜,唇边划过一丝弧度!

    ------题外话------

    v群群号:117806072欢迎大家前来~进群后交订阅截图即可~

    亲们,有年会票的,千万别浪费,每天免费投十票呢~投给三少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