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半幅真迹,真心话大冒险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三十章 半幅真迹,真心话大冒险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不朽凡人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就一会儿的功夫,唐玲就和胡兴学混熟了,胡兴学也是“小唐丫头,小唐丫头”的喊,旁边的众人羡慕不已!这小姑娘竟然能得到胡兴学大师的青睐,命不是一般的好啊!

    唐玲没理脸色有些阴沉的赵源,连忙赶了过去,而赵源站在那里,眼中的暗潮涌动,最终有些烦躁的下了展台,去了休息区。

    刚到休息区,就发现不少女接待围着夏文易,在那里有说有笑,脸色更是沉的吓人!

    夏文易见到赵源沉着脸,坐在美人堆儿里,咧嘴笑着打趣道,“哟!这是怎么了?难不成碰钉子了?”

    赵源淡淡的看了夏文易一眼,散发出的微凉气息,让夏文易稍稍收起了些纨绔,摇摇头笑道,“我说源少,为那么一个小丫头,至于难为自己在那群老家伙那里,听他们絮絮叨叨?我记得你跟你家太上皇每次参加古玩展,都超不过十分钟!啧啧!”

    夏文易优雅的抬起胳膊,看了看手表,笑得有些揶揄,“这次可是整整三个小时!这丫头魅力还真是不小!”

    他倒是小看了这个唐玲,竟然能让源少生生忍受折磨三个多小时!是改说唐玲的魅力大呢,还是源少的忍功更上一层楼了?

    赵源身子后仰,靠在一旁的沙发上,懒散中带着一丝优雅!阴郁之色尽褪,唇边带起一抹玩味。

    “刚刚与那些老一辈相谈甚欢,一不小心将你那份特供烟都送了出去,想必易少爷不会怪我吧?”

    “什么?”

    夏文易惊叫一声,站了起来,一旁的几个美女接待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我说源少,不带你这么玩人的!那几条特供我可是去年过年就预定好了,那可是我过年要孝敬我家老家伙的!可不带这么开玩笑的!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夏文易像炸了毛一样,瞪着溜圆的眼睛,愤怒中竟然还带着一丝可怜!

    赵源白了夏文易一眼,从怀中拿出一盒纯白色包装的香烟,白色的包装上什么字都没有,拆开包装,从中拿出一根点燃,随手将香烟扔到了圆台上,两手指优雅地夹着香烟,送到唇边,薄唇微动,深深的吸了一口,轻轻的将烟吐出。

    “只剩这一盒了,拿回去凑数吧!”

    夏文易有些反应不过来,盯着那拆开包装,少了一根烟的烟盒,半响,炸毛了似的道,“靠!不是吧!最后一盒,你还拆包装!你逗老子玩呢!”心疼的看着那被拆开的香烟盒,可怜巴巴的,哪里还有刚才的优雅之姿!

    赵源抬眼,带着些慵懒的开口,“不要正好,我家太上皇还没抽到呢!”

    话刚说出口,夏文易眼疾手快,一手捞过烟盒,直接揣进了衣兜,双手捂着衣服兜,深怕赵源会过来抢,那速度叫一个快!

    “源少,过两月你生日,我带你那‘花骨朵’出席你的生日宴,怎么样?”夏文易眼珠转了转,诱惑道,“只要我能带她出席参加,过年的那几条特供照常,如何?”

    赵源轻笑一声,慢慢的吐出一口白色烟雾,摇摇头,“我的烟可是值钱得很,她可不值那个价!”

    夏文易狐疑的看了一眼赵源,他不是看上那丫头了吗?还以为唐玲对他或许有些不同呢!搞了半天又是玩玩而已!

    夏文易深深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沙发里,带着些无奈道,“啥条件,开吧!”

    他是看出来了,赵源那脸色哪里是唐玲惹的,明明就是装给他看的,他却好死不死的往上撞!就是不知道这次源少又搞什么!

    “近来s市经济发展的不错,省里也是时候申请专案小组,对s市进行考察才是!”赵源一本正经的分析着。

    专案小组?

    夏文易轻轻皱眉,他就知道这条件不简单!如今s市政局有些乱,现在申请专案小组,恐怕并不合适!

    夏文易转头冲着那些美女接待道,“各位美女,这里没什么需要了,各位赶紧休息去吧,要是站时间长了,脚肿了,少爷我见到该心疼了!”

    几名接待抿嘴笑笑,这帅哥说话很是风趣,她们都是明白人,知道他们有事要谈,转身都退了下去!

    见人都走了,夏文易才收起玩味,看着赵源一脸正色道,“源少,你这个时候来s市,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新市长上任不久,s市势力混乱,你在京里待的好好的,来这么个不讨好的小地方,实在不是明智之举!真是搞不懂你!”

    赵源勾唇笑笑,“你只要传个话便好,来这里自然有我的目的,不过你可以让你家老爷子放心,我还不打算趟s市这浑水!”

    夏文易盯着赵源皱皱眉,思量了一会儿,半响摇摇头,认命的叹口气道,“成!回去我给老家伙传个话,不过能不能成,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你也知道,那老家伙没那么好搞定!”

    夏文易眼珠转了转,笑得有些奸诈,“不过若是你能多给点特供烟,说不定他还真能点头!”

    赵源笑了笑,没有再说话,默默的吸着手中的特供烟,有些烦躁地盯着唐玲的方向,这该死的展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这最后出展的十件藏品不错啊!前几件都是真品,‘珍宝阁’不是新开的店吗?真品倒是不少!真是下了大本钱啊!”

    “‘珍宝阁’?和‘珍宝斋’是不是一家?听着倒是像一家!”

    “不能吧,一个做古玩,一个做珠宝玉石,而且这两家的老板也不是一个人!”

    “我看未必,我刚才可是瞧见珍宝斋的老板刘展鹏来了!”

    “那能说明什么!我看青省不少玩古玩的都来了,刘展鹏也喜欢玩古玩,来了也不稀奇!”

    刘展鹏这几年将珍宝斋经营的很好,现在不少人都认识他这个珍宝斋的老板!静静的听着众人的议论,唐玲心中有数,看来这方法还算有效!

    而当胡兴学大师鉴定出,那看着并不起眼的云龙纹梅瓶,竟然是稀世的元青花时,全场震撼了!人都沸腾了!

    元青花!

    那是什么概念!想必玩古玩的人都知道,元青花的价值有多大!

    元青花可是华夏国陶瓷史上的一朵奇葩,景德镇一跃成为制瓷业的中心,也是元青花的功劳,而元朝在历史的长河中,短短不到百年,流传下来的元青花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元青花的价值可想而知!

    刚才那些去休息区的老学者,听到有人喊“元青花”,立马激动的站了起来,奔着展台迈步就跑,深怕去的晚了看不见!脸上哪里还有刚刚的疲惫之色!

    而赵源和夏文易见到这边有异动,将烟掐灭,也都赶了过来!

    “元青花?真是元青花?”

    “天!这可是好东西!价值连城啊!”

    “这趟s市真没白来,不仅看到了胡兴学胡大师,竟然还能见到如此贵重的元青花!”

    “戚老板,你这元青花怎么卖?”

    立马有人向戚凯平问价,戚凯平也是震撼不已,这个平时被堆在库房里不见天日的龙凤纹梅瓶竟然是元青花!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再如何震惊,戚凯平还算清醒,立马答道,“这次鉴定展鉴定后的古玩,将在‘珍宝阁’开业当天拍卖!若是有感兴趣的,下周日来‘珍宝阁’即可!”

    这都是唐玲之前吩咐过的,所有的展品今日只限展览,若是想买,那就等到珍宝阁开张,当天进行拍卖!价高者得!这无疑是珍宝阁开业前的最好宣传!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跃跃欲试,要知道今天来这里的人,都是有一定身价的人!不少人决定下周日一定要去珍宝阁!

    “我看这元青花,至少要上亿!”

    胡兴学兴奋的盯着龙凤纹梅瓶,真是越看越漂亮!他记得师叔叶弘毅就有一个元青花,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让他碰上了这等宝贝!

    上亿?

    众人心中皆是一颤!

    元青花果然价值连城!

    虽然众人心中都想买下,可真正能出得起价的人,却没有几个!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他们都不会觉得贵,但上亿,对一些人来说,那真是天价了!

    果然元青花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

    戚凯平盯着龙凤纹梅瓶,心中激动不已!有一个元青花,他们珍宝阁绝对出名了!感叹之余,不禁敬佩起唐玲来,今天所有的展品都是她挑出来的,没想到一个个的竟然都是真品,而如今竟然还有元青花这样的至宝!直到这一刻,他才从心底服了唐玲!

    众人对元青花的热情实在是太高涨了,带起了今天鉴定展的高氵朝!以至于最后一件古玩,竟然没人想起来去鉴赏!都围着龙凤纹梅瓶小心的观看着,时不时惊起一片赞叹声!

    唐玲微微皱眉,今天的重头戏还没上场,可不能这么结束了!私下给戚凯平递过一个眼色,戚凯平连忙开口道,“大家先稍安勿躁,我们们这次鉴定展,还有最后一件展品没有鉴定,不如先看看这最后一件!”

    胡兴学大师看着龙凤纹梅瓶恋恋不舍,不过既然今天来这鉴定展,不如将最后一件也看了,也算是圆满!赶紧将最后一件看完,他可要再去好好看看那元青花!

    胡兴学走到了最后一件展品面前,只有唐玲跟在他身边,其他的人早就被元青花吸引了,他们才不管戚凯平说了些什么!观看元青花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赵源的目光一直在唐玲身上,就算听到了价值上亿的元青花,他也是眸色不动!

    看着面前的展品,胡兴学皱皱眉,这是什么?破烂的一堆纸,乱糟糟的放在那里,底下似乎还压着什么东西!

    伸出手,将上面的废纸拿开,暗黄色的绢丝画,就那么静静的展现在眼前!

    胡兴学先是一愣,没有先去看底下的绢丝画,而是拿起废纸,仔细的看了看四周,四周的划痕都出自朱宏宇之手,因为用的是一般的裁纸刀,所以有些凹凸不平!

    看了看废纸,又看看底下的绢丝画,胡兴学眼睛一亮,灰白的胡须都抖了抖,连忙放下废纸,看起了绢丝画!

    一边低头看画,一边激动地向戚凯平问道,“这绢丝画是藏在这纸画中的?”

    “没错!胡大师果然眼光独到!这绢丝画确实是从这卷轴中取出来的!不过我却看不出这绢丝画是何来历,所以才想起办了这么一场鉴定展,想请大家来鉴定一下!”戚凯平缓缓道来!

    胡兴学点点头,小心地用手摸了摸绢丝画,质感丝滑,确实是难得的上品!要知道古时能用绢丝作画,那可是极为奢侈的事!一般只有帝王家,才有这等实力!

    “不知道胡大师是否看出了什么?”

    戚凯平急忙问道,他心中很是好奇!能被人用如此高明的技艺藏在画中,此物定然不菲!

    胡兴学还没等说话,唐玲就看到朱宏宇飞快的向这里奔了过来,那速度之快,唐玲深怕他到了这里刹不住闸!

    朱宏宇毕竟年纪稍大,一边喘气,一边卡巴着眼睛向戚凯平埋怨道,“我说小平!你也太不厚道了!展会开始了你竟然不叫上我!”

    “我可是叫了你十几遍,是你在那钻研砚台,完全与世隔绝!我可没那能耐把你拉回地球!”

    戚凯平有些无语,这家伙只要研究起古玩,那绝对是自我封闭状态!

    朱宏宇听了有些讪讪的,嘿嘿一笑,看着研究绢丝画的胡兴学,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来得及!胡大师可看出什么了?这绢丝画我只看得出是宋朝之前的,却看不出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仔细看画的胡兴学心中一跳,嘶!

    他说怎么有些眼熟,这幅画和京城博物馆里的那幅画,无论是画工还是笔锋着墨,都极其相似!难不成真是一幅?

    看着胡兴学越来越凝重的眼神,唐玲便知晓,他定是看出门道了!

    “我看这绢丝画,工整精细,线条细润圆劲,而着色既浓丽又稳重,图中所绘一看便知是歌舞夜宴,画的还真是十分生动!”

    唐玲款款而谈,赵源看向唐玲的凤眸亮了亮,多了一丝欣赏!没想到这小丫头还真有点能耐,这话一听就知道不是新手,虽然他不好古玩,可跟着家里的太上皇也参加过不少古玩展,多少还是了解一些!

    胡兴学抬起头来,看着唐玲笑着点点头,这小丫头果然有点本事!

    “此图确实描绘的是夜宴,整体线条流畅,工细灵动,表现力极强,设色工丽雅致,神韵独出!一看便知出于书画大家之手!实在是难得的佳作啊!”

    “咦?”

    胡兴学终于看到了画尾处,看到那参差不齐的剪口时,神情激动,竟然说话都不稳!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真的?天!太不可思议了!”

    胡兴学在那里一直胡言乱语,立马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很少见到胡大师如此激动,就算是刚才见到了元青花,他也只是欣喜异常,虽然心中记挂,却也坚持将最后一件展品看完!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到最后这件展品上,竟然是绢丝画,究竟是什么样的绢丝画,可以令胡大师如此激动!

    一旁有眼尖的,见到旁边的碎纸和暗黄色的绢丝画,犹豫的看向戚凯平问道,“戚老板,这绢丝画,难不成是从这纸画中取出的?”

    什么?

    这绢丝画是从纸制字画中取出的?那肯定不是凡品啊!不然谁会大费周章藏一副没用的画?

    “当然!这可是我取出来的!”朱宏宇一脸自豪,要知道当世能将内藏乾坤的画取出来,恐怕没有几个!

    “这位是?”

    “是我的合伙人,也是珍宝阁的老板,朱宏宇朱老板!”

    戚凯平给众人介绍着,因为对外接待这块都是戚凯平负责,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珍宝阁”还有个老板,朱宏宇!

    朱宏宇也不计较,摆摆手,“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咱就喜欢古玩,只要有古玩,老板不老板,咱无所谓!”

    众人听着朱宏宇的话,都哈哈一笑!这朱老板为人倒是不错,同是老板却半点不计较名分!

    “都静静,咱听听胡大师怎么说!我可是研究这画好几天了,也没研究出个究竟来!”朱宏宇热切的望着胡兴学,满眼的焦急之色!

    “这…”胡兴学仍是有些难以置信,“这好像是!”

    什么?

    韩熙载夜宴图?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不是放在京城博物馆里吗?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不会是看错了吧!

    “?”朱宏宇惊叫一声,狠狠的拍了一下额头,“我想起来了,我就说这画眼熟,这画工和着色和同京城博物馆里的,简直一模一样!”

    “那到底哪个是真迹?京城博物馆里的不能是假的!我看八成这个是仿的!”

    “那可不一定,若这不是真迹,哪里还会被人费尽心思,用这绝传的技艺,将这画藏在画中?搞不好就是真的!”

    “难道博物馆里的是个仿品?”

    “不对不对!京城博物馆里那幅,我曾见过,虽然这两幅画的画工和着色相同,可画的内容不同!依我看更像是一组画!”

    蒋丘吉在一旁开口道,他也是资深的藏友了,对古玩甚是喜爱,而那幅,他更是研究过!

    唐玲脑中精光一闪,看着绢丝画的末端,轻轻的开口道,“有没有可能,这两幅画其实是一幅!这画的末端,很明显是被人撕开,只是不知道,京城博物馆的那幅画,是不是也是如此?”

    朱宏宇眼睛一亮,“对啊!若是京城博物馆里那幅也是被人撕过的,那很有可能,这两幅画原本就是一幅!”

    众人皆是一震!若真是如此,这半幅的可是无价之宝啊!

    众所周知,是五代时期顾闳中的作品,那可是给唐后主李煜作的画!

    五代十国朝代变更的很快,所以每个朝代在历史上都是昙花一现,如今能有一个五代时期的古玩,那可是比拥有元青花还要难的事!

    一直放在京城博物馆的最高级展厅,也是因为这它是那个时代的传世之作!证明了五代时期的历史文化!这画在历史上的意义可是举足轻重!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这就是那另一半的!”

    胡兴学终于激动的将话说了出来!干涩的眼眶,此时也被泪水润湿了,他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啊!

    他知道京城博物馆中的是半幅作品,是从师伯叶弘毅那里听来的,如今博物馆中的是经过现代处li,将那不平整的凹凸之处掩盖,只有少数知情人才知道,其实博物馆里展出的只是半幅!

    轰!

    众人凌乱了!

    这可是天大的秘密,京城博物馆里的,竟然是半幅?而“珍宝阁”展出的这件古玩,竟然是另外那半幅?

    “珍宝阁”要火啊!

    之前不看好“珍宝阁”的人,都私下偷偷打量着戚凯平,这“珍宝阁”一连出了两个极品古玩,单拿出一个,就足以震撼古玩界,看来一周后“珍宝阁”开业那天,定有一番龙争虎斗!

    “我得赶紧上报给文化部,京城博物馆一定要争取到这另一半图!那这就是一整幅完整的五代时期的传世之作!”

    胡兴学整个人处于亢奋状态,激动的上前拉住了戚凯平,嘱咐他要如何保存这半幅画,朱宏宇在一旁听的入迷,最后还和胡兴学聊了起来!

    整个过程中,唐玲都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微微上翘的嘴角,证明了她此刻心情不错!

    看着面前那双光芒闪耀的凤眸,微微上扬的唇角,赵源有种感觉,她今天来这的目的就是这半幅!

    赵源眯起了那双漂亮的凤眼,脑中似乎有什么划过,快的让人捕捉不到!唐玲抬起头,看到的就是他盯着她那双充满兴味的双眸!

    “今晚有场宴会,能否邀请你做我的临时女伴?”令人沉醉的声音夹杂着迷人的优雅。

    唐玲抬起头,看着那双迷人的凤眼,水眸闪闪,唇边绽开彷如梨花般的笑容,“好啊!”

    赵源愣了愣,没想到她这么痛快的答应,本来还准备了一些说辞,结果全没用上!

    “那今晚五点我去接你!”赵源绅士的开口。

    唐玲点点头,“就在珍宝斋门口吧!五点钟,不见不散!”

    看着唐玲转身离开的背影,一抹笑意爬上了赵源的唇角!换上一脸的慵懒,淡淡的看着旁边的人。

    “胜负已分!”

    夏文易无所谓的耸耸肩,“自愧不如!还好刚才找了不少后备资源!”

    他算是佩服赵源了,为了赢个赌约,竟然能听那帮老头墨迹好几个小时,若是这样才能请到唐玲,他宁可多花点时间在其他女人身上!她那种黄毛丫头,不是他的菜!

    s市的夜里,帝豪是一个标志,一个消遣娱乐的好去处!一个灯红酒绿排遣寂寞的游乐港湾!

    奢华的包间中,男男女女嬉笑玩乐着,炫彩的灯光营造了欢乐的气氛,众人尽情的玩乐着,唯独那靠在沙发上,浑身散发着寒气的男子,似乎与这一切格格不入,一旁坐着的女人,偷偷瞄着男子那俊逸非凡的侧脸,犹豫着不知该进该退!

    “我说源少,你这怨气准备发泄到什么时候?这么多美女相伴,还想着那黄毛丫头干嘛!”

    夏文易怀中搂着一名娇羞的女人,喝了一口喂到他嘴边的酒,冲着女人抛了个媚眼,女人立马笑得花枝乱颤!

    赵源看了看寻欢作乐的夏文易,侧头瞥了一眼旁边的女人!眼中寒光一闪,这样的也叫美女?简直侮辱了他的眼睛!

    “我说咱们源少今天是怎么了?火气不小啊!来来,这女人看不上,咱再去给你挑个好的!”

    秦溥阳笑呵呵的开口,看着赵源的眼神带着殷切,原本听说赵源今天晚上要参加一个宴会,他特意搞到了请柬,结果赵源临时决定不去了,他派人跟着,才知道赵源来了这里,于是连忙假装偶遇,请了赵源和夏文易二人一起玩乐!

    见赵源没说话,秦溥阳连忙朝一旁的人使个眼色,那人见了赶紧出了包间!

    点上一根香烟,赵源吸了几口,回想起晚上他一身宴会装,等在“珍宝斋”门口,被人当猴耍的情形,黑色的双眸暗了暗!

    很好!

    想不到他竟然被唐玲给耍了!放他鸽子?不错嘛!

    夏文易拍了拍身边的女人,女人识趣的起身让到一旁,夏文易挪了挪身子,看着一脸阴沉的赵源,打趣道,“不过话说回来,那小丫头倒是挺有胆量,看着像个小百合,专干小辣椒的事!”

    赵源横了夏文易一眼,那小子见了也不收敛,继续笑着道,“不如考虑一下我今天的提议,将条件换一下怎么样?”

    相对专案小组的事,他倒是觉得搞定那“花骨朵”更简单一些!

    赵源淡淡的看了一眼夏文易,轻轻的吐出一口烟,两片唇瓣微启,“想都别想!”

    夏文易失望的摇摇头,结果赵源接下来的话,却让夏文易脸上出现了便秘的感觉。

    “不过你的提议我勉强接受,就当附赠条件!”

    言下之意,他不仅要和家里的老家伙提专案小组的事,现在还要搞定唐玲,带她去赵源的生日宴!

    他怎么就忘了,赵源那小子最会算计,什么时候吃亏过!

    赔了!赔大发了!

    那“花骨朵”连源少都耍着玩,绝对是个难搞的丫头!

    夏文易靠进身后的沙发里,叹了口气,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是不是就是形容他现在的情形呢!

    帝豪顶楼办公室里

    “老大,那名受伤工人的事暂时压住了,赔了点钱,应该不会闹大!”雷子今天来回跑了一天,拿了些钱了事!

    清秀的少女从一沓文件中抬起头,两条清秀的眉毛微微皱起,“这件事是人为还是意外?”

    雷子一愣,这不就是简单的工伤吗?还能是人为的?

    看着愣神的雷子,唐玲坐直身子,靠在椅背上,将手中的文件放到一边,“只是简单的装修,不是做建筑,原本出意外的情况就低,况且华夏教育那里装修进展很快,主要的工作都已经完成,剩下的都是边边角角的收尾工作,又怎么会受伤?你说那名伤者伤到了哪里?”

    雷子立马回忆道,“伤的挺重,头部和肩膀都受了伤,说是梯子上的油漆桶掉下来给砸的!”

    唐玲点点头,“当时有其他人在场吗?”

    雷子摇头道,“没有,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听到叫声赶过去的时候,那名伤者已经躺在地上了!”

    雷子皱着眉,看向唐玲,眼睛微微睁大,“老大的意思,是他故意砸伤的?”

    “我只是怀疑!”唐玲思索了一下,“伤者那边一定盯紧了,派几个人盯着,绝对不能让他闹事,还有盯着点最近有什么人和他jiē触!”

    “是,老大!”雷子立马答道,“可是你怎么会怀疑他是有人指使的?”

    唐玲只是淡淡笑笑,没有做声,雷子知道唐玲在想事,也没有打扰,出了办公室的门,将唐玲刚才吩咐的事出去安排了下去!

    唐玲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放在桌上,手指规律的敲击着桌面,发出了噔噔的声音!

    华夏教育买下的那块地皮,恐怕不少人都盯着,因为知道内部消息,那块地皮被雷子先下手为强买了下来!

    那天在帝豪,无意间竟然听到有人谈论那块地皮的事,她耳力惊人,于是就多听了一会儿,原来是有心人把注意打到了华夏教育那块地皮上!

    所以这次工人突然受伤,她便想起了那天的事,因为实在是太巧了,她可不认为有那么多巧合!如果有人拿工人受伤说事儿,直接会影响华夏教育的正常进度!

    帝豪顶层专门设了两间办公室,一间是唐玲的,一间是冯三和雷子的,不过大部分时间雷子都是跟着唐玲,并不经常去他的办公室!

    如今手中的产业越来越多,所有的文件都被送到了这里,所以帝豪成了唐玲的常居地!

    手头的文件看的差不多,看文件看的累了,站起了身活动了一下,走出了房间,到处逛逛!

    在帝豪,除了冯三和雷子知道她的身份外,只有她高薪聘来的职业经理人知道,唐玲才是帝豪的真正老板!

    一些老员工都认得唐玲,不过只知道唐玲身份特殊,连老板冯三都礼让三分,所以他们对唐玲也是十分恭敬!可老员工认得唐玲,并不代表新人也认识!

    被秦溥阳遣出去找美女的手下,从坐台里连挑了好几个,带着几名坐台回包间,走到转弯处时,一个坐台小姐因为鞋跟太高,自己绊了自己一脚,正好摔倒在唐玲面前!

    “哎呀!小红,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几个坐台拉起了躺在地上的小红,却看到了小红胸前因为摔倒,而挤出来的增厚胸贴,几人见了都扑哧的笑了出来!

    “天!原来她那胸是假的!”

    “切!你才知道啊!我早就看出来了,上次还看见她往胸里塞了两个增厚贴呢!”

    几名坐台小声的嘀咕道,声音不大,却也能让人听的清楚!

    “呦!搞了半天你那胸是垫出来的,我说咋那么大!”

    秦溥阳的手下大声的嚷嚷道,上前一抓把小红的增厚贴拽了出来,拿在手上颠了颠,满脸的猥琐之相!

    “哈哈!这玩意手感还不错!”

    几个坐台的嘲笑和猥琐男的羞辱,小红羞愤不已,看到站在她身前,淡淡看着这一切的唐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刚才要不是这小丫头突然出现,她哪里会摔跤!似乎找到了宣泄的理由,顿时所有怨气撒到了唐玲身上!

    “撞到人了你知道不!你没长眼睛啊!”

    小红刚来这里工作不长时间,因为长的漂亮,不少客人都点她的台,慢慢就变得高傲,见唐玲穿着普通,不过是个未成年的丫头片子,就没把唐玲放在眼里!

    “小哥,你瞧瞧她,害得人家都摔倒了,人家膝盖现在疼得很!小哥你可得给人家做主啊!”

    小红操着那口发嗲到不行的口音,撅着小嘴,冲着秦溥阳手下直飞了几个媚眼!

    那小哥见她那风骚的模样,顿时大男人心性雄起,冷着脸看向唐玲,“哪来的野丫头!瞎了眼吗!赶紧道歉!”

    唐玲淡淡的扫了眼几个人,竟然发现方晴晴也在,不过显然她没认出唐玲,那天那么混乱的情况,她吓得一直躲在吴光远怀中,哪里还有心思观战!

    视线回到那名手下身上,眼中暗藏波动,没有说话。

    “妈的!你他妈的是聋子啊!问你话你听不见啊!”那名手下见唐玲压根没把他当回事儿,觉得很丢面子,立马火大!

    唐玲只是盯着他,嘴角处,在人没注意的时候,轻轻的勾起。

    “小六子,怎么搞的,这么半天!赶紧带这些美女进来!阳少等的不耐烦了!”

    包间的门打开,另一名男子从包间出来,看见一堆美女,催促着都推进了包间,而唐玲竟也跟着被推了进去!

    与其说她是被人推进去的,不如说她是自愿进来的!

    没错!她确实是自愿进来的!

    包间里有些暗,烟雾弥漫,唐玲皱了皱眉,她并不介意男人抽烟,但是不代表可以忍受烟雾弥漫!

    “源少!你看看,这些新来的美女怎么样?准保有你能看上眼的!”秦薄阳笑呵呵的张罗道。

    赵源懒散的抬头看了看,一双凤眼像鹰一般直接盯上了唐玲,暗黑色的眸子立刻变得无比冷沉,瞬间周围的温度都降了许多!

    秦薄阳眼睛流转,看了看唐玲,愣了愣,没想到源少好这口,未成年少女?嘿嘿的笑了一声,连忙递个眼神给小六子道,“赶紧让那个美女过来陪我们们源少!”

    唐玲打量了一眼秦薄阳,带着浅笑,走到了赵源身边,就那么直接坐了下来,动作自然流畅,和那些坐台小姐或是热情或者扭捏的姿态完全不同!

    赵源一直皱着眉,脸色阴沉,他也不知怎么了,原本看见唐玲,他倒是觉得挺开心,但随即想起,秦薄阳手下带来的这些女人都是坐台小姐,心下怒气横生!

    夏文易见了也是心中惊讶,这是什么情况?唐玲是帝豪的坐台?怎么可能!他查过唐玲的底,她的家室可是清白的很!

    赵源很纠结,一方面觉得唐玲刚耍过他,现在要坐台陪他,心中觉得解气,可另一方面想到唐玲是帝豪的坐台,心中那股无名的火烧的难受!

    心中烦闷,烦躁的将手中的香烟掐灭,随手拿起一旁的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好!源少果然豪爽!”

    秦薄阳拍马道,然后瞪着静静坐在一旁的唐玲,“还不赶快给源少满上!”

    唐玲侧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秦薄阳,秦薄阳顿时觉得背脊一凉,浑身不舒服,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皱着眉催促道,“把源少伺候好了,待会儿少不了你小费!”

    收回视线,似模似样的给赵源倒了杯酒,赵源像是赌气一般,唐玲刚倒满,他就一口喝下,然后唐玲再倒,他再喝!一会儿的功夫,不少酒都下了赵源的肚子,看得让人心惊!

    最后夏文易实在看不下去,皱着眉拦住了唐玲的酒瓶!

    “源少,不如咱玩玩游戏,光喝酒有什么意思!”

    冲着秦薄阳使了个眼色,秦薄阳立马拉了几个人,过来说要玩游戏!

    “来来来!光喝酒太单调了,这帝豪有不少外面没玩过的游戏,保证你们没玩过!”

    几个坐台也连忙凑了过来,几个人围在了一起,一男一女搭配着一组!为了人多热闹,秦薄阳的手下小六子也参与了进来!

    九几年的时候游戏比较单一,没什么新意,不过帝豪发明的游戏却很新颖,吸引了不少年轻人!

    其中之一就是后世几乎玩烂了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两人一组,真心话大冒险,赵源和夏文易没来过帝豪,所以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坐台的小姐十分热情的讲了下游戏规则,他们二人没玩过觉得新奇,便玩了起来!

    玩法很简单,一组人转瓶子,指到谁谁便输,而输的人要接受惩罚,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都是聪明人,大概讲了一下,就明白了玩法,秦薄阳溜须拍马,让赵源优先转瓶子,这种事当然他不会亲自动手,唐玲便动手转了起来!

    瓶子嗡嗡的在桌子上旋转着,不一会儿速度慢了下来,颤颤巍巍,最后瓶口指向了秦薄阳!

    秦薄阳一愣,然后咧着嘴笑了,“没想到今晚我运气不错,竟然抢了个第一!成!这轮我选大冒险!”

    为了在赵源面前显示一下豪气,秦薄阳头一轮便选了大冒险,因为转瓶子是赵源和唐玲一组,所以出题目由他们来出!

    唐玲随手拿了一瓶酒,放到秦薄阳面前,刚刚她用眼睛扫了一圈,给秦薄阳选了个度数最高的!

    “干了这瓶酒!”

    唐玲随意的开口道,好像干了一瓶酒是很平常的事一般!

    “这…”

    秦薄阳面上有些尴尬,这瓶可是高度酒,一瓶下去够他受的,可他都把话说出去,现在收回来哪里还有面子!

    “我说阳少,不会是反悔了吧?”

    夏文易笑着打趣道,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下唐玲,心中暗道,果然是个小辣椒!不好搞啊!

    秦薄阳嘴角扯了扯,看了看抱胸坐着的赵源,不自然的笑笑,大声道,“哪里会反悔!不就是一瓶酒嘛,小意思!”

    豪气的拿起酒瓶,打开盖子,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看着喝酒那痛快的模样,还真是有些豪爽的气概!

    一瓶酒灌下肚,秦薄阳面上有些微醺,这酒是后反劲儿,所以他看起来除了脸有些红,其他都还算正常!

    秦薄阳输了,接下来就由他来转瓶子,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作美,瓶口竟然指向了唐玲!秦薄阳心下痛快,脑子里快速的想了好多惩治唐玲的办法,面上喜滋滋的,看着让人很不舒服!

    “哎呀!真是不巧啊!”秦薄阳看着唐玲,眼中带着些阴郁,带着些幸灾乐祸!

    “阳少,威武!”

    “阳少,好样的!”

    “阳少,你好棒哦~人家好崇拜你啊!”

    几名手下和坐台小姐一阵欢呼,秦薄阳听了心中乐呵!

    唐玲看了他们一眼,这群人还真是捧场王!转个瓶子都被捧得像奥运会得了冠军一般!

    “我可要好好想想,让你做什么好呢!”秦薄阳一脸淫笑,几个手下听了也是一顿起哄!

    ------题外话------

    书院的作者年会评选开始了,三少也不自量力了一回,选择了参加,每个l2级别(就是皇冠是2的)以上读者都可以参与投票,每天最多可以投十票,这个是免费的,不用花钱,妹纸们若是喜欢,每天看文的时候动动手给投个票,三少感激不尽啦~

    投票的地方就在本文的封面上,点击投票即可!大家多多支持呀~

    感谢:xy真的钻钻~

    飘逸出尘,lilizhen,love蜂蜜,梦舞儿,亲们的月票~雪兰幽幽滴五分评价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