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不外传,摩托车事件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四十八章 不外传,摩托车事件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虽然青帮人都不太同意,可是刘学勇发了话,他们不敢不从,而唐玲也是觉得奇怪,原本她还准备了很多后手,没想到没有用上,刘学勇就同意了。

    不过不管如何,青帮如今成了唐玲的,接手青帮还是要一步步来,而唐玲接手青帮,只有几个高层,和少数的骨干知道,因为此事重大,现在还不宜外传,等正式接手之后,才会对青帮众多手下宣布。

    而那个抢了雷宇女朋友的男人,唐玲直接交给了雷子,让雷子自己看着办。

    刘展鹏向唐玲介绍青帮的内部情况,唐玲才真正知道青帮到底有多大,s市的娱乐场所除了帝豪,几乎都是青帮的地盘,青帮是在s市起家的,可是在省内各个市,都有了自己的基础,除了一些明面上的产业,青帮背地里还做着毒品军火的交易。

    刘学勇对唐玲没有隐瞒,将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了唐玲,因为他根本没必要瞒着她,唐玲那一摞摞的资料,巨细无遗。

    其中包括青帮的各种交易,与哪个官员有关系,就连青帮和那个人达成的共识,唐玲也是一清二楚,唐玲能知道这些机密资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早晚其他人也会知道!

    而刘展鹏甘心将青帮交出来,则是因为唐玲给他看的一份他从没看过的资料,原来那场交易里,青帮扮演的角色,始终是一个替罪羔羊!

    唐玲没有将青帮改名,仍然叫青帮,只是青帮的老大换了个人,不再是刘学勇,而是唐玲!

    因为是周末,唐玲只有一天的时间接手青帮,熟悉青帮的内部运作,唐玲派了帝豪的几个管事,进入青帮,同青帮的主事一起管理,因为刘学勇的配合,接手青帮进行的很顺利,第二天,唐玲便穿着校服,又步入了校园生活。

    “袁岳,你最近成绩上升的好快啊!”

    一名女生看着成绩表,满脸的羡慕,袁岳虽然是副班长,可是她的成绩只是中上等,每次考试,班里五十人,她也就排在十五名左右,可是这次的测试,她却一下子上升到第九名,引来了不少人的惊叹。

    袁岳甜甜的笑了笑,“也没有很快啦,不过我还是很开心了!”

    “袁岳,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武器啊?也和我们们分享分享吧!”

    杜子皓的成绩也不错,这次考试他排名第五,一直都是如此,他很想进前三名,可是不管怎么复习,始终进不去,袁岳突然上升的这么快,他倒是很想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是在外面补课了,我也没想到成绩会上升的这么快。”众人眼中袁岳又谦虚又可爱,都没有因为她成绩上升而产生嫉妒,不过对她口中的补课班倒是很感兴趣。

    “华夏教育?我感觉好像在哪听过啊!”

    “你都不看电视吗?现在华夏教育可火了,那里的教室比我们们这好的太多了,像皇宫似的!”

    “我天天学习,哪有时间看电视,就算想看,也是趁着家里没人,偷偷的看几眼,每次都是提心吊胆的!”

    “袁岳,那里的老师讲课好吗?”杜子皓心动了,若是去补课能让他的成绩上升,那他一定要去。

    “那的老师讲课很有意思,我觉得讲的很好,虽然费用贵了点,可是效果还不错!”袁岳笑着道,她成绩上升了,心中自然开心,便和几名同学讲了起来。

    顿时吸引了不少同学过来听她讲,袁岳见了,讲的更加起劲儿,那种很多人听她讲话的感觉她非常喜欢,就像众星捧月一样,全都围着她转。

    “唐唐,你要不要也去补补?”钟果佳蹭到唐玲身边,小声的问道。

    “那个华夏教育我也听说过,好像真的很好,不过好像有点贵。”

    钟果佳的一个表姐和她一样念初三,去了那补课班补课之后,成绩也上升了,所以她也心动了,她的成绩一直在二十多名晃悠,马上要中考了,她希望自己能考上一个公费的好高中,这样家里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可是补课的费用好像有点贵。

    “好啊,我们们一起去补吧!”唐玲点点头,她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华夏教育成型。

    钟果佳高兴的点点头,可想着那补课的费用,她又有点犹豫了,不知道那补课班要多少钱?

    唐玲看出钟果佳有些心情不佳,问道,“怎么了?”

    钟果佳想了想,才小声的道,“我听说补课费用很贵,我怕…”

    唐玲心中了然,钟果佳的家境好像确实不太好,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只点一个素菜,因为一中的食堂是分着点菜,她只点一个素菜一顿饭花不了多少钱,唐玲每次想将自己的菜分给她,她总是推托,后来唐玲只好说自己挑食,不吃扔了很可惜,钟果佳才肯吃唐玲的菜,可也只挑唐玲不动筷子的菜吃。

    唐玲笑笑,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们们可以先去问问,不同的课程不一样的价钱,我们们挑个便宜点的不就行了!”

    钟果佳听了眼睛一亮,用力点点头,开心的笑了起来。

    慕祁睿还是坐在唐玲身后,只是如今的心情完全颠覆了,盯着唐玲的眼神也十分复杂,他难以想象,那个眼睛都不眨就连杀两人,并且接管了整个青帮的人就是他眼前的这个!

    她在学校真的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不喜欢说话,成绩平平,也不是很受大家欢迎,这么一个人,竟然会有那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一面!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唐玲和那个如今的青帮老大是两个人!

    慕祁睿盯着唐玲的视线终于被聊着天的两人感觉到,钟果佳瑟瑟的看着慕祁睿,她觉得慕祁睿盯着她们的视线有点吓人,而唐玲则是冲着慕祁睿微微一笑,可看在慕祁睿眼中,便觉得那笑意有些揶揄的意思。

    “怎么?我们们的睿王子也有兴趣?”

    慕祁睿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有些便秘的道,“不…不用了!”

    然而看到唐玲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扯扯嘴角,有些艰难的道,“好,好吧!”

    唐玲甜甜的一笑,冲着钟果佳道,“人多点报名,也许还会有优惠!”

    钟果佳使劲儿点点头,而慕祁睿像吞了苍蝇一般看着唐玲,以她的身份地位,还会图华夏教育那一点点的优惠?反正不管如何,慕祁睿迫于唐玲的淫威,答应了一同去华夏教育报名补课。

    他觉得十分头疼,不为别的,看成绩单就知道,排在第五十名的那个人,就是他慕祁睿!而且还和前面那个人差了两百多分!

    而他之所以转到名校一中,也是因为他爷爷想让他有一个良好的读书环境,不要成天只知道混日子。

    慕祁睿的成绩一出来,立刻粉碎了不知多少青春少女的心,这成绩实在是…太差了!不过好在他有一副好外表,人又很酷,尽管他的成绩垃圾的要死,还是有一堆的铁粉支持他!

    苏景听着一堆人讲华夏教育,丝毫不为所动,看着手中的书,直到听到唐玲拉着慕祁睿一起去华夏教育补课,稍微走了一下神,上课铃声响起,他便收回了思绪,准备好下一节课要用的书。

    放学之后,唐玲、钟果佳还有慕祁睿三个人,怀揣着不同的心情去了华夏教育。

    刚到华夏教育的大门,钟果佳就退缩了,这么豪华的大楼,这补课费要多少啊!她肯定是负担不起的,可是却被唐玲拉了进来,美其名曰,反正来都来了,进来看看也好!于是钟果佳心中忐忑的跟着唐玲和慕祁睿一起进了华夏教育。

    刚一进门,就有一位漂亮的接待员接待了他们三个,钟果佳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看,跟着唐玲身后。

    华夏教育的大厅里,设了很多的咨询台,接待员将他们三人带到了咨询台,结果很不巧的是,旁边那几个咨询的人,竟然是唐玲班上的同学,他们是由袁岳带着过来咨询报名的,几个男男女女,其中还有那两个受了处分的贺媛和谢子婷。

    袁岳看到唐玲也来了这里,微微一愣,然后一脸笑意的道,“原来是唐玲同学和慕祁睿同学也来报名啊,好巧哦!”

    袁岳没有提到钟果佳,因为钟果佳要比唐玲还要默默无闻,所以经常被人忽略,就像此刻!

    “你们要报什么课程啊?我们们几个都准备报全科,你们也报吗?”袁岳甜甜的笑着,看起来很是热情。

    “全科?”贺媛嗤笑了一声,看着钟果佳,一脸的轻蔑之色,“一科的钱她都未必拿得出!”

    贺媛认识钟果佳的母亲,当然知道钟果佳的底细,钟果佳是单亲,她跟着母亲,而她的母亲是贺媛家雇的保姆,所以贺媛对钟果佳的事了解的比较多。

    果然听到了贺媛的话,钟果佳握紧了拳头,咬着嘴唇,低着头也不说话。

    “咦?小媛你怎么知道的?”袁岳一脸天真的看着贺媛问道。

    贺媛轻笑一声,像看笑话一般的看着钟果佳,然后自傲的道,“我当然知道,她妈妈可是我们们家的保姆,当初原本不想雇她妈的,可是见她妈妈挺可怜的,一个人带着个孩子,我妈妈心一软就让钟果佳她妈妈留下当保姆了!”

    “她是单亲家庭的啊?她没有爸吗?怪不得那么孤僻了!”谢子婷听了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钟果佳,好像钟果佳是什么怪物异样。

    “啊?怎么会这样?她好可怜啊!”袁岳一双大大的眼睛怜惜的看着钟果佳。

    钟果佳的头都快低到脖子里了,手紧紧的攥着衣角,眼圈红红的,她不想抬头看众人嫌弃的眼神,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唐玲见状拉住了钟果佳的手,轻轻的拍了拍,然后看向贺媛和谢子婷,“以你们的素质,恐怕就算有钱,华夏教育也不会收你们!”

    贺媛冷冷的看着唐玲,要不是因为唐玲,她怎么会受处分,“哼!不收我们们?难道收像你们这样连费用都交不起的吗!”

    “就是!别在这里丢人了,下回记得问清楚再来,免得交不起钱被人笑话!”谢子婷帮腔的道。

    然后看向慕祁睿,笑得花枝乱颤,“睿王子,你和我们们一起报名吧,别和她们两个一起,这样会折损了你的身份啊!”

    慕祁睿面无表情的瞧着谢子婷,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白痴!”

    谢子婷顿时脸上有些尴尬,这么多人看着,睿王子竟然说她是白痴,太丢人了!

    “你们似乎想的太简单了,华夏教育收人不止要学费,更看重的是人品,像你们这样基本没有人品可言的人,无论出多少钱,华夏教育都不会收的!”

    说完唐玲看向咨询处的人,开口道,“这位老师,我说的没错吧?”

    那名咨询员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华夏教育确实有这样的规定,她倒是很想签下这几个人的单子,这几个人签下来要有不少提成,可是她想到了华夏教育那严格的规定,最终还是放弃签单。

    这份工作待遇好,福利好,轻松又自在,说出去还体面,她可不想失去。

    “什么?可我们们刚刚都报名了,凭什么不给我们们名额!”谢子婷冲着咨询员尖叫,凭什么因为唐玲说一句话,她们就不能报名了!

    “很抱歉,我们们华夏教育确实有这条规定,学费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人品一定要好,之前同意给你报名,是因为你表现的没有不合规矩的事,可是鉴于你们刚刚的表现,我觉得你们并不符合我们们华夏教育收学生的基本条件!”

    咨询员委婉的说出了不收谢子婷和贺媛的原因,两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被人家质疑人品不好,顿时脸红的发烧。

    “那请问我们们几个可以吗?我们们刚才没有参与的!”另外几个学生急着问道。

    咨询员有些犹豫,却听到唐玲清脆的声音,“一个人的品行不止说话做事,还指心性,我想看别人笑话的行为,似乎品行也不怎么样!”

    那个咨询员也不知道怎么了,唐玲这么一说,便觉得有理,结果刚才在贺媛和谢子婷笑话钟果佳的时候,坐在一旁暗自看笑话的几个人,也没有获得名额。

    几个人怨恨唐玲的同时,也十分痛恨贺媛和谢子婷她们两人,这两人简直就是瘟神,上次因为她们就差点被牵连当成典型,这次又因为她们不能够报名,几人心下决定以后远离这两人。

    “真是晦气!”

    一名受牵连的女同学看着她们二人,低咒了一句,结果贺媛和谢子婷无地自容,两人匆匆的离开了华夏教育。

    袁岳眼睛转转,看着唐玲,对唐玲多了份探究,却在唐玲看过来时很好的掩饰住,笑笑道,“原本想着,这么好的补课班要和人分享的,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你们报名吧,我去安慰安慰他们。”

    那名咨询员看着袁岳眼中满是赞善,刚才一群人里,就属她品行最好,如今见同伴没能报名,还要去安慰人,真是个难得的好孩子!

    人都走了,只剩下唐玲三人,这时钟果佳才拉住唐玲的衣角,小声的道,“唐唐,我还是不报名了,你们报吧。”

    唐玲笑着拉住钟果佳,“我们们还没咨询呢,你也来看看。”

    钟果佳比以前强多了,最起码没有在贺媛和谢子婷奚落嘲笑她的时候跑开,就是很大的进步。

    钟果佳想了想,点点头,她知道唐玲刚才那样是为了她,她心中非常感动,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她出头,而唐玲愿意帮她!还有,她真的很羡慕唐玲,她真的好厉害,面对学校的不良传言,她没有受一点影响,而刚才就像个战士一般,斗得贺媛和谢子婷两个高傲的孔雀气急败坏,落荒而逃,她也好想像唐玲一样!

    课程内容钟果佳一点都没看,唐玲倒是认真的看了起来,一直以来华夏教育的具体实施方案都是杨风在进行,她忙着玉石展览,帝豪青帮的事,实在脱不开身,所以今天来正好看看华夏教育的进展如何。

    唐玲看的仔细,一旁的咨询员见状也没敢打扰,抬起头咨询员见到了杨校长,立刻站起身来,恭敬的喊了一声,“杨校长!”

    杨风冲着咨询员点点头,随即低头看见唐玲时,显然一愣,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那声“唐总”便没叫出口,而是对那咨询员吩咐道,“这几个学生,我来接待,你先去帮那边吧!”

    咨询员一愣,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唐玲几人,然后点点头,将唐玲三人交给了杨风。

    杨风连忙坐下,便听到唐玲开口问道,“我们们三人想报名,我觉得一对一的辅导比较适合,不过,不知道三个人报名,这里有没有什么优惠?”

    唐玲刚问出口,不仅杨风一愣,就连慕祁睿和钟果佳都是一愣,杨风看了一眼唐玲身边的两个学生,那男生一看便知道家中定不缺钱,而坐在唐玲身边的女孩,从穿衣打扮上便能看得出家庭并不富裕。

    杨风做老师这么久,自然知道唐玲说这话的意思,便笑着开口道,“我们们现在的一对一教学正在搞活动,两个人报名,可以赠送一个名额,你们是谁要报名呢?”

    唐玲赞赏的看了一眼杨风,笑着比划着自己和慕祁睿,“我们们两个!”

    杨风笑着点头,“恩,好,我这就帮你们报名,至于赠送的名额,不知道你们的小朋友有没有兴趣也来这里?”

    钟果佳愣愣的指着自己,“我吗?”

    杨风笑得一脸和煦,点点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也来这里学习?你可以来上课试试,保证能提高你的成绩!”

    唐玲笑着道,“是啊,果子也来吧,反正是赠送的名额,若是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钟果佳看着唐玲,又看了看杨风,然后点点头,“我…我愿意!”

    杨风为三人办理了报名手续,唐玲和慕祁睿明天再来交费便可,钟果佳直接就可以来上课,因为是专人的一对一,所以几人上课的时间也不同,老师会给安排。

    杨风的安排,唐玲很满yi,最后杨风还亲自将三人送出华夏教育,看得一群咨询员和接待员目瞪口呆,杨校长从来不管招生这块,没想到今天竟然亲自接待了三名学生,还亲自将人送出大楼,还真是奇怪啊!

    而刚才那名接待员暗自庆幸,还好她刚才按照规定做了,不然恐怕她就麻烦了。

    青帮接收的很顺利,内部稳定之后,才对青帮的低层宣布,青帮易主,刘学勇不再是青帮的老大,如今成了青帮的一个主事,而青帮高层也发生了变化,插进去了不少帝豪的人,并且所有人的分工变了,手下的小弟也变了,整个大洗牌。

    青帮内部被唐玲抽出一拨人,直接由唐玲指挥,除了那一拨人,其他人都不清楚唐玲用这些人做什么。

    而唐玲挑的这些人,其中就有慕祁睿,并且将慕祁睿提到了队长的位置,由他来辅助指挥。

    一切都进展的很好,唐玲吩咐了刘学勇和冯三他们,他们纷纷动了起来,而雷子的伤也慢慢好转。

    s市市医院某病房

    “老大,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雷子躺在床上,他觉得自己都已经好了,可是医生硬是不让他出院,每天在医院呆着,雷子十分无聊,浑身不舒服。

    唐玲将手中的苹果削下最后一块皮,然后递给了雷子,雷子接了过来,咬了几口,赞道,“还是老大削的苹果甜啊!”

    “啧啧!没看出来雷子兄弟还会撒娇!真是让乌某人大开眼界啊!”

    乌军师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慢悠悠的道,一双桃花眼看得雷子全身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大,我一点都不无聊,你别让他天天陪我了,整体对着他,就算不无聊死,也会被他气死!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雷子真的搞不懂,为何老大非要派这个死人妖来陪他!可他哪里知道,原本唐玲只是想派个帝豪里的兄弟来陪着雷子,可是乌军师知道了,自报奋勇的药来,说是正好可以和雷子讲讲青帮里的事,唐玲觉得乌军师的提议不错,便应了。

    “哦?你们相处的不愉快?”唐玲微笑道。

    “唐老大多虑了,我和雷子兄弟相处的不知道多愉快!”乌军师摇着扇子,冲着雷子抛过一个媚眼,笑得一脸暧昧。

    雷子见乌军师的模样,恶心了一下,可听到乌军师的话,脸色一板,冲着乌军师道,“老大就是老大,什么叫唐老大?”

    雷子那么精明,当然明白乌军师对老大并非真心跟随,而是迫于无奈。

    唐玲笑笑,“叫什么都一样,还不是一个意思!你说是吗,乌军师?”

    看着唐玲那双深邃的眼眸,唇边若有若无的笑意,乌军师笑笑,摇了摇扇子,“老大说的是!”

    连刘学勇都叫唐玲为“老大”,他叫唐老大,便是心中的不认同,一直没有人让他改,他便不改,可如今雷子提起,唐玲的话外音,他当然听得出,无论他认不认,唐玲都是青帮的老大,这点毋庸置疑,谁也改变不了,他还真没必要坚持一个称呼。

    唐玲轻轻勾唇,看着乌军师别有深意。

    “老大,这次因为我弟弟,才给帝豪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我…”

    老大一直没有提,但他却不能不提,他害得老大涉险独自进入青帮的地盘救人,若是出了什么事,他真的不能原谅自己。

    唐玲看着一脸自责的雷子,点点头道,“恩,因为你,确实给帝豪带来了很大一个麻烦,所以就请你安心的养病,好了之后,这个大麻烦还要等着你帮着解决!”然后若有若无的瞄向了乌军师。

    雷子见了明白了老大的意思,看看乌军师,扑哧一笑,然后开口道,“老大放心,我雷子身子健壮呢,等养好病,一定帮老大解决好这个大麻烦!”

    乌军师脸色头一次有些变化,青帮在他们眼中竟然是个麻烦,好像还很嫌弃!

    雷子见了,故意很得瑟的点点头,“可真是个大麻烦!”

    果然看见乌军师憋闷的样子,顿时雷子觉得心情无比顺畅。

    雷子一直没有谈他弟弟的事,不过可以看得出,他这次对他弟弟很失望,其实最终还是心中埋怨雷宇的冲动,差点连累了老大。

    此时巡房的医生走了进来,看到唐玲在这里,显然一愣,认出了她就是当然那名冲进手术室,将那杯里的黑色汁液倒入病人口中,然后病人竟然真的不出血了,他们一直想搞清楚,到底是不是唐玲那黑乎乎的药汁起了作用。

    他们一直想找唐玲问清楚,可每次都遇不到唐玲,没想到这次巡房竟然遇到了唐玲,连忙走上前来,也没给雷子做检查,直接冲着唐玲走过来。

    “小姑娘,上次手术时,你给病人喝下的是什么,能告诉我吗?”医生问的有些急。

    唐玲只是面带笑意,“抱歉,不外传。”

    医生听了一愣,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了,轻咳了一声,缓缓道,“你别误会,我们们不是想要你的秘方,只是觉得你给他喝下那药汁之后,他便止了血,这很神奇,想研究一下那是什么东西。”

    唐玲依然笑笑,摇摇头道,“抱歉,不外传。”

    笑话!

    拿出来让你们研究,估计连骨头都剩不下,她可是等着吃下这块大肥肉呢!

    医生吃了个闭门羹,讪讪的没再继续问,例行公事的给雷子做了检查,然后出去了,出了门连忙小跑奔向院长办公室。

    结果不一会儿的时间,雷子的病房门就被敲响了,进来了几名医生,唐玲一见,便知道定是刚刚的医生巡完房,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

    一个五十多岁老人,面相慈祥,看见唐玲便走了过来,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这位小姐你好,我是s市市医院的院长邓博。”

    唐玲点头笑笑,“邓院长您好!如果你也是想问和刚才那位医生一样的问题,那么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邓院长却不介意的笑笑,开口道,“这位小姐误会了,我们们不是想抢你的药,而是想问你的药还有没有,能不能卖给我们们?”

    唐玲看着院长,缓缓道,“我想知道你们为何如此紧张那止血的药?”

    院长想了想,看着满屋的人,犹豫的没有开口,唐玲冲着乌军师道,“乌军师,你先带着这些医生出去,我和邓院长有话要说。”

    乌军师摇摇扇子,“是!”

    然后带着几名医生,晃晃的出了病房,随手将门关上,然后站在病房门口的不远处,为里面守门。

    房间里只剩下躺在床上的雷子,与坐在沙发处的唐玲和邓院长。

    “邓院长但说无妨。”唐玲笑着道。

    邓院长看了一眼雷子,然后缓缓道来,原来是s市的市医院里,现在有个病人,需要做心脏手术,可是患者的年纪比较大,院方当然在各方面都要做好准备,其中一个就是止血。

    而院长听到两名医生和几名护士说,他面前的女孩,在患者内出血,无法止血的情况下,给他喝了一些类似药汁之类的东西,结果竟然奇迹的止血了,院长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名要做心脏手术的病人,所以告诉了医院里的人,若是见到了唐玲,务必要通知他。

    唐玲听了点点头,然后看着邓院长道,“这位要做心脏手术的人是谁?”

    邓院长听了顿了顿,犹豫的没有说,只是道,“是一个我们们医院想竭力救治的人。”

    唐玲摇头笑了笑,邓院长有些着急,这摇头是什么意思?不行?

    “邓院长不愿拿出诚意,连是谁都不愿告知,却想从我的手中讨要秘方,这等赔本的买卖,我是不会做的,邓院长还是请回吧!”

    邓院长有丝着急,连忙道,“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这病人的身份特殊,不宜对外泄露!”

    见唐玲依然是免谈的模样,邓院长咬咬牙,开口道,“我可以告诉你是谁,可是你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传出去!”

    唐玲勾唇一笑,轻点了一下头,院长才开口道,“是省委书记。”

    省委书记?

    唐玲抬眼看看院长,看着院长的模样,唐玲知道院长没有骗她,真的是省委书记。

    省委书记要做心脏手术,为何要在s市的市医院?去宁市的省医院或者京城的医院不是更好?

    从院长口中得知,竟然是省委书记自己要求的,竟然是因为不给政府添负担,他个人的财产只能负担在s市市医院的费用,这倒是令唐玲惊讶不已,一直听说省委书记廉洁,却没想到竟是如此廉洁,就连这么危险的手术,都不肯占国家一分,唐玲当下便同意将附优籽拿出来,给医院留做备用。

    其实除了个人敬佩他的廉洁之外,唐玲还有其他打算,她记得发生“秦夏大案”的时候,省委书记已经换了人,也正是那名新上来的省委书记,将“秦夏大案”的相关人员进行审查,拿了刘学勇开刀,提供了大量的资料,坐实了秦家和夏家几名官员的罪名。

    若是唐玲能救活这位即将做手术的省委书记,那么很多局势便不同了。

    唐玲回到家时,母亲张桦告诉她,家里出事了!

    进了屋,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到了,三婶子文云芝的儿子唐忠,正跪在中间,一屋子的人沉默不语,唐玲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唐玲没有说话,和母亲一起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

    “唐忠,你自己说,今天这事是不是你做的?”

    唐子玉板着脸,看着双胞胎兄妹的哥哥唐忠,声音带着严厉,唐忠听了心中一慌,低着头不肯说话。

    “我说大姐,你有证据证明你家的摩托车是我儿子偷的吗?这么拉着一大家子来爸妈这里,你是准备开三堂会审还是怎么着!”

    文云芝看着自己儿子跪在那里,心中不舒服,虽然她儿子不太争气,可是那也是她的儿子,可不能让人欺负了。

    “他三婶,唐忠是被我们们区警员抓到的,原本是要抓他进看守所的,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小忠带回来,你说这事是真是假?还是你觉得我不应该带他回来,直接让你去看守所领人,你才相信?”

    吴光远做警察多年,说话深沉,话一出口,文云芝就蔫了,自己的儿子什么样她怎么会不知道,原本想赖账的,结果没想到,她儿子唐忠竟然是吴光远从警局直接带回来的,这下她可没话说了。

    “唐忠,你老实说,你大姑家的摩托车是不是你偷了?你偷的摩托车现在在哪呢?”

    老爷子唐元宗脸色也不好,这他们老唐家怎么能出手脚不干净的人!这该多让人笑话!

    “还不说?你爷问你话呢!你个刑子,偷谁的不好,非偷你大姑家的东西!你傻啊你,不知道你大姑父是警察!”

    唐忠的爸爸唐国华拿着手中的烟灰缸,冲着儿子脑袋就砸了过去,一下砸到了唐忠的脑袋上,唐忠的脑袋立刻肿了一个大包,看得家里人心惊肉跳,这唐国华下手也太狠了。

    “老小,你干什么!哪有你这么打孩子的!这孩子要是被你砸傻了怎么办!”

    老太太李红琴连忙站起身,上前检查唐忠的伤,看见唐忠脑袋上肿了一个大包,立刻心疼的要死,这孩子可是在她身边长大的,她可是疼得紧。

    “妈的,你傻啊你,你不会偷远点啊!自己家里你下什么手!”唐国华骂骂咧咧的道。

    二叔家里只有二婶孔娇云来了,只是冷眼看着,没有搭腔,张桦看着如此的唐国华,眉头皱了皱,也没说话,这两个孩子都是被家长耽误了!

    最小的唐子琪看不过去,冲着三哥唐国华道,“三哥,你那是什么歪理?自己家的不能下手,别人家的就能下手偷了?你这是什么教育方式?哪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小忠能有今天,那也是你没教育好!”

    “去去去,你管好你那傻儿子就行了,别人家的事你瞎搀和什么!就你会教育,到现在你家儿子被你教育的自己还不会吃饭!我儿子就偷了,怎么的!有能耐你也让你家儿子偷去!”

    唐国华就没把唐子琪当回事儿,原本以为她嫁的不错,能借上点光,哪知道她一个克夫命,好好的老公也被她克死了,还留一个傻儿子,在唐国华眼里,唐子琪和她的儿子就是老唐家的拖油瓶!

    唐子琪听了心中一疼,红着眼圈回嘴道,“我儿子傻怎么了?最起码他不去偷不去抢,不会因为这个被人抓到局子里去!”

    文云芝瞪了唐子琪一眼,“那是因为你儿子智障,都没有自理能力,还想干技术活!”

    在文云芝和唐国华眼中,对于偷这件事,压根就不会感觉羞耻,反而认为能偷到,那也算是他儿子的能耐。

    看着家中的几人吵得厉害,唐元宗大吼了一声,“都给我住嘴!”

    果然没人吱声了,唐子琪气得小脸通红,文云芝一脸跋扈的模样,老太太搂着孙子。

    “唐忠,你把事情给我说明白!”

    唐忠看着盛怒的爷爷,断断续续的将事情说了,就是他没有钱花了,看到大姑家的摩托车没锁,他就将车骑走了,然后找了家回收摩托车的地方,想将车卖了,赚点钱花,却没想到哪家回收摩托车的地方是惯犯,正巧碰到警察来抓人,结果他就被抓进去了,然后看到了姑父吴光远,接着就被带回家了。

    家里人听了都点点头,算是明白了,可吴光远当了多年警察,审问犯人很有一手,听着唐忠说的那些话,便看出他还有隐瞒,当下便问道,“小忠,一辆摩托车也要几千块,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众人听了都看向唐忠,吴光远说的对,他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几千块在98年,也不算少,他一个孩子要那么多钱有什么事?

    ------题外话------

    文里有的人物设定有改动,唐玲三婶文云芝生的是双胞胎不变,可是将双胞胎姐妹改成了兄妹,哥哥唐忠,妹妹唐玉凤,只是稍加改动,对剧情没有影响,大家可以放心看,实在抱歉了!

    领养开始了,进v群后告诉三少要领养谁!

    感谢:青青草儿香,祝福2pm,悠梦昕然,amyhactc,463288501的花花钻钻打赏~

    anne200686126,一只笨狗,miangu,ljl20110801,lilizhen,玲珑风,elf850719,蓝紫的涟漪,yanhua8685,又见雪花飘飘,ankdliei0009,宇文紫幽的月票~

    hiwing2,amyhactc,侗泶仔ankdliei0009的评价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