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玉石拍卖会,帝王绿(一更)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第二十六章 玉石拍卖会,帝王绿(一更)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这…”

    陆松有些为难,虽然他和刘哥一起来这里,但是这唐玲都买到手的毛料,这时候让出去,怕是不妥,毕竟赌石最忌讳的就是阻人“发财”,他来这里无非是想拉着唐玲回去,而这冯倩月竟然要从唐玲手中抢毛料,这事他可不能插手!

    冯倩月撇了撇嘴,轻蔑的看了一眼陆松,“放心,毛料的钱照样付给你!”

    冯倩月完全忽视了唐玲,在她眼里,唐玲得听陆松的!

    “这个我做不了主!”陆松望向唐玲,“小唐丫头,你…”

    唐玲秀眉一挑,唇角微微上扬,第一次正眼瞧了瞧冯倩月,声音中带着诱惑,“想要?”

    冯倩月皱着眉,轻蔑的看着唐玲,“说吧,多少你才肯放手!”

    在她眼中,唐玲不过是想占占便宜,多要点罢了!那些都是小钱,为了讨源哥喜欢,自然不会在意那点钱!就当打发要饭的了!

    “不多,五亿!”

    好像那五亿只是个数字一般,随意的吐出来!

    “五…五亿?”

    陆松见鬼般的看着唐玲,这丫头也太敢说了!五亿!她知道五亿是多少钱吗!

    疯了!简直是疯了!

    摊主的下巴好似脱臼了一般,一直没合上,这什么情况?

    就连那沉稳的男子,也因唐玲的话而动容!看着唐玲的眼神多了一丝探究!

    冯倩月脸色十分难看,五亿?她还真敢开口!

    “你想钱想疯了吧!五亿?冥币你要不!”冯倩月有些口不择言,全是被唐玲气的!

    唐玲瞥了一眼冯倩月,凉凉的开口道!

    “你自己留着用吧!”

    噗!

    那两个负责抬毛料的工作人员,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小姑娘嘴真毒!一块毛料卖人家五亿!一听就知道她无心相让,故意叫出惊人的价格!那少女是被人耍着玩呢!

    “你!”冯倩月阴狠的瞪着唐玲,竟敢耍她!不知天高地厚!

    “你们!”冯倩月指着身后的几名随行,“那毛料本小姐今天要定了,你们几个去给我搬回去!”

    几名随行没有动,询问的望着那男子,男子没有明示,他们便静静地站在那里!

    “再不将毛料送去,被人抢了可是要赔五个亿呢!”唐玲抱着胸,一副好心的提醒着两名搬运工!

    搬运工一愣,对视了一眼,然后手脚麻利的将毛料搬走!

    “不行!”

    冯倩月见随行不听她的话,顾不得其他,连忙跑上去,双手扒住毛料,两名搬运工顿时手忙脚乱,生怕将毛料摔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唐玲!

    他们还从来没遇到过当场强抢的情况!

    唐玲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男子,那男子不动声色,没有出口阻止,仿佛一切与他无关!唐玲唇边勾起一抹笑意,眼睛微眯,有意思!

    “拍卖会有自己的规矩,你们照规矩办事,自然不用担心其他!”唐玲全程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热闹看完了,自然要收场!

    两名搬运工看了对方一眼,其中一名按响对话机,叫来了拍卖会的保安人员!

    拍卖会的保安真不是一般人,三两下就抓住了冯倩月,两人架着冯倩月,在冯倩月大声呼喊中,直接将她扔出了会场!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情!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纷纷摇头,又一个来闹事的!

    拍卖会的规矩——如有恶意捣乱者,一律扔出场外,无论身份!

    那个相貌甜美的少女,就那么的被五大三粗的保安给——扔了出去!

    捣乱的人没了,搬运工连忙将毛料搬走,生怕再出现什么意外!

    戏看完了,便没有多留的必要,唐玲转身便要走。

    “怎么?扔了我的人,就这么走了?”男子看着唐玲,脸色不变,意味不明!

    陆松见了心中一紧,他可是清楚这小少爷的底细,云省的烟草可全掌握在这小少爷手中,等同于握住了云省的整个经济命脉!就连当地政府都要畏他三分!

    唐玲今天得罪了小少爷,事情可有些棘手了!

    “源少,这丫头年纪小,您别和她一般见识!”陆松陪着笑,语气中带着些讨好的意思。

    唐玲看了一眼男子,没想到这男子竟然让陆松敬畏如此,竟然用上了“您”字!

    男子没有看陆松,只是盯着唐玲兴趣盎然,他倒是想看看这丫头到底如何解决!

    他自认见过不少女性生物,却没见对谁感过兴趣!着丫头倒是挺有趣!

    “道歉的话就不必了,不过,一句谢谢我还是担得起!”

    无视众人惊诧的目光,唐玲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淡淡的看着男子!

    众人像看白痴一般的望着唐玲,摊主直摇头,这孩子脑子恐怕是不好使!

    男子听得剑眉一挑,唇角微微上扬,就那样与唐玲对视着,半响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眼眸微眯,“你叫什么?”

    唐玲双手抱胸,眼中带着丝丝揶揄之意,“嫌女人麻烦,还是少招惹为妙!”

    陆松称男子“赵总”又称他为“源少”,唐玲便猜出了这男子的身份——华夏烟草未来的主人,赵源!也是那个赵振东赵老的孙子!

    云省是烟草重地,赵源在这里的地位绝不比一省省长低,跺跺脚,云省都要震三下,凭他的能力,难道会保不住一个冯倩月!

    唐玲心中嗤笑一声,他还真是狡猾,借她的手打发了冯倩月,又借着保安之手,打发了休息室里的另一名女子!若不是唐玲经过隔壁休息室,看到上面写着“赵源”二字,她还真没发现赵源会如此狡猾!

    坏人都让别人做了,他却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这可真不像一个20几岁的人能拥有的城府!难怪他小小年纪便能接管华夏烟草!

    “女人?”

    赵源嗤笑了一声,漂亮的凤眼戏谑的盯着唐玲微隆的胸部,“‘毛’都没长齐,还敢自称女人!”

    没有等到想象中的恼怒和娇羞,唐玲只是挑挑眉,双手抱胸,同样戏谑的盯着赵源下身,红唇微翘,“你的‘毛’,也不见得有多齐!”

    赵源唇边的笑容一僵,面色古怪的盯着唐玲,半响唇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盯着唐玲的那双凤眼泛着异样的神采!

    很好!

    没想到他堂堂华夏烟草总裁,竟被一个未成年少女调戏了!

    两天里唐玲买了不下百块毛料,陆松是用尽了办法拦着唐玲,怎奈刘展鹏一点动静没有,反倒是跟着唐玲,唐玲看好哪块,他还亲手采买!

    急得陆松在一旁干瞪眼,没想到刘哥也跟着唐玲瞎胡闹!

    若说唐玲,陆松实在难以理解,这孩子平时看着挺靠谱的,怎么专办糊涂事!

    乱买毛料不说,还把赵家小少爷得罪了,他可还记得前天赵家小少爷的模样,他与赵源有生意上的来往,自然知晓赵源的脾气!这赵源定是记住唐玲了!

    “刘叔,你是说每次拍卖会结束,现场还可以解石拍卖翡翠?”

    若是如此,在玉石界打响珍宝斋的名头,就不用愁了!要知道珍宝斋只在青省势头正盛,这次正好是一个在业界打响名头的机会!

    “恩,不仅如此,在解石期间还可以下注私赌,赌谁解出来的玉石价值最高!”

    刘展鹏并非盲目的听从唐玲的指示,唐玲买回来的毛料,他有仔细看过,有些料子确是好料!

    还可以私赌?唐玲心思一转,眼中划过一丝狡黠,看来此次买毛料的花费,有着落了!

    刘展鹏看着唐玲的神色,便知道他的小老板似乎又要打什么主意了!心中有些兴奋!

    “我们们也参加这次的解石!”

    这两天唐玲将这里的毛料看了个大概,雾气最浓郁的早就被她选了出来,若是接下来的拍卖会上遇到好的,再争取一下便可!

    拍卖会设在玉石基地的一个大厅中,大厅很大,可容纳上百人,是国内最大的玉石拍卖厅,因为此次大会只有三天,所以来的人非常多,大厅的座位几乎坐满,唐玲几人坐在中间的位置,离拍卖台还算比较近!

    拍卖会的主持很会调节气氛,上来第一件毛料便带起了不小的热潮,最后以30万的价格被人拍走,算是个开门红!

    被送上台的毛料中不乏好料,不过并未入了唐玲的眼,像那种料唐玲买的毛料中也有,价格不知比这拍卖的低了多少倍!

    拍卖进行的如火如荼,可能由于这次时间短的缘故,搬上台的毛料都被人拍走了,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成交率最高的一次!

    “接下来这块毛料是缅甸新坑料,产自目乱干,此玉石无皮,水好底好,重约70公斤,起价30万,每次叫价不低于1万,现在开始叫价!”

    一时间会场十分安静,没人叫价,都在思量着这玉石的价值,主持人有点急,这东西若能顺利卖出,他可是有提成的!都怪这卖主,见今日拍卖行情好,偏要提价!

    虽然这玉石无皮,翡翠料净重70公斤,水好底也好,但表皮裂纹多,这种料制成玉镯耗损极大,因为裂纹多,打磨时很容易碎,所以一大块的玉石也不一定能打出一对儿玉镯,而且就算打出玉镯,裂纹太多也是卖不到好的价钱!最主要的是,这毛料的起价太高,根本不值那些钱!

    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没有人愿意出价买一块不值得投资的玉石,会场一片安静!

    “30万!”

    主持人本以为这目乱干玉石会流拍,没想到竟然有人叫了价,虽然是底价,总也好过流拍!

    在众人还没找到声音来源时,主持人紧忙的敲锤成交!生怕买家后悔,当然叫价了自然不能后悔!

    “好!这件目乱干玉石由第一百二十八号拍下,下面我们们进行下一件毛料拍卖!”

    以30万的高价拍下目乱干玉石,不少人都觉得那人脑子短路了!每次拍卖会总会有那么几个不懂行的,家里有几个钱,到这装腔作势来了!

    众人在心中暗骂了那一百二十八号一句白痴,便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到下一件拍卖品上!

    刘展鹏头皮也有些发麻,他根本不看好那目乱干玉石,奈何唐玲示意他竞拍,就算他再不情愿也要举牌!

    陆松对唐玲的胡作非为,刘展鹏的盲目跟从,彻底的不抱有希望,看来他的问题指望不上刘哥了!

    一场拍卖会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没有一件流拍,皆大欢喜!

    接下来就是赌石,这个活动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参加,是按照在玉石拍卖会期间购买力决定的,虽然唐玲只在拍卖时花了30万,但这几天毛料却没少买,也算勉勉强强可以参加赌石!

    赌石分三块毛料,最终以三块毛料总价值最高的为胜,而最终的获胜者,将有可能成为“国家玉石总会”的成员!

    要知道能进入“国家玉石总会”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就算这赌石上拿了第一名,也不一定被“国家玉石总会”看中!有史以来,凭借赌石第一而进入“国家玉石总会”的人仅仅只有两人而已!

    因为参加赌石要拿着手牌报名,唐玲三人去报名,却碰到了些麻烦!

    “哟!这不是陆老板吗!来这报名赌石?”

    一名长相有些猥琐的男子打量了一下唐玲和刘展鹏,唐玲他自然是没放在眼里,看到刘展鹏脸色倒是有些变,但很快笑了笑,“我说陆老板怎么来这里了,原来有刘老板撑腰啊!”

    陆松脸色也不好,“做这行生意自然要来这里,看来邓老板这新手对此还不太了解!”

    邓老板脸色顿时难看,“老手又如何,还不是要被我们们新人给打压下去!陆老板岁数大了,像这种体力活,怕是不适合你了!”

    “我看邓老板还是先站稳脚再放大话吧!”陆松冷哼了一声。

    邓老板听了笑得有些自傲,“这点不劳烦陆老板担心!我身边这位王总,可是京城玉石行业的领头人,这次的赌石定是冠军!若是被我抢了这赌石冠军的玉石运输的活计,想必今后在云省玉石运转行业,可不是你们一家独大了!”

    听罢,那位王总虚伪的摆摆手,嘴里只称自己只是运气好些,但神色却是颇为自得!

    看到邓老板身边的王总,陆松神色一僵,刚刚有几块表象不错的好料,都是被这王总拍去了,若是不出意外,最后胜出的很有可能是他!

    邓老板轻蔑的看了看唐玲和刘展鹏,嗤笑一声,“莫不是陆老板没落的要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和一个小小的珍宝斋老板?呵呵,看样子陆老板真是山穷水尽了!”

    珍宝斋在北方虽然发展的不错,但是没有进入南方市场,在国内玉石行业来看,只能算得上是中游!

    看着陆松微微沉下的脸,邓老板便哈哈大笑起来,身边的王总也是一脸的不屑,他拍下来的那些料,可都是花了大价钱的,谁还能和他相比!他可是想趁着这次机会,进入到“国家玉石总会”呢!

    嘲笑了陆松一通,邓老板觉得浑身舒爽,笑呵呵的同王总离开!留下了一脸窝火的陆松!

    陆松一路脸色难看的跟着唐玲二人申请了赌石,唐玲拿了手牌,让刘展鹏去休息室搬她做好标记的两块毛料,陆松先去解石区候着,她则是来到了私赌这边!

    因为赌石不是谁都可以参加,所以大会还准备了私赌,就是赌谁能最后夺冠!

    唐玲清楚了私赌的规则,看了看下注的情况,拿着手牌下了注,然后在众人的眼皮下,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

    “那女孩下注赌谁赢?”八卦的心理不止限于女人,有时候男人的八卦精神更甚女人!

    “我看见了,是一百二十八号!”能进出这里的人都有手牌,而手牌上便是拍卖会的号码!

    “一百二十八号?怎么有点耳熟?”

    “好像是有点耳熟!管他的!赶紧去下注,我看那三十六号不错,不少好料子都被他拍走了!”

    “恩,走走,下注去!”

    唐玲找到刘展鹏他们时,二人已经在解石区就坐,人没有刚才拍卖时那么多,却也不占少数!

    那个邓老板和王总就坐在陆松旁边的位置,言语间带着讥诮之色,陆松的脸色一直不太好!

    唐玲回到座位时,解石便开始了,唐玲派了刘展鹏去解石,自己则是悠哉的坐着观看,解石的人并不多,大概十几人左右,大部分留下的人,都是看热闹的,若是有极品翡翠出现,那可要一饱眼福的!

    很不巧的是,刘展鹏和那个王总的解石机位置相邻,解石的时候气氛有些紧张!

    陆松和邓老板互相瞪着眼,王总干脆没将刘展鹏放在眼里,邓老板不过是在庸人自扰而已,这次的第一名必定是他!

    刘展鹏此刻解的毛料是唐玲觉得还算不错的一块,小块的毛料,只有两拳大小,雾气不错,应该会是不错的翡翠!

    “依我看,陆老板还是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王总已经答应将他的玉石运输工作交给我办,今年玉石运输业的最大份额,你陆老板怕是无缘了!”

    云省玉石运转业一直是由陆松把持,如今他邓宇插手玉石运转行业,不管之前云省老大是谁,现在都应由他说了算!

    “如今胜负未分,邓老板还言之过早!”陆松冷哼了一声,但心中却底气不足!

    刘展鹏的那块毛料不一会儿便解了出来,他按唐玲所说,从一头一刀切开,晶莹的绿光一泻而出,刘展鹏加快了手脚,用打磨机将剩余的外皮打磨掉,很快一枚拳头大小的翡翠展现在众人眼前!

    浅浅的绿色中飘着碎花,在冰块似的翡翠底子上飘着淡淡的翠色,圆润细腻,通透无暇,清新脱俗!在灯光的映射下,蓝绿色的飘花犹如迎风飘动,满是柔和之色!

    “出了!那边出绿了!”听到有人喊出绿,刘展鹏这边立马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当他们看到刘展鹏手中捧着的翡翠,渐渐都围了过来。

    “是冰种飘兰花翡翠!是蓝绿花!”一人叫出声来!

    “这翡翠水头足底子好,飘花若隐若现,实在是难得啊!”

    “飘花翡翠虽然有杂质,但这冰种飘兰花却是难得的上品!价值不菲!”一名老者中肯的评价道,略微点点头,摸了摸胡须。

    “确实不错,可惜小了些,这块翡翠市价差不多在五百万左右!”另一名老者招来了工作人员,报上了翡翠的价值!

    “那两老人是谁?”一个新人好奇的问旁边的人。

    “不是吧!玩玉石的竟然不认识‘国家玉石总会’的杨老和白老!我看你还是回家玩砖头吧!”一旁人严重鄙视了问话的人!

    “和他说那么多干嘛!正事要紧!”

    问话的人脸色僵了一下,眼珠转转,冲着刘展鹏先开口道,“老板,你这冰种飘兰花卖吗?刚刚白老说这冰种飘兰花市值500万,我就出500万!刘老板你看如何?”

    刘展鹏一见说话之人,愣了愣,仔细看了看,然后起身大步走了过去,朝着说话之人直接抱了上去!

    “阿广!你怎么在这!”刘展鹏难掩激动之色,被刘展鹏称作阿广的男子也是开怀的和刘展鹏抱了抱!

    “展哥!没想到还能见到你!多少年了!我还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阿广眼中含泪,竟然在众人面前流出了动人的眼泪!

    众人互相看了看,什么情况?认亲来了?

    唐玲也是有些意外,这人竟然让刘展鹏如此激动,顾不上将手中的翡翠放下,便冲了过去!起身,唐玲也走了过去!

    “展哥,如今我也在做玉石买卖,来这里就是碰碰运气,没想到遇见了你!”

    “你也做玉石?”刘展鹏显然有些惊讶,不过却也为阿广高兴,阿广能做玉石行业,说明他现在的生活应该不错!

    “是啊展哥!我入行没几年,听说云省有玉石拍卖会,就来凑凑热闹,若是遇到好的翡翠,争取买回去镇店呢!”

    阿广笑笑,看着刘展鹏手中的冰种飘兰花翡翠,眼中泛着光,“展哥,你看你这冰种飘兰花翡翠,能不能卖给我?”

    刘展鹏想了想,询问的看向唐玲,解石之前唐玲便说过,第一块解出的翡翠是可以拍卖的,所以这翡翠卖给阿广也是可以,但价格方面…

    这翡翠市价五百万没错,可是若是进行拍卖可就要高出好多!这翡翠毕竟是唐玲的,刘展鹏可无法做主!

    “我说刘老板,这翡翠当然是拿来拍卖的,价高者得,怎么还能插队!”

    旁边的人有了怨言,这插队的不就是刚才,问他杨老和白老身份的那个新人!这新人还真是不懂规矩!

    “这…”

    刘展鹏面色为难,阿广如此做确实不合规矩,可他毕竟是自己年少时的恩人,这该如何是好!

    “展哥,我是真的很需要这翡翠,你看能不能帮帮兄弟我?”阿广满面愁容,拉着刘展鹏,眼中满是恳求之色!

    刘展鹏一直留意着唐玲,唐玲看了一眼阿广,敛下眼睑,半响,冲着刘展鹏点点头!

    刘展鹏顿时喜笑颜开,当下便决定将这一拳大小的冰种飘兰花卖给阿广,刘展鹏做事也算圆滑,几句话便安抚了那些想出价的人!

    “出绿了!又出了!”

    “快看,旁边的王总那里也出绿了!”

    不消一刻,王总的毛料也解出来了,别看哪毛料有几十公斤重,里面的翡翠却不大!

    一块篮球大小的翡翠,清亮似水,竟然和刘展鹏解出来的玉石是同一品种!飘兰花的冰种翡翠!只不过却比刘展鹏解出的那块大上了很多!

    “竟然也是冰种飘兰花!连着两块!”

    “还以为有惊喜呢!搞了半天和刚才那块一个品种!飘的花也没有刚才那个好看!不过个头上是刚才那块的好几倍!”

    最终白老给统计之人报上了两千万的价格,而因为前面刘展鹏那块冰种飘兰花卖了五百万,导致王总的翡翠也没卖到好价钱,只卖了两千两百万,那王总脸色有点难看!要知道这块毛料他花了一千八百万投来的!

    若是他知道唐玲的那块毛料只花了200块,估计此时定会吐血!

    第一块毛料那十几个人都解完了,**个都解出了翡翠,有几个没出绿的,自动弃了权,比赛规定,三块毛料必须都出翡翠,看三块翡翠的总价值。

    这几人中,属王总的翡翠价值最高,两千两百万,还有一个开出了冰种无色翡翠,虽然仅仅一小块,却价值一千九百万,暂居第二,其他的大部分只值几百万,唐玲那块冰种飘兰花还排不上号。

    邓老板喜滋滋的,看着陆松一脸得意之色,这次比赛王总赢定了!陆松的玉石运转生意休想一家独大!

    第二轮解石开始,刘展鹏和陆松二人一起搬出几十斤重的毛料,这块毛料正是唐玲前几天冯倩月要抢的那块,陆松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毛料比较大,解起来比较费时间,唐玲站在刘展鹏身边,指导刘展鹏从哪里下手,刘展鹏拦腰一刀下去,白花花的一片没有任何绿色,一旁关注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要知道像这种上来就拦腰一刀的做法,是很外行的做法,很多翡翠都是孕育在毛料中央的位置,这种拦腰一刀,若是有翡翠,那可是生生破坏了翡翠!

    刘展鹏一刀下去并未见绿,看热闹的人有些失望,看来这块毛料要垮了,众人纷纷将注意力放到旁边的王总身上,好多人私赌下注,赌的就是三十六号的王总!

    未理会他人,在毛料的另一头,唐玲让刘展鹏又切了一刀,刘展鹏虽然心中犹豫,但手上却按着唐玲的指示来做,这么多年跟在小老板身边,小老板没有一次失误!他自然信她!

    刘展鹏信唐玲,可一旁的陆松却不信,虽然他没解过毛料,却也知道毛料拦腰一刀是忌讳!

    “刘哥!她一个孩子懂什么,再这么切一刀,再好的料子也毁了!”

    刘展鹏听言,下手的刀顿了顿,然后便手起刀落,迅速的切下一刀,白花花的内石没有半丝绿色。

    陆松当时脸就变了!完了!垮了!

    唐玲脸色不变,“刘叔,换手动打磨,从最边上开始,记住要慢!”

    刘展鹏点点头,换上手动打磨机,按照唐玲的说法,慢慢的打磨,每打磨一次便用湿抹布抹一下,刚打磨第二下的时候,一丝绿色一泻而出!

    “出了!”刘展鹏有些激动的喊出声,引起一旁众人的围观!

    “快看!真的出了!”

    “这点绿还看不出什么,刘老板赶紧解开!”

    刘展鹏继续用手动打磨机,将外圈的石料磨掉,一点一点打磨,越磨心中越惊!照这么磨下去,这翡翠体积可是不小啊!起码有十公斤!

    擦出一大片的窗口,湿抹布一擦,晶莹剔透的绿色彷如玻璃一般,无半丝杂质,色泽纯正,翠绿欲滴,灵气逼人!

    刘展鹏拿着毛料的手有些抖,竟然是…竟然是…

    “帝王绿!”

    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句,顿时大厅中的人炸锅了,解毛料的全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杨老和白老听到有人喊帝王绿,顾不得年岁大了,站起身大步奔了过来,生怕错过!

    二老扒开人群,来到刘展鹏这里,看到擦出窗口处的翡翠,竟然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那副期待又小心翼翼的模样,实是有些滑稽!

    “快!快!”白老激动的开口,“快将剩余的毛料解开!”

    刘展鹏稳了稳发抖的双手,在众人的期盼中,越加小心地打磨毛料,过了很久,久到其他人的第二块毛料都解了出来,刘展鹏这里还剩下一小部分。

    有了刘展鹏的“帝王绿”,人们哪里还会看别的!

    帝王绿啊!翡翠中的极品啊!要知道当今世界上的帝王绿都少的可怜,那都是放在展览厅展览的极品!

    刘展鹏额头已经满是汗水,解石也是件十分耗费体力的事,一滴汗从额头滴下,刘展鹏完成了最后的一次打磨,翡翠终于得见天日了!

    “玻璃种帝王绿!天!我要死了!”

    “是老坑玻璃种!我是不是在做梦?那么大一块!足有二十斤的重量啊!发了!真发了!”

    “md!你激动掐老子干嘛!”

    “艹!是谁踩的老子!”

    现场有些混乱,一群人因为这块老坑玻璃种帝王绿疯狂了!

    杨老小心翼翼地抚摸上这块“帝王绿”,满脸的痴迷,他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帝王绿”的解石全过程!简直不负此生啊!

    “这位老板,你这帝王绿出手吗?我们们玉石总会愿意出高价收购!”

    白老急切的问道,像他们那个级别的人,哪里记得住刘展鹏这样的小角色,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刘展鹏是谁!

    “对对!我们们玉石总会要了!你开个价吧!”反应过来的杨老赶忙附和道。

    这要是能带回老坑玻璃种的帝王绿,他们的地位立马不一样!

    “这块帝王绿,我们们玉石总会愿意出20亿!”白老直接报出了价格!

    “20…亿?”

    众人又凌乱了!有些心脏承受不住的已经瘫软在一旁!

    刚刚靠关系买了刘展鹏第一块翡翠的阿广,呆愣愣的看着刘展鹏,面色古怪!

    20亿!

    面色来回变换,不知在想些什么!

    “30亿!”

    带着一丝慵懒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那淡淡的不带一丝激动的语气,显得格外瞩目!

    自觉地人群中让出一条路来,一年轻男子身后跟着几人赫然站在中央,缓缓朝着唐玲这边走来!

    “是源少爷!真是走哪都带着一群保镖,好像多少人要害他似的!”

    “嘘!小点声!谁不知道源少爷脾气不好,小心撞到铁板!”

    “话说,源少爷为什么每次身后都跟着那么多人?”

    “还能为什么!人家身价在那摆着呢,自然要多找些人保护了!不过听说是曾经被人绑架过,可能有阴影吧!”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瞥了一眼问话的人。

    唐玲的耳力极佳,自然将众人的讨论听了个遍,看着赵源的眼神带着一丝兴趣,绑架?她可不记得赵源被人绑架过,果然新闻不可信啊!

    杨老和白老看见来人,没有生气反倒是笑眯眯的道,“原来是老赵的孙子来了!哈哈!我就说是谁出手这么大方呢!竟然是你小子!”

    赵源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停下脚步,才不缓不慢地开口道,“杨爷爷,白爷爷!”

    两位老人听到,笑得像花一般,唐玲见了有些奇怪,这赵源竟有这能耐,几乎什么也没说,就能把两个老头哄得喜笑颜开!

    随即白老却板起脸来,佯装有些嗔意的道,“你小子跑这来做什么!这极品帝王绿你瞎搀和一脚做什么!”

    杨老听了也是连忙收起笑容,挡在翡翠面前,深怕赵源抢了去!

    赵源笑笑,漂亮的凤眼一挑,将视线放到一旁的唐玲身上,带着一丝的意味不明!唐玲抬起眼眸,只是淡淡的迎向赵源。

    两人就如此对视着,久到众人刚想顺着赵源的视线看去,赵源才懒懒的开口道,“这块翡翠和我有缘,难得遇到这么‘有缘’的翡翠,自然要收归门下!”

    唐玲听了只是轻轻勾起嘴角,收归门下?也好,刚刚有玉石总会高价收购,现在又多了个华夏烟草的小开,要将翡翠收归门下,想来这块帝王绿还会引起一番风浪!

    侧头附到刘展鹏耳边吩咐了几句,刘展鹏越听眼睛越亮!果然还是他的小老板精明!

    清了清嗓子,刘展鹏大声道,“各位!这块老坑玻璃种帝王绿现在不卖!我们们珍宝斋稍后会将这帝王绿做玉石展,到时候再进行拍卖!若是有感兴趣的,届时欢迎各位前往!”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杨老和白老满脸的肉疼,帝王绿啊!眼睁睁的从眼前溜走了!疼啊!肉疼!

    不过还好,既然之后会展出,那就还有机会,回去还能请示上边,到时候准备充分再去争夺这块帝王绿!

    “珍宝斋?怎么没听过!在哪里?”

    “我知道!那个珍宝斋在北方还可以,几年前成立,走中高档路线的!”

    “啧啧!不得了!这下那珍宝斋可要火了!”

    “有这帝王绿坐镇,这珍宝斋名头可是打响了!”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刘展鹏心中窃喜不已!原本珍宝斋创立的时间短,只在北方地区有设分店,根本挤不上名店!他小老板这么一搞,珍宝斋怕是要出名了!

    面对几十亿,眼不眨心不跳,还能想出这等宣传方式,果然还是小老板精明!

    “好好!这珍宝斋的玉石展,可要给我们们玉石总会发请柬啊!到时候我们们玉石总会肯定前往!”白老现在就开始期待了!

    “二老放心,届时我们们珍宝斋一定广发请柬,邀请诸位来参展!”刘展鹏多年经验,自然知道此时该说什么!

    “到时候可别忘了本少爷!本少爷的新家还缺件摆设!”赵源慵懒的道,看得出他对帝王绿并不感兴趣,却不知为何非要争这帝王绿!

    “一定一定,哪里敢忘了源少!到时候还望源少能赏脸前来!”刘展鹏陪着笑脸,华夏烟草未来的当家人,不是谁都请的动的!

    赵源略薄的红唇勾起一道弧度,没有做声,一双划着精光的黑眸,犹如猎豹一般盯住唐玲!

    感觉身上那道视线带着深深的打量,唐玲抬眸挑眉迎击!顿时两道无形中闪着无数火花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仿若较量一般,互不相让!

    陆松在一旁早已经凌乱了!这简直是大逆转啊!他如今还云里雾里的!

    这是什么情况?

    刚才他以为垮了的毛料,竟然开出了老坑玻璃种帝王绿!而那块毛料不就是那天唐玲与冯倩月争夺的毛料!当时他还想阻止唐玲买来着!

    想想就一身冷汗,多亏当时没拦住,这可是几十亿的买卖!

    出了老坑玻璃种帝王绿,还是那么大一块,冠军不言而喻!王总的毛料虽然也解出了翡翠,还是个高冰种的满绿翡翠,可遇到玻璃种的帝王绿,简直不够看的!

    虽然帝王绿已经奠定了第一的位置,流程还是要走的,在众人异常兴奋的情况下,开始了第三块毛料的解石工作!

    这回众人的目光全在刘展鹏这里,心下兴奋,都期待着还能解出极品翡翠来!

    当刘展鹏搬出最后一块毛料时,众人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

    ------题外话------

    一更送到,之后还有二更,三更!昨天大封推,突然很多妹纸冒泡,三少开心死了~

    感谢:悠梦昕然,lxyassw,御紫气666妹纸的花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