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校长

【书名: 重生之鬼眼商女 慕容校长 作者:秦三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一顿饭吃过,周太子他们一行人要回学校,虽然他们都有家,但是学校的规定就是如此,需要回学校住宿,他们自然也不能免俗。

    出门的时候,大家还是按照之前来时一样,开车回去,而唐玲在门口的时候,看到那辆黑色的商务车,勾唇笑了笑。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唐玲淡淡开口,古灵顿了顿脚步,看着唐玲,“你还有什么事?不和我们一起回去?现在已经很晚了。”

    的确,若是再晚回去,学校就会关门了,到时候唐玲就回不来了。

    “是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周太子不放心让唐玲一个人走,唐玲在香港这边也没有亲人,人生地不熟,年纪还这么小,又是个女孩,他并不放心。

    唐玲却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的商务车,“放心,有人接我。”

    众人朝着黑色商务车那边看了看,只能看到一辆车停在那里,可看不到里面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来接唐玲。

    唐玲走到古灵身边,然后压低了声音开口道,“今晚我不回来,帮我挡一下。”

    唐玲说的挡一下,指的当然是晚上查寝的事,相信以古灵那脾气秉性,这点事对于古灵来说,是小事而已。

    古灵那大眼睛朝着唐玲看了半天,然后奸诈的一笑,同样也是低声的在唐玲耳边开口道,“你让我研究,你不想在学校住,我都能帮你挡下来,怎么样?”

    古灵看得出来,唐玲不想在学校住,虽然她还没有彻底的了解唐玲,可一般的东西,她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不然这么多年,她真是白研究人的心理了。

    若是让唐玲知道她心中所想,唐玲估计会笑死她,既然她那么擅长研究人的心理,为何却被身边的那个余小曼玩的团团转。

    真不知道是古灵压根就不在乎余小曼这人,还是余小曼在她面前演戏演的很好。

    不过这些都不是唐玲要管的,小打小闹的事,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这是在和我谈条件?”

    唐玲眯着眼睛看着古灵,古灵嘿嘿一笑,同样也眯起了她那双大眼睛,“成交吗?”

    唐玲轻轻勾唇,“我倒是觉得,你这更像是威胁。”

    想用这种方式让唐玲就范,成为古灵的研究对象,这基本是不可能的,其实古灵在这件事上,有点太过古板,唐玲得知室友是古灵之后,并没有要求换寝室,或者远离古灵,就已经给了她接近自己的机会。

    这小妮子竟然还在那里纠结一个正式的说法。

    古灵听了唐玲的话,连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绝对不是,我们应该互帮互助。”

    “看你表现。”

    不知怎么,唐玲说这话的时候,神态语气简直和之前十一与屠娇娇谈判的时候,一模一样。

    古灵倒是没注意,唐玲只是说,看她的表现,这话的意思就有很多说道了,可听在古灵耳朵中,便以为唐玲答应了她,顿时激动不已,拍了拍胸口,朝着唐玲眨了眨眼睛,然后用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唐玲和几人说了一声,然后便朝着黑色商务车那边走,打开车门,上车关门,然后那商务车便启动开走,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你们说,那人是什么人?”

    古灵望着唐玲消失的方向,开口说道,冉歌那狐狸眼微微上扬,“男人。”

    说罢,冉歌率先打开了他的车门,坐了上去,“各位,我先行一步,学校见。”

    一脚油门,直接冲了出去,接着慕容瑾他们也纷纷上了车,余小曼原本想坐周太子的车,她还从来没有坐过太子的车,很想和周太子单独相处,结果周太子说今天喝了酒,不开车回去,而是坐上了南西冬的车,走了。

    “怎么?你也有事?那我先走了。”

    古灵见余小曼半天也没有要上车的意思,问了她几句话,她也没有回答,自己上车,开走了。

    等余小曼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所有人都离开了,只剩下她一个人,顿时气的直跳脚!

    她出来的时候走的匆忙,没有带钱包,现在要怎么回去?

    车上,唐玲一直没有说话,十一几次看了看唐玲,见唐玲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心中很是纠结,他觉得唐玲是生他的气了,他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你……生气了?”

    十一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的紧张,小心翼翼斟酌了很久才开口问道。

    唐玲将实现从窗外转移到十一的脸上,看了一阵,才开口反问道,“为何要生气?”

    十一顿了顿,才道,“因为刚刚我没认你。”

    刚才在那里见到唐玲,他也是很意外,可想到他今天的身份,还有那些暗中跟踪他的人,为了唐玲的安全,他才没有和唐玲相认,而是装作不认识的走了过去。

    倒不是他怕那些暗中的人,只是不希望因为他,而给唐玲带来危险。

    唐玲似模似样的点点头,口中却带着一丝吊儿郎当的调调,“的确,若是让那性感尤物的屠大小姐见到你身边有女人,的确是会吃醋,十一果然还是那么细心啊。”

    听到唐玲那调调,十一顿时一个急刹车,车子直接停在了马路上,还好他们走的这条路车子不多,不然还真的容易造成车祸。

    车子刚停稳,十一那双黑眸带着一丝焦虑的望着唐玲,紧张担忧一涌而出。

    不是这样的,他是担心唐玲的安危才会不和唐玲相认,并不是因为他要去见屠娇娇,才不和唐玲相认,不知道为何,从唐玲口中听到他为另一个女人,而委屈了唐玲,他心里心酸不已,他让唐玲伤心了!

    十一满脑中,想的就是这个,他竟然让唐玲伤心了!

    “不是!我见她只不过是谈帮会并购的事,不认你是担心那些暗中跟着我的人盯上你,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

    十一眼中的急切,好像十分担心唐玲会因为这个误会他,更担心唐玲因为他今天的做法而伤心,都怪那个该死的屠娇娇,非要当面见他,竟然会让唐玲误会!

    估计若是屠娇娇现在在此,十一直接能将她的脖子拗断,以泄心头之愤。

    “哦?是吗?”

    唐玲故意将声音抻的老长,让人听了,搞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既然有人暗中跟着你,你还在这里等我做什么,这回不担心暗中的人盯上我?”

    十一的双眼一直盯着唐玲,看着唐玲的表情,生怕遗漏了一点,“出来之后兜了圈子,将他们甩掉了才过来的。”

    唐玲点头,这时听到后面的车子在按喇叭,原来是他们堵塞交通了,虽然这条路上人少,可也不代表这马路上没有车经过。

    “开车吧,交通堵塞了。”

    唐玲没有表态,面上依然是淡淡的,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好像刚刚的谈话压根就没有过一样。

    十一却十分固执的看着唐玲,那双黑眸带着无比的坚定,好像唐玲不说话,他就会那么一直看下去,什么交通堵塞,对于他来说,唐玲才是最重要的。

    记忆中,他们之间好像还从来没有过这样,这种感觉很糟糕,他很不喜欢,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打破现在的气氛,他只知道一点,那就是唐玲生气了。

    车里很安静,十一盯着唐玲,唐玲看着窗外,车子后面有几辆车在那里按喇叭,路人也开始对他们指指点点。

    后来后面车子的司机下来,走到驾驶位那边,敲了敲窗户,十一没有理会,那人又敲了敲,十一依然看着唐玲,好像那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唐玲丝毫不怀疑,若是她不说话,十一就会这么一直下去,直到外面的人将玻璃砸碎。

    “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开车。”

    造成拥堵的时间太长,并不是什么好事,一会儿有警察来,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倒不是怕警察,只是有时候要应付他们,有点麻烦而已。

    十一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玲,“好,我们回家。”

    唐玲看着窗外的眼中带着一抹笑意,十一现在越来越有人气儿了,刚刚“回家”那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像是在和唐玲强调那是他和唐玲共同的家,他们两个是一体的。

    若是以十一以前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可爱的举动,因为担心,在那里特意用语言强调些什么,希望能勾起唐玲心中的一丝柔软。

    十一也开始会用小心思了,不过,这种小心思唐玲看在眼中,却甜在心里。

    可是想想十一今天的做法,她的确是无法赞同,回去倒是一定要和十一好好谈谈这件事,让十一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外面还在敲窗户的人,刚想再敲的时候,车子突然启动,嗖的一声,在他面前开走了,吓了他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朝着车子开走的方向,大骂了几句,才重新回到车子上,启动开车走人。

    回到公寓,唐玲没有第一时间和十一谈,而是换了居家服,然后去浴室洗澡,十一看着唐玲和平时一样,就感觉浑身别扭,后来干脆堵在浴室门口当门神。

    唐玲洗完澡,刚一开门,就看到十一站在那里,好像是在罚站一样,唐玲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十一连忙去拿风筒,像往常一样,唐玲坐在那里,他给唐玲吹头发。

    手间柔软的发丝带着淡淡的芳香,是洗发水的味道,一切好像和平常都一样,平日里,唐玲洗澡过后,也是十一给唐玲吹头发,可越是平静,十一心里就越没底。

    最后,将唐玲的头发吹好之后,十一也没有急着将风筒收起来,将手中的风筒放在一旁,坐在了唐玲面前。

    深邃的黑眸,固执的盯着唐玲,半晌也不说话,最后还是唐玲先开口,“你这是做什么?”

    “你说回家谈的。”

    唐玲心中暗笑,看来十一可是憋了一路,回到家之后,唐玲又是换衣服,又是洗澡,还将头发也吹干了,可是一直也没有提之前的事,十一这是憋不下去了。

    “好,既然你今天和我道歉,那么你知道我到底因为什么而生气吗?”

    十一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唐玲的双眼,“我不该不认你,不该见那个屠娇娇。”

    貌似唐玲之前在意的好像就是这两件事,而且听说女人最不能容忍男人的就是,自己的男人见别的女人,特别是那女人还存了勾引的心思。

    他一直知道,女人就是祸水,当然除了唐玲之外。

    唐玲看着如此的十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口气让十一的心又悬了起来,反正只要唐玲心情不好,他就觉得格外的难受。

    “我不怪你见屠娇娇,也理解你为何不认我,可我并不赞同你的这个做法,今天你可以因为危险,而不认我,那是不是也说明,将来若是有一天,你也会因为危险而离开我?如果是这样,我情愿我们从来没有开始过。”

    十一顿时抓紧了唐玲的手,当他从唐玲口中听到两人会分开的时候,整颗心好像被什么捏碎了一样,那种痛楚,令他惶恐令他害怕。

    十一这一生本就坎坷,可不管他遇到了什么,身体上或者心理上的伤痛,他都可以挺过去,可当听到这个的时候,却分明的感觉到,他无法接受。

    他什么都可以忍,唯独这件事不能忍,他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唐玲不能失去!

    唐玲突然被十一紧紧的抱在怀中,感受到十一那轻微的颤抖,心中也是一痛,并不是她想捉弄十一,而是她想明确的告诉十一,面对问题,或者有危险的时候,十一不能一个人扛着,要相信她,她并没有那么柔弱,她也从来不是一个需要躲在男人背后的小女人,她要做的是站在和十一对等的位置上,同他一起俯览一切的那个人。

    两个人在一起,需要互相信任,她不会因为十一见屠娇娇而猜忌十一,可十一也不需要担心他可能会给唐玲带来危险,而故意疏远她。

    她知道,十一的心里不好受,抬起头,在十一的后背处轻轻的拍了拍,声音也轻柔了许多。

    “十一,我信任你,也请你信任我好吗?我会保护好自己,你难道忘了,我可是有神器的人,你认为像我这种拥有大运气的人,会那么轻轻松松的被几个小人物暗算了?”

    听唐玲提到她的神器,十一才稍稍放心一些,唐玲的神器的确很神奇,而且唐玲本身也不是好惹的人,他倒是有点过虑了。

    没办法,最近的事情太多,各方面的压力汇聚,还有那个人的忽然出现,十一确实因为担心唐玲,而乱了分寸。

    “我信你,可你要答应我,一定要保自己安全。”

    十一对这点十分在意,天大的事对于他来说,也没有唐玲的安全重要,当初炸弹爆炸的事件,他绝对无法忍受第二次。

    唐玲重重的点了点头,抱着十一的双臂也紧了紧,回应着十一。

    其他的,唐玲没有多说,有关屠娇娇和十一说的七十二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玲也没有问,十一想告诉她,认为需要告诉她的时候,自然会告诉她。

    不过……那个屠娇娇,她倒是要小小惩戒一番,虽然她并没有成功的诱惑十一,可这不代表唐玲允许她这么做,她唐玲的男人,可是绝对不允许别人觊觎的!

    说她霸道?说她占有欲强?这些唐玲都不否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男人也是战场,属于自己的领域,绝对不允许别人踏足,这是唐玲的底线,她可从来不清高的认为,只要自己优秀,男人就会不变心,有的时候,男人也是需要守护的!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女人,觊觎成功优秀的男人?不是男人给了她们机会,而是身为男人的女人,给了她们机会!

    和吕后抢男人的女人什么下场?和武则天抢男人的女人是什么下场?和慈禧抢男人的女人是什么下场?

    当然不是说唐玲认同她们狠辣做法,唐玲只是想说,作为一个女人,不仅要让自己的男人爱自己,还要能镇得住外面的那些花蝴蝶,让她们知道什么叫自取灭亡,有了威严,有了气势,还有几个女人会不要命的往前冲?

    此刻正在家中的屠娇娇,顿时感觉后背一阵阴风吹过,整个人打了一个冷战,好像有人盯住了她一样,浑身不舒服。

    一男一女,又是相爱的人,加上刚尝到男女之间情爱的味道,又长时间的紧紧的抱在一起,结果会是什么?

    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得到。

    刚刚洗过澡的唐玲,浑身还带着热气,体香顺着睡衣钻入十一的鼻中,感受着,想起之前两人的缠绵,十一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带着热气,喷洒在唐玲的耳边。

    唐玲感觉身上似乎越来越热,心跳加速,十一的大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她的后背处游移,大手所到之处,好像被电流划过一般,唐玲微微一颤。

    唐玲现在早就不穿分身的睡衣了,自从和十一有了关系之后,就去买了连衣裙式的睡衣,至于原因,都是成年人,大家应该都懂得。

    或许是因为十一今天受到了唐玲不小的惊吓,吻着唐玲的力度大的惊人,有种好像要将唐玲吞进腹中的感觉,没有一会儿,唐玲的红唇,就有点微微红肿,那带着粗狂的吻,好像龙卷风一样,席卷了唐玲。

    粗狂的吻逐渐加深,十一撬开唐玲的牙关。

    而十一的大手,也十分灵活的钻了进来,所到之处,点起了无数的星火,当攀上那粉嫩的时候,唐玲微微一颤,不由自主的低吟了一声。

    而这动情的声音,听在十一的耳中,顿时感觉小腹一紧,呼吸再次沉重了许多。

    “我想要了。”

    隐忍的声音,带着一丝喑哑,低沉沙哑,好似有魔力一般,蛊惑着人的心神。

    不等唐玲回应,十一便开始攻城略地,只能容纳一人的沙发,此刻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公寓中,除了那不时传出来的呻—吟声,和男子动情的低吼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漫长的夜,相爱的一对男女,激情不断的上演着。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的时候。

    “这次我要在上边。”

    女人的声音,带着些小抗议。

    “……好。”

    男人的声音,带着些小无奈。

    得偿所愿的,第一次在上面的唐玲,顿时感觉很激动,不同的姿势,的确有不一样的感受,此刻的她,就好像一个女王一样,看着十一因为她的调皮,而微微发红的脸,似乎感觉特别有成就感。

    唐玲慢吞吞的动作,终于引起了十一的不满,配合的动了动,唐玲顿时用手指在十一的腰间戳了戳,十一可是很怕痒的,唐玲这么一戳,顿时十一浑身一激灵,条件反射的猛的一动,这突如其来的一动,似乎来的更猛烈,带来的感受更明显,不由得,两人皆是一震。

    接着……唐玲再次被扑倒,结束了她的女王之梦,可她还来不及惋惜反抗,便再次好像被潮水席卷了一般,彻底的融化在了十一的热情中。

    唐玲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学校里似乎没有人再来找唐玲的麻烦,而古灵那边,自然也摆平了查寝的事,除了古灵之外,没有人知道唐玲没有住校。

    古灵看到唐玲的时候,眼睛冒着精光,来到唐玲书桌面前,拄着下巴看着唐玲,半晌也不说话。

    唐玲实在是不愿意让古灵那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开口道,“干什么?”

    古灵听到唐玲的声音,顿时嘿嘿一笑,然后开口道,“交给我的事办好了,那你是不是该……嘿嘿。”

    该什么?自然是成为古灵的研究对象了。

    唐玲轻轻抬眼,开口,“现在被录取工作,还要有试用期,我得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合格,先三个月试用,合格了再说。”

    古灵小脸顿时一沉,双手叉腰,“喂!你竟然说话不算话!你明明答应了我的!”

    声音有点大,唐玲后面的睡神有种要醒来的趋势,古灵见此,连忙弯下了腰,小声的开口,“你不能耍赖,不然……不然……”

    古灵不然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灵机一动,突然道,“不然我就哭给你看!”

    唐玲顿时有种下巴要掉了的感觉,这个威胁……还真是够特别的。

    “我记得我只是说,看你表现,我可没有说一定答应,反正条件就是这样,你若是不愿意接受,那就作罢。”

    其实唐玲真的有想过,要亲自找校长谈谈,她毕竟刚来香港,有很多事要处理,总是关在学校里,可不是这么回事。

    还是在沪海上学的时候轻松自在,加起来唐玲去过学校的天数,一双手肯定是能数出来的。

    来了这个皇家学院,还真是处处受限制啊。

    古灵小脸变幻了不知多少遍之后,终于妥协了,为其三个月的试用期,她就不明白了,怎么就突然多了这三个月的试用期了呢。

    中午的时候,唐玲去了校长室,这是她第一次见校长,之前的资料都是直接邮寄到校长手里的。

    可当唐玲敲门进去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慕容瑾,慕容瑾见到唐玲来这里,也是眼中划过一丝疑惑,可很快的便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又是之前那一副严肃的模样。

    “校长,我找您有点事。”

    唐玲表明了一下来意,她是没有预约就进来的,门口的那些老师根本就拦不住她,或者说,那些老师根本就没看到唐玲进来。

    不能怪唐玲不预约,在老师那里打听到,要预约校长是需要提前三天预约的,而且校长也不一定有时间。

    唐玲听了,顿时有点无语,见一个校长,比见一个总裁还难,这皇家学院的校长还真是够忙的。

    校长看了看唐玲,便开口道,“是唐玲同学吧?进来吧。”

    校长没有见过唐玲,可是却见过唐玲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唐玲,唐玲也不觉得奇怪,能认出她来,也是很正常的事。

    没有一点拘谨,唐玲进了校长办公室,顺带将门关好,来到了校长办公桌面前,校长请她坐,唐玲便很自然的坐了下来,慕容瑾原本在唐玲进来的时候,就要离开,所以此刻站在那里,校长和唐玲都坐在那里。

    慕容瑾有些好奇,唐玲为什么会来这里,可也不是不懂分寸的人。

    “校长,那这次的活动,就按照计划进行了,我先回去了。”

    校长点了点头,慕容瑾看了唐玲一眼,唐玲只是朝着她微微示意了一下,然后慕容瑾便抱着手中的资料,出了校长办公室。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没有预约。”

    慕容瑾离开之后,校长才开口说话,唐玲却是一点没有因为没预约就进来而感觉到一丝窘迫。

    “据我所知,慕容瑾应该也没有预约吧。”

    没错,唐玲可是看到了,那预约名单上,并没有慕容瑾的名字,那些老师会让唐玲随便翻开预约本吗?

    当然不会,这是唐玲用她那明亮的眼睛看到的,不足为奇。

    校长听到唐玲的话,只是怔了一下,看着唐玲的眼神多了一丝的兴趣。

    “慕容瑾可是皇家学生会的人,她有急事,所以不用预约。”

    唐玲笑着点了点头,“其实校长若是说,慕容瑾是您的孙女,所以不用预约,我更愿意相信。”

    唐玲虽然没有见过皇家学院的校长,可也知道这校长姓慕容,原本慕容这姓氏就不多,刚刚看到校长的长相,慕容瑾那一双透着严肃的眼睛,和慕容校长很像,而据说慕容校长好像只有一个孙女,唐玲便断定,这慕容瑾应该就是慕容校长的孙女了。

    不然的话,就算是慕容瑾是皇家学生会的人,有急事要见校长,也是会登记的,可那登记本上并没有慕容瑾的名字,除了慕容瑾是慕容校长的孙女这个理由之外,唐玲似乎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被唐玲戳穿,慕容校长似乎并不恼火,“哦?难怪御那小子和我极力推荐你,把你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非要让我收下你,你这丫头,的确是有点小聪明。”

    唐玲没想到,御校长为了让她能来皇家学院,竟然还在中间出了那么大的力气,这御校长待她果然不错。

    唐玲笑笑,“校长夸赞了。”

    一句话说的,既不谦卑,又不嚣张,慕容校长见了,眼中带了一丝赞赏,要知道,就算是他那出色的孙女慕容瑾,面对他的时候,也未必能做到如此。

    “你来找我,应该是有事吧。”

    唐玲来了皇家学院也快一周了,可唐玲一直没有来找过他,若是为了道谢,应该早就来了,不会拖到现在,唐玲的事,他也多少知道一些。

    原本以为唐玲收了那么多的挑战函,会无措的来找他,结果他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自己解决了,手段还挺利落,要知道转校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接受的,可唐玲却在短短的时间里,摆平了这事,可见这个唐玲并不那么简单。

    慕容校长倒是有点好奇,之前她都没有来找他,这次来找他是为了什么。

    唐玲微微一笑,给人感觉很舒服,“慕容校长,我这次来,是想和校长申请一下请假的问题,我刚来香港,这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所以有的时候,可能会需要请假,可我知道,皇家学院有自己的规矩,而且每次申请请假都要经过好几重的审批才可以,可这样对我来说很麻烦,所以我希望慕容校长可以给我个方便。”

    慕容校长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唐玲来这里,竟然是为了请假的事,这学生还真是很有意思,刚来这里,惹了那么多事,现在还要直接向他请假。

    要知道,有资格直接向他请假的学生并不多,周太子算其中之一,因为学校中有一小部分的人,现在已经开始逐渐接触家族生意,官家的还好,从商的就麻烦一些,有的时候,的确要请假去处理家族生意上的事。

    唐玲竟然也要和他请假了,慕容校长很好奇,唐玲请假到底是为了什么,之前那个御校长就和他说过,如果唐玲需要请假的话,希望能给唐玲方便,不要太难为唐玲。

    每次提到唐玲的时候,御校长总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他要是问的话,御校长就说让他自己去挖掘,坚决不告诉他。

    没想到还真的被御校长说中了,唐玲上学不到一周,就直接来找他请假了,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要走人。

    “请假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学校有学校的规定,我可以给你假,可却不会给你开小灶,按学校的规矩,除了正常的休息日之外,我给你8天假期,这8天假期你可以随时用,不过用没了,就不能再请假了,用不了,也不会顺延到下个月。”

    唐玲看了看慕容校长,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原本唐玲以为,她还要费一番口舌,看来又是御校长的帮忙,这个御校长对唐玲还真是很不错。

    她今天来的目的达成,自然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可唐玲要离开的时候,却被慕容校长叫住了。

    “不知慕容校长还有何吩咐?”

    慕容校长站起身来,朝着唐玲这边走了两步,一双和慕容瑾一样的眼睛,看着唐玲,“给你一个友情提示,如果能够成为皇家学生会的成员,每个月会有三天的假期,你若是觉得假期不够,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成为皇家学生会的成员。”

    唐玲抬眼看了看慕容校长,一时间不太明白他的用意,不管不管他的用意是什么,若是成为皇家学生会的成员,可以每个月多三天假期,那她除了正常休息的时间之外,就有十一天的假期,对于刚来到香港,准备在这边打拼并且找寻神器的唐玲来说,很重要。

    “谢谢校长的友情提示。”

    唐玲离开校长办公室的时候,慕容校长回到了他的椅子上,看了看门那边,“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御小子极力推荐的学生,到底有多优秀。”

    “什么?你想参加皇家学生会?”

    古灵听到唐玲打听皇家学生会的事,顿时惊叫了一声,还好此刻是在寝室,不然的话,还真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唐玲见古灵如此反应,倒是有些奇怪,一个学校的学生会,就算不好进入,也不至于是这种表情吧。

    “那皇家学生会很难进?”

    古灵使劲儿点点头,差点没把脖子点掉了,坐到唐玲对面,开口道,“你可千万别以为皇家学生会是那么容易进去的,皇家学院和你之前上过的学校都不同,学生会不仅仅是学校里的学生代表,皇家学生会代表的可是社会上的一股新锐力量,不要以为有家世有身份就可以随便进入皇家学生会,能进皇家学生会的学生,每一个都是在我们香港这边极有社会地位的人。”

    唐玲听着古灵在那里讲,“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说,这些人,不论身份家世的话,单个人拿出社会,也是社会上的优秀人才。”

    提到皇家学生会,古灵这不着调的家伙,神色都凝重了起来,“可能我这么说,你听不太懂,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就拿太子哥来说,太子哥可不仅仅是周氏集团的太子,他在进入皇家学院的时候,就已经独自掌控了周氏旗下的三间公司,他还开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公司,周氏的那三间公司,在他接手之前,不但不盈利,每年还要赔很多钱,可太子接手之后,一年的时间,那三间赔钱的公司,就开始盈利了,虽然盈利的不多,可是要将一个企业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扭转现状,是十分艰难的,更何况是三间那样的公司,除此之外,他还要兼顾自己创办的公司,而现在,他更是掌握了周氏集团的大半公司,在社会上,现在提起周太子,先想到的,并不是他是周家的人,而是他是那个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了三间公司现状的周太子。”

    唐玲微微点头,她明白了古灵的意思,也就是说,皇家学生会的成员,每一个拿到社会上,都是一个成功人士,他们的成功,全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强大的后台。

    后来唐玲更是从古灵那里知道,原来偌大的皇家学院,皇家学生会的成员,也仅仅有十八个而已。

    这可以说是学生会成员最少的学校的,现在随便拿出一个学校,光是一个部门的人就好多个,更何况还要分那么多的部门了。

    这个慕容校长,暗示让她争取进入到皇家学生会,目的仅仅是为了给她多提供三天的假期?

    唐玲才不会那么单纯,不过不管他为何,这皇家学生会,她倒是有兴趣试一试。

    唐玲在寝室待了一会儿,就再次离开了,留下了幽怨不已的古灵独守空房,其实以前古灵一个人住的时候,也没感觉如何,可自从唐玲住进来之后,她便觉得唐玲不在这里,这里好像显得很安静。

    唐玲离开是要去机场,雷子还有二狗都过来了,唐玲要在这边发展的话,没有自己的伙伴那是不行的。

    可当唐玲到了机场的时候,才发现,一起而来的,除了雷子二狗之外,还有那个唐玲从“人肉场”里买回来的江健,还有好久没见的小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鬼眼商女相邻的书:轮回之主江湖小人女配逆袭修仙记重生之名门商女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尸王娶妻仙河大帝凡人修神记美女乌龙九变庶女仙途封侠情