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负面新闻,全面曝光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三十二章 负面新闻,全面曝光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大主宰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医院里到处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穿着白色大褂了医生游走于各个病房,年轻漂亮的护士推着医药车,送药打针安抚病患!

    然而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乱了众人的脚步,也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我的老天爷啊!这是谁造的孽啊!俺们外出打个工,咋就被抬进医院了!把俺们往这里一扔就不管了!太没天理了!”

    一个穿着花布衣服,身材微胖的妇女坐在病房门口的地上,双手拍着地面,扯着嗓子嘶吼!

    “我们们咋就这么命苦啊,那个天杀的华夏教育,把我家那口子扔到这就不管了!我们们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

    有看不过去的护士上前,站到了妇女身边,“这位女士,我们们这里是医院,请你安静!”

    妇女看都没看护士,不仅用手拍地,双脚开始胡乱蹬了起来,“啊!不活了,不让人活了!华夏教育逼死人了!”

    那名小护士见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大声道,“大姐!这里是医院,还有不少病人需要休息,你别喊了!”

    妇女恶狠狠的瞪了护士一眼,随即嘶喊道,“受了冤还不让人说话了!都欺负俺是乡下人!不让人活啦!”

    小护士立刻面上发烧,看着妇女那蛮不讲理的模样,旁边其他人的指指点点,实在忍受不了众人的眼光,红着眼圈跑了!

    妇女冲着小护士的背影啐了一口,她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了悍妇,撒泼耍无赖她可是个中高手,既然她那口子让她在这里闹,谁也别想拦着她!

    妇女的嘶吼就没停过,慢慢的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好多人都上前劝她别喊了,有啥冤情就去警局,别在医院闹,可那妇女不干,来劝的人都被她骂跑了,结果不少人怨声载道,最后终于惊动了院方的领导!

    此时院方的领导聚在了病房里,刚才吵闹的妇女面上毫无泪痕,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扒着进口橙子,一把塞到嘴里,嚼了几下,橙子汁从口中流了不少出来,用袖头擦了一下嘴,斜着眼看向众人。

    “这位女士,请问您是对我们们医院有什么意见吗?如果有意见您直接提出来,没必要在外边大吵大闹!”

    一名身着医生大褂的男人,长相斯文,说起话来底气十足!

    妇女朝一旁吐了一口嘴里的籽,看向说话的人,“俺咋啦!俺家男人被欺负了,还不行俺说道说道!”

    “你想发泄找该发泄的人去,在我们们医院闹腾什么劲儿!我们们尽心尽力给他治病,难道还错了!”

    刚才被妇女气跑的小护士,可是他的女朋友,莫名其妙的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当然他心气不顺!

    “瞧你这话说的!俺要是能找到人,还用在这闹吗!俺不管,反正俺家那口子是被送到这家医院的,要么你们负责,要么你们找人负责!”

    妇女往椅背上依靠,仰着脖子,泼辣劲儿十足!

    医生见和她说不明白,便看向病床上的伤者,伤者叫石峰,就是那名伤工,此刻躺在病床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石先生,我们们医院怎么说也治了你的伤,你的伤跟我们们医院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老婆这么闹也不是个事,要找人负责也是你们的事,跟我们们医院可没有关系!”

    石峰一手捂着头,眯着眼睛,嘴里直哼哼,“哎呀,我的头太疼了,啥也想不了,你们有事和我家婆娘说!哎呀!真是疼死我了!”

    几名医生气得直冒火,这叫什么事!最后医院实在没办法,找到当时送石峰的人留下的地址,联络上了唐玲的人!

    因为雷子去了云省,所以这件事也交给了二狗,这件事二狗也清楚,只是他并不知道唐玲的计划!

    听了唐玲的指示,二狗兴致勃勃的去办事了,这是他第一次老大直接给他下的任务,他可一定要办好!

    二狗叫上了几个人,各自吩咐了一下,然后去了医院!

    唐玲没有跟着去,她并不适合露面,所以由二狗带着几个人去的医院,刚到医院,那石峰的老婆就开始撒泼,二狗也个狠角色,几句话把石峰的老婆就镇住了,坐在一旁不敢嚣张!

    二狗又给了他们一笔钱,说要私了,却被石峰拒绝了,非要告华夏教育,二狗也没强迫。

    “真是可惜,这么一大笔钱,在农村买几百亩地都够了,不过没关系,既然你们非要走法律,那就按法律程序走!估计拖下来也得一年半载的!”

    二狗状似惋惜的说道,临走时故意走的慢了几步,石峰的老婆果然追了上来。

    “等一下,等一下!”

    石峰老婆叫崔红,追上二狗之后,顺了顺气儿,堆得满脸的笑容,“俺说小哥,你的意思是只要俺们不闹,那些钱就归俺们了?”

    “当然!这可是很大一笔钱,可惜你们非要闹上法庭!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也就你们愿意干!其实像你们这情况,就算闹到法庭上,你们也未必告得了我们们!真是想不通!”二狗摇摇头,感慨的说道。

    崔红眼珠转转,冲着二狗笑呵呵道,“俺家那口子脑袋现在不清楚,这事他说了不算,俺决定了,俺们私了!你们把钱给俺,俺们就不闹了!”

    二狗嘿嘿一笑,“那可不成,我这边给了你钱,转身你就不承认了,那这钱不是打水漂了!”

    崔红见二狗不愿意将钱给她,立马有些着急,“那小哥你说咋办?俺是乡下人,不懂你们那些弯弯,反正这钱俺要定了!”

    二狗想了想,才开口道,“这样吧,我们们写个协议,证明一下你们愿意私下和解,也相当于给我们们一个保障!”

    崔红想了想,“成!俺签!”还好她会写自己名,不然今天的钱还拿不到手了!

    签名之后,二狗觉得不保险,又让她按了手印,崔红看着那钞票,想也没想,直接按了手印!反正字都签了,还差个手印吗!

    二狗走的时候,崔红就差跪地送客了,笑的一脸灿烂,激动的拿着手中的钱,心里乐开了花!

    几百亩的地,就这么容易到手了,她能不乐吗!

    第二天,雷子一身风尘仆仆的回到了s市,连忙赶来见唐玲。

    “老大!”雷子满脸风尘,一看便知道好几天没休息好。

    “那边怎么样?”如今唐玲坐在华夏教育的一间办公室里,雷子也坐了下来。

    雷子喝了一口水,才开口道,“老大,事情有点棘手!东西是知道下落了,可想拿回来,却是不容易!”

    唐玲点头示意他继续,雷子将这几天查到的消息缓缓道来,原来真是那个邓老板偷天换日,花巨资买通了陆松的几名手下,趁着陆松交过路费时,直接换了一辆一模一样的空车,车牌也是假的,陆松不常跟车,所以根本不知道车子原来被人换过了!

    而邓老板可能是流年不利,这边刚将车子换走,途中却撞到了云省民族交流会的游车,因为车速快,造成了不小的伤亡,结果连人带车直接被扣下,如今人在拘留所扣着,而车则被拖到了事故科停车场。

    云省的民族交流会聚集了大量的少数民族代表,这次的事故引起了省里的高度重视,邓老板找了不少人,都没能将人保释出来,有几名重伤人员还在医院没有度过危险期!

    因为此次的事态严重,肇事的车停在事故科的停车场,雷子疏通关系想把车子取出来,却都被人挡了回来!东西如今找到,放在事故科里十分安全,雷子怕唐玲这边着急,就先飞回了s市,陆松则留在云省那里盯着!

    唐玲想了想,“既然知道东西放在哪就不急,那边有陆松盯着,不会出什么大事,等这边的事解决,我再亲自去趟云省!”

    “老大,我私下打探了口风,听说这次的伤员中,其中有一名是少数民族族长的儿子,我们们那批货想要回来,恐怕没那么简单!”

    唐玲听了却是摇摇头,唇边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不怕,三哥总说我是个‘奸商’,奸商又哪里会吃亏!”

    雷子点点头,知道这事难不倒老大,顿时放松的靠在椅背上,悠闲了许多!

    华夏教育还没正式启程,负面新闻被传的沸沸扬扬,似乎一夜之间,华夏教育便臭名远扬,不过也是因为这件负面新闻,华夏教育出名了!s市大部分人都知道,在市府广场那里,新建了一个教育机构!

    将手里的各大报纸放到办公桌上,雷子笑嘻嘻的坐到了唐玲面前,“老大!我们们华夏教育免费上头条了!这回想不火都难!”

    雷子对面的清秀少女笑意吟吟,拿起其中一份报纸,大致看了一眼,“华夏教育”这名字占满了报纸的首页!

    “秦薄阳的速度倒是快,不声不息就开始着手打击我们们了!不过瞧着他的人脉,倒是广的很!”

    世面上销量高的报纸,几乎都同时报道了“华夏教育施工伤人,负责人逃避责任”的事件!

    整篇幅的报道都是,华夏教育装修工人在工作期间受伤,华夏教育不管不顾,伤者后脑严重受创,肩部严重骨折,很有可能终生残废,而华夏教育逃避责任,不愿负担医疗费用之类的话!

    报纸上还刊登了医生的诊断证明,以及伤者老婆撕心裂肺的痛哭照片!

    不少民众看了报道,纷纷谴责华夏教育,认为华夏教育应该负上法律责任,并且有义务承担医疗费用,以及伤者今后的生活费用!

    更有甚者,大骂华夏教育是无良教育,呼吁大家集体抵制华夏教育,认为这种无良的教育机构不应该存在!

    一时间各种声音都有,不过大部分都是谴责之声,不管怎么样,华夏教育火了!前一天还是默默无闻,一夜间红遍了s市!

    “老大,华夏教育毕竟是个教育机构,用这种负面新闻宣传,恐怕会影响口碑啊!”

    虽然知道了老大的计划,可负面新闻这东西,还真不好拿捏!一个不慎,满盘皆输!

    唐玲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笑道,“不怕,媒体这东西利用得好,那就是把利器!主要看人怎么运用它!”

    “老大,我估计现在华夏教育的大门口,肯定围了不少的记者,杨老师他们几个能应付得来吗?”

    在雷子眼里,杨老师那几个都是斯文人,没见过什么大场面,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不知道如何应对!

    唐玲笑笑,没有说话,如果这点事他们都应付不了,那就没有资格做她的手下!

    华夏教育大楼门口

    不少男男女女围在大楼门口,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脖子上挂着相机,随时准备着!

    忽然大门一开,从中走出几名老师,各大报社电台记者见了,蜂拥而上,将他们几人围得严严实实,场面十分火爆!

    “请问你们谁是华夏教育的负责人?对于这次的伤人事件,你们有什么看法?”

    “我是华夏日报记者,请问你们扔下伤者不管不顾,身为老师,你们如何教书育人?”

    “伤者如今重伤不起,你们华夏教育是不是要负上责任?”

    “如果伤者起诉华夏教育,你们准备如何应对?”

    几名老师虽然被这阵势惊到,却并未慌张不知所措,杨风一派正色的开口道,“之前的报道有欠真实,我们们华夏教育之后将会邀请各大媒体记者,在华夏教育大楼里讲述整件事的真相,在此之前,我们们不回复任何问题!也希望各位媒体朋友能如实报道,否则我们们华夏教育有权追诉法律责任!”

    记者们似乎没想到华夏教育会针对这件事,隆重的开记者招待会,如今杨风一说,他们便急着问道:“你们真的会开记者会吗?请问你是华夏教育的什么人?你说的话能作准吗?”

    杨风略微仰头,看着拥挤的记者,扬声道,“我是华夏教育的校长,我叫杨风!”

    此时电视新文中,正播报着记者采访的镜头,杨风从容的面对,气度非凡!

    “咦?这人好像唐唐补课班的老师啊!”张桦看着电视,觉得眼熟!

    老太太李红琴扁扁嘴,阴阳怪气道,“就她补课那破地方,老师想上电视都难!真会往脸上贴金!”

    张桦听了脸上一烧,看了看李红琴没说话,继续看着新闻,怎么看都觉得很像!

    “你家老三天天补课,这得花多少钱!听说你们工厂不少人都下岗了,这要是你也下岗,家里哪有那么多闲钱往外送!”

    张桦听了脸色十分难看,老太太因为唐玲补课的事,前前后后说了几次了,无非就是觉得唐玲没必要把钱花在补课上,如今她工作的工厂不少女工都下岗了,要是真轮到她,老太太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话呢!

    “妈,人家唐唐补课是好事,你怎么还总反对啊!”小姑子唐子琪带着儿子来串门,听到老太太这么说,看不过去便插了一嘴!

    “我说我们们老唐家的事,你都嫁人了还搀和什么!把你那不争气的儿子管好就得了,哪有事哪到!”

    李红琴皱着眉,摆摆手,她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原本对两个外嫁的女儿就不是很关心,老大唐子玉还行,工作好,嫁的也好,在家里还算很有地位,而这最小的唐子琪,自己没能耐不说,死了老公带着个拖油瓶,李红琴怎么都看不上眼!

    一只手五根手指都有长短,更何况李红琴本就是偏心的人,所以唐子琪在唐家地位并不高!李红琴不敢教训唐子玉,却不拿唐子琪当回事!

    唐子琪听了,直接带着儿子,和大嫂张桦打了声招呼,就回去了!她实在搞不懂,别人的妈都疼自己的女儿,她这个妈却从来都不待见她,就像不是亲生的似的!

    张桦再三留住唐子琪,唐子琪也没有留下来,倒不是她受不了委屈,从小到大她都习惯自己的妈对她不好,可是她却舍不得让自己的儿子受半点委屈!

    张桦见实在拦不住,赶忙拿袋子,给唐子琪装上了刚包的饺子,让唐子琪带走了!

    唐子琪走后,李红琴哼哼着,说什么还不是要拿着老唐家的东西之类的话,张桦不爱听,直接回了屋,关上了房门!

    老太太见没趣,慢悠悠的回了屋,看电视去了。

    帝豪某豪华包间中,几名男男女女乱成一团,一片奢靡!中间位置,二十多岁男子一手搂着个美女,口中不断吞云吐雾,好不自在!

    “阳少近来心情不错啊!看来又有好事了!”

    秦薄阳吐出口中的烟雾,调戏了一下怀中的美女,才开口道,“是不错!要不今天哪有心情出来!”

    “阳少可曾听说,最近华夏教育出事了?他们也算倒霉,还没正式营业,就惹了一身的麻烦!我看那块地皮迟早要出手!”

    秦薄阳瞥了杜衡一眼,嗤笑了一声,“怎么?难不成你看上那块地了!”

    杜衡听见秦薄阳语气不善,立马赔笑道,“哪能啊!那么大一块地,我可吞不下去!就是不知道阳少有没有兴趣?”

    “哦?”

    秦薄阳一把推开怀里的美女,美女被推了个踉跄,跪到了地上,膝盖立马青肿一片,美女却只是笑笑的嗔了几句,便坐远了些!

    杜衡见秦薄阳有兴趣,立马凑到了秦薄阳身边,“现在那华夏教育一身麻烦,如果我们们趁机…”杜衡递了个你懂得的眼神,想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秦薄阳眼眸微暗,让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块地确实是块好地,若是能得到自然是再好不过!”话说的隐晦,却给了杜衡不少暗示!

    杜衡听了心中一喜!若是得到秦薄阳的支持,那他的希望便大了许多!

    杜衡笑得连忙给秦薄阳填满酒,二人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杜衡满眼喜色,而秦薄阳看着杜衡喜出望外的模样,心中嗤笑不已!那块地原本就是他看中的,杜衡那白痴竟然想跑来分一杯羹,真是异想天开!

    不过有人想给他做嫁衣,他当然不会拦着!可若是想分一杯羹,那就别怪他翻脸无情!

    可怜那杜衡还在那里激动不已,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儿!

    两个人各怀鬼胎,面上笑意吟吟的说着场面话,酒更是没少喝,玩得很high!

    正在华夏教育负面新闻漫天飞的时候,华夏教育终于要出面正视这个问题了,找来了各大媒体,聚集在医院,院方更是专门提供了一处会议室,用来给媒体进行采访!

    “请问华夏教育选在医院开记者会,是有什么意图吗?”

    “听说伤者也在这家医院,你们是不是要来个当面对质呢?”

    杨风站在前面,手虚压了一下,记者都知道他要说话,静了下来,准备记录杨风的话!

    “各位记者朋友,出事至今我们们华夏教育都没有正面回复这件事,今天选在医院开记者会,也是为了方便为大家找出事实的真相!接下来我们们要提供的文件,全部属实,各位记者朋友可以前来鉴定!我们们华夏教育是一家民办的教育机构,诚信名誉就是生命,绝对不允许有心人故意抹黑我们们华夏教育!”

    杨风一席话说的铿锵有力,记者听到华夏教育会提供文件,一个个都兴奋不已!这可是第一手的资料,一定不能错过!

    “请问,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有人故意抹黑你们华夏教育?你们有什么有力的证据证明?还有抹黑你们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串串的问题纷纷甩出,杨风丝毫不慌,倒是让不少记者相信,这里面说不定真有隐情!

    杨风向二狗示意,二狗笑嘻嘻的出去了,不一会儿医生推着病床上的石峰来到了会议室!而石峰的老婆也跟在旁边,有点发蒙!

    进到会议室,见到一堆记者在这里,石峰心下觉得不对劲儿,却也没慌,要知道指使他的人交代过,无论遇到什么事,千万不能慌,只要一口咬定他在给华夏教育工作时受的伤,就不会有事!

    石峰的老婆崔红见了这么多的人,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她认识这些人,都是记者,这几天不少记者来采访她,知道自己能上报纸,上电视,也倒注意起形象了!

    “你们拉我来这干啥!我这头还疼着呢!”石峰一手捂着头,嘴里又开始哼哼!

    杨风没有看石峰,冲着记者开口道,“如今当事人都已经到场,各位记者朋友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我都会一一作答!”

    记者都是人尖子,互相看了看,立马有记者提问道,“华夏教育对这次的伤人事件有什么看法?”

    杨风看了看石峰,开口道,“这位伤者石峰,的确是华夏教育雇来的装修工人,我们们收到工人受伤的消息,便在第一时间赶去了医院,医院的所有费用都是由华夏教育支付!”

    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他记者打断,“你们支付?可是伤者声称并未收到华夏教育的一分一毫,医疗费更是没有支付,这你们怎么解释?”

    石峰一听,心中一慌,他是为了夸大效果才这么说的,再加上他老婆本就是嘴没把门的人,顺嘴胡说是常事!不过上边交代了,不管怎么样,他只要一口咬定自己受伤严重,直接影响日后的工作生活就行!

    “关于这件事,我们们一定要澄清!”

    杨风从顾羽珊那里拿出一沓单子,“这里是伤者石峰受伤期间,在医院住院期间的所有医疗费的单据,其中包括住院费,抢救费,医药费等等!这些都是医院开出的单据,绝对不会有假!而我们们华夏教育还专门请了护理人员,这位就是我们们高薪聘请的医护人员,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可以作证!”

    杨风指向一旁那个雷子雇来的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冲杨风点点头,开口说道,“没错,我是被雇来照顾伤者石峰的护理人员,一共护理了五天,伤者的老婆来了之后,我就没有再护理了!”

    记者突然听到了另一个版本,立马激动了,冲着石峰的老婆问道,“崔女士,你当初说华夏教育没出过一分医药费,如今人家药费单据和护理人员都在,是不是你在说谎呢?”

    崔红脸色一僵,半响撇撇嘴道,“俺不知道,他们又没露过面,俺们哪知道谁交的钱!再说了,那些个单子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点我们们医院可以作证,所有单据都是我们们医院开具,不会作假!”那名小护士的男朋友是这个医院的一名主任,此时也被请到了这里!

    “崔红女士,院方人员已经证实,单据都是真的,这么说您一直都在撒谎吗?”

    崔红双手叉腰,“俺不知道,别问俺!”

    这回一些记者似乎看到了些苗头,似乎这件事不像伤者家人说的那样!真相是什么呢?

    “虽然你们华夏教育负担了医疗费用,可伤者受伤严重,影响到了今后的生活,你们华夏教育有什么解决方案吗?”

    “工人受伤,我们们华夏教育一定不遗余力全力救治,我们们是教育机构,良心与道德是我们们一直秉承的宗旨,我们们知道伤者情况时,已经第一时间做出了赔偿!根据伤者提供的受伤情况,我们们华夏教育赔偿了十万块!”

    什么?

    十万块!

    记者们互相看看,十万块对于一个家庭可谓是天文数字了!华夏教育竟然一出手就是十万!

    不过,伤者不是说华夏教育并未对他补偿吗?怎么又冒出十万块出来?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石峰听了,立马坐直身体,瞪着眼睛,“什么十万块!我可没收过!你们别冤枉人!”

    顾羽珊将手中的文件放到杨风手中,杨风将文件展示给记者看,“这里是我们们和伤者私下签的协议,协议里写的很清楚,伤者愿意与华夏教育私下和解,而华夏教育一次性支付十万元作为赔偿!”

    “胡说!他们胡说!我没收过,他们那个是假的!肯定是假的!你们可不能被他们骗了!”

    石峰拍着床,满脸的激动!崔红有些心虚,眼珠转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记者也都是一片混乱,这突然间,事件大逆转,与之前报道的完全不同,实在让他们有些转不过弯!

    石峰见记者都疑惑的看着他,急忙开口辩解道,“我发誓,绝对没收过华夏教育一分一毫,他们是在骗人!”

    “协议中有签字还有手印,这肯定是不会造假的!”杨风将协议翻到最后一页,展示给记者看,记者连忙拍照,一时间会议室里全是拍照的声音!

    “不可能!不可能!我没签过,也没拿过钱!”

    激动之余,石峰竟然从病床上跑下来,一把抢过杨风手中的协议书,当他看到落款处的签名时,立刻傻了眼!

    那歪歪扭扭的“崔红”二字赫然在那里摆着,底下还有一个红色的手印,纹理清楚!

    石峰心中咯噔一声,这…这要怎么办?他可是记着上边吩咐了,无论华夏教育给他多少钱,千万不能收!收了钱,他们可就不占理了!

    这败家的婆娘!她怎么就私下把钱收了!还不和他商量一下!如今石峰都悔死了,因为怕他婆娘嘴不严,所以根本没将他受人指使,故意陷害华夏教育的事告诉她!就怕她一个不小心就将事说出去,从家里把她找来,就是想着他婆娘人泼辣,宣传的时候用得上!却没想到一个不慎,竟然犯了这个错误!

    “这签名和手印是你老婆的吗?你们收了华夏教育十万块,却污蔑他们没付医药费,你们是什么意图呢?难道是想再多要钱,所以才欺骗媒体吗?”

    “崔红女士,你有什么说的吗?你签名按了手印,收了十万块,这是不是真的?”

    石峰灵机一动,忽然“晕倒”,倒是吓坏了众人!

    崔红原本被一堆人围着问收钱的事,看见自家男人晕倒,立马来了底气,“啊!当家的!你怎么了?”

    一边拉着石峰,一边哭丧道,“十万块俺收了咋了!俺有错吗!俺家男人脑袋可是严重受伤!俺们一大家子就靠他一个人了!他病倒了,让俺们以后咋活!他们就给十万块钱,哪够俺们一大家子人的!而且俺家男人伤的不轻,医生都说了,以后很有可能有后遗症!俺们一家子就这么被毁了,可让俺们咋活啊!”

    记者见石峰“晕倒”,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看起来确实有些吓人,应该是伤的不轻!

    “重伤?”

    众人关注晕倒的石峰时,杨风淡淡开口道,“据我所知,他的伤是梯子上的油漆桶掉下砸伤的,又不是高空砸下来,又怎么会是重伤?”

    记者之前其实有也怀疑,其实这事并不大,只是被闹腾的好像很严重,不是高空掉下东西挨砸,梯子上掉东西砸到,有那么严重吗?不过他们是记者,要做的就是挖新闻,砸伤的可能性可不是他们研究的范畴!

    崔红也反应过来,一手指着一名医生,“你们不信可以问医生!俺家男人伤的可是很严重!”

    此时一名身着医生大褂的男子站了出来,戴着金丝框眼镜,面对一群记者丝毫不显紧张,一看便知身经百战!

    手虚扶了一下眼镜,正色开口道,“不错!我是这家医院脑科主任,也是伤者的主治医生,伤者石峰由于后脑遭重物击打,颅内有出血情况,而淤血在脑内长时间不散,造成了神经上的压迫,而患者的情况并不理想,时常出现头痛昏厥情况,由于淤血已经压到了神经线,所以并不能将脑内的淤血大散,一个不小心将神经线压坏,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仅如此,伤者肩部的伤也比较严重,出现了骨裂的情况,就算治好,今后也不能抬重物,想要再从事装修工作肯定是不可能的!”

    脑科主任的一番话,说的石峰病情严重,崔红此时又开始放声大哭,那叫一个凄惨,任谁见了都升起一丝同情!

    丧失了工作能力,生命又是垂危,看似情况确实严重!

    一时间峰回路转,对石峰一家谎称没收到赔偿一事多了一丝的谅解,毕竟感性的东西会影响人的判断力!

    哪知杨风见了只是轻蔑的一笑,却被眼尖的记者瞧见,“请问您刚才的笑是什么意思?”

    面对强势与弱势群体,记者总是对强者尖刻一些,对弱者同情一些!

    “我只是在怀疑他的伤是否真的那么重!”杨风又拿出几张照片,里面竟然都是石峰!

    一张石峰坐在床上,手撕着一个鸡腿,大口的往嘴里塞着,生龙活虎哪里像往常的“虚弱”!

    一张是石峰烦躁的将头上的纱布拆下来,扔到一边,竟然看不出伤处!

    还有一张竟然是石峰耐不住寂寞,拉着他老婆亲亲我我的画面!

    这些照片一拿出来,记者们又沸腾了!

    他们每次采访,石峰都是一副虚弱的模样,连说话都是没有底气,断断续续!

    怎么也没想到,石峰竟然还有如此勇猛的时候!难不成一直以来都是他装的?可是脑科主任都说他伤情严重,生命垂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这些照片上来看,我们们有理由怀疑,石峰的病情并非医生所说的那么严重,而为了证明我们们的清白,我们们要求院方在众位记者朋友面前,重新诊断病情!脑部有血块,肩部骨裂,这些只要拍个片子,立刻就会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脑科主任听了,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怀疑我给他作假?我从业多年,治好了多少病患!你们这么说简直是侮辱我的医德和人格!”

    医院的高层领导也皱着眉,不赞同杨风的做法,先不管脑科主任是不是作假,一旦院方同意了,直接影响的就是医院的名声!

    “这恐怕不妥,我们们医院的医护人员都是专业人士,不会出现专业上的差错!”

    医院院长正色道,这关乎医院的名誉,他可不能拿这个开玩笑!

    “检查!一定要检查!俺们家男人都晕倒了,你们还不快给检查!”崔红一听到要检查,立马出声应和!

    她家男人受伤可是事实,脑科主任都说严重了,他们怀疑就让他们查!

    此时的石峰暗恨不已!找他家婆娘来简直就是搅局的!早知道就不叫她来了,不但私下收了钱,如今竟然还同意检查!这一检查不就露馅了吗!

    石峰那个悔恨,后悔没有提前告诉崔红实情!如果早点告诉她,哪里会惹出这么多的事!现在可怎么办!

    石峰闭着眼睛,急得头上都冒了汗,崔红见了更是着急,以为她家男人出了什么事,直嚷嚷着赶快检查抢救!

    院方迫于无奈,对石峰进行了“抢救”,并且重新拍了一次片子,脑科主任虽然有些心虚,却也没慌神,虽然他夸大了石峰的伤情,可他受伤是事实,就算检查出来,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他也可以说是自己尽心尽力给治好的!

    因为一堆记者都在等着,院方很快出了结果,结果当片子拿出来的时候,全场震撼了!

    脑部的x光片子中,根本没有脑科主任说的血块,而肩部的x光片子显示,石峰的肩部根本没有骨裂情况,连一丝的裂痕都没有!

    众人哗然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石峰根本就没有受伤!伤情竟然都是脑科主任伪造的!

    记者们似乎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结果已经出来,石峰根本没有受伤,刚刚那名脑科主任说的血块和骨裂情况,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石峰不但假伤企图诈骗我们们华夏教育,还严重影响了我们们华夏教育的名誉!我们们华夏教育将会追究到底!我们们已经报警备案,很快就有警察上门逮捕这两名诈骗贩子!”

    崔红早就吓得瘫软在一旁,今天发生的事,她到现在还云里雾里,怎么突然间就成了诈骗犯?

    石峰听到华夏教育报了警,警察马上就会上门逮捕他,激动的一下坐了起来,瞪着大眼睛看着众人,然后竟然扑到了脑科主任面前,“主任,你可得救俺啊!俺可都是按你说的做的!”

    ------题外话------

    2级以上的会员都可以每天免费投年会票10票,级别够的亲,给三少投票吧~能参加年会想一想都好兴奋!

    感谢:狐玉颜,月樱97cy熙梦的钻钻花花打赏~

    gao1234,zhanhuani,超级阿丝拉,15988115970的月票,

    asd306429,385120461,15988115970的评价票~打个商量呗,评价票票给个五分啥滴呗~吼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