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深沉心机,再遇十一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三十九章 深沉心机,再遇十一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市医院

    医院是一个生老病死司空见惯的地方,有悲伤就有欢乐!而此时502号病房里,则是一片欢喜之色!

    唐玲坐在病房里,微笑着和族长的妻子聊天,从警局出来,唐玲便和赵源一起来了医院,昨天走的匆忙,确实没有和族长打声招呼,她可是记得族长说过,他的妻子想见见她,谁知道没见到人,便出了那样的事!

    族长妻子看见唐玲,很是喜欢,她知道是唐玲帮着找回了肇事者,心中充满感激!而唐玲那不炫耀,不邀功的态度,更是让她另眼相看!这年头不骄不躁的孩子并不多,就连她自己的儿子,做了些什么事,还会和她宣扬一番!

    族长的女儿看着唐玲,眼神中充满了好奇,和感激,她知道害得阿哥躺在病床上的人,是这个看起来比她还小许多的女孩找到的!

    族长的儿子阿古力躺在床上睡着了,可从气色上来看,确实比那天强上了许多!看来那名神秘男人请来的医生,竟然有如此能耐!

    赵源和族长在一旁聊着什么,唐玲没有特意去听,却也听到了不少,云省烟草种植一共有四大家族,孙家,莫家,钱家以及族长!莫家是种植基地的老大,钱家是主营烟草加工,族长则是掌握了种植人员,无论是基地还是加工厂,工人都由族长挑选而出,而孙家是个特殊的存在,所有的技术,配方全在孙家人手中!

    赵家与莫家一向水火不容,钱家因为之前想联姻,更偏向于莫家,而族长则是中立!赵源的奶奶是孙家人,而孙家都是女人没有男丁,所以久而久之,孙家的主掌人一直是赵家!

    而赵家代表的是国家,华夏烟草是是国家唯一承认的经销商,所以赵家在烟草业的地位一直要高过另外几家!

    他这次赶来,就是收到了消息,莫钱两家有意联姻,若是让这两家联姻成功,那么对赵家的威胁就显而易见了!

    莫钱两家一直有想与赵家争夺烟草老大的意向,所以这么多年,私底下的小动作不少,可那些不足以撼动赵家在烟草界的龙头地位,这次的联姻,想必是想将两家的势力合二为一,壮大势力再与赵家做正面斗争!

    只是没有想到,唐玲无意间闹了这么一出,竟然误打误撞,使两家的联姻计划打破,而他既然知道了两家想练手对付赵家,自然不能就此作罢!

    “阿古拉,你去陪唐小姐出去转转,总呆在病房里人都憋闷了!”

    族长慈爱的冲着女儿道,唐玲也知道他们是要谈事,她不方便在这里听,所以点头赞同,说想出去转转散散步,阿古拉便拉着唐玲出了病房!

    阿古拉的性子很开朗,平日里她的朋友大部分是族里的人,虽然都很友善,可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当她和唐玲聊天的时候她终于发现,原来少的是那份平等!

    她是族长的小公主,族人待她虽然亲和,却带着浓浓的敬重,不像和唐玲在一起,唐玲不是她的族人,把她当成普通人一样对待,那种可以平等交流的感觉真是好极了!

    阿古拉从心底喜欢唐玲!

    不少人会发现,在你觉得心情很爽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的人,不合时宜的前来破坏,而眼前就有这么一幕!

    唐玲和阿古拉二人还没走出医院,就被人拦住了!拦着她们的人,阿古拉竟然也认识,正是冯家的老一辈,也是冯倩月的母亲姚凤英,姚凤英与钱家是亲戚,而姚凤英嫁给了冯家人,倒是给冯家人长了不少脸!因为姚家与钱家的关系不错,连带着冯家人在云省的地位也不算低,只是阿古拉不明白为何要拦住她!

    “伯母!她就是那个女孩!”

    宋雪儿拉着一个中年妇女,妇女保养的很好,看起来比较年轻,可脸上却愁容惨淡,破坏了她的一丝美感!

    美妇上下打量了一眼唐玲,良好的教养让她没有失态,因为她认得,唐玲身边的是族长家的小公主阿古拉!

    阿古拉满眼的不解,开口道,“冯家婶子拦住我们们做什么?”

    美妇看着阿古拉,面上扯出一丝牵强的笑意,“原来是阿古拉,这是要去哪里啊?”

    阿古拉礼貌的笑笑,露出了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满脸的开心之色,拉着唐玲,声音中带着欣喜,“我新交了一个好朋友,正准备去散散步呢!”

    似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开口道,“我听说冯家妹子住院了,这些日子忙着我哥哥的事,倒是没腾出空来去瞧瞧她!她现在怎么样了?”

    美妇听到阿古拉提起女儿,面上又是一片愁容惨淡,想起女儿如今的模样,心中心疼不已,不过出于礼貌,却也强撑着道,“她就住在320号病房,阿古拉若是得空了,便来和小月做做伴!听说你哥哥醒了,现在状态如何?医生说什么时候能治好吗?”

    听到自己的哥哥,阿古拉兴奋的道,“哥哥今天早上就醒了,医生说哥哥过了危险期,接下来静养就好,不用多久就会恢复的和以前一样了!”

    想起父亲带来的那名医生,阿古拉的小脸红了红,那个医生长的真好看,说话的声音也好听,看见他,她的心总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美妇压根就没有心情想知道阿古拉的哥哥怎么样,不过是礼貌的问一下,所以根本没看见阿古拉那春心萌动的模样,反倒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唐玲,将阿古拉那可爱的模样,从头到尾看了个遍!

    阿古拉想起身边的唐玲,担心冷落了她,连忙给美妇介绍道,“冯家婶子,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她叫唐玲,唐玲,这是冯家婶子!”

    “哼!不用你介绍,我们们对她熟悉的很!”

    宋雪儿站在美妇旁边,一手挽着美妇,一边冷哼道,“阿古拉小姐,你认识人要慎重,可千万别什么人都当朋友!不然哪天在背后捅你一刀,你还不知道呢!”

    阿古拉一愣,今日宋雪儿说话怎么这么怪异?虽然平时也不见她对自己如何友善,可今天她说的话阴阳怪气,阿古拉却听懂了,宋雪儿是在讽刺唐玲!

    心下不快,宋雪儿怎么能这样侮辱她的朋友!

    宋雪儿见阿古拉脸色不快,立刻又开口道,“阿古拉小姐,你知道你交的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她做过什么事吗?哼,想必你肯定不知道!你口中的这个‘好朋友’就是害得我们们倩月和思洋重伤在床的人!”

    阿古拉愣愣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神在唐玲和宋雪儿与冯家婶子身上转转,看起来她们好像认识!

    可是冯倩月和冯思洋住院,关唐玲什么事啊!

    看出阿古拉的不解,宋雪儿嗤笑了一声,恨恨的盯着唐玲道,“我们们倩月就是被她推下楼的!阿古拉小姐你还是离她远点,小心哪天一个没注意,也被她推下楼,到时候你再后悔,恐怕就来不及了!”

    美妇头一次听到宋雪儿这么说,之前他们问过好多次,宋雪儿都是支支吾吾不愿说,最后还是冯倩月醒了,喊着是唐玲害得她摔下楼梯,他们才知道他们兄妹二人摔下楼的“真相”!

    于是当下就报了警,并且嘱托了赵继红亲自办这件案子,结果赵继红找宋雪儿做人证,她说什么也不愿意,结果到现在唐玲依然逍遥法外!

    今天听到宋雪儿也这么说,美妇当场就绷不住了,想着女儿现在的惨状,流着泪失声道,“你一个小孩子,年纪那么小,怎么心肠如此歹毒!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们们家倩月毁了容啊!是毁了容啊!你让她一个姑娘家以后怎么活啊!”

    阿古拉依然愣愣的站着,唐玲则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半丝不为之所动!

    “你是凶手!是凶手!我一定要告你!一定要告你!”美妇嘶吼着,这几天的憋屈全都发泄了出来!

    周围渐渐围了不少人,听着美妇的哭声,看着唐玲这里,窃窃私语!

    阿古拉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被人围在一圈指指点点,她有些局促不安!可是她却从心底相信唐玲不会是那样的人!她阿古拉认定的朋友,是不会错的!

    唐玲见惯了这样的情形,没有任何紧张不安,反倒是淡淡一笑,这一哭一笑则想成了很大的对比,所以此刻特别有喜感!

    宋雪儿见到这样的唐玲,心中有些畏惧,她可是还记得那天的情形,她就像现在那样,只是淡淡的笑着!

    可是那丫头就像是邪了门似的,谁靠近她就会出事!今天刚见到她时,唐玲就像个青涩的学生,宋雪儿便讽刺了几句,可此刻又见到唐玲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不知怎么总是有些打怵!

    打怵归打怵,之前她不愿意做证人,冯家人已经对她很不满了,若不是看着她在冯思洋重伤期间忙前忙后,早就让她滚蛋了!

    宋雪儿不做证人有她自己的原因,在还没正式成为冯家人之前,她绝对不能和警方与法庭扯上关系,不因别的,就怕她年少时的一些错事被挖出来,那她就真的没有资格成为冯家人了!好不容易搞定了冯思洋,绝对不能就此断送她的豪门之路!

    她不去做证人,并不代表不会诬赖唐玲,宋雪儿精明得很,当然知道冯夫人想听什么话!

    面上挤出几滴眼泪,哭得一副梨花带雨,抽泣的道,“我不明白,你为何要这么做!倩月和你无冤无仇,将倩月推下楼,对你有什么好处!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源少!上次倩月提起了源少,然后她就出事了!”

    美妇一愣,怎么牵扯出了赵家少爷?宋雪儿道,“听说原本倩月和源少两人感情很好,就是被这个小丫头破坏了他们的感情!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如此歹毒,竟然要害倩月!”

    “雪儿,我们们要报警抓她,一定要报警!”

    冯夫人听了宋雪儿的话,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拉住宋雪儿的手,哭泣的叫道。

    宋雪儿听了,正在流泪的眼睛一愣,支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不由得埋怨冯夫人,动不动就让她做证人,烦不烦啊!

    唐玲见了嗤笑一声,“你们不是已经报过警了?不过并没有证据,就算是警察把我抓走了,最终还是要放出来,顺带着警局还要对我赔礼道歉!”

    看了看一旁的宋雪儿,又笑道,“如果你认准了是我推的人,又为什么不肯做证人?难不成是你心虚说谎,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敢见官!”

    冯夫人也停了哭泣,一脸疑问的看向宋雪儿,她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宋雪儿扯了扯嘴角,脑中快速的想着该如何应对,反正她一定是不能见官,心中暗恨唐玲!

    看向冯夫人张了张嘴,然后好似为难似的小声道,“伯母,我…其实我并没有看到,是倩月求着我这么说的,我…当时我并没有看到,若是去了警局让我当证人,我怕会被抓起来,我倒是没什么,就是舍不得思洋,思洋躺在病床上还没醒!况且倩月如今这个样子,若是让人知道指使我做假口供,她恐怕也会受牵连的!”

    宋雪儿一番话说的言辞恳切,加上她那副委屈为难的模样,看着还真让人心疼!

    果然冯夫人听了一愣,“这…这孩子怎么如此糊涂!”

    她自己的女儿她当然知道,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做派总是娇惯了些,没想到她竟然还逼着未来的表嫂给她做假口供!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拉过一旁哭得梨花带雨的宋雪儿,拍了拍她的手背,“孩子为难你了!”

    宋雪儿平日里最喜欢粘着冯夫人,对冯夫人也是千般孝顺,而冯倩月一贯娇惯,更不懂得什么叫孝顺,对自己的母亲也没有宋雪儿细心,所以冯夫人对宋雪儿一直是喜爱的很!

    如今看到她这般委屈,竟然都是自己那女儿造成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唐玲看着这般的宋雪儿,不禁心生佩服,还真是够狡猾!连冯倩月的母亲都被她搞定了,冯倩月果然不是她的对手!

    阿古拉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没想到平日里活泼开朗的冯倩月,竟然会做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

    唐玲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宋雪儿,然后淡淡的冲冯夫人开口道,“既然冯夫人弄清楚了,我可以走了吧!”

    冯夫人看向唐玲,神色矛盾,她也搞不清楚了,这到底是不是这丫头将倩月和思洋两人推下楼的?思洋还没醒,只有倩月如此说,她女儿的心性她还是了解的,说不定真有可能做出这种诬陷别人的事!

    如果真是诬陷的,那她刚刚真是太失礼了!毕竟对方只是个孩子!想到这里,冯夫人脸上划过一丝歉意!张了张嘴,可还是没说出什么!

    唐玲见了,心中倒是惊讶!没想到冯家人还有像这冯夫人这般的!这冯夫人倒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只可惜冯家这小辈人中,心思似乎都不太正!

    一场闹剧还没开始,就自动结束了,那些想看热闹的人,没能得偿所愿,纷纷离开!唐玲也没有理冯夫人此时的心情,和阿古拉绕了过去,去花园里散散步!

    阿古拉好奇,拉着唐玲问这是怎么回事,看她的模样,一定也不相信是唐玲将人推下楼的!

    唐玲笑她对人没有防备之心,刚认识的人就相信!而阿古拉却说,唐玲有一双清澈的眸子,一般有这样眸子的人,都不会是坏人!

    唐玲只是笑笑,坏人?在阿古拉的眼中只有好人和坏人,她的世界很分明,也很干净!

    可她却不知道,这世界还有一类特殊的人,就是介于好人和坏人之间,灰色地带的人!

    若是重生前,唐玲会把自己归类为好人那一堆,而重生后,很多事都改变了,不符合道德的事,她也不是没做过,打压对手阴人打架的事她也没少干!

    虽然那冯倩月是自己摔下去,当时唐玲明明可以拉住她,可是缺选择看着冯倩月摔下去,而冯思洋却是被她手中的纽扣,打到他膝盖关节,失足掉下去的!

    而这样的她是好人吗?

    显然不是!

    而这样她就成了坏人吗?

    当然也不能算是!

    所以说,有时候好与坏是没办法分明界定的,唐玲只能保证,她不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应该是她最好的宗旨了!

    这样的她,若是放在以前,她会觉得自己是陌生的,而现在,她则认为,只有这样的她才能更好的生存!

    阿古拉非常喜欢和唐玲聊天,别看唐玲的年纪比她小,可是阅历却十分深厚,和她讲的许多东西,都是她没有经历过的,看着阿古拉那充满向往的神情,唐玲知道,她是向往外面的世界!

    虽然阿古拉是族里的小公主,可对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了解,而她的身份,注定了不能过她向往的那种生活!唐玲也不知道给她讲了那么多外面的世界,对于她来说是好还是坏!

    因为有些事情,若是不知道可能会活得更开心!知道的太多,渴望的便多,无奈也便多了!可能这便是常说的“难得糊涂”吧!

    两人聊了许久,赵源才从病房中出来,在阿古拉恋恋不舍的神情中,唐玲和赵源离开了医院!

    医院里321号病房

    昏迷的冯思洋终于醒了!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守在一旁,眼睛红红的宋雪儿,睁开眼那一刻,心是温暖的!

    他的雪儿一直在守护他!

    宋雪儿看见冯思洋醒了,先是一愣,然后欣喜的轻声叫道,“思洋,你醒了吗?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痛?我好怕你一直睡着,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

    一番话说的声情并茂,冯思洋听了心中无数暖流划过,没想到他这个女朋友如此在乎他!

    冯思洋想坐起身来,宋雪儿连忙去扶他,冯思洋摔的没有冯倩月严重,可是尽管他双手护住了头,可是还是摔倒了后脑,而冯倩月摔的是脸,所以比他醒的早!

    “倩月那里怎么样?”刚坐稳身子,冯思洋便开口询问道。

    宋雪儿听了,眼神暗了暗,然后掩下心中的不满,轻声道,“倩月那里没事,她醒的比你早,反倒是你,害得我担心了好久!”

    冯思洋想拉住她的手,却抽痛了伤口,宋雪儿连忙将他按住!

    冯思洋看了一圈病房,见没人,才开口道,“雪儿,这件事你是怎么和他们说的?还有倩月说什么了没有?”

    “倩月醒了之后说是唐玲推了她,她还不知道自己毁了容!”宋雪儿想了想,还是将她不肯当证人的事隐瞒了!

    冯思洋听了明显松了一口气,看着宋雪儿略带严肃的道,“雪儿,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可要听好了,千万别说漏了!”

    宋雪儿连忙点点头,冯思洋才开口道,“你也知道我如今在冯家的处境,这次倩月的事,我怕冯家搞不好会埋怨我,如果真是如此,恐怕也会影响我们们的将来啊!”

    冯思洋叹息了一下,宋雪儿也是聪明人,自然听出了他有什么计划,看样子应该是让她配合,当下便道,“思洋,那你说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冯思洋眼睛一亮,点点头继续道,“我其实是故意摔下去的!”

    什么?

    宋雪儿听了一愣,大大的眼睛盯着冯思洋,他是故意摔下去的?当时他不是去推唐玲吗?她明明看到了呀!怎么变成故意摔下去?

    其实冯思洋心里也憋屈,原本打算自己不小心摔下去,只要注意一下,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却没想到到了楼梯边上,膝盖像被什么打中一般,突然感觉腿一软,还没做好准备就摔了下去!还好他及时护住了头,否则现在的伤势恐怕还会更加严重!

    “你也知道,倩月和我们们一起出来,结果她不仅摔下了楼梯,现在还毁了容,你当时也看到她那副模样,你觉得若不是我现在躺在这里,我大伯怎么可能轻易饶过我!”

    宋雪儿想着冯倩月的父亲,身子缩了缩,不自觉的点点头!

    “所以…”

    冯思洋看着宋雪儿,“你当时和我们们两个在一起,若是你能和大伯他们说,我是为救倩月才跟着摔下去,那么我这伤就是为了倩月受的!还有,倩月她是自己摔下去的,不是别人推的,这点你要记住!若是让大伯知道倩月是被人推下去,那我这个哥哥就不称职了!”

    而且事实上,冯倩月确实是自己失足摔下去的!怪只能怪她自己不够小心!

    宋雪儿瞪大了双眼,心中暗暗心惊,她怎么也没想到,冯思洋竟然有这样的心机,竟然在看见冯倩月毁容的那一刻,就想好的应对的方式,假意去推唐玲,然后故意摔下楼梯,现在又和她串谋,让他变成为了救冯倩月才摔下去的“好哥哥”!

    “雪儿,你也知道我有多爱你,我多想给你最好的生活,可是我现在在冯家的地位不高,若是能让大伯一家对我心存感激,那么我以后的路会顺畅很多!”

    在冯思洋看到冯倩月毁容那一刻,便滋生了这个计划,虽然他伤的重了些,可是既能逃脱责任,又能让大伯感激自己,简直一举两得!

    宋雪儿点点头,心惊归心惊,可她还是会配合冯思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她懂,为了能嫁进豪门,她当然要万事以冯思洋的利益为先!当下便同意了冯思洋的计划!

    两人达成一致,相视一笑,只是这笑容里更多的是对利益的渴望!

    于是冯思洋醒了,然后一下子成了为了救表妹,自己也身受重伤的“好表哥”,而在冯思洋和宋雪儿二人的证实下,证实了冯倩月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并不是唐玲所为!

    冯夫人感觉很是过意不去,她女儿自己摔下楼,却诬陷那小孩子,而她竟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那些不好听的话,想想就觉得羞愧!

    真是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到老了,还办了件糊涂事儿!她的这女儿真的是太任性了!

    而这些人之中,最郁闷的莫过于赵继红了,当时冯倩月和她哭喊说是唐玲推她下楼,又看见冯倩月那一副惨样,顿时火大,直接去抓唐玲,后来更是带着个人情绪,对唐玲没有好感,她一直以为唐玲走运,才逃脱法律制裁,却怎么也没想到,原来她一直坚持的竟然是错的!

    冯倩月为了自己的怨气,竟然害的她抓错人,而现在又被停了职,赵继红气得直跳脚!心直口快的说了一句,“你现在的容貌和你内心一样令人恶心”,便离开了医院!

    冯倩月怔住了,然后她挣扎的起身,忍着疼痛来到了病房里的洗手间,看到镜子里那恐怖的脸,大惊失色,尖叫了一声,砸碎了镜子,瘫倒在地上,痛苦的嘶吼!

    镜子里那恐怖的女人是谁?

    不是她!一定不是她!她那么漂亮可爱,镜子里那丑陋至极的女人是谁?

    不!不要!她不要变成那个鬼样子!

    崩溃的痛哭出声!

    怪不得!怪不得家人每次见到她,眼中含着隐隐的同情!就连宋雪儿看着她的眼神都是怪怪的,她以为自己受伤,家里人伤心难过才会如此!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不是这样!

    他们同情她,可怜她,是因为她…毁容了!

    啊啊啊!

    冯倩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会毁容的!不会的!她还要嫁给她心爱的源哥,怎么可以毁容!

    尖叫声引来了医生和护士,而刚才出去询问病情的冯家两位老人也急忙赶了过来,冯倩月近乎疯了一般,身上的伤不管不顾,见人就打,打不动就踢,就抓,就咬!

    最后医生没有办法,狠狠地给她扎了一针镇静剂,不一会儿冯倩月瘫软在地上,医生和护士合力将人重新抬回床上!

    医生给她检查,结果发现经过她这么一折腾,原本接好的一条肋骨又断了,医生只好将人推进了手术室,又做了一次手术!

    冯父一直阴着脸看着这一切,点燃了一根烟,沉默的没有说话,而冯夫人早已哭成了泪人,凄惨不已!

    唐玲没有让赵源送她回去,而赵源也有急事,于是两人便分开了,唐玲没打车,而是选择在街上随便逛逛,她来了云省这么长时间,还从没逛过这里!

    还没等唐玲逛,远处迎面开来两辆黑色汽车,直奔唐玲呼啸而来,一股危险的气息袭来,唐玲静静的站在那里,双眸凌厉的盯着两辆车!

    两辆车很快停到了一边,车门拉开,从车中走下了六七名大汉,面相凶狠,气势汹汹!

    看见唐玲,直接向她冲了过来,唐玲双眸微眯,思量着她能对付几人,旁边有不少摆摊的,唐玲思量了一下,在大汉还没到眼前时,转身便跑!

    几名大汉明显一愣,急忙追了上去!

    若是人少,唐玲还能对付几人,可六七个大汉,还有两个司机,就算她学了些防身的功夫,身体灵巧,若是他们一起上,盲拳打死老师傅,唐玲可不想那么狼狈!

    更何况,现在是在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她还不想太过引人注意!

    唐玲一直坚持锻炼,身子又轻盈,所以跑起来速度不慢,那些大汉当然没有经常跑步的唐玲腿脚快,很快拉下了一大截!

    街道上的人都纷纷让路,缩到一旁,很怕伤及无辜!

    跑了很远,发现司机开着车追上来,轻皱眉头,她这两条腿再快也比不过汽车!眼光一扫,直奔向前方的小胡同!

    速度不减直接转进胡同,却砰地一声,撞到一堵肉墙!说是一堵肉鳍,是因为撞到的那人,胸口坚硬,整个人都绷得很紧,像个铁血战士一般!

    唐玲有些狼狈的捂着鼻子,一股酸涩直入脑海,带着愤怒的抬起头,可看清那人的相貌时,却是心中一愣!

    还没等唐玲做出反应,几名大汉追到了,而同一时间,胡同的另一边也被几人堵上,将唐玲和刚刚撞到的男人围到了中间!

    唐玲冷冷的看着几人,心中盘算着胜出的几率算上司机一共九人,个个身材健壮,不像是一般的混混,一看便知道懂得拳脚!

    看来今天要有一场恶战!唐玲盯着这几人,许久没有动过手,不晓得有没有退步!

    “乖乖跟我们们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为首大汉威胁道。

    唐玲面上淡淡一笑,眼中冷意轰然而出,声音清冷,“抱歉,我不喜欢喝酒!”

    大汉听了,眼神一暗,给几人打了个眼色,直冲唐玲而来!

    拳头未至,被人制住右手,手腕一疼,便听到咔吧,手骨断裂的声音!几个大汉上前的脚步都停顿了一下,看着眼前浑身散发着寒气的男子,男子身上发出的凌冽气息让几人心中一紧,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那男人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里,他们便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

    本来压抑的空间更加压抑,这样的人太令人恐惧了!

    胡同另一头不知谁喊了一句,“上!”

    几人冲了上去,一时间胡同里传出一阵打斗声,五名大汉直奔男子而去,男子单手挡住其中一人拳头,反扣住手腕用力一抓,大汉脚步不稳,直接撞上对面的人,两人相撞砰地一声摔倒在地,另一名大汉从一旁拿起一根铁棍,狠狠的砸向男人,男人灵敏向后一仰,闪过铁棍,抬腿向前一踹,大汉直接被踹飞,撞到了远处的墙上,然后弹落在地上,顿时晕了过去!

    后脑犹如长了眼睛一般,在另一人拿着棍子袭向他的后脑时,迅速出脚向后一踹,直接将人踹飞,砸到一名想要袭击唐玲的大汉,两名大汉狼狈倒地!

    男人动作干净利落,只是简单的几下,依然站在原地,脚步没有挪过半分!

    唐玲眼睛一亮,唇边划出一道弧线,有些手痒蠢蠢欲动!上去迎上一名大汉,反抓住手肘,用巧劲向下一掰,抬脚踢上大汉的膝盖下边的穴位,大汉顿时单腿跪地,唐玲飞快上前砍向大汉后颈,大汉应声倒下!

    抬手挡下另一人砸下的木棍,手臂被木棍打得生疼,胳膊一缩,顾不得疼痛,抬起脚直踹那人下身,这一脚用足了劲儿,踹的那人当即扔下了木棍,双手捂住下体,疼的在地上打滚!

    越打越起劲儿,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打架了,记得上次打架,还是帝豪刚成立那会儿,那会儿刚站住脚,有不少人砸场子,她同雷子冯三他们,狠狠的揍了带头人,当时几十人在帝豪门口混战,而那场混战还一度引起了s市不少人的注意,许多s市的人提起这事,如今还印象深刻!

    而市局的沈局长,那时还是个副局,带着警察赶了过去,可谁知到了现场,闹事的人全都趴在地上,帝豪那十几人都完好的站在一旁,犹如帝王一般,瞧着匍匐在脚下的那几十号人!

    沈局长就是那时第一次见到唐玲!那时唐玲才十三四岁,个子还不算高,整个人看起来娇小玲珑,就像个邻家小妹妹!可她站在众人中间,脚边是一个个倒地打滚的成年男子,那一幕任谁见了都会觉得唏嘘不已!

    沈局长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和唐玲有了几次交锋,不过每次都以唐玲完胜结束!

    唐玲正打得起劲儿,那男人已经将剩下几人轻松解决,狭窄的胡同里,地上倒了一片人,晕倒的晕倒,打滚的打滚,竟然没有一人完好!

    唐玲右手扶着左臂,刚刚被木棍狠狠一击,左臂隐隐作痛!可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体内的小白发出七彩光芒,慢慢的修复左臂的伤!

    那男人就那么冷冷的站在那里,没有看倒在地上的众人,黑眸盯着捂着胳膊的唐玲,紧紧抿住的嘴唇,彰显着他此刻不悦的心情!

    突然单脚一勾,那躺在脚边的铁棍狠狠的飞向双手捂着下体,正在打滚的大汉!速度极快,力道更是惊人!那铁棍竟然直直的穿过大汉手臂,插进了墙里!大汉痛呼一声,当即晕了过去!只留下那滴滴掉落的血滴!

    唐玲瞳孔一缩,心中一惊!将铁棍用力插进人体已经很难,而这男子竟然只是“轻轻”一踢,铁棍不仅穿过人体,竟然还深深的插进了墙里!这种身手,简直令人惊恐!

    不过,他的这个举动…

    难不成是因为那人伤了她的胳膊?

    一时间,唐玲与男子对视,胡同里安静得吓人!

    男人盯着唐玲的眼睛深邃不已,黑色的眸子中涌动着一些唐玲看不懂的情绪!而唐玲打量他的同时,眼中多了一丝防备!

    男人看见那丝防备,眼底快速划过一丝暗光,快的让唐玲捕捉不到,随即便消失在眼底,男人的那双黑眸又恢复了平静!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唐玲在宁市救过的那个流血少年!也是那个挟持她几个小时,最后恩将仇报的打晕她,并且拿走了她一只鞋的那个少年!更是那个衣袖处绣着“十一”的那个少年!

    竟然在这里见到他!

    虽然两次出现,他的变化有些大,从面上看来,依然是那张脸,可却成熟了许多!唐玲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人,因为他有一双令人难忘的眼睛!

    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是空洞的!是没有情感的!

    那种什么都看在眼中,可眼中却什么都没有的眼神,就像一个职业杀手,冷酷且没有感情!

    “谢谢!”

    唐玲清脆的声音在胡同中响起,打破了二人之间若有若无的风起云涌!

    男人盯着她许久,没有说话,就在唐玲怀疑他是个哑巴的时候,男人那低沉浑厚的声音犹如一道梵音直冲心底,声音冷冷的,没有任何声调,可却让人心头震撼!

    “我会负责!”

    简单的几个字,铿锵有力,唐玲怔住,脑袋嗡的一声,不知怎么心中一颤,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我会负责?

    他想表达的是…

    ------题外话------

    急急忙忙,总算赶出来一万字,呼~可以睡觉觉去了~

    感谢:祝福2pm,枕上垂泪or花间断肠,月光华舞,若咬,love蜂蜜,chenchenluo,悠梦昕然的花花钻钻打赏~

    悠梦昕然,657568114,zhaoxy9,w100200l,923565132,15896224464,dollwang,冰娃娃,飞影咫风whw123,梦舞儿,weijia2010的月票~

    923565132,leixueye的评价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