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隐忍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营救,隐忍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大主宰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离开莫尔顿家的时候,唐玲依然是翻墙而出,莫尔顿没有那么好的身手,只好乖乖的爬了那个他给自家狗准备的狗洞,出来之后还在感慨。

    “这狗洞也挺宽敞的,为什么那狗就没找到回来的路呢?奇怪了!”

    唐玲看着莫尔顿在那里喃喃自语,而且还有准备继续思考下去的趋势,只好拍了拍莫尔顿。

    “你的狗若是想回来,会走正门的,走吧,赶时间。”

    和莫尔顿讲话,就是要够直白,不然的话,这小子绝对会想歪了,没办法,谁叫他小的时候基本都是自己和自己玩,很少和人交流,所以在沟通这方面,他跟不上别人的思维,总是喜欢在自己的思维中盘旋。

    莫尔顿虽然有点“二”,但是关键的时候,还是很有用,比如说,他今天在矿山认出了唐玲,再比如说,此刻唐玲和莫尔顿两人走在卢比克家的大别墅中,却没有人能发现。

    之前莫尔顿说他路熟,唐玲还不太确信,可现在唐玲算是彻底信了,这小子在黑天里,连几步内有一个花盆都知道,可见他对这里有多么的熟悉。

    这里监守的人也有很多,可有莫尔顿带路,一路上还真的没有遇到其他人。

    “我们去卢比克夏的房间,可他的房门口有人把守,你知不知道还有哪里可以进去?”

    唐玲和莫尔顿藏在一角,唐玲朝着卢比克夏的房间看了看,有人在那里把守,而且这里还有人会来回巡视,唐玲并不想惊动这里的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动用极端手段。

    “嘿嘿,长老,这你就问对人了,这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跟我走,我带你走密道。”

    莫尔顿嘿嘿一笑,然后带着唐玲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唐玲也没有任何疑虑,跟着莫尔顿,左拐右拐的,没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然后莫尔顿对着唐玲指了指地面,唐玲深吸了一口气。

    以前总在电视里看到,没想到现在也让她经历了一回,这通往卢比克夏房间的密道,竟然是在地下,也就是下水排水管道。

    尽管唐玲有点无语,可还是跟着莫尔顿下了管道,刚下管道的时候,还真看不出来这里有密道,跟着莫尔顿七拐八拐的,还真的进入到了一个密道。

    下面密道中没有灯光,可这并不影响唐玲和莫尔顿的速度,这小子虽然不能夜视,可他对这里很熟,基本不用灯光,他也知道怎么走,而唐玲则是因为有“鬼眼”,夜视根本不成问题。

    密道很长,而且有不少岔路,唐玲都是跟着莫尔顿走,这密道,莫尔顿走了不知道多少次,对这里实在是太熟了,估计就连卢比克夏还有小少爷都不知道,卢比克家族所有的秘密,竟然都被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全部看在眼中,就连这密道的通向,估计莫尔顿都比小少爷还熟悉。

    “你的童年,该不会就是和这些密道一起消磨的吧?”

    莫尔顿摇摇头,语气中听不出有任何的幽怨,反倒是很轻快,“当然不是了,这密道只能算是一部分,我小时候生活可丰富了,长老你是不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挖秘密,卢比克家族的秘密,我可是知道不少,刚开始虽然都是无意间听到的,可后来,我就迷上这种感觉了,躲在暗处,也没什么不好的,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很有趣。”

    唐玲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言论,其实这种言论算不上惊天地泣鬼神,可是以莫尔顿的这种语气这种心态说出来这种话,就显得他与众不同了。

    唐玲一直觉得,自闭的孩子,虽然在某方面很聪明很擅长,可是在心态上,终究是有点缺陷的,可莫尔顿则完全不同,他的童年很畸形,但是他过的很快乐,并没有因为看到了那么多的阴暗面,而影响到他的心智。

    “其实,卢比克罗奇想叛变的事,我早就知道,只不过就算我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只有真的发生了,他们才会相信,可……若是家主因为这个死掉了,你说我算不算是帮凶呢?”

    莫尔顿在那里自言自语,语气轻松,他只是好奇,并不是真的因为他没有告诉大家卢比克罗奇的事,而感到自责。

    “帮凶算不上,顶多算知情不报。”

    唐玲大概摸清楚了莫尔顿的性子,对他也没有了之前的成见,刚见莫尔顿的时候,唐玲觉得这男人做事实在太过鲁莽,可接触下来才发现,也许最为细心的人,就是这个莫尔顿了。

    莫尔顿听到唐玲的话,回过头看向唐玲,点头,“恩,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还是长老懂我,怪不得华夏国的人都说,伯乐难求了,长老简直就是我的伯乐。”

    唐玲听着莫尔顿自恋的话,不由得笑了笑,在某些方面,或许莫尔顿真的是一匹千里马。

    “到前面左转就到了,不过这里面我熟,上去之后里面会不会有家主,我就不知道了。”

    莫尔顿虽然知道这里都通向哪里,可却从来没有上去过,他从来都很小心翼翼,若是不小心上去正好被人看到,那他就糟了,这密道恐怕也会被人发现,到时候,他就没有地方玩了。

    “走吧,先过去再说,对了,卢比克家的地牢你有办法进去吗?我看着密道有很多岔道,会不会有通向地牢的路?”

    小少爷应该就是被关起来了,还是要尽早营救才行,否则有了任何异动,他的小命随时不保。

    “哈哈,长老,你果然是伯乐,这个问题问我就对了,这里当然有通向地牢的路,只不过……我也说不清楚,一会儿带你过去,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唐玲和莫尔顿来到了其中一个出口,不过唐玲并没有着急出去,而是在通道下面,仔细的聆听上面的情况。

    房间的确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只不过……

    唐玲微微皱眉,然后小声的开口问道,“卢比克夏中毒之后,有什么症状,你知道吗?”

    “知道啊,反正就是卧床不起,虚弱的就好像随时断气儿似的,若不是那么严重的话,小少爷也不会被关起来的。”

    随时都能断气儿?

    不对!

    这房间里的,一定不是卢比克夏,屋里的人呼吸平稳有力,并不像一个病人或者是中毒了的人该有的呼吸声,看来,卢比克夏应该也被藏了起来,屋子里面的,应该就是假的卢比克夏,或许为的就是引出暗藏着的长老。

    好险,还好她没有冲动的先出去,不然的话,不止中计,还会暴露了这条密道。

    “走吧,先带我去地牢。”

    “啊?”

    莫尔顿有点摸不到头脑,“不是要找家主吗,家主就在上面,我们出去不就能见到了吗,怎么又要先去找小少爷了?女人心,果然都是多变的,搞不懂,太难了!”

    在莫尔顿看不到的地方,唐玲的嘴角使劲儿的抽搐了几下,这都是什么逻辑。

    “上面已经换人了,若是猜的没错,卢比克夏应该也在地牢。”

    “什么?家主也被抓进了地牢?怎么会这样,快快,我带你去地牢那边,一定要把家主和小少爷救出来,不然以后我就只能在矿山那里混了,那里太无聊了。”

    莫尔顿一边走,一边嘟囔道,他好像是很习惯这种自言自语的模式,走了一路,他在那里自说自话了一路。

    “到了,就是这里。”

    莫尔顿带着唐玲,在一堵墙面前停下来,开口说道,“这里就是地牢了,不过隔着一堵墙,除非将这里炸开,不然我们也是进不去的。”

    他当初发现这里,也是一个巧合,无意间听到了密道里有叫声,他便顺着叫声来到了这里,之前就听说过有地牢,他猜想,这墙后面,应该就是地牢了。

    莫尔顿让开了一点,给唐玲让出了地方,唐玲走了过来,然后仔细的打量着这堵墙,耳朵还贴在了墙上,凝神静气的听那边的声音。

    维持着一个姿势很久,莫尔顿也不知道唐玲在做什么,只是站在一旁,也不说话,就等着唐玲。

    过了一会儿,唐玲眼睛一亮,“小少爷在这里,可卢比克夏在不在我还不能确定,地牢的正门你知道在哪吗?”

    莫尔顿觉得唐玲很神奇,他曾经也试过贴在墙上听那边的声音,可除了那边有人惨叫之外,根本听不到其他的声音,唐玲怎么如此肯定,小少爷就在这里呢?奇怪。

    “知道,可若是去那里,肯定要引起注意的,我也只是知道路口而已,从来也没有进去过,那边的把守更多,而且是一层一层的把守,从正面进去,一定会惊动这里的人。”

    唐玲思量了一下,如今不能确定卢比克夏到底在不在这里,若是在的话,她可以一起救走,若是不在,她贸然将小少爷救走,而且还引起了守卫的注意,想逃脱都是难事,她又不能暴露了自己神器的秘密,的确有点棘手。

    唐玲看着这堵墙,始终觉得很奇怪,既然这密道已经修好,为何唯独没有通向这地牢的入口,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唐玲没有着急,而是在墙壁处开始摸索起来,一般电视剧里面遇到这种情况,要做的就是找机关,或许找到了机关,就可以找到隐藏的入口。

    莫尔顿感觉到唐玲在那里摸索着,“长老,你在做什么?找机关吗?”

    “过来一起找,或许真的有机关。”

    莫尔顿还是听了唐玲的话,走了过来,然后也学着唐玲的样子,在那里摸来摸去。

    “这里我都摸了好多次了,没有机关,除了脚底下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坑之外,好像都没什么可疑的。”

    坑?

    莫尔顿的话,提醒了唐玲,这密道修的十分平整,一路走过来都很顺畅,这里又怎么会有一个坑呢。

    唐玲蹲下身子,低头找了找莫尔顿说的坑,果然被她找到了,用手摸了摸,这里倒像是专门预留出来的,而唐玲看清楚这坑的形状时,瞬间想到了她手中的那个长老信物,那类似钥匙一样的东西,外形和这个坑是一样的。

    唐玲立即将信物拿出,然后听了一下墙那边的情况,才放心将信物插—进坑里,信物刚插—进去,原本厚实的墙壁松动了一些,然后在唐玲和莫尔顿的面前,厚实的墙壁,竟然一点一点的打开了,光线从里面射了进来,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立刻从通道门进了地牢。

    两人进了地牢,那边门便自动关上,唐玲看了一下地面,还好这里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坑。

    “走吧,快点找。”

    莫尔顿神色凝重的点点头,现在找人是关键,唐玲没有要分开找,毕竟这里面还是有守卫的,她还真不放心让莫尔顿单独行动,若是惊扰了守卫,恐怕就出不去了。

    唐玲顺着声音,一直走到最底部的长廊,这里有两个人在把守,要先将这两人解决才行,唐玲从后腰处拿出了一把麻醉枪,莫尔顿见到,下意识的朝着唐玲的后腰处看了看,刚才他怎么没有注意到,唐玲竟然还带了麻醉枪?

    他当然看不到,因为那麻醉枪是从空间里掏出来的,瞄准了之后,连续开了两枪,两名守卫应声而倒,唐玲和莫尔顿连忙上前,将两人拖到了一旁。

    这里面只有一间牢房,唐玲从守卫身上找到了钥匙,可却不是这间牢房的,就在唐玲在想,要用什么办法将门打开的时候,莫尔顿开口了。

    “我来,开门是我的强项。”

    唐玲不是打不开这门,而是因为手中实在没有合适的工具,空间里面她没有放撬门的工具。

    只见莫尔顿从裤子兜里,掏出了一根细细的铁丝,然后在钥匙孔那里捅了半天,唐玲听到了锁芯的声音。

    啪!

    开了。

    “厉害吧!”

    莫尔顿还不忘小自恋一回,唐玲只是一笑,然后连忙将门打开,结果还没等唐玲进去,迎面就遭到了袭击。

    一拳朝着唐玲的面门打了过来,唐玲的反应极快,向后闪躲一下,然后迅速的抓住了来人的胳膊,并压低了声音的开口,“是我。”

    果然,听到唐玲的声音,那人微微一怔,竖起了耳朵,“唐手下?”

    那是小少爷独有的称呼,声音中还带着一丝不确信,甚至还有一丝强忍着的哭腔。

    “是我,抱歉,我来晚了。”

    听着小少爷那声音,唐玲的心一酸,看来这段时间,小少爷受了不少苦,不然之前那个十分臭屁的小少爷,也不会有如此音调。

    可唐玲很快便注意到了小少爷的异常,小少爷的头是侧对着唐玲,耳朵冲着唐玲,好像听的还很仔细。

    唐玲见此,心不由得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

    “蒙尔,你的眼睛……”

    小少爷听到唐玲的话,身子稍微一颤,然后用他那看似平静的声音开口道,“瞎了。”

    瞎了?

    莫尔顿也顿时睁大了眼睛,微微张开了嘴,满脸的吃惊,甚至还伸出了手,在小少爷的眼前晃了晃,很明显,小少爷并没有看到。

    还没等唐玲说话,小少爷又继续道,“你怎么进来的?还有,有没有看到我爷爷,他现在怎么样?”

    他进来之前,爷爷就中了毒,这段时间,他备受煎熬,如今见到了唐玲,他才感觉到了一丝希望。

    唐玲压下了心头的酸涩还有愤怒,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道,“卢比克夏的房间里,并不是他本人,而是设的局,不管对方到底要做什么,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杀了你爷爷,所以我怀疑,他很有可能也被关在了地牢里,你知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是关押重要人的地方?”

    虽然莫尔顿对卢比克家很熟,可这里他并没有来过,只能问小少爷,唐玲之前也试过用听觉来找到卢比克夏,可卢比克夏中了毒,本身呼吸就微弱,而且也不会发出声音,唐玲无法判断他在哪里,刚刚若不是听到小少爷的呻吟声,她也不会如此确定小少爷就在这里。

    “应该是在另一边,这地牢实际有两个重犯牢房,分开两边,在监牢的两边,若是我猜的不错,爷爷应该是在另一边。”

    小少爷隐忍着,回忆着这监牢的一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