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毛料失窃,华夏搬家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三十一章 毛料失窃,华夏搬家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奢华的包间里,众人围着一圈,几个喝多的倒在一旁的沙发上,剩下清醒的人都在玩着游戏,这次抓到了唐玲,有几个人似乎显得特别兴奋!

    看着一脸阴笑的秦薄阳,唐玲轻笑一声,轻轻的开口道,“我选真心话!”

    原本一脸笑意的秦薄阳脸上一僵,他怎么给忘了!她还可以选择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赵源一直没有说话,坐在沙发中抱着胸,盯着唐玲,眼神毫无波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刚才那个小红被安排跟着秦薄阳一组,见唐玲被逮到,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她进来第一眼就看上了源少!怎知道竟然被唐玲抢了去!敢和她抢!玩不死你!

    秦薄阳似乎一时想不出问什么,小红凑了过来,拉着秦薄阳的胳膊,嗲嗲的开口道,“秦少,不如让小红帮你想问题好不好?”

    秦薄阳看着像美女蛇一般瘫软在他身上的小红,笑了笑,手指挑着小红的下巴,“那你说说,问什么好?”

    小红眼睛一亮,盯着唐玲,笑得一脸灿烂,“你几岁开始来这里做的?”

    秦薄阳听了一乐,玩味的打量着唐玲,眼神有些邪恶,唐玲看起来就像未成年,他还真想知道,她多大就开始出来做了!看她的模样长的还不错,今晚把她包回去,他也尝尝鲜!还没玩过这么小的,不知道是不是有另一番滋味!

    赵源皱着眉,黑色的眸子划过小红,暗了暗,没说话!只是淡淡的一眼,便又将目光放到了唐玲身上,眉头深锁,眼中带着不解与困惑!

    唐玲将众人的表情看了个遍,淡淡开口道,“13岁!”

    没错!

    确实是13岁,因为帝豪是她13岁建造起来的,她几岁来帝豪?当然就是13岁了!

    “13岁?”秦薄阳怪叫了一声,“你今年多大了?”

    在场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唐玲,感觉像看怪物一般!几个坐台小姐心中有些嘀咕,她们可不认识唐玲,难道她也在这里坐台?不过没听说过啊!

    几个坐台狐疑的看着唐玲,难不成她是帝豪另一批坐台?专门给那些有特殊癖好的人准备的?只是年龄小,不能放到明面上?

    唐玲淡淡的看了看秦薄阳,“一次一个问题!”

    众人的好奇心被挑起,不过唐玲说的也对,真心话确实只问一个问题,于是秦薄阳又来了兴致,准备下次抓到唐玲时,问她一些猥琐的问题!

    唐玲看到秦薄阳猥琐的表情,就猜到了他的打算,不过,也要他抓得到她才行!

    接下来唐玲转瓶子,毫无意外,指向了秦薄阳,在唐玲似笑非笑的神情中,秦薄阳选了真心话!

    若是别人抓到他,他还可以选大冒险,可唐玲…

    秦薄阳想想就在心中摇摇头,若是唐玲再让他干一瓶,估计他今天就挂这里了!

    “刚才选过大冒险,这次我选真心话,你们问吧!”多说了几句,为的就是挽回点面子!

    “最近最让你心烦的是什么事?”声音中带着舒适的感觉,让人听着很是轻松!

    赵源眼神轻闪了一下,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唐玲,秦薄阳面上微红,显然是酒劲儿有点上来了,意识却也还算清醒,眼睛若有若无的瞥向赵源,然后开口道,“若是说烦心事倒是不少,最烦的事莫过于市府广场那块地皮的事!”

    也不知是他酒劲儿上来了,还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竟开始絮絮叨叨说了起来,“我看好一块地皮,却让人抢了先!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很快能抢过来,只不过…”

    秦薄阳瞄向赵源,笑呵呵道,“听说源少有意来s市,就是不知道源少是不是也感兴趣?”

    夏文易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秦薄阳,源少今天才和他谈过专案小组的事,晚上秦薄阳竟然就知道源少准备来s市的消息,果然有备而来!

    赵源只是笑笑,极其优雅的拿起一杯酒,放到唇边,一饮而尽,带着些潇洒恣意的风情,迷倒了一片在场的女人!

    “看来秦少真是不太会玩游戏,这局可是你输了,反倒问起我来!难不成刚才那一瓶酒下肚,现在就开始说起胡话了!”

    秦薄阳脸色一僵,半响尴尬的拍拍脑袋,仿若一副醉酒的模样,“瞧瞧我这记性,游戏规则竟然都没记住!来来,咱继续,继续!”

    不过,很可惜,唐玲和赵源之后一直没被抓过,倒是秦薄阳被抓了好几次,被灌得不成人样,最后终于顶不住,跑洗手间吐去了!

    而那个小红,早就喝的趴到了桌底下,因为赵源说今晚哪个女人最能喝,他就点她出台!小红可是心动不已,拼了命的自己灌自己,结果在秦薄阳醉倒之前,就倒在了桌底下!

    结果等到赵源离开后,几个坐台小姐才发现,小红喝酒喝到酒精中毒,连忙叫了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夏文易则是发誓,以后有唐玲在场,他绝对不玩这个游戏!这小丫头实在太刁钻,不管他选什么,她都帮着想招对付他!

    赵源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唐玲身上,那种时刻被人盯住的感觉实在让唐玲有些毛骨悚然,这赵家大少爷果然脾气大,放他鸽子的气到现在还没散,不过唐玲并不在意,他想玩弄别人,就要有被人玩弄的觉悟!

    唐玲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出了包间,回到了顶楼的办公室,雷子也跟了上来!

    “雷子,受伤工人的事已经清楚了,是秦薄阳找人下的手!”唐玲拽了拽衣服,到鼻尖闻了闻,皱着眉头,转身先去了换衣间,“我换件衣服,你先等等!”

    还好在这里放了些常用的衣服,不一会儿唐玲从里间出来,一身清爽,坐到雷子的对面。

    “老大,你说的秦薄阳是省委书记那个最小的儿子?”

    雷子在“夜鹰”这么多年,当然知晓秦薄阳是谁,更何况唐玲很久之前就吩咐过,调查秦薄阳的一切资料,他可是一点都没懈怠!

    唐玲轻轻点头,“刚刚我已经见过他了,可以确定,那名伤工应该就是他指使的!目的是华夏教育买下的那块地皮!”

    雷子皱着眉,“老大,若真是秦薄阳,以他的手段直接在官场上打压一下,要哪块地皮没有!可为什么要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呢?”

    雷子实在搞不懂,按照秦薄阳的一派作风,想要哪里,直接动用手上的关系,很轻松就能拿到手!这倒不是他本身有多能耐,而是他有个当官的爹!

    唐玲唇角微微翘起,“非常时期,总要有些顾忌!”

    雷子点点头,他也知晓现在的政局比较紧张,老大一早就吩咐过“夜鹰”要进入一级准备状态,所以近来政局上的为妙变化,即使是他,也看出了点门道!

    “老大,若对手是秦薄阳,这件事就有些棘手了!”

    唐玲轻笑一声,“棘手?”

    点点头,眼中划过一道精光,笑得一脸的诡异,“是应该让他棘手一些!”

    唐玲这么一走了之,赵源可是被气得暴跳如雷!

    好!很好!

    又耍了他一次!这次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跑的!

    不错!欲擒故纵吗?不管是什么,唐玲确实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既然如此,那就陪她玩玩又何妨!

    于是唐玲在无意中又一次成功的引起了赵源的兴趣!

    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唐玲去了补课班,之前唐玲交代过杨风,华夏教育的聘用人员的事宜都交给他来办,今天去补课班也是去看看进展如何!

    “杨老师,人员上进展如何?”看着杨风愁眉不展,唐玲便猜到定是聘用人员上出了问题!

    果然杨风有些皱着眉,开口道,“唐总,我这确实遇到了点困难!原本这种没有编制的补课班老师就没人愿意做,而我们们在这里招聘,人家一来,看到这里的情况,就摇头表示不愿意在这里工作!”

    自从唐玲接手了这里,准备打造华夏教育,其他人倒还好,杨风却改了称呼,坚持叫唐玲为“唐总”,这点倒是和刘展鹏一个样!

    唐玲一怔,是啊!她怎么把这茬忘了!看来最近真是有点忙糊涂了!

    补课班这里环境简陋,估计来这里的人一看环境,就直接跑了,哪里还有心思听什么待遇!

    “连一个都没有愿意来的?”

    “那倒也不是,我认识的几个大学生倒是很有兴趣,不过他们都还在上学,只能做兼职的,我想他们愿意来,也是想提前积累些经验!毕竟他们都是师范的学生,将来也要走老师这条路!”

    杨风的学生倒是不少,他联系了一下,即将毕业的都没有愿意来这里的,反倒是那些在校生想来这里练练手!

    唐玲点点头,她心中也知晓,这些在校生的心思,不过是拿这里当个跳板,积累一些讲课的经验,日后毕业去学校教书时,也能快速的进入角色!

    “这些学生你都留下,好好培养着,我相信日后他们会争着抢着想留下!而不是去学校给分配的单位!”

    九几年的大学生,国家是包分配的,其实像杨风他们几人也是如此,只不过他们几人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没能进入到正规学校工作!

    “招聘这方面你继续,除了教师,其他的工作人员也要一起招聘,这几天就先在这里,过两天华夏教育的教学楼装修好,就将这里搬过去,到时招聘也容易些!”

    “唐唐,我们们华夏教育的办公楼建好了?太好了!我好想去看看啊!我们们终于有自己的办公场所了!”

    顾羽珊一脸的兴奋,自从知道顾羽珊是刘学勇的小姨子,唐玲便动用“夜鹰”将顾羽珊的资料查了出来,结果还真是让唐玲大吃一惊!没想到顾羽珊还有这样的经历!

    “我说顾老师,瞧你那一副猴急的模样!哪里还有为人师表的模样!倒是像小孩撒娇!哈哈!”王志鹏打趣道。

    “我说王老师,昨天你谈到这事的时候,你可是比我还急!还好意思说我!”

    顾羽珊立马还击了回去,这个补课班也就他们两个是个活宝,性格开朗,喜欢斗嘴!

    徐洁看着两个斗嘴的活宝,摇摇头失笑道,“亏你们两个还为人师表呢!我看人家唐唐比你们像大人!”

    王志鹏听到女朋友这么说,手扶了扶眼镜,尴尬的笑了笑!顾羽珊冲着王志鹏做了个鬼脸,然后又朝徐洁眨眨眼,徐洁见了笑了笑!

    “教学楼那里已经差不多,硬件设施上我可以提供最好的,但是教学水平上,还是要靠你们!我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唐总放心,我们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杨风立马保证道。

    “对!唐唐给我们们的教学计划,我们们早就融会贯通,我们们华夏教育绝对会打响名号的!”

    顾羽珊眼中没有了刚刚的玩笑之色,眼神坚定,夹杂了许多让人看不懂的东西,然而唐玲却看懂了!

    顾羽珊心中一直有个结,相信华夏教育会让她重拾信心,将她曾经失去的全部找回来!

    她喜欢这样的顾羽珊,有斗志有活力,这样才能走的更远!

    唐玲又交代了一些事,便离开补课班,让雷子开车去了医院!

    “老大,医院这几天我们们看的很紧,还偷偷的将伤者换了病房,暂时秦薄阳的手下应该还没和那伤者碰过头!”

    雷子打了左转向,减缓车速转了个弯。

    唐玲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睡着了。

    “他的伤怎么样了?”

    雷子侧头看了一眼唐玲,缓缓道,“还是老样子,伤的不重却也不轻,若是拿这伤做文章,恐怕对我们们不利!毕竟是在给我们们工作时受的伤,都怪我当时没有注意人身安全这块,工人都没做安全措施!”

    唐玲睁开眼睛,看向雷子道,“不用自责,若是想算计我们们,怎么防也没用!不过下次可一定做好安全措施,无论什么企业,想做好就一定要注意员工的人身安全!”

    “是,老大!以后我一定注意!保证不让老大因为这些事伤脑筋!”

    唐玲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雷子很聪明,有些事只要点拨一下,就能通透明白!是个可造之才!

    不一会儿就到了医院,雷子前面带路,将唐玲带到了那名伤者的病房。

    推开病房的房门,伤者正在睡觉,唐玲没让雷子叫醒他,让雷子先出去,自己留了下来!

    因为伤者是农民工,家离的远,所以家人还不知道,雷子请了看护来照看!看护见雷子来了,便退了出去!

    此时病房里只剩下躺在床上睡觉的伤者,和站在床上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唐玲!

    在人看不到的地方,病房里霞光闪过,然后很快的重新归于平静,唐玲轻轻推开房门,一切仿佛都没发生过一般!

    雷子有点疑惑,老大在病房里还不到一分钟怎么就出来了?

    “雷子,将这伤者的消息放给秦薄阳!”唐玲淡淡的吩咐道。

    “是,老大!可若是秦薄阳派人来联络,我们们还拦着吗?”

    “当然不拦,就是让他们互通消息!”唐玲一双水眸闪过精光,算计她?呵!还嫩了点!

    看来重新活了一次,她注定要卷入一些风波之中,既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

    回到珍宝斋的时候,却发生了件大事,由陆松押送的最后一批毛料——丢了!

    陆松亲自来了s市,满脸的愁容,一看就是接连几天没睡好觉,直接赶了过来!

    刘展鹏听了这个消息,心中也是咯噔一声!虽然大批的毛料都已经运了过来,别的毛料还好说,当时唐玲解出紫精灵的剩余毛料,可都在最后一批里!看着小老板那意思,剩下的那堆里,说不准也有好料!

    正在刘展鹏准备去找唐玲时,唐玲和雷子来了珍宝斋,刘展鹏连忙将他们二人请到了办公室,关上了门,才急忙的开口道,“唐总,最后一批毛料失窃了!”

    陆松站在那里愣住了,“唐总”?看着唐玲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是听错了吗?刘哥叫她“唐总”!

    “在哪里失窃的?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唐玲绕过桌子,拉开办公椅坐了下去!

    陆松还愣在一旁,有点蒙,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陆老板,你准备惊讶到什么时候?我想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毛料失窃的事,我希望您能专业一些,对得起您的职业素养!”唐玲的话有些重,面色严肃!

    唐玲的话犹如当头棒喝,陆松一下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口道,“原本是由我压送最后一批毛料,可是在车子刚出了云省边界的时候,因为要停车检查,所以在边界处停了车!”

    “停车检查也是常有的事,可毛料又怎么会丢?那么重的东西,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搬走的,况且若是有人搬走,肯定会有动静,不可能不被发现!”

    雷子在一旁分析道,其实他心中最怀疑的是陆松,毕竟毛料在他手中丢的,那么一大批的毛料,被人搬走不可能不被发现,所以说不定就是他监守自盗!

    陆松又岂会听不出雷子的话外音,顿时心中气愤,“我陆松做了这么多年的玉石运转行业,什么样的毛料没见过!况且我开着门做买卖,又怎么会做那种缺德事!”

    “陆叔,你继续说!”唐玲瞪了雷子一眼,雷子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不吭声了!

    陆松看了一眼雷子,收回视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原本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可不知怎么就真发生了!车子检查之后我要去交过路费,回来便让司机开着车走了,到休息区下车休息时,我去检查货物,却发现竟然车子是空的!”

    说道最后,陆松显然有些失态,音调高了不少,语气中的激动情绪谁都听得出来!

    “交个过路费才几分钟的事儿,手脚再怎么利落也不可能将毛料搬走!更何况押送的人又不止你一个!那么多人负责看运,怎么可能众目睽睽之下东西不翼而飞?”

    雷子嘴快,又分析了起来!这次唐玲倒是没有怪他,雷子说的不错,那么多人看着,毛料还能不翼而飞,一点线索没留下,那是不可能的!

    陆松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事儿发生在他身上,他也觉得匪夷所思!说出来他都不相信,又怎么能让别人相信呢!

    “会不会是你那几名一起看运的手下的问题?”刘展鹏也分析道,要知道他曾经就被手下坑过,间接害得他倾家荡产!

    陆松皱着眉,好像思索着可能性,半响才道,“我那几名手下跟了我好多年了,应该不会这么做吧!”语气中却带着一丝不确定!

    “唐总,我们们要不要报警?”刘展鹏询问道,毕竟这么贵重的东西失窃了,报警更妥当一些!

    “刘哥,我发现毛料不见了,当时便报了警,可警方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陆松如今已经顾不上他公司的名誉问题了,这种事对于他们玉石转运商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若是传了出去,对他的生意可是冲击不小!

    “有怀疑的对象吗?”唐玲一直没说话,就是在分析整件事!

    陆松怔了怔,看着唐玲还是有些不适应,“这…”

    他还真没怀疑过,出事之后一直忙着追查毛料,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s市,亲自和刘展鹏说明,哪里有时间静下心想别的!

    “有没有可能是对手的恶意竞争?”刘展鹏开口道,“那个邓老板不是盯着你好久了吗?”

    陆松犹豫着,“邓宏宇确实想分云省玉石运转行业的一杯羹,之前也做了不少的小动作,可这次的事到底是不是他,我真不敢肯定!”

    毕竟盯着珍宝斋这批毛料的人就很多,自从珍宝斋在拍卖会上开出了帝王绿和紫精灵后,盯着他运输的人可是不少!

    他已经小心加小心了,没想到最后一批毛料还是出事了!

    “不敢肯定,那就去查!”唐玲淡淡的开口,“我就不信,这东西还能凭空的消失了!”

    陆松听了面上有些羞愧,这批货的价值可是非凡,若是找不回来,恐怕他在这行也做不下去了!

    “唐总你放心!我这就回云省,一定把毛料找回来!”

    虽然刚开始陆松有些搞不懂情况,现在他算明白了,原来唐玲竟然是珍宝斋的幕后老板!原本应该是很震惊的事,可因为所有事都赶到了一起,陆松已经没有心思惊讶了!

    唐玲看了一眼精神萎靡的陆松,开口道,“陆叔,你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走,找毛料的事也不差这一天!”

    陆松却摇摇头,“不用了,在飞机上也能睡,我这就往回走!早一天找到也早一天放心!”

    唐玲见陆松坚持,便也没有强留,想了想,交代了雷子几句,雷子虽然满脸的不情愿,却也点点头,和陆松一起踏上了回云省的飞机!

    其实原本可以让刘展鹏跟着走一趟,不过打探消息的事,雷子更熟悉一些,去了那里,应该比刘展鹏更轻车熟路!

    雷子一走,接送唐玲的任务交给了雷子的一名手下,这名手下外号叫二狗,也是最早一批跟着唐玲的,人年纪不大,却十分机灵!

    原本冯三想接替雷子的工作,可唐玲没同意,如今冯三是帝豪明面上的当家,他若是天天跟着唐玲,还确实有些不便!虽然雷子在帝豪地位也不低,但大多时间跟着唐玲,在帝豪的时间比较短,所以比起冯三来说,雷子没有那么惹眼!

    “玲姐!秦薄阳那边有动静了,昨天晚上联系上了那名伤工,结果今天早上那伤工就大喊头痛,直说伤情恶化了!还请来了专门的医生,那医生检查后给的结果是,后脑创伤,颅内有轻微出血!”

    唐玲坐在车里,从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来看,心情好像不错,二狗有些摸不到头脑,一个转弯,因为速度有些快,所以车子有些不稳,唐玲的身子随着车晃动了一下!

    “对不起,玲姐!我…我开慢点!”

    二狗有些小心的看着唐玲的神色,都怪他太激动,第一次给老大的老大开车,有些紧张,没控制好车速!

    唐玲笑笑摇摇头,心中也有些触动,果然坐惯了雷子开的车,突然有些不适应,雷子开车很稳,只要唐玲在车上,无论是转弯还是停车,雷子都很注意,每次都是稳稳的,唐玲若是在车上眯起眼睛,雷子就会减速,为的就是让唐玲坐得更舒服一些,这些唐玲心中都知晓!只是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她也矫情了一回,习惯了雷子的车技!

    “不用紧张,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唐玲调笑了一句,二狗听了放下心来,见唐玲还调笑他,他倒是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玲姐,那名伤者的老婆今天早上和那些医生是一起到的,发现丈夫受了伤,闹腾的不轻!”

    唐玲点点头,淡淡开口吩咐道,“随她折腾,让兄弟们暂时不动,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闹腾出什么!”

    “好咧,玲姐放心!”

    “华夏教育那边怎么样了?”二狗一直跟着雷子忙活华夏教育大楼的事,所以雷子走后,所有的事都交给了二狗!

    “那边完工了,随时可以搬进去办公了!”终于将那边的事忙完了,二狗子声音中都带着轻快!

    唐玲略微思索了一下,“先不去珍宝斋,去补课班!”

    二狗听了,将车子掉了个头,这回他倒是开的很稳,不一会儿就到了补课班!

    唐玲进去的时候,正好赶上有人来面试教师,唐玲便也没急,在屋里找了个地方坐下,面试不像后世那么严肃,反倒有点像聊天,几名老师和那名来面试的人坐在一起,面试者正在讲述他的个人情况!

    “能说说你为什么不选择学校,而选择我们们华夏教育?”

    杨风此时坐在面试者的对面,虽然看不到杨风的表情,唐玲也可以想像得出!杨风对人很和善,但涉及到工作方面,便十分严肃!

    面试的人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穿戴整洁,一看就知道是个爱干净的人,连发角都修剪的很整洁!

    “我不去学校当老师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不喜欢被学校的各种规矩束缚,学校的条条框框太多,对教书的方法也一板一眼,我的教学方法学校未必肯接受,第二,我个人认为,将来教育机构相比学校更有发展潜力,因为只要我有能力,就能够得到重任!”

    杨风点点头,又问道,“你有过教书的经验吗?”

    杨风手中拿着那小伙的简历,上面写的很清楚,这小伙叫李凯,今年23岁,大学念的是辽东师范,可是并没有拿到大学的毕业证,简历上也没有任何相关的工作经验,虽然现在雇老师比较难,但杨风也不想什么人都雇!这种事绝对是宁缺毋滥,不然影响的是整个团队的教学水平!

    李凯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若是说上大课的经验,我没有,不过我曾私下给不少人补过课,我自认为我的讲课方式比较受学生的欢迎,而且我教过的学生成绩都有很大提高!”

    显然提起他的讲课方式,李凯很是自信,就连腰板都挺得很直!

    杨风对李凯整个人散发的自信还是比较满yi,不过总觉得有些不放心,这个李凯不选择去学校当老师,而来华夏教育,总是让他觉得李凯还有其他的理由!

    而在杨风考虑的时候,坐在他们身后的唐玲却开了口,“我是这里的学生,不如你给我补一次课,也正好让几位老师见识一下你的能力,如何?”

    直到唐玲说话,李凯才注意到唐玲,见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将自己裹得严严的,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的还算清秀!

    “唐唐,你过来了!”顾羽珊先开口说了话,不过看见唐玲的表情,便没多什么,相处了这么久,她自然知道唐玲那个表情的意思!

    看来唐唐是准备亲自检验这名面试的人了!

    李凯显然一愣,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冲着杨风道,“如果有需要,我愿意配合!”

    杨风也知晓唐玲的意思,随即点点头,他们倒是没跟着进屋去听课!

    刚进屋,李凯便像聊天一般开口道,“平时最不喜欢那科?”

    唐玲笑笑,看来这李凯是准备给她补最弱的一项!

    “口语!”

    李凯听了一愣,晃了一下神,才明白唐玲说的是英语的口语,李凯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玲,估计是没想到唐玲会让他补英语口语!

    李凯自信的笑了笑,她以为这样就会难住他吗?未免太小看他了!

    “口语?恩,这个倒是不难,课本上的东西太枯燥,我们们随便聊聊,这样更锻炼口语!”

    唐玲笑笑,点了点头,示意李凯可以开始,李凯不显一丝紧张,唐玲选口语,其实是很刁钻的,毕竟在九几年英语并不普及,能教英语的老师并不多,而能说出一口流利的英语的老师就更不多了!

    李凯先是用比较简单的英语和唐玲对话,也是想给唐玲一个适应的阶段,之后逐渐加深,而越加深李凯越是惊讶,唐玲的口语说的要比他还纯正!

    除了这点,李凯还惊讶的发现,无论他如何加深,唐玲总是能听得懂,结果这一堂原本是补课的形式,最后却成了两人的切磋!

    相对李凯的惊讶,唐玲心中也是惊讶不已,本来是想难为李凯,挫挫他的锐气,却没想到李凯的表现,让她很是满yi!

    要知道,李凯不是什么留学生,没出过国,却能操着一口流利的口语,虽然他的口音不算纯正,可在一个没有语言环境的地方,口语到这种程度,实在是罕有!

    一堂课下来,李凯似乎也收敛了一些傲气,没错!李凯有他的傲气,就算面对杨风几人的面试,回答问题时语气虽然恭敬,却隐隐显出傲气!

    这样的人,要么就是有真才实学,要么就是高傲自大!很显然,经过唐玲的一番试探,李凯属于前者!他确实有真才实学!

    从房间中出来,李凯脸上的傲气收敛不少,杨风看向唐玲,唐玲冲他点点头,杨风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李老师,欢迎你加入我们们华夏教育!”杨风友好的伸出手,和李凯握了握。

    李凯显然也是很高兴,此刻傲气全收,脸上也带了笑容!

    “李老师的口语在哪里学的?”唐玲开口问道。

    杨风一听,看着李凯愣了愣,他知道唐玲想考核一下李凯,却没想到唐玲考的竟然是英语口语!

    而且,李凯竟然通过了!这意味着什么?李凯确实是个人才啊!

    要知道他们四个老师,虽然英语算不错,可口语却差得要命,是那种典型的哑巴英语,只会读写,不会说!

    若是刚才杨风欣赏的是李凯自信,那么现在,他确实认同了李凯的能力!

    李凯笑笑,“实不相瞒,我机缘巧合认识几名外国朋友,口语都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他们教我英语,我教他们汉字,算是互相交流!”

    唐玲听了眼睛一亮,华夏教育不能只有中国教师,外教也是不能少!虽然现在口语的重要性不明显,可日后口语教学可是吃香的很!有些家庭从小就开始培养孩子的口语,更是为孩子营造了很好的语言环境!

    不过这些暂时还不急,首先将华夏教育的名号打响,才是当务之急!

    顾羽珊他们很热情的欢迎了李凯的加入,这么久了,他们都是四个人,如今有了新人加入,自然很开心!

    王志鹏更是热情的拉住了李凯,两人聊了起来!

    李凯虽然加入了这个大家庭,不过唐玲看得出,李凯并没有打算长期留下,可能在李凯的心中,这个补课班只是他的一个踏板而已!

    此时的李凯并不清楚,他今日加入华夏教育的决定,竟然影响了他的一生!

    日后当李凯风光无限之时,回想起当时他并未将华夏教育看在眼里的心思,便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目光短浅!不过还好,他把握住了这次机会!

    “杨老师,你们几位老师收拾一下,今天就搬去华夏教育办公楼!”唐玲冲着杨风吩咐道。

    杨风眼睛一亮,建好了?

    “唐唐,我们们今天就能搬了?”顾羽珊耳朵尖,唐玲和杨风说的话,都听了进去,立马开心的问道。

    “真的?”

    这回就连和李凯聊天的王志鹏都听到了,也没顾还在聊天中的李凯,蹭的一下站起身来,看向了唐玲这边!

    李凯皱着眉,没说什么,不过心中却觉得这几个老师有点莽撞,搬个家而已,竟然大惊小怪!

    唐玲笑着点点头,她知道这几个老师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对华夏教育的大楼期待不已!

    “将用的东西收拾一下,今天就直接搬过去,以后就定在那里了!”

    徐洁在他们询问的时候,早就默默的在收拾东西了,等顾羽珊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徐洁将自己的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于是大家才明白,原来这里最着急的,竟然是那个默不作声的徐洁!

    徐洁被笑得不好意思,脸红了红,开始帮其他人整理东西!

    二狗见几名老师在搬东西,连忙跟着忙里忙外,倒是没少出力气,就连刚来面试的李凯也是没少出力气!一辆车子放不下,二狗又去找了两辆出租车,勉强将东西放下!

    几人坐上车子,二狗开车带路,很快就来到了市府广场附近的华夏教育大楼!

    当几人站在几千平,看起来豪华至极的华夏教育大楼门前时,集体震撼了!

    这…

    天!

    这就是他们以后工作的地方?

    几人心中热血澎湃,一股冲劲儿直入脑海!这是什么规模啊!

    他们似乎看到了日后华夏教育的辉煌!而这份辉煌将由他们亲手打造!

    这里属李凯最为震撼!他一直认为所谓的“华夏教育”不过是个小补课班罢了,如今看到如此宏伟的大楼,脑袋像被人狠狠的敲击了一下,久久回不过神来!

    原来这才是——华夏教育!

    ------题外话------

    妹纸们,你们真的太给力了,给三少投了那么多的年会票!真心感激你们,说太多觉得假,咱就用码字来感谢大家!(^o^)/~以前特别羡慕别的作者有铁粉,现在看到这么多的亲支持,咱觉得咱也有铁粉啦~哈哈!

    感谢:若咬的大钻,花圃~xy真的钻钻~月紫浮妹纸的钻石山和打赏~

    絮晴c,ywwy8866,梦謦,爱美意,李淳雲,water0607,pp330058,weijia2010的月票!

    爱美意,玉缎123言情的评价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