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英雄救美,爱护幼小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四十四章 英雄救美,爱护幼小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一时间这一桌上的气氛凝重,钟果佳看到苏景餐盘摔在桌子上的时候,立刻停了手中夹菜的动作,筷子也放到了一边!

    唐玲依然是悠闲的吃着菜,慕祁睿则是一脸冷酷,唇边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看到苏景来了,抱着胸靠在了椅背上,大有看好戏的模样!

    上次唐玲故意放出消息,让他这么一个有轻微洁癖的人,忍受了那么多的“偶遇”,最后还是靠他的美人计,将他有洁癖的消息传了出去,那群花痴的女生才停止了那种疯狂的举动,并且将唐玲恨得牙痒痒!竟然故意害她们在睿王子面前出丑,害得她们被睿王子嫌弃!

    可恶!简直罪不可恕!

    苏景也不吃饭,就是那么盯着唐玲,最后钟果佳看不下去,用比蚊子稍大点的声音问道,“班长,你不吃饭吗?”

    苏景好似没听到一般,依然定定的看着唐玲,钟果佳有些尴尬,不过她经常被同学忽略,习惯了,所以也就不纠结什么!

    可唐玲却看不过眼,她可以忍受苏景那别扭脾气,可无法忍受她认同的朋友也忍受苏景的小脾气!

    “苏大班长有何贵干,光看着我你就能吃饱了?”

    唐玲放下筷子,靠在椅背上,静静的看着苏景!

    于是,这一桌,四个人全都不吃饭,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气氛诡异!

    “她们说的是真的吗?”声音凝重,眼中似乎还带了一丝焦急!

    钟果佳疑惑的看着苏景,她们说什么了?没说什么啊!她当然不知道,唐玲刚见过赵源,她被包养的事就被传开了,只是钟果佳没听到罢了!

    而唐玲耳力惊人,自然听到了那些传言!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苏景竟然也听到了,还风风火火的跑来质问她!

    这小子向来不是喜欢八卦的人,他不在乎别人如何,无论别人发生什么事,他总是很淡定,丝毫影响不到他!

    可这次他听到有人传言,说唐玲被人包养,今天那男人都找上门来,他不淡定了!端着餐盘就直奔唐玲而来!

    “呦,我们们的冰山王子苏大班长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

    因为苏景对待钟果佳的态度,唐玲也出口的话带着些讽刺的味道,苏景听到耳朵里感觉十分不舒服!虽然唐玲每次和他说话都是阴阳怪气,可是听着很亲近,这今天这话说的,却有些疏离的味道!

    苏景眉头轻皱,钟果佳看着气氛不对,瑟瑟的插了一句,“什么传言啊?”

    苏景听了一愣,看了一圈他们三人,才反应过来,这些传言想必是还没传到他们的耳朵里!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说,因为这些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唐玲笑了笑,然后也是一脸疑惑的道,“是啊,什么传言?”

    见几人一脸疑惑的盯着他,唐玲那颇感兴趣的模样,苏景又别扭了,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卡在喉咙的疑问,低声道,“没有!”

    然后别扭的拿起筷子,十分憋闷的开始吃饭!

    钟果佳一头雾水,慕祁睿则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景,没说话,也开始吃了起来!

    唐玲也没有追着问,她很清楚,就算她追着苏景问,他若不想说,也问不到结果!

    吃完了饭,苏景又抬头看了看唐玲,最后站起了身,招呼也没打,端着餐盘走了!

    苏景走了之后,钟果佳才小声的问道,“唐唐,我发现苏班长看起来好厉害啊!”

    唐玲笑笑,“他就那副模样,习惯就好了!你吃完了吗,走吧果子!”

    钟果佳点点头,和唐玲一起离开了,而慕祁睿再一次被晾在了那里!

    一下午,苏景都是别别扭扭的,想问唐玲,却有怕伤到唐玲,自己在那憋闷了半天,放学的时候,唐玲拎起了书包,没等苏景将话问出来,就离开了教室!

    唐玲走这么快,绝对不是因为赵源在外等着,而是她见识过苏景的执着!

    记得那次小学联欢会,她因为忘记准备了贺年卡,这小子把他送给唐玲的贺年卡又抽了回去,说什么让她拿着她送的去换!唐玲哪里会放在心上,结果一开学,苏景就是板着一张脸,看见唐玲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贺年卡呢?”

    当时真把唐玲雷了个外焦里嫩,这小子因为一个贺年卡,竟然惦记了一个假期,开学第一件事就是在门口堵她,只为了一张贺年卡!

    最后实在不愿意忍受苏景那冰冷的模样,唐玲在学校门口买了一张贺年卡,只写了名字,交给了苏景,这家伙才从书桌里拿出那张当初被他抢回去的贺年卡,交给了唐玲!

    之后唐玲每年的联欢会总是不忘记准备贺年卡,也是深受苏景的影响!

    所以,唐玲相信,她若是不赶紧走,以苏景的脾气,非要将憋了一下午的话问出来不可!面对苏景的执着,唐玲承认,她还是有些打怵的!

    坐在一家环境极好的西餐厅里,唐玲上下打量着一身骚包至极的赵源!瞧着他那副模样,唐玲就想动手扁他!

    这小子来接唐玲放学时,不但没有听唐玲的话,低调行事,反倒是穿了一身大红色,开着那台足以令人疯狂的北欧幽灵,帅气的站在学校门口,立刻引来了无数的尖叫声!

    为了不引起暴动,唐玲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迅速的钻进了车里,关上了车门!

    不用想就知道,明天上学,她“被包养”的传言就会被落实了!

    “一个晚上,你看了我一百三十二次,怎么?难不成是看上本少爷了?”

    赵源勾起一抹令人炫目的笑容,漂亮的凤眼微微眯起,配合着餐厅的灯光,显得格外的迷人!

    唐玲看着这样的赵源,声音中带着一丝慵懒的道,“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我想我已经杀了你一百三十二次!”

    赵源丝毫不介意,明白唐玲的意思,唇边依然带着笑意,“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中午你嫌我太低调,晚上自然要高调一些!”

    口是心非?

    唐玲发誓,如果她知道赵源对女人的了解只是口是心非,她中午的时候绝对会让赵源晚上盛装去接她!

    翻了一个白眼,唐玲问道,“源大少爷找我有什么事?”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吃饭?”赵源挑挑眉,觉得唐玲翻白眼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唐玲笑了笑,“源大少爷请吃饭,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我可是荣幸之至!”

    “哦?既然荣幸之至,我倒是愿意让你每天都体会一次!”赵源眯着凤眼,眼角都是上扬的,看得出他的心情不错!

    “咱福薄,好不容易积攒点福气,可不能浪费在陪你吃饭上!”

    听着唐玲的调笑,赵源笑了笑,想起云省的事,才稍微收了些笑容,喝了一口杯中红酒,“上次怎么走的那么急?”

    唐玲耸耸肩膀,摊了摊手,说出的话带着浓浓的调侃,“跑路逃命能不急吗?我胆子可是小的很!”

    赵源拿着酒杯的手一顿,眉头微皱,尖锐的杀气氤氲在眼底,“逃命?有人追杀你?”

    唐玲撇撇嘴,无限感慨的道,“可能是有人嫉妒我气质优雅,所以特意找了**个大汉在街上追着我跑,哎!当真是形象全无啊!”

    边说边抬起手,妆模作样的拨了拨刘海!

    赵源听到后,手一紧,杯子拍的一声被捏碎,手被划破,血水搀和着红酒一滴一滴的掉在桌上!

    不远处的侍应看到了,急忙拿了药箱,要给赵源处li伤口!

    这源少是这里的顶级会员,他们都知道赵源的身份,深怕开罪了赵源,所以看见赵源的杯子碎了,一个个都胆战心惊!

    “源少,实在是抱歉,都怪我们们没检查好杯子,竟然伤了您的手,我们们…我们们…”

    经理闻信连忙小步跑来,一个劲儿的鞠躬赔罪,就怕源少追究!

    “行了,你们也别道歉了,就算你们给他一个铁杯,也照碎不误!是他自己捏碎的,和你们又没关系!”

    唐玲见经理满头大汗的模样,实在看不过去,便插了一句!

    经理愣愣的看着唐玲,见她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竟然敢把责任推到源少头上,胆子真是太大了!

    “那个,源少,还是让我们们先给你包扎一下吧!”唐玲敢这么说,他可不敢那么做!

    赵源淡淡的看了一眼手上留着血的伤,看也没看经理,只是吩咐道,“药箱留下,你们下去!”

    经理听了,立刻将药箱留下,和几名侍应退了下去!

    “有专业的人,源大少爷不用,难不成想让我这个外行人给你包扎?”唐玲调笑了一句。

    赵源看着唐玲,“既然你有这个觉悟,难不成还要我去请你?”

    唐玲耸耸肩,拿着药箱,坐到了赵源身边,赵源伸过手,有玻璃碎片扎了进去,看得出来,他当时使了多大的劲儿!

    “源大少爷也搞自残这玩意儿!啧啧!这伤口还真是不浅!”

    赵源听了眼角抽了抽!

    唐玲从药箱里拿出一把镊子,用酒精消了毒,一只手捏着赵源的手指,一只手拿着镊子去夹那玻璃碎片,赵源眉头都没皱,好似那玻璃碎片扎的并不是他的手一般!

    “是谁追杀你?钱家还是慕容家?”

    赵源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唐玲在云省也就得罪了那两家,除了这两家,他还想不出谁会追杀她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

    唐玲拔出一块碎片,侧头缓缓道,“为什么不怀疑冯家?”

    “冯家?”赵源挑挑眉,摇摇头笃定的道,“不会是冯家!”

    “哦?”

    唐玲停下手中的动作,要知道冯家一直认为是唐玲害得冯倩月和冯思洋摔下楼梯,若是论仇家,想必冯家更恨唐玲一些吧!

    “不会是冯家,这点我还能肯定!虽然倩月刁蛮任性了一些,可是她的父母却是明理的人,这种下三滥的事,还是做不出来的!”赵源摇摇头,很肯定的说道!

    唐玲心中也不敢确定是谁派来的人要抓她,毕竟她与这三家都有过节,不过听赵源的意思,范围应该缩小在钱家和慕容家了!

    “你是怎么逃掉的?”赵源很好奇,若是真像唐玲所说,**个大汉追赶她一个小姑娘,她怎么逃掉的?

    唐玲又想起了十一的那句“我会负责”,晃神了一下,然后笑了笑道,“咱的人品还不错,体验了一回英雄救美!”

    看着唐玲的神情,赵源心中有一丝不快,“英雄救美?就你?哼!我还不如相信人家那是爱护幼小!”

    用力拔出一块碎片,赵源手上抽痛一下,看着唐玲有些孩子气的举动,赵源笑颜如花!

    “源大少爷叫我来,就是为了问我急着离开云省的原因?”唐玲手上动作不减,碎片都拔了出来,拿过酒精消毒,然后用纱布将伤口缠上!

    “还有一件事!”赵源顿了顿,盯着唐玲,有些严肃的开口问道,“你和珍宝斋到底什么关系?”

    唐玲这次去云省,他已经弄明白,她是去找珍宝斋丢失的毛料的,能让她一个未成年人千山万水的跑去云省找毛料,除了她是珍宝斋的老板之外,他还真想不出其他原因!

    原本之前他和夏文易就怀疑过,不过那时对唐玲了解不多,而这次唐玲去云省找毛料,他便能肯定,唐玲便是这珍宝斋真正的老板!现在,他只想从唐玲口中听她亲口承认!

    唐玲深深的看了一眼赵源,起身离开赵源旁边的位置,回到座位,面对赵源坐下!

    “源大少爷果然心思缜密,我只是去了一趟云省,你便猜出了我的身份,真是令人佩服!”

    赵源瞳孔一缩,盯着唐玲的凤眸划过精光,心中竟然升起一丝骄傲,他看中的小丫头,果然不是一般人!

    唇角勾起,勾出一抹颠倒众生的弧度,“很好!”

    赵源凤眸晶亮,“云省,你可有兴趣?”

    唐玲打量着赵源,“源少有话不如直说!”

    “有没有兴趣来云省分一杯羹?当然我指的绝对不是烟草,而是你的老本行,玉石!”

    唐玲靠在椅背上,没有了之前的孩子气,整个人的气息一变,赵源看着如此的唐玲,若是忽略她的年龄,他会觉得自己在和一个久经商海的老狐狸在商谈!

    这一刻,赵源才觉得他没有冲动,选择唐玲,或许是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唐玲微微一笑,“愿闻其详!”

    赵源便将他的想法说给了唐玲,云省势力纷乱,这是唐玲早就知道的,从赵源的口中得知,云省所有的毛料,竟然是慕容家的生意!

    之前因为钱雨菲出现丑闻,莫家与钱家的婚约便取消了,但是为了巩固势力,莫家家主莫云,竟然看上了慕容家,慕容家的大女儿慕容燕虽然也有丑闻,可是慕容家的小女儿慕容思刚从国外留学归来,莫云打上了慕容思的主意!

    在云省,能配得上莫家的家族并不多,孙家、赵家与莫家是敌对,族长家不与外族联姻,钱家唯一一个女儿出了丑闻,剩下那些有点势力的家族里,冯家丫头毁容,纳兰家只有男丁,剩下的只有慕容家的小女儿慕容思了!

    而赵源的目的也很清晰,既然莫家想用联姻扩展势力,那他便让莫家联不成姻,因为慕容家是做毛料生意,赵源对毛料不熟,便想起了唐玲!

    若是这块肥肉要送人,他更愿意送给唐玲!

    “我要付出什么,而我又能得到什么?”唐玲听完后,并没有兴奋,而是冷静的抛出了这么个问题!

    赵源听到后,果然看着唐玲的眼睛一亮,多了一丝赞赏,现在他越加肯定,和唐玲合作是个很好的选择!

    “毛料的生意要你们珍宝斋出面去抢,你将正面迎上慕容家,我在私下会给予你支持,事成之后,玉石毛料市场你可以占七成!”

    唐玲手指在桌上轻敲,听到赵源的话轻笑了一声,摇摇头,“源少打的好盘算,我们们珍宝斋冒着风险,千上万水的去争地盘,最后最大的受益者却只是你一人,这种风险和利益不成正比的生意,我可是从来不干的!”

    赵源没有说话,示意唐玲继续,唐玲笑着继续道,“我向来是个无利不往的人,既然源少想用我来牵制慕容家,从而牵制莫家,我们们珍宝斋需要同时和两大家族作对,我想如果我想要占玉石毛料市场全部份额,源少爷也不会亏,不是吗?”

    全部份额!

    唐玲从赵源一开始说明来意时,就准备将云省的玉石市场全盘接收,她想抢的生意,是决不允许别人也插一脚的!就算是为她提供援助的赵源,也不行!

    赵源笑笑,“人不大,胃口倒是不小!”

    唐玲耸耸肩,很明显,她不会让步,反正是赵源在找合作伙伴,她虽然看好云省的地盘,可不见得就非要插上一脚!若不是有她满yi的利益,她是绝对不会考虑的!

    沉默了许久后,赵源才抬起凤眸,缓缓开口道,“成交!”

    唐玲这才满yi的一笑,伸出右手,赵源与她轻轻一握,朱唇轻启,“合作愉快!”

    她知道,赵源若是想找一个搞玉石的企业去牵制慕容家,是非常容易的事,而赵源却找上了她,除了看上了珍宝斋的势力,同时也是卖给了她一个人情!

    唐玲的心情不错,自然吃的很愉快,赵源就更不用说了,看着如此的唐玲,赵源便觉得,他让步的那些利益,似乎让得很值!

    其实唐玲还有一点没有想到,就是刚刚赵源听到唐玲被人追杀,而派出追杀唐玲的人,很可能是钱家和慕容家,他倒是很想给唐玲一个报仇的机会,所以在利益上才没有继续坚持!

    这是认识唐玲以来,赵源觉得两人相处最为愉快的一天!因为唐玲没有放他鸽子!

    第二天上学,不少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唐玲,有疑惑的,有鄙夷的,有讽刺的,也有嫉妒的,总之没有一个人的眼神是和善的!

    “唐唐,你终于来了,你跟我来!”

    钟果佳连忙拉着唐玲,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一脸担忧,看着唐玲张了张嘴,最后却开口道,“唐唐,你今天还是请假回家吧!”

    唐玲看着支支吾吾的钟果佳,笑了笑道,“怎么?又有传言了?”

    钟果佳面色为难的看了看唐玲,然后点了点头,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口!

    唐玲看着她那模样,轻笑了一声道,“是因为我被传被包养的事吗?”

    钟果佳听了立刻瞪着大大的眼睛,眼中满是委屈,直直的看着唐玲,缓缓的点了点头,却又急忙道,“唐唐,你别难过,她们都是瞎传的,可是现在班级都传的厉害,我觉得你还是请假回家吧,过两天再来!”

    她是真的担心唐玲听到那些人的传言,会被气得发狂,那些人的话真的是很难听,她都听不下去了!

    唐玲拍了拍钟果佳的手背,“放心,我的抗打击能力超强,那点闲言碎语,对我还起不了什么作用!”

    钟果佳还是不太赞同,可耐不过唐玲坚持,只好跟着唐玲回到了教室,果然唐玲的身影一出现在教室门口,所有人的视线便落到了唐玲身上,议论声也全都停止,教室特别安静!

    唐玲见此,轻笑一下,迈着步子,对众人熟视无睹,径直的走到了座位!

    众人都愣愣的,异常安静!结果谢子婷冷哼了一声,“真是不要脸!”

    班级里炸锅了,疯狂的谈论起来!

    “你们说,唐玲到底是不是被包养啊?”

    “肯定是!你没看到昨天来接她的那个男人吗?年纪比她大那么多,还是开车豪华跑车,肯定是被包养了!”

    “我觉得应该不会吧,唐玲平时挺文静的啊,你们这群女生就是想象力丰富!”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说道。

    “去去去!你懂什么!谁不知道你暗恋她,当然看不到她丑陋的一面!”

    眼镜男孩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支支吾吾的道,“你们别瞎说!”

    “切!懒得理你!”

    “想一想,真的有可能啊!听说她升初中是破格入选的,是一中去学校要的人,可是你们觉得她学习好吗?一中这么大的名校,怎么会去要一个成绩平平的人!搞不好就是被哪个有钱人包养了!”

    “你们也太能扯了!小升初她才多大啊,就被包养!拜托你们动动脑子!”

    “杜子皓,难不成你也暗恋她?”

    杜子皓鄙视的看了女生一眼,“我这叫实事求是,你们说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毫无根据,瞎起什么哄!”

    “哼!你就知道读书,当然不懂了!现在的社会,什么人都有,学生被包养的又不是没有!况且现在所有人都这么说,那肯定是大家都这么觉得!”

    “哼,我要是她,我都没脸来学校!她可真是我们们一中的垃圾!直接影响了我们们一中的形象啊!要我说,学校就应该把她开除!”

    “恩,对!我也赞同!我可不想和那么恶心的人在一起念书!”

    “我也是!”

    “我也是!”

    议论声此起彼伏,说什么的都有,谁都没有控制音量,仿佛就是说给唐玲听的,一个个说话声音都很大,故意给唐玲难堪!

    唐玲只是坐在位置上,淡淡的看着这些人,一一记住!不过没想到的是,竟然还有意外收获,竟然有人暗恋自己!

    慕祁睿一脸兴趣的盯着唐玲的背影,他很好奇,唐玲听到这些话,此时心里是怎么样的!他倒是很想看到唐玲爆发,他可是清楚的记得那天唐玲一脚踹飞古依依的情形,简直酷毙了!

    结果慕祁睿没有等来唐玲的爆发,却等到了那个万事不惊的苏景爆发了!

    砰!

    大力拍桌子的声音响起,议论的人听到,停下了议论,都是满眼震惊的看着苏景,有的人夸张的长大了嘴!

    是他们眼花吗?

    那个万年不动的冰山苏景,竟然火爆的拍了桌子?

    “说够了就都给我闭嘴!”

    众人从没见过苏景发火,别说发火,他们都很少见到苏景有什么表情,而今天竟然发火了!

    苏景本身就很冷,平日里同学都比较怕他,而他今天一发火,果然教室安静了,谁也不敢再议论,因为苏景现在的模样好吓人,浑身散发着冷气,教室里的压迫感极强,就连小声说话都不敢了!

    唐玲侧过头看向不怒自威的苏景,头一次发现冰山发火,果然气势非凡!

    一场唐玲是否被包养的讨论,便在苏景的恼火中结束了!

    因为事态严重,引起了校方的重视,还没上课,唐玲便被脸色不善的夏老师叫走,学生们刚想议论,可见到苏景脸色难看,便自动闭上了嘴!

    唐玲跟着夏老师向校长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严厉地批评唐玲,“唐玲,你到底是怎么搞的,马上就要中考了,竟然不知检点,弄出这种事,你的名声不要了,我们们班级的名誉还想要!一会儿去校长办公室,你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和校长说明,之后学校怎么处分,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唐玲这个学生很普通,当初她是因为小学数学竞赛优异的成绩,被一中直接要了过来,原本她还以为自己带的班级,收到了一个好苗子,可结果相处下来才发现,她的成绩真的很一般,顶多算得上班级的中等,这倒是叫她大失所望!

    而不少老师当初嫉妒唐玲被分到了她的班级,唐玲去了夏老师带的班,可成绩平平,有不少老师竟然私下说唐玲这孩子被老师耽误了,所以夏老师对唐玲一直没好感!

    上次苏景因为意外伤了腿,原本想找另一名学生替代的,可没想到校长竟然亲自点名让唐玲参加,看中的无非是唐玲小学的优异成绩!

    但夏老师并不看好,小学生学的东西终归是简单,哪里能比得上初中的难度,可校长亲自点名,她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便有了唐玲代表学校参加比赛的一幕!

    夏老师敲响了校长办公室大门,听到校长应声,她才推开门,带着唐玲一起走了进去!

    “李校长,我们们一班的唐玲同学带过来了!”夏老师恭敬的开口道。

    校长看到唐玲,示意她们坐下,唐玲刚坐下,便听到夏老师开口道,“李校长,唐玲这件事有我的疏忽,这孩子平时看着挺老实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准备今天就去找她的家长,了解一下情况!不过,我担心家长可能也不知道这件事儿!”

    夏老师一开口,看似揽了责任,可是接下来的话,无疑暗示着,这件事不能怪她,就算是唐玲父母也不一定知道,一切都是因为唐玲不知检点!

    唐玲勾唇看了一眼夏老师,眼中的鄙夷之色尽显,虽然她姓夏,可是没有半点夏家人的气质风范!

    校长朝着夏老师点点头,然后看了看一脸悠闲的唐玲,想了一下,冲着夏老师道,“夏老师不必自责,这件事我心里有数,这样,夏老师还是先回班级维持一下纪律,别耽误了其他孩子的学习,马上要中考了,可不能分心!”

    夏老师连忙点头保证班级一定不会乱,瞪了一眼唐玲,便出了校长室!

    校长室里只剩下校长和唐玲二人,“不知李校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校长看着丝毫没有受影响的唐玲,心中暗自欣赏,别说一个初中的学生,就算是个成年人,被传成被人包养,也绝对不会如此淡定!

    “昨天来接你的那个男士是…”

    唐玲微微一笑,“李校长不是明知故问吗?说起来这事校长也有责任,当时赵源让您传信,您就该把他轰走!您看,您这一失策,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啊!”

    李校长面上尴尬,原来还真是源少!那这事还真是误会了!

    因为源少当时打电话来,说唐玲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当时李校长一愣,没想到这唐玲还有这层身份,连忙去三年一班找唐玲,告诉她赵源来找她,校长给她批半天假,可是唐玲没同意,于是便有了中午那一幕!

    正常来说,学校门口是不让停车的,但因为那人是源少,自然待遇不同,所以唐玲说这责任在校长,校长当然明白唐玲的意思!

    “你是源少的远房亲戚?”李校长试探的问道。

    唐玲只是淡淡的看着校长,微微一笑,“李校长,有些事我不想说,在这里上学快三年,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不想因为某些人某些事,而有特别待遇!我希望您能明白!”

    李校长一听,心中明了,看来这唐玲真是赵源的亲戚啊!只是唐玲低调,不想暴露了身份,若不是赵源找上门,他还真被瞒了过去!

    李校长哈哈一笑,语重心长的道,“你这孩子倒是有志气,好,校长明白了,这件事交给校长解决,你回去就安心读书吧!马上要高考了,可一定要好好复习,争取考上重点高中啊!”

    唐玲笑着点点头,在李校长热切的眼光中,离开了校长室,刚一出校长室,竟然发现夏老师还站在那里,并没有回教室,唐玲开门的时候,她似乎听到了校长在笑,而且心情好像不错!

    夏老师搞不懂了,发生了这种有损名誉的事,校长怎么还那么开心?

    夏老师狐疑的看着唐玲,问道,“李校长和你说什么了?”

    唐玲摇摇头,“没说什么,就是嘱咐我要好好复习,争取考上一个好高中!”

    听到唐玲的话,夏老师更疑惑了,怎么会这样?不过她也不能进去直接问校长,问唐玲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想了想,看着唐玲道,“行了,赶紧回教室,还得上课呢!”

    说完转身,踩着她的高跟鞋向班级走去!

    看着夏老师那高傲的背影,唐玲直摇头,真不晓得,这样的人,怎么会给顾羽珊那么大的压力!在唐玲看来,这个夏老师不及顾羽珊半点!

    顾羽珊心里一直有个结,这个结就是唐玲的班主任夏老师!唐玲第一次来学校报到时,见到夏老师那一刻,她便知道了夏老师的身份!

    顾羽珊,刘学勇的老婆夏至欣,赵源的朋友夏文易,还有唐玲的班主任夏老师,竟然来自一个家族!

    不过只有顾羽珊不姓夏,其实顾羽珊也应该姓夏的,不过她随母亲姓,顾羽珊之所以不能在学校教书,也是拜夏老师所赐,不过唐玲不准备帮顾羽珊找回场子,因为有些场子,自己找回来,才能真正解开心结!

    唐玲等着顾羽珊强大,等着她用自己的能力证明给众人看,她,顾羽珊,比谁都优秀!

    在唐玲还备受争议的时候,一中的校长出面了!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明,并说明要追究那些造谣生事的人,抓了几个典型进行了批评,一中的那些流言蜚语被压了下去!

    当然抓的那几个典型,都是唐玲“好心”为李校长提供的,那些个对唐玲被包养事件乐此不疲的人,都榜上有名!

    唐玲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一个人总要为他的行为负责,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但若是发生在另一个学生身上,对那学生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可想而知,如今在学校里给她们一个教训,总好过她们进了社会,因为嘴碎而丢了工作要好!

    那几名上榜的人一瞬间好像体会到了那种千夫所指的感觉,不少和她们走的近的同学,也不敢接近她们,深怕连累了自己!

    不过唐玲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榜竟然没有袁岳!没错,确实没有她,像那种不上台面的话,从来不会从袁岳口中说出,这也就是为何学生和老师都喜欢他的原因!

    谢子婷和贺媛都上了榜,可惜这两个人并没有检讨自己,而是更加的怨恨上了唐玲,若不是她,她们怎么会这么丢人!两人看着唐玲的眼神越加的仇视!

    一中的风气是被校长雷利的手段压了下去,可是一零六不同,学生什么样的都有,校长训话抓典型,在一零六中学完全不好用,结果令人意外的一件事发生了!

    好几天没有来上学的古依依终于上学了!

    古依依上学的第一天,就听到了唐玲被人包养的各种版本,结果抓住了两名说的正欢的女生,狠狠的揍了一顿,那两人的惨叫声,震得众人心中发毛!

    揍过了两名女生,古依依啐了一口道,“一中唐玲是我一姐的老大!别让老子再听见那些难听的话,否则别怪老子翻脸无情!下次再有那些话传到我耳朵里,下场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古依依的喝声,震住了一零六的学生,他们都知道古依依是青帮主事的孙女,平日里古依依行事作风就狠辣,打架斗殴是常事,就算在一零六这么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没有人敢惹古依依!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古依依的话比校长还有用!顿时,一零六中学的所有传言,被古依依揍回了肚子里!

    而另一种传言又传开了,一中的唐玲竟然成了古依依的老大!

    这个新闻对他们来说,可比唐玲被人包养要劲爆多了,之前就听到有人说这事,他们还都以为是传言,没想到古依依自己放出话来,确定了这件事!

    反正不管如何,唐玲被包养的事件被压下去了!

    苏景的脸色也好了,不再像前一段时间那么冷气逼人,慕祁睿还像以前一样,唐玲被包养的事件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所以说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只有唐玲和慕祁睿两个人淡定的看着这一切!

    而唐玲还没着手进军云省,珍宝斋的玉石展开始了!

    ------题外话------

    这里说明一下,爷虽然初中没见过这种包养的事,但是高中的时候几个好友给我讲过类似的,还有更疯狂的,毕竟是写文,就没有写~

    ps:改了几个人名,唐唐三婶改为齐云芝,双胞胎姐妹姐姐唐玉凤,妹妹唐银凤,不影响看文,大家见谅!

    感谢:amywangjin,xiechao1977,wail1314,神羽翼88,shan0409的月票~

    hcrolyn的评价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