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紫精灵,青帮闹事(二更送到)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二十七章 紫精灵,青帮闹事(二更送到)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不朽凡人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靠!这不就是一百二十八号那个脑残刚才拍下的!”

    “对!就是这块目乱干,我记得当时底价30万!”

    “不会吧!竟然拿这块比赛!这本来就算是玉石了,根本不用解石,直接打磨玉饰就行了!”

    “你懂什么!这比赛要求三块毛料必须都出绿才行,他第二块就稳拿第一了,最后一块干嘛要冒风险,目乱干当然最保险了!不过就有点投机取巧!”

    刘展鹏听到众人的议论,才恍然大悟,他说小老板干嘛非要拍这块不值钱的玉石,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刘叔,你先歇歇吧,这块我来!”

    唐玲玩玉石这么多年,解石早就不在话下,前两块毛料刘展鹏已经耗尽了心神,这块自然她来!

    因为就算目乱干没有外皮,却也要将最外层那废料去掉,刘展鹏解出帝王绿确实感觉有些虚脱,而去掉外皮程序很简单,便交给了唐玲!

    唐玲坐在解石机面前,从一旁拿过切刀,找准了方向,手起刀落,几刀下去,一整块的目乱干玉石变成了几块!

    观看的人目瞪口呆,看白痴一般的看着唐玲!白老和杨老也是惊讶不已,他们不懂,刘展鹏怎么找个丫头解石?

    众人有些找不着边际,这一整块的目乱干打磨一下还是值些钱的,被唐玲这么一搞,恐怕是要赔了!

    唐玲没有在意众人的议论,一脸认真的将切开的一块块毛料放在一边,拿起其中一块,放到打磨机上,开始手动打磨!

    像这种无皮的玉石,只要轻轻打磨最外面的皮层便可,哪知唐玲在一个地方打磨,生生的将玉石磨平,磨到一定的厚度,用沾湿的抹布一擦,露出了淡淡的紫色,嘴角微翘,可算是擦出来了!

    “咦?”一直在一旁的白老皱着眉头,盯着唐玲手中的毛料,弯下腰仔细的瞧着。

    “奇怪!真是奇怪!”白老嘴里嘟囔着,眼睛却不离唐玲手中的毛料,这目乱干明明是无色的,怎么会出紫色?

    唐玲继续手上的活计,擦出窗口之后,解石便快了起来,解开的越多,白老脸上的神色越是激动,因为白老完全挡住了毛料,所以其他人没能看到。

    当唐玲将整块翡翠解出来时,心中甚是兴奋!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玉髓!传说中的玉中玉!

    所谓玉髓,指的就是在翡翠中,因为年月长久,吸收了大量的精华,而重新生出的翡翠,也就是玉生玉,而不是人们常见的石生玉!

    玉髓与常见的翡翠不同,玉髓是翡翠的精华,由翡翠提供精华来温养,形成的玉髓温润如玉,仿佛一滴蕴含着自然颜色的晶莹水珠滴在了你的面前!若是论起水头,还要强过玻璃种的翡翠!

    盯着手中的玉髓,越看越喜欢,那晶莹的感觉好像在召唤人的灵魂,净化着心灵一般!

    果然与众不同!

    “这…这是…”白老不可思议的盯着唐玲手中的淡紫色玉髓,伸手摸了摸玉髓,惊讶道,“紫精灵!竟然是紫精灵!”

    紫精灵?

    唐玲微微皱眉,还是头一次听说紫精灵,这不是玉髓吗?

    “什么?白老,什么紫精灵?”一旁的杨老听见白老的话,急忙挤了过来。

    “咦?”杨老连忙蹲下身子,前后地打量着唐玲双手托着的玉髓!

    “这…”杨老打量了一番,反复摸了摸玉髓,皱着眉头,满脸的纠结,“难道真是传说中的紫精灵?”

    “紫精灵?”刘展鹏脸色大变,“那可是要上万年才有可能孕育出来的!对孕育体的要求也很高,可这只是缅甸新坑的目乱干啊!怎么可能孕育得出来!”

    这三人的反常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当他们看到唐玲手中那淡紫色的玉髓时,都被这玉髓的灵气吸引了,仿佛真有洗涤人灵魂的功效,待众人反应过来,都连连称奇不已!他们从未见过翡翠中还孕育着翡翠!

    听到白老他们提起紫精灵,大家都好奇不已!

    白老将他所知道的缓缓道来,原来唐玲手中的确实不是玉髓!而是翡翠之灵!玉髓和翡翠之灵都由翡翠孕育而生,不同的是玉髓和翡翠一样是凉的,而翡翠之灵是温的!

    唐玲手中的翡翠之灵就是温的!这是翡翠和玉髓不可能拥有的!

    就连对玉石不感兴趣的赵源,此时也是一双晶亮的眼睛盯着紫精灵,兴趣盎然!

    翡翠他见多了,就算帝王绿那么珍贵的翡翠,他都不曾放在眼中!可紫精灵他却是头一次听说!而且刚看到紫精灵时,那种心灵上的清明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天!这要值多少钱?”

    众人都一脸茫然,紫精灵他们都不曾听说过,上万年才有可能形成一个,这绝对是有市无价的东西!

    这珍宝斋实在太令人震撼了!这忽上忽下的情绪实在令人兴奋不已!逆转啊!大逆转!

    拍卖时众人都不看好的目乱干,竟然出了翡翠之灵!刚才他们还觉得那一百二十八号是个脑残,现在个个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脑残!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从他们眼前溜走了!这毛料才多少钱?30万而已,悔啊!怎么就没跟着叫价呢!

    “刘老板,这紫精灵你们珍宝斋之后也会展出吗?”像这种有市无价的东西,他们是没有那个财力买下,有生之年能够见到,就是他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刘展鹏心中激动不已,说出的话都带着些颤音,“这紫精灵将会作为我们们展会的重头展品!”他似乎看到了珍宝斋无比辉煌的明天!

    “刘老板展出的时候,可要记得给我发请帖!这么重大的展会,可不能错过啊!”

    “还有我,刘老板可别忘了!”说罢,连忙从怀里掏出了名片,急忙的塞到了刘展鹏手中!

    不少人见了,都有样学样,不一会儿的功夫,刘展鹏手中就多出了一沓的名片!

    邓老板那里早就蔫了,恨恨的看着陆松,怎么可能!不过一个小丫头和二流的珍宝斋老板,怎么可能将京城来的王总打败了!这陆松为什么每次都那么走运!

    众人的目光全被这块紫精灵吸引了,就连帝王绿那样的翡翠之王,都受到了忽视,这绝对是没有的情况!

    比赛结果不言而喻,珍宝斋夺了冠军,白老和杨老热切的邀请了刘展鹏成为“国家玉石总会”的一员,刘展鹏却没有以个人的名义加入,只说这名额归珍宝斋主事者,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主事者,自然没有多做计较!

    唐玲当然知道刘展鹏心中所想,他是等着她这幕后老板浮出水面的那一天!

    被唐玲切开的那几块没解的毛料,唐玲让刘展鹏收了起来,并嘱咐要小心放置,刘展鹏一听,顿时眼睛亮了亮,充满希冀的眼神望着唐玲,唐玲轻轻勾唇,笑意从眼中传达,轻点下头。

    刘展鹏激动的看着余下的废料,面上却不敢表露,今天连续两块极品翡翠,他们已经备受瞩目,若是剩下的这些毛料全部解开,这运输的安全就难保了!

    陆松自然承接下玉石运输的工作,没想到他的危机就这么解决了!这一天简直像坐过山车一样,太刺激了!

    而这次的私赌,更是令人大跌眼镜!一赔一的三十六号没赢,而一赔十的一百二十八号竟然夺冠!

    唐玲将那张装有五千万赌彩的银行卡揣入衣兜,低调的回了休息区!

    看着满屋的毛料,和兜里的银行卡,心下满yi!这趟总算没白来,不但搜罗到不少翡翠原石,还平白多了五千万!

    双臂伸展,伸了个懒腰,这钱果然好赚!

    回s市的飞机上,遇到了点意外!

    因为经济舱满了,所以唐玲和刘展鹏只好买了头等舱的机票,结果整个头等舱只有三个人,唐玲,刘展鹏,还有一个骚包的要死的赵源!

    至于为何要说他骚包,估计看见他的人,此刻心中都会暗骂一句“矫情”!

    偌大的舱位上,铺着华丽的锦缎,餐位台上,一瓶线条优美的红酒横在那里,而红酒旁静静的放着的酒杯,雕工精细,两条长龙盘踞在夜光杯上,唐玲一眼便认出那翡翠的品种!

    帝王绿!

    唐玲不禁咂舌,她说赵源看到帝王绿怎么不惊讶,原来人家喝酒的杯子就是极品帝王绿翡翠制的!

    就算是唐玲都舍不得用帝王绿翡翠来做酒杯,她顶多拿些豆青油青种的翡翠做茶杯!不愧为华夏烟草的少东家,啧啧!真是极其奢华!

    “85年的罗曼尼康帝,来一杯?”

    赵源晃动着手中的翡翠杯,眯着狐狸般的凤眼,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弧度,侧头靠在沙发上,声音中带着一丝诱惑!

    罗曼尼康帝?

    瞳孔微缩,这家伙果真不是一般的奢侈!

    虽然唐玲没有喝过,但是也曾听说过,这罗曼尼康帝号称是百万富翁喝的酒,却只有亿万富翁才能喝得到!绝非什么82年拉菲可以媲美的!

    她记得前段时间报纸上有报道,法国一场拍卖会上,罗曼尼康帝1985年份的一套七支美杜莎拉酒,竞拍到五百多万,也就是说一瓶红酒就要七十多万!

    唐玲盯着那线条优美的酒瓶,越看越觉得眼熟,嘴角有些抽搐,不会就是这瓶吧?

    赵源似是很满yi唐玲的反应,嘴角的笑意不断增大,然后似是想到什么一般,可怜兮兮的看着唐玲,朱唇轻启,带着些揶揄的惋惜道,“哦~我忘了,你还…未成年!”

    眯着的凤眼带着些挑衅的盯着唐玲胸口,若是其他女人见了他此时的风情,也许会害羞,也许会痴迷,唐玲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慢悠悠的从口中吐出两字,“白痴!”

    然后扭过头,带上眼罩,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在沙发里,找周公解梦去了!

    赵源盯着唐玲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她,半响嘴角绽开一朵绚若繁花般的笑容,抿了一口杯中的美杜莎拉,似乎感受到了一丝甜意!

    眼眸微睁,惊讶的盯着手中的红酒,又喝了一大口,咽下,拇指擦过带着嗤笑的嘴角,垂下眼眸,随手将杯放到一旁,盯着唐玲的那双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下了飞机,唐玲发现赵源的身后又多了很多保镖,刚才怎么不见这些人?

    甩甩头,她还有很多事忙,实在没有功夫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因为s市没有直达云省的飞机,所以先到的青省省会宁市,此时唐玲和刘展鹏已坐上了回s市的车!

    飞机场某一处。

    “去查查珍宝斋和那个女人!”

    “女人?”

    前来接好友的夏文易讶异的看着好友,那能算“女人”吗?依他看顶多是个高中学生!虽然长的清秀些,可怎么也与“女人”搭不上边!

    “我说源少,那么多美女你不去搞,非要搞女学生,啧啧!都开始祸害祖国花骨朵了!果然是个没节操的家伙!”

    夏文易调笑道,能让源少注意的“女人”,他还是很好奇的!这么多年,上赶着贴源少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没见哪个能引起他兴趣,没想到一个学生倒是引起他的兴趣!

    “花骨朵?”

    赵源意味不明的笑笑,看着那早已没人的方向,玩味的道,“说不定是朵食人花呢!”

    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终于回到了s市,唐玲先和刘展鹏回了珍宝斋,在腾越拍卖会买的毛料大部分交给了陆松,而那块帝王绿和紫精灵以及剩下没解开的目乱干,都被唐玲放到了随身空间,拍卖会上开出了紫精灵那等惊世翡翠,盯着的人定是不少,自然不能马虎!不过这些,刘展鹏并不知晓,他还以为那些毛料都由陆松押送!

    离开的这几天一切都很顺利,古玩市场那边,戚凯平他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就等着唐玲决定开业时间,不过好像宣传这块遇到点小麻烦,上次戚凯平和报社主编吃饭,原本已经谈好宣传版面的事情,结果那主编突然变了主意,不肯给古玩店做宣传!

    戚凯平他们毕竟不是s市人,人脉上受局限,也想了不少办法,就是不成,只好拖着等唐玲和刘展鹏回来,再做决定!

    “宣传这块交给雷子,古玩店的事你们多操点心,等雷子这边定下来,马上开业!”

    唐玲给雷子递了个眼神,雷子立马便明白了,冲唐玲点点头,让她放心!

    “夜鹰”的事连刘展鹏也不清楚,要知道这种搜集情报的组织,越多人知道就越危险,试想有人知道你的一切隐私,你还能过的安稳?

    必然不会!

    所以“夜鹰”越少人知道越安全,刘展鹏一直以为雷子跟着冯三在管理“帝豪”,并不知道他还有另外的工作要做!

    “刘叔,珍宝斋办玉石展的事先不急,之后我另有打算,上次让你联系的人怎么样了?”

    “于庆喜我之前见过他了,唉!这人瘦的快成皮包骨了,整个人精神头也萎靡了,想必在牢里定是吃了不少苦!”刘展鹏有些感伤,当年于庆喜也是跟着刘展鹏打江山的,一手的好雕工,如今…

    哎!

    若不是他的小老板告诉他,他还不知道于庆喜竟然坐了牢,最近才放出来!

    唐玲点点头,当年她的那块高冰种黄秧绿,就是被于庆喜二选一淘汰的那块毛料!如果当初他选的是那黄秧绿,或许命运便不同了!

    “刘叔,你告诉他,只要他的手艺没丢,想重获新生,珍宝斋给他一个机会!”

    当初私赌的时候,唐玲就看上了于庆喜那一手精湛的手艺,而当初那块黄秧绿也算间接从他手中夺来,所以唐玲愿意给他提供一个机会!

    刘展鹏听了十分欣喜,坐了牢的人再出来是很难生存的,如果小老板愿意让于庆喜回来做,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当下便揽下了招拢于庆喜的事!

    交代好这些,唐玲便回了家,她走了这些天,虽说家人知道她去刘欣家做客,也难免会担心!

    刚回到家中,便觉得气氛不对,父母面色都不太好,一脸的担忧之色,像是遇到什么困难!

    见唐玲回来了,只是面上带着些许的笑容,在父母的谈话中,唐玲知晓,原来是母亲的工厂近来将有人员方面的大变动,唐玲想了想,98年初可不就是出现了大批的下岗职工,母亲也是这一年下岗的!

    记得母亲没了工作之后,奶奶李红琴更是肆无忌惮,有机会便数落儿母亲,母亲可没少受委屈!

    果然,无论什么年代,女人也是不能失了工作的!既然这样,不如给母亲找点事做,也好在家中挺得直腰板!

    又过了几天,临近过年,唐玲决定请珍宝斋的高管去帝豪玩玩,算是公司年终聚会!

    珍宝斋虽然在全国排不上名号,但在青省已然是珠宝业的龙头老大,好多人都以能在珍宝斋工作为荣!

    职能部门和各个地区的营业部门的高管全都到齐了,大约几十人,各地区的店长就占了大半,刘展鹏总裁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唐玲只是跟在刘展鹏身边!

    其实她原本可以不用来,但是想起上次许店长的事,她觉得有必要来观察一下她的员工的整体素质!珍宝斋以后要扩大,人员管理上一定不能放松!

    帝豪不仅仅是娱乐为主,更设有豪华宴会厅,今日的珍宝斋高管年终聚会就设在帝豪的宴会厅!

    整个大厅布置的金碧辉煌,豪华大气,无时无刻不彰显着珍宝斋的龙头之位!

    席间唐玲一直和刘展鹏坐在主桌位,除了许店长和职能部门几的几个人见过唐玲,其他人都没见过她,所以都在猜测唐玲的身份,有的怀疑这少女可能是刘总的女儿!

    刘展鹏作为珍宝斋的对外总裁,吃饭前讲了些鼓动员工的话,高层们一个个听得认真,刘展鹏讲完便开始晚宴,喝酒应酬在所难免,刘展鹏倒是也喝了不少!

    这些高管唐玲今天也算都见过了,和刘展鹏小声说了几句,离开了宴会厅。

    刚一出宴会厅,就看见几个服务人员急匆匆的往二楼去,帝豪挑选员工很挑剔,正常来说不会这么慌乱,看来是二楼出了什么事!

    唐玲抬脚也跟了上去,刚上了二楼,就看到一间包间门口围了不少人,偷偷的打量着,不敢上前!

    唐玲正想上前,便见到雷子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见到唐玲,愣了愣,表情有些怪异的来到了唐玲身边!

    “怎么回事?”唐玲声音有些低沉。

    雷子犹豫了一下,才斟酌的开口道,“有几个人喝多了闹事,把刑警大队的一个小队长打了,我刚听到信儿就赶紧过来了,三哥应该已经在里面了!不过那队长应该是叫人过来了,估计一会儿就到!”

    “知道因为什么吗?”

    “呃…”雷子有些尴尬的看着唐玲,“好像是因为一个坐台的女孩!”

    “帝豪”里确实有坐台,不过算是比较干净的,只坐台不出台,不过若是这些坐台妹愿意,下班之后的事,不归“帝豪”管,说白了,“帝豪”只是为他们提供一个平台罢了!

    唐玲点点头,“哪个大队的队长?闹事的是什么人?”看到雷子那吞吞吐吐的模样,唐玲心中已有了猜想,只是想确认一下!

    看到老大那清明的眼神,雷子便知道老大心中已有数,也不再犹豫,立即道,“是东城分队的队长,吴光远!”

    唐玲眼中精光划过,果然!

    思量了一下,吩咐道,“给东城分局局长打个电话,让他来领人!闹事的先关起来,一会儿让局长一起带走!”

    “是!老大!”雷子正色道,“不过,老大,那几个闹事的好像是刘学勇的手下!”

    刘学勇可是s市黑道的头子,得罪了他,麻烦可是不小!

    唐玲皱着眉,思量半响,眉头舒展开,唇边带着了然的笑意,“关!最近正是紧要关头,上次我也暗示过他,刘学勇那么聪明的人,自然会吩咐下边的人安分些,想必今天的事,是另有人指使!”

    离“秦夏大案”的时间越来越近,如今98年初,还有一年多的时间,“秦夏大案”是以刘学勇被抓为导火索的,接下来这一年想必是不会平静了!

    原本唐玲还想避嫌,但如今牵扯出刘学勇,她是不能如愿了!

    唐玲和雷子二人走到了包厢门口,雷子吩咐服务员将门口的客人请回去,不一会儿门口就剩下他们二人!

    推开门进去,包间里一片狼藉,酒瓶子碎了一地,里面乌烟瘴气,吴光远和几个人跌坐在一旁,头上应该是受了伤,见了血!手里还拉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女人!

    另一边几名闹事的被冯三带来的人压在一旁,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艹!你们tm的不想混了是不!得罪了我们们青帮,明天就让你们都见棺材!”

    “艹你妈的冯三!别以为你开了个帝豪就tm的牛逼了!当初你不照样从老子裤裆底下钻过!告诉你,得罪了我们们青帮,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几个闹事的骂的凶,冯三听了脸色一沉!胯下之辱是他心里的一道坎儿!虽然这些年风光无限,心中却总是不能坦荡!

    雷子听了激动的上去狠狠的踹了那人几脚,仿佛不解恨一般,操起了旁边的酒瓶子,照着脑袋砸了下去!

    唐玲没有阻止,她知道冯三和雷子的心结,当年雷子年纪还小跟了冯三,冯三人很仗义,一直很照顾雷子,刚出来混的时候,雷子因为得罪了人,有人要断他的手,当初是冯三帮着摆平的,代价就是钻了人的裤裆!

    自那之后,雷子就变了,嘴上从来都是脏字不断,再也不见当年的青涩,对冯三维护得很,当年更是因为冯三,几次冒犯了唐玲,虽然他当时极度不喜欢唐玲,但是冯三决定跟着唐玲,他也没有反对,跟着冯三投到唐玲门下!

    后来jiē触了唐玲,才改变了之前的想法,他对冯三是感激,而对唐玲除了感激,还有深深的敬佩!

    那人被打,却也是个嘴硬的,直嚷嚷着,“艹!打死老子,你他妈的也是钻过老子裤裆的人!妈的!打!来啊!有种你就打死老子!”

    冯三见雷子有些疯狂,连忙拉住雷子,怕真闹出人命来,若是旁人也就罢了,青帮的人死了,怕是给老大惹了麻烦!

    “雷子,阉了!”

    什么?

    一屋子的人全看向唐玲,就连一直骂骂咧咧的混混,此时都安静极了!看着一脸平静的唐玲,感觉毛骨悚然!

    雷子反应过来,满脸激动,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匕首,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冲着那人胯间狠狠一扎!

    干净利落!

    “啊!”

    痛苦的嘶吼震得耳膜胀痛,那凄惨的叫声直达心底,在场的男人都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那名坐台的女人尖叫的钻进吴光远的怀里,瑟瑟的不敢露头!

    吴光远心中震惊异常,那…那不是…

    唐玲?

    她怎么在这?

    看到刀上的血,地上疼的打滚的小混混,雷子心中五味陈杂,冯三拉起了雷子,眼睛红红的,他知道他这小兄弟心中和他一样有个结,如今唐玲给了他们机会!这个结就到此为止了!

    胯下之辱?没有了跨,辱的就是那个人!

    你让我承受胯下之辱,我就让你没有跨!

    狠!真狠!

    冯三心中酸涩的看着唐玲,当年冲动一次决定跟着唐玲,竟然是他今生做过最慎重的决定!他的老大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可是护短得紧!如今s市势力混乱,老大依然冒着卷进黑道的危险选择护着自己,跟着这样一个人,怎会不服,怎会不自豪!

    那被雷子阉了的混混,此时已经昏了过去,旁边的几人看见同伴转眼间就成了阉人,吓得都闭上了嘴,不敢说话,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他们不怕被人砍,却怕不能再做男人!

    “雷子,去搞清楚,青帮上门闹事,是刘二哥的意思,还是他们自己的意思!”刘学勇虽然是青帮老大,却只称自己为“二哥”,道上的人都好奇,可谁也不敢问!

    几名混混脸色一变,上边可是交代了最近要低调,不能闹事,若是让上边知道了,岂不是往枪口上撞?

    找了两人把被阉了的混混拖了下去,没一会儿,包间的门被人大力的踹开!

    “砰!”

    用力过猛,门在那晃来晃去!

    “吴队!”

    来人直奔吴光远,身后跟了不少穿着警服的人员,手中拿着电棍,瞧着气势汹汹!

    那几名倒地的刑警看见来人,顿时心中有底,他们的后盾来了!敢动他们分局的,就要承得起后果!

    “你们这谁负责?”一名体格健壮的刑警厉声道!

    冯三看了一眼唐玲,然后上前一步,对上问话的人,“我是帝豪的负责人,冯三!”

    “好!你,还有现在屋里这些人,都跟我回局里,竟然敢殴打警务人员,谁借了你们胆子!”刑警单手指了一下,官气十足的命令道!

    扫了一眼屋里的情况,发现有两名是女子,一个在吴队怀里,另一个静静的站在一边,好像这些都与她无关一般!

    他们也是明白人,娱乐场所里坐台小姐是主力军,于是很自然的将唐玲归到了坐台一类!

    唐玲虽然今年初三,身高已经165cm,只是长相上太清纯,一看就知道未成年,刑警算是找到了由头,一手指着唐玲,皱着眉头道,“她是你们这的坐台?未成年少女坐台,你们胆子还真大!带走!”

    朝着身后几人说了一句,几人上来就要抓唐玲,冯三他们见了脸色一寒,直接冲了过来,和那几名刑警对上了!

    场面一触即发!

    吴光远早就被人扶了起来,坐到了沙发上,脸上神色不定,心思转了转,冲着队友喊道,“林子,住手!”

    林子就是刚才要带走唐玲的刑警,回过头看向吴光远,有些疑惑!吴队怎么叫他住手?

    其实吴光远也是想了很多,最后才决定出口的!

    如今的场面有点复杂,被自己的侄女看到他来这里,还因为做台小姐和人打了起来,回去若是传到他老婆那里,那就麻烦了!

    他不是没想过给唐玲扣个做台小姐的污名,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他这小侄女身份没那么简单,他还不敢轻举妄动!

    若是真的把他侄女带到警局,今天的事恐怕是兜不住了!其实他完全可以说今天来这是执行任务的,可被唐玲刚才那么一吓,此时裤裆处还直冒凉风,所以今天这事,还是不将她扯进来为妙!

    “和那女孩没关系,她是路过的!”吴光远说完自己都觉得蹩脚,路过的?估计没人信!

    唐玲心下觉得好笑,她竟然成了打酱油的!

    林子一愣,扯了扯嘴,朝着身后的人摆了摆手,然后冲着吴光远问道,“吴队,除了这女孩,其他人都带回去?”

    “带回去!”

    本来唐玲就和这事没关系,放了她其他几个兄弟也不会说什么,但剩下的一个都不能放!虽然惹事的是青帮,但冯三过来拉架的时候,对两边人可都是动了手的!

    林子得到了指示,冲身后几个队友使了个眼色,几人立马动了起来,冲着冯三他们举起电棍就打!

    冯三他们反应也快,但吃亏在手上没东西,刚才又打了一架,每个人身上都挨了几棍子,但没有一个喊疼的,个个是条汉子!

    但毕竟人家有备而来,很快冯三他们便落得劣势,唐玲那双黑眸中酝酿着危险的气息,这六年来一直没有懈怠,她的身手已然不错,可面对这么多人,她若动起手来,占不到半分便宜!

    更何况刚才冯三站出来说是帝豪的当家,便是不想泄露唐玲的身份,s市如今风起云涌,各股势力交错,让她一个未成年的丫头出来坐镇,帝豪很难经营下去!

    看着面前混乱的一片,唐玲嘴角扯起一丝怪异的弧度!

    很好!

    动了我的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抬手看了眼手上的表,8:40分,想来该来的人也快到了!

    “砰!”

    包间门再次被踹开,被接连踹了两次,门还是十分牢固,可见帝豪的硬件有多好!

    “都给我住手!”

    场面太混乱,根本没人听见,可唐玲五官灵敏,自然听得到!

    黑色的眼眸精光划过,嘴角勾起!

    来了!

    “都给我住手!”

    来人又吼了一声!奈何大家打的热火朝天,谁还听得见!

    男子脸色难看,扫了一眼包房,操起一瓶酒,冲着墙上的液晶屏幕砸了过去!

    砰!

    所有人停下了动作,冲着巨大声响处望去,屏幕被砸出了个窟窿,可见这力气有多大!

    “打啊!怎么不打了?”男子厉声喝道!

    “沈局?”

    林子愣愣的看着沈局长,手里还拿着电棍,脸上也挂彩了,一身的警服被扯得凌乱,其余的几个人也差不多如此!

    待他们反应过来,立马站直身子,冲着沈局长敬了一个标准礼!像他们这群小警员,平日里哪有机会见局长,对于局长他们可是又敬又怕的!

    “哼!还知道你们是个警察!瞧瞧你们,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对得起你们这身警服吗!”

    沈局接到了雷子的电话,连忙带着副局赶过来,哪知道一进来,看到的竟然是执法人员在那打人!这要是传出去,明天他就得扒了这身警服!

    还好帝豪的人直接联系到他,不然真不知道如何收拾残局!

    “吴队长,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小分队怎么都跑这来了?”徐副局厉声问道,他刚才一直跟着沈局长,还没见过沈局发这么大的火!

    “这…”

    吴光远早就丢了魂了,一下子惊动了副局和局长,他的篓子捅大了!原本以为他们是警务人员,到这里来把这些人直接带走,回去随便安个什么头目,以前局里都这么干,算是老规矩了!却没想到引来了局长!

    林子也是个心思活络的人,冲着徐副局和沈局长敬了个礼,严肃的答道,“沈局,徐副局,我们们来这是为了办案!”

    最常用的借口,也是最好用的!

    “办案?”沈局冷哼了一声,“办什么案?”

    林子尴尬了一下,往常这么说都会糊弄过去,今天怎么不好使了!心思转了转,瞥到在场的两个女的,立马道,“回局长,我们们怀疑帝豪强迫未成年少女坐台,今天是来暗访的!”

    沈局听了气的冒火,竟然糊弄到他头上了!

    吴光远听了心里咯噔一声,混乱一片,不知怎么他总觉得事情好像偏离轨道了!怎么这事跟唐玲挂上钩,味道就变了呢?

    “哼!”沈局冷笑了一声,“暗访?谁下的命令?”

    “这…”

    林子眼神闪躲,低下了头,他实在是编不下去了,局里办案都是有任务下达的,而且出任务之前也会有记录,今天根本就没任务!

    “沈局,今天这事是我引起的,兄弟们也是为我才出手的,您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和兄弟们没关系!”

    吴光远拄着沙发,有些站不稳似的,一番话说的十分豪气,头上的伤看着让人于心不忍,眼睛里含着隐忍的泪水,好似马上要喷涌而出,却又强压下去一般!

    林子们几个听了,顿时一脸感激的望着吴光远,个个神色激动,林子先忍不住了,“沈局!今天吴队是受害者,身为警务人员竟然被一群混混打了,我们们哥几个看不过去才出手的,您可不能罚吴队啊!”

    “对!沈局!吴队没让我们们来打架,是我们们实在看不过去了!怎么说我们们也是警察啊!怎么能被一群混混殴打!”

    “对啊!对啊!”

    吴光远煽情的话,加上林子的带头,带动了几名警员的情绪!

    沈局皱着眉,不知道在思量什么,徐副局长打量着沈局,试探的开口道,“沈局,他们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殴打警务人员确实是犯法的,确实不能助长这种风气啊!”

    这就是官场,不管有错没错,首先要护住的总是自己人!

    “呵!真是可笑!”

    唐玲一直靠在墙边,双手环胸,嘴角讥诮的勾起,声音轻轻的,却格外的引人注意!

    ------题外话------

    二更奉上~上传章节的时候,三少有种崛起的感觉!妹纸们,你们也走起!有月票的妹纸,觉得三少的文给力,开砸吧!

    感谢:雪晓茉,潘多拉の妖精,b1125392394,xy真,素妆的打赏花花钻钻~

    xupu0808的月票!刚v就收到了月票,很兴奋!谢谢!咱的第一个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